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杀手教师混迹校园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4:32:15 来源:网络 []

书名:杀手教师混迹校园

第三章 恩怨

寂静的夜晚,凉风习习,白天的炎热早就过去,夜晚还是非常凉爽的,大部分的人也早早入睡。汇金地

周宇的额头上满是汗水,虽然房间内空调开着,可汗水,却犹如雨一般的落下,没多久,就将周宇的浑身沾湿。

"大哥,大哥。"睡梦中,周宇不住的喊着这个词。

张开眼,看了看四周黑漆漆一片,周宇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又做噩梦了。"

虽然只是个梦,但是,周宇的脸却紧绷起来,视线渐渐凝聚,原本那犹如明星般的脸,也变得狰狞起来。

"五哥,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周林应声过来,顺手将灯打开。

听到周林的话,周宇的脸色才好了一点,但那种愤怒,还是不言语表。阅读huijindi.com他可以做到在任何人面前掩饰自己,不过在周林,他的亲弟弟面前,此时的周宇,却掩饰不了。

周宇抬起头看了周林一眼:"还记得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吗?"

"当然记得了,归雷,要不是这个老匹夫当初暗算大哥,大哥也不会死。"说到这里,周林的拳头攥的老紧。

往日的一幕,如同白驹过隙一般在眼前划过,周宇大哥周斌惨死的那一幕,就算是如今,周宇都未曾忘怀。

每每如此,周宇都在恨自己,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执意要请大哥周斌帮忙,也许周斌就不会死。

说到底,还是周宇间接性的害死了自己的大哥周斌,每次想到这里,周宇都非常的内疚,如果那天,周斌没有去,那这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

也正因为大哥周斌的死,让周宇忽然的,失去了对于杀手界名利的争夺,因为大哥死了,他最值得尊敬的大哥死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可就在不久之后,杀手界却传来一个消息,杀手之王,刀神周宇,居然将一份华夏的机密文件贩卖给了岛国。

华夏各大组织都群情激奋,纷纷对周宇展开了追杀,如果只是这样,那还没什么。

想到这里,周宇抬起头,眼中多了一丝狠辣:"可是大哥虽然死了,可他们却连一个葬身之地都不留给大哥,甚至,甚至还要去刨大哥的坟。"

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连身旁的周林,都激动起来,因为周斌,也是他的大哥,这种事情,他怎么能不激动。

"所以,我杀了他们,杀了那些试图追杀我的人。"周宇的语调虽然有所缓和,可那种锐气,还是无法被掩饰:"甚至,我连他们的面都没有见过,他们就死了。"

身旁,周林倒吸一口凉气。版权http://www.huijindi.com/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的话,周林绝对不会相信,但说出这番话的人是周宇,是他的五哥,而且,周林也相信,周宇有这么说的资格。

而不久之后,烛龙内部大清洗,周宇之前所培植的亲信,死的死,走的走,做出这一切的人,正是岳清风。

"五哥,这个岳清风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控制烛龙?"周林很不理解。

要知道,烛龙杀手组织内,高手如云,尤其是周宇所在的时候,已经有着隐隐压制其他七个杀手组织的实力。

真说烛龙被一个外人控制,怎么说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周林很想要知道后面的事情。

"哼,岳清风算什么东西。"周宇显得很是不满:"不过是烛龙杀手组织内一个算账的会计,要不是烛龙前龙头让我留着他,我早就把他杀了。汇金地"

周宇被诬陷之后,烛龙内部的杀手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很多人纷纷出手帮周宇寻找证据。

可一天,一份绝密档案被公开,原来周宇是被人诬陷的,而实施这个计划的人,正是岳清风,不过他却将他的那份资料模糊,显示为另外一位杀手组织的首领。

这份资料被公开了,周宇是被陷害的,他没有和岛国组织合作,他是被冤枉的。

可人都不知道在哪里了,公布了这个,还有用吗?有,这个作用,就是给了岳清风准备的机会。

他趁机控制了烛龙杀手组,清除掉了烛龙内部支持周宇的人,成为了烛龙杀手组的新龙头。

"好卑鄙的家伙。"周林浑身青筋暴起,之前也只是听周宇模糊的说起,现在知道了真相的他,这番愤怒,可想而知。杀手教师混迹校园小说txt全文阅读

权利,金钱,周宇都不在乎,如果那些,真的能换回自己死去的大哥,那周宇全部不要都可以。

他想要退出了,不想争了,可谁给过他这个机会,是归雷吗?还是岳清风?

