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妾非良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3 18:11: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妾非良妻

第二章 世景流年又几时

“师傅,弟子做了几道早膳,请您尝尝。汇金地”风渺音望向坐在窗几边摆棋子的游尘,落落大方的笑道。

  游尘放下棋子,看了看桌上的膳食,拈须一笑:“丫头,你似乎对为师的喜好甚为了解。”

  风渺音听得他自称为师,心中一喜,忙将早已准备好的茶端起,噗通跪在他面前,双手将茶奉过头顶:“师傅请喝茶!”

  游尘不由一笑,这小丫头倒是伶俐,他接过茶喝了一口,“我游氏一门虽无山门祖师,却也有几条门规,你若执意拜入我门下,便需守这些规矩,你可想好了?”

  风渺音磕了个头:“弟子已想好,断不会更改,请师傅训教。”

  “好。门规其一,不得以己之学奋矜伐德、恃强凌弱。其二,不得以己之力恃权乱政,祸乱朝纲。你可记清楚了?”游尘垂目凝视着她的面容,没有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汇金地

  “弟子谨记,绝不敢违。”风渺音慎重已极的应诺。

  游尘微微一笑,“好,今日起,你便是我游尘亲传弟子,为师赐你一字,谓之念心,望你常思常悟,不望初心。”

  “是。”风渺音再度叩首。

  游尘将她扶起,从袖中取出一物,递予她道:“此物乃为师少年时所得,现赠与你,望你有善用之。”

  风渺音接过,却是一通体墨绿的手镯,非金非银,却质地坚硬非常。推荐huijindi.com镯身雕有繁复的图纹,细细瞧之,那些图纹上有细如发丝的孔洞,她心中一动,不禁诧异的望向游尘,“师傅,此物可是千眼机关镯?”

  游尘赞许的点点头,“不错,正是千眼机关镯。”

  得到确认,风渺音心中一阵激荡,“师傅,此物太贵重,弟子……”

  不待她说完,游尘已打断了她:“此物于为师已无用处,你好生拿着,以作防身之用。”

  风渺音并非扭捏之人,闻言也不再多言,将机关镯戴在了左腕上。游尘见状,眼中流露出满意之色。

  当初风渺音之祖父亲自上山来求他,称有玄门中人占算出其孙女碧玉之龄时将有大祸,会危及风家满门,遂想将她送来他处,以期能避开命祸。他本无意答应,尔后却占算出与她有师徒之缘,这才松了口。他原对这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娃并无太大信心,却未料她竟一再让他刮目相看。版权huijindi.com

  师徒二人用过早膳,让阿木将碗盘收拾干净后,游尘便带着风渺音去了书房。

  “为师平生有四大所学,乃机关秘术、五行八卦术、将兵攻具术及医术,您可挑其中一二。”游尘坐在上首,不疾不徐的说道。

  风渺音奉茶在下,闻言直视游尘目光,“师傅,弟子都想学。”

  游尘笑了笑,倒未觉她不自量力,只道:“为师予你五年时间,你能学得几分全看你自己的本事。”

  风渺音一凛,前世时,师傅便是五年后仙逝的。

  她深吸口气,伏身跪下:“弟子定不负师傅所望。小说妾非良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余后时日,风渺音开始潜心修习。她每日天不亮便起身修习炼体术,尔后亲自为游尘准备早膳,在侍奉游尘用过早膳后便开始学习机关秘术等。

  前世她只随游尘学习了机关秘术与医术,而只这两样所学便让她名扬天下,成为助那薄情寡恩的男人问鼎大位的最大助力。

  因着有前世的经验,她在学习机关秘术和医术时进步得格外快,让游尘好一阵惊喜,恨不能将一身本事倾囊相授。对于五行八卦术和将兵攻具术,她前世只知皮毛,如今便学得格外认真。

  一晃时间便已过去两年,师徒二人的感情也日益亲厚,风渺音事游尘至真至孝,游尘也待她如亲生孙女般疼如己出。

  两年间,风家从最初每隔一二月便会派人送些吃食用物到山下,到渐渐变成半年,如今已有七八月未有人来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不过,风渺音并未放在心,有没有那些东西,她在山上也过得惬意无比。

  其实,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风渺音对风家的感情都颇为复杂。她虽是风家嫡长女,却从小养在居于别苑的祖母身边,与父母感情并不深厚,远不如同母妹妹风渺玥得宠。

  之后,她因命格会给家中带来灾祸,被强行送到了山上,直至多年后才下山回到家中,与家人的感情自是愈发疏陌。也正是因此,前世她才会听不进父亲的劝告,执意嫁给那个男人,结果毁了自己一生。

  “音儿,今日你下山后,带两套少年衣衫回来。”游尘从屋中出来,吩咐道。

  风渺音眼珠一转,“师傅,您占算到今日有客来么?”

