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阴婚不散:冥夫缠上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3 17:09: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阴婚不散:冥夫缠上我

第二章 原来是他

第二章原来是他

  当晚心情大好,便没什么烦恼便沉沉的睡去了。阅读huijindi.com睡梦里,我梦到了小时候,跟老家的那群童年伙伴一起嬉闹的场景,我们相互追逐打闹着,来到了岭南的一处老坟场,那时候小,不知道害怕,那里嫣然变成了孩子们的天堂,叽叽喳喳。这时候一个小伙伴张绍武发现一处一人高的石壁镶嵌在岭间,有些缝隙显露了出来。他招呼我们过去,由于好奇,便你挤我我挤你的争相透着石缝往里看,这时候,突然一空,我们挤着的那个块石壁轰然倒去,把我们一起诓进了洞里。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我们一跳,随即便是轰然大笑,大家都为刚才的窘相相互嘲笑着。这时候张绍武说:“看,里面有口棺材。”我们吃了一惊,直直的盯着张绍武手指的方向,果然一口刷着紫黑色的棺材躺在那,我们有些怕了,想撒腿就跑,张绍武说:“大家不要怕,我爷爷是占卜大师,可以斩妖除魔,我是受过爷爷的真传的,小小的棺材怕啥,看我怎么收拾他。”

  确实,张绍武的爷爷是我们村的占卜先生,村里及周边村落的红白喜事都找他算日子操办,当然有些中邪冲撞上不干净的东西也会找他,十里八乡赫赫有名,道法极高。汇金地绍武的话我们也将信将疑,站在原地没动,这时候,张绍武大着胆子,装模作样的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刚伸手过去摸到了棺材,这时候突然吱呀一声,显然是棺材板撬动的声音,我们再也经受不住内心的恐慌,一个个尖声厉叫的逃也出去,一路狂奔。

  回到家,我被吓出了病,赖泱泱的没了精神,高烧不退,其他的伙伴也跟我差不多,应该是张绍武回去跟他爷爷说了,张老爷子挨家去看了我们,跟父母说小孩子应该是冲撞到里面那位的安宁了,过度惊吓把魂丢在里面了,需要叫魂。

  父母焦急的问张老爷子怎么办,张老爷子说:“叫魂容易,只不过,里面那个可能不大好对付,可能会麻烦点,这样,今晚先把孩子的魂给叫出来安魂,墓里那位明天中午我去看看,再确定如何应付。”父母连忙谢过老爷子,并张老爷子嘱咐叫魂仪式需要用到的东西赶紧去准备筹集。

  叫魂不是很复杂,只需要一柱香,一些冥纸,一块磁铁即可,然后把磁铁放在我枕头下面,说是小孩子的魂魄小,比较贪玩,魂魄比较轻,所以用块磁铁吸附魂魄,冥纸是烧给其他鬼魂的,让他们不要缠着小孩的魂魄,让他回归肉体,一炷香是用来引路的,魂魄会闻香而来。当晚大门,房门都不能关,要开一夜,这样就会顺着进入房屋进入丢魂者的身体里。还要父亲在大门口向外大喊我的名字,母亲在屋里接应着喊我的名字,这样喊三声即可。网站http://www.huijindi.com/于是这样折腾一夜,果然第二天我就好了,高烧退了,又变得活蹦乱跳的了。

  第二天中午,趁着阳气最盛的时候,张老爷子进入了那座坟墓,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看着张老爷子垂着头,背手弓腰走了出来。摇着头说不好办啊,众人围将过去问怎么回事,可以办法化解,张老爷子语气沉重的说:“这个墓埋葬了个大户人家的少爷,年轻轻就去了那间,自己一个孤零零在这,想配一房新人,也就是做一场阴婚,这新人好找,用纸扎的人就行,可是又得委屈这群进去墓穴的孩子们当送亲队伍,唉…”。众人也都哑然。

  为了消除隐患,众人也就勉为其难的算是答应了,张老爷子保证说孩子绝对不会有事,只要按照他说的做即可。当天大家都去准备需要的东西,都按着老爷子的吩咐置办好了,家具及马,仆人,都是用纸扎的,画的小脸红扑扑的,样子很是诡异。