没有,都没有,没有一个人给周宇机会,以往那些交好的势力,不上来踩两脚就算不错的了,周宇难道还指望这些人给他机会?

"所以,这一次,我要慢慢发展我自己的势力。"周宇笑了笑,不过笑的却让人有些骇然:"岳清风这笔账,我迟早会和他算,但现在当务之急,却是云市。"

云市,周宇之前在这里读过一段时间书,所以这里的一切,依稀还记得一点。

这也更加方便周宇行事,因为他这次要做的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而看起来非常平静的云市,暗地里却显得很不平静,因为各大杀手组织的介入,让这里变成了一个乱战的区域。

当然,这个区域内的主宰者,便是归雷,曾经那个在周宇面前卑躬屈膝,连给周宇提鞋都不配的归雷。

"五哥,你说吧,要怎么对付这个归雷,我听你的。"周林一副以周宇马首是瞻的样子。

归雷只是个小人物,对付归雷,实际上有很多种方法。如果周宇想要解决归雷,分分钟都能想到上百种方法将之解决。

可周宇却不愿意这么便宜了归雷,趁机偷袭周斌,这件事岂是那么简单就能了的?

想到这里,周宇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哼,我要让归雷身败名裂,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回来了,我周宇又回来了。"

这一次回来,没有人再可以阻挡周宇的锋芒,周林也相信,周宇可以做到这些。

所以周林的目光也变得热枕起来,上前握住了周宇的手:"五哥,你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帮你,归雷算什么,岳清风又算什么,对我而言,大哥,五哥,还有我周家的所有人,谁胆敢对不起我周家之人,就算天涯海角,我周林都不会放过他。"

周宇笑而不语,三年时间,周林成长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跟在身后,只知道哭鼻子的周林了。

虽然很多年没见了,可是,这份兄弟感情,还是无法被泯灭的。

周宇也在心中暗暗发誓,无论结局如何,我周宇,都不会让周林你受一点点伤,大哥的事,我不希望再重演,我发誓。"

面色微微变了变,看着眼前信心高涨的周林,周宇也来了兴趣:"周林,既然睡不着,咱们出去演练一番吧,热热身子然后睡觉,明天一起报到。"

"好啊,手痒了,好久没有和五哥切磋了。"周林活动活动筋骨,跟在了周宇身后。

第四章周老师好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就醒了,因为他心里清楚,他现在在做什么。

其实做老师也蛮不错的,周六日可以休息,每年有三个月的假期,很好,很好。

"周林,起床了。"周宇催促着。

做完两个人一直演练到了林晨三点钟才结束,当然大多数都是周宇在让着周林,不过就算这样,也很让周宇吃惊了。

只动用四成力量的周宇,居然耗费了三个小时,才击败了周林,看来这些年,周林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担

"五哥,早就起来了。"周林就像是一只紧绷的箭,周宇的话音才刚刚响起,整个人立刻弹起身来。

见到这,周宇更是满意了,不贪睡,警觉性很强,年轻一辈,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很少,更何况周林才二十二岁,正是贪玩的年纪,能做到这一点,就更是难得了。

两人收拾了一番,稍稍吃过早饭之后,就起身来到了校长办公室外。

校长老早就在那里等着了,见到周宇之后,显得很是高兴:"周宇老师,第一天来,怎么也不多睡一会?"

