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风流才人在三国8章

2017/11/3 7:33:33 来源:网络 []

书名:风流才人在三国

8 士族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杜买、繁谭回来了,跟他们一块儿来的还有本县的门下贼曹、狱史。汇金地

门下贼曹名叫秦干,狱史名叫刘儒。

在勘验过王屠的尸体后,秦干出示了县令的命令,说道:“许仲在闹市中杀人,影响极坏,县君非常重视。荀卿,本案的报案人和苦主在哪里?”

按照律法,只有县廷才有立法权,也就是说,“报案人”应该去县廷报案。但因为有的县面积很大,路途遥远,来往不便,所以也可就近在乡中报案。不过,秦干、刘儒既然来了,肯定还是要见见报案人的,要不然,连“爰书”都没办法写。

“报案人名叫史巨先,系本亭民户。苦主是王屠妻女。原文huijindi.com请秦君稍等,我这就派人去找他们来。”

他请秦、刘二人先入后院的堂中坐下,吩咐黄忠端茶送水,然后来到前院,叫来程偃、陈褒:“秦君要见史巨先和王屠妻女,你们骑马走,快去将他们找来。”

两人应了,牵马就走,刚走出亭舍的院门,荀贞又追赶出来,叫道:“等等!”

“荀君还有何吩咐?”

“县君不但派来了贼曹,还有狱史同行,在见过史巨先和王屠妻女后,必会接着去许仲家里。许母年高,受不得惊怕,许季昨天还请求我暂不要告诉她许仲杀人之事,一片孝心,使人感动;并且,许季又曾师从我的族父,这个忙不能不帮。……,这样吧,你两人分头走,阿偃去找史巨先和王屠妻女;阿褒去许家告诉许季,请许母出外避一避。”

贼曹、狱史都是县中比较重要的司法属吏,具体到工作上,各有其责。

“案验”,也即调查、取证等通常归贼曹管;封查罪人家产则归狱史管。推荐huijindi.com如果只是为了调查取证,狱史是不会来的。

荀贞既已做出对许仲“网开一面”以求“千金市马骨”的决定,虽无法控制县衙的活动,但提前去通知一下许家,也算一种姿态和示好。

陈褒“哎呀”一声,拍了拍额头,深以为然,说道:“对啊!狱史明显是为收封许家而来的。许母年迈,事先又不知情,母子连心,骤然见此,说不定会受不了刺激,出些什么事儿。荀君放心,小人必将此事办好。”

程偃、陈褒两人各自驱马,分道扬镳。

史巨先很快就来了,但是王屠妻女却迟迟不见。原文huijindi.com

直到程偃回来,才知道:“王妇悲恸过度,病了,卧床难起,怕是来不了亭中。”

秦干是县中有名的能吏、县令的心腹,很负责任,也有同情心,干脆地说道:“既然如此,也不必强求她来,吾亲自去她家问话。”

刘儒插口说道:“这件案子明明白白,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秦君,为了节省时间,能够尽早着手追捕贼犯,把蔷夫也顺道找来如何?以方便等会儿去许家封查。”封查罪犯家产的时候,必须有本地蔷夫在常蔷夫,就是乡长。

秦干的地位较高,所以刘儒用的是商量语气。秦干说道:“正该如此。阅读huijindi.com

上官动动嘴,下官跑断腿。找蔷夫的活儿自然还得程偃去干,不过这次没马可骑了,因为荀贞要陪秦、刘二人去王屠家。

……颍川郡地处中原,人口稠密,作为境内的一个亭,繁阳亭境内的住户也不少,三百余户,一千余口,顶的上边远地区的一个乡了。

亭内共有“里”六个。王屠家装南平里”,在亭舍南边,大约相距三四里。

秦、刘来时坐的是轺车,前边有马驾辕,不大,无帷无幔,跪坐车中,可以四下远望。

荀贞骑马相陪。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杜买身为“求盗”,也得跟着去,昨晚上赶了小半夜的路,今儿又一早起来,来回八九十里的路程,饶他壮健,也颇吃不消。不过为了给秦、刘留个好印象,他还是咬紧牙关,做出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提着短戟,挺胸抬头,大步流星。

秦干赞赏地说道:“半日一夜间,奔波近百里,犹发扬踔厉,不见疲劳。荀卿,你亭里的这个求盗,堪称雄壮啊!”

