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步步青云》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8:21: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步步青云

是人就会犯错!

苏自坚慢慢地爬了起来,看了睡在床上的妻子李晓倩一眼,无可奈何地幽幽叹了口气。

从床头柜上取了包香烟打火机,走到阳台上点燃,弓着腰依在楼栏上吞云吐雾,感叹良多。

他原本是不吸烟的,自打结了婚后没过多久发现妻子李晓倩在夫妻生活上不感兴趣,一个月中顶多也就给他一次半次,平时那可是撞都不许他撞一下,这让年青精力盛旺的苏自坚难受之极,却又无可奈何。

望着夜色蒙蒙,街上几乎是没什么行人了,远处偶尔几声狗叫传来,更是让良夜更增几分落寂。

他吸了一只又一只,阳台上尽是他丢弃的烟头。汇金地

这时,远街上一个人影晃动,缓缓地进这边走来。

苏自坚看这个身影有点儿的眼熟,心念一动:不会是她吧?

他把眼球放大瞧去,心中十有八九肯定是什么人了,由于是在夜间不敢妄下定论。

只见那人停下脚步,抬头高望,似乎也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苏自坚,即举起手来朝他摇了摇手示意。

苏自坚不禁欢喜若狂,原来这人是他单位同事,而且还是个女的,叫欧雁梅俩人在单位里可算是同在一间办公室,呆的时间久了,不免日久生情,只是苏自坚爱上了现在的妻子李晓倩后不愿对他人再用情,这让欧雁梅很是伤心,难以自拨,由于想念苏自坚夜里睡不着,这就独自上街,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边来,就看到了站在阳台上吸烟的苏自坚。

苏自坚蹑手蹑脚地回到屋内换上衣服,看着沉沉入睡的妻不觉暗暗好笑:他妈的,你这样对待老公,日子真的没法过了,那可就对不住了。

下到楼来,那人迎了上来,苏自坚一看这人正是欧雁梅,惊喜之下不禁把她搂在怀中,忍不住就朝她唇上吻去,俩人狂吻了一阵这才离开。

苏自坚把她带到一处工地倘末峻工的地方。阅读huijindi.com

他把衣服脱下铺在地上,急急就去脱欧雁梅的衣服,欧雁梅等这一天早就等好久了,也不推拒,顺势倒了下来。

在这夜色中,工地里静悄悄地,却隐隐约约地传出了一阵动人的美乐音频,幽幽荡荡,煞是动听。

几起几落,潮飞荡悠。

良久良久,俩人这才事毕,正待起身把衣服穿上之际,忽地看见有手电简照来,直照在俩人的身上。

苏自坚与欧雁梅吃了一惊,欢爱之际那曾想到会遇上这种事,居然会有人撞到这里来,由于俩人都还没有穿衣服,猝不及防。

“什么人!干什么的!”

看到俩人的这般情景,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干什么的了,这一伙人分明是欺负他俩都还没有穿衣服,一上来就捉住正着,欧雁梅吓得差点没晕了过去。

八十年代初期,似这种男女生活作风可是一件大事,这下可不了得呀!

这伙人闹得哄哄地,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大嚷大叫,引来了不少人,附近的居民都道是有小偷呀什么的偷东西,一下子涌来了不少,一看到这种情景,真是又气又骂,把俩人揪到派出所去。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苏自坚原本练过武术,要是动起手来的话不难把这些人打倒,只是这样一来势必闹大,而且欧雁梅也逃不了,反而不美,只求他们让俩人穿上了衣服,然后再到派出所。

苏自坚知道这下可谓是炸开了锅,先别说是家里,就是单位里也是不知将要怎样处理?不觉暗暗发愁,看着欧雁梅不知如何是好?

