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藏在回忆里的你12章

2017/11/3 14:53:3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藏在回忆里的你

第12章  女人嘛,能用就行

“看来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了。版权huijindi.com

傅澜清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脸红的样子,“那就好好收着,这可是目前对你来说最有用的东西了。”

“你无耻!”宁筱筱从牙根儿处挤出了三个字。

“这怎么能叫做无耻呢?”傅澜清不赞成地摇了摇头,“毕竟你这具身体,对于我来说只有这么一个用处,我自然要多关心一些。”

宁筱筱把怀里的药膏扔还给他,“滚,我不需要!”

“这可由不得你!”傅澜清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眼中的神色也跟着冷了下来,“你最好乖乖听话,这样还能少受一点儿罪。”

想起自己这两天的经历,宁筱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气势也弱了不少。

傅澜清满意地点点头,用手中的药膏拍了拍她的脸,“这样才对嘛,跟我作对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你得牢牢地记住这一点儿才行!”

宁筱筱撇开脸,不想再跟他争辩。

“在心里偷偷骂我也没用。汇金地”傅澜清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因为我一点儿都不在乎。”

“你绝食也好,自残也罢,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毕竟我在乎的并不是你的身体是否健康,女人嘛,能用就行了。”

他这话里带着明显的轻视与侮辱,像一道利刃直刺进了宁筱筱的心里,加上她刚才无意之中的发现,她知道这个男人并没有说谎。

宁筱筱有些难堪地闭上了眼睛。

可傅澜清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薄唇里吐出更为残忍的话语,“不要再想着逃跑了,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在我没有找到那个孩子之前,你的用处就只是留在这里供我亵玩,你最好认清楚这个事实!”

“砰”地一声,房门被人重重地甩上。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宁筱筱的眼皮轻轻颤了颤,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傅澜清的话,就像刀子一样割着她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她跟傅澜清明明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完全不应该有任何的交集。

可短短的几天之内,她接连受到了来自于他的威胁、侮辱,甚至于侵犯。

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一个莫须有的孩子。

为什么傅澜清非要一口咬定,她曾经跟他有过一个孩子呢?明明他们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不是吗?

说起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宁筱筱的承受范围。

在这之前她还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并不是你想不到,它就不会发生的。汇金地

不过现在她明白了。

傅澜清就像是一个噩梦缠上了她,无论她怎么甩都甩不掉。

要想停止这个恐怖的噩梦,就必须交出他口中的那个孩子,可是她上哪儿去找一个孩子给他啊!

现在宁筱筱只好寄希望于傅澜清能够快点儿查出真相,证明这件事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然后尽早地从她的生命里消失。

身体和心灵的双重受创,让宁筱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落。

她将自己的脸埋在双腿之间,原本是想逃避残酷的现实,却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似乎已经到了下午,身体的酸痛缓解了一些,可喉咙里却像是着了火一般。

宁筱筱挣扎着坐起身,环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水的存在。汇金地

没有办法,她只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下床,准备出门去找点儿水来解渴。

二楼的走廊依旧是一片寂静,只有一楼客厅里不时有忙碌的佣人经过,宁筱筱拦住其中一个佣人,委婉地向她表示了自己的需求。

“你不是绝食了吗?怎么又想喝水了?”

在这栋别墅里几乎没有秘密,所以宁筱筱绝食的事情,基本上每个人都已经知道了。

宁筱筱被噎住了,可现在并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再不喝水她觉得自己都要烧起来了,“我不要别的东西,只要给我一些水就好。”

那佣人本来也没什么坏心思,只是觉得好奇而已,听到她这么说,就朝着厨房的方向指了指,“想喝水就自己去厨房里倒吧,我这儿正忙着呢!”

“谢谢!”

得到了指点,宁筱筱也不在意她的语气,自己去厨房里倒水喝。

这会儿还没到饭点儿,因此厨房里没有什么人,倒是让宁筱筱松了一口气,要是再多几个人问她,她指不定就没有办法再厚着脸皮讨水喝了。

宁筱筱拿起料理台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正准备喝却被旁边伸出来的一只手抢了过去,“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

抢走她水的是一个佣人打扮的女人,不过比起刚才的那个,她的态度更加高傲一些。藏在回忆里的你12章

“我只是想喝点儿水而已。”宁筱筱为自己辩解道。

蔡朵朵,也就是抢走她水杯的女佣,听到她的话冷笑了一声,“我听说你不是在搞什么绝食抗议吗?这才一天还不到,就改变主意啦?”

她这话里充满了嘲讽,宁筱筱心中不快,却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不吃东西,就是想喝点儿水而已。”

“喝水难道就不算是吃东西吗?”蔡朵朵不依不饶,“有本事你连水都不要喝啊!”

“哎,你……”

宁筱筱眼睁睁地看着她将手中的水倒进了水池里,想拦都没来得及,“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还能更过分,你信不信?”蔡朵朵说完,将水壶里的水也同样倒进了水池,还当着她的面儿晃了晃,一滴都没有剩下。

宁筱筱气得浑身发抖,原本就冒烟儿的嗓子更加干渴了。

她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蔡朵朵,准备直接接水龙头里的水喝。

反正她小时候又不是没有喝过!

