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药道高手在异界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9:36: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药道高手在异界

第001章 初临异世

“唔——”季云初在一阵寒冷的刺激下缓缓的苏醒过来,她揉揉眼睛转头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说明huijindi.com

该死的空间的裂缝,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就出了这种问题,她到现在犹记得当时被空间裂隙吸如后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空间的压力之大让她有种被压扁的感觉。不过万幸她还活着,云初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苦笑着想这下真不知道掉到哪去了,怎么回去还是个难题。

季云初艰难的站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蓦然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一双桃花眼睁得大大的,朱唇微张,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再不复原来的冷艳。

她居然变小了!!

云初现在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这么乌龙的事情也能发生。

衣服还是原来的衣服没变,再看看短手短脚,云初大致的估计了一下自己现在现在大概只有十二三岁的身高。唯一的解释也只有空间穿越的时候可能由于空间压力造成现在这个结果。

在云初正在思索自己的到底变得多小的时候,突然觉得背后有逼人的视线传过来。阅读http://www.huijindi.com/猛然间回过头看着后方,幽幽的黑暗中隐约有双金色的眼睛缓缓睁开,金色的流光在眼中流转显出无比的威严,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她。

被那双金色的眼睛盯着,云初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她不禁后退了一步。

后退了一下她立刻醒悟到自己居然在害怕,真丢人。季云初在心里不禁鄙视自己,接着毫无犹豫的直视回去。

那双金色的眼睛看着云初的动作,眼神变得更加的摄人,似笑非笑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突然的变故吸引了季云初的心神,脚下踩的地上亮起了白色的点点光芒如漫天的繁星,点点星光像各个方向延伸化作一条条线,似有某种规则一般弥漫开来,绚丽异常如漫天的光芒在舞蹈一般。

很快云初就发现这些光芒渐渐的头尾相连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阵法。汇金地对!一个复杂无比而且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阵法。

接着云初发现空气中渐渐弥漫起了黑雾,就像是黑暗侵袭过来一般。黑色的雾气如同有生命一般吞噬着星光,而星光也不示弱很快就反击回去,击退了黑雾。

在季云初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她的脸色一变接着变得惨白。她发现她所站的位子渐渐变成黑雾和星光战场的中央,黑色的雾气幽幽的席卷过来,如同能吞噬一切一般,白色的星光像她延伸过来,越来越亮如能净化一切。

两股冰凉的杀意从两方袭来,季云初仿佛感觉到了无比的危险全身的汗毛竖起,全身僵硬,如同死亡在召唤她。

她心中惊恐拼命的想移动脚步,却发现自己不能挪动一步,眼睁睁的看着星光与黑雾离她越来越近。来自huijindi.com

该死的!动不了!!

她此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多么的不堪一击。在这种强大力量下连逃跑的力量都没有。

黑屋和星光以铺天盖地的气势袭来,而她偏偏连躲都不能躲,连跟手指头都无法动。

雪白的面庞布满了惊恐,黑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闪烁着不甘、绝望、悲伤、愤怒、留恋……她不想死!

不想死!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黑雾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加大了攻势先星光一步完全的包围住了季云初。

而季云初在黑雾包围她的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小小的身影在黑雾中缓缓的倒下。

※※※※※※※※※在季云初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周围一切都消失了,就如最开始醒过来的时候一样,周围黑漆漆的一片。

刚才那场黑雾和星光的较量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就像一场华丽的梦境,梦醒之后了无痕迹。阅读huijindi.com

只是刚才那种绝望的和杀意太过真真实,让季云初不得不怀疑刚才的事情确实发生过。

很快季云初发现她不得不放下这件事,这里黝黑一片不知是在何方,并且她不能一直待在这,再不出去恐怕她会先被饿死的。

季云初现在顾不得想这些她摸索着站起来,拖着小小的身子蹒跚着像一个方向走去。

“咦——”手中的触感让云初惊讶出声。是石头,周围漆黑一片,那么说她在山洞中。

云初眼睛一亮,既然是山洞那么必定有出路。她环视四周寻找着有光亮透进来的地方,同时感受着山洞中的气流方向。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就是那!有空气的流动进来!