果如他所想的那样,天亮之后单位里的领导与老婆李晓倩还有岳父李可强,李可强铁青着脸,一把揪住苏自坚的胸口一拳就打了下来,派出所的民警把他拦了下来,不然他定会痛欧一阵。

苏自坚暗暗地忍受着,谁叫自己出了这么一件事,李可强是他单位里的主任,苏自坚与李晓倩结婚之后,他便把苏自坚安排到他属下粮所工作,苏自坚表现良好,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这让他非常的高兴,那知他与女儿结婚半年之久,居然会跑到外面来干这种事,而且是单位里的女同事,这让他气得不得了,不能痛打欧雁梅,只能把苏自坚拳打脚踢来出气了。

李晓倩却是大哭大闹,上来揪住欧雁梅的头发,衣服也撕破了,脸上也抓出了好几条指痕血丝。

这种乱搞男女关系,生活作风腐败,那可是人人痛恨的一件事,苏自坚被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李可强要女儿与他离婚,李晓倩不肯,她知苏自坚为什么会到外面去乱搞,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原故,这种事也不好意思说了出来,再说了这要离了婚再嫁个人,说不定比苏自坚还要厉害,那可不得了,这苏自坚怎说在自己面前还能低声下气,所以她坚决不肯离婚。

这事闹大后,单位里的领导作出人员调整决定,把苏自坚与欧雁梅作出调离原工作单位的决定,把俩人都下放到各个乡镇的下属粮所,这两处粮所天南地北,各处一方,李可强之所以这么作是怕苏自坚老毛病发作,又再找欧雁梅乱搞,那女儿非得气死不可。

拎着一个大包,里面放着的是他的换洗衣物,生活用品,坐在班车上。推荐huijindi.com

车辆行驰在颤抖地黄土公路上,车后扬起一阵黄灰。

苏自坚临而坐,抵腭看着窗外,车辆缓慢地驰过山道,他的思绪纷乱之极。

欧雁梅怎样了?

出了这样的大事,想必她比自己更是难过狼狈,这李晓倩要是肯与自己离了婚,自己大可嫁了她回去当老婆,这样就什么事也没有了,问题是自己家在农村,高中毕业后出来还是靠李可强的关系搞到了在粮所的这份好差事,李晓倩不肯离婚他也没有办法,这事只能这么拖着了。

他可是后悔万分,这要不是自己性急,或是把她带到一处隐蔽的地方,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了,这事都搞了出来,就得为这种事去负责吧,再说了,他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现在单位把俩人东南西北的调离分开,自然是岳父李可强弄的手段了,要怪只能是怪自己太心急了,一点都没把这件事好好思量了才……

现在搞得她没脸作人,也被下调到农村里,一个姑娘们日子一定比自己难过万分了。

雨夜浪漫。

弯弯的山道,青青的山峦,一条曲曲弯弯的黄土延伸出去在山的那边。网站huijindi.com

由于山道曲弯,公路难行,车辆只能是缓慢地行驰着。

中午时分,一声雷响,豆大的雨粒哗啦啦地下来。

山洪从林中急灌而出,冲向班车,司机大急,把车开到一处高地停下,等得雷过雨停,已是临晚。

当时的车辆还比较落后,又泡过了水,一下子发动不起来,搞了老半天才发动,开到一个小镇便坏掉再也走不动了。

车上十多个乘客都挤到镇上唯一的客店里,这小店生意原本就不怎么好,也就那么几间客房,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可容纳不下,这些大多是山村里的农民,穿着不怎么讲究,加上又是雨夜天气,人人都是脚踩乌泥,衣湿裤湿,身上都发出了异味。

店老板娘皱了皱眉头,看苏自坚人长得秀气,不象是农家人士,便安排他到自己的房内歇息同,她则到另一间房内睡觉。

睡到半夜,苏自坚醒来抽个烟,却听得哗哗的水响声,似有人在洗澡。

他心念一动:什么人三更半夜了还在洗澡呀,是男的还是女的呢?

