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玄幻小说《暗黑魔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9:39:2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暗黑魔主

第1章李瑞

人间天下分为九块,称为九州,这九州或为海岛,或为冰川,或荒芜如大漠,或炎热如火炉,是以少有人类居住,只有当中的中兴州和平安州气候宜人,最适人类居住,而中兴州因为面积最大又在九州之中心,最为繁盛,一时之间高官贵人,贩夫走卒无不聚集于此。原文huijindi.com中兴州东南角紧靠着平安州,只是平安州面积最小,又地处稍显偏僻,不如中兴州繁华。

后山村只是平安州当中毫不起眼的小村子,村里只有千于户,这在广袤的大地上直入沧海一粟。

村里的老人常说千年以前后山村是个大村子,名字也不叫后山村,那时候来了几个仙人在此打了一架,这一战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不知从哪里搬来一座大山轰隆隆的压在了此村北面通往外界的路上,这一下就把村子和外界隔离开了,原本通往邻村半天的路程,现在翻山却要用上10天。从那以后村子就改名叫后山村,千百年来不甘困居在此的人都慢慢的搬出了村去,留下来的都是乐天知命,勤恳本分的实在人。

说到这,村里的孩子总是问那为什么仙人不把大山搬走呢,老人们都笑呵呵的答着“我爷爷却没有告诉我为啥不搬走呐。”

虽然村子与外界阻塞,可是绝好的地势又给村民以优渥的生活环境。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本来村子西面就靠着大河,东头又是一片平原。河里的鱼虾和无边无际的村田养育了一代代的村民。千年前又飞来了大山,随着山中走兽渐多,村民打猎砍柴,生活更是富庶。

这天清晨,村东头外面的小路上摇摇晃晃的走来三人,这三人都是三十左右的年纪。

当中一人身材魁梧,一身灰色衣衫,微敞的胸膛。他边走边骂着“奶奶的,赌了一宿,喝了一夜的凉水,输个精光。”他的声音粗犷,口中虽然骂骂咧咧的叫喊着,可是却是自然有一股豪迈的气息,让人听见了不但不觉得这个人野蛮,反而会心中感觉他直爽,想要结交的感觉。汇金地

旁边一个瘦小精干的汉子笑嘻嘻的说道:“二哥,田里头开的局子,还能有啥好东西,只是可惜我这手当真是臭,”说着左手轻拍了一下右手。他个子矮小,本来就有些跟不上两个兄弟的脚步。这么一缓,便被两个兄弟落下,连忙紧走了几步,又道“不过,二哥你也没比我强多少,嘿嘿。”

另一个瘦高的汉子笑道:“二哥可比你强多了”他微微沉吟一下“你们说孙麻子会不会使诈,连着十三次大,有点玄乎。”

二哥停下脚步,眉头一扬,高声道:“他敢,”只是说了一句,站在了原地,用手挠了挠头,脸上皱着没有,似乎是仔细的想了想,缓缓开口说道:“不对,孙麻子啥事都干的出,咱们回去找他。”说着转身就要往回走。

那瘦小的汉子连忙拉着他说道“二哥,别呀,这都到村了。玄幻小说《暗黑魔主》在线免费阅读”说着连连向瘦高的汉子使眼色。他自是知道二哥在村子里为人仗义,兼之性格直爽急躁,心想这下要是回去了,吵架那是轻的,别在打起来。

瘦高的汉子见了他的眼色,笑了笑说道“二哥,抓贼抓赃啊,现在能说出个啥来?”

那瘦小的汉子在旁边附和着“对,对,现在去也是没用。”

二哥听了,站在原地,沉思片刻才说“那今晚再去,大伙儿看仔细了,要是他真使诈,我他娘的拆了他狗窝。”

瘦高的汉子连连点头称是。

瘦小汉子却双手一摊,苦着脸说道“二哥,不成,咱们可没银子了啊。”

二哥微微一愣,说道“这就没了吗?年前地里头不是收了不少租吗”。玄幻小说《暗黑魔主》在线免费阅读

“哎,收的多,花的也多啊,本来还有点剩余,只是前个月五哥来借,就都给他借了去。”那瘦小汉子边用手搔着头边说。他们哥几个虽不是亲生兄弟,但是自小一起长大,于财货之物看的很轻,他料想二哥不会多问,自己也不在意随口答了。

二哥本来听说银子花没了,不觉怎样,当听到他说给五哥借去,脸色一变,问道“老五?他借银子干嘛?”

那瘦小汉子听到二哥语气有变,才想起最近二哥和五哥总是冷面孔,也不知道二人是怎么了。于是低声喃喃道“五哥说今春有乡试,这回应该能考中,只是少了盘缠。”

“哼!”还没等瘦小汉子话说完,二哥冷哼一声说道“他能考中?屁,他就想着离开咱这穷村子”二哥顿了一顿又对瘦小汉子说“你盯着点,这几天就把银子要回来。”说着抬腿往前走去。汇金地

瘦小汉子站原地却不跟上,对瘦高的汉子道“三哥,你说,咱们借银子什么时候找人要还过,不都是什么时候还,什么时候算,何况这还是五哥。”

二哥走了几步,听他这话,顿时停步,回头怒道“五哥,五哥,你叫的倒是亲,你当他李瑞是五哥,他当你是六弟了吗?他还不是整天想着走,今儿不把银子要回来,等他再走,就不回来了”。

