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深陷囫囵:宅斗年华10章

2017/11/3 10:54:47 来源:网络 []

小说:深陷囫囵:宅斗年华

第10章我是真心的

银嘉豁然热情的笑道:“这话怎么说,你想多了,我关心舞儿,怕你不好意思说,才直言叫你回去。版权huijindi.com”对碧琼道,“给姑爷切西瓜上来,先前放在冰水桶里的,想这会儿凉到心儿了。”

碧琼应了才去,就有小丫头青梅来说:“表姑爷,小姐唤你回去。”

司马青下不来台,怔怔的:“怎么了?”

“小姐不舒服,想是这两天没睡好,走路走多了,表姑爷赶紧去看看吧,小姐一叠声叫你。”青梅道。

此时银嘉心下全然解惑,攒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做恭送手势:“姑爷请回吧。待会儿叫丫头把西瓜送挽香阁去,可别说我冷落了你。”

司马青只得辞了。推荐huijindi.com猜想莲舞妒忌银嘉,故意拴住自己,拿孩子做把柄,来硬的,仗着自己不敢背叛她。司马青因此非常生气,又不敢拿她怎样,在她耳边,还得是甜言蜜语,转过身各人看不见各人的脸,就难想是怎样面容了。

却说银嘉把恒宇放在心尖儿上,叫小梓请了太医,一道去瑞雪堂,谁知死不开门,红杏不安地说:“娘娘,六爷身体好好的,没有任何药物反应。只抄佛经抄的认真,诚心悔过,在此期间无杂念才好,所以任何人都不见。”

“你叫他应一声,我听见他的声音就走,听不见,休怪本王妃踹门!”银嘉说。

两个丫头唬的心胆具颤,幸而有所准备,叫里间那小厮佯着嗓门儿应:“本王在!”颖儿怕银嘉还会纠缠,溜过去教小厮怎样说,小厮依言又道,“本王读佛法有所开悟,诚心拜忏,你们未闻本王口令,休要再来,下一次,便不客气了!”

众人听了,目瞪口呆,费解的紧锁眉头,银嘉扬起微抿的薄薄的娇唇,拂过衣袖:“我们走。”

众人有点迷惑不解,因那声音跟恒宇的乍一听相似,再一听就大相径庭。深陷囫囵:宅斗年华10章然她没有继续问下去,肯定心里有打算了。

璇影阁是宝珠住所,与其他下人分隔开,是一处单独的庭院,四面翠竹葱葱,流水小桥,高大的竹影在地面投下张牙舞爪的黑影,像一群蓬头散发的幽灵,伸展着错乱的细长枝叶。

月亮又大又圆,不是十五却像十五,浅黄色的光辉在万物之上蒙了一层轻飘飘的纱。

因为有月,有桥,有水,有树,有人,以及啾啾的虫鸣,这个夜晚十分惬意。

宝珠折了一朵罂粟,橘红的,捻落纤指,悠悠荡荡的飘落至湍流的水面。落花无意,流水有情,她的瞳仁被夜色染成透明的浅灰,闪了一下。

孙庆勇倚在她身后的亭子里,半天了。网站huijindi.com此时,他的灰影在地面拉长,移近。

他憋了许久,才迸出一句话来:“除非你走了,你在此一天,便一天如外面所说的,你是我的人!”

宝珠把心含到了嘴里,暗喜:“他竟真的是个好人,这些天了,还一门心思在我身上。”

他抓住她的双肩,将她的身子扳转过来,紧张的大声说:“阿珠,自从你决定为我说谎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归你所有了。很突然,但很真诚,你相信我!”

宝珠心跳加速,羞怯的红了脸,含泪道:“凭什么叫我相信你!”

“我会证明给你看!”他一把将她揽入怀里,嘴唇压住她的唇……

宝珠奋力挣扎,他却把自己箍的更紧,他的气息飘荡着狂热,叫人陶醉,瞪他,他也睁着眼看他,但随即闭上了。她愤怒了,推不动他高大雄浑的身体,遂借着他蠕动嘴唇衔住自己的下唇时,张开贝齿狠狠咬啮。唤他瞪目,疼痛的意味掠过眉心,拿开手,她马上脱身后退,他唇上被撕扯出嫣红的血,似乎没想到他这么狠,拧眉道:“你!”