  对她的敏锐游尘赞许一笑,却只道:“来得便来,不来得便来不得。”

  早就习惯自家师傅喜欢打机锋,风渺音也未太往心里去,背上药篓便下了山。

  两年间,她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下山一趟,用药材换些油盐布料。再过一月便是师傅的生辰,她打算逛逛坊市,看有没有新奇有趣的玩意儿,也好送给师傅。她本想过亲手做一件,可她的手艺在自家师傅面前着实拿不出手,就是送出去估计也会被她家师傅当成反面教材。

  约莫一个时辰后,她下山到了坊市。坊市中人来攘往,极是热闹。

  方寸山虽位于边陲,可也因着与东陵国交界,往来贸易频繁,各色人等齐聚,自然繁华。

  “念心姑娘,今日可有什么药材要换?”风渺音刚走到一家药铺前,里面的掌柜便笑容满面的迎了出来。

  风渺音在外皆以念心为名,自称为一位药师的徒弟,因她每每送来的药材皆是中上之品,价格又实在,故而深得这些药铺掌柜的欢迎。

  “今早采摘的绿丛鹤,还有一些散淤化痛的药材。”风渺音将药篓放下,捡出一株药植给那掌柜。那掌柜一看这新鲜含露品相极佳的药植,眼中一亮,虽说她每次带来的都是未经炮制的,但也正因此,让他们从中又能多捞一点好处。

  “这些我全都要了。”掌柜忙不迭说道。

  风渺音一笑,“那好,也省了我四处跑了。”

  掌柜大笑,将她迎进药铺,与她结算了的钱款,才将她送出门。刚到门边,门外突然闯进来一群侍卫模样的大汉,当中抬着个锦衣华袍、昏迷不醒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人心急火燎的大声吼道着:“大夫,大夫,快来救人啊!”

  风渺音在他们撞进来时已灵敏的躲了开来,那掌柜却被撞得一个趰趄,刚要怒声喝斥,却被为首大汉一把抓住衣襟,横眉怒目的道:“你是这家掌柜,快来救人!”

  掌柜被那大汉几乎提了起来,当下骇得面色发白,忙道:“这位大兄弟,我并非大夫,舍铺也非医馆,诸位要找大夫该去隔壁街。”

  那大汉却听不进去,将他往那年轻男子身边一丢,“药铺岂会没有坐堂大夫?你最好速速找人治好我家公子,否则我拆了你这烂铺子!”

  掌柜苦着脸道:“舍铺是有坐堂大夫,可是今日那位大夫告假,并不在铺中,您要急着救人,最好还是去找医馆的大夫啊!”

  “呸,那医馆里全是一群庸医,老子不管,你今日不治也得治!”那大汉蛮横的喝道,并将腰间佩刀一抽,威胁之意显而易见。

  掌柜简直快要哭了,只得让小二赶紧去找那坐堂大夫,可他看着面前这年轻男子面如金纸,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就知此人必是不好了,他自知自家坐堂大夫有几斤几两,能治好此人的可能极是渺茫,余光觑见那大汉虎视眈眈的眼神还有他手中的大刀,掌柜的恨不能没早点将药铺关门大吉。

  “等等,可否让我一试?”就在掌柜内心煎熬无比之际,一记清泠脆耳的女声响起。

  掌柜并那大汉齐齐侧目,就见一名衣着朴素却不减灵动的少女背着药篓站在柜台前,正淡定的望着他们。

  “念心姑娘!”掌柜的一惊一愣。

  那大汉则皱起眉,上下打量她一眼,“姑娘是何人,能救我家公子?”

  风渺音扫眼那年轻男子,不疾不徐的道:“如我未猜错,这位公子是中了赤金环蛇之毒,毒发已逾二刻有余,如若再过一刻时间不得救治,便是扁鹊再世也无力回天。”

  那大汉神情一震,拱手道:“姑娘慧眼,我家公子正是被赤金环蛇所咬,还请姑娘一施妙手,如能救得我家公子,敝主家必有厚谢。”

  风渺音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对掌柜的道:“店中可有干棱、川蓟?”