“不回就不还呗,小时候五哥家没败的时候,咱们还不是整天吃他喝他的。”那瘦小汉子低着头,一脚一脚的踩着路边的野草低声嘀咕道。

二哥大怒,朝那瘦小汉子紧走几步一脚踢了过去。瘦小汉子连忙向旁一让,避了开。

二哥还要追上再踢,却被旁边瘦高的汉子拉住。劝道“二哥,别这样,咱们哥几个一起长大,别为了几两银子闹别扭。”他知道二哥对兄弟只是嘴上骂的厉害,心里却不会为了点银子生气。心里想拉着二哥说两句软话就过去了。

谁知二哥却用力甩开他的手,用手指着他,气道“这是银子的事吗?你们两个,你……”他连说了2个你,语气哆嗦,气的不轻,随又高声喊道“滚,都他娘的给老子滚。”说完再不回头大步向村里走去。

剩下两人面面相觑,瘦小汉子说道“三哥,你看这事……”

瘦高汉子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事情咱么也不好插口,只能慢慢的等等看把,等二哥消消气,咱们在找大哥说和说和。”两人又是叹了口气,默不作声的朝村子走去。

天色渐黑,李瑞蹲靠在后山村外的一条沟里。略黑的脸上全是疲倦,肚子咕咕的叫着,肩上的背包早已空空,只有怀里还有一张饼,却舍不得吃。这次去参加乡试看来又是个笑话,他自嘲的笑笑,静静的等着天黑,想着心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了疯似得想要离开这个山村,他发了疯似得想考取功名,想要一呼百应,做那人上之人。可能是烧死父母那场大火后,也可能是上门悔亲的王家离开后。他只是恍惚的记着慢慢自己只是读书,卖光了祖产,和几个兄弟越来越疏远。为了考取功名,不会种地,不会打猎,现在却依然不中。

哎,李瑞叹了口气,心里寻思着“这会儿天黑,应该没人会注意我,赶快回家,烧点热水把那张饼吃了。”他不想和村里的人说话,怕村里人问他的近况,问他考的怎么样,每次有人问他,他都是无言以对。进了村子并没见到什么相熟之人,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狗吠,他浑不在意,低头快步向家走去。

李瑞家住在村中央偏西的位置,那里地势较平,出村向西就有条小河,村里较富裕的人家都喜欢住在那里,只是李瑞家这几年破落不堪,于一众富户之中显得突兀异常。绕过村里几家大户,终看道自家半人高的土墙,李瑞心里轻嘘了口气。

借着微微的月光看见院子的门微微敞开,一扇的门板掉了一块,他只当没见。

走的时候院子门也没有上锁,这院子里没什么可以偷的,能卖的物事他早已寻的千百遍,绝对比只来一次两次的小贼要仔细。想到如果有贼在自家的院里翻遍却没找到可以偷的,于是愤然大骂这家真穷的景象,李瑞心里不禁暗觉好笑。

径自推开院子的门,门板发出吱吱的声音,听着却很是悦耳。正待进屋,忽听得身后有人说道“老五!”

李瑞心头一颤,他认得那是大哥的声音,回过头只见不远的房檐下站着个模糊的黑影,说道‘大哥,你怎么来了?”那黑影缓缓向他走来,笑着说道“中午那阵,听白叔说见着你了,就寻思着来看看你,你怎么才回来。”李瑞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回答。

大哥见李瑞没有回答,也不在意又说道“我带了酒菜,咱哥俩喝几杯。”

两人进了屋,李瑞找了蜡烛点燃,说道“大哥,我去给你烧点热水”说完走去外屋。

大哥把酒菜放在桌上,找了椅子坐下,环目四周,只见屋里空荡荡的,只有墙角的一张床,几张破椅子,心想老五家里又少了不少东西,这几年他和自己越来越生分,自己有心给银子帮他,料想他也不会要。

心中微微有气,用食指轻敲了两下桌子,对外喊道“老五,拿碗来,我要喝酒不喝水。”李瑞应了声,端了碗筷上桌。大哥也不理他,打开用纸包住的菜,只见里面有牛肉,一只鸡,蚕豆和花生。他吃了一片牛肉,拿起酒壶咚咚咚的倒了满满一碗,一口喝了下去,喝完把酒壶往李瑞面前一推,也不说话。

第2章离开家乡

李瑞见状,接了酒壶也给自己倒了一碗,一口喝了。两人一人一碗的喝酒,也不吃菜,直喝了八碗,大哥才停下,低声道“老五,你此生定然是要走了?”

李瑞肚里本来空空,八碗酒一喝下去,已然感觉头昏眼旋,听到大哥问话,一时思绪纷乱,愣住不知如何回答。大哥不再问话,也不做声,屋里一时静静的。

李瑞垂着头,愣愣的盯着桌上的酒菜,半响,才低声说“大哥,我不知道,开始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想争口气,光宗耀祖。后来慢慢就变了,到底想要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了,只是有许多的不甘心……”

大哥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五弟,屋外微风吹到破窗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屋内的烛火照在五弟身上,打出一个大大的黑影,忽明忽暗的脸上却怎么也无法和记忆中那个爱出鬼主意,爱开玩笑的弟弟联系在一起。

心中想到“罢了,罢了,一个人一个缘法……”

伸手入怀,掏出一封信和一个布包放到桌上,打开布包里面却见里面有些银两,于是说道“既然想闯荡,呆在这小村子也不是办法。你嫂子有个舅舅,自她小的时候就没见过,说是搬去了中兴州,每隔个几年总有书信往来,听说最近在府衙做了师爷,你嫂子写了封信给他,你便去投靠他吧,在那面当个账房也好,启蒙的教书先生也好,总是先到外面,慢慢再寻别的出路。”

