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皇上,本宫要改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3 17:35: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皇上,本宫要改嫁!

时空起伏

“张雪,你给我过来!!”我正走到家门口便听见老妈的一声咆哮。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人,是更年期到了还是怎么的,唉,脾气这么暴,这不知当年俺爹是怎么看上她的。

  我走到客厅里随意的将书包往客厅里一仍,极不情愿的走到她面前,白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妈,你找我干嘛?”

  “这是什么?”老妈说着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照片扔到地上,拍案而起,“你怎么解释?”我弯腰将地上的照片拾起来一看,原来是前些日子我和严皓KISS时被死党做八卦材料偷拍下来的照片,照片上我和严皓拥在一起,他正狂热的和我热吻,回想起那天还真是觉得有够可笑,虽说严皓的吻技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并且他对我似乎是全全投入,我想那大概是因为我骗他说那是我的初吻吧。

  想想还真的可笑,像我这样的混世魔女的初吻恐怕在三岁以前就没有了吧,尽管我的初吻是在四岁时被一个比我大十岁的不良少年给夺走的,但也觉得没有那么可惜,毕竟这个少年确实是校草型的大哥哥。

  “解释干嘛?我懒得解释,要打要骂随你便!”我从小便厌恶这女人的嘴脸,从小到大都没有给她一副好脸色看,我将照片随手收入了口袋,转身,将书包往肩上一背便走进自己的房间。

  “你……你站住!”老女人再次咆哮道,我依旧不理不睬,淡定的走进房间,正当我准备关房门之时,忽然老妈一把将门撞开,怒气冲冲的走进来,活像个老妖婆,手中还多了一根半米多长的鸡毛掸子,我一愣——老女人真的发火了。

  “你反了你还!”她骂道:“还学会顶嘴了你!”

  “我就反了,你想怎样?”我不怕死的回骂她:“风水轮流转,这是天经地义!”

  “你……老女人被我气得快发疯,她知道她是骂不过我的,便直接用她手中的鸡毛掸子说话。

  老女人的鸡毛掸子重重的打在我身上,白皙的肌肤上出现了一道道伤痕,我依旧狠狠地骂她,她手中的动作依旧持续着。版权huijindi.com

  “老女人,你是更年期了吧你,暴力太太,小心我告你家暴,虐待青年儿童!!”我嘴中一直念叨个不停,她也一直打我,当然,想我这样的魔女是不会轻易的认输的。

  “老妖婆,你这么凶,难怪斗不过小三!”

  “啪”老妈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原本就润红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个血红的掌印,我也怒了,从小到大敢打我的人并不多,敢打我脸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我以我矫捷的身姿,两三下就爬上了房间的窗户,我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她,冷笑一声:“呵,老妖婆,你还真狠,行啊,你今天要打死我是不?有劳您老费心了,我张雪有腿有脚,老娘自己死,用不着你亲自动手,你还是自己回去应付小三吧!老女人!”我倚靠在窗上。

  老女人见我这样不禁瞪大了眼,也许是余怒未消,依旧放狠话:“怎么?你想跳下去?你跳啊,我今天就让你跳。你跳啊,不敢了是吧?少来威胁我!”

  此时我一只脚已伸出窗外,道:“跳就跳,我死了你别在我坟前哭,脏了我的轮回路!”

  老女人似乎真的有些不安了,语气渐渐地缓了下来,也未来得及继续骂我,道:“张雪,别闹了,快下来!”

  我无动于衷,只是轻轻的用手擦拭眼角,我狠狠地瞪着她,她似乎也感到了一丝恐惧,似乎看出我必死的决心,最终还是拉下面子来,说:“张雪,快下来啊,那里太危险了。”

  我依旧不服气,说:“再危险也没有你危险!你离我远一点!”

  老女人似乎真的有了些不安,忙说道:“好,好,我离你远点,那你快下来。”只见她慢慢地将身子向后挪。我这才收回了脚,心中渐渐地平静下来。版权huijindi.com

  我慢慢地弯下身子,准备跳到桌子上,正用力时不想脚一滑,身子竟然不受控制的向后倾倒,我急忙抓住窗帘想稳住身子,但上天非但不帮我,反而让我连同窗帘也一起扯下,身子直直的往下掉。

  我想下一秒我看见的大概便是血染红的窗帘,我害怕的闭上了双眼,却久久没有疼痛感,慢慢地,我失去了知觉,剩下的一无所知。

  (PS:错别字神马的我真的郁闷老板,我的封面呢!!!!!)