但蔡朵朵摆明了要跟她为难,又怎么会轻易让她如愿?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使蛮劲儿将她拽了回来。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宁筱筱头皮吃痛,只好停了下来,“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干嘛非要跟我过不去?”

“你没有得罪我啊,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而已。”蔡朵朵态度嚣张。

宁筱筱简直快要气死了,居然连一个小小的佣人也能骑到她的头上来,气急之下她也有点儿口不择言了,“你真不愧是傅澜清的人,真是跟他一样恶毒!”

“啪!”

她话音刚落,左边脸上就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蔡朵朵一脸愤怒地看着她,“你居然敢说少爷的坏话!”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宁筱筱现在全身无力,挨了耳光即使想还回去也没有办法,只好先占点儿嘴上的便宜。

不过这一巴掌她会牢牢记住,早晚有一天她会加倍还回来!

蔡朵朵还想再给她一个耳光,不过却被事先有所准备的宁筱筱给躲开了,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敢得罪我们家少爷,就等着渴死吧!”

“所以是他让你阻止我找水喝的,对吗?”宁筱筱心中一紧,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她心中几乎已经能够肯定了。

“哼,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家少爷每天要忙那么多大事,又怎么会为你这种女人费神?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好不好?”蔡朵朵冷哼一声,脸上的神情极其不屑。

虽然她这话听起来是在为傅澜清开脱,但在宁筱筱听来却没有一点儿可信度。

毕竟从她刚才的表现来看,她可是很拥护傅澜清的。

知道了是傅澜清的意思,宁筱筱便不打算继续在这里耗着了。

因为她知道这样做根本一点儿用也没有,傅澜清不允许她喝水,这里的佣人是不会帮她的。

既然这样,她又何必留在这里浪费口水呢?

这么想着,宁筱筱便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厨房。

在她离开之后,蔡朵朵也像一只斗赢了的公鸡似的,昂首挺胸地走了出来,不过她并没有立刻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而是找了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拨通里手里的电话。

“喂,孙小姐,是我,蔡朵朵。”

尽管四周没人,蔡朵朵依然压低了声音,还特意用一只手挡着话筒,省得声音传出太远。

“你放心吧,我都是按照你说的去做的,她呀?刚才下来找水喝水被我给赶出了厨房,现在应该是回房间了。”

“嗯嗯,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你不用担心啦,我会小心不被人发现。”

“好的,要是再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一定会及时打电话通知你。”

这个电话大概讲了五分钟左右,蔡朵朵挂断电话之后,左右看看没有人察觉到自己,连忙把手机收回到口袋里,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藏在回忆里的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藏在回忆里的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小说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妃常张狂:邪王上榻来第2章厉王下聘“小姐,你就没有一点点的惋惜?”清竹表示无法理解。李墨遥,烟城所有闺中女子最想嫁的男子,长得好,性子温和,关键是家世好,其父乃当朝吏部尚书,其母乃是大将军家唯一的女儿,两个舅舅皆是朝中要员,他自己也年纪轻轻就入了翰林院,前途一片光明。月如霜与李墨遥自小订亲,羡慕嫉妒恨她的女人不计其数,可她说退婚就退婚了。月如霜道:“清竹,别再说了,再说,我会忍不住回去让李墨遥加银子的。”“……”说了半天,简直对牛弹琴。

  • 小说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你成婚:总裁别动手第2章小三上门找茬一个月后。“叮咚叮咚......”听到门铃响,夜羽凡以为又是宸梓枫回来忘记带钥匙了,打开门说道,“梓枫,你又......”夜羽凡话还没说完就愣在那里了,因为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而不是她新婚一年的丈夫宸梓枫。“请问你找谁?”夜羽凡不认识眼前的女子,礼貌的开口问道。佘楠楠并未理会夜羽凡,越过夜羽凡,大步的朝客厅走去。夜羽凡皱眉,看着佘楠楠,又一次开口问道,“你是谁?来我家干什么?”佘楠楠依旧没

  • 小说神秘总裁夜夜来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秘总裁夜夜来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秘总裁夜夜来第2章:被狠狠地撕裂程清瑶抱着酒瓶咕咚咕咚的往下咽,她需要酒精壮胆,需要酒精迷醉自己,醉了就能逃避清醒的伤害。“滴答”一声响,紧闭的房门再一次推开,她知道来者是谁,抱着酒瓶起身迎接。脚步有点摇晃,视线有点模糊,她凑到他面前瞪圆眼睛使劲的瞧,也没瞧清什么。打了一个酒嗝,醉醉的笑道:“谢谢您今晚选我……我一定会好好地侍候您……这酒好喝,我喝多了几口,不过,不要紧,我知道我今晚要怎么做……我要先脱了我的衣服,再脱您的衣服,然后我抱着您