  当晚十二点,我们拿着那些纸扎的嫁妆排着队准备进入墓穴,张老爷子说,进入后切记不要抬头乱看,不要说话,出来时候不要回头,一路到家,回家睡一觉就好了。网站huijindi.com大家心里都是怕的要死,有些哇哇的哭出声,幸好,我们的父母都在墓穴口等着我们,安慰我们,心里信任老爷子,也就稍微安心一些。

  时辰到,我们开始低头进入墓穴,不敢抬头,走了不多久,张老爷子喊道:“停”。众人停住脚步,我抱着新娘,走在前面,老爷子把我扶到棺材跟前,说吉时到,请新郎新娘拜天地,一拜天地,这时候我感觉有些迷瞪,随着喊声,我竟然不自觉的跟着鞠了一躬,二拜高堂,我又一躬,夫妻对拜,这时候我转身时候,发现地面悬着一双脚,我顺着脚往上看,妈呀,一张惨白的脸出现我面前,头顶礼帽,身穿唐服,胸口一朵大红花,面无表情,呆呆的望着我,我被吓得退一软,差点倒下,被张绍武扶助,这时候老爷子喊道:礼成。我们开始往外走,但是走了没几步,我便失去了意识。

  那张惨白的脸不停的在我脑海重复的出现,感觉好眼熟,这时候脑海一惊,一声尖叫,原来是他。

 

第三章 我是你男人

我受到惊吓,突然惊醒,浑身大汗淋漓,脑海一直出现那张面孔,极度恐慌。“想起我了么?”这时候突然耳边想起这么突兀的话语,我又被吓一跳,这时候一双冰冷的大手捂住我张的老大就要喊出声的嘴。网站http://www.huijindi.com/我瞪大了惊恐的双眼斜眼看着手的主人。是他,就是梦里那个冰冷惨白没有表情的脸,也就是今晚刚见到租来的男友—张子元。“不要惊慌,我是你男人,已经拜堂成亲过了,不要害怕。”随即松开了捂住我嘴的手。这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大喊,但是任凭我长再大的嘴巴拼命的喊也只是发出沙哑无助的声音,我使出全身力气,连滚带爬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床角,尽量使自己远离眼前的这个男人,心咚咚的快要跳出了嗓子眼,由于过度恐慌,脑子缺氧,有些身体爆裂的感觉,心脏生疼,脑子一片空白,就连哭喊都忘记了。

  大约过了半分钟,才呜呜咽咽哭出来声,然而眼前这个男人一声不吭的铁着个冰冷的脸就这样看着我,“你到底是谁?”我声音颤抖的带着哭腔问了一句。“我是你男人”男人只是淡淡的冷冰冰的回答了我这句。版权huijindi.com“你滚,我没有男人”我歇斯底的喊着。“我真是的男人,不信你看你脖颈处有我的吻痕,你是我的。”说罢他站起来伸出双手向我抓过来。我看他突然有动作,又惊慌失措的大声尖叫却喊不出声,眼看那双冰冷的双手就要抓住我的时候,我已经惊恐到了极限,浑身抽搐,昏死了过去。

  当我醒来发现我身着红袍,依旧在那个墓穴中,身边是那张冰冷惨白,没有表情帅气的脸,他用冰冷的手牵着我的手,另一只手举着酒杯,环顾四周坐满了宾客,也都静静的举着手中的酒杯,都是满面微笑,随着身边这个举杯饮下手中的酒,其他人也举杯一饮而尽,静悄悄的画面更是诡异,此时我发现座下的宾客有些甚是面熟,浑浑噩噩中突然想起他们不是我们村里故去多年的村民么,看到此时此景我懵了,我这是在哪,是在阴间么?怎么新娘会是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看周围都是纸扎的家具家电,这不是我们送亲时送来的么,张老爷子他们呢,那群小伙伴们呢,此时我开始头疼欲裂,神经紧张,想要挣脱他冰冷的手,拼命挣扎乱喊,却没有一点声音,就像在一个真空里一样,我越来越紧张。这时,一声滴滴滴滴的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墓穴,我被这滴滴声惊醒,原来是床头闹铃响了,又是一场噩梦。