云初快步的向那个方向走去,到了石壁边她仔细的敲打石壁感受着薄弱的地方,心头范上一阵喜悦,真是天都帮我,这边居然不是石壁而是土。而且只是薄薄一层土刚好把洞口掩埋起来。

季云初开始动手挖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云初还在继续挖着,双手沾满了泥。

这下要让老师知道了肯定会被骂死的,云初看着自己双手一边挖土一边想。

培制师注重的就是手感和眼睛的判断,有的时候完全手的感觉来判断重量。而且各种精细的活都要手来完成。老师说要保护好双手,这下好了,双手估计得保养好一阵才能回原来的样子。

再说哪个女孩子不爱美,有双芊芊玉手谁不觉得高兴。

季云初在一边胡思乱想打发时间一边卖力的挖土,终于在季云初体力快要耗尽的时候出了一个小口子,季云初一把钻了出去。

其实季云初不知道的是,本来这个山洞里面是有阵法的存在,这个阵法可以阻绝了三界任何生物出去,而她是穿过空间裂隙不小心掉进来的,所以算不得三界中的。

也是由于这个强大的阵法,所以唯一的出口只是拿土堪堪的封住了而已,才这么容易季云初挖开。

于是这个强大无比的阵法在云初面前任何作用都没有,有和没有一样就这样让她过去了。发明这个阵法的人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季云初出了山洞后,刺眼的阳光让她情不自禁的抬手遮住眼睛。待她缓过神来才发现她是在一座山上。

只见高耸的山绵延不绝,茂密的树林里个各样的树木伫立在眼前,参差不齐但个个都直耸入天,没有一颗树是少于百年以上的,感觉人在其中无比的渺校树下落叶堆积,一脚踩下去就能没过脚背,远处树根下还长着几簇小草小花。

季云初在三十一世纪见惯了各种机械,污染严重的环境很少能看见这么壮观的森林。一时只见也感概不已。果然还是自然好,那些人工的东西始终让人看着觉得有些不舒服。

季云初见远处的小草小花不由得多打量了几下,“炎华花!”只见季云初大叫一声,猛的扑上前去。

然后季云初跑到树根下,无比小心的轻轻的扒开周围的花草露出了中间火红色的小花。无比虔诚的目光就像一个教徒看着上帝一般的看着花朵。

“真的是炎华诶,我居然能看到炎华。”季云初两眼放光的看着花朵,嘴边还喃喃自语。其小心的用手极摘下来。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又垮下了脸。没有工具啊!就算采摘下来也无法保存,真是可惜。

季云初一顺间失去了所有的兴致,有什么比看到难得一见的草药,却发现自己没办法采摘来得郁闷。算了先摘几朵带着,以后有机会再回来采好了。这样想着想着心里就平衡一点,她继续向走去。

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她终于看到了森林的边缘,这几天她只是摘些野果吃,喝些溪水。没有生火的工具,她连热的东西都吃不到。

还有她在溪水边仔细的打量了下自己的样子,真的是变回十二三岁的样子了。可爱的圆圆的包子脸,大大的珍珠般眼睛,挺立的鼻子外加一张小嘴。真是怎么看,怎么的——可爱!

以前两个个哥哥就没少因为这个长相而逗她,就是长大了之后才渐渐的变了样子,变成了现在冷艳的样子。于是两位哥哥总是大呼,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为什么长大了之后会冷冰冰的样子!还是原来可爱多了!

不过说归说,大哥和二哥还是对她非常好的,从小就护着她,她想要什么都会想方设法的送她。

唉!想起大哥二哥她又想家了,要快点回去才行。

这么想着季云初加快了脚步快步的朝前方走去。

她今天已经到达森林边缘了,估计离城市很近了,马上她就可以看到城市了。她终于松了口气,最主要的是她可以知道她在哪了,然后就可以想方法回去了。

“汝需要力量么?”庄严古朴的声音悠然的响起,就如同有人在耳边讲话一样。

季云初惊骇莫名,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就在这是那个庄严古朴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汝需要力量么?”庄严古朴的声音重重的响在耳边,字字句句如钟般撞进她的脑海中在脑海中回响。

第002章 誓约

“汝想要力量么?”见到季云初没有任何反应,那个声音再次的响起。

“你是谁?”季云初在周围没有看到一个人,遍寻不到声音的来源。

“汝想要得到力量么?奉吾为主,听吾之令,行吾之言!”