原来真的是穿越

当我再次睁开眼重见天日之时,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我静静的躺在一张檀木制成的床上,隐隐淡香扑鼻,床前的菱纱自然的落下,用手一触便知那是用上好的丝绸制成,我缓缓转过身,窗前男子单手托腮,闭目静坐。

  这人是谁?我纳闷。难道——

  我被绑架了???

  “啊!——”我大叫一声,身子也向后紧缩了两步,我双手抱膝,蹲在角落。

  我的声音将眼前男子吵醒,同时也招来了一位女子,我开始明白我错了,我根本就不应该叫,或许这样我还有可能逃走,现在恐怕是进退维谷了吧。

  只见男子轻轻的将菱纱掀起,在若隐若现中,我似乎看到了绝伦的脸。原文huijindi.com

  微蹙的眉,清秀的脸,那是一张何等倾国倾城的脸。简直就是绝世美男。他身着奇特,穿着一袭黄色长袍,头发还被发冠托起,就连言语行动也甚是奇怪。

  我沉醉在这倾城的梦幻之中,他缓缓向我靠近,一把将我拥入怀中,亲吻我的额头,我听见的是一个冰冷而略带温柔的声音,温柔的说道:“月儿醒了?”

  我愣了一小会儿,这算强吻吗?

  未来得及询问此人究竟是谁,只见那绿衣女子扑过来,激动地说道:“主子——您终于醒了,您可要吓死奴婢了。”

  “呜呜”她呜咽着。

  我呆呆的望着眼前两人,这里是剧场么?她叫我“主子”,又略微想起记得前些天我买的一本古代言情里中的侍女都是这样叫主人的,莫非——我真的穿越了?

  我心中微微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又多了些不安,但这种不安一会儿便平静下来了。

  细细的想一下,我是从20层楼的高楼上掉下去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必死无疑,虽说穿越不大可能,但从这么高的楼层摔下去要活着就更不可能了。说明huijindi.com

  突然之间,腹黑的本性爆发,一种邪恶的念头涌上心头——既然穿越了,那么就永远不要回去了!

  如今的我已经厌倦了父母的唠叨,老师的责骂,学习的压力,若是真的穿越了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想必上天还是有那么一点良心,为了补偿我的前世不明不白的冤死,竟然让我在这里再活一次。

  不过

  这究竟是什么年代,我又是谁?

  Whocantellme?

架空时代

沉默间,我觉得四周的空气有些凝固,有那么一种沉闷。

  我未语,此时的面容定是难堪,男子看起来有些焦急:“月儿你怎么了?要不要传御医?”

  眼前男子体格雄壮,看似温和,实质上并不弱,一身黄色色长袍,头戴金冠,腰间白玉玉佩,胸前绣有一条八爪龙,更显威严。此人的身份已经可想而知了。除了皇上,再无别人。

  他剑眉微蹙,面目神色紧张,焦急不安。汇金地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望着他那双使人一不小心便会沦陷的眼眸。挣脱出他的怀抱,在那一瞬间,我从他的眼眸中抓住一丝稍纵即逝的失落感,我别过头,不再看他。

  绿衣宫女抹了抹眼泪,显得有些抽搐:“皇上,您先回吧,您都一夜没合眼了,萦妃娘娘这里有奴婢来照顾,龙体要紧。”

  皇上神色复杂,又有些带有疲倦,但显然看起来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能行吗?朕还是留下来吧。”我在一旁观测着状况,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装作无所谓,言:“皇上请回吧。”

  皇上面上更显得不安,绿衣宫女会意,续言:“今天早上太医说过,娘娘醒来了便会没事了。”

  皇上的目光转移到我面上,我不经意的低了低头,他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我身前,并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那朕先走了,宛月要养好身子,不能苦了自己。”

  我点了点头,只希望这个掌管生死大权的男人快些离去。

  “嗯,那朕先走了。”他的语气缓了缓,其中柔情万分。

  他起身,甩了甩衣袖,离去。总算松了口气的我一头栽倒在床上。

  我瞥了一样绿衣宫女,竟然发现她也在看我,被人这样盯着确实是有些不太习惯:“我脸上有东西吗?”我问道,满脸的疑惑。

  她笑了笑,笑容浅淡:“没有。娘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依兰便是。”

  据从前看的那些小说来看,一般情况下都是假装失忆,然后让自己的贴身侍女将身世地位告诉自己,但那毕竟是小说,失忆倒是说得牵强,主要是什么也不知道。

  我感到庆幸,幸好我历史学得好,在这里一定会派上用场的。

  我一副严肃的样子,对着眼前这位叫做依兰的宫女说道:“那我问你几个问题。”

  依兰面目依旧笑容淡淡,说:“主子请讲。”我暗自窃喜,只要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就一定可以在这里生存下去,说不定还会成为后宫的一大传奇。“我问你,现在是什么年代?”