说着叹了口气,见李瑞默不作声,自己又倒了碗酒喝了,幽幽的说道“中兴州啊,离这里不知多远,你这一去,只怕,只怕……”

他本想说这一去,只怕再也不复相见了。说了两句便说不下去,只好话头一转,又道“这次路途遥远,我和你嫂子凑了点两银子,你在路上省着点,应该也够了。”

李瑞哽咽道“大哥,我……”

“五弟……”不待他说完,大哥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们是兄弟,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今后要自己保重,我这就回去了,只盼你得偿心愿,早日名扬天下……”

说着,大哥起身在李瑞肩头拍了拍,走出屋去。

李瑞坐着原地,也不起身。只觉得眼眶湿润,一时只想起身大叫,又想放声大哭,良久,伸手拿过酒壶,仰头便喝,这一口喝的好急,一半喝到口中,一半洒在了衣襟上,他也不在意,一直喝空了酒壶,抬手把酒壶砸向墙壁。只听得啪的一身,酒壶粉碎,散了一地,寂静的夜空中酒壶碎裂声远远的传了出去。

他本已头昏,喝了这许多酒后,此时看东西更是摇来晃去,头似千钧沉重,伏在桌上呜呜哭了两声便沉沉睡去。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被喵喵的叫声吵醒,只觉得头痛欲裂,抬眼向窗外看去,天色早已大亮,耳边又传来喵喵的叫声。

坐起向那声音望去,只见墙角破洞处一只白色小猫,探出半个身子朝他叫着。李瑞向那小猫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猫兄,好久不见啊”

这只白猫比一般的小猫大些,足有半只狗的大小,李瑞向它说话,也不害怕。

肥胖的猫身窜出洞来,一跃上了椅子,再一跳上了桌子,一双猫眼直盯着昨夜的烧鸡,李瑞轻笑一声,把剩下的菜推到小猫前面。

那小猫毫不客气,大吃起来。

李瑞微笑的看着小猫。他记得这小猫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那时候父母还在,家境富裕,他经常拿了吃的喂这小猫。

一来二去这一人一猫便熟了,后来他家境衰败,这小猫也不离开,隔几天便来转转,有吃的就吃,没吃的就静静的蹲在墙角。他和兄弟几人慢慢疏远,只得这小猫经常作伴,看小猫吃的香甜,心中也很高兴。

忽的眼睛一飘,看见桌上的书信和银两,心中顿觉烦乱。拿起书信一瞧,只见信封正面端端正正写着舅父大人亲启,字迹娇小娟秀,自是女子笔迹。信封的背面写着舅舅在中兴州的地址。

李瑞把信和银子放入自己背包之中,暗自寻思“去中兴州也好,只是这回走实在没脸和兄弟几人道别,哎,还欠着六弟的银子。见了二哥也不知他要怎样骂我。算了,反正大哥知道我的去向,我便悄无声息的走了吧。以后回来再赔不是。”

想到这里,他便不在犹豫,起身收了两件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具放在背包里,环看屋子,心想“穷也有穷的好处,没什么牵挂,也不必收拾。”

再看那小猫兀自还在桌上吃那烧鸡,便说道“猫兄,我这就去了,以后请多珍重。”他在后山村生活了二十几年,此番离开,唯一道别的竟然是只小猫。心中觉得讽刺无比。

打开房门,也不上锁,径自在村外走去。那小猫突的抬起猫头,睁睁的望着他的背影,自然不明白李瑞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李瑞在东头出了村子,转而向北上山。他出村考了几次乡试,村子附近的山路早已走的熟了。一口气走到天黑,在怀里拿出烧饼,吃了两口,倒在路边便睡,时值早春,天气仍然有些寒冷,他也不在乎。只是睡了一会便被冻醒,于是起身,在月光下继续赶路。

不一日,李瑞来到了平安州边境,虽刚穿过一个平原,而见此处又是群山环立,看来还要翻山。这一路他省吃俭用,大多在野外露宿,身上的银子还剩下大半,心中寻思自己马上就到了中兴州,银子定然是够了,不妨寻个镇子好好吃点,找个客栈休息下,明日再翻山。

他极目向远处望去,只见山脚下隐隐约约似有个镇子。心中暗喜,虽然天刚中午,却也不想走了,只等进了镇子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下。

心中有了念想,脚步也是轻快,不多时便进了镇子。这不是什么大的村镇,然而来来往往的人却多,李瑞心中奇怪,这山脚下的小村镇为何却聚集着如此多的人?街道旁高高低低的房屋里,尽是开着一些杂货日常的小店,摊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沿着街道走了没几步,来到了一处开阔处,这里更是热闹,到处都卖着各种吃食,俨然一个小型的集市。

旁边一个两层的小楼,楼旁的石坛里立着一个丈余高的旗杆,杆上旗子迎风飘扬,旗子上绣着悦来客栈。

见有客栈,李瑞心中欢喜,快步走了进去。

进得屋内,只见不大房间里却挤满了人,大厅一边摆了4张桌子,每张卓都座满了食客,更多的人挤在门前柜台处。人声嘈杂,没有人注意李瑞。李瑞四下张望,没人过来招呼他,他也没见到店伙计,心中奇怪,这镇子怎地如此古怪。

又等了会,心中正感不耐,忽听得内厨有人喊道“借过,借过了。”一个店伙计端着大托盘,托盘上摆着五六盘菜,从后厨出来,挤过人群,就要上楼。

李瑞连忙道“店家,我要住店。”