“你到底是谁”季云初皱皱眉冷厉的反问到,誓约!哼,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

突然季云初觉得头仿佛要炸裂开来,如同有人拿锤子一锤锤的砸着她的头,又如蚂蚁一点点的啃食大脑,就像每一根神经都被不停的拉扯着,快要断裂开来。

季云初双手抱住头,贝齿紧咬着红唇,脸色的开始泛白,整个人渐渐的蹲下去倒在地上翻滚。无尽的痛苦涌上来,如怒浪狂波淹没了她。

“奉吾为主……”

“不!”深沉庄严的声音话音刚刚响起,就被季云初的给打断。

“……”

“那就死……”庄严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

季云初咬牙,开口,“我答应。”

估计那个声音的主人也没想到季云初那么干脆,反而沉默了一下。

随后,季云初只感觉浑身一震,她的身上仿佛多了些什么,仿佛又什么都没多,渐渐在她的脚下汇聚起黑色的雾气、流转。

咻的一下,黑雾直直朝季云初射去,云初躲闪不及眼睁睁的看着黑色的雾气隐匿进入胸口,在胸口处形成一个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图案。

接着她的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誓成契立,从今日始,奉吾为主,听吾之令,行吾之言!”

脑海中的声音回荡着渐渐的消失,云初拉开衣服看着胸口的印记,一时之间感慨万千,前不久她还是在实验室安安静静的研究着,而现在却……季云初幽幽的闭上双眼平静着她的心情,蓦地感觉到一阵小小眩晕,等她回过神来发现她正在在重重的浓雾之中,周围重重的雾海,灰蒙蒙的一片,大约只能看见方圆半米左右的地方。一眼望去除了雾还是雾,看着翻滚的雾气让季云初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这种做瞎子的感觉可不好受,季云初当即环顾了一下四周,凭借着感觉选定了一个方向走去。

说来也奇怪,只见云初刚刚才迈出一小步,周围的雾气就以肉眼的可见的速度稀雹散开。周围一下就清晰可见。

季云初歪了歪头,打量起自己站地方,灰暗的天空中一轮血月,却不见一丝星光,四周长满了参天大树随着风的气息发出沙沙的响声,树下有着一团团的残绕在一起的荆棘,荆棘上带血的小刺更为这个地方添了一份诡异。只见自己正站在唯一的一条小路上,而这条唯一的小路笔直的延伸向远方的黑暗之中,如同通往深渊的道路带来死亡的气息。

沉思了片刻季云初还是沿着小路走去,浓浓的夜色渐渐掩盖了她远去的身影,片刻那个银发的小小身影就被淹没在黑暗之中。

季云初沿着小路一直走,但是小路的彼端却一直是黑暗一片,而四周几乎完全一样的景色让她有种一直在原地踏步的感觉,莫名的紧张感和恐惧感涌上来。季云初不由得双手握紧,手指甲深深的掐如手中印出一道道血痕,这个时候唯有手上的痛感才可以使她清醒一点而不被恐惧感所主导。

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许也没走多久,季云初开始皱眉看着前方幽暗一片只隐约可见的小路,没有尽头的路么?她不信,她不信自己走不出去!这么想着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的信念,继续向前走去。

就在季云初正坚定的往前走的时候她发现她已经到达终点了,一个华丽却又诡秘的宫殿出现在她的眼前,季云初打量了一下这个宫殿,够豪华、够大,却也够诡异、够恐怖。不过很符合她的审美观啊!

你没看错就是很符合她的审美观,季云初的审美观一向与正常人不同,小女生都喜欢美丽鲜艳的东西,但是季云初就不一样,她就是喜欢诡异的东西,越诡异越好。这点爱好曾经让知道的人都很无语。

唔——她也好想要一座。

想归想这地方不可能属于她的,她还是知道的。看到宫殿敞开的大门,季云初挑挑眉眼底划过一丝凌厉。

等她的?哼!