  正当这时我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我环顾四周并没什么异象,我进入了恍惚,昨晚是真实的还是只是一场噩梦。突然我害怕自己独处在这个空间,赶紧起床洗漱,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突然,发现自己的脖颈处有一块红色印记,想起昨晚张子元的话,说是我的男人并在我脖颈处留下了吻痕,我开始紧张起来,手搓着红色的印记却怎么也擦不去,我的心里开始发毛,赶紧穿戴好出门去了。

  到了公司,我却精神恍惚,无精打采,我突然想起了老家的张老爷子,是不是要打电话让家里找找张老爷子问问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自己中邪了。于是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喂,妈。”

  “小丫头片子,大早上的打电话干嘛,想妈了?”

  “妈,我好像做个噩梦,但又像是真事,要不找张爷爷问问吧。”

  “发生什么事了?”

  当然我不能说我在网上租男友回家的事,就说:“做梦梦见小时候的事,就是那次在墓穴发生的事。”

  我妈那头沉默了说:“你张爷爷就在前几天,没了,现在小武子接他爷爷的班了,要不你问问小武子吧,让他给你说道说道?”

  我一听张老爷子没了,顿时吃了一惊。也感到一阵悲痛:“行吧妈,我给你小武子打个电话安慰安慰下他吧。”

  “行吧,你给他打电话吧,要是有啥事你就跟妈说,别憋在心里。”

  “行啊妈,那我挂了哈。”

  “嗯,哎哎,回家时候别忘了给老娘带个女婿回来……”

  “行行,妈,一定带,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哈。”

  我一听我妈又要催着要女婿的事,赶紧挂了电话,真是服气我妈了,都这时候了还跟我要女婿。挂断了电话,又给张绍武打电话去。

  “喂,小武子。”

  “喂,苏苏啊,怎么了?”

  “听我妈说张爷爷去世了,节哀顺变哈。”

  “嗯嗯,谢谢安慰。”

  “那个,我好像遇上点事,好像有些灵异。”

  “怎么了?哦,对了,爷爷去世前把我叫跟前,告诉我一些事……”于是,张绍武吧爷爷交代的跟我说了一遍,就是说那次我们送亲完回去时,我晕倒后的事情,当时我晕倒在墓穴里,由于那时候说送亲完回来的路上都不能回头,我又是在最后面,晕倒后,也没人发现,他们就直接出去回家睡觉了。但是在等在墓穴口的父母见到我没出来,当时就吓坏了,拉着张老爷子就问我去那了。这时候张老爷子突然说声坏了,立刻安排说让出来的孩子回家睡觉,他转身进入墓穴,过了好几个时辰,天都要亮了,公鸡开始打鸣时,一身道袍被撕额破破烂烂,脸色苍白,疲惫不堪的的抱着我才出来。父母赶紧接过我带回了家里,过来三天我才渐渐苏醒过来,当时奶奶和母亲眼泪汪汪的望着我,父亲背着手黑着脸,来回的踱步,张老爷子也在跟前看着我,张绍武也在床边看着我。看我醒来,母亲喜极而泣,父亲也过来看着我,我却莫名其妙的问他们怎么了。母亲只说,没事了没事了,醒来就好。然后张老爷子跟我奶奶客套几句说让我多休息便带着张绍武回家去了。以后我再怎么问我父母,父母也不肯说,只是不耐烦的说我,小屁孩知道那么多干嘛。于是我也就不问了,见渐渐的也就把这个事情给忘却了。

  张绍武继续说,当年的事还没完,说等你长大了还会有一劫。以后我们张家会包你无事。说那个墓主人还会来找我。

  我听后心里一惊,便把我所经历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张绍武沉默了一会说:“你先别担心,这样,在市中心有家状元堂,状元堂老板姓刘,那是我爷爷的徒弟,你去找他,他会帮你的。在坚持几天,我收拾些东西就去找你。”

  我听到张绍武这样说,我稍微心安些。听到他要来,便大喜所望,瞬间有了靠山。便又说了些节哀顺变的话便挂断了电话。

 

