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废材道士成长史6章

2017/11/3 3:22: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废材道士成长史

第六章 蛟龙承影,雁落忘归

我有些迟疑地走到石碑边,伸手碰触石碑。汇金地有轻微的灵气从剑里飘溢出来,像温暖的无形之物包裹着我的身体。

毫无疑问,这就是驱动整个幻境的灵气之源。那家伙一路东奔西跑上串下跳,绝对想不到我会误入这个地方。我看着石中剑仰天大笑:等我把石中剑拔出来后,看它还敢不敢嘲笑我的智商!

承影在旁边嗤笑一声,隔着剑 柄能很明显地感觉到颤动。他的声音说不清是喜或悲,听着却让我有些莫名。

“你果然还是发现了这里。”他在风中轻声低语,少年独有的嗓音被渐起的风声渐渐盖去。版权huijindi.com

我有些茫然地低头看着剑 柄,只听见他声音极轻极浅地透过剑 柄传到我的脑海里:“拔出来看看?”

我抬起左手握住剑 柄,稍微犹豫了一下是否要放下右手的剑 柄双手拔剑。这剑看上去插得很深,不用上全身力气应该拔不出来。没想到真正拔时却不觉得紧,石碑微微颤动,仿佛有东西要破裂出来,我也只稍微用了点力就将它拔了出来。

这应当是把古剑,因为从剑 柄繁复的花纹上可以很直观地感受它曾经存在的久远年代。鉴于我是个历史白痴,无法从花纹样式质地上分辨年代,所以只能很直观地注意到这柄剑的特点:没有剑身。

和承影与我联接的道具一样,这柄剑同样没有剑身。它的重量与一般长剑无异,甚至可能略微偏轻,但透过日光向地上看却能轻易看见它若隐若现的影子。汇金地

我伸手去碰理应是剑身的部份,隔着轻盈的空气能明显感受到金属特有的寒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从触摸中传来,我顺着剑刃方向移动手指。手上没什么感觉,鲜血却很快延着剑身滴了下来。是柄锋利的剑。

我对着光将它举起来,眯起眼睛握紧了剑。我不知道承影此刻是什么表情,但我确实知道有把剑看不见剑身,就像它一样,只能在日光留下轻浅的淡影。

那是与含光、宵练并称殷天子三剑的宝剑。来自huijindi.com因出炉时蛟龙承影,雁落忘归,故名承影。

右手传来轻微的热度,是从承影手中传来的温度。他似乎是想说话,我却一直没听到声音。只有我手中的透明之剑 被阳光穿透,鲜血蔓延的部份颤巍巍地发出冰冷的红光。

这次无需承影的帮忙,我仅凭自己的意志就从梦境中醒来。抬眼一看,承影正坐在窗边,有些偏长的头发从额前垂下来,晃眼一看像个眉目清秀的女生。

“你醒了?”他微微侧头看着我,表情说不上忧郁或舒愉,只是在逆光下,他的瞳孔露出近似迷幻的凝止神韵。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我被子都没掀开就迅速向后退了一步,撞到墙后又抱着头哀号了一声,眼角含泪看着他:“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的眼神瞬间充满鄙视,彷佛数秒钟前的飘渺神色是种错觉:“你这白痴难道不知道世界上有个地方叫房务中心?”

“你让他们开的门?”我捂着头看他,他点点头,笑得一脸春光灿烂:“我们登记时填的资料是姐弟呀,姐姐。”

他那声姐姐喊得我冷汗直冒,赶紧掀开被子下床:“我是说在梦里叫你时那么快就有了反应,原来你已经进来了。”

“不。事实上我当时并没有进来,是那之后才进来的。”他在旁边笑笑,有些不置可否的味道:“你忘了吗?是你在梦境中找到我了。”

他将目光移向我的右手,我低头一看才发现上面缠着一圈纱布,间隙隐隐约约有血渗出来,应该是在梦中以手试剑的缘故。

我抬起头对他咧嘴一笑,带着三分得意七分了然:“这么说那家伙控制梦境的核果然被我夺取了?”