  “有,有。”掌柜连忙点头。

  风渺音又转向那大汉,“赤金环蛇在你们手中?”

  “在。”大汉一点头,就命旁边人将一用衣裳包裹起来的东西交给了她。

  风渺音解开衣裳,露出里面手臂粗细通体赤金的死蛇。她丝毫不见害怕的将蛇拧了起来,手腕一抖,从袖中滑出一柄匕首,抬手轻轻一划,便将那蛇开膛破肚。她面不改色的从一团血肉中取出蛇胆,将之交给掌柜,“挤出胆汁,与干棱、川蓟一起熬半个时辰。”

  掌柜赶紧接过,那大汉对左右使记眼色,两名侍卫立时跟着掌柜去了后堂熬药。而风渺音则走到年轻男子身边,从袖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针盒,解开年轻男子的衣襟,露出对方白皙精瘦的胸膛。

 

第三章 知汝远来应有意

大汉忍了忍,才没上前阻止,只看着她打开盒子,拈出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慢条斯理的扎在年轻男子胸口大穴上。

  不过盏茶功夫,她便已收针起身,对大汉道:“我已将毒压制,待药熬好后喂他服下即可。待毒素清除后,若是不放心,可以再服几剂清毒散,仔细歇着数日便可痊愈。”

  大汉看着自家主子逐渐好转的脸色,满心的怀疑渐渐消散了几分,感激的对她一拱手:“多谢姑娘,还请问姑娘高姓,家门何处,以待我家公子醒后登门致谢。”

  “不必,不过举手之劳罢了。”风渺音不以为意的摆摆手。

  大汉见她不愿吐露身份,倒也没再多问,只认为这边境小城又不大,以自家主子的身份,要想查探出这位姑娘的身份来历不会是难事。

  风渺音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准备等人服下药醒来后再走,她不如此也不成,眼下这群人定不会放她离开,还不如自觉一点儿。果然,那大汉见她没有离开的意思,心下又添了几分感激,也又释去了几分怀疑。

  半个时辰后,掌柜端着药出来,在众人的监视下小心翼翼的喂那年轻男子服下药。而药刚一入喉,那男子便猛地呕出了一口黑血,人却渐渐有些醒转了迹象。

  “公子!”大汉惊喜无比的叫出了声,又转头望向风渺音,“姑娘!”

  风渺音起身走过去,把了下脉,颔首道:“毒已祛除,之后好生调养即可。”

  “多谢姑娘!”大汉喜出望外,突然感觉到年轻公子的手动了动,注意力立即全落了过去。风渺音一笑,起身退到人群后,与直抹冷汁的掌柜道了声别,便离开了药铺。

  待她在街上逛了一会,置办齐了所需用品并两套少年衣衫,却未发现有何新鲜有趣的玩意儿,只得打转上山。

  穿过浓雾,她一路向上行去,及至山腰一处平台,她不由驻足,望着远处如海的山峦,怒涛也似的山林,起起伏伏绵延不见尽头。每每看见这浩瀚雄浑的画面,她心中便会涌起一股激荡之感。

  忽地,她的心莫名剧烈跳动了两下,她蹙眉捂住胸口,这是……她掐指算了算,目光猛地投向西南方向,随后提步就朝那个方位疾奔而去。

  方寸山西南有一片毒瘴林,是游尘培植毒株的秘地。越朝那个方向靠近,风渺音的心就跳得越快。当她毫不停歇的冲入绿气迷漫的毒瘴林时,山顶上正在打坐的游尘蓦地睁开了眼,他叹了口气:“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风渺音在踏入毒瘴林之际,飞快往嘴里塞了枚解毒丹,然后一步不停的朝心中感应的那个方向奔去。

  毒瘴林中阴冷潮湿,枯枝烂叶间爬动着色彩斑斓的毒虫蛇蚁,却在风渺音经过时纷纷避开,不敢靠近。就在她焦急的找了一圈却未看到那个期盼的身影时,不远处的黑潭突然“咕噜咕噜”响了几声,她连忙看过去,就见潭中慢慢浮上来一个人,看身形衣饰,是个男子。

  她身形一震,急步飞掠过去,顾不得那黑潭泥泞腥臭,淌入水中将那晕迷不醒的男子拉到了岸边。待她抹去男子脸上的泥澡,看清男子的面容时,眼泪猛地汹涌而出,她浑然不顾男子一身的脏污,紧紧搂住他,仿佛寻回了失落的珍宝,“安言,安言!”