毕竟他也是个有感情的人,突然间遇上这种事,是男人的话都不免会有那好奇的心思,这看一看的冲动促使得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澡房只是用木板钉起来的,许多漏缝闪过灯光。

耳中听着水响声,苏自坚心意起伏不定,下来拉也泡尿,看着灯光不觉凑近朝里偷窥。

这么一看之下,不禁令得他血脉偾张,浑身的血气都沸沸腾腾。

澡房里果然是有人在洗澡!。

原来这洗澡的人竟是店老板娘,她半夜起来拉尿,水湿路滑不慎滑倒摔跤,搞得一身泥水,迫不得已深夜洗澡,她把衣服脱个精光,也不急着洗澡,先把衣服洗个干净,然后再洗澡,她这么慢慢悠悠的洗澡,可是让站在外面的苏自坚大饱眼福了,看得直流水口。

毕竟是刚刚结了婚的人,在那方面才初初接触,对于这样诱人场面让他忍受不住。

他暗暗骂道:他妈的,都三更半夜了洗什么澡呀,想害老子今晚睡不着觉吗?

边骂边咽口气,那知这么一来可就坏事了,口里有大量的口水,他又是不加顾忌的咽,声音不免大了些。

里面的老板娘登即就听到了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不禁沉着声音低喝而道:“谁呀!”

苏自坚一惊:妈的,老子怎就这么倒霉,这偷看就偷看吧,居然还被人发现了。

急忙快步奔回房里上床睡觉,只是一夜之中无论如何也睡不了,满脑子都是老板娘的身体影子。

次日一早,司机对大家说车坏走不了了,得派人来修,这一等非得几天不可。

路程不远的都步行走了,还剩下几人在等待,苏自坚的目的地还有几十公里,说什么也走不到,只得留了下来。

到得晚上,老板娘给几人张罗着晚饭,吃过了晚饭后,苏自坚坐在房里抽烟,听得有敲门的声音,问道:“谁呀!”

“是我!”一听是老板娘的声音,起身开了门。

老板娘走了进来,她低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盯着苏自坚。

苏自坚给她看得心中发毛,强笑说道:“怎么了老板娘。”

“昨晚那人是不是你?”老板娘一言道破苏自坚心中的隐密,把他惊得毛骨怵然。

“你说什么呀,我听得不太明白。”苏自坚强笑地说道,事到如今只能给她来个死皮赖脸,赖到底了,反正她又没看到是自己在偷看,自己不承认她也抓不到证据,一想到这儿不禁暗暗得意。

“偷看我的那个人就是你!”老板娘一字一句地道了出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你凭什么这样说呀,这胡说八道总得有个证据的吧?”

“你想要证据吗?”老板娘冷笑了一声。

“没有证据你就别想冤枉好人!”暗道:老子不承认看你拿我怎办?

心中得意之极,几乎忍不住想笑了出来。

老板娘指了指地上的泥垢,道:“你看这是什么?”

苏自坚低头一看,一行脚泥印由外而入,印迹已干,显然是昨晚自己心慌意乱之际所留下来的“罪证”,一时不禁燥红着脸,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为什么要干这样的事?”老板娘仍是低沉着声音来似审问他一般的发话,这看着他的眼神里也是怪怪的,到底是什么?苏自坚一时也没注意到。

“我说老板娘呀,这事儿也不能怪我吧。”事到如今只能给她耍起赖皮来,不然这场面真叫人不懂得如何来收场。

“哈!这事不能怪你,怪我了不成!”老板娘眉宇一竖,微显怒色,她人虽到中年,倒还有几分姿色,对于苏自坚这种很没经历过事的人而言,更具一定的诱.惑之力。

“当然要怪你的了,怎说不怪你的呢?”苏自坚厚起了脸皮,声音也渐渐地大了起来。

“这怎就怪我了?”老板娘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楞楞地看着他甚是不解。

“谁叫你三更半夜洗什么澡呀,我是个男人遇上这种事能忍得住不看一下的吗?反正你也没短了什么,何必要大声嚷了起来。”

“我爱什么时候洗澡关你什么事了,偷看别人洗澡理儿还蛮多的。”说着哼了一声,脸上的怒色更盛了。

“这是不关我什么事,可你让我上哪拉个尿呀,这白哗哗的大美人在洗澡,别说是我,就是别的人也一定看个痛快不可。”厚着脸皮大说特说,无非就是想让老板娘心平气和,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老板娘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他胸口的衣服,怒道:“说!为什么要偷看我?”

