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遗梦1章(第1章遇刺)

2017/11/2 11:26: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遗梦
第1章遇刺

将政务处理完之后,已是华灯初上。汇金地

皇帝秦琼带着几名武功高强的心腹侍卫,直接离了宫,向杏花楼去了。而杏花楼里面的主人是皇帝最爱的女人,蓝梦琪。

蓝梦琪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女孩子,一次偶然的意外让蓝梦琪从现代社会来到了封建迷信的这里,也与这个时代的皇帝秦琼相爱,可是自由惯了的她自然受不了皇宫的拘束,便要求秦琼让她自己在皇宫外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杏花楼是京城内最出名的娱乐场所,然而却不是青楼,而是艺楼,因为这里的姑娘们只卖艺不卖身,而且有蓝梦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歌曲等娱乐项目,杏花楼一直是十分热闹的地方。

然而此时的杏花楼并不像以往一样热闹,而是满地狼藉,几个丫鬟正在收拾打扫,因为就在刚刚,蓝梦琪和皇帝在这里遭受了一场刺杀。

秦琼进了梦琪的房间,见小珍站在合欢床前,拿着一只手绢轻轻的擦着梦琪脸上磨破的皮,看她表情,比擦在自己身上还要心疼。

小珍见她来了,便要行礼。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秦琼虚了一声,“不要出声吵醒了她!”

小珍点了点头,秦琼又道:“好了,这里有我照顾她就行了,你下去休息吧!”

小珍纳了个半福,将手绢放在铜盆里,轻轻走了出去。

秦琼小心的走到床前,看着熟睡的梦琪。

她的睡相如同婴孩。

秦琼宠溺的亲了亲她的发丝。

目光向下,看见梦琪手里紧紧抓着那两截断了的面人,心里更是一暖。

伸手去拿她手中的面人,哪想到她虽在睡梦之中,却依旧不肯松手,还蹙着眉头道:“秦琼,我这次可不是故意要扔的!”

秦琼笑了笑,在她身边和衣倒下,闻着她身上的幽香,不觉也睡了过去。

等再睁开眼睛,已是清晨了。遗梦1章(第1章遇刺)

梦琪的目光正看向自己,一瞬也不瞬。

秦琼微微一笑,轻轻抱了抱她,又轻轻亲了她一口,伸手指了指面人儿,笑道:“这应该算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了吧!”

梦琪笑了笑,将头移到他肩膀上。

发丝正好扫过他的伤口,疼的秦琼一阵龇牙咧嘴。

看着他的样子,梦琪笑道:“原来你也怕疼!”

秦琼笑道:“我怎么就不怕疼了?”

梦琪撅嘴道:“我一直以为你不怕孤独,不怕困难呢!连这两样都不怕,怎么还会怕小小的疼痛呢?”

秦琼道:“我在别人面前,当然要保持高高在上了,不过在你面前,我却不用保持!”

梦琪心中偷着乐,却还是假装不懂地问:“为什么?”

秦琼道:“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所以在你面前,我不是皇帝,永远只是秦琼,一个关心你,在乎你,愿意一辈子守护你的男人!”

梦琪心里虽然如同吃了蜜糖一般,还是嘟了嘟道:“你是不是和每一个女人都这么说?”

秦琼霸气道:“你觉得在她们面前,我会吗?”

梦琪道:“谁知道!”赌气似得将头转向了另一边。

秦琼呵呵笑了笑,将她头搬了回来,道:“我只在你面前是秦琼,因为在别人面前,我是一个皇帝。你懂吗?”

梦琪没有回答,而是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遗梦1章(第1章遇刺)

秦琼只是静静让他咬着,直到肌肉上已经开始渗出血丝,才苦笑道:“丫头,你咬够了没有!”

梦琪“嗯”了一声,抬头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笑了笑,道:“秦琼,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因为你爱我,所以你在我面前是秦琼?”

秦琼邪笑道:“你觉得呢?”一双大手却已经袭向了梦琪胸前。

梦琪娇呼一身,爬到了秦琼身上,看着身下男人的眼神,柔声问道:“你爱我吗?”

秦琼点了点头,道:“爱!”抱紧她不可一握的腰肢,问道:“那你呢?”

梦琪无比妩媚的舔了舔唇角,魅声道:“我爱做!”低头向他唇上吻去。

合欢床唱着嘎吱嘎吱的欢快叫声,随着床上这对男女载浮载沉……

那两截断了的面人儿安静的躺在一起,清晨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只见他们居然奇迹般的又重新黏在了一处。

清晨的风声中,似乎有人轻声唱着什么。

你侬我侬,忒煞多情。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阅读http://www.huijindi.com/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在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裘,死同一个椁……

声音徘徊在杏花楼上空,袅袅不散……

这别样的缠绵,让人从心底里都生出喜悦来。

而这喜悦,让人时刻贪恋,不想分离。

于是,整整三日,两人都没有下过床。

从前,梦琪总觉得琼瑶阿姨太过煽情,而只有自己恋爱了,才知道恋爱的滋味,也才知道那些情歌情诗,甚至不足表达感情的万分之一。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距离杏花楼遇刺,已有三天时间了。

在这三天里,关于皇帝被刺的消息不胫而走,大肆传扬在凤都城内的大街小巷。

而朝堂之上,虽然此时还是一片宁静,但所有王公大臣们心里都无比清楚,这只不是一个假象而已。

先是南梁公主失踪,然后菱玉殿下死了,来自南疆的芳贵妃被打进冷宫,接着听闻皇帝亲自将她接出冷宫,却又让她回南疆去探视父母,明升暗贬。

这些为官多年的大臣精明无比,嗅到了一场政治风暴,而李家,想必不多时就靠不住了。

一时间,大臣们暗中奔走,长袖善舞,好不热闹。

一场暗流正在凤都城内急速酝酿着,等到它爆发之时,必然是势不可挡,进而席卷整个北炎。

就在整个凤都城都变得人心惶惶的时候,遇刺的两个当事人,却半点沉浸在恐惧的气氛当中,反而逍遥自在。

清晨,秦琼看着猫儿一般窝在床上的梦琪,微微蹙眉,捏了捏她的鼻端道:“丫头,跟我回宫吧!”

