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卿本纨绔:皇妃倾城2章

2017/11/2 16:31:2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卿本纨绔:皇妃倾城

第二章 重生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梦一场一样,从那个女人小产,到自己被打入地牢,最后被自己心爱的男人,亲手送上绝路,这场梦是那么长,让她恨不得立刻就醒来。卿本纨绔:皇妃倾城2章

她最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曾经深爱的男子,这样对自己是如此的不信任,她轻轻地抚上自己受伤的地方,惊讶地发现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只觉得身体沉沉的,她心想,难道这就是死后的感觉吗?

自己是不是已经来到另外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的是不是感觉不到疼痛?她缓缓地张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房间里似乎还有别人在走动,气息是那么的不寻常,她轻轻地将手覆在自己的胸口,竟然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心脏在不断跳动。

这一刻,她是彻底清醒了,瞪大了双眼,猛然起身,心中掠过一丝疑惑,莫非自己还活着,难不成是他害死自己,然后又救了自己,她急切想着,随后又摇摇头,觉得这是怎么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明明是剧毒,连自己这个医仙都解不了。

“天那,贤妃娘娘,你竟然醒过来了!”忽然之间一个惊讶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子还能够再醒过来。

玲珑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丫头,心中十分的诧异,眼前这个女子究竟是谁?为何要叫自己什么贤妃娘,只是她还没有想明白这事就究竟是什么一回事,那个丫头便开始亲切地上前喋喋不休。

“天那,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娘娘,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奴婢去叫太医过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呀!”

玲珑越发觉得郁闷,就觉得眼前这个丫头似乎十分兴奋,她觉得未免有些可笑,恐怕有些人应该巴不得自己死才对,怎么还会觉得兴奋呢,后来她觉得眼前这丫头实在是吵得她头疼,就忍不住发声吼道:“吵死了。”

她刚一开口,就感觉自己身子一震,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酸痛,骨头快要散架一样,一丝不详的感觉涌上心头,玲珑用力的坐起身子想要试着运气,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却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竟然一点内力都没有。

她心中一惊,看着自己的手,不会把,自己该不会被废了武功把!

那丫头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笑着说道:“是是是,都怪奴婢太吵了,娘娘刚醒过来应该静养才对。版权huijindi.com

玲珑只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眼前这丫头一直叫自己娘娘呢,自己明明是王妃,这些人是不是糊涂了?而她也不知道眼前这丫头究竟是什么人?

她看着这个房间的装扮,是她在王府里从来没有见过的房间,感觉是那样的陌生。

她摸了摸自己的喉咙,觉得干燥不已,便想下床倒水,那丫头随即向前扶祝可是她的手刚刚碰到玲珑的胳膊,便被她下意识的推开。

“你干什么!”玲珑习惯性的吼道,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不喜欢被人触碰,因为在江湖上,很容易就会遇到危险,想要保命就必须时时刻刻保持着警惕,直到她嫁给了陆萧,也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所以以前在王府里的时候,除了陆萧没人敢碰她,她身边的侍女也一直很少,习惯独处。

丫头一下子愣住,怎地这贤妃娘娘醒来后一下子变的这么凶。

“娘娘……奴婢不过想扶你一把……你才刚醒……”丫头有些维诺的说道。

“给本宫倒杯水。”玲珑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眼前这丫头一说起话来怎么就没完了。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是。”

接过那丫头手里的杯子,喉咙干燥难耐的玲珑正想喝的时候,却猛然瞪大了双眼,心中掠过一丝恐惧。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吓的摔下了手里的杯子。

那丫头一惊,急忙下跪,哭着说道:“娘娘,不知奴婢做错了什么,是不是水太烫了。”

玲珑哪里有空理会这丫头,只是急忙下床急切的在房间寻找,看见梳妆台的时候,连鞋子都没穿立刻冲到了铜镜面前。

果然……

怎么会这样。汇金地

玲珑不可置信的扶着自己的脸,细细的端详着,这个人是谁,这分明不是自己的脸,分明是另外一个人。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自己变成别人了。

直到后来,她才想明白,虽然这个想法是如此的天方夜谭,是根本无法解释的事情,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不是梦。

第一:她真的死了。

第二:她又活了。

活在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原文huijindi.com她的灵魂还是真真切切的自己。而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搞清楚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听那个丫环的口气,应当是妃子吧!

