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狂妃在上,邪王在下5章(第五章 吐血的一见钟情)

2017/11/2 23:40: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狂妃在上,邪王在下

第五章 吐血的一见钟情

“我,我自然也不愿意啦,少烦我,我们都太小了,她就算选也挑哥哥们吧。狂妃在上,邪王在下5章(第五章 吐血的一见钟情)”四皇子的语气有些怪。

五皇子不由自主地朝着二哥和三哥看了过去,二哥今年二十五,和无颜——好配碍…三哥,三哥最受父皇宠爱,现在权力仅次于太子,似乎比二哥更吸引女孩儿——

二皇子帝染轩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两个弟弟火热的眼神,他俊美无俦的脸瞬间有点臭,似乎——他也想到这个问题了。

再看看一脸不关我事的太子,再看看三弟似乎成竹在胸的样子,帝染轩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他现在装病还来得及么?

帝染轩默默地往帝天南的后面躲了躲。

“无颜将军,你现在身体好点了吗?”越王关心道。

无颜淡淡一笑:“毒已经解了,只需要回去休息几日就无妨了,谢皇上关心。”

“那就好。”越王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看向王肃。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王肃会意,走出来对无颜道:“是这样的,原本皇上就有意要从皇子里选择一位,与无颜你婚配,如今正好,五位皇子都在这里了,将军但选无妨。”

无颜微微垂眸,可算明白自己为何这么倒霉被帝天南行刺了,感情是怕自己抢了他做新郎埃

无颜看向帝天南,眸光带着点讽刺,帝天南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将他笼罩了起来,瞬间,刚刚有些血色的脸,又是唰地白了。

无颜淡淡一笑,冰冷的眸子微微流转,扫过众位皇子,于是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起来。

叹了口气,怕啊?她就偏要选了。

你们别怪我,为了保住我的命,我必须嫁给你们中的一个,不过,只是成亲而已,别想做点别的就休想!!

无颜的眸子冰冷如雪,看着五大美男,心里却是波澜不惊,杀手只会杀人,男人和女人?那是什么?可以吃么?

无颜忽然停在五皇子面前,五皇子无辜地看着无颜:“姐姐你真的不是哥哥吗?无颜哥哥,我好崇拜你哟,有空教我练剑可好?”

无颜看着他,良久看得五皇子心里发毛,这才道:“玩心过重,每日选择半天关黑屋子里蹲马步,半年后,就可修心养性。”

越王闻言,感觉挺好。这个孩子,一不注意他就上房揭瓦,前天还炸了刘御史家的茅厕,太操心了,是该好好管教管教。汇金地

“李德,记下来,明日开始,让五皇子遵照执行。”越王吩咐旁边的总管太监。

“哇,不要啊,无颜姐姐我错了,我不要关小黑屋,呜呜——”五皇子脸变得苦瓜一般。

无颜冷冷地道:“身为一个男子汉,要对自己的每一句话负责,战场和朝堂上不需要娘炮,闭嘴!!”

五皇子鼓着腮帮子,想到他被说成娘炮,简直想要挠墙。

无颜走到四皇子面前,四皇子肃穆拱手,声音洪亮:“将军!!”

“很好,气势不错。”无颜满意点点头。

四皇子的小脸红了红,幸福得眼睛都发亮了起来,在无颜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忽然有些失落和着急。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无颜背着手慢慢踱到三皇子面前,她身量高挑,竟然比三皇子矮不了多少,两人面对面站着,无颜金色的面具闪着微微的光芒,一双冰冷的眸子犹如地狱里升起的修罗,毫无感情地锁定三皇子。

帝天南瞬间有种,会被猛兽捕食的恐惧。他心里发虚,勉强挤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将军,你……是,是在检阅军队么?”

无颜正色道:“无颜没有相过亲,只会检阅军队,看起来三皇子的身体真是强壮。”

说完不动声色,一掌按在三皇子帝天南的肩膀上,那处剑伤瞬间迸裂。

蔼—

一声惨呼,三皇子痛得俊脸扭曲眸中带泪,捂着胸口瞬间弯腰。

噗——

鲜血从他口中溢出,溅染了无颜白色的罗裙,看得让人触目惊心!

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刷拉刷拉——

侍卫的刀剑全部出鞘,瞬间,金銮殿上,刀光剑影,杀气森森,只要无颜再敢有何动作,恐怕就要立刻血溅当常

二皇子帝染轩一副害怕的样子,却硬着头皮拦在帝天南身前:“将军,你还清醒么?”