  “墨亦十年。”对于这个年号脑中一片空白,值得接着问:“现在在位的皇帝是谁?”

  “我们梓国的皇上是冷寂城,北方楠国的皇上是凤千寻。”

  一个不好的结果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这个也终究是结果,这个朝代,并无历史记载,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架空时代。天要人死,不得不死啊。

  “娘娘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依兰说。

  我回过神:“没……没有了。”这样的时代,我有的就不是优势了,而是随时可以要我命的规矩。“你先退下吧,我,我要休息。”

  依兰俯身,退下:“奴婢告退。”

  我静静地躺着榻上,眼前回想着从前的一幕幕,似乎是有些怀念了。我究竟张雪,还是那个冷寂城口中所言的宛月呢?

本宫是妃,“妃”比寻常(1)

次日清晨,一缕阳光扰乱了熟睡的我,昨夜可以说是未尝眠,我缓缓地从床上爬起,腰部还有些许酸痛,我尽发现自己身上还有些许伤痕,我是怎么了?

  莫不是在这个世界的我也死过一次?

  思索片刻,面部表情僵硬,在我出神间竟未发现依兰的出现:“娘娘您在想什么呢?”依兰问道。我摇了摇头,说道:“你可以帮我更衣吗?”说这话时带着些许的无奈,什么时候的我,变得这样的无助。

  从小穿衣这样的小事都是自己完成的,而现在,不是因为懒,而是……我根本不知道这种类似汉服的衣裳应该怎么穿。

  依兰并没有异样,看上去神情十分正常,就好似…好似…我的一切无知在她的眼里十分正常一般。

  她毕恭毕敬,面带笑容:“娘娘请随我来。”语音刚落,感觉自己被她扶了过去。

  那是一个很大很多大衣柜,里面足以塞下上百件衣裳,我琢磨了一番,选了一件妖娆妩媚的紫色对襟,能够确定它是对襟,是因为是它们的款式与汉服毫无差别。想必这里应该与大汉的习俗相差不到哪里去。

  依兰小心翼翼的拿着衣裳为我换上。

  对襟的袖口处是点点红梅,胸前是一大朵牡丹,裙摆处绣有小朵的桂花,淡淡的紫也被勾勒成了一片妖娆。

  随后,依兰又带着我走到梳妆台前为我梳妆,她轻言:“娘娘今日还是像往常那样梳双丫鬓吗?”虽然我并不知双丫鬓是如何,但看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很是喜欢。我点头答应下来。

  我细细的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凤眼柳眉,香肩微露,白皙的肌肤光滑而圆润,朱唇不点而赤,三千青丝垂至腰间,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蓦然回首,如妲己般妖娆妩媚,细细端详,又似幽兰般高洁。绝世而独立,一脸的颦蹙,微微拨动心弦,楚楚动人。

  如此的绝代佳人,又让多少少年为之辗转反侧,又有多少女人为之恨入骨髓,此时,就好像是命中注定,这定是一个红颜祸水,一个巧夺君心,不折不扣的妲己,回眸那一抹妖媚,领略了那褒姒的城府之深。

  不一会儿,依兰已将我的墨丝梳好,虽说这双丫鬓也算宫中发鬓,不说是难看,却略显幼稚,有些恼,这个身体的主人怎么就这么没品味?白了她一眼:“依兰,你怎么给我梳了个这么难看的发鬓?”再细细一看,宫中宫女的发鬓也与此大同小异。

  从依兰的眼中看出了她的疑惑,她说话的声音不双是甜美,却也算是柔和:“娘娘不是一直很喜欢这种发鬓吗?”

  我无奈的笑了笑,笑容讽刺,我的品味可没有这么差:“罢了,罢了,你重新梳过便是。”依兰顿了顿,点了头头:“是。”她问道:“娘娘喜欢什么样的发鬓呢?”

  对于发鬓这一块儿我倒确实没有多大的研究经验,故作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随你,梳不好我拿你试问。”

  依兰的神色有些发愣,好像十分惊奇的样子,难道是我装得不太像?