梦琪慵懒的趴在薄裘里,听秦琼让她回宫,头摇得和拨浪鼓似得,“我不回去!”

秦琼一恼,这女人莫非住青楼还住上瘾了?顿时不悦起来,“丫头,你为什么不和我回去?”

梦琪撅嘴,可怜兮兮道:“我生病了,我要在这里养病!”

秦琼摸了摸她的脑门,奇道:“你生了什么病?我怎么不知道!”

梦琪伸出葱葱玉指,一边数一边道:“我的病可多了!恶心,头痛,浑身发冷,四肢无力,睡着了做噩梦,不睡着又总觉得困,还老是饿……”

秦琼脸色一青,道:“丫头,你这分明就是狡辩!我看你明明生龙活虎,身体好得不得了!至于总是饿,你不一直都很馋吗?”

“呜呜呜,太不怜香惜玉了,太不心疼人家了,人家的心都要碎了啦,呜呜呜……”

梦琪偷偷抹眼泪,从指缝间悄悄看他。

她的小动作哪能逃过秦琼的火眼金睛,心中好气又好像,面上却是不为所动。

他斜挑起她的一缕秀发,俊眉上扬,勾唇道:“病了?昨天是谁拉着我逛了半天的集市,后来又拉着我吃了整整一条街的饭馆?还要听戏……喔,莫非是朕做梦遇到的仙女?”

梦琪不好意思地嘻嘻一笑:“昨天本来很好,但走得多了难免就牵动了伤口。后来大鱼大肉吃多了,难免又吃坏了肚子。所以今天诸病缠身,走不动了!”

秦琼悻悻道:“丫头,你明明就是不愿意和我回宫罢了!”

梦琪娇憨的笑了笑,“宫里太闷,而且太复杂。你也知道,我这人头脑又笨,又喜欢无拘无束,着实适应不了宫里的生活!”

秦琼道:“你若嫌闷的话,我可以安排曼丽进宫陪你!你若怕被人陷害,我可以……”

梦琪摇了摇头,扬手按在他脸上,将他要说的话都封在了肚子里,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你若真的为了我好,就不要急着让我进宫!”

秦琼点了点头,轻轻一叹,道:“算了,我不勉强你!因为你知道,我是永远也不会勉强你的!”

“就知道你最好了。”梦琪捧起他的脸,啵的亲了一口。

秦琼却是起身压上了她,黑眸里翻滚着火星,不怀好意地笑起来,“不过,既然不愿回宫,那你就要喂饱我……”

“唔,不要……”

梦琪脸上一红,这人真是没羞没臊,都三天了,他怎么就像不知疲惫似的?

秦琼只当她是欲拒还迎,哪里肯理会,俯身就去亲吻她。

梦琪却是使劲推开他,恼怒道:“快起来,不行了,我要吐了!”

这鬼灵精怪的丫头,又想骗自己?

秦琼不为所动,一只手探进那饱满的山峰间。

梦琪只觉一阵燥热,小腹部剧烈运动着,刚想说话,胃里忽然冒起一阵酸意,天翻地覆的,脸色也惨白起来。

秦琼见她突然蹙紧了眉头,停下动作,焦虑问道:“丫头,你又怎么了?”

梦琪干呕了一阵,脸色苍白一片,过了好一阵子,胃里的酸意才褪去,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早上吃了个橙,现在胃还有些酸!”

秦琼责备道:“大清早的吃什么橙?”

梦琪:“想吃嘛……”

遗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遗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

  •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我译《道德经》系列之十九

    第十九章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抛弃所谓的标榜圣贤及智略计谋,肯定是百倍利于人民百姓;遵循道义,即便放弃所谓的仁义说教,百姓还是会回归孝慈的;消灭投机取巧、不当得利的现象,盗贼也不会过多的出现了。当然,光靠立法惩戒,用外力实现以上三个目的,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思想的教化提高,通过思想的教化,使人民心有归属、单纯朴实、少私心、寡妄欲。如果能够坚持身心两方面的治理教化的治国之道,就可抛开一切所谓的治国

  • 明清瓷器的底款:翰海专家老师教你如何认识明清瓷器

    如果以款识的内容作为评判依据,收藏界也有一个排序原则,依次排列分别为本朝款、寄托款、人名款、字款、画款、简单花押款。如果对不同的款识从内容上予以区分,比较常见的就有帝王年号款、官字款、花押款、堂名款、铭文款、吉语款、用途款以及寄托款(也有人称之为伪托款)以及人名款。明清官窑瓷器中最主流的款识就是帝王年号款,它于明永乐年间出现,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就出土过标有“永乐元年”的楷书款陶瓷残件。明代的帝王年号款多为青花料书写,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官窑瓷器的款识书写也多用青花,而珐琅彩瓷等品种则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