  好在她并未激动得忘乎所以,很快恢复了理智。她抹去眼泪,仔细查看应安言的情况。一见之下,饶是经历过一次,她仍心疼的拧紧了眉。应安言伤得极重,身上遍布刀剑伤痕,最要命的是还身中剧毒,好在还有得救。她迅速将一枚固基丹与解毒丹塞入他嘴里,之后一把背起他,朝毒瘴林外快步走去。好在这两年她一直在修习练体术,此时背着他并不觉吃力。

  前世,她亦是在此处发现了他,那时他遍体鳞伤且身中剧毒,若非师傅出手相救,恐怕他小命休矣。只是那时她身单力薄,将他从毒瘴林带回山顶浪费了不少时间,耽搁了及时救治的机会,终是让他损了身体根基,以致后来每到阴雨天寒便会寒气蚀骨,痛不堪言。

  尽管她不知为何今世他会提早一年出现在此,但无论无何,这一次她终究等到了他。而且,她自重生后便将他会用到的药准备好了,并一直贴身放着。这一次,她定不会再让他受那些苦。

  一出毒瘴林,她颇是意外的看到阿木正呆呆站在林外,不觉心中一暖。

  阿木会在此,只可能是师傅知晓此处情况,将它派了下来。她将应安言交给阿木,阿木打横抱着比它高两个身子有余的应安言,顶着一张呆滞的木头脸,丝毫不见吃力的朝山上赶去。

  一人一傀儡用了比平时少一半的时间回到山顶。一穿过竹林,风渺音便望见游尘正站在竹屋外,她加快几步,上前向游尘恭敬行了一礼:“师傅!”

  游尘看眼阿木手里的少年,“将他带到为师房中去。”

  风渺音正要说安排在她的房间,却见自家师傅说完这话,转身便回了房,只是指挥阿木将应安言抱去游尘的屋中。

  待阿木将应安言放在榻上后,游尘一拂宽袖,坐在一旁,伸出二指搭在他腕间,刚一探脉,他便看了眼风渺音,“你给他吃了固基丹?他伤势虽重,却也用不着。”

  风渺音有些心虚,她能说是因为前世耽搁了他的救治,害得他根基不稳,寒气入体,被疼痛折磨了十几年么?这一世,若非她有修习炼体术,又有阿木相助,否则也不能将他及时送到山上。

  好在游尘也并无指责她浪费之意,他宽袖一拂,指尖如风拂柳,在应安言身上连施数针,就见其眼耳口鼻之中慢慢渗入一丝黑血,再瞧应安言原本苍白如纸的面色,已逐渐有了几分血色。

  风渺音眉梢眼角都沁出了喜气,她轻柔的用帕子将应安言脸上的黑血擦净,再回头时,却见自家师傅正捋须笑望着她。她不由小脸一红,眼神游移的吞吐道:“师傅,我瞧他身上刀剑伤势颇多,许是被人追杀也说不定,实在可怜,不如先留他在山上养伤吧!”

  看着自家乖徒儿绞尽脑汁的想着借口,游尘好气又好笑,虚指点点她的头,“为师让你带两套少年衣衫,却是为何?”

  风渺音一愣,旋即恍然,“师傅您早知应、他会闯入山中?”

  游尘没有回答,起身道:“为师已将他体内的毒逼出,他身上的伤处便交予你了处理,为师要去笸箕山一趟,三日后便回。”

  “是,师傅。”风渺音自不推诿,恭敬的将游尘送了出去。

  待送走游尘,风渺音让阿木送来一大盆热水,忍着几分羞涩的脱下应安言身上脏兮兮的衣裳,用干净的帕子给他擦净身子,继而给他身上的伤处上了药,再换上干净的里衣。待做完这些,已是大半个时辰之后了。

  风渺音坐在榻边,定定的凝视着依然昏迷未醒的应安言。他的眉眼生得极好,双眼细长,鼻梁秀挺,略略削薄的嘴唇,落在偏白的肤色上,清秀绝伦却奇异地不带分毫女气。她不觉伸出手指描摩起他苍白的脸庞,她还记得,当他展颜而笑时,仿佛三月里的春风吹动了一池碧水,荡起层层涟漪,直直的渗入心间,令人忍不住沉浸其中。