“男人偷看女人洗澡这很正常的呀,要是不偷看的话,这人一定是有什么毛病才不看,我是个正常的人遇上正常洗澡的老板娘,这看看没啥关系的吧?”不便推开她的手,只盼她就此作罢此事了,自己遇上这种类似的事也不是第一回了,这脱光光被捉现行也遇过了,这偷看嘛小菜一碟,无关痛痒。

老板娘紧凑了上来,一双愤怒的眼睛果着苏自坚,过得好大一会,却见她脸色一缓,道:“你这人到蛮诚实的确嘛,至少敢作敢为。”

寡妇的日子不好过。

苏自坚强笑了一下,道:“我都承认了,你这手也该放了下来吧?”大男人被女子这么揪住胸衣,这要被人撞见那可不了得,非得大大丢脸不可。

“昨晚偷看我的时候,可有想过会被捉着了。”

苏自坚听了这话不觉一怔,暗道:老板娘这句话是什么的意思?

看着她火辣辣的目光,心念一动,一时也没多想,一把就把老板娘搂进了怀中。

老板娘猝不及防,也没想过他会这么大胆,不禁吃了一惊,道:“快放开我。”双手在他胸口上一推,她的力气没苏自坚大,那推得动他了。

“谁叫你不肯放开我了,现在我也不放开你。”只觉热血上涌,没再多想就把她紧紧地搂住,伸嘴吻住她的双唇。

“你……你……”老板娘推他不动,给他吻得气都透不过来了。

苏自坚抱着她滚到床上去,老板娘起先还在挣扎,到得后来就放弃了反抗,渐渐地迎合着苏自坚的动作,不大一会俩人就成了好事。

事后,苏自坚搂着她睡觉,问道:“不是怪我吗?怎又肯陪我了?”

“不怪你的话,你又怎有机会了!”说着吃吃而笑,别过头去一旁,样子十分的高兴。

“什么!原来你昨夜洗澡是故意引我上勾的呀?”笑着在她身上摸了一大把,高兴之极,暗道:早知是这样到是省得我担了那么多的心。

“那到没有,我是真的在洗澡,只是没想到你会起来还大胆到来偷看我洗澡。”

“这下你可满意了。”苏自坚呵呵地大笑道,他也为自己的大胆而感到不可思议,心想这女子要是嚷了起来,到时将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实不好说,这小店里还有别的人住着,声音稍大了点儿便会有人听到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老板娘不解地问道,怔怔地看着他。

“把老子勾上了手那还不高兴的。”说着划了她一下鼻子,大有取笑她之意。

老板娘这才明白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现在她已经心满意足,与苏自坚在一起时耕耘劳作得累了,不大一会沉沉入睡,天亮的时候醒来见他正在看着自己一声不响,问道:“干嘛呢?”

苏自坚大笑着说道:“你说干嘛的呢?”

“啊!你又……”话还没说完,苏自坚已是压过上来,这么一搞又是半个小时之久,苏自坚的情感得到泄放分外高兴,美美地睡到中午才起床,起来的时候老板娘已不知到哪去了。

窗外的雨仍是下个不停,真是人不留人雨留人呀。

“起来了!”在苏自坚身后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一听就知是老板娘。

他站在窗口看着正在下着的大雨,搞不清楚到底下了多久,这雨就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瓦上的雨水哗啦啦地流个不休,时不时的雷声闪电划过,响声惊人,慑人心魂。

