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忆吻8章

2017/11/3 7:20: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忆吻

第8章愚昧

“我一直都在爱你,芳菲……”

松开在以被吻得气喘吁吁的女人,上官明伟的脸俯在女人脖颈上跳动急促的脉搏上!他埋怨自己的愚昧差一点就辜负了一个他所深爱的女人。汇金地

郑芳菲瞪着兔子一般的双眼,她心中似乎明白,莫非是昨夜她喝醉酒的时候,胡言乱语了些什么,可是她记得明明在场的人是郑俊泽。

“芳菲,我收回那些该死的混蛋话,你还愿意原谅我吗?”上官明伟还在低沉呢喃着,他似乎没有发觉郑芳菲复杂思绪。

许久,郑芳菲才回过神来,她并非是回答着上官明伟的求爱话语,而是问道:“我哥呢?”

上官明伟见他的表白话语竟然迎来了郑芳菲询问别的男子的下落时,如同兜头来了一盆冷水,可是他还是开口回答:“郑现在,正准备离去……”

“他要离去,那秦雨儿呢?”郑芳菲睁大了双眼,她当然还记得她昨天为了气上官明伟的愚昧而中伤秦雨儿的话!那时候秦雨儿的表情很受伤……

上官明伟见郑芳菲这么一问,他的心也猛的下沉,他将手搭在了郑月里的肩膀上,他道:“芳菲,郑先生和秦小姐似乎要解除婚约……”

“什么!”

这个答案让郑芳菲的心猛然一惊,她预料得到或许秦雨儿会和郑俊泽大吵大闹,可是没想到后果会是如此。

不行,祸是她闯下的,她必须要解决掉才行!郑芳菲一想到此,她里面离开了上官明伟的范围,匆匆忙忙的往外赶。

上官明伟一见郑芳菲急匆匆的样子时,他追了上前,一手扯住了郑芳菲的手腕,他道:“芳菲,你干什么去?”

“我闯下的祸,总要去解决!”郑芳菲回过头来看着上官明伟,一脸的愧疚。

上官明伟点了点头,赞许了郑芳菲的话,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放开郑芳菲的手,他低沉道:“芳菲,那我们……”

“只要你愿意爱我!”郑芳菲忽然回到了上官明伟的身边,踮起脚,自动的吻住了上官明伟的唇瓣,轻轻的一扫而过!转身便走。

“芳菲……”

上官明伟的指尖触摸着自己的唇瓣,仿若刚刚郑芳菲那轻轻一扫而过的气息还停留在他的唇瓣上,他欣喜若狂的双眼看着郑芳菲逐渐远去的身影。汇金地

她,依旧是他眼中高高在上的公主,只不过是从今日起,他的公主,他会用心来爱!是他愚昧才将他的公主折磨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其实身份不是什么大的芥蒂,正如刚刚在小阁楼上和郑俊泽闲聊时,郑俊泽有意无意的说过,爱是无关仇恨与身份的……

走出序月堂,微风吹起了郑俊泽棕色的头发,他仰着头,指尖撩拨去了遮挡住视线的散落在额前的发丝,双眼看着湛蓝如洗的天空,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今天是他假期的第五天,可是他竟然在第五天的时候,选择自动结束。

一种悲伤从他琥珀色的眼眸之中显露无疑!她已经被她所依靠信任的端木浩轩带走了,那他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时间,他需要时间来慢慢的抵舔这个在不断恶化流血的伤口。

这个伤口什么时候能痊愈?或许还需要忘记她。

可是忘记她,怎么可能。

所以,他的伤,无法痊愈……

“郑总裁,这么快便要走了?”杜三皮笑肉不笑的站在了停留在大门口的轿车前,看着郑俊泽一脸失意的样子,眼眸之中似乎有一种得意的神色在跳动。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郑俊泽收回了眼神,他冷淡的看了眼杜三那长过度肥胖的脸后,迈开步履正要坐进车里。

他要直接从斐城的机场,飞回意大利郑氏集团总部!他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有她的气息,会让他的伤口越来越深刻。

“哥……”

郑芳菲从序月堂里追出来的时候,正巧看见郑俊泽正要坐进了车里,她急忙高声呼喝了起来。

郑俊泽一愣,他停住了动作,转过身看着急匆匆赶来的女人,他在悲伤的心境下勉强的露出了一抹笑:“芳菲,不用送我的!”