  • 小说鬼夫休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夫休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鬼夫休缠第二章横死我整个人差一点儿就崩溃了,马上就想到了葛清。同时心里面懊恼到了极点,我自己不该贪便宜,看着钱多事情简单就来了。却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丢掉了……我哭了一会儿之后,就听到了院子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是葛清和那个李先生在说话!我心里面特别的恨,从床上爬起来之后,穿着睡衣就冲出去了房间。跑到楼下之后,果然葛清和李先生在院子里面。我红着眼睛扑到了葛清的身上,在他脸上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就哭着骂他畜生。葛清的表情有点儿愕然,伸手来抓我,还问我发生什

  • 小说嗨,我的顾先生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嗨,我的顾先生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嗨,我的顾先生02不想再看见徐帆和王漫妮,我走去卧室打包行李。昨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明明将床铺整理的很整齐,可是今天,床单褶皱了不说,床上还有女人的短裤。我掀起被子的一角,赫然发现床单正中央有乳白色印花。昨晚,徐帆和王漫妮从派出所回来后,又在床上做了?彼此真像发情的猫,需求很大啊!我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为了一个不在乎自己的男人哭除了祸害自己,毫无收益。与其如此,还不如笑出气场。离开之前,我问徐帆和王漫妮。“你们昨晚几点回来的?”徐帆和王漫妮一脸

  • 小说《想你一整晚》之第19章 陆霆深,你有病,得治!【19】

    原标题:小说《想你一整晚》之第19章陆霆深,你有病,得治!【19】小说:想你一整晚第19章陆霆深,你有病,得治!“霆深,好痛。”我试探性的说,虽然我这样说很无耻,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不在意我。陆霆略带焦急的回应:“马上去医院。”他不是一点都不想要我的孩子吗?为什么现在又表现出这样着急的样子?陆霆深不是一个冲动的男人。可是现在,他明显失去了本能的理智,就连我现在没表现出一点痛苦,他都没有察觉。我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霆深,为什么和我分手,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为什么,我就不

  • 小说《爱你我心永恒》之第19章 不得已的苦衷【19】

    原标题:小说《爱你我心永恒》之第19章不得已的苦衷【19】小说名字:爱你我心永恒第19章不得已的苦衷“没想到唐菲死了是不是?”季唯皓抬脚,淡清清的看着唐月。那眼神让唐月一个抖擞,“不,唯皓,我没有逼死姐姐,我没有。”季唯皓又一脚踩下去,不过这次落下的位置再也不是唐月的腹部,而是她的脸。“啊……啊……啊啊……”唐月惨叫。脸上那重重的碾压,她的鼻子好象塌了。还有,她的牙好象掉了,一颗两颗,所有的牙都在痛。季唯皓,他要碾死她吗?“放过我,啊啊……”太疼了,唐月根本受不了。许久,季唯皓才缓缓移开,拿出手

  • 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之第19章 你怎么确定我是给她买的?【19】

    原标题: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之第19章你怎么确定我是给她买的?【19】小说名字:奈何情深入人心第19章你怎么确定我是给她买的?唐雅无精打采的又跟着陈天翊走进了一家阿依莲淑专柜,里面装潢很讲究,四周都是香槟色的格调,显得明亮而且温馨。陈天翊拿起了一件连衣裙,仔细看了看后,招手让唐雅过去,“你试试这件,我去其他店再看看。”唐雅刚接过衣服,他已然迈步走出了店外,看着他坚毅的背影,唐雅恨得牙根都疼,他的心怎么就这么硬,让自己给小三试衣服,他怎么想到的?导购员是个十五六的小姑娘,略显幼稚的声音热情的说道

  • 小说《总裁的可爱妻》之第十九章:本少爷喜欢【19】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可爱妻》之第十九章:本少爷喜欢【19】小说:总裁的可爱妻第十九章:本少爷喜欢明媚的阳光从窗口洒落,在床前倾泻了一地的金光。风轻轻浮起落地窗前的帘子,灿烂的阳光灌入这宽敞的房间,顿时将这房间照得金光闪耀。就在屋子的中间,那一张两米半大的大床上,白色的被褥里,一个小脑袋动了动,小手从被窝里探出来,一个转身,压到了一侧。而此时,她身侧被压到的男人眉头紧皱,睁开迷蒙的眼睛,入眼便是只穿睡袍的小丫头那张酣睡的脸。被扰了清梦的某男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抹邪肆的笑容,手轻轻落在小丫

  • 小说《囚爱,夜夜贪欢》之第19章 让人防不胜防的陷阱【19】

    原标题:小说《囚爱,夜夜贪欢》之第19章让人防不胜防的陷阱【19】书名:囚爱,夜夜贪欢第19章让人防不胜防的陷阱霍金斯湛蓝的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看夜景阑,再看看盛子谦。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夜景阑出手对付一个人,竟只是为了废这人的一块地!刚才盛子谦对沐小七的森然恨意被霍金斯捕捉到,他若有所思的视线又落到了沐小七的身上。看来,一切都跟这个东方小美女有关。他毫不顾忌地上下打量起兀自发愣的沐小七来,看见她腰间的彼岸花纹身时,他的眼中闪过一抹讶然。刚要看清楚,就听一边有人冷冷道:“眼睛不想要了?”霍金斯吐了吐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