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错爱11章(第11章情动)

2017/11/3 12:37: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错爱

第11章情动

秦小如已经知道汐石的死讯了,她很明白把汐石当成家人的安纯汐会有多难过,所以她很想能陪在安纯汐身边。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可是被安纯汐拒绝了:“你婆婆原本就不喜欢你,总是想方设法地找你的茬,要是因为我你再被她刁难,我可是会过意不去的。”秦小如安慰安纯汐说还有许恒茂会保护她不被那老妖婆欺负,不用担心,安纯汐却坚决得很,“许恒茂能护你一时,却不可能一辈子都护着你。他也不可能每一次你同你婆婆起冲突了都能帮你解决好问题,万一哪一天他也帮不了你你该怎么办?你还是好好在家里呆着吧,我有你这份心就够了。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我会为了汐石好好活下去。”

秦小如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手攥得紧紧的,长长的指甲掐进肉里:“我跟你说,那天晚上要不是那老妖婆作怪,我就能来接你了,汐石也就不会死了。都是那老妖婆害的!”安纯汐小心地掩饰好自己的情绪,她不想让秦小如担心。来自huijindi.com

“那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给我打电话……算了,你压根就不会给我打电话,就会一个人憋着难受,让别人看着也难受。我走了,纯汐。”关上门,安纯汐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了,瘫倒在地。终于不再有人同她说起汐石了,安纯汐想。

可是,安纯汐又克制不住地要去想汐石。汐石是三年前韩石送给她的礼物,为了纪念,安纯汐给它取名“汐石”,一个连结了她与韩石的名字。那样就好像温柔的邻家哥哥还在她身边送给她世间最极致的温柔。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叮铃——”

安纯汐赶紧收拾好情绪开门,是那个每天准时报道的快递员小伙,他正看着安纯汐,笑得很开心:“安小姐,这是您的快递,请签收。”安纯汐接过明信片,签了单道了谢便关了门。她有些不明白,明明寄平信就可以了的明信片那个周宇轩为什么一定要用快递寄来才行。

这边安纯汐还在不解,那厢还在电梯里的快递员小伙也在想着安纯汐。一年前,这小伙被调来走从长安街西口到朱雀大街南口,自那时起他就注意到了住在长安街的安纯汐:安纯汐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宁静、温顺、空灵,美好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虽然如今她不知是为何开始不怎么管理自己的形象,那颓靡与忧伤却并不像那些故作姿态的那么讨厌,安纯汐的忧伤把她的气质衬得恰到好处,以及那种天地间仅她一人的孤独。

小伙没有谈过恋爱,他不懂电影里说的那些“爱一个人就是肚子里住着好多蝴蝶,翩翩起舞,最后飞到了心口,跳到了喉咙”的感觉。说明huijindi.com他觉得,现在,他很在意一个人,悲伤着她不知名的悲伤,高兴着与他无关的微笑。他认真地想,也许这就是爱情。

安纯汐先看了明信片的正面。正面是一幅水墨画,沙滩与大海,海面上开着大簇大簇的木槿花。安纯汐想起很久以前看到哪里说木槿花的花语是温柔的坚持、坚韧与永恒美丽。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的开放。这是安纯汐一直想要努力达到的状态,只是总无法看淡生死。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明信片的背面写的是海子的诗句: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安纯汐默念着这八个字,明白了周宇轩选这张明信片的用意。

原本不愿在乎谁的安纯汐觉得周宇轩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刻在了她的心上。如果哪一天她不再收到周宇轩的明信片,她一定会无所适从。那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自从她十岁那年开始,除了韩石,还有现在的秦小如和宁夏,她身边的都是匆匆过客,没有人做一分一秒的停留。即使是他们,也在自己的路上义无反顾地走着:韩石去了美国,秦小如已嫁为人妇,而宁夏,也在她的道路上我行我素。汇金地她最在意的汐石也不能陪她一辈子,如果汐石能安享天年,也仅仅是十几年而已。