  如今的他尚不过十五六岁,眉宇间犹带着几分青涩与冷漠,还不似多年后他惯以微笑来掩藏心底的真实情绪。

  突然,她看见他的眼睫轻轻动了一动,她脸上浮出喜色,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慢慢睁开了乌黑的眼眸。

  应安言的视线在短暂的模糊不清后,逐渐恢复清明,下一瞬,他的瞳孔中映入一张蛾眉曼睩的笑靥,让他的心弦莫名轻轻颤了颤,仿佛曾经无数次见过这一张脸靥。

  “你醒了,可要喝点水?”风渺音敛去眸中汹涌的情绪,柔和的询问。

  “我……”应安言撑坐起身,却发现一动浑身便疼痛无比,他勉强坐起身,按了按胀痛无比的额头,环视一圈极是简单的屋子,最后将目光落回了风渺音脸上,有些迟疑的问道,“姑娘,请问这是何处,我为何会在此?”

  “此处是方寸山游人居,你误入山中毒瘴林,被我遇见,便将你带到山上,是我师傅游尘大师替你祛除了体内剧毒。”风渺音顿了顿,“你可还记得如何上的山?”

  应安言拢眉思索良久,脑中却一片空白。他揉了揉越发胀痛的额心,无奈的道:“不瞒姑娘,我除了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其余的事一概想不起来。”

  风渺音却是不见意外,“你头部受过重击,有淤血未散,暂时失去记忆亦有可能。”

  前世,他亦是在醒来后失去了记忆,及至他身消命殒,也未记起自己的来历身世。然而,不管他究竟有何来历,这一世,她都会好好补偿于他!

  应安言神色凝了凝,但很快便恢复沉静,看着她认真的道:“多谢姑娘与令师救命之恩,日后如有差遣,应安言必有所应。”

 

第四章 门堂繁箸不妨语

风渺音莞尔,他还是这般,有恩必报,有仇必复。她站起身,“救你只是医者本心罢了,你无需太过记怀。你且安心在此处养伤,我去给你准备药膳,你先歇息一会。”

  “多谢姑娘。”应安言客气的道谢。

  “我姓风,名渺音,你唤我风姑娘吧。”风渺音站在门边,丢下一句话后推门而出。

  应安言怔怔望着她的背影,莫名觉得这幕有些眼熟。

  风渺音的医术虽还比不得游尘,但前世今生的经验相合,其实也差不远矣。在她的精心照料下,应安言的伤恢复得很快,两天后游尘回山时,他已能下床走路。游尘给他切过脉后,看了眼旁边神情讪讪的风渺音,不觉无奈,这丫头可真是舍得,竟将他珍藏的好药全给了这小子疗伤补身,莫怪他的伤好得这般快了。

  又过得半月有余,应安言的身子已康复泰半。看着端着药碗出去的风渺言,他慢慢敛去了唇边的笑容。他捂住心口,眸色迷惑,为何每当与风姑娘在一块,他的心跳便会加快,甚至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仿佛曾与她认识多年?可他除了记得自己姓甚名谁,连家在何处,亲人是谁都一概不记得,又怎会觉得她熟悉?

  待他伤势痊愈已是十余日后,他犹豫着是否该告辞下山,毕竟他在此叨扰了太久。然而,一想到离开,他心底深处便涌起浓烈的不舍。就在他犹豫不决之际,游尘将他唤到了书房。风渺音想跟进书房旁听,被游尘支使了出去。待他们出来时,游尘告诉风渺音,将收应安言为弟子。

  风渺音虽不觉意外,可仍是欣喜不已。她言笑吟吟的拍了拍应安言的胳膊,“以后你可得称我大师姐了。”

  应安言眉眼温润的看着她,不觉轻轻扬起唇角,“师傅说,我比你年长一岁,唤你音儿即可。”

  风渺音一听便不乐意了,缠过去向游尘撒娇,应安言便看着她娇俏的模样,眸子越来越明亮。

  之后,风渺音抢夺大师姐名头无果,忿忿的指使应安言去猎只獐子回来加菜。应安言也不计较明明是庆祝他加入师门,为何还得他去猎獐子,听话的出了竹林。

  待他离开,游尘捋须笑看眼风渺音,“音儿,可趁了心意?”

  风渺音脸颊微热,娇嗔道:“师傅,您说什么呢?”

  游尘轻轻一拍她的脑袋,笑道:“你成日在为师面前夸赞他天资聪颖,心性坚毅,不就想着让为师收他为徒,好让他留在山上?”