"是啊,校长先生早,一想到第二天就要见到那些可爱的学生,就压抑不住那颗激动的心,所以早早便赶来了。"周宇神色略显夸张的说着。

其实,周宇没钱了,要知道,一堂课最少四十块钱呢,早早报道赚钱为好,而且,周宇和周林两个人身上所剩的钱,也不多了。

可是,校长却有些为难了,本来昨天不知道,结果去查了一下,才发现,所有班级几乎都安排满了,根本没办法再安插人手了。

但昨天已经和周宇说好了,今天忽然变卦,这怎么也说不过去,想到这里,校长李重善也有些为难起来。

看到李重善的表情,周宇也立刻猜到了大概,话锋一转:"校长,不知道我弟弟的岗位安排好了没有,保安早晨或许要四处巡视一番?"

原本还有些为难,听到周宇的话,李重善很是感激,这也算是给他解围了。

打了个电话,让秘书将周林的事情安排了,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周宇这边就为难了,该怎么办呢?

"校长,你要好好管管,三班那帮学生,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就在李重善为难之际,一道犹如洪钟,却稍显刺耳的声音,从周宇耳边响起。

两人的目光转向了眼前,一名大约四十来岁将近五十的男人走了过来。第一眼看到他,周宇就想到了老师,而且还是教导主任那种级别的。

地中海发型,带着一个非常老式的眼镜,稍显宽厚的下巴,随着他的喋喋不休,而一下接着一下的动着,深蓝色的格子衬衫,稍稍显得有点老旧。

这样的人,说好听一点,那就是非常沉稳中正之人,说难听一点,那就是墨守成规,从穿着方面也能看出来。

果然,这人在说完之后,目光转向了周宇:"这位同学,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学校内是不允许奇装异服吗?"

奇装异服?周宇觉得好笑,自己这一身阿玛尼在对方的眼中,却成了奇装异服了。

"哦,老余啊,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学校新聘请的老师周宇,刚刚从欧洲回来。"李重善又指了指眼前这人:"哦,周老师,这位是我们花语高中的教导主任余德水。"

余德水?如鱼得水,很好很有寓意的名字,周宇伸出手,虽然他感觉到,眼前这个人并不是那么的欢迎自己,但该有的礼节,周宇还是要做的,毕竟他是从欧洲留学回来的精英。

余德水一副打官腔的语气说着:"哦,原来是周宇老师啊,以后多多注意,花语高中虽然是私立高中,但最起码的规矩还是要懂。"

周宇连连点头,刚来,别人就算说的不对,周宇也要听着,等周宇完全摸清楚这里的环境之后,他还管你什么教导主任的,连理都不会理你。

李重善也想要将周宇的事情安排一下,和余德水大致说了一下之后,毕竟人家是教导主任,下面的工作一手抓,什么班有什么问题,他还是最先知道的。

"校长,既然周宇老师是从欧洲留学回来的,那不如就让周宇老师执教高二三班好了。"余德水一副看笑话的样子说着:"相信,高二三班的学生一定会和周宇老师相处的很融洽。"

相处的很融洽?周宇懂余德水的意思,那是在说自己不懂规矩,可是,周宇刚来,要懂什么规矩?难不成当个老师,还要给教导主任上礼不成?

好歹人家也给安排工作了,周宇转身歉意着:"既然这样,那校长我先去了。"

"嗯,周宇老师,第一天就是和同学们认识一下,不要紧张。"李重善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周宇自然是懂的,心中也在想着,刀山火海,他也走过来了,区区一班学生,他就不信他还应付不了。

高二三班,名副其实的烂班,这是周宇在走到走廊时候的第一反应,确实很烂。

周围垃圾纸屑不断,与其说这里是走廊,还不如说是某个荒废的大楼,恐怕此时这里就差丛生的杂草了。

不过,没多久周宇就晕了,因为在不远处,还真看到些许的杂草,那是墙角缝隙处所露出的一小点。

周宇扶额无语:"我的天啊,我这是被分到了一个多么烂的班级啊,还好我只是执教老师,要是班主任,那我岂不是要郁闷死。"