王肃大步上前,一双虎目恶狠狠地瞪着无颜。网站huijindi.com“无颜,你好大的胆子,皇上好心给你这么大的殊荣,让你从皇子种挑选夫婿,想不到,你竟然恩将仇报,公然在堂上袭击皇子,该当何罪,你这女人,果然是狼子野心,你……”

“三皇子,有没有觉得胸口的堵闷好些了?”无颜收回血粼粼的手,看着帝天南,悠然地问道。

“这——”帝天南闻言,本能深吸一口气,竟然真比之前舒服了许多。

他只得咬牙道,“是好些了,多谢无颜将军。”

无颜点点头,冷笑着道:“不客气。”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越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太医窃窃私语,无颜将军竟然还会看病?帝染轩也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眼神,深邃的眸子对着无颜眯了眯:“抱歉误会将军了。”

王肃一脸尴尬,进退两难。

无颜悠然一笑,还是将注意力放在帝天南身上:“三皇子身上的伤不是剑伤吧?”

帝天南的瞳仁倏忽瞪大:“当然不是!!”

王肃和越王忽然都跟着一起紧张了起来,这个无颜,到底是装傻还是真傻?她到底想做什么?!!

“不是就好,若是一般的伤,我这一下能助你早好三日,但是,若是剑伤的话,你恐怕得在床上躺一个月才能好呢,太好了。汇金地”无颜扬起唇角,勾起一个冷冽的笑容。

噗——

帝天南闻言忽然又差点吐了一口血出来,这回是气的。

唔——

帝染轩将手握成拳,点了点唇,憋笑憋得很难受,看着别人吃瘪的感觉,唔,真好。

王肃面色铁青,越王差点昏厥过去,只恨不得这场闹剧早点散常

“无颜将军,你选得如何了呀?”旁边的总管太监得了皇上的眼色,忙追问道。

无颜想了想,忽然,她回头,一双凌厉的眸子瞬间落在帝染轩脸上,嘴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

帝染轩不敢相信地指着自己:“我?”

其余众人:“呼——”

帝染轩时候受了极大的惊吓,猛然后退一步,深邃的眸子里满满是不愿意和惊诧。

无颜挑挑眉,这人有点奇怪,总觉得没看起来那么简单,想来以后的婚后生活会有趣得多。

至于其余的人,她可不想找人来膈应自己,要不太小,要不就是以后要争权夺利的,她无颜,只想随心所欲的过日子,选择一个听话的不是最好么?

至少这个人,表面上一定会对她乖乖的。

摸了摸冰冷的面具,无颜换了一种柔弱郁闷的语气:“如果二皇子不愿意的话,那——”

清冷的眸子慢慢转向三皇子帝天南,时间仿佛就在此时冻结了。

而在这落针可闻的时刻,就听到越王好不犹豫地拍板道:“怎么会不愿意,这婚姻想来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来人,立刻誊写圣旨,朕这就赐婚。”

王肃也反应飞快:“将军和二皇子简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老臣想找皇上讨这个大媒来做做。”

帝染轩气笑了,眸光冷冽地看了王肃:“王大人好形容,请问哪里来的郎才,又哪里来的女貌呢?”

说完,他不悦的眼神放肆地掠过无颜的面具,这身高,比男人都不遑多让,终日带着面具,不用说,肯定丑陋到吓人。

郎才——

咳咳咳,他好像只有花名没有才名嘛。

“王大人,你这可是指鹿为马啊,我可不依。”帝染轩顾左右而言他。

“哎呀,二哥,我和王如佳已经有了婚约,太子哥哥也早有太子妃,无颜将军如果嫁给我们只能做妾,岂不是太委屈她了?这里只有二哥你最是合适,加上,无颜将军也对二哥一见钟情,这不是大好事吗?父皇和王大人,你们说是不是呢?”帝天南自从无颜没有选她后,立刻恢复了巧舌如簧的本事。

无颜淡淡地看着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可别高兴太早呢。

帝染轩见无颜对着帝天南笑,表情就更加憋气了:“可我看无颜将军大半的时间都是看着你呢,说不定喜欢的是三弟吧。”

“我无颜,非二皇子不嫁。”一片嘈杂声里,无颜的声音犹如一把利刃,瞬间割破一切,刺入所有人的耳中。

无颜顿了顿,面无表情地道:“一见唔——钟情,就是这样。”

噗——

帝染轩也想吐血了。

随着无颜这句话,宫里欢乐其鸣,帝染轩铁青着脸接了圣旨,就借口要去准备婚礼,拂袖而去。

越王心里其实对无颜和帝染轩都有些愧疚,只好道:“将军还是先回暮家,等大婚日,朕会为你们单独赐府,和家奴,以后将军就该忘记国事,好好在家相夫教子才是。”

无颜清冷地微微一抱拳:“臣,谨记皇上教诲。”

二皇子帝染轩和战神无颜将军的婚礼顿时传遍了整个越国。

狂妃在上,邪王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狂妃在上 或 邪王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