“哥……”

郑芳菲站在了郑俊泽的面前,她看得出一向不会将感情表露出来的男人此时此刻他眼底的那一抹悲伤与疲倦,这都是因为她的错吗。

“怎么了丫头?”郑俊泽依旧是浅笑,他如同小时候一般的抬起手放在了郑芳菲的发顶,全然是一副兄长的模样。

“秦雨儿呢?”郑芳菲催下了视线,不敢去直视郑俊泽的眼。因为她觉得,这一次她的错,并非是她昨晚在树林里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事的。版权huijindi.com

郑俊泽收回了手,依旧是浅笑,他沉默了许久才回答:“雨儿,先走了!”

“哥,对不起!是不是因为昨夜的误会?我听明伟说,你们要解除婚约?”郑芳菲紧张万分的说道。

“不是!”郑俊泽唇角荡漾出了一抹难耐。

“我去和她解释,去和她道歉!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子的!”郑芳菲自责的低泣起来。

“不用!”郑俊泽将郑芳菲拉进了怀里,他沉声道:“我和雨儿的问题,并不是因为你们!所以菲菲,你不用自责!”

“可是……”郑芳菲抬起首,眼眸迎接到了郑俊泽的眼神时,她的话咽下去了!她那意气风发的俊泽哥哥,此时此刻似乎很疲倦。

“芳菲,你已经找到了你所想要过的生活。有明伟那样心思慎密的男子照顾你,我和养父便放心了!”郑俊泽说完这句话时,他放开了郑芳菲的手,转身便坐进了车内,顺手关上了车门。

“哥……”郑芳菲心中的自责还是无法消除,因为现在,她能获得上官明伟的爱,那可是全部建立在伤害郑俊泽和秦雨儿身上的!她读得出郑俊泽现在心中的悲伤,可她能怎么做?

“开车!”郑俊泽并不想和郑芳菲多说什么,他转过头对身边跟随着的杜三冷漠说道。来自huijindi.com

“俊泽哥,难道你不原谅我?”郑芳菲看着载着郑俊泽的轿车越走越远,她忍不住咬住了手背哭泣了起来。

上官明伟走了出门时,他正好看见了郑芳菲哭泣的样子时,他急忙走了过去搂住了郑芳菲的肩膀道:“芳菲,郑总裁从来都没有怪我们的意思!”

“明伟,你说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拟补一下对秦雨儿和俊泽哥犯下的伤害?”郑芳菲依偎在了上官明伟的怀抱之中,犹如是找到了一个港湾,可是她一想起了刚刚郑俊泽那尽是伤痛的眼底时,她的眼泪又随着愧疚涌了出来。

上官明伟内心也稍稍有些许的自责,他咬咬牙道:“当下,我们要不要亲自去找下秦小姐澄清一下误解?”

“对!我们要去找秦雨儿解释一下,告诉她俊泽哥有多在乎她!”郑芳菲的内疚似乎早到了抒发点,她点点头赞同了上官明伟的提议。

“秦小姐已经让端木浩轩带走了,不过端木浩轩跟郑总裁一样是重情重义之人,芳菲,我们或许能挽回一点!”上官明伟由心的佩服郑俊泽以及端木浩轩对于芳菲的关怀,因为从昨晚,端木浩轩冒雨赶到的焦急样子,以及刚刚在阁楼之上,郑俊泽看着端木浩轩抱着秦雨儿离去时那种隐忍着痛苦,强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他谈论序月堂的大小事务时的样子,上官明伟觉得这两个男人或许为了一个女人的幸福与快乐,他们之间必将会有人肯放手!但是放手的那一个不该是郑俊泽!因为秦雨儿明明就是在吃醋!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秦雨儿和郑俊泽这两个当事人会不懂。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局外者才看得清楚?

远离了序月堂,飞驰的轿车内,郑俊泽靠着车座,双眼轻瞟了眼跟随着送他去机场的杜三。

“杜三……”

原本就一路沉默的杜三一听郑俊泽低沉的嗓音响起来时,他还是从骨子里传来了一阵寒颤,可他还是强作镇定道:“郑总裁,您有什么吩咐吗?”