五月天就是这个样子,这雨一下就下个不休,当时的天气预报没现在那么发达精准,通讯方面除了一个在镇里的旧电话就没什么了,所以很难预测得出雨什么时候会停。

在窗前想着什么时候能快些赶到工作单位,看着眼前的这般情景没个几天只怕是停不了。

一听老板娘的声音煞是甜美,暗道:这样留在这里也好,与欧雁梅在一起时还没搞个过瘾,这老板娘风-骚得不得了,正好跟她玩个开心。

这么一想心情就分外的好,回身一看周围没人,搂着她亲了一下。

这一举动倒是把她跳了一跳,须知她在这里有头有脸,干个小生意在这里也算是个有钱的人了,巴掌大的小镇几十户人家又有哪个是不认识的,这要被人撞见那还了得。

急得她把苏自坚推过一边,虎着脸道:“想害我吗?”

“我这是想你,怎会害你的呢?”

“你想怎么玩回到房里玩就是了,这里随时都会有人来的,这要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说到最后冷笑了一下,她到不是不想玩,而是不敢这么玩法,你苏自坚拍拍屁股就走人,我还要留在这里生活呢?那似你这么轻松。

“知道了,不为难你就是了。”苏自坚轻轻一叹,他也是刚刚轻松上阵,与妻子在一起时她连身体都没让自己看上一看,凭着晚上瞎灯黑火的乱摸,也不知道这玩意那玩意啥样子,老板娘肯让他看个痛快,又玩得开心,对她极是感激,不便令她为难。

“吃饭不?”一看苏自坚脸上有不悦的样子,老板娘口气登时就缓了下来。

“这都啥时候了,你说我肚子会不饿的吗?”

老板娘带他到厨房,拿碗给他盛了碗饭,从锅里拿出热腾腾五花肉煮罗卜干,这算上是很不错的饭菜了,这要不是她与苏自坚关系发展到这种地步,这些东西说什么也不会拿上来招待人的。

苏自坚吃了半饱,看着她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一整晚他只知拼命地耕耘着,从末想过要问人家的名字,反正自己一走了之后多半就不再到这儿来了,知道了名字也是没用。

老板娘听他这么一问,呆了一呆看着他一会,才缓缓地说道:“我叫王荑荑。”说了这话之后即立陷入沉思当中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老公呢?他不在家?”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看到她家中有男人,这里里外外好象就她一个人的样子,甚是不解。

“我男人上山伐木被砸伤,过得两年就死了。”王荑荑幽幽地叹了口气,暗道:我男人要是还在的话,那轮得到你来我这玩的呀。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该问这话,让你伤心了。”看见她脸色极是不悦,知她难过伤心,心想一个女子没了老公,独自一人撑着这个小店实在不易。

王荑荑微微摇头,脸上有少许的忧郁,唉地轻叹,道:“这事都过几年了,伤不伤心也就那么一回事。”话虽如此,一个寡妇的日子辛艰可想而知。

苏自坚诧道:“家里就没别的人了?”

王荑荑叹道:“我老公是个独子,公公与婆婆过世得早,我俩人又没生个半男半女,他们都过世之后就剩下我一人人了。”想到独自一人生活的辛酸,不觉泪如雨下,轻轻地哭泣了起来。

挥泪而别。

苏自坚起身把她搂在怀中,轻言安慰,这里是她的厨房,不用担心会有人进来看到,耳中听她哭得伤心,想到此时欧雁梅的情况不知如何,想必一定类似她一般,鼻子不禁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王荑荑这么一哭,害得苏自坚饭也吃不好,过得好久她才收声止泪。

苏自坚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不知你的日子过得这么辛苦。”

“唉!这是我的命呀,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说这话时,眼中含着些许的泪花,显得甚是伤心难过。

“怎不找个人嫁了,这怎说也能可以有个帮忙的人。”心里感到不解,心想这谁都有自己的难处,这女子既然如此,想必一定有她的难言之隐了,只是自己不知道了而以。

“这年头呀一看到寡妇人人躲都来不及,怎会有人娶寡妇。”