云初顺着门口走进去很快就来到了大殿之上,只见高高的主位上正坐着一个人,季云初眨眨眼,从头到脚的把人家打量了一遍。

只见那男子斜斜的靠在座位上,如一只慵懒的豹子,潜伏在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给与致命一击。他右手撑着脑袋,一身黑色的衣服,紧紧的包裹在男人的身上,勾勒出男人修长有型的好身材。微敞的领口因为斜靠的原因而露出男子胸口一片光滑的肌肤,紧致肌肉呈现出完美的形态。长长的黑发顺着右手而落下直到地上,只是拿一根白玉簪子一束,俊逸的脸庞,邪邪挑起的眉头下只看到金色的眼睛闪烁不明的光芒,高贵而美丽带着摄人的威严,让人想要欣赏却又不敢靠前。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微的抿住似笑非笑。看起来不怀好意。

真是完美的男人!

在打量完他之后,季云初的心头闪过这个念头。只是为什么那双眼睛看起来有点熟悉的感觉,就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这么完美的男人如果见过是不可能会忘记的。

在季云初打量他的时候,高座上的男子也静静的观察着季云初的一举一动,不放过她的一丝表情,自然季云初眼睛里的惊艳也没错过。

当听到季云初在心里说他是个完美的男人时,微微的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暗色,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更加明显了。

“我叫无。”高座上的男子优雅的开口,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

“额,我叫季云初。”季云初被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给弄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我知道。”那个叫无的男子继续说道。

两人自我介绍之后,季云初就沉默的站在那里,眼睛淡淡的扫过大殿四周,丝毫没有那种被迫于进入到这里来的感觉,反而像参观一样。

她知道,既然眼前这个人叫她来,那么他一定会先开口。

只是,不甘心!

她不甘心就这样被束缚,不甘心屈居人下为奴为婢,不甘心向别人低头。“奉吾为主,听吾之令,行吾之言。”这句誓言一直在脑海中回荡,一遍又一遍的,就像是在提醒她的无能为力。

但是,比起不甘心她更怕死。

她想回去,她不想死。

所以她答应了。

而无只是眯着眼静静的盯着季云初,金色的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兴味,垂放在膝盖上的左手轻轻的有节奏的敲打着膝盖,好不惬意。

“你是人。”半晌,无终于开口说道,肯定的语气,没有一丝询问,“而且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听到前面的三个字季云初只是愣了一下,听到后面的半句话她就有点莫名其妙了,她当然是人,至于不是这个世界么?也很好解释,因为她被空间裂隙不知道传送到哪了,估计出了那个星系吧。

无看着云初不知所以然的表情,圆圆的小脸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忍不住再次加把火刺激下她,“这里是妖界。这里有无数个小界面,大致的分为人界、妖界、魔界。三界势同水火,但又各占一方互相并未开战,可是见到其它界面的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杀掉。”

季云初听完后不由得有点丧气的感觉,总之她现在一个人类在妖界是十分非常危险的。

老天你是不是玩她啊!

空间裂隙我把丢到不知名的地方也就算了,能不能丢个好点的地方啊!

我是人啊!丢到一群妖中间!

死定了!

不过,也不算死定了,至少她还有一条活路,季云初抬眉看向上座优哉游哉的无,“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主人什么的?既然你收了我这个仆人,保住我的命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万一我这个仆人死翘翘了,就没人帮你做事了。”语气诚恳得近乎虚伪。

无听着这一番说辞,金眸泛起点点的笑意,蓦地的大笑起来,“不愧是我选中的人,聪明。”不过语气听起来真是像威胁呢。

季云初听着无那番充满暗示的说辞,微微的垂下眼睛,掩去眼底不甘不愿的神色。

无看到季云初不经意间的小动作,一挑眉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有那充满压迫的金色的眼底闪过一丝满意的情绪,他真的是对她越来越满意了呢!

“……”季云初听到他的话语并未发表任何意见,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为什么选中我?”

原因?无咀嚼着这两个字,无声的笑了,“没得选!”

没得选!?季云初脑海中划过一丝清明,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串联起来了。在山洞中见过的那双金色的眼睛,交缠的黑雾和白光。

一切的一切都明了。原来那并不是她的幻觉,而是真实发生过的。她当时应该是晕过去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而那个黑雾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缠上她的。

看着季云初眼底变换不定的神色,无知道她已经想到关键点了,“你猜的没错,我只是被困在那个法阵中”他顿了顿继续解说,“也就是你一开始来到的地方。”

“那个法阵叫封绝阵,可以封印住三界中的任何东西,如果不是从外面破坏根本就无法出去。”无说道这停了停,眼神瞥向季云初,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我就冒险赌了一把。幸好,我赢了!”傲然的语气,带着胜利的得意。

“等等……”季云初打断无的话,什么叫赌了一把?!她完全听不懂了,“什么意思?”