郑俊泽用一贯淡漠的声音,冷静的说道:“杜三,你留在序月堂,如若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二心,你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杜三的后脑勺猛地窜起了一阵寒凉,他支支吾吾道:“怎么敢,上一次是您大人大量的放过了我,我还怎么敢再造次!”

“不敢就好!”郑俊泽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后便闭口不再言语,他出口恫吓杜三,是因为他内心对这个满脸奸诈神色的男子充满了不信任!毕竟杜三可是和莫胜天是一丘之貉。

抛开这些事情,郑俊泽将视线转向了车外飞逝的景物,一丝的悲伤再度涌出了他的眼眸。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一种疼,他就快要承受不起。

对秦雨儿重生的喜悦,他满腹心怀,可是更多的还有一种疼,紧紧的拽着他的心肺,让他痛不欲生!是他对自己太过于自信,所以他和秦雨儿才会演变成为今日这种局面。

或许解除婚约,对彼此是最好的。

如同回到了最初的开始,在Z国,他和秦雨儿立下的契约,时间不是半年,而是生生世世。

忆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忆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小丫鬟也有春天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小丫鬟也有春天在线阅读小说:小丫鬟也有春天目录预览: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三章怀里揣着自己的卖身钱,慢慢的晃回了家,心里倒也没觉得多苦,日子在哪都是过,前方的路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没准这会是一次转机也说不定啊!没到山穷水尽,又怎知不会柳暗花明?好歹我也是一穿越女主,我就不信我永远这么背!不就是卖身为奴么,没什么大不了的,谁说给人当丫头就一定没前途了?我就非要开辟一条新路线不可!看我也来书写一篇风生水起的——极品丫鬟、刁蛮丫鬟、还珠丫鬟、各种丫鬟。当我把那沉甸甸的银锭子

  • 小说: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目录预览:第三章被看光了第四章坚守阵地第五章对女人没兴趣第六章又被看光了!第七章妄想什么?第三章被看光了将浴缸的水放光,擦干卫生间之后,李君安一边在心里痛骂着席墨尧,一边把干燥的浴巾和毛巾全铺在浴缸里,然后自己躺了进去。她是一个非常会照顾自己和别人的人,这也是公司为什么会在那么多有着丰富经验的助理中,选择年轻的自己陪伴席墨尧来纽约。席墨尧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他是因为尿意而醒来的,窗外依旧是灯火通明,耳机里的声音还是声嘶

  • 小说:若爱只是一场豪赌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若爱只是一场豪赌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若爱只是一场豪赌目录预览:03料事如神04不懂事的小职员05亲吻的画面06你赵薇妍足以让我否定07完美的陷阱03料事如神赵薇妍敲开副总办公室的门,褚擎夜身后占据半面墙的女模特性感照,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可是那样夸张的长宽,挂在那样显眼的位置,怕是再看个三五年她都不会习惯。高跟鞋哒哒哒地随着她的步伐响起,停在褚擎夜办公桌前。“褚副总,这些合同请您审核。”说着,将手中的几份文件放下。褚擎夜坐在皮椅上,嘴角含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赵薇妍有种不祥的预感。“合同

  • 小说:我们的似水年华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们的似水年华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们的似水年华目录预览:第3章生气离去第4章住院第5章妥协第6章社团第7章畅聊第3章生气离去林煜奇驱车带着袁立轩和张俊熙来到了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个较为隐蔽的拳击馆。原本是兴奋的袁立轩看到面前的肌肉猛男们,顿时是一脸的惊愕,袁立轩难以置信地说道:“煜奇,你带我们到这里来看肌肉猛男吗?”张俊熙则是站在旁边沉默着,一言不发,一般这个时候的袁立轩和林煜奇总是会有很多的对话的,所以自己还是等到他们主动地问自己的想法的时候,自己再来说,不然的话,现在的自己说的话