秦干年有四旬,国字脸,一部黑须,仪表堂堂。

荀贞很早就听闻过他的名字,不仅因为他是县令的心腹,还因为他曾不远千里,去到北海,在号称“经神”的郑玄门下苦读多年。

对这样有学识、地位又远在他之上的前辈,他不敢怠慢,控制住缰绳,落后轺车半个车位,很谦虚地说道:“我初任本地亭长,日后正需要杜君多多协助,希望能治理好亭部,不要再出现像许仲这样的贼杀案。”

得了秦干的赞许、荀贞的重视,杜买很高兴,昂首做姿,越发“勇武雄壮”了。

秦干笑道:“荀卿太谦虚了。许仲案虽然恶劣,但你昨天才来上任,和你没什么关系。今天吾和刘君来前,县君还对吾二人说,‘荀家诸子,仲豫、文若、公达,皆州郡英才。休若、友若、季悦、伯旗,亦一时俊秀。贞之以出众之才,不嫌细小,愿为亭长,为黔首做事,此奇志、奇节也。假以时日,必能使地方安稳’,叮嘱吾二人不可傲慢无礼呢!”

贞之,是荀贞的字。

仲豫、文若、公达等,是几个荀家子弟的“字”。其中,文若,是荀彧的字。公达,是荀攸的字。这几个人,都是和荀贞同辈或者比他低一辈的族中子弟,皆有声名在外。虽然荀贞自求为亭长,让人理解不能,但看在荀氏的面子上,上至县令,下到秦干,对他都还是很客气的,并不以“贱役”视之。

当然,这也和荀贞的“奇志、奇节”有关,刘儒接口说道:“荀卿不愿为案牍劳形之文吏,而愿为能做实事的亭长,你和仲通先生的对话已传遍县中,都称赞你不慕虚名。‘枳棘非鸾凤所栖,百里岂大贤之路’?仇季智并不是只有陈留才有的啊!”

仲通,是荀衢的字。仇季智,名览,荀贞在说服荀衢时,举过他的例子。“枳棘非鸾凤所栖,百里岂大贤之路”是仇览的上官赞颂他的话。刘儒是颍阴本地人,乃宗室刘家子弟,所以说“仇季智并不是只有陈留才有的”。

荀贞心道:“这番话我只对仲兄和县君两人说过,并无人知晓,怎么忽然间传遍了县中?”

稍微一想,就猜出了原因,“仲兄旷达,必不会多嘴传话,定是县君怕被人误解‘苛刻名族’,所以将我的言语传出,以化解任我为亭长的尴尬。……,嘿嘿,没想到我也有和荀彧、荀攸并列名字的时候。”

虽与荀彧、荀攸并列,但他没多少高兴的意思。

一来他有自知之明,荀彧、荀攸是什么样的人物?他比不上。二来,亭长毕竟是一个低贱的职务,还从来没有听说有哪个名门世家的子弟自求为之的。秦干、刘儒,包括县令等人,话虽这么说,看似称赞,但到底心中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他惶恐地说道:“秦君是康成先生的高徒;刘君家学渊源,族中有得到过二许褒扬、州郡闻名的长者。我一个后生晚辈,因为年少无知而口出大言,没有被训斥已经心满意足了,怎么敢奢求得到诸君的赞许?”

康成,即郑玄。刘儒的族叔刘翊刘子相乐善好施,厚施薄望,汝南许劭、许靖兄弟曾在“月旦评”上对他大加颂扬。

不管对荀贞的赞赏是真是假,但听到荀贞钦佩自家的亲戚,刘儒总是非常自豪的,所以也“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笑道:“许子将评价卿之族父慈明、叔慈昆仲,说‘二人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内润’。十三个字,尽得卿家族父神髓。就识人之明来说,如今的确没有人能超出‘二许’之上。”