  “是…奴…奴婢遵命。”

  我依旧欣赏着镜中的自己,总觉得有这些许的妩媚,只可惜,这佳容始终是这位叫宛月的人的。

本宫是妃,“妃”比寻常(2)

似流云一般的发鬓,显得华丽,一根镶金珍珠紫蓝簪显得典雅,白皙的肌肤与手上的玉镯相衬,腰间的玉佩上刻有一个“曲”字。略施粉黛,轻点朱唇。脚踏粉色绣花宫鞋。

  室内的空气有些燥热,心中也有心闷闷的,忽闻一公公高呼:“玉夫人到。”语音刚落,只听见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哟,这萦妃可真是命大啊。”玉夫人?这厮是谁?不过敢肯定的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一脸没好气的问道:“依兰,这玉夫人是谁?为何如此嚣张?”依兰一脸不解,但不敢多问,或许她已经发现了今日的宛月与昔日的宛月有所不同。

  “回娘娘的话,这玉夫人一直以来与您不和。”依兰如实回答。

  我蹙了蹙眉,续言:“我不是问你这些,她姓甚?名甚?芳龄多少?”

  依兰更是觉着今日的宛月变了不少,平日里这个所谓的主子都是任人欺负的,今日倒是威武了不少。:“回娘娘,玉夫人,叫萧浅玉,今年,18,比您大一岁。”依兰说道。

  正想要继续问下去,却未想到佳人直接进入内室。她一手摆弄着手帕,眼睛四处乱瞟,假惺惺的请安:“萦妃安好。”看样子我的分位应该是要比她高的。我白了她一眼:“玉夫人就是这样请安的?”

  萧浅玉丝毫不在乎的甩了甩手帕,说:“那萦妃要本宫怎样请安呢?”随后冷笑一声,笑意间带着嘲讽:“你不过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妃罢了,本宫又何必给你请安,连见到一个区区贵人就会吓得害怕的萦妃今日竟然要本宫给你请安,不会……是被水给淹傻了吧。哈哈哈哈。”萧浅玉讽刺的笑着,不怀好意。

  我迅速的在脑中推测着,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个傻子,而且……这个身体的主人就很有可能是被眼前这个玉夫人给害死的。眼前之人如此狂妄,我张雪向来看不惯这种人,若是在二十一世纪,恐怕她早就死了千万次了吧。

  “可是,本宫今日就是要玉夫人给本宫请安。”我并没有急着说,抿了一口茶,故作淡定:“况且,本宫记得,本宫的妃位应该是比玉夫人的要高吧,玉夫人有什么资格在本宫面前自称‘本宫’?”

  这位玉夫人长得也算是倾城,只是狂妄些许。按理说,论相貌,品级,在萦妃面前她应该是毫无资格得瑟的。

  玉夫人愣了愣,嘴角裂开一抹轻蔑的笑:“我没有资格?那你呢?你不过是个傻妃罢了,难不成你敢给皇上说?”玉夫人上前几步,走到我身旁转悠,在我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看来这次不但没有把你淹死,反而让你变得嚣张了?”

  我面无表情,也丝毫的没有畏惧,本身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会害怕再死一次?轻启朱唇:“玉夫人是觉得本宫傻?”我用手捏住她的下颚,狠狠地瞪着她:“本宫就告诉你,本宫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任你欺负,以前你所做过的事,本宫会好不纰漏的双倍奉还给你。”玉夫人挣扎着:“你这个疯子。放开我。”我的手再一次用力,叫人挣扎不去。虽说是换了一副身子骨,我的力气好像还是没有改变,依旧是以前那样大。

本宫是妃,“妃”比寻常(3)

我冷冷一笑,对玉夫人说道:“本宫今日就让你瞧好了,本宫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依兰。”我的语气有些叫人不容抗拒:“玉夫人以下犯上,给本宫掌嘴。”

  依兰呆住了,她甚至不敢相信在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从前的萦妃:“娘娘,这……”

  “你放开我,杜清曲,你放开我。”玉夫人咆哮着,不停的挣扎,样子很是狼狈。

  杜清曲?为什么她会叫我杜清曲?我不是叫宛月吗?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也没有刻意去想那么多,目光移到依兰身上怒斥道:“本宫要你打你就打,本宫是妃,她只是个夫人。”

  依兰依旧有些胆怯,竟然跪在地上,眼中闪着泪水。“萦妃娘娘娘,奴婢不敢。”

  一个夫人便可以把她吓成这样,想必这玉夫人一定是个恶毒之人吧。我虽生来并非是个好学生,但也算个仗义之人,如今,这玉夫人不止是欺负依兰,竟然敢撒野到我头上来了。

  毫不客气的抬起她的下颚,一巴掌挥过去,佳人面上出现了一个五指印,这下终于知道被老妈打的时候是怎么样子的了,似乎还不够尽兴,反过手来又是一巴掌。这才放开了玉夫人。

  玉夫人一手捂着脸,面目狰狞,这厮是想要还手吗?