“这说得到是。”一时陷入沉思中去。

“你……”王荑荑看着他欲言还休,拿不准要不要把下面的话说了出来。

“有什么话你就说呀,对我没必要这么客气。”心想人家好歹与你有了这露水夫妻之情,眼下有困难自己不帮的话那还算是人吗?登即有助美之心。

“已后想我的时候能不能来看一看我?”把这话说了出来,脸儿登即泛红起来,煞是害臊,微微地把头低垂下来。

苏自坚捧起她的脸蛋,在她唇上吻了一会,道:“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来的。”王荑荑这话中有话,这来看她之意用意明显,苏自坚不是笨人,一听就明白得很,加之他老婆李晓倩在那方面实在冷感之极,让他难受得很,有王荑荑雪中送炭再好不过了,何乐而不为之,正中他的下怀,高兴得不得了。

吃罢了饭,王荑荑自忙她的去了,苏自坚看着雨下个不停甚是无奈,好在有王荑荑相伴解闷,又有事儿好作,不至于无聊透顶,没事就去帮她弄这弄那到也自得其乐。

一到了夜里,俩人早早就上床睡觉,这所谓的睡觉自然是在床上办事儿了,客店房间都是用木板相隔,俩人不敢过份声张,只要把声音搞得大些非得弄得他人来偷窥不可,这事儿就因她的一时大意引来苏自坚找上门来,所以不敢惹下麻烦,王荑荑尽量不发出声响,咬着牙忍受着苏自坚的大力冲击,快活之际仍是受不住叫出了声来。

这天,车队派人到来把车修好,俩人挥手道别,望着苏自坚的远去,王荑荑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不敢让人看见,只能跑回房内用被子蒙住了头大哭。

到了下属粮所后,找到粮所主任听他安排了住宿与工作之地,主任老张头是个五十多岁的瘦小汉子,他早接到上头传下的文件,知道苏自坚是在生活作风上犯了错误的人,恐他在村里乱搞,就把他派到粮所的仓库,让他看守着国家储备的粮食,这里十多间仓库放满了粮食,离村庄稍稍远些,平时难得有人到来,也只有收稻谷的时候才人气热闹。

苏自坚每天无所事事,一个人呆在这里实在闷得发慌,这粮食到也不是每天都有人要来装车运走,找老张头拿了鱼杆丝线,借把锄头挖些蚯蚓去钓鱼。

河里的鱼到是不少,又很容易上钩,这肉没得吃,这鱼餐餐让他吃都吃腻了。

这天,虽拿了鱼杆来到河边,他却没有钓鱼之意,把鱼杆丢在地倒头就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中听到一阵热闹的吵杂声,起身顺着声音看去,却见河中有人在洗澡,而且是几个女子,人人都光着身子潜在水中游戏,有老有小有年青的,她们不加顾忌地在河中洗玩。

这种情景苏自坚几曾见过,急忙躲到草丛中去,伸长着头在探望,直看得脸红心跳不已,暗道:他妈的,这是什么世道呀,老子就因为是犯了这样的错误才被流放到这里来,那知怕什么偏偏叫你遇上什么,难道真的要叫我再犯一次错不成。

好在前段时间与王荑荑交好睡在一起,让他尝尽了夫妻之情,男女之欢,懂得如何来克制内心的激动,不至于一下子就冲到河边放声大笑,惊吓美人。

看了一会,暗暗一叹:唉!老子也就这个命了,这有老婆跟没老婆一个样,这李晓倩怎说也是个女人吧,她怎就跟别人不同的呢?想想看欧雁梅与王荑荑在与我作的时候,那可是何等般的风流快活,要了一次又要一次,可她自打跟我结婚的那天起,冷得跟块木头没啥两样,都是老子一人在那个,一点配合的意思也没有,这人跟人的差别怎就这么大的呢?