多少年了,她一直在等待这么一个人,一个能够唯她独尊、能够理解她的人。如今,她觉得,周宇轩就是这个人。

安纯汐想,她是明白周宇轩的,明白他那“周氏综合集团总裁”名号之下的孤独,明白他那被高楼大厦与仇恨深锁的高贵的灵魂,明白他那与这个利欲熏心的世界格格不入的思想。安纯汐想起那天晚上的周宇轩,他的眼神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安纯汐想,她也许是对周宇轩动情了。

天气预报公布星期六,也就是明天,将会是大晴天,温度是十四至十八摄氏度,紫外线系数比较低,适宜出行。

安纯汐在挑选明日约会的衣服。时间是傍晚五点半,地点是在人民路的新华书店。这家新华书店同其余分店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呆板的放置书本的书架,以及那些没有新意的放置方法。安纯汐最为倾心的是四楼的阅览区,同那些银灰色的书架分隔开,水蓝色的墙纸优雅且从容。安纯汐挑选了很久,决定了那件水色的她自己设计的带礼服样式的上衣与相同色系的褶裙,脚踩一双帆布鞋。

安纯汐觉得她的生命在燃烧,那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她已经很久都不曾有过了。她承认,她很期待明天的会面。

安纯汐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做的梦,那种心悸的感觉还在。

昨晚,安纯汐梦到自己沉在大海的最深处,周围一片漆黑,她在黑暗中行走,时不时撞到一些珊瑚,还有其他动物。安纯汐不停地呼喊着韩石的名字,却没有人回答她。安纯汐止不住内心的孤独还有那满满的恐惧,哭出声来。

就在安纯汐正哭得伤心难过时,一个空灵的声音从海底的更深处传来。那声音似乎是要引起安纯汐更深的恐惧,有些像是巫师在喊魂归来的声音,深沉,还又透着一股子难以言说的阴冷。

安纯汐哭得更厉害了,因为她听到她的声音不似现在那样,而是十七年前那稚嫩的童声,奶声奶气的。

那个声音叫着安纯汐的名字。安纯汐听出来了,那个声音是属于潘瑶窈——那个在她四年级时背叛她的人的。与此同时,还夹杂着一两声她最亲爱的韩石哥哥的声音。

“纯汐,你还记得我吗?”那个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声音一直说着这句话。

安纯汐想,还是不要去想这个梦了。这么可怕,忘了比较好。

安纯汐到得比约定的时间要早一些,阅览区坐着一些人,稀稀落落地。安纯汐决定去找些书来读。

阅览区外的书大多是文学名著与儿童文学。安纯汐选择了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石榴屋》。安纯汐从来很喜欢这个与萧伯纳齐名的英国作家,尽管他的某些言论她并不赞同,诸如“一生只爱一次的人是肤浅的,他们把那叫做忠贞不渝,我却叫做习惯性懒惰或是缺乏想象力。情感生活的忠贞不渝就如同智力生活的一成不变一样,简直是承认失败”此类的。每一次想起这话,安纯汐就不禁会想,那些频繁更换恋人、不停相亲的是否正如王尔德所说是深刻的、勤奋而富于想象力的、不愿承认个人失败的,虽然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安纯汐最为欣赏的是王尔德那为数极少的童话。王尔德的童话大多脍炙人口,很多孩子都听过,诸如《夜莺与玫瑰》、《自私的巨人》、《快乐王子》,大都拥有一种微妙的哲学。

安纯汐察觉到周宇轩在她对面坐下来是她刚读完《西班牙公主的生日》的时候。她合上书,对周宇轩表示歉意。身着深色衬衫的周宇轩微笑着:“没事的,我也刚来不久,看你读王尔德读得那么认真就不忍心打扰你。你认真的模样很迷人。”

“谢谢。”安纯汐笑得很是天真无邪。

“你似乎很喜欢童话。”周宇轩指着《石榴屋》,“我也很喜欢王尔德,不过很少读童话,读得最多的还是他的戏剧。”

“我不喜欢那些似乎人间只有善没有恶的童话,教人只能在幻想中自生自灭。还是比较喜欢王尔德这类有些哲学意味的童话。你呢?”