“咦!”那伙计似是奇怪,轻咦了声,也不回头,边上楼边说道“今日客满,明天也满了,要住店先排着吧。”说着径自上楼去了。

“小兄弟也要过山吗?大伙一起,彼此有个照应可好?”李瑞正暗自恼那店伙计无礼,忽听着一个粗犷的声音说话。

抬眼向那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正望着自己,这汉子身材高大威武,满脸的大胡子,虽看不出行业,看他脸色黝黑,却也能知道定是经常在外奔波之人。

李瑞心中暗想这大胡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看他身后那几人应该和他是一起的,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妙。

于是,冲那大胡子微微一笑,说道“我去别家看看,先别过了。”说完,也不待那大胡子答话。快步走了出去。

只是一顿饭的功夫,李瑞就把镇子走了遍,他又找了个家客栈,情形却和刚才那家一样,挤满了人。心中无奈,只好在路边买了几个馒头,坐在一家布店边旁吃了起来。刚吃了几口,就见大胡子他们一伙从远处悦来客栈走了出来,其中一人似乎看到了自己,用手一指,低声和旁边的人说话。

李瑞见他们似乎在谈论自己,心中一惊,他们不会是匪人强盗把。如果盯上了自己,寻个没人处把自己一杀,谁能知道,他警觉顿起,也顾不上吃了,收起馒头,快步向村口走去。

待到了村口,回头张望,没见到大胡子他们追来,才觉得安心。想到回村去怕是被人盯上了。今晚还是赶路躲过大胡子他们为妙。此时刚好是月中,一轮明月又大又圆,高高悬在半空,照的大地如白昼班明亮。

李瑞在山里走了半夜,此间不时回头张望,或是停步细听。并未发现有人跟着自己,渐渐放下心来。边走边欣赏起这月色来。

只是山上的小路弯弯曲曲,路旁杂草众多,似乎少有人来往。越往上越难行走。待到了半山腰处,杂草到处都是,已难辨的出路来。

第3章魔兽

李瑞停下脚步,心中大骂,这是什么破路,全被草占了。想着这没有多少人走过,难道是我走错了不成,槽糕,上山之前他的确找个人问问了,不过那个人说什么这里是魔兽森林,虽然是在魔兽森林的外围,不过有可能遇见一些成精的怪兽的,他嘴上虽然客气的道谢,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上了山中之后,却发现非常有可能自己误入了所谓的什么魔兽森林,进入了那个魔兽的领地,可是现在已经身在半山,是要回头下山,还是继续前行,一时却是犹豫起来。他向山上望了望,只见高高低低的树木到处都是,确实是无路了,心中微有退意。刚想回头下山,心念一动,又想我的生活不正如现在一般,难道遇到点困难就退了吗?前方有路也罢,没路也罢,我自己定是要闯出一条路来。

想到此处,顿觉信心满满,不再犹豫,抬腿向前走去。只走了一步,耳边忽听着沙沙声响,似是有人踩在草丛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却没有人。当时月色正明,这一眼足可以见到十几丈外,只见远处只有树木,晚风吹来,树枝轻轻晃动,再无其他之物。

他微觉奇怪,但又一想可能是风吹树枝的声音,不算什么。抬步再走,那沙沙的声音又起。这回他听得清楚,定然是人踩在草丛的声音。心中大惊,暗想该不会是那大胡子一伙追上来了吧。

李瑞急的回头再看,仍是无人,他在原地转了圈,四下看了看。四周的林子都是稀稀疏疏,加上月光明亮,并不可能藏有什么人。

他面朝山下,背朝山顶倒退着走了几步,这次那沙沙声却是从山顶方面传来。待他转过身子,向山顶走了几步,那沙沙的声音又从山底方面传来。试了几次,李瑞发现,那声音一定会从他身后传来,无乱他怎么快速转身,总是看不到身后有什么人。

这时一股凉气从脚底窜了上来。心中一个念头只是一闪,便已吓的不能自持。莫不是,莫不是有鬼。这念头一起,他便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怪叫了一声,拔腿就跑。慌乱之中,也分辨不出是上山还是下山的路。只是他跑的越快,那沙沙的声音也响的越急,似是一直跟在身边。

一颗心在胸膛砰砰乱跳,也不知是吓的,还是跑的太急,只觉得口干舌燥,心似乎要跳出来一般。忽的,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扫,他一个踉跄向前跌倒,趴在地上。待要爬起在跑,后背又挨了一下,把他打倒。似乎是被鞭子抽打一般,火辣辣的生疼,李瑞趴在地上,听着后面有人嘎嘎干笑“想不到哇,还有人不怕死,一人闯上山来。”

这声音浑厚粗犷,却又含混不清,似是有人口里含着石头说话一般。李瑞听到有人说话,虽然害怕,但想到应该不是鬼,惊惧之心到去了一半。

缓缓坐起,回头望去。这一看,又把他吓的半死,竟不比见鬼让害怕少多少。只见月光下,站着的人足有丈高,身着黄衣,似是虎皮制成。背后还有尾巴兀自摇晃,脸孔更是一张虎脸。

李瑞颤声问道“你,你是人,还,还是鬼。”这话说的干涩颤抖,浑不似平时的声音。

那怪物又是嘎嘎一笑,呼呼的说道“你爷爷,不是人,也不是鬼。”说着张开嘴,满口锋利的牙齿在月光下微微闪光。

李瑞心中一动,又问道“你,你是老虎精,要吃人?”