他点点头:“那家伙很聪明,能够将自己有限的能力发挥到极致。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虽然它现在还不敢和你硬碰硬,但再放任它多吸几个人的精气和负面之力,估计我和你加起来都不是它的对手。”

我点点头:“那确实不是普通的梦境,真要说的话应该是它用你灵力制造出的独立空间。这就能解释大叔在梦境中的反应和我感觉都与现实无异的理由了。”

事实上要说是梦境也可以,毕竟那更像一个平行空间。大叔和我的身体都在现实中,只有意识被拉进了那个区域,在那里灵体受到的所有攻击都会如实反应到现实中的身体上,所以一旦梦境中的灵体死亡,现实中的身体就会以相应的方式死亡。

“伪大叔”在梦境中应该是采用的精神性攻击,而人的潜意识的确是很神奇的东西,明明在干旱的陆地上,只要让人深信他落入水里,他就会以溺水而亡的姿态呈现在世人面前。那些陷人幻境中的人身体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伪大叔”只是让他们确信自己从高空坠落或被人折断了肋骨,他们才会在现实中以相应的姿态死亡。

我把自己的推测分析给承影听,他很难得的表示了赞同:“妖怪和修仙者一样,也要通过修行或夺取来变强。这家伙明显是靠吸收眠之屋顾客的负面思想和梦境中那些人的精气来变强,再这样下去会变得很危险。”

他顿了顿,然后看着我缓缓开口:“我们已经连续两次打草惊蛇,今天晚上如果不能把它搞定,明天它一定会逃得无影无踪,你有把握解决它么?”

我豪迈地冲着他拍胸脯:“一切只管交给姐。”

承影微微挑眉,表情似笑非笑:“那你现在睡得着么?”

我傻眼了。

掐指一算,从昨天到今天我睡了差不多九个小时,这中途还不包括被承影砸昏后半梦半醒的那段时间,如果把那段时间统计进来的话……我数了数手指:“十一个小时?”

按照正常的作息时间,我无论如何是睡不着了。

承影枕着窗看我,漆黑的瞳中闪过一丝狡黠:“这个好办。”

我瞬间打了个寒颤,脑子里本能地想起不久前的遭遇,果然他再度抄起左手边的台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天灵盖狠狠地砸了一下:“现在感觉如何?”

我再度头冒金星两眼发黑,脑子一沉又直挺挺地倒回了床上。

废材道士成长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废材道士成长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愿君心似我心8章

    原标题:愿君心似我心8章小说名称:愿君心似我心第八章晚会后天晚上有场大型晚会,是由白家组织的晚宴,邀请了上流社会的豪门以及在社会上有地位的人来参加。作为季家的独生子,万世集团的总裁,季云诚是绝对要参加这场盛宴的,代表季家,也代表着万世集团。范允熙理所当然成为季云诚的女伴,当天下午她就准备好华丽的晚服,粉红色的席地长裙,紧身的设计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露出丰满的胸脯,一颦一笑之间都散发出女人的妩媚。晚上很快就到了。晚宴上已经聚集了很多名门望族,小姐们衣着华丽,表面都是温婉动人的笑容,实际上眼神早已飘

  • 不许经年错白首8章

    原标题:不许经年错白首8章书名:不许经年错白首第8章嫁给你是一场缘份“离儿,是妈妈。”喻离抬眼看到是妈妈简美珍,便直接扑到了她怀里,“妈,终于又看到你了,妈,你瘦了。”简美珍拍了拍她的背,“离儿,你睡的太久了,妈妈煲了鸡汤给你补补身子,你这月子还有二十几天,就不要再出去了。”“不,我要出去。”喻离转头看窗外,又是黑天了,她睡得太久了,“妈,我一定要在老爷子入土为安前查到是谁把他推下楼梯的,我要为老爷子报仇,为我正名。”喻离坚定的说到。“你这傻孩子,就算你查到又如何,到时候你身子都坏透了,哪有正坐

  • 爱他入髓,无法自拔8章

    原标题:爱他入髓,无法自拔8章小说书名:爱他入髓,无法自拔第8章你真恶心另一边,权宸远抱着关雁尔,大步走出了酒店,径直朝着他的黑色轿车走去。关雁尔怔楞的仰头看着他绷紧的下巴和窥探不出神色的冷硬侧脸,胸腔里,心跳急促。权宸远的胸膛结实而又炙热,那股火热的温度烫得关雁尔脑子都有些发晕,咬着微白的嘴唇,很像说谢谢他救她,可她的心跳实在是太快了,她怕自己一开口,心脏就会激动的蹦出来。紧紧拧着眉头,权宸远动作不粗鲁,却也不温柔的将关雁尔直接丢在后座里,不悦冷声问道:“你来这些地方干什么?难不成勾引我还不够

  • 情根深种8章

    原标题:情根深种8章小说:情根深种第八章:也许该想点办法吱的一声,刹车刺耳的声音划破天际,唐苏宛没有防备,脑袋狠狠的撞在一旁的玻璃上,疼得龇牙咧嘴。楚宇洛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断握紧,直至骨节泛白,她说,她结婚了。“楚宇洛,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唐苏宛丝毫没有感受到车子里骤然降低的气压,和他一脸的阴霾,揉着脑袋气鼓鼓地叫嚷。楚宇洛极力压制住自己心里的失望和落寞,假装漫不经心地开口:“他,对你好吗?”他记得沈墨深一直有一个很疼爱的女朋友,他们甚至已经准备要结婚了。可是为什么最后嫁给他的,却是唐苏宛。沉