接着又暗道:作这事儿不是很开心的吗?她到底有啥毛病不爱这玩意?既是不爱这玩意干嘛要结婚,害得老子的日子难过之极,看来得想个办法来跟她把婚给离了,就算是娶了个年纪大的王荑荑也好过她。

事到如今,苏自坚自伤自怜,叹气不已,把头摇了又摇,苦苦地思索着要怎样来跟李晓倩离婚不可。

李晓倩的父亲在县城粮所当领导,自己高中毕业后通过熟人介绍认识她,交往一段时间后俩人就结了婚,婚后她父亲通过关系把自己从农村搞到县城粮所工作,由于出了欧雁梅这件事,又被她父亲打压下来分派到这种鸟都不生蛋之地来,再这么下去非得闷出毛病来不可。

心想如果真的跟李晓倩离了婚,那自己在县城的工作非得搞掉不可,说不定还得回到农村来,可不离婚嘛这结婚跟不结婚的人又有什么两样,人家就算是夫妻分居两地,可还有相聚的时候,自己就算是回到她的身边来,她也不会让自己碰她一碰,这叫啥日子的呢?

思之再三,脑袋都想得痛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禁叹道:“看来我就这个命了,有老婆跟没老婆没啥分别。”

拿起鱼杆打算回去,再这么看下去只会让自己难受而以,一点好处也没有。

他也想过要到小镇上找王荑荑,以解寂寞之情,可这一来二去的几十公里,这两天才有一趟班车,路程遥远不说,没事不见人影,仓库要是有点啥事造成损失那是要坐牢的,轻叹了一下摇头即走。

步步青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步步青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七星覆天17章(第十七章 离去)

    原标题:七星覆天17章(第十七章离去)书名:七星覆天第十七章离去灰雾裹挟这七种灵力,其威力非同小可,而刘谌因为吸收了大量水灵力,自身修为也是暴涨数十倍,再加上剥离印奇妙的分解之力,一时间与那空中五彩斑斓的灵力斗的难分难解。二者在书房中不断碰撞,每碰撞一次,书房中的各式桌椅笔墨砚台画纸匾额皆是震动而起漫天飞舞,若是不小心被卷入其中,则瞬间化为芥茉。草!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从末世一路跟到三国貌似还自我意识?刘谌渐渐感到灵力不济,脚步虚浮,他俊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凝重之色,他只不过吸收了八分之一的力量,而

  • 我知道你的秘密17章(第十七章 杀人)

    原标题:我知道你的秘密17章(第十七章杀人)小说书名:我知道你的秘密第十七章杀人似乎也发现了台上的情况有些变化,台下的观众不顾离场反而都停在原地,注视着台上的演员,打算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奇心是大众心理,议论声此起彼伏。“都别动,我是警察。”苏然跳上台,大声喝道。台上的演员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台下的议论声更是加大了几分,突然冒出的警察,在他们看来,事情好像变得更有意思了。苏然旁若无人,迅速上前查看王俊和沈袄袄,面色也随之变的深沉,两人虽然还有呼吸,但是已经极其微弱,他转身对着还在迷糊中的钟

  • 非我倾城:半仙妖君吃定你17章(第十七章 不一样的惊喜)

    原标题:非我倾城:半仙妖君吃定你17章(第十七章不一样的惊喜)小说名称:非我倾城:半仙妖君吃定你第十七章不一样的惊喜“仙女我们商量商量呗!”此刻,只有不丁点大的石语已经再次被云卿瑶吊了起来。而这次已经不是简单的身体上的折磨,而是赤裸裸的精神折磨啊。只见他现在正吊在一盘美味的烤鸡上方,那香滑可口的样子光是看着口水都能流出来,更别说用一根有弹性的绳子绑住的吃货石语了。云卿瑶则是翘着二郎腿一脸悠哉的磕着瓜子,完全屏蔽了他所有的求饶撒娇和卖萌。其实刚刚听了这小家伙的解释后,她就明白了为什么她会附身在苏秋