那怪物嘿了一声,说道“你虎爷爷得道成仙,吃你是你的福气,你自己把衣服脱掉,让我吃的舒服些,我便让你死的痛快些。”

李瑞听到此处,倒是不怕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他见老虎精站在远处不动,似是等自己脱衣服。说道“好,我脱衣服,你杀我快些”说着装着要脱自己衣服。

老虎精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嘿嘿笑道“小子识趣的很,远比以前吃的人强。”

李瑞见老虎精说话分心,用脚在地上一蹬,起身便向山下跑去。奔跑中,听着身后老虎骂道“小崽子,给脸不要脸,你可别怪得虎爷爷了。”说话间感到腰间剧痛,身子横了出去,跌在草丛里,想要起身,可是腰似乎断了一般,再也起不来。心中只想到完了,难道就死在这了吗?

可是半响,老虎不再说话也无声息。李瑞挣扎着坐起向老虎看去。只见那老虎精歪着头看向旁边的林子,好久才森然道“难道还有别的道友。”

见林中并无动静,又道“不管是谁,我先吃了这小子。”说着作势就要朝李瑞扑去。果然,听到如此说,林中传来喵喵声响,一只白色大猫从一棵树后闪了出来。硕大的身躯很是灵活,冷冷的盯着老虎精。李瑞顿时大惊,这正是陪自己长大的那只白色小猫,它怎么会来此处。

老虎精看到只是一只小猫,甩了甩尾巴,哈哈大笑道“还未炼骨硕型的小小猫,也敢挑战老子吗?看你也是修道一族,快去修炼吧,老子要吃人了。”

原来妖族修炼,先要开灵智,即是有了人的思维,然后才可炼骨,从新硕型。老虎精见白猫有些道法,却还未硕型,自是不看在眼里,挥挥虎抓就可打发了它。

老虎精不在理会白猫,嘎嘎狂笑着扑向李瑞。那白猫却是吱的尖叫一身,飞身挡在李瑞身前,张嘴向老虎咬去。老虎见白猫再次干扰自己,心中大怒,下手也不容情,挥起虎抓向白猫拍去,这一下力道好不惊人,就算是石板也得拍的粉碎。

这一爪,正拍中白猫,白猫尖叫了一声,飞了出去,身躯撞在树上,跌落下来一动不动。李瑞见白猫被老虎精打的横飞了出去,大叫一声,顾不上腰间疼痛,一瘸一拐向白猫跑去。只是刚跑了两步,听得背后呼呼风响,不急躲闪,右面肩头一痛,被老虎精扑倒。这一下力道甚大,肩膀骨头似乎被抓碎,李瑞趴在地上转身想挥手去打老虎精,一条胳膊却使不上力气。

只见那老虎精一张虎脸嘿嘿狞笑,张嘴就向李瑞喉咙咬去。李瑞心中大惊,腰间扭动,左手向老虎精脖子挡去。同时曲起双腿,对老虎精的腹部又踢又踹,也许惊恐中的人力气特别大,李瑞一脚踢在龙虎经腹部,虽没踢动它,自己却借了这一踢之力向旁滚了出去。

老虎精一口没有咬中,也不生气,犹自嘿嘿笑道“反抗才有趣,不过你却要多吃些苦头了。”

李瑞恐惧之极,心中却想得明白,跑是跑不掉了,而且还要把后背留给他,不如和它拼命,自己没什么力气,打不动它,就用牙齿咬它喉咙。想着,微微调整自己姿势,双目紧盯着老虎精,只等它扑来,自己躲过抽空去咬他喉咙。

只是,那老虎精盯着李瑞,一双虎眼睁的大大,一动不动,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李瑞不明它耍什么诡计,不敢分心,上下把老虎精看了个便,见它依然不动。慢慢向左走了几步,见那老虎精脖子不扭,眼珠也不动,还是看着原来的地方。

心中砰然而动,暗想,这妖怪不知怎么了,一动不动,我这时候转身而逃,它未必会来追我。

虽然心知应该撒腿逃跑,可是老虎精明显在看身后的什么东西。李瑞压抑不住心中好奇,眼中盯着老虎精,脚下又向左走了几步,微微向右转身看了过去。

这一眼看过去,再也收不回来,连不远的老虎精也顾不上了。

只见一棵松树下的白猫身体,发出淡淡的白光,把四周的草木照的清晰无比,白猫也缓缓在空中飘起,白光中,白猫的身体似乎在变大,又似乎是白光的缘故变的透明。

突的,白光大作,白猫的身体犹如太阳般发出刺眼之光,李瑞不禁闭起双眼,耳中只听得噗的一声轻响。待他睁开眼,只见白猫身体跌落在地上一动不动。抬头向上看时,却见半空中漂浮着一个巨大动物虚影,似乎是猫,可是看起来这样巨大的样子又像是老虎。

李瑞看的呆了,旁边的老虎精也是毫无动静。那空中巨大的凶兽斜眼看了老虎精一眼,轻笑道“你竟然敢杀我,活的太久了是吗?”