  风渺音心虚的转了转眼珠,就听游尘继续说道:“不过,为师会收他为徒,除却你待他的不同,还有一因。”

  风渺音诧异看过来,“师傅,可是他有什么不凡之处?”

  对于她的敏锐,游尘暗暗点头,也不隐瞒她:“与你相同,为师占算不出他的命格。”

  风渺音一怔,“师傅,他的命格也诡谲难测?”

  “然也。”游尘颔首,深视她一眼,“不过,为师将你二人的命盘放于一处时,却发现你二人命格相承相助,有天衍之象。故而,为师想将他留在你身边,待他日为师归去,也不至于你身边无人照护。”

  他这个小徒儿,六亲缘浅,命格无轨难测。他一直想测算出她的命格,终只勉强占出,她命格贵中藏险,若能熬过命中三劫,余生将贵不可言,若未熬过,便会香消玉殒。如今应安言的出现,或是她的助益。

  听着游尘语重心长的话,风渺音不禁鼻头发酸,拉住他的衣袖,哽咽道:“师傅,弟子不要其他人照顾,只要您照护弟子一辈子。”

  游尘抚过她的青丝,叹息一声:“痴儿,痴儿。”其余劝慰之言,他却是未再多述。他深知她在自己面前,虽时常做小女儿娇憨依赖之态,实则心性之坚定远非常人。她并非需要他的照护,而是舍不得这份虽为师徒却胜似亲爷孙的亲情。

  她来历不凡,初上山时,她便流露出对他的熟悉与亲近,对他所授一切接收之快仿佛曾经尝过一遍,有时她会与阿木说悄悄话儿,言语中带着忆异前世的口吻,诸多种种,他如何没有察觉?然而,尽管他心中已有七八分笃定,却从未向她求证,虽然他知如果问了,她必不会隐瞒他,但也没过揭开最后一层窗纸。

  世间事,有时难得糊涂,不管她是何来历,有何前尘往事,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她是他寄之厚望的徒儿,视若亲孙女的徒儿!

  山中一日,人间一年。

  一晃眼,应安言拜入游尘门下已有两载。

  这两年间,他与风渺音每日一起练武,一起学习,偶尔一起下山行医问药。尽管他仍未想起自己的身世来历,却并未沮丧遗憾或焦急。只因,在这里有师傅,有她,足矣。

  他摸了摸怀中的玉簪,穿过竹林,一眼望见正在药田间忙碌的少女,眼神顿时一软,提声唤道:“音儿!”

  风渺音回头,就见应安言眉眼含笑的玉立于竹林之前,一袭轻简的青衫却让他穿出了高贵清华的味道。她双眸浅浅一弯,却又冲他一瞪眼,挥了挥拳头,威胁道:“叫大师姐!”

  应安言望着她在外人面前从未表露过的娇俏神态,笑意深了几分。他径自走到药田边,也不嫌弃她满手污泥,牵起她的手朝溪边走去,“师傅说了,游门不似进门先后排行,谁的本事高谁是老大。前次你败在我的机关下,自然我才是大师兄。”

  风渺音闻言一阵心塞。说来,她很难不郁闷。她自诩资质不算差,又有两世经验,可居然还比不过他这个才学了一年的半调子,让她一度很是怀疑自己是否太蠢了。

  不过,她也知道,要论资质,他的确比她高,要比勤奋,他也根本不遑多让,甚至比她更刻苦几分。她在她虽然有些不爽,可败在他手里也没有太难接受,只是在心底下定决心,下次定要打得他落花流水,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撇撇嘴,风渺音决定不与他计较,任他汲水给她净手,浑然未觉这般亲昵有何不妥。“今日下山可有何趣事?”

  应安言仔细的给她洗去手上的污泥,慢条斯理的道:“万寿节将至,听说东陵国派了使臣前来,不日就会途经邑城,如今城中正准备迎接东陵使臣,很是热闹。”

  风渺音闻言眸色微动。是了,前世正是这个时候东陵国使臣来访,也是那时她在毒瘴林发现了浑身是伤的应安言。这一世他提前出现,其他事却是未变,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应安言拿出帕子擦干她手上的水,牵着她坐到树荫下,“过两日,城中有赏灯节,我带……”

  话音未完,游尘从竹屋中走出,二人忙起身走过去,“师傅。”

  游尘点点头,看向风渺音,“音儿,你准备一下,明日回京。”

  “回京?”风渺音一怔。

  游尘叹息一声,“为师方才占了一卦,你祖父寿元将至,不日或将长逝,你为风家子嗣,自当回去。”