  • 最痛不过遇见你8章

    原标题:最痛不过遇见你8章小说名字:最痛不过遇见你第八章妈妈好累“王默宇……”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他。王默宇是她的大学同学,追了她四年,可她始终不曾看见他的好,现在他把她救出去,孟嫣所有伪装的坚强瞬间坍塌。将头埋在王默宇怀里。任由他带自己走。而身后,周子遇看着这一幕,脸色一片阴霾,连张嘉怡在旁边喊他都没有听到。张嘉怡暗暗咬牙,那天他们差点就能离婚了,她接了那通电话就不该伪装和周子遇暧昧,之后还把电话拿给周子遇,她就应该直接挂了!孟嫣,我绝对不会让你好好活着!突然电话响起,她连忙躲着周子遇接通:“喂

  • 伊人私语声8章

    原标题:伊人私语声8章书名:伊人私语声第8章洪叔肖宇站在修车行的门口,身上是一件满是油污的工作服,几乎无法看出原本的颜色,他眯着眼,看着那女人诱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似乎方才歇斯底里的痛骂,将宋倾姿郁结在胸口的愤懑和怒意一股脑的倾泻了出来,远离肖宇的她终于感觉呼吸都顺畅了许多。她坐在出租车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精致的柳眉又紧紧皱起。她自知骋风汽车集团如今表面上虽依旧风光无限,可内部早已千疮百孔,身为业界龙头,不仅要面对竞争对手背地里各种阴狠的手段,更要提防家族中人无时无刻的窥伺,否则以宋倾

  • 婚婚欲睡:酷少独宠冷夫人8章

    原标题:婚婚欲睡:酷少独宠冷夫人8章小说名字:婚婚欲睡:酷少独宠冷夫人第8章陆瑾年害死她全家“你回家吗?”出来办公室,莫子溪体贴的问她。江南抬头,毅然否决,“我没有家!”是的,她的家早被那个男人毁了,而浠韵只不过是他施舍的收容之所。莫子溪露出来难堪的神色,殊不知,他来英皇还是陆瑾年的吩咐。分明担心的要死,却偏偏死活也不肯承认,尽管跟他是从小到大的故交,也不敢违逆他的命令。要是他不能如期将江南带回浠韵别苑的话,恐怕会被陆瑾年撕得粉碎吧?可是让向来彬彬有礼的他,强迫一个女人,为太为难他了。“你打算去

  • 长城8章

    原标题:长城8章小说名:长城10009特殊护理显奇效“对了,书上说要是能够给病人一些本能方面的刺激,就能增加病人康复的希望。这本能的刺激,莫非就是指生理方面的刺激。不如试一试看。”黄天玄听到这些话,不由得心中直冒寒气,因为他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但是又有一些期待。果然,那小护士用小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小弟弟,开始上下移动起来。她的动作非常生涩,幸亏黄天玄这个时候身体没有知觉,不然肯定会难受死了。“影片里面就是这样做的,应该有用吧。”她笑了笑,轻轻地自已对自己说道。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那个大怪物还没有反

  • 夫人芳龄未二八8章

    原标题:夫人芳龄未二八8章书名:夫人芳龄未二八第八章嫁给冯夜白的那个傻子却说这冯夜白,自从娶了卫沉央,花街柳巷便去的少了,他原先的那些个姘头见不着他,一个个急得火烧了屁股似的,一个忍不住就找到了他家里去。府里的下人没见过居然有女人找冯夜白找到家里来的,适逢冯夜白又不在家中,便请她改日再来,可不凑巧,今日来的是一贯嚣张跋扈的金巧儿,根本不听劝,不由分说就闯了进去,自往厅子里一坐,说要等冯夜白回来再走。下人们劝不动她,也就由她去了。可这个金巧儿却不是个省油的灯,听说冯夜白娶了个傻子,便非要闹着去看看

  • 先爱后婚:总裁老公请自重8章

    原标题:先爱后婚:总裁老公请自重8章小说名称:先爱后婚:总裁老公请自重第8章同事的刁难在从小养大自己的奶奶面前撒谎,并不是明智之举,好在手机及时响起来,她终于有了很好的脱身借口。“奶奶,公司有事找我,我去外头接个电话。”拿着手机走出病房,在走廊的拐角处划开接听,眼中的悲伤弥漫成殇。是沈慕宸的号码。“你奶奶的病情稳定了吧?”那头的声音,一贯的慵懒带着他独特的清冷,夹带几分淡淡的不易察觉的关心。“医生说情况逐渐好转。”顾楠顿了顿,眼睫毛抖了抖,声音压抑着几许的害怕,“这段时间,谢谢你了。”沈慕宸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