  • 小说:我的王子伊神若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王子伊神若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的王子伊神若目录预览:第三章4s之初遇色狼第四章跟你们杆上了第五章这继父真够帅第六章早餐风波第七章被赶下车的悲剧第三章4s之初遇色狼一辆红色的跑车在古家的前院停下,先是走下一个有着一头火红色刺猬头的大男孩,戴着深色墨镜,嘴里嚼着口香糖,头一抬,不满地指责另一边那个红褐色齐肩发的男孩道:“裕谷,都是你的错,本来还可以多玩一会的,都是你,非要臭美的惹那般女疯子,我告诉你下次再这样,我可是会对你不客气。”男孩气愤地握着拳头,以示自己不是在开玩笑。“也不能

  • 小说:老婆,请入瓮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老婆,请入瓮在线阅读书名:老婆,请入瓮目录预览:第3章我不是野种第4章他的女人第5章爷就这么好第6章庆幸那个人是他第7章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第3章我不是野种丁乔安脚步一顿,转身,坦荡的看着袁筱妃,不说话。袁筱妃绕着她转了一圈,“怎么?翅膀硬了要飞了?你要飞也行,丁家还能省下两口饭。”丁乔安翻了一个白眼,“你说够了吗?”“哎呦喂,这翅膀还真硬了,你要走可以,别趁乱带走我家值钱的东西,张妈,过来搜东西。”袁筱妃一吆喝,张妈就从厨房里出来,左右看了看,用手往围裙上擦了擦。“夫人,怎么了

  • 小说:箭羽星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箭羽星空在线阅读小说名:箭羽星空目录预览:第三章箭星初露第四章阳关路远第五章望乡镇第六章猛虎代步第七章驯虎秘诀第三章箭星初露东山村,一个大山深处的小山村,本来可以在这次袭卷大江南北的天灾中幸存,但就是因为赵家的一门亲事,把灾祸带了进来,一切都变了,变得阴风惨惨,尸骨满村。南宁现在的心已经麻木,他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倒下,又看见‘母亲’倒下,再接下来是‘爷爷’,几个‘兄弟姐妹’,最后,原先一大家人,全都死光了,只剩下他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告诉他,他们是去了另一个地方,以后每一个

  • 小说:倾世恋之剑落凡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倾世恋之剑落凡尘在线阅读书名:倾世恋之剑落凡尘目录预览:第三章神秘男子第四章设计脱身第五章出狼窝入虎口第六章商府风波第七章伊舞之秘第三章神秘男子转眼间,慕容盈在醉春楼已经待了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醉春楼的生意红火的不得了。花魁醉美人开苞日怒打王公子,大闹醉春楼的故事,被说书的唱戏的传播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让老百姓拍手称快。醉美人的花容月貌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比天上的仙女都美三分。一时间,慕名而来的人比比皆是,不为别的,只为花钱看一眼醉美人。慕容盈为了不引起公愤和怀疑,让肥婆对外宣

  • 小说:予卿怀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予卿怀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予卿怀目录预览:第3章抓周第4章挣扎第5章改变第6章偷听第7章身世上第3章抓周叶府自从有了叶予怀之后欢声笑语多了许多,连平日鲜少在家的老爷现在只要一有空都会陪着夫人跟少爷、小姐。这一日,正是叶予怀的周岁诞辰,按照族中惯有的习俗,周岁这日是要抓周的,可当一干人望眼欲穿等着叶予怀被奶娘抱出来的时候,却只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从内院中闪身而出,这让满月之后便没有见过叶予怀的族人吃惊不小。别人家孩子一岁多才会走路,可叶予怀不足8个月时已经能跑会跳,才刚满周岁却已经能说一

  • 小说:欲爱维纳斯:说时迟,那时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欲爱维纳斯:说时迟,那时爱在线阅读书名:欲爱维纳斯:说时迟,那时爱目录预览:认识谷育【1】认识谷育【2】认识谷育【3】两个小混蛋【1】两个小混蛋【2】认识谷育【1】我记得在大学里我追女孩的经验简直可以写成一部叫《恋爱秘籍》的书,我也记得记得当年为了追丽娜花了我多少心思。这样的追求在当时应该算得上是纯粹的赏心悦目的产物,没有丝毫的利益的参杂。虽然这样纯粹的东西最终还是葬送在现实的花花绿绿的欲-望里。可是我心底里的纯粹却并没有消失,反倒因为纯粹被现实的花花绿绿的欲-望击碎,而在心里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