第四章 状元堂

挂断电话后,我连请假都来不及,便让同事娜娜,帮我请假,说有急事,便匆忙打车去状元堂奔去。

  来到了状元堂,门牌不是很扎眼,但是里面装修的倒是古色古香,像在这样的地段租下一块地,真是相当有实力了。门是开着的,那意思就是已经开始营业了。我便走了进去,就看着一个中年人,穿着麻布衣,闭着眼睛,手捻一串佛珠,显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我是不大喜欢这样装模作样的人,但是现在有求于人,也只能委身舔着脸赔笑着说:“你好,是刘大仙么?”这时候他却当是没听见似的,还是装模作样的在那闭目养神。我心里一阵火:妈的,真他妈还挺能装逼,一看就是一个坑爹的玩意儿。但是没办法,谁让咱姐儿妹摊上事了,于是清了清嗓子,故意发嗲装嫩的再次说:“你好,是刘大仙么?”这时候他才慢慢睁开眼,装清高的说:“你好,我是,请问有什么事么?”妈的,还挺能装,那就给你足够的空间装下去吧。

  “你好,刘大仙,我是张老爷子的邻居,我遇到了些麻烦,张绍武让我来找您帮下忙。”

  刘大仙听到是张老爷子自己家师父的邻居,立马变了副模样,笑脸相迎的贴过来。

  “原来是家师的故人,幸会幸会,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看到他这么善变,心里一阵鄙视。但是还是恭维的说:“大师,我遇上点麻烦。”然后我就把前因后果的跟他说了遍,他只是连连点头,我说完,他便给我拿了些纸符,说贴在门口窗户和床边,还给我一把桃木剑,说是辟邪斩鬼之用,我忙说谢谢,这会,感觉他人还不错,想的挺周到,这会,他又说:“这里有瓶噬魂液,是家师当初送与我,具有吞噬魂魄,使之魂飞魄散,不得超生,药性生猛,切记,要是有鬼魂靠近,趁其不备,将噬魂液泼他,便神仙也难救了。”听罢,我是眼前一亮,心想竟有这般好的器物,便小心翼翼额接过来,仔细的珍藏在我手提包里。东西拿到后便千恩万谢的谢过刘大仙,转身就走。这时:“回来。”一声喊叫把我刚要走出的身子停在门口。“苏苏小姐,你好像忘记了什么。”我一头雾水,眼里净是迷茫,转过身子看着他。刘大仙猥琐的笑着,大拇指和食指在哪不停地捻着。我瞬间明白了,这是要钱呢,我心里刚对他有点好感,一下子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还心思是友情赞助呢,师父的邻居都收钱呢,心里不满,但是拿人东西不给点也不是大像样,便歉意的说:“太不好意思了,心里太着急了,忘记给您了,不好意思了哈,多少钱呢?”

  “既然您是我师父的邻居,也收您不多,给我个进价钱就行,一共一万块钱。”他说。此时我正从包里找钱准备拿钱,心思也就顶多百十块钱,一听一万,我的妈呀,打劫啊?我掏钱的手立马停顿了下,靠,果真是坑爹的玩意儿,算了,谁让我摊上这事呢,就拿出了银行卡,说:“不好意思哈,没带那么多现金,这里能刷卡么?”他说:“能。”然后回身去取刷卡机去了。靠,设备还挺齐全,今天只好认栽了。刷了老娘一万块钱,都心疼死老娘了。出门就直接给张绍武打过电话去了。

  “小武子啊,你们这行挺挣钱啊哈?”

  “怎么了?”张绍武一头雾水。

  “来状元堂,几张破纸符、一把破桃木剑、一瓶噬魂液,要了老娘一万块大洋,你们这些破东西金子做的啊?”我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

  “……”张绍武那边无语。

  “管用不管用还不知道呢,坑我这么多,要是不管用,老娘把他什么状元榜眼的给他拆咯。”我继续跟张绍武宣泄着不满。

  “额,苏苏啊,我也没心思他会跟你要钱,还要这么黑,没办法,之前是我爷爷交了点道术,自己当了不起了便出师奔前程去了,没成想自己开家占卜算术的店,咱们也不好插手,当吃个哑巴亏,回头我到了你那,请你吃大餐,消消火哈。”张绍武陪笑着说着。