  他的话让风渺音有些恍惚,隐约想起,前世时,祖父的确是在这一年祭风节的前日过逝的,而她那时未能赶回去,以致祖母因此对她生出了嫌隙。

  四年未归,她其实并未有多想念家中亲人,但一时间想到那位记忆中严厉无比却也会关心她的祖父,心间仍不免乏过一丝酸楚与伤感。

  看着她怔忡的神色,应安言不由握紧她的手,满目关切的望住她。游尘则又对他道:“安言,此次你陪音儿一同回京。”

  “是,师傅。”应安言自无不应。

  半晌,风渺音才回过神,张了张嘴,却不知自己想说什么,终是抿住唇瓣,任由应安言将她牵回房收拾行囊。

  次日一早,二人辞别游尘,下山租了辆马车,驾车朝京城方向赶去。

  邑城至京城约一个月时间,而离祭风节还有二十余日,好在若是快马加鞭,这些时间还是足够的。应安言并不识路,风渺音便随他坐在车辕上,一个驾车,一个指路,便是中途都极少停下歇息。

  这般昼行夜继,很快半月过去,距京城已不足百里,一日半日便能赶到。二人一路餐风露宿,片刻不停的赶路,生生将时间缩短了一半,人也因而颇为狼狈,故而在途经卢城时,便准备入城歇整一晚。

  别看二人穿着朴素,实则并不差钱。游尘虽为隐士,却是身家极厚,此番出行给他们准备了丰厚的银钱,便是不想他们在途中苛待了自己。

  二人在城中寻了间干净的客栈,各自回房梳洗一番后,方下楼准备用点膳食。二人本就生得不俗,气质也分外出众,虽则穿戴平平,但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出的矜贵根本掩饰不住,一下楼便引起楼下食客的侧目。二人恍若未觉,径自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应安言点了几道符合风渺音口味的膳食,柔声道:“用完膳可要出去逛一逛?”

  风渺音想了想,“我记得卢城有几种不错的特色小食,不若带点回去给师傅尝尝。”说着,她又有些挂念的嘀咕,“也不知师傅独自在山上可还习惯,阿木出了故障我还未修好,也无法给师傅端茶倒水打扫屋子……”

 

妾非良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妾非良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目录预览:第5章因为你很帅第6章你是不是疯了第7章家里缺根葱第8章锅锅最坏了第9章再见初恋男友第10章不会卖给你第5章因为你很帅凌琦月的小脸蛋微微发红,呼吸急乱了些,“因为你很帅。”顾明煊想笑,薄唇微弯,“因为帅就要有老婆?”这么一反问,凌琦月的眼睛就闪亮了,“帅叔叔,你还没娶老婆咩?那你喜欢像我这么漂亮的女生吗?”“酸菜!”凌琦阳真替她脸红,伸手拉她,“你过来。”凌琦月却扑进了顾明煊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不等他开口,

  • 始知你倾城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始知你倾城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始知你倾城目录预览: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假山奇遇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6章绝世美人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7章天山童姥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8章掐指一算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9章不长记性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0章我接着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假山奇遇那只猫的眼睛闪了闪,居然撅着那条腿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前走。我诧异,急忙跟上去:“我要进宫,你知道在哪里可以避开宫中的侍卫吗?你是要带我进宫吗?”白猫回头看了我一眼,喵呜一声叫,然后一瘸一拐的

  • 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目录预览:第一卷碟仙第5章不许欺负我妈妈第一卷碟仙第6章尸妖第一卷碟仙第7章鬼上身第一卷碟仙第8章夫君,你就帮帮我吧第一卷碟仙第9章这个是什么东西第一卷碟仙第10章忘恩负义的小丫头第一卷碟仙第5章不许欺负我妈妈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在我还没来得及冲过去,顾凉身体的上半部分就软倒在了桌面上的血泊里。血液顺着我好姐们顾凉的伤口,流满了整张桌子,晕染了桌面上的白纸。还顺着桌子的边缘,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我看着这一切,脑子里“嗡”的一

  • 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目录预览:第一卷第5章早知是你就不忙活了第一卷第6章尹家的晨会第一卷第7章想要地,拿命来换第一卷第8章换你挖角我了第一卷第9章你是天使第一卷第10章非去不可第一卷第5章早知是你就不忙活了“你要帮忙没有人拦你,但这护栏跟你也没仇,你不是非要摧残它才可以捉到人吧。”中年警官心疼的看着惨不忍睹的护栏,等会交通部门又要打电话到警署去投诉了。“嘿嘿,我下次保证注意。喏,这两个坏胚子就交给你们了,放心,这个如果真有赔偿的话我会掏钱的啦。”她