第003章 妖城

无眼睛中金色的光芒流转,好心的为她解释到,“我进入到你的识海中,而你出去的时候刚好把我带出来了而已。”就是这样,无一副就是这样简单的样子,坦然的看着季云初。

看到无优哉游哉坦然望着她的样子,季云初深深吸口气,她怕她会忍不住上去一把毒药毒死他。

唔——虽然不知道她的药毒不毒的死他。

她好心,额!也不算是好心带他出来,但也算是救了他一次吧。没见过这么恩将仇报的,居然还使计和她签订不平等条约。没想到自己居然还笨得中计了,季云初都不知道是气他太卑鄙了,还是该气自己太笨了。难怪她觉得那双金色的眼睛眼熟得很,明明就是他嘛。

而且她还被他算计了!

她居然被算计了!

从来只有她算计别人的!没有别人算计她的!

……季云初放在两侧的握拳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半晌才松开放在两侧,而上座的无也乐的看着她纠结,看到她手松开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她收敛情绪的速度比他预想的要快。

“识海?”虽然生气,但是季云初还是没有漏过这两个字。

“不然你认为你现在在哪?”无优雅的放下撑着头的右手,坐起来,直视着她,“你该出去了。”

季云初还来不急做出任何反应就这样被扔出了识海。

一眨眼间就回到了原地的云初,看着周围的景色不由得咬牙切齿。

无那个家伙现在在她的识海里面白住,她都没收房租,居然还把她扔出来。想到他最后那个不耐烦的表情,季云初狠狠的咬咬牙。

“你身上已经被我施了法术了,只要你自己不说没有妖能看出来你是人。”就在季云初腹诽的时候,无磁性的声音再次从脑海中传出。

季云初吓了一跳,不由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在她还没惊诧完,接着无的声音又再次的响起,“还有,在你心里想我都听得到。”

季云初听到这句话,不自觉的抽抽嘴角,也就是她刚才想的他都知道了!真是没一点隐私权了。不过心里不爽归不爽,她知道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她连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最基本的资格都没有。

无听到她丰富的心理活动不禁笑了笑,也不在意,不管她说什么,也没办法把他怎么样。最多让她在嘴上多占占便宜而已。

她抬首望向远处的巍峨的城池,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青色的墙壁在阳光下,淡淡的光晕在其上流转,连绵向远处延伸。如蛰伏在大地上的野兽一般,透露着一股强大而又苍凉的气息。

心里不禁叹了口气,该进城了。

季云初就晃晃悠悠的进到城里去了,虽然之前在脑海中想象过无数次城内的景象,但眼前所见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完全的古风古色的建筑,亭台楼阁,红砖绿瓦。大街两边开着的各种店铺,卖着什么妖修行的物品,街上走来走去的也全都是各种妖,整个城看上去和那种古代城市十分相像。

唔——还是有点不同的。

例如面前过去的穿黄衫的头上有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左边的则背后有条细长的黑尾巴在摇摆,还有前面的头上插着的是真花吧,还有右前方的那个穿着一身雪白的羽毛做的衣裳的。

千奇百怪啊!

季云初在心里不住的感叹这座城的神奇,只是为什么走过路过,甚至附近的人都会瞥她一眼。

如果只是看她倒不奇怪,但是如果是附近的人都在不经意间瞥一眼她,然后在她发觉的时候迅速收回眼神当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很奇怪了。而且好像他们看她的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

她有哪里不对么?季云初的脑海中浮现了个大大的问号。

很快她就发现大家都会在不经意间看向她,然后再次的看向她的头发,于是季云初寻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找出那些当初她嫌衣服长了而想办法扯下来的布料,叠成一条包住头发,这样就没人再关注她什么了。虽然奇怪了点,但大街上奇怪的打扮又不止她一个。