后来玲珑便假装失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有意无意的想那个丫鬟打听自己现在所身处的位置,通过半天时间的了解,她算是明白了,这丫头叫影儿是她的贴身侍女,这里是月王朝,而这个身体的身份,就是这个国家的王的妃子。

不过她看着这个不怎么样的寝宫,还有那伸出一只手就可以数的清楚的侍从她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妃子肯定混的不咋地,果然,听那个丫环的口气便知道她现在的身份,不过是一个挂名的妃子,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靠她干爹当朝将军。

而她自己也不是出生于什么名门贵族,不过是民间一个普通的女子,因为相貌惊人,所以被当朝将军看中,那将军自己没有女儿,就设计找了个干女儿,便调教好送进宫去,为的就是在朝中有自己的眼线和势力,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这般没用,才入宫没有半年,就因为溺水昏迷了过去,而她今天醒来刚好已经昏迷了半年,所有人都以为她不会再醒来了,皇帝也没来看过她几次,如果不是碍于将军的身份的话,恐怕这个女子,早就不知道被埋到哪里去了吧!

反正也是个不会醒的女子,放着就放着吧,也起不了什么威胁,估计他们是这样想的,从影儿的描述中,玲珑还听到了一个微小的细节,那就是在这个女人落水的时候,是这个王国的皇后发现了她,那丫鬟还口口声声说皇后是多么多么好的一个人,若不是她自己现在已经没命了,玲珑摆了摆手,让她赶紧闭嘴,不然要滔滔不绝下去了,而她却觉得没那么简单。

“好了。 别说了本宫累了。”玲珑冷冷的说道,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非常的沉重,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反正情况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卿本纨绔:皇妃倾城2章

影儿见她这么说也就闭上了嘴巴,乖乖的离去。

玲珑静静的躺在床上,感受着这副柔弱的身体,和她以前的身体相比可差得太远了,简直就是弱不禁风。

她勾起一丝冷艳的微笑,恐怕这个贤妃落水并非是意外,同时她也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心思似乎比以前细腻了不少,经过这一次的重生,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唯唯诺诺,分不清好与坏,她曾经以为那个女人是真心待自己好,甚至把她当作是姐妹,也曾经以为那个男人能让自己托付一生,可是没有想到最后,害死自己的就是这两个自己所信任的人,而现在才明白,这是皇朝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信任的人,而眼前这个所谓的贴身侍女,恐怕也是什么人安插进来的吧!

玲珑可不相信,这个挂名妃子有什么真正的心腹,而她对那个丫头口中的王上也没有兴趣知道,反正她是要离开这里的,她可不管什么王啊妃的,与她何干。

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她可不愿意再陷入这皇朝之中,像一个金丝雀一样,被困在牢笼之中,她所向往的,是外面的世界,只属于她的自由。

她要重新成为江湖中的王者,那里才是属于他的地方,她想把她的身体好些,便偷偷的溜出这个地方,反正这个女人是死是活应该也没人在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便迷迷糊糊睡去了,在睡梦中忽然有一丝不安涌入心头,这一丝的不安,并非她发觉了什么。而是属于一种整日混迹在江湖人士的直觉,能够预料危险,也是一种习惯,若是没有这种习惯,如何能够生存在刀口舐血的世界中。

她猛然张开双眼,果然有不对劲,凭着微弱的烛光望向窗外发现一个一闪即过的身影,她的直觉告诉她,外面这个人是来找自己的,不过究竟是什么人会来找她呢?