慈明、叔慈,都是“荀氏八龙”中的人物。

当时风气好臧否人物,给以“题目品藻”,其中尤以“许、郭”的影响最大。

“许”,就是“二许”中的许子将;“郭”,是已经去世的郭林宗。士子们的声名成毁,决於他们的片言之间。凡是得到赞颂的很快就能名扬天下,被贬低的则遭人鄙视。

荀、刘二氏天下知名,荀贞、刘儒两人恰足以相抗,一唱一和,彼此满意。秦干的家世不足提,然有郑玄这样的老师,足以弥补任何缺憾,且他曾远行千里,见闻广博。 被“月旦评”引开了话头,三个人时而说一些外郡名士的趣事,时而议论一下本郡的士子,气氛十分融洽。

他们三人乘车骑马,谈笑风生,杜买小跑着跟在他们的身后,一句话也插不上。不但插不上嘴,他甚至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看着荀贞骑在马上,言笑晏晏地与秦、刘二人对谈,而自家做出来的“雄武英姿”无人观看,不觉失落。

士人与黔首之间的鸿沟实令人难以逾越。

不知不觉,诸人来到了南平里。

风流才人在三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流才人在三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校花的贴身兵王8章

    原标题:校花的贴身兵王8章小说名字:校花的贴身兵王第八章情侣T恤“嗯?手机在这儿,不过T恤不在,那放到哪里去了?”苏月盈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直奔办公室。进了办公室她也没四处打量,奔着办公桌就去了,刚刚她的手机就放到办公桌上充电。手机还在那儿,但是凯蒂猫的大T恤却不在,苏月盈眉头微微一皱,她一边嘴里小声嘟囔着,一边四下里打量,在办公室里寻找她丢失的凯蒂猫大T恤。而就是下一秒钟!她忽的看到了办公室沙发上半躺着闭目休息的袁宁!一个男人!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了自己办公室中?还穿着自己的大T恤?苏月盈瞪大

  •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8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8章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第0008章我有后台楚文星一听,立刻脸如苦瓜:“这么严重啊,那不能玩游戏,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旁边的组员黄伟听到这话,一脸嘲讽:“楚文星,你当苏凰集团是什么地方,还不玩游戏就不能过日子。我看你不是想玩游戏,是故意找事跟可心搭话吧。”这事,他们可都很想做,只是很快看出刘组长对林可心的热情,聪明的大伙都知道该怎么做了。“谁说不是呢,我看他啊,就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这时,化着浓妆的另一同事李安娜补上一刀。楚文星无奈摇头,他可不想刚来就跟同

  • 落花无意君无情8章

    原标题:落花无意君无情8章小说名字:落花无意君无情第八章她杀死了爷爷莫子谦很是放心不下乔小欢。毕竟,乔小欢的母亲刚去世不久,她经历了流产后又得知宁心瑶换了苏芊芊的心脏,他担心她承受不住这一连串的打击。在他的理智做出决定之前,情感已经进一步动作了。他的双腿仿佛有了自己的意志一般,迈了出去。“子谦哥哥……”宁心瑶叫住了即将离开的莫子谦。等到莫子谦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她,她才按住了胸口的位置,怯生生地说:“我的心脏很不舒服,估计是又出现排斥反应了,你,你能陪陪我吗?”莫子谦看了看痛苦不堪的宁心瑶,又看

  • 一世繁华似锦8章

    原标题:一世繁华似锦8章小说名称:一世繁华似锦第八章用你的双眼补上顾箐如肿怔的望着意凡,慢慢说出安凉夏之前的话语。意凡点了点头,总算明白来龙去脉。“放心吧,我来。”“意凡,求你一定要找到!”顾箐如扯着他的胳膊,一脸恳求。“好。”意凡拨动着她额前被水打湿的碎发,狭长的双眼里流露出心疼之意。得到承诺的顾箐如眼前一黑,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意凡的心一慌,快速抱起全身湿透的箐如往急诊室赶。……急诊室外,走廊死一般的沉寂。意凡冷冷的看着走廊深处一角低头吸烟的沈思彦,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烟,万千的思绪吐露出