宝珠双颊滚热的余韵未能散去,用力擦了擦嘴,吐了口唾沫,叫道:“没廉耻的货!”

庆勇恼怒,有种被戏谑的难堪:“我是真心的!”

他战栗着,紧咬牙关,受一个小姑娘的撕咬,打击了他的自尊心。

宝珠难为情的苦笑:“草率。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你是不是忘不了那个人?”他突然逼近她,发难道。

竹叶飒飒,她的秀发随风飞舞,把脸孔和脖子都围了起来,墨晕中更显秀美玲珑:“什么?”没有做过的事,别人暗示时当然不会很敏感。夜微凉,她瑟缩一下膀子,转向璇影阁的方向,脖子缩进领口里。

庆勇结舌:“那个人,当然是那个人啊!”

宝珠惊惧:“谁?”

庆勇拿手指拭去唇上的血,又流出来,再拭去,吃惊的舒展开眉间的褶皱:“你在家时,应该有许多人喜欢你。”

她浑身一热,滞住不动了,连呼吸都没了,吃力的:“原来你……”小手按在桥栏上,两只水绿色的纱绫袖子盈风摆动。

不知他们还说了什么话,夜太深,月色渐暗,声音越来越低。

她不知如何把那个根本不存在的人抹掉,只一味的编下去,他听着,心痛的痕迹在雕塑般平滑的侧面印下难以磨灭的深刻。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记忆,如浑浊的江水滔滔席卷上岸。

记得当初,粉蝶在青楼里给客人弹琴唱曲儿,他在一家客栈给人跑堂。他总是积极乐观的面对每一位客人,因为有粉蝶等着他,他的生活充满希望。殷勤的盼,盼到晚上,客栈和青楼都打烊了,他便牵着粉蝶的手一路散步回到租赁的房子里,然后一块吃晚饭,气氛非常浪漫。粉蝶几次暗示他,甚至脱了上衣露出一半臂膀,魅惑的笑着,他却正直天真的叫人讨厌,粉蝶说他不解风情,他用在她看来傻头傻脑的语气说:“我们还没有名分,不算真正的夫妻,万一胡来的话,弄出小孩怎么办,还不让人耻笑!”

后来,他亲眼目睹粉蝶在一个男人怀里笑的好开心,那男人便是恒宇,从那时起,他变得一无所有!也是那时,他恍然明白一个道理,女人是用来爱的,而不是用来看的,可当把一切都明白过来,为时已晚。他变得嗜酒如命,好色成魔。

到现在,无耻的希求得到一个并不纯洁的女子的垂青,他茫然。

次日,宝珠牵银嘉与庇荫下说话,银嘉见她两只眼睛肿的核桃相似,忙问:“昨儿晚上没睡好?庆勇送你来着,他欺负你了?”

宝珠拉着银嘉的手指,撒娇的鼓着嘴,迟疑半晌才道:“王妃,奴婢有一事相求,望答疑。”

“只管问,但凡我知道的,当然没有不说的。”

“那,庆勇……”觉得肉麻,马上改口,“是关于孙庆勇的!”

“庆勇怎么了?”

“我想知道他的过去。”

“他的过去!”往事不堪回首,庆勇的过去多不堪,她一清二楚,不免心虚。

宝珠晃她,揣摩着问:“有甚不好说的?难不成,他是个坏蛋,成天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

银嘉打断她:“别瞎猜。”与她你台上坐,“你先告诉我,是不是准备接受他了,被他俘虏了,感动了?”

她羞赧的打消银嘉的猜测:“不,娘娘,我只是随便问问。”

在决定撒谎的同时,她怕自己把一个小姑娘的终身幸福拱手送了出去,但仍违心的说了。有时候人心向背,矛盾无数,明知道把车轮驶过带水的泥洼,有可能翻车,还是一根筋去试一试。

却说吴总管等人身受重伤,在房里疗养不得出门。银嘉使小梓去镜花楼探寻恒宇踪迹,果然在那儿,回来说与银嘉:“他把镜花楼的头牌姑娘包下了。”这一瞬,他暗暗窥视着银嘉脸上最细微的变化,她端起茶碗,呷了一口,安然的放下,他捉摸不透。

“娘娘有何打算?”她沉默,且没有任何表情,他纹丝不动,心里却油煎似的。

她划着了一根火柴,点燃一张纸,火苗越燃越大,她双目炯炯:“一把火烧了!对待敌人,决不能手软。赵恒宇的好坏关系齐丹民生,一座镜花楼应该不比民生问题重要!”