  “行吧,看在你心诚的份上就绕了你吧,”我给台阶就下把帐都推他身上,“他给的这些东西管用不管用啊,不管用拿你试问。”

  “放心吧,绝对管用,你留着防备着就行,等我去了给你大检查下,要是不管用,任你处置,明天我就到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有张绍武的保证,我就安心多了。想必今晚可以睡个拿稳觉了。瞎聊了几句便回去了。

 

阴婚不散:冥夫缠上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婚不散 或 冥夫缠上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都市掠夺系统9章(第九章 金刚战神)

    原标题:都市掠夺系统9章(第九章金刚战神)小说名字:都市掠夺系统第九章金刚战神刚才吓住自己的那道光,没错,就是灵气,不过这灵气也有好几种表现方式,有的是聚在一起形成气带,有的则是形成光球状,像这种一飞冲天玉石俱焚的,江楚韵可没见过。灵气有形,也有动静之分,动态灵气形成各种具有灵根的东西,比如一些上等的仙草,静态灵气则蕴积在物体之中,改变灵体,促使一些土壤和石头形成各种上等矿石。比如煤,比如铁矿,铜矿,汞矿,还有稀土,其实都是灵气聚聚的结果。江楚韵带着好奇心都早刚才灵气冲天的地方,发现此处的花草异

  • 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9章(第9章刑罚)

    原标题: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9章(第9章刑罚)小说名称: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第9章刑罚“掌事婢女?”沛儿像是没听清般的又重复一遍,慢慢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绚烂的笑容,猛地点头,“奴婢愿意!”林羽杉笑着揉了揉她的头,“但要做掌事婢女,只有善良还是不够的。”“那奴婢……”见沛儿紧锁的小眉头,林羽杉站起身来,“走,我带你去个地方。”晨光熹微,透过树杈照在地面上,让砖瓦都镀上了一层暖意,如果时间能静止,那么这也许就是林羽杉想要存住的永恒:温暖,自在,满足。但时光总是在流逝的,逼得人们不得不向前走,

  • 兄台,我们可否做炮友9章(第9章有个词语叫民主)

    原标题:兄台,我们可否做炮友9章(第9章有个词语叫民主)小说名称:兄台,我们可否做炮友第9章有个词语叫民主对于喻宁春的反应,吴晓倒是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奇怪,毕竟在古代社会里,子承父业这种事情就是一种传统。当然,副队长喻宁春并不是队长李克烈的“儿子”,但是在古代人传统的观念里面,正如喻宁春自己所说的那样,队长位置空缺之后,就应该自然而然的由副队长接替。被喻宁春这么一吼,吴晓并没有立刻去回应喻宁春些什么,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是扭头看向大家。罗桑大叔对于吴晓的举动显然也是极为震惊的,他不断的冲着吴

  • 龙心兵王9章(第九章俊哥怒了)

    原标题:龙心兵王9章(第九章俊哥怒了)小说书名:龙心兵王第九章俊哥怒了早上,太阳都晒屁股了,两人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突然欧阳华的手机响了起来,把两人都闹醒了,原来是杨立打电话过来,叫他开车到乡下去接下他们,好到城里来坐火车去沪海。于是两人就起床洗漱,出门去了。欧阳华本来是要开自己的面包车去接的,说里面宽敞,坐的人多,但向家俊却说一定要用奥迪车去,车子好,减震也好,不会抖到孩子。而且重要的一点,很有派头和面子,既给你长脸了,也让杨立在村里威风了一把。欧阳华也拗不过向家俊,只要向家俊要办的事情,他就能

  • 隐婚真爱:影帝宠妻无限9章(第009章投怀送抱?!)