走在前面的余德水忽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周宇:"周宇老师,你在后面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说什么,学习花语,好榜样,还能说什么,也不知道上一任的老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主任,这个高二三班就这个样子啊?"周宇很嫌弃的指了指周围:"也不知道高二三班上一任老师是谁,这样的场景也能容忍。"

眼前,余德水站在那里,他的脸像是关公一般,刷的就红了起来:"上一任老师是我。"

说完根本不再理会周宇,独自一个人向前走去,周宇望着余德水那远去的身影,忽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也真难为了余德水了,怪不得老的这么快,不过,不管这些学生是什么样子,周宇都有信心把他们教好。

十分钟后,周宇和余德水来到了高二三班门口,映入眼前的,约莫六十多人端坐在那里,一副很乖巧的样子。

可周宇却分明从他们的眼神当中,看出来一丝敌意,那是男同胞眼中所流露出来的。

"各位同学。"余德水双手摆了摆:"这位是我们花语高中特意从欧洲请回来的周宇老师,他将会担任高二三班的班主任,大家鼓掌欢迎。"

"周老师好。"众人显得有气无力,就像是进入了难民营,一阵哀嚎,掌声,与其说是掌声,不如说是施舍。

六十多个人的掌声,显得很萧条,就好像是古老的市集,人迹罕至,给人感觉很是破败。

余德水给了周宇一个鼓励的眼神:"周宇老师,这里,就交给你了。"

他的这番话说完,周宇怎么感觉余德水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肯定是在报复周宇。

余德水离开了,周宇的面前,这六十多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谁也没有说话。

周宇想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他想到了昨天中午吃的那顿饭,真的好无聊啊,都是青菜配青菜,豆腐配豆腐,一点共同话题都没有,哪里来的感情基矗

"对了,刚才余德水那货貌似还没说我执教什么?"周宇在那里嘀嘀咕咕,抬起头看着眼前众人:"对了,你们哪一科缺的比较严重?"

周宇问的是坐在最前排眼睛大大的女生,这女生看起来很漂亮,脸蛋很是精致,更重要的是,周宇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似的。

"老师,你教我们语文吧,这一科比较容易混。"女生显得很是善解人意:"而且上升空间大。"

上升,是说得到提升,居不见,很多学校的语文老师,都是升官升的最快的一科吗?到底还是女生心软。

可远处那几个男生就不是那么友好了,倒数第二排最里面的男生,留着一头短发,壮实的就像是个小老虎一样。

如果周宇没有看错的话,这个男生,似乎对之前和周宇说话这女生有好感。

虽然看出来了,周宇还是表现的很和善,慢慢走到了他的身边:"这位同学,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呢?"

"离玲玲远一点。"男生横气的说着:"否则,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混不下去。"

额,又是叶良辰的梗,周宇现在渐渐开始讨厌这个家伙了,但周宇也悄悄凑了过去:"你知道,去年,也有一个家伙用这种语气和我这么说,你猜他怎么了?"

"怎么了?"男生有些不解。

周宇笑了起来:"后来,我每天找三四十个丑女过去骚扰他,最后他受不了,自杀了。"

"自杀?"男生站了起来:"周宇,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乖乖的做好你的老师,否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宇已经走到了讲台,非常和善的说着:"好了,各位同学,其实今天来,就是和大家认识一下,没有别的意思,其实不要被老师壮硕的外表所欺骗,其实老师还是很好说话的,你们自习吧,老师先走咯。"

说完,周宇大步走了出去。

第五章周宇的方法

急匆匆离开了,并不是周宇太过冲动,而是他不想就这么看着,这六十多个人这么堕落下去。

周宇心里清楚,这个年纪的学生,其实本质上并不坏,他们只是缺乏一个人去引导他们。

"五哥,你怎么回来了?"周林问道。

周宇头也不抬的说着:"没事,拿一下三号。"

"什么,五哥,那帮学生骂你了?"周林也有些吃惊:"你居然要动用三号?"