他大惊,到底应了句:“明白!”犹未说完,顿了顿才说,“王爷在里面,可怎么烧呢?”

“那就一块烧!”她慢慢的说,早知一切先机似的,朱红的指甲抠一抹胭脂,浓浓的血色,涂匀了唇。

他走了。

庆勇看他大哥出去,进来问:“娘娘叫他做什么去?”

碧琼、萃环、宝珠三个环侍银嘉身后,银嘉见庆勇进来,使退几个丫头,庆勇好奇,上前,香味扑鼻,不觉屏住了呼吸:“娘娘有何吩咐?”

她侧过眸子:“你恨我么?”

他浅笑:“我恨你什么。”

“在惠阳,我把你关进刑室。在这儿,我把你推入河里,险些儿溺死,你一定很恨我。”她端视镜中铜黄色的人。

他深吸了口气,直起身子,语气沉冗:“或许,在你命令宝珠救我之前,我对你是有那么点恨,但现在都过去了,就别提了。”

“怎么可以不提?”她倏然起身,靛蓝色的衣袖夹着淡淡的香气扫过他熊拳头闭了下眼,那瞬间,有些迷醉,她沉沉的道,“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我比谁都清楚这一点,我却对阿珠否定了,你说,你该怎么感激我,我拿什么来向她证实自己说的是对的?”

他皱眉道:“你跟阿珠说了什么?”

深陷囫囵:宅斗年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深陷囫囵 或 宅斗年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14章

    原标题: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14章小说名字: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第14章清醒的拒绝刹那间,厉锦誉双眸沉黑锐冷的一如地狱恶魔。他发誓。他一定要让蒋启轩为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没有一刻犹豫,厉锦誉启动了车子。“好热……”不一会儿,苏媚身体中的药效全面爆发,她眉心紧锁,痛苦难耐的嘤咛一声。她感觉自己像是掏空了一样,非常需要一个发泄口。在一种本能地驱使下,苏媚整个人宛如八爪鱼一样缠上了厉锦誉……“救救我!”像是一个溺水了的人一样,苏媚哽咽着声音,楚楚可怜的对厉锦誉说道:“我好难受,有火

  • 我做外围那些年14章

    原标题:我做外围那些年14章小说名称:我做外围那些年014暧昧严汝筠到红灯区是见一个女人,她自己住一栋红色的小洋楼,外观看上去有些陈旧,像遗留下来的洋宅,大门是新上的油漆,他对这边很熟悉,还有一把钥匙。我跟他进入客厅,保姆非常热情招待我,严汝筠自己上二楼,我没有跟上去。这栋房子的内部装潢和陈设,能猜出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女人在居住,应该和我年纪相仿,怎么都不会超过三十岁,沙发上有几根长发,没有摆放照片。我喝茶时顺便从保姆嘴里探了探口风,问她严先生是不是常来,她说每月会过来一两次,留下吃晚餐,或者在书

  • 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14章

    原标题: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14章小说书名: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第14章好看吗?徐随砚双腿交叠,端着一杯红酒,微微晃了几下杯中的液体,嘴角勾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皮痒了?”“我的皮在痒也比不过你迫不及待啊。”徐随砚饮了一口红酒,听见韩之繁紊乱的呼吸,一样身为男人,当然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了。“又麻烦你的五指姑娘了啊?”男人身体的重量许无忧承受不了,她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就被韩之繁打断了,“别动!”“哟,原来不是五指姑娘啊,让我猜猜是哪位小姐?”徐随砚听见‘别动’两字,激动又惊讶地把酒杯放在茶几

  • 纯禽妻约14章

    原标题:纯禽妻约14章书名:纯禽妻约第014章、那个少爷终于来了她现在也止不住好奇,顺着地毯走了过去,她所过的一路,都在落下花瓣。出了咖啡店的门,面前出现的是一辆加长的宾利,保镖打开门,示意她上去。她微微拢眉,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去了。她现在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布置了这一切!车子很快开到了林城的市中心,最有名的中央广场上面,此刻中央广场人山人海,大家都翘首看着大厦上面的LED显示屏。顾瑾熙下车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只见屏幕里竟然播放着此时此刻的场景。她从车上下来,抬头仰视,错愕惊讶的神情一览无余。天…