  可想也知,这个平日在宫中横行霸道惯了的玉夫人怎可能轻易就认输呢?别人也就罢了,还是昔日一向委曲求全的宛月。

  佳人的芊芊玉手扬过来,本是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这时候,一张大手抓住了玉夫人的手腕。

  眼前的男子身着墨绿色长袍,面容俊秀,一双桃花眼显得多情。手持折扇,墨丝绾鬓,面无表情。这人,究竟是谁?

  他不是皇上。

  玉夫人想要收回手臂,却被他紧紧地拽住。

  “本王最讨厌的就是动粗的女人,最瞧不起的就是不知廉耻的女人。”他的声音冷冷的,显然他的这句话是对玉夫人说的。

  他自称本王,那他一定是个王爷。

  男子用力的甩开玉夫人的手,玉夫人一下子收敛了许多,微微俯身。“参见尊王爷。”原来真的是王爷,只是,我记得妃子应该是不必给王爷行礼的啊。在不解中,突然发现他的目光正慢慢的移向我,我也随着玉夫人那样行礼,尽管还是有些许的别扭。

皇上,本宫要改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上 或 本宫要改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52岁的苏菲·玛索,又活成了世上最美的女人

    人间需要一位女神,于是苏菲·玛索降临了。法兰西之吻提到苏菲·玛索,我们能想到的,无外乎美丽、性感···她被誉为“法兰西玫瑰”、是法国男人“永远的挚爱”,也让全世界为之倾心。有趣的是,不止男性喜欢她,很多女人也会为丈夫,收集苏菲·玛索的电影,她们说,老公喜欢苏菲·玛索,起码证明他品味不俗。13岁出道,苏菲·玛索的代名词就是“美丽”。她笑靥如花,一双无可复制的褐色双眸,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浪漫,虽然是西方人,却兼具东方人的气质。她清纯可爱,温暖大方。随意挽起头发,便美得不可方物,她留了一辈子的刘海,也因

  • 他是徐悲鸿的师兄,是被遗忘的大师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神人他与林风眠共同创立国立艺专,是赵无极、吴冠中的师父,徐悲鸿师兄,被誉为“小塞尚”、“国立艺专旗帜”,但他在生前没出过画册,也没有办过个展,一度遗忘多年。几十年后,他的画估价近2000万!他就是中国抽象艺术之原点,吴大羽。追溯西方抽象艺术的的起源,可以至后印象主义代表人物塞尚,他是第一个将现代主义艺术从具象带往抽象的画家,也是对吴大羽影响颇深的画家。今天我们把抽象艺术理解为颜色和形式的艺术时,才能更好的体会塞尚对于色彩的精辟理解。这影响了其后立体主义、至上主义的发展。在中国,

  • 【健康】吃早饭,不能晚于这个时间!否则,糖尿病容易找上门……

    你几点吃早餐?7点?9点?干脆不吃?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指出:在上午9:30之前吃早餐,能够避免肥胖和糖尿病。研究结果发表在《DiabetesCare》杂志上。吃早餐的时间,会影响一种调节餐后血糖和胰岛素反应的“生物钟基因”,从而与肥胖、2型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产生联系。浙江大学医学院人类遗传病专家祁鸣教授表示,人体内,有9~12组控制节律的基因,在它们的作用下,人的激素分泌是有节律的。9:30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现代人的节律基因,根据上班族相近的工作时间,慢慢自主形成的一个时间节

  • 2018年书法作品价格 任法融书法保真销售

    任法融,俗名任志刚,原籍甘肃天水市,生于公元1936年。我国当代著名道教学者、书法家,前中国道教协会会长,现任世界宗教和平会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国家民族宗教委副主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陕西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学院院长,陕西周至楼观台道观监院。任法融道长踏实、勤苦,不走捷径,自幼师从外祖父学文习书,从颜体入手,兼学诸家,其路端正,基础厚实。其后利用出家学道之机缘优势,潜心临习前贤之碑贴,数十年如一日,手不释经,笔不洗墨。其文如人,字亦如其人。书家的道德修养支使其运笔之

  • 五个高颜值公主,你带走谁?