老虎精听那巨大凶兽说话,低声问道“你是什么人,可是我妖族?”语气全然不似先前狂妄。

巨大的凶兽不屑道“妖族?哼,刚才你不还要得道成仙吗?在我面前提仙,不自量力。”

老虎精见它不是本族,又兼之语气不善,低吼一声抢先出手,猛的向空中那凶手扑去。空中凶兽怒吼一声,右抓微张,对着老虎精“鬼道,震。”

李瑞听到砰砰两声,只见那老虎精跃在空中似是撞到了一堵墙般,发出了砰的一声,头破血流,接着砰的一声却是跌落在地上。

老虎精呼喝连连,想要冲身再上,可是身体四肢却似被捆绑了一般,不受控制无法行动,只能高声喊叫。

凶兽扬天怒吼了一声,然后歪头看着老虎精道“小老虎,不自量力,当年我纵横天地时,你妈妈还未出世呢。”说到这,它猛的怔住,眼珠乱动,斜眼瞟到老虎精时又道“一个妖怪,冒犯了我,只能让你去死了。”说话间。伸出去的左边的爪子一翻道“压。”

噗的一声,老虎精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的筋骨尽断,鲜血四溅,几块带皮的骨肉飞起,挂在四周的树上。

第4章悬空寺

李瑞仰着头,看着空中的凶兽,怒吼连连,威风无比,完全呆住。睁大了眼睛,张着嘴,不发一言。凶兽环顾四周,看到李瑞的样子,发出了一阵轻笑,说道“吓到了吗?”

李瑞这才惊醒,说道“猫兄,你。”

“我可不是你猫兄,也不是白猫成了精。”凶兽打断了李瑞的话道“我只是被封在了小猫体内。”它抬头看向远方续道“现在有个好去处,我要走啦。”

凶兽转身就欲飞走,只是犹豫了一下,叹口气回头又道“我见你也颇不如意,如果没有出路可去中兴州的佛光寺,找十方和尚,他应该有东西给你,此番别后,不复相见,你我各自珍重吧”张开了四肢,它的身上好像忽然之间长出翅膀一样,呼扇了两下,瞬间消失在天地之中。

李瑞呆呆的望着凶兽消失的方向,心中一片茫然,这夜的事情如此匪夷所思如梦中一样,只是地上散落的血肉,和不远处白猫的尸体告诉他一切真实的发生过。

良久,才回过神来,“哎!”轻叹了口气,走到白猫的身边寻思,不管救我的是白猫还是那女子,总得把猫兄的尸体埋了。想到此处,便找了处松软的草地,用树枝挖了坑,简单埋了。事毕,躬身又拜了一拜。

这时一阵清风吹来,四周的树木被风吹的轻轻摆动,沙沙声响。原本舒适惬意的晚景,如今怎么看那林内都是鬼影重重。不知里面会不会再突然冲出几只怪物。

李瑞不禁打了个寒颤。直觉浑身难受。原来他初始奔跑逃命,后来和老虎精挣扎早就出了一身的汗,只是那时恍然不觉,现在一切安定下来,才觉身上都是汗水。被风一吹,更加湿冷。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平复了下心情,想到,不能再上山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妖怪,先回小镇打听打听。

李瑞再回到山下小镇时,天已大亮,虽是清晨,街道上的行人已经不少。他找路人问了情况,不禁大骂自己愚蠢。原来附近的山上多是松树,所以这镇子叫松青镇。而山上有怪物吃人,早已是远近皆知。想过山的人们多是先聚集于此,待凑到百十号人,在一起翻山。

不久又在悦来客栈门口碰见昨天的大胡子,两人交谈后,李瑞才知他也不是什么土匪强盗,琢磨加害自己,那大胡子姓李,只是寻常皮货商人,他和几个同行一起来到此地却不敢贸然上山,想着聚集些人一起。

心中安定,当那大胡子再次邀请一起过山时,李瑞不再推辞,不过昨夜在山中遇见老虎精的事情他也没有说起。等候几天,凑了八十个人,大伙便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这次却很顺利,再没遇见什么怪物。两天后,大家过了山,进入了中兴州。

大胡子走南闯北,性格爽快,一行人中他都混的熟识。李瑞也不例外,虽然李瑞不想多说,只是那大胡子见识广博,又善于交谈,只说了两句就能吸引李瑞的兴趣。

这一日,大胡子又在讲些奇闻异事,李瑞却心不在焉,他看着大家各有目的,径自散去,队伍只剩下大胡子的同伴和几人外人,自己这几天却一直犹豫不决,不知该去哪里。原想着去投奔大哥的舅舅,可是那白衣女子的话却一直在耳边响起,佛光寺,找十方,他有东西给你。

“谁能留东西给自己呢?难道是自己的先辈,或者父母?又或者是什么人?”他一直想不明白。隐隐却有种去佛光寺看看有什么东西的想法。

身边的大胡子兀自不觉,还在说着他的见闻。

李瑞心中一动,随口问道“李大哥,你知道佛光寺吗?”

“佛光寺,你也知道佛光寺啊,哈哈,我跟你说,这佛光寺可神秘的很啊。”大胡子本来说的起劲,被李瑞一句话打断,也不生气,听他问起佛光寺,接着他的话头开始讲起佛光寺了。

“这寺的和尚都不念经的,听说啊,寺里供奉的也不是寻常的佛祖,我几年前去过一次,那佛像我是认不出是什么佛,附近的老百姓就没有认得出的。”

他说更加起劲,用手挡在嘴边低声说道“更怪的是,寺里从不收香火钱,可只要有了灾害,那赈济的财物,舍出去的粮食可比官府多了几倍。你说,这都是哪来的?”