不过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妃子而已,难道还有人特地来取她性命不成,玲珑轻轻地拉开被子屏住呼吸,像猫一样轻轻的,走在窗边想知道外面的人究竟想要做什么?要知道这里可是皇宫总不可能是小毛贼进来,看来某些人的消息很是灵通啊,这么快就知道自己醒了,说这地方没细作她自己都不信。

卿本纨绔:皇妃倾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卿本纨绔 或 皇妃倾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豪门萌妻驾到12章

    原标题:豪门萌妻驾到12章小说:豪门萌妻驾到012:找茬的肥猪永恒集团,盛世青城KTV是上市集团,更是香市最高档的KTV。此时,云昕就在里面上班,今天她遇到一个很不好打发的客人。这个客人一定要和云昕喝酒。云昕礼貌性敬了他一杯,他却吵着要把全部的救喝掉,这种客人是有意在刁难,她干脆不予理会,轻笑一下,继续打扫房间的卫生。“叫你上司过来,快去!”果然每次都差不多。服务员没有理会客人的刁难,他就叫领导,当然云昕不会真的去叫,为这点小事而叫领导,开会的时候,自己铁定会挨批,所以她假装打电话,一会后进来房

  • 大神魔12章

    原标题:大神魔12章小说:大神魔第十二章禁闭周宇心中积累了多年在白沙那里所受的怨气,今天终于得以施放,一拳一脚跟不要钱似的往白沙身上招呼,打得白沙是叫不出声来。只是可怜了白沙,一个肉身境六重的修行者,居然被人打得无还手之力,着实可怜啊,连周边看热闹的路人都为白沙感到心疼,毕竟那是肉做的,也同样是爹娘生的,太不人道了,他们真想冲上去一把拉开周宇,然后趁机往白沙身上踹几脚。太解气了,终于有人敢拿洛荣城第一商鳄白家公子白沙开涮,这件事传出去肯定会全城哄动,所有人都向周宇坚起大拇指。而此时围观的人群中有

  • 长生月12章

    原标题:长生月12章小说:长生月第十一回鬼门关(下)似乎是气流,也似乎是一股比较活泼的血液,跳动着在自己的身体里穿行着,行到某些可能是关键的节点的时候便会猛地跳一下,仿佛在单乌的身体内部,有个小锤子狠狠地砸在了他的骨骼关节以及大筋交结的地方,发出一阵咔擦咔擦的声音。那股微弱的波动很快地在单乌的身体里跳了一圈,而后不知道到了那里就渐渐地消失不见难以察觉了。单乌有些惊悚地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这种事是他这么多次死而复生都从没有遇到过的,所以他本能地开始担心莫非自己这死而复生的次数仍有上限存在?还是

  • 噬道吞天12章

    原标题:噬道吞天12章小说书名:噬道吞天第十二章万兽狂欢蓬帐之中,众牛人看到杨鹏坐在澡盆里四下打量,越是觉得这个小家伙与众不同。“嘿!这小家伙,你们看他还会四处乱看啊!”涅茨芭乐笑呵呵的说,“别家的小家伙一生下来,哪个不是老老实实躲在牧妈的怀里,拼命的吃喝。他倒好,没吃几口就开始四处乱看。看来这个小家伙,很是与众不同啊!聪明!这将来肯定是个极为聪明的小家伙。”“嗯!是有些不同!”风酷沃沉思着说,“落地就能跑,说明天生力气大!四下里乱看,估计是这小家伙刚刚落地,对周围还不熟悉,太过好奇的缘故!这说

  • 都市修真魔少12章

    原标题:都市修真魔少12章小说:都市修真魔少第十三章程宁宁凌轩开车到了山水人家后便去了地下停车场,而柳静怡和夜媚儿便先到山水人家的里面等待凌轩。“静怡姐姐你怎么来这里了!”柳静怡便转过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看到了一位身材娇小,不过却胸部却鼓鼓的女孩。“我是来这里吃饭的,不过程宁宁你没去上学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柳静怡问道。“静怡姐姐我听说这里的木瓜牛奶汤很好喝,我便逃课来这里品尝品尝啦!”程宁宁一脸单纯的说道。“逃课!程宁宁你怎么可以逃课呢,你小心我告诉你妈去!”柳静怡听到程宁宁逃课,连忙瞪着