周宇轩抽出一本米兰·昆德拉的作品《告别圆舞曲》:“我喜欢他。他总是微笑看着世界,却又不屑,时刻讽刺着。他把一切的沉重都叙说得如此轻松,把一切的晦涩理解得如此深刻以至于通俗得谁都能懂,用一件随意的皮将精致的骨骼包裹起来。”

错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错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说好不爱你12章

    原标题:说好不爱你12章小说名字:说好不爱你第12章:憋屈这讪是搭不下去了,不过我徐佳媛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么?!当然不!车子很快就出了小镇,车速也渐快了起来,我不再说话,只是侧过身靠着车门,翘起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不能聊天是吧,总不能还不给我看吧!我这一盯,简直比我搭讪还有效果,一分钟不到某个吊炸天的小哥哥就侧眸朝我看过来,“你看什么?”扳回一局我得意,眉梢一扬就笑了,“能看什么,看邱队啊。”他收回视线,看向路况,“没见过脸上有包还撩汉的。”噗——想着那墨迹都遮不住的包,我一口血就卡在嗓子

  • 余情与你共白首12章

    原标题:余情与你共白首12章小说书名:余情与你共白首第12章一万块就想赎回你的良心?愤愤说完我转身夺门而出。站在外面的好些人同情地朝我看过来,我疾步离开,脑袋又晕又涨。话说得强势,可我知道,我和何旭不可能再过下去了,不离婚只是为了给他添堵而已。明天再难,也要提步往前走。没有男人,我也得过下去。我上到五楼院长办公室去消假,就算我刚刚小产,也必须恢复工作。男人靠不住,我只能靠我自己,我得赚钱,我妈的病需要钱。医生说过,我妈还有醒过来的希望。看到季薇也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很想立刻转身,可挣扎了一下我还是

  • 权势之通天道12章

    原标题:权势之通天道12章小说名字:权势之通天道第十二章一点小暧昧烧包的林克今天很有自信心,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不过是早上的七点十分,想必那文化局也是八点上班,八点半才开始办事,于是觉得时间还早,决定到杨寡妇的早点摊上和早点西施搞搞暧昧。踱着步子进了杨寡妇的早点屋,大概因为时间早的原因,屋子里还没有几个人。杨寡妇在灶上忙碌,克哥心仪已久的早点西施在屋子里如同背上长着鸟翅的天使一般飞来飞去,不过手里拿着的要洗的碗很和天使的形象似乎很不协调。“吃什么?”早点西施见林克过来了,很随便的问道。

  • 巅峰战殇12章

    原标题:巅峰战殇12章小说:巅峰战殇第0012章怎么受的伤宁倾城很清楚现在的形势,当机立断的说:“我不会尖叫,但是我会配合你们,证明我在你们手里。”绑匪首领目中露出一丝欣赏之意:“很好,宁小姐是个聪明人,我期待你的配合。”“我会配合,但是希望你们言而有信,拿到东西让我安全离开,否则我爸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宁倾城冷冷的说。绑匪首领取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咦,怎么手机没有信号?”“你们的手机有信号吗?”绑匪首领向四名蒙面大汉问道。四名蒙面绑匪拿出手机:“奇怪,我的没有信号。”“我的也没有。”“刚才还

  • 情难自控12章

    原标题:情难自控12章小说书名:情难自控第十二章偷听我知道何风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一定会亲口的告诉何奕鸣,要和我结婚的消息。对于这一点,我坚信不疑。这一天晚上,何风吃完饭之后,迟迟的都没有回到我们的房间。我的心兴奋的快速跳动着,有种预感告诉我他一定是去找何奕鸣谈论我们的婚事了。想到这里,我在房里再也坐不下去。这场我精心安排的好戏,我又怎么可以错过呢。我换上轻便的睡衣,光着脚出了房门,走下了楼梯。果然,客厅里面的灯光还是亮着的。我将自己的身体隐匿在楼梯的暗处,竖起耳朵,细细的聆听着从客厅里面传来的