其实也难为周林会这么想,寻常周宇的那些东西精贵的和什么似的,但此时,周宇居然为了一帮学生就动用,看来是狠狠的出一次血了。

周宇在房间里面翻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一个绿色的小瓶子,开心的出去了。

而周林只是进来拿个东西,所以很快就离开了,但他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不过这么一会似乎忘记了,走的时候还稍微停顿了一下。

高二三班内,此时却显得非常的热闹,之前那个像是小老虎一般的男生,非常的高傲:"你们说说,这个周宇,该不会和校长告状了吧?"

"我说,张元宏,你害怕什么?"他的身旁,一名高高瘦瘦的男生不忘说着:"他周宇就算再厉害,能比我们好哪里去,要知道,我们三班的学生可是有特权的,如果他敢闹,我丁俊第一个挺你。"

"杜磊磊,你呢?"张元宏很是高兴,目光转向了眼前的一个小胖子。

这个小胖子显得唯唯诺诺,张元宏如此针对他,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盖因这个小胖子,每次考试的时候都参加,这违背了张元宏原本的初衷,而且,杜磊磊又胖,又笨,除了吃以外,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优点了。

而杜磊磊参加考试的原因,居然是因为零食,只要他每次都参加考试,他的父母都会给他买很多的好吃的。

所以说六十多个人的班级,真的考试的人,只有他一人,而且还是为了吃的,并不是真的去学习。

"我只想吃好吃的。"杜磊磊抬起头看了张元宏一眼,又低下了头。

张元宏瞪了他一眼:"那样最好,要是让我知道你在通风报信,看我怎么收拾你。"

众人商量好了之后,决定一起出去,这堂难得的自习课,就让它见鬼去吧,反正也没有老师愿意待在这个地方。

"哼,什么欧洲归来的精英,他也呆不住了吧,估计他是不会回来的。"张元宏自顾自的说着。

而当他们离开之后,周宇确实回来了。只不过,周宇的手上,多了一个水桶。

水桶里面装满了水,周宇的另外一只手上,拿着一个拖把,看这架势,周宇是要进来收拾卫生。

其实从刚刚过来的时候,周宇就将这个班级同学的资料看了一下,对于这个班级的情况,他也大概了解了一番。

周宇的这些学生可不得了,他们的家庭背景很强,里面稍微次一点的,都是包工头一类的子女。

也就是说,他们家里很有钱,因为父母对于他们过度的宠爱,也导致了他们如此。

"张元宏,喜欢打架,号称是花语秩序的维护者,感觉有打黑拳的经历。"周宇心中想着:"还有他身旁那个小子,丁俊,十个手指很是细长,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经常触碰电脑之人,没猜错的话,是个技术控。"

至于其他人,也都在周宇的脑海中,犹如倒影一般一一呈现着。

看了看乱糟糟的班级,周宇心有感触。这就是他所执教的班级,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在这里度过。

虽然他只是个杀手,能力也非常出众,但是周宇一直希望可以为华夏做点什么。

"希望你们不要辜负我的这番期待,动手了。"周宇双手紧握着,开始收拾起来。

而高二三班内,也是有监视器的,这个监视器,也就是丁俊的杰作。

本来他正坐在角落处纳凉呢,可是,他的双眼忽然张的老大,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眼前,周宇居然拿着个拖把在那里拖地呢,这可奇了怪了。

发现这些,丁俊招呼着:"张元宏,你们快过来看啊,这个家伙居然在拖地呢。"

"什么,让我看看。"张元宏立刻凑了过来。

监视器之中,周宇卖力的拖地,高二三班原本乱糟糟的场景,正在一点点改变。

但即便是这样,张元宏都没有任何的感激:"哼,这个家伙,又想要用收买人心这一套吗?不过这些,对于我们根本没用。"

高二三班其他人也是如此,虽然很诧异周宇的行为,但他们都是学生,总不能想着他们和老师站在一条战线上吧,他们可是三班的,这一切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

"哼,既然他这么做了,下一堂课,咱们不如回去看看,看他耍什么花样?"张元宏不无得意的说着。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倒是想要看看,这个老师还要怎么样,收买人心的方法用了,不知这个留学精英还有什么手段?