“前些年,有强盗起了歹心,趁着夜晚想去抢掠,几十号人呐,手持火把,半边天都照亮了,可是一进寺里,立马就灭了,悄无声息地,一个人也没出来。”说道这,他唏嘘不已,沉默了一会,又低声有些神秘的说道”十里八村的百姓都传啊,寺里住着神仙。”

李瑞听他说的玄乎,也不知几分真,几分假,问道“那百姓都害怕那佛光寺了?”

“错了,错了,老百姓拜还来不急呢。”大胡子连连搓手道“大家认准了有神仙,都想着进去上柱香,求得神仙保佑,怎会害怕?我还想着过些日子再去拜拜。”

“嗯。”李瑞轻哼了声,寻思,看来这佛光寺确有些玄妙,说不准真会有些好东西等着自己呢,那白衣女子如此厉害,翻手就能压死老虎精,自然不必费事害自己。再说,我与它从小结识,可没做过什么坏事对它。有好东西,定然有好东西留给自己。

大胡子见李瑞嗯了一声,不再言语,神色却变的古怪,最后嘴角微翘,好似要笑出来一般,心中不甚明白,猜想定是想到了好事,说道“刘兄弟,这佛光寺很是值得一拜的,你若是想去,正好和我顺路。

大胡子这几日和李瑞交谈,知他不似一般贫贱之人粗俗,也不似城里贵人那样目中无人,所读之书杂七杂八,繁乱之极,偶而说上几句定能点中要害。心中很是喜欢与他同行。李瑞心中一动,暗想“也好,有这李大哥作伴认路,我也省去不少麻烦,先去看看,无论好坏再去找舅舅。”

他微微一笑道“如此,便和大哥再走上一程,只是路上却要麻烦大哥了。”

大胡子哈哈大笑说道“不麻烦,不麻烦,路上有小兄弟作伴定然有趣,前面镇子我们喝上几杯。”

李瑞笑着答应了,跟着大胡子又走了一段路之后,这才告别了大胡子,李瑞独自前行,按着大胡子指点的方向朝山上走去,走了一会,发现身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随便找人问了问,原来这些人都是前去佛光寺上香的善男信女。看着身边老老少少,李瑞心中暗想,看来这佛光寺却是有些玄妙,十里八乡的人都信服。

随着人群上了半山腰,四处看去,不禁感叹这佛光寺雄伟,建造之人不凡。眼见寺庙建在半山,地势却很是平坦,实不像天然形成,到似被人用巨剑削去一块,砍平一般。再看两扇敞开的朱漆大门足有丈余高,李瑞心中不禁暗想,不知每天要用几个僧人来推开这大门。

进的门去,环顾四周,只见四处的佛庙建筑无不大了许多,比起寻常房屋大了足有两倍,令人心生敬畏之感。

正殿之中,李瑞如其他香客般上了住香,在一个不知是什么佛的巨大佛像面前跪拜,心中却不住的念叨,保佑自己诸事顺利,早日荣归故里。转念一想,自己平时并不敬佛,也不烧香,如今在这大佛脚下跪拜祈求发达,可也算的上是临时抱佛脚了,不禁暗觉自己好笑。

礼毕,他四下张望,只见这正殿里里外外都是些烧香之人,却并未见一个寺中和尚,走出殿外,绕着旁边的厢房和耳房走了一圈,依然没见到一个和尚,暗想,我来这里是找人,不是烧香,找不到和尚可不行。见到前方有个花白头发的老者,上前询问寺中僧人在那里。那老者却说从未见过寺中僧人,不过这佛祖却是灵的。

李瑞驻足,心中有阵阵挫败感,只是这念头刚起,倔强的脾气又出来,我就不信这庙里没和尚,就不信找不到你们。沿着正殿往后走去,只是这寺庙实在巨大,他一直走到日头西沉,在寺里东绕西绕,已走到寺庙后面的山脚下。却依然没见一个和尚

看着天色渐黑,心想我去门口守着,晚上总该有和尚出来关门,难不成这庙里的和尚只有晚上才出来?转念一想,晚上才出来,难道……

顿时觉得凉气上升,想到是那白衣女子让自己来此,此处若是有鬼,也说的过去,不管哪白衣女衣是何用意,见鬼总不会是好事情,正沉思间,忽听得脚步声响,一人低声道“阿弥陀佛,施主来此后山之处何事?”声音稚嫩,似是个孩童。

暗黑魔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暗黑魔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今日20180620】推荐《爱上大女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爱上大女人》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上大女人目录预览:第一章小姨第二章诗诗和倩倩第三章生日聚会第四章偷窥的约会第五章放学被堵第一章小姨我十五岁那年,我爸迷上了赌博把家里所有的钱给输光了,还经常在喝醉酒的时候,毒打我和我妈,几乎每次我和我妈都被打的遍体鳞伤!一天晚上,我妈半夜叫醒我,哭着说,她再也受不了这个家了,要我自己照顾好自己,转脸提着东西就走了。我哭着喊她,我妈也没有回头。我妈走后,我爸依旧是整天喝的醉醺醺的,还整天骂我妈不是东西忘恩负义,骂完就对我一阵毒打

  • 【今日20180620】推荐《悬赏总裁娇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悬赏总裁娇妻》在线阅读小说名:悬赏总裁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想上位的女人第二章:不可以第三章:前辈第四章:是我第五章:鸳鸯浴第一章:想上位的女人夜幕降临,S市霓虹闪烁,到处弥漫着放纵的气息。一辆出租车稳稳停在”韵卡“五星酒店的门口,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下,朝酒店走去。只见她妆容精致,烫着风情波浪,火辣的身材被一件贴身的晚礼服包裹着,曲线玲珑,天生尤物。这时,女人手包中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但很快调整好情绪,拿出手机,按下接