    原标题:隐婚真爱:影帝宠妻无限9章(第009章投怀送抱?!)小说名字:隐婚真爱:影帝宠妻无限第009章投怀送抱?!“封哥,和谁说话呢?那女的到底是谁,你倒是和我交个底儿啊,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两人离的很近,姚姝听到电话里戴强的声音,怕封泽旸说出来,踮起脚尖抬手捂住了封泽旸的嘴巴。因为封泽旸没防备,姚姝动作又急切,封泽旸摔倒在沙发上了,而姚姝也因为惯性的原因,也趴了上去。“封泽旸……”封泽旸闭了闭眼,压抑着内心的燥热,冲着在电话里叫嚷的戴强说:“等会打给你!”把手机随后的往旁边一扔,封泽旸扣住姚

  • 大游戏时代9章(第9章门外有人)

    原标题:大游戏时代9章(第9章门外有人)小说名字:大游戏时代第9章门外有人“你等等,”万景天伸手打断雪儿继续说下去,“你刚才是说‘封禁我的全部灵力’?那‘灵力’是什么?这个游戏的魔法值吗?”雪儿皱了眉,又查阅了一下显示屏上的数据,然后说:“‘魔法值’的话……大概就是那个意思吧!”“哦,那么说这‘灵力’还是相当重要的……”万景天自言自语道,“不过,”他又问雪儿:“我之前也没觉得我有什么‘灵力’啊?这个在哪里查看?”雪儿没好气地说:“本游戏规定,这些都由玩家自行摸索!”嘿,这游戏引导员不仅很忙,还挺

  • 医手遮天:世子,药别停9章(第八章恶仆)

    原标题:医手遮天:世子,药别停9章(第八章恶仆)书名:医手遮天:世子,药别停第八章恶仆他心中很忐忑,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死了的云六娘又活了过来了。夏七见状,神色淡淡地对云忠风道:“二哥不要怪罪他们了,他们也都是太关心我了,才会说出大逆不道的话。”听到夏七的话,云忠风眼神一暗。夏七这话,表面上看是再替贾富贵夫妻求情,实际上却是将贾富贵夫妻二人诅咒主子的罪过点出来,根据府规,下人编排、咒骂、忤逆主子,都是要重打三十大板,然后丢给人牙子发卖掉。这贾富贵是如今云安伯府主母姜氏,也就是云忠风的娘提上来的人,在

  • 重生专宠:摄政王的毒妃9章(第九章拿捏)

    原标题:重生专宠:摄政王的毒妃9章(第九章拿捏)小说名称:重生专宠:摄政王的毒妃第九章拿捏出了荣松堂。边走,林瑶玥心中边是思量。今日虽是大获全胜,既使方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又离间了她和柳画月之间的联盟。但是方氏能派人推自己下荷花池,激怒母亲杖杀翠姨娘。又陷害母亲和翠姨娘要杀死自己。更谋划要趁乱害死翠姨娘腹中的胎儿。如此煞费苦心的连环诡计不论,单她在府内的势力就实在不容小觑。整个过程中,除了直接下手的平儿,至死都不敢在府中咬出她和柳画月。府中来来往往的仆役,竟当着母亲当家主母的面,就瞒起自己落

  • 本妃有特殊的宅斗技巧9章(第九章神秘的男子)

    原标题:本妃有特殊的宅斗技巧9章(第九章神秘的男子)小说名:本妃有特殊的宅斗技巧第九章神秘的男子“你是大夫吗?”宋玉华忍着脚踝处传来的疼痛,努力让自己脸上的笑容自然而甜美。韩冉摇摇头,“我不是大夫,只是小的时候经常受伤,久病成良医,自然学会一些舒筋活血的手法。”“你叫什么名字?”少女娇声沥沥的问他姓名,他手里还握着她的玉足,这是前世他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韩冉压抑着胸中澎湃的心潮,“阿冉,你叫我阿冉就行。”他不想这么早让宋玉华知道自己的皇子身份,本来想假借母姓陈,又想到宋玉华对陈氏一族的深恶痛绝和

  • 二次元朋友圈9章(第九章围棋平台)

    原标题:二次元朋友圈9章(第九章围棋平台)小说名:二次元朋友圈第九章围棋平台“当然,作为回报,我可以传授你高级围棋术。”藤光马上提出了自己的价码,好像生怕林南不答应一样。听到藤光的要求,林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像路飞那样张口就是几千次元币就好,林南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啊。至于电脑游戏,作为一名资深的单身狗,林南最不缺的就是这些电脑游戏啊,什么各种盘啊。所以这样的交易林南完全可以接受,至于藤光所说的高级围棋术,虽然不知道有多高级,但是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心态,林南是来者不拒。回到宿舍后,林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