其实,周宇从一开始进来,就发现了那个监视器,而他现在如此,一方面是在展示,另外一方面,那就是在实施这个计划。

整人需用狠招,一次性让对方吃了苦头,下一次对方就会慢慢收敛了。

擦拭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周宇停了下来:"算算时间,他们也该回来了,没关系,我不着急,时间还长的很,以后有的是机会玩。"

说实在的,高二三班实在是太脏了,光是班级内的清理,周宇手中这一桶水就变成了黑色了。

稍微清理了一下,感觉班级有了个大的变化之后,周宇就将水倒掉了,反正这些也不是重点,做个样子就好。

不一会,张元宏带头,六十多人回来了。进入教室的第一眼,他们甚至感觉来错了地方。

整个教室变得明亮整洁起来,很多人甚至在想,天啊,这还是他们所见到的那个教室吗?真没想到,周宇收拾的蛮干净的。

"哎呀,你们真是自觉。"周宇显得很是高兴:"能够执教高二三班,老师真的很开心,都别愣着了,快回座位埃"

周宇绝对是故意的,现在地下水还没干呢,周宇就招呼众人进去,这说周宇没有企图,谁相信呢。

不过眼前这些学生,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自然看不懂周宇的这些道道,径直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看着他们如此,周宇眼中闪烁出一丝戏虐的笑容:"哼哼,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机智的猎人,不得不说,我实在是太聪明了。"

刚刚回到位置上的张元宏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不过他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地方。

"好了,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去了吧?"周宇招了招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就中计了。"

"什么?"听到周宇的话,所有人的瞳孔忍不住收缩着,试着动弹了一下。

可是此时的他们才发现,忽然的,他们动弹不了了,地面那没有干的水剂中,居然有着很黏很黏的东西,将他们的鞋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哈哈,相信你们也猜到了,地面的水剂有问题。"周宇笑的不无得意:"其实,我们本来可以合作的很好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给我这个机会,也不给你们自己这个机会?"

所有人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合作?一个机会?这算哪门子机会,张元宏恼恨不已,失算了,他也失算了。

周宇则是直接将他的目光无视:"好了,不陪你们在这里玩了,你们身上的穴道,将会在一个时辰之后解开,一个时辰,两个小时,慢慢等着吧。"

说完,周宇转身就走,根本不做任何停留,那动作潇洒至极,让人恨不得想活活劈了他。

"这个周宇,我不会放过他的。"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张元宏听到周宇这么说,老实的退了回来。

刚才听到两个时辰之后,他还以为自己被点了穴道了,相信这一点,周围众人也是如此。

前方,那个皮肤白皙样貌出众的女生倒是甜甜一笑:"我倒是觉得,周宇老师很不错啊,至少别人是想不出来这个方法的。"

如果整人也算是一种方法,那周宇表现的确实不错,不过此时周宇已经走远了,也不怕他能听到。

女生叫做苗玲玲,是花语高中的校花之一,也是张元宏梦寐以求的对象。

听到心仪对象这么说,即便再愤怒,张元宏也不好意思发作了,只得哼了两声:"我这是给玲玲面子,这笔账,我不会这么算了的。"

周宇倒是显得很开心,其实真的想起来,这些学生还是蛮可爱的,如果好好教导一番,倒也能有不错的成就。

远处,周林的身边,一名身材稍显魁梧的大汉走了过来,他的皮肤有些黝黑,眼神却显得非常坚定。

这种坚定,是那种憨厚实在的坚定,一见面,周林就指了指身旁:"五哥,这是我们保安队长孟虎,说想要认识你一下。"