珍馐楼是山岸界的一座有名的酒楼,其中雅致的装潢和美味的菜肴是大多数有钱人消费的首选之地。

只见一个蓝发银眸,身穿蓝色的带有一种特别花纹长衫男子和另外一个银发黑眸身穿白色长衫的男子相继走进珍馐楼。

他们进去后径直的走向二楼雅间的房间,看衣着和对这个酒楼的熟悉度,应该是经常光顾这里的客人。

夜飒和白然穆在二楼落座之后,由白穆然随意的报出几个有名的菜名,小二就退下了。

由于是二楼的雅间,所以视野是极好的,可以远眺外面还可以俯视一楼的景象。所以当白然穆点完菜,发现他的友人眼神正看向一楼某个方向的时候,微微一笑。

夜飒这个人他太了解了,冷漠的对其他的事情完全不关心,很少有上心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能让他感兴趣,不禁也好奇的顺着夜飒的视线看过去。

只见一楼一个小丫头正在给客人端茶送水,小丫头长得一般般只是那张脸看起来很可爱而已,大大的黑眸灵动的眼神,让人看了不由得一笑。

这个小丫头正是季云初,她当天在街上晃荡了一天发现她还是得找份工作啊!这家店的掌柜看她可爱、逗人喜欢,就把她留下来端茶倒水了。

而在这珍馐楼打杂的几天,她也花了不少心思打听有关这个世界的消息,都说酒楼是消息混杂的地方,几天下来还真让她打听到不少。

这个世界是有无数个小界面组成,要想从一个界面到另外一个界面只有用传送阵。传送阵是每界面的必经之路,所以每个界面的传送阵都由这个界面的某个势力派妖把守,过去的妖都要交一定的费用。

在妖界由五大家族领头,还有其他的小家族,就像修真世界的几大门派一样。每个门派都有独特的妖术,有些低阶的妖术可以在外面随处买到,但是像稍微高级一点的妖术就只有妖术学院和各大家族有。

所以要想学习厉害点的妖术就得加入其他家族的势力,或者通过妖术学院的选拔考试进去学习。当然后者的几率是比较小的,而且没钱交那高昂的学费也进不去。

当季云初正在给一桌的客人倒茶时,突然脑海中传来无的声音,“二楼第二间包厢有人在观察你。”

“诶?”季云初听到观察两个字忍不住在心里诧异,她有做什么比较特别的事值得别人观察的么?“他们是什么人?”季云初在心里默想这句话。

因为上次无告诉她,她在心里想的他都看得到,所以有事直接在心里想一遍他就知道了。然后他们两个就变成这种对话方式了。经过无无数次突然出声,她终于开始有点习惯她脑海里经常会突然有说话声,不至于像开始会被吓一跳了。

无听到季云初的问话,金色的眼睛不屑的瞥了她一眼,突然意识到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你觉得我会知道。”

不屑的语气,听得季云初额头冒出个大大的“井”字,她真的是想一把毒药毒死他。明明是被封印了这么久,而且现在还寄人篱下,居然还这么嚣张。总有一天,她要加倍的讨回来。

“怎么?”楼上的白然穆看了看季云初,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奇特之处,故而温和的问道。

“没什么。”夜飒默默的收回视线,从容的态度就像刚才盯着别人看的不是他一样。

而就在这时“啪”的一声,白然穆和夜飒同时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只见端茶的季云初跌倒在地,前面一堆杯子和茶壶的碎片,头上的头巾早已散开露出那头银白柔顺在长发。

白然穆看到那头银白的长发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而夜飒则是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季云初。

“好疼。”季云初揉揉膝盖径自站起来,刚才那下真是直直的倒下去的,疼死她了。

突然头顶一片阴影漂移过来,季云初抬头看到白然穆站在她的眼前。银发黑眸,俊逸柔美,温文尔雅,白衫挺拔,衬得这个人越发的高贵。

季云初心里立刻警铃大作,这人,不对!这妖不是刚刚还在二楼么,怎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来了?别说他是来关心她摔了一跤的,这个理由太扯了。

“你叫什么名字?”温和有礼的问话,眼睛却望着她的头发。

季云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正准备在心里呼唤无,于是张口就道:“无!”