    听说蛋糕和咖啡更配哦,快来看看一半一伴新诞生的五个高颜值的小公主吧!香草甜杏蛋糕一颗杏子香,满阶香草绿。我偷偷地摘下一颗甜杏,小口地咬下,那份甜蜜融入了蛋糕的糯软之中,空气中弥漫着香草的清香。杏黄色的公主啊,能否请你跳支舞?抹茶伯爵慕斯一袭素面,不尽青衣香。那令我沉醉的,是那淡淡的抹茶香。你低调又朴素,神秘又吸引。品着你就像在读一本书,品着一杯茶。青衣公主,来谈谈人生吧!千层蛋糕人有千面,我有千层。一层又一层地剥开你的心,你的味道还是始终如初。你虽有千面,难以捉摸,我却是认准你的那个人。千层公主

  • 有些心情,无法言说

    人有了心事后,都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一双眼轻轻的闭着,一颗心默默的想着。不愿见人说累,有多累自己扛着;不愿逢人诉苦,有多苦自己尝着;不愿遇人就哭,有多痛自己藏着。人生中,总是累多于美,不得不面对;感情里,总是疼超过醉,难免有心碎。理不清的是是非非,只能独自去品味;剪不断的错错对对,只有暗自流下泪。人累了,可以躺下去休息;心累了,能否放下不在意!有些心情,是无法言说的。笑容,都显得牵强;话语,都觉得多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是沉默,是静默,还是冷漠;摆脱不了的一切,是纠结,是心结,还是情结。宁愿一个

  • 活动招募 | 揭秘尼克尔铭家年会十大亮点 年度超低价 大奖抽不停

    同创尼康尼克尔俱乐部铭家年会(以下简称“尼克尔铭家年会”),将于2018年1月20日在自安然酒店举办。精彩的年会,十大亮点,心动了吗?1.多重好礼免费送2.现场大奖抽不停3.主题拍摄靓模秀4.名师名家论摄影5.器材低价年度惠6.百年影赛大揭晓7.摄友才艺乐翻天8.精彩表演奏不停9.器材保养清爱机10.摄影周边购随心大美摄影的影友们,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练手的好机会!感兴趣的朋友戳下图二维码报名参加。成功报名活动者,即可于年会现场领取精美随手礼一份,并可免费参加现场抽奖活动。另外,1月18日之前,将

  • 放手,是因为爱的太深

    放弃......是因为爱的太深...爱的太深...才对自己没有把握,要用放弃做赌注...输了,证明对方还不够爱你。有一种爱,叫放手。曾经的我天真的以为不管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有多长多远,我们之间的感情一定会恒久不变,因为爱是没有理由的……爱不能成为牵绊,所以要选择放手,从容的让彼此走彼此的世界,凡事到极至,伤也会痛。其实爱过就会懂,彼此个性的太过坚强终究会是一起生活的阴影。昨日的幸福已成为一种痕迹,两人能携手走完整人生固然很好,可陪上了一段也应心存感激了。爱一个人不是要成为所爱人的牵绊,只要心中有爱

  • 永久自行车偷偷开了间咖啡店,设计里满满的回忆杀!

    看着现在满大街的摩拜和小黄车你还记得那些年拉风的永久牌自行车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那个被称为“自行车王国”的年代,自行车几乎是所有人出行的标配,而有着77年历史的自行车老字号——永久,更是成为了一代人心中共同的记忆符号。但没想到,本已经淡出我们生活的永久牌,居然玩跨界偷偷开了一家骑行主题咖啡馆。这家位于上海兰花路的永久自行车咖啡馆,以骑行为主题,店内环境充斥着单车元素,满载着轻客文化,也是峻佳设计参与品牌升级跨界营销设计的经典案例。单车总是让人回忆起关于童年与青春的美好故事。设计师陈峻佳自身就

  • 你忽然发现,你宁愿孤单一个人

    你和他,曾经有过许多快乐的时光,你以为从此不再孤单。只是,许多年后,你忽然发现,你宁愿孤单一个人。假如只有你一个人,你用不着再向他交代你的行踪,你毋须再迫自己和他一起成长或一起不成长,你不必再听他唠叨,你不用再迁就他,你不用再向他说甜言蜜语。有一天,当你长大,你会明白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而死,毫不灿烂。活着比寻思更需要勇气。世上或许有一段不可代替的感情,却没有一个人是不可以代替的。在情爱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相同的痛苦和相同的快乐。上帝既仁慈也残忍。痛苦和快乐,都会随着岁月变得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