  • 白骨精为何变“一家人”哄骗唐僧?原来这涉及到佛教的一个秘密

    (蜗牛看西游第1776期)文/牵着蜗牛散步三打白骨精的故事,相信在中国一定是家喻户晓。白骨精既没有背景,也没有小弟,甚至连固定的居所也没有,不是在树上,就是在野洞中,法力也不高,但是,在众妖之中,她的知名度却是最高的!这是为何呢?因为她凭借着智慧,就成功离间了唐僧和孙悟空,导致孙悟空被撵花果山,她的企图差点得逞。她分别变了哪些人物呢?先是变成一个村姑,去给山里丈夫送饭。猪八戒一看小娘子如此美貌,当场就动了心。唐僧虽然坚守底线,不吃她的东西,但是对她也是很有好感的。唐僧正在与她进行情感交流时,不懂

  • 北京顺义区第十二届“天竺杯”群众合唱大赛圆满结束

    金奖获奖队伍代表上台领奖5月31日,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以讴歌“辉煌四十年”光辉业绩和伟大成就为宗旨,由中共北京市顺义区委宣传部、北京市顺义区文化委员会、北京市顺义区天竺镇政府联合举办的2018首都市民系列文化活动“歌唱北京”“辉煌四十年”顺义区第十二届“天竺杯”群众合唱大赛在顺义区影剧院举行。此次比赛分初赛、复赛、决赛三个阶段进行,整个活动持续2个多月,吸引近百支基层群众合唱队参加,最终10支队伍脱颖而出,进入5月31日的总决赛,经过激烈的角逐,教委顺义区师韵教师合唱团、马坡镇绽放合唱团、中

  • H5|义务教育入学政务知识大比拼

    近日,北京市教委公布了2018年义务教育入学新政你对今年的入学新政了解多少?让我们一起打开《学习宝典》关注孩子成长~点击这里打开H5哦~

  • 毛泽东 周恩来 朱德 邓小平四位领袖的母亲们

    1919年,毛泽东右一与弟弟毛泽民左二、毛泽覃左一和母亲文七妹合影她们都是普通的母亲,但是正是她们,默默无闻地成就着领袖们光辉的事业。损己利人的毛泽东之母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1867年出生于湖南湘乡县唐家坨的一个富裕农家,18岁嫁到韶山冲,成为农民毛贻昌的妻子。1893年始,她相继生下了毛泽东、毛泽民、毛泽覃……文七妹没念过书,但忍耐、慈悲、布施,这些佛教思想在她身上有鲜活反映。毛泽东曾说:“世界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人;利己而不损人的人;损己而利于人的人。我母亲正是最后一种人。”母亲的美德对毛

  • 宽窄世界杯:仁者看到多巴胺,智者看到价值观!

    宽窄说男性看球,看到的是战争;女性看球,看到的是英雄;老人看球,看到的是回忆;孩子看球,看到的是憧憬。世界杯意味着什么?犹如莎士比亚所言,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一千个人心中也会有一千种世界杯。广义来讲,世界杯和奥运会、F1赛车等任何体育盛会一样,都是一场场巅峰对决的视觉盛宴,都是一次次心潮澎湃的华丽演出。它的宗旨是弘扬“足球精神”,传达一种拼搏不止、奋斗不息的热爱。而热爱也很简单,热爱就是把人们凝聚在一起的力量,用呐喊鼓舞的动力,去展现力与美的标尺。这种“足球精神”,往往会在潜移

  • 地仙之祖镇元子号称背景通天,为何始终成不了天仙?

    (蜗牛看西游第1775期)文/牵着蜗牛散步在西游记中,镇元大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首先,他号称地仙之祖。什么叫地仙?就是上不了天,在地上闲逛了散仙。在道教著作《钟吕传道集》中记载,法有三成者,小成、中成、大成之不同也。仙有五等者,鬼仙、人仙、地仙、天仙之不等。镇元子是这些地仙的代表人物(并非是领导),所以称为“地仙之祖”,但是,他这个“祖”是只管五庄观的,其它地方的地仙他管不了,这是归天庭管的。次,他号称背景通天。在原著第二十四回,他到天上开会去了,童子这样向唐僧师徒吹嘘:“三清是家师的朋友,

  • 牧马之原——马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