  • 风生水起12章

    原标题:风生水起12章小说名字:风生水起第十二章旧棺埋新骨老严的贼耳朵特灵,一听有什么宝贝东西,跟耗子见了肉似的,跨步跳进石棺里头。“怎么的?那李有财还给咱留下点好东西?”哪还有什么宝贝,这石棺里头除了一条红色的丝绸垫布,连个铜板都不见。老严期盼地看过来,我指了指石棺壁上刻着的地图,石棺内侧其他位置没有,唯独我眼前的有,上面用行楷字写了三个字:鬼谷图。“老严,古代石棺里头,都刻这种图?”看着跟黄河十八道拐似的,九曲回肠的道路,应该是十分偏僻的地界,如果说真是什么藏宝图的话,恐怕也是艰难险阻的所在

  • 妻子的秘密12章

    原标题:妻子的秘密12章小说:妻子的秘密第十二章,报复!既然我已经决定要去找李天了,我自然要快点行动了,今晚上安琪就要陷害李天了,不过我上次带着面具差点没打死李天,这次必须用真人的样子,千万不能让李天认出来。不然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我来到了酒吧里,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了,这里依然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换好了衣服后这时一个人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吓了我一跳,我急忙转身看去。是黄鱼踹的我,我是红姐聘进来的人,但是红姐是主管,而黄鱼是我的组长,专门负责我的还有别的服务员的管理。他看到我回头看他瞪着我说道

  • 最强大帝在校园12章

    原标题:最强大帝在校园12章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十二章杀手来袭“小宏,遇到什么事了,这么开心?”饭桌上,林宏一家人吃着饭,林宏脸上露出点点笑意,直看得李芸以为自己儿子发神经了。“妈,没事,你做的糖醋排骨真好吃。”林宏夹着一根青菜说道,神情竟是有点憨傻,这一刻的林宏看起来才真的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不过,如果林宏此时的表情被他前世干掉的那些敌人知道的话估计要在心中感到委屈了。这个憨货真的是无极帝主吗?劳资当年怎么就被这个憨货干掉了?“你小子不是谈恋爱了吧?”林朝军问道,他心中疑惑,总觉得林宏这

  • 百鬼夜行12章

    原标题:百鬼夜行12章小说名:百鬼夜行章十二老猞猁林玉儿实际年纪比我要大三岁,今年已经二十六,与她师父闯荡江湖多年,不敢说是老油条却也是鬼道高手。本事不在我之下,实战经验还要比我高哩。一一介绍完了。我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底,她这几年果然没有白准备,对于对付那鬼王有了几分信心,“你的本领与我相差无几,想来实战必然比我要强,一般鬼王的话,咱俩应该能够对抗。”不在慌乱,但林玉儿的为人却让人哭笑不得,“师父叫什么名字啊,看来来头不小,我听听,怎么就培养出你这样的骗人精。”“不许说我师父坏话。”林玉儿媚眼一眨

  • 乡村小神医12章

    原标题:乡村小神医12章小说名字:乡村小神医第十二章:新房完工赵齐贤一个人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一番云雨过后,身体格外畅快,身体懒洋洋的不想动。心里想着,再过几个星期就是山货完全成熟的时候了,是最合适采摘的时候,这几天还是先把自己这房子给修建好,村里的刘大脑袋的建筑队也都准备好了,就等着自己点头就可以开工了我。赵齐贤第二天一起来吃了早饭就开始干修建房子的事,把屋子里的东西全部一股脑扔进仓库,在赵麻子遗物里找到的那本医典也被他随手扔到了仓库的柜子里,仓库透风,不用担心潮湿的问题。赵家村挺小,赵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