“额——”说完她就愣了,糟糕她居然把无的名字报出去了。

“无么?”依旧温柔的语气,“能和我走一趟么?你的身世有待查明。”

“诶?”季云初看着这个开口就要她和她走的男子,身世?她唯一有待查明的身世就是她是人不是妖这点了。只可惜在云初还没得出结论的时候眼前一黑,随即她就失去了意识。

“飒?”白然穆有些莫名的看着突然出手的夜飒,询问这他出手的理由。

“人多了,不是说话的地方。”夜飒皱着眉看着周围,冷冰冰的解释道。

白然穆环顾四周渐渐围观过来的妖们,微微一笑,“也是,我们先换个地方。

药道高手在异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药道高手在异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四个字,教给你佛法的要领,特别推荐

    法相宗把一切有为无为、有漏无漏诸法,都归纳在“百法”中,以总括宇宙万有。其中,“心法、心所法、色法、心不相就应行法”四法所包含的九十四种法是凡夫所执的“人我”和“法我”,六种无为法是二乘和菩萨所执的“人我”和“法我”。同是我、法二执,却是有粗有细。粗的是分别我法二执,细的是俱生我法二执。这两种执着从凡夫开始,至外道二乘,经过三贤十圣,到等觉菩萨,才可净尽。凡夫因执著五蕴四大假合之身为我,则有分段生死。外道执取“阳神”、“神我”,二乘执着“理我”。所以,修到七地菩萨以前,都没有离开俱生我执,也都还

  • 赵孟頫行草书札欣赏《前岁到杭帖》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行草书札欣赏《前岁到杭帖》,29.9X152.7厘米,故宫博物院藏。《前岁到杭帖》,29.9X152.7厘米。释文:记事再拜吉卿郎中阁下。赵孟頫谨封。孟頫记事再拜吉卿郎中阁下:孟頫前岁到杭,多有溷扰,杜门卧病,甀然拜谢,唯有倾仰而已,兹托过爱,有所禀愍,其详悉托进之提点,备细陈渎,切望以孟頫故,力赐宛转,早得完备,拜赐非浅、非浅也。未由承教,唯珍重、珍重。不宣。孟頫记事再拜,二月十四日。赵孟頫是元代初期很有影响的书法家。《元史》本传讲,“孟頫篆籀分隶真行草无不冠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赞誉

  • 儿童尤克里里欣赏与学习视频及高清乐谱分享

    一、儿童尤克里里儿歌演奏系列入门练习曲欣赏与学习二、尤克里里四线谱(本曲为尤克里里单音练习曲之一)本尤克里里单音练习曲汇总主要是为少年儿童学习尤克里里而制作。由于许多乐谱没有配音示范,而有音乐的曲子没有配相对的谱子对照,对一些不懂乐理的小朋友学习尤克里里很是不方便,所以我根据我多年的尤克里里教学经验。将这些年来收集的尤克里里谱子通过打谱软件整理成视频与乐谱同步的学习课件,以方便各位小朋友观看学习和练习。当然成人想学亦是可以学习的。这个乐器小而方便,不是很难,随时可以即兴演奏。应适合所有年纪的人群

  • 赵孟頫行草书欣赏《久疏上状帖》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行草书欣赏《久疏上状帖》,又称《与亲家太夫人书》,纸本,凡十四行,计106字,此札亦为赵代笔,书于至大三年九月五日赵赴京前夕,故宫博物院藏。释文:家书拜上亲家太夫人。道升谨封。(来人廿两)道升跪覆亲家太夫人尊前:道升久书上状,不任驰仰。二哥来得书,审即日履候安裕,深用为慰。且蒙眷记,以道升将有大都之行,特有白番布之惠,祇拜厚意,感激无已。旦夕即行,相去亦远,临纸驰恋,余唯加餐善保。不宣。道升跪覆。赵孟頫《久疏上状帖》(与亲家太夫人书),纸本,行草书,凡十四行,计106字,书于至大三年九月五

  • 抗美援朝选择彭德怀做240万志愿军主帅,还要感谢毛主席的这首诗!