"孟虎?"见到此人,周宇打量了一番,对于此人很是满意,上前一步:"孟虎队长,久仰久仰。"

杀手教师混迹校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杀手教师混迹校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黄蓉为什么爱上郭靖?黄药师这个爸爸没有当好

    作者:萨沙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萨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第54期黄蓉为什么喜欢郭靖?很多人认为,黄蓉和郭靖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根本不可能在一起。黄蓉智商极高,是个超级外交家、谋略家、组织家,就是超级天才黄药师的翻版。郭靖智商则很普通,除了武功和冰法还算了得以外,其他能力均是泛泛水平。单单智力来说,两人就有很大差距。黄蓉几乎和母亲一样,能够达到过目不忘。而郭靖学习则非常慢,堪称驽钝。和女儿的交流中,黄蓉经常感到不耐烦,觉得郭芙太笨了。但郭芙智力不会低于郭靖,那么黄蓉和郭靖的交往也应该是一

  • 巍然一塔逼云寒,绝顶登临眼界宽

    北寺塔,又称报恩寺塔或古刹报恩寺,乃苏州璀璨之明珠。北寺塔是一座典型的砖木结构楼阁式佛塔,在苏州诸塔中尤称雄伟,它是苏州最古老的一座佛寺,为江南第一高塔。距今已有1700余年历史,为中国着名的江南古刹之一。始建于三国吴赤乌年间(公元238-251年),相传是孙权母亲吴太夫人舍宅而建,古称通玄寺。报恩寺塔是中国现存最高大的砖木结构古塔。为九级八面砖木结构,塔身由外壁、回廊、内壁、塔心室组成。外壁挑出木构腰檐、平座、八面辟门。基座与台基石雕精致,覆以外廊,飞檐八出。塔心室等处的砖砌斗八藻井等仿木构装

  • 离婚8个月我复婚,领证路上婆婆给我打电话,我笑着把前夫赶下车

    昨天是我32岁的生日,前夫特意从外地赶回来,帮我过了一个有意义的生日,在吹蜡烛的时候,前夫单膝跪地,向我求婚,看着身旁的儿子,我答应了,约定今天去领结婚证,没想到路上婆婆打来的一个电话,让我改变了主意。我和前夫是媒人介绍的,他家虽然这农村,但是公婆特别能吃苦,除了种地还开了个加工厂,靠着一双勤劳的手,公婆不仅给家里盖了两层小楼,还在城里准备了一套婚房,我和父母都认为,这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错不了,谈了半年,就同意和老公结婚了。图片来自网络真正结婚后,我才重新认识了老公,他脾气挺大,在家有点不顺

  • 融古通今 德艺双馨 书画家李青波作品赏析

    书画家李青波个人简历:他,一个出生在河南西部山区的孩子却对书画艺术有着一种独特的感受,走出大山,对艺术的执着让他梦想成真。追寻梦想,奋发学习,他把书画艺术经营的风生水起,把中国书画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他用毕生的精力去追求着探索着。他就是中国当代书画名家,李青波。李青波字牧野,号玉溪山人,1973年生,自幼受家父熏陶,对书画艺术产生了深厚感情。24岁那年,受教于开封市美术学院,对中国书画进行系统的学习。少年时立下的志愿得以实现。走出大山,让书画艺术来改变自己的命运。2017年受教于清华大学中国书画

  • 以书法名世的邱振中水墨作品:超以象外,得其环中!