  • 我想盛装嫁给你8章

    原标题:我想盛装嫁给你8章小说名称:我想盛装嫁给你第八章第一次给了他苏言陷入回忆中,萱萱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良久后,问道:“陆凌琛知道这件事儿吗?”被拉回思绪的苏言情绪仍旧有些低落,摇头道:“不知道。”当时他喝醉了,醒了以后,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话全都不记得。包括那天晚上他做的事儿。苏言艰难的将他拖上车,他却是不肯回学校,苏言没办法了,只能在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个房间。他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抓着苏言的手不肯松开。那双手特别的烫,热的就像是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烫得她想要落荒而逃。但是陆凌琛不

  • 恨深情意浓8章

    原标题:恨深情意浓8章小说名字:恨深情意浓第8章没有排异现象休养一段时间后,安伶来别墅给“瞿正佳”做第一次复查,结果如她之前所料,恢复得十分理想。唯一让她没想到的就是,“瞿正佳”几乎没出现过排异现象!安伶觉得不可思议,不知道是第几次念叨:“这简直是个奇迹!”要知道即使符合配型,但人体对不是自己的器官,多少都会产生排斥反应,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所有经过器官移植的患者,都需要长期服用抗排斥药物。只有已经换了芯子的全正佳知道原因,任谁也想不到,心脏和灵魂是原配,才能如此天衣无缝。安伶手臂交叉抱在胸前,笑

  • 渐爱情迷8章

    原标题:渐爱情迷8章小说名字:渐爱情迷第八章傅先生,跟我合作吧苏然见他不配合,无趣地撇了撇嘴,只好主动把杯子举过去,和他的杯子碰了一下。“叮”的一下,声音清脆。“傅先生,那天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看傅天晴并不像对你一点心思也没有的样子,之前她可是特意警告了我一番,让我离你远点。”这句话让傅莫深喝酒的动作微滞。苏然见有戏,当下再接再厉:“如果我们俩假扮情侣,肯定能刺激傅天晴。她现在很有可能没意识到自己对你的感情不止于兄妹之情,如果看到你找了女朋友,一着急说不定就明白了,到时候你也能抱得美人归不

  • 贪恋你的余生8章

    原标题:贪恋你的余生8章小说名字:贪恋你的余生第8章我现在就给你,要不要“宋小姐,我们找到你的哥哥了,他现在在医院,受了很重的伤,医生在全力抢救,但是情况不太好,恐怕……”周衍没有继续说,宋娅也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宋娅拿着病危通知书的手忍不住颤抖,她不敢相信,哥哥竟然到了病危的程度。宋娅抬起头看向周衍,“他在哪个医院,我要去找他。”周衍看向蒋聿竹,蒋聿竹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宋娅心里很慌,她不知道蒋聿竹会不会帮她。“蒋先生。”宋娅往前走了两步,目光直直的逼向蒋聿竹,带着些恳求,“你能不能让我去

  • 妇科圣手在山村8章

    原标题:妇科圣手在山村8章小说书名:妇科圣手在山村第八章石寡妇“白大姐,你先休息会,我给你做饭去,我妈去我姐姐家了,我姐夫也在我们村,在村东头呢。”说完转身出来,走进厨房做饭去了。唉....这是人住的房间吗?这臭流氓给我说这些干嘛,你妈你姐关我什么事,我是你什么人啊。再定睛看了一眼这屋里,简直就是个牛棚,不过打扫的很干净,还有股淡淡的清香。白玉婵又看见一株君子兰,在书桌旁边花盆呢。书桌上是好多的书,还有零零散散的纸张和几只笔,除了一张床,还有一个渣渣手机以外。白玉婵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

  • 总裁的拒婚老婆8章

    原标题:总裁的拒婚老婆8章小说:总裁的拒婚老婆第八章你不是也生过一个孩子林景致握着手机,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这几天里,她想了又想,最终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找另外一个孩子去跟傅清泓做亲子鉴定。让林宇辰去做,林景致根本就没有信心。不得已的方法就是找另外一个孩子去。这个办法有点愚蠢,一不小心就会被傅清泓发现,但,除了这个办法她也想不出别的方法来了。而且这个方法一旦成功,那就永绝后患。林景致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打这一个电话,对方却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将她的电话给挂了:难道傅清泓已经知道她的心思了?他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