  • 总统爹地,别爱我14章

    原标题:总统爹地,别爱我14章小说书名:总统爹地,别爱我第十四章惩罚萧薇薇再度被带回了行宫,刚一进房门,男人就狠狠的将她压在了墙壁上。“萧薇薇,你好大的胆子!”他本来就气场凌厉,现在神情阴郁,整个人更是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萧薇薇奋力的想要反抗与挣扎,但是无论怎样都没有办法敌过男人的力量,反倒是因为身体的摩擦,使得男人的战斗欲望更加的强烈。“我说过,不准离开这里,看来,你并没有将我的警告放在心上。”“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又凭什么禁锢我!”萧薇薇紧紧的皱着眉头,满脸愠怒,“封权,就算你是总统也没有这个

  • 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14章

    原标题: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14章小说名字: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第十四章:偶遇前度这两天在穆家大宅里,纪小优除了刚开始的那一餐没心没肺地吃得欢腾,之后的几天都是各种不自在,又加上后来发生的种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实在是令人没有心思欣赏美食。于是这从穆家大宅解放出来的第一餐,纪小优吃得格外欢实。她吃得并不快,也称得上是优雅,但是就是一眼能看得出来她吃得很满意很享受,让人忍不住好奇这食物究竟是有多美味。穆笙只吃了几口便停下来,好整以暇地观赏着纪小优惬意十足的吃相。那毫不遮掩的视线让纪小优很难忽视,她抬起

  • 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14章

    原标题: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14章小说名字: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第14章安雅,我不会让你跑掉的赵祈彦笑的一脸欠扁的模样,“我不放,你怎样?”语气中挑衅的味道,让人浑身的细胞都跟着颤抖起来。安雅仰头看着上方笑眯眯的男人,抿着唇,突然抬起脚十公分的高跟鞋地猛地就落到赵祈彦的脚背上。“啊!”不出意外的听到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安雅推开男人就朝外走去,动作一气呵成,流畅凌厉,赵祈彦疼的有力气转身的时候,公司大厅里哪里还有安雅的身影?“安雅!我不会让你跑掉的!”赵祈彦对着空气狠狠发声。安雅正在发短信问

  • 裸贷人生14章

    原标题:裸贷人生14章小说名字:裸贷人生第14章沈少钦点嘟--不等我回答,他抢先挂了电话。晚上七点,我准时站在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一辆黑色的车朝我驶过来,刚一停稳,黄毛的头就露出来了,冲着我招手。我上了车,坐在后座,黄毛在副驾驶,色眯眯的看着后视镜中的我,小丫头,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让沈少钦点了,他可吩咐了,除了他,不许别人动你,嘿嘿嘿,一定是你这小骚货让沈少爽快了~说着,他和开车的人对视一眼,两人都开始大笑。听着他淫秽的话语,我内心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把头别开,沉默不语,看着窗外。回过神时,车已

  • 婚姻保卫战14章

    原标题:婚姻保卫战14章小说名:婚姻保卫战第14章馨儿沈靳城心下突生愉悦,面上却不显露丝毫,依旧还是板着张脸,看谁都是不放在眼里的倨傲,“你想说什么?”“我想说,时间不早了,你什么时候走,我要休息了。”林言看着男人的眼睛,说的毫不客气。言外之意,就是下了逐客令。沈靳城脸一沉,“你在赶我走?”“难不成,你要留下来?”林言反问,随即嗤笑的哼了一声:“沈总,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晚上,你说的话吗?你说跟我住在同一屋檐下宁可去死,你想打自己的脸不成?”沈靳城气的俊脸又红又黑,却又无可反驳,只因为他当初的确说

  • 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4章

    原标题: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4章小说名: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第14章八年了,他们终于形同陌路季如风和薛飞并肩走出洗手间,正好碰到了等下外面的莫沉渊。莫沉渊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就找不见季如风的踪迹了,此时见到季如风居然和薛飞一起走了出来,他的瞳孔猛地一缩。面上却是装作不认识季如风的样子,走上前揽住薛飞的肩膀,俨然一副绝世好男人的做派,不动声色的扫了季如风一眼,面上挂着温柔的笑意,令人如沐春风,“阿飞,怎么去了这么久,身体不舒服吗?”听到他这么问,薛飞怕他担心,连忙摇了摇头,想到季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