    邱振中,1947年生于南昌。当代艺术家、书法家、诗人、艺术理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书法与绘画比较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美术馆专家委员会委员;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绍兴文理学院兰亭书法艺术学院院长、宜春学院书法研究院院长、江西省书法院院长。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水墨顾问。1995-1997年任日本文部省外国人教师、国立奈良教育大学客座教授。于北京、日内瓦、奈良、香港等地多次举办个人作品展览。在以书法名世的邱振中先生的水墨作品中,我们却看不出其有意或无意流露出来的书家身份;我们也

  • 《桐子花开》雷小波(四川)

    《桐子花开》《桐子花开》一缕穿越秘境的幽香邂逅百年的风藏在心里的灵犀在十指相扣的一瞬从血脉里喷涌桐子花开在落英缤纷的季节约一场心旌荡漾的浪漫你来了带着少女的羞涩回眸时却成就了一场倾国倾城的传说桐子花开在春意盎然的季节许一场海枯石烂的诺言你笑了眼睛里是纯净的天空回眸时却挂着一颗闪耀着阳光的泪【诗人简介】:雷小波,一九八零年出生于四川省通江县,现居青海省西宁。爱好文学,作品散见杂志期刊及网络平台。环渤海文化签约诗人。【主编简介】:何玉兰(笔名:覚斓),作家、诗人。辽宁阜新人,蒙古族,生长在乌兰察布市

  • 现在的武夷山茶园,是什么模样?(第一手资料)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旗下岩茶课堂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岩茶课堂丨作者:李麻花自4月以来,武夷岩茶可谓备受挑战。清明节小长假期间,武夷山最高气温在25℃左右,天气大好,连续的晴天,对茶树来说,好事一件。早生种抽发出茶芽,叶片也渐渐舒展。茶农看着这蹭蹭蹭发芽的茶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照这生长速度,再过几天,就能采茶。纷纷招呼自家的亲戚,拾掇好工具,清洗好摇青桶,准备迎接早生种的采摘。然,倒春寒却打破了美梦。4月7日至8日清晨,一场始料未及的霜,降临在这些长势喜人的茶树上。原本嫩绿色的芽头,全都覆盖

  • 曝光补偿,你真的用对了么?使用M档的人群可以忽略了

    在摄影学习过程中,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个名次叫做“曝光补偿”。有些人很少使用,但是又有些人经常使用,不过我想问问你真的用对了么?真的明白这里面的所以然么?一、曝光补偿是什么?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对曝光进行的一种补偿。简单具体点来说就是改变原本相机的曝光参数。和你调节光圈、快门、iso一样的效果,最终目的都是改变曝光。二、使用曝光补偿的理由?1、相机的曝光是根据自身测光所得来的,那么就可能因为自动测光的误差导致曝光的偏差,甚至说不一定和你实际看到的一样哦。其目的就是为了纠正相机自动曝光的偏差,二手动调整

  • 男人最反感女人六种行为,你知道几种?

    女人虽然怕嫁错郎,但是男人照样怕娶错妻,正因为如此,男人结婚需要慎重,如若没有娶对女人,男人可以建议女人修身养性,用后天的努力进行弥补,让女人既调整自己的心态又规范自己的行为,为了助你针对性从问题源头解决,以下结婚以后,男人最反感女人的六种行为还望你能通篇阅读,到时可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一、惰性女人不会居家过日子,即使结婚也没有改变本性,不是衣来伸手就是饭来张口,特别是家里的卫生,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归根结底是女人有惰性,经常会被外人笑话,即使如此,女人也会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将懒惰进行到

  • 关于离婚的感受,离过婚的女人告诉你四个忠告!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答案:只需要点击右上角“关注”即可。结婚等同于女人再次的投胎,可是初次结婚,女人未免会盲目和仓促,毕竟是人生地不熟,正因为如此,初婚的女人需要向导来指引,与其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反倒是过来人的教训会让初婚的女人更加受益匪浅,为了助初婚的女人经营好来之不易的婚姻,以下关于离婚的感受,离过婚的女人告诉你四个忠告还望你能铭记于心,到时可以结合实际情况加以运用,想必你的婚姻会顺风顺水起来。一、嫁人既不要全嫁给物质又不要全嫁给爱情,务必要均衡,否则婚姻会出现或大或小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