  • 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目录预览:第5章北慕寒第6章美图更甚第7章夫唱妇随第8章妾身怎敢第9章谁在试探第10章密谋第5章北慕寒已是早晨,宏伟而宽敞的冥王府内人来人往。大堂之中,一名男子坐在主位之上,他有着一双深邃的潭目,英俊不凡的脸蛋。浑然天成的霸气让他显得格外高贵。北慕寒,今年满二十五,明国三皇子。素有“煞神”之说,平定明国南北霍乱,令敌军闻风丧胆,受帝王喜爱。袁术是北慕寒最为看重的亲信之一,也是北慕寒身边的谋士。带着一顶黑色帽子的他恭恭敬敬的站在

  • 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目录预览:第5章我想要爆料第6章他究竟是谁第7章我要离开这里第8章我就是王法第9章她的掌心第10章真的是出了大事第5章我想要爆料擦干净身子,她换上睡衣,站在镜子前足足愣了半个小时才走出去。她缓缓地走到沙发前,看着男人英俊的眉目,明明是一张完美无瑕的俊脸,却让人恐惧的完全不敢接近。周围还散落着刚才被他撕碎的文件,她皱了皱眉,见男人并没有抬头,心里不由得更加紧张。深吸了一口气,她沉沉地开口:“贺总。”“不是要走吗?”男人刷

  • 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目录预览:第5章什么最宝贵第6章道姑不好当第7章大家都是演技派第8章计上心来第9章天上掉下个美道姑第10章一失足成千古恨第5章什么最宝贵等顾洛凝带着宫女跪下后,那老宦官清了清嗓子,用鸡鸣般的尖细嗓音念道:“上谕,圣人用心,方悟真宰。女子勤道,自昔罕闻。云和公主洛宁,素以端懿,虽为皇女,每在精修,心诚所至,雅志难违。用敦宏道之风,特遂由衷之情,着暂削云和公主封号,即日起赐玉真观出家,度为女道士,钦此!”顾洛凝听到这里浑身一

  • 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目录预览:第一卷第5章纳兰出口第一卷第6章又去赌了第一卷第7章纳兰出手第一卷第8章学武第一卷第9章偷听第一卷第10章发威第一卷第5章纳兰出口凌月确实在那一刻有了叫对方竞价的心思,可林木桥的话叫她马上打消了。是啊,做人不能太贪心,还是先留个好印象吧。最主要的是,眼见第一桶金就到手了,赶紧接着,要是中途变卦可怎么办!哪知一边始终没开口事不关己的纳兰忽然道:“竞价倒是不错,不如你们试试好了,低价我看就定一两银子吧。”凌月刷地看向

  • 溺宠一等狂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溺宠一等狂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溺宠一等狂妃目录预览:第5章预期的效果第6章准太子妃的荣宠第7章慢慢算账第8章不消停的主第9章十六年前第10章伪善的庶妹第5章预期的效果叶婉欣微惊,自己刚刚的举动难道还不够逼真,这男人到底想干嘛?“血……啊……”双手全是冷子荣身体里流淌出的不许鲜血,为了营造自己可憎的嘴脸,她故意捅了冷子荣的肋下三寸,貌似要命,实则死不了人,只要见血,今天也便达成了预期的效果,只是这太子,貌似也是个重口味的家伙,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刚刚听他和叶婉怡对曲吹箫的时候,怎么就没觉得

  • 斗破宅门:农家贵女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斗破宅门:农家贵女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斗破宅门:农家贵女目录预览:第一卷韬光养晦第5章心狠手辣第一卷韬光养晦第6章认娘第一卷韬光养晦第7章嘴碎的妇人第一卷韬光养晦第8章人美,是非多第一卷韬光养晦第9章哑口无言第一卷韬光养晦第10章活泛心思第一卷韬光养晦第5章心狠手辣“奶娘,我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有个女的叫我表姐,叫我不要破坏了她大哥和那个叫什么芬芳的女人的婚事。我喉咙痛,说不了话,她就打我。我的脸,我的身上……”刘嬷嬷是杜伊的奶娘,她从小到大可谓来说,就是刘嬷嬷照看长大的,就连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