  • 桃运天王12章

    原标题:桃运天王12章小说名:桃运天王第十二章意外来客“只要什么?”林美玉轻咬着嘴唇,却一脸含笑的问道。“我只要你……”叶凡眨巴着眼睛,这时众人都停了下来,几个美女都看着叶凡,看他提什么要求出来。“要什么啊,快点说啊。”林美玉含笑问道。叶凡冲他勾了勾手指头,然后俏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尔后,林美心微微一愣,突然就扑哧一声大笑了出来,引得众人都有点好奇,叶凡那小子究竟给林美玉说了什么?不过林美玉笑完之后,看叶凡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媚意,看到众人询问的眼神,她连连笑着摆手道:“好了好了,我们一起来玩骰子

  • 纵横异界时空12章

    原标题:纵横异界时空12章小说书名:纵横异界时空第十二章你这个强盗“强盗?”林磊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紫蓝色长裙的女孩,长长的秀发披在肩上,精巧的脸蛋,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还有玲珑小巧的鼻子,那因为生气而撅起的小嘴都能挂个酱油瓶了。一股空灵近仙的气质将其环绕,让人看了就会升起一种保护欲望。林磊只感觉眼前一亮,这种超凡气质的女孩他从来没有见过。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林磊的心不由得痛了一下。“强盗!你赔我青蛟蟒!”女孩愤怒的盯着眼前这个混蛋,真是可恨!自己辛辛苦苦打伤的猎物

  • 纵宠佣兵狂后12章

    原标题:纵宠佣兵狂后12章小说名字:纵宠佣兵狂后第十二章:生命中重要的人“生命中重要的人。”呼!一阵破风的声音响起,慕容狂打开了左手握着的折扇。青竹苍翠,高山凌冽。他的眼,仿佛看向远方,仿佛回归现在。只为她盈盈一笑,便无处可逃。“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慕容公子应该和这位姑娘没有关系。”柳逍遥眼眸微闭,端起手中的茶轻轻的嗅了嗅,那模样看起来十分悠闲。慕容狂端起茶杯,目光凌厉而睿智:“你在调查我的事情?”“不敢!神医谷还不敢触碰凌天门门主的逆鳞。”杯中茶叶晃动,空气似乎有些稀薄。“不管她能不能够拿下天

  • 总裁下手留情12章

    原标题:总裁下手留情12章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十二章:临少的生日礼物临少安慰自己,只要她开心就好,生日礼物神马的一点也不重要,只要她陪在自己身边就好。哎!谁让自己先喜欢上她呢!临世爵无奈,只怪当年自己地年少无知啊!世面见得太少的人太可怜啊!临少心里默默感叹。把气都撒在车身上,发动可怜的车嗖的一下就飞出去,没地方撒气的临少果断决定飙车ing哎!无故躺枪的车表示很无辜好不好!飞车回到雪苑,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两人下车走到别墅里,祁母已经睡下了,给两人留了灯。洛云夕要去厨房倒杯牛奶来喝。晚上喝杯牛奶有

  • 都市最高手12章

    原标题:都市最高手12章小说名字:都市最高手第0012章交学费此时宿舍里玩手机的吴国真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出去一看原来是另外一位舍友。“嘿嘿,舍友们,你们好哇,我是吴国真。”吴国真朝着王贵明走了过去,礼貌地说道。王贵明看了看叶天,只见他点了点头,于是笑着说道,“你好,你好,我叫王贵明,以后咱三个就是室友了,多多关照。”之后三人扯了一会闲谈之后,就说到了女人身上,王贵明道,“天哥啊,那个今天跟你一起的美女是你女朋友吧?”王贵明想问清楚,怕等会跟兄弟抢女人,跟兄弟抢女人,最不厚道了。所以只能羡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