    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次境外作战是抗美援朝,从1950年开始到1953年,取得了对联军的胜利。你知道吗,其实彭德怀并不是主帅的第一人选,当时主席甚至没想到他,能够成为主帅,还要感谢一首诗。一、名将云集当时也有朱德、粟裕、林彪、刘伯承、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贺龙、聂荣臻、罗荣桓等众多名将,毛主席对人员一一筛选,由于各种原因,以下人员被排除。1.年龄朱德、刘伯承年纪大了。朱老总朱年事就更高了,也很久没亲往前线指挥过了,在长征以后就已经是旗帜性人物,不再直接指挥部队。刘伯承因为身体原因,加上年事已高,转往

  • 作画切忌随人后,笔墨有尽意无穷——罗通新笔谈艺术创作

    人各有志,每个艺术家都在寻找更适合发挥自己的天地。作画要有狂气,有傲气,但不能有“太”字,人贵有自知之明。自然界的物象具有特殊的自然美,画家创作时,千万不可错失感动过自己心弦的东西,转瞬即逝,恰是灵感所在。施云翔国画山水:白云深处有人家画作的长处主要在意境而不在笔墨。画作要在平常平淡的景色中有趣味。意境较之笔墨更重要,要掌握不同的意境,同时兼练笔墨技法。意境是中国画的灵魂。意境的形象来自自然,又超脱自然,是艺术家思想感情的体现,是艺术家对自然形象进行取舍、集中、夸张以致变形的创造。意境中的含蓄,

  • 三本脑洞大开的网络小说,内容非常精彩,从此不再有书荒

    《三国之召唤猛将》三国是个群英荟萃、将星璀璨的大时代,大时代自然有大故事大精彩,所以三国文层出不穷,几乎写遍了三国的各个时期,主角切入的身份也囊括了上到皇帝,下到路人甲,中间包括许许多多的名人。情节也难以超脱《三国演义》这本三国文的大纲,无外乎收猛将,收谋事,出奇兵,划良策,征战天下,一统三国的套路。故而三国文可以很热血很暴力,也可以很爽很yy!但写得太多了,总得剧情也不能超脱《三国演义》,所以从人物、情节、感情等方面难免有许许多多的重合。虽然不同的作者侧重点不同,文笔不同,但总得故事大同小异,

  • 反对提高退休年龄,纳瓦尔尼宣称将在20个俄罗斯城市举行抗议活动

    2018年6月19日,俄罗斯著名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表示,他正在筹备反对延迟退休的抗议活动。如果一切顺利,本次抗议将于7月1日在俄罗斯的20个城市中展开。纳瓦尔尼目前,纳瓦尔尼的支持者已向这20个城市的市政府递交了举行抗议活动的申请。作为普京的“头号反对者”,纳瓦尔尼希望把本次活动发展成席卷全国的抗议活动,他已邀请所有反对延迟退休的人士参加抗议。不过,阅读纳瓦尔尼稍后提供的申请城市列表便可发现,纳瓦尔尼一方的申请中尽管包括了新西伯利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伯力(哈巴罗夫斯克)等地区中心城市,也包括了

  • 无法克制的情绪“一尸两命”

    某某村庄家家户户都是家里挖口井方便自家人饮水,就是这样一口井导致悲剧的发生.............村庄里住着一户这样的一家人,林婆婆今年五十几岁,说起林阿婆也是个苦命的女人,林婆婆在三十岁的时候丈夫因事故不在了,自己含辛茹苦将八岁大的孩子(小强)养大也吃了很多苦。这年小强也二十五六了,因家里条件不是太好一直就给耽误着,最后经过亲戚撮合娶了别村的姑娘(阿玲)。婚后也过的很幸福,阿玲是一个很贤惠很孝顺的媳妇,有时候林婆婆也会唠唠叨叨,但阿玲总是腼腆的笑笑。几个月后阿玲怀孕了,可把林婆婆高兴坏了,什

  • 淘宝直播怎么弄手机淘宝开直播详细流程

    淘宝直播怎么弄?淘宝直播怎么直播?如果你想在淘宝直播里开直播的话,需要申请淘宝达人哦!当你淘宝达人通过审核后,即可成功开启直播了,也就是成为淘宝主播啦!接下来,小编来教教大家手机淘宝开直播详细流程,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根据淘宝官方公布的直播招募信息,淘宝卖家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才能申请淘宝直播功能:1、淘宝卖家要求微淘粉丝大于4W(含4W)2、上传3-5个微淘视频广播,提交开通淘宝直播报名审核3、提交淘宝直播申请前需确认提交的行业或者特色市场,若不满足或者错填,不予开通直播功能;4、直播会进入淘宝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