  • 【今日20180620】推荐《日久生情》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日久生情》在线阅读小说名:日久生情目录预览:第1章他戴着婚戒的手探进了女人的裙底第2章如果我输了,这瓶酒我肉偿第3章你老公睡你的时候都硬不起来第4章你抢我老公,我就抢你饭碗和老板第5章被所有亲戚朋友知道我是情妇第1章他戴着婚戒的手探进了女人的裙底“阳性阳性阳性……这次一定是两道杠!”我坐在马桶上,不知道第多少次捧着湿乎乎的验孕棒闭眼祈祷,只要能怀上孩子,我愿意折寿十年。调整好呼吸,不自觉的紧抿着嘴唇,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看向验孕棒中间显示结果的椭圆形窗口:一

  • 【今日20180620】推荐《青春阵痛》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青春阵痛》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青春阵痛目录预览:第一章贫穷就是罪过第二章被夏倩的哥哥看到了第三章对不起夏倩第四章朋友对不起第五章措手不及的狼狈第一章贫穷就是罪过我高二那年,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曾千百次地想过,如果不是那一年里发生的事情,我的命运会不会完全不一样。从小到大,我最怕的就是开学的那一段时间,因为这一段时间,学校里总要交七七八八的很多费用。但是,我家穷得可以说是一贫如洗。我考上重点高中后,上学的费用是我爸爸和我妈妈连夜打着手电筒,一家一家地敲开村里

  • 【今日20180620】推荐《绝地求生在异界》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绝地求生在异界》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绝地求生在异界目录预览:第一章绝地求生第二章你的剑就是我的剑第三章仙缘第四章满月宴与小剑第五章六年第一章绝地求生“生了,生了!老爷,是位小公子,咱们刑家有望啊!”邢山朦胧中就听到这么一声呼喊,随后感觉自己被人了抱起来,身上也被卷了一条毯子。长期养成的习惯让其第一时间想要睁开眼看周围的环境。一张大床,其上躺着一位精疲力竭的妇人,在她身边还围绕着周围为数不少的妇女,像是在——生孩子?至于孩子在哪,邢山还没木楞到如此程度,回想自己

  • 【今日20180620】推荐《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目录预览:第1章结婚三年,夫妻不同房第2章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了……第3章丈夫出轨逼离婚第4章不准离婚第5章刚回国的君家少爷第1章结婚三年,夫妻不同房结婚三年,夫妻不同房。乔宝儿也觉得自己的婚姻有问题,她想不明白,当年丈夫热情真诚地追求自己,甚至在她21岁刚完成学业时,迫不及待地将她娶回家。可之后,竟是一场相敬如冰的婚姻。他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他却从不碰她。不过今晚很意外,乔宝儿非常紧张,因为丈

  • 【今日20180620】推荐《都市极品警王》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都市极品警王》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都市极品警王目录预览:第一章兵王抢劫第二章大不了一死第三章把持不住第四章就要你以身相许第五章拳头还能快过子弹第一章兵王抢劫盛夏七月的中午,骄阳似火,天气异常炎热。东江市中心街,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由于天气太热的缘故,行人寥寥无几。一辆破旧的桑塔纳,顶着炎炎烈日,停在中心街王氏珠宝店的斜对面。车里面坐着一瘦一胖,两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罗瀚,你怕不怕?”问话的是偏瘦的青年男子,叫做赵三甲,坐在副驾驶座上。他长相看起来略显清秀

  • 【今日20180620】推荐《绝地求生在异界》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绝地求生在异界》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绝地求生在异界目录预览:第一章绝地求生第二章你的剑就是我的剑第三章仙缘第四章满月宴与小剑第五章六年第一章绝地求生“生了,生了!老爷,是位小公子,咱们刑家有望啊!”邢山朦胧中就听到这么一声呼喊,随后感觉自己被人了抱起来,身上也被卷了一条毯子。长期养成的习惯让其第一时间想要睁开眼看周围的环境。一张大床,其上躺着一位精疲力竭的妇人,在她身边还围绕着周围为数不少的妇女,像是在——生孩子?至于孩子在哪,邢山还没木楞到如此程度,回想自己

  • 【今日20180620】推荐《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在线阅读小说:报告三少:夫人又闯祸了!目录预览:第一章帅哥是个暴露狂第二章新婚夜,欲火焚身第三章金大腿生气了第四章因为是个傻子第五章来自新婚丈夫的恶意第一章帅哥是个暴露狂连心死了,被海誓山盟的未婚夫,以及比她小两岁的继母注射了新型毒品后活埋,在厚土层底下压得五脏具碎,窒息而亡。可是她又活了过来,睁开眼睛时,变成了一个名叫玉连心的女人。此时她就坐在医院床上,通过电视观摩自己的葬礼,“锦城第一天才少女,连山珠宝集团女太子连心于昨日身亡,

  • 【今日20180620】推荐《逆天废柴》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逆天废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天废柴目录预览:第1章仙尊重生第2章居然是个瘾君子第3章打的就是你第4章还是你跪下吧第5章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第1章仙尊重生“林君河,你身为林家之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算是个人吗?”“林君河,枉我当你是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畜生!”“林君河,我真是看错你了!”几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有男有女,都带着极度愤怒的情绪在里边。此时,林君河只感觉自己头疼欲裂,脑袋好像快要裂开一样,又如被灌入了千斤重的水泥,沉重无比。“好痛……”林君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