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我的青春我做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20:42: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的青春我做主

【003】:【摇滚】

陈文离开李雪的家,打了个车,直奔老鼠爱大米酒吧。版权huijindi.com之所以来到这个酒吧,是因为今天有场小型

  的摇滚演出,都是一些周边城市的乐队组团来到沈城,大家就这么乐呵乐呵,不过今天陈文的乐队儿却

  悄然声息。陈文知道,这是队长韩三平觉得主办方给报销的路费太少,但是以韩三平的性格,一定会以

  欣赏者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着实让人搞不懂。虽然陈文对韩三平的斤斤计较还是有些嗤之以鼻,但是不

  得不佩服韩三平对乐器的把玩能力,在沈城的确是高手中的高手,而陈文却只是个鼓手,不像韩三平吉

  他贝斯鼓玩得样样出色。

  在这个乐队里还有两个成员,叫马进和雷子,他们四个组成了一个标准的四菜,也就是主音吉他、

  节奏吉他、贝斯和鼓,但是唯独缺少一碗汤(这里指键盘)。其实不要键盘的原因也很简单和很无知。

  一是,多加个键盘每次演出结束,主办方给的演出费连打车钱都不够分的。二是,队长韩三平说找键盘

  就找女的,要找女的就找好看的,可又是女的又比较好看又会弹键盘又有心思玩乐队又刚刚好想加入韩

  三平这支乐队,简直大海捞针,比中彩票还难。我的青春我做主小说txt全文阅读三是,如果真的找到一个好看的女键盘势必会影响团队

  的和睦,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产生不良影响,也在无形之中阻挡了一些自发奋勇的女乐迷投怀送抱

  ,这样可得不偿失。

  所以说对于乐手的精神寄托便是摇滚乐和女人,为什么不是钱?!我操,说这话便是你的无知了,

  玩摇滚乐哪他妈能挣到钱!不把裤衩倒贴出去就不错了。还他妈谈钱。而对于陈文为何要继续摇滚下去

  ,原因很简单,一切都源于无聊,所做的一切便是为了消灭无聊,不过经过了许久发现这一切本身就很

  无聊。

  陈文和韩三平的价值观有很大的差别,有时候陈文自己觉得这项简简单单的追求已经完全高于生活

  而且源于生活,不仅仅是一个精神寄托那么简单,而韩三平却希望能把这项可以说是自己的事业能全部

  地不留余地的融入到生活中,简单的说就是为了女人和钱。所以说,这两个人所想的都挺他妈的不现实。

  但是谈起摇滚乐本身,沈城的摇滚乐发展的并不完善,只能说还过得去。来自huijindi.com可以简单的描述一下,沈

  城的摇滚乐发展程度就像五六岁的小孩,刚刚学会骂人,却不明白自己说过的话的意思,招人烦,人们

  却无法训斥。

  这些玩乐的,路子野的都跑到北京混天下去了,留在沈城这批,就这么几周办一个专场,目的是大

  家伙聚聚,要想赚钱,却也无利可图,他们为的只是今夜不醉不归,最好是能弄个妞去开房,才算是圆

  满。

  有人说摇滚是黑夜里魔鬼的乐章。这些生活在摩登城市里的人们,深受了带有恶魔乐章的渲染,狂

  妄中带着华丽般的忧郁,谈不上纸醉金迷,可迷醉的却不少。享受摇滚乐的人,蹦的,跑的,开心的,

  歇斯底里的,一切都被黑暗掩盖而去,狂躁的音乐击破了他们的灵魂,像剧毒的水银,从耳朵、眼睛、

  鼻孔、嘴,流入全身,直至不能呼吸。话说回来,摇滚乐讲究的是气氛,是否能让在场的人POGO起来,

  除了乐手的表现力之外,一首歌的节奏旋律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陈文享受着在这台上的一切,在这里他不仅懂得用四肢高低快慢打出不同的节奏。说明huijindi.com他还充分的享受

  着只有在舞台上时才能让自己忘记现实中与他人的差距。他只是个平凡的人,爱父母、爱音乐、同样热

  爱生命。马进、雷子、韩三平,他们对自己,对摇滚乐也都有各自的目的,也许是发泄,也许是其他无

  法猜测的。

  每个乐队演出结束都会空出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供给下个乐队调音,而在这个时段大家都喜欢走到

  外面去透透风,演出场所毕竟有限,那挤满不到百人的小酒吧里烟雾缭绕,叫人深感摇滚迷的热情与执

  着。

  “今天的演出不错啊!哥几个!”老孙拎过来几瓶啤酒,蹲在了陈文他们几个人的旁边,似乎在夏

  天里,蹲着是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说起老孙,他并不是乐队成员只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比他们这帮

  小子大个七八岁。早年独自一人去日本刷盘子,混到今天开着三菱越野,混进他们队伍中,带领小兄弟

  们一同把妹。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老孙总评价自己像发完茶叶的水,时间久了,颜色就深,仿佛自己程度很深。但陈文他们

  属实也这么觉得,泡吧、泡妞、泡茶叶,俗的雅的老孙是样样精通,和他在一起真长见识,这句话是雷

  子最先说的。

  今天的韩三平并没有像以往似的讲冷笑话,只是一味的埋怨这这里的一切,包括女人。“恩。不过

  这音响太操蛋了。这次是哪个孙子举办的?再不整套好点的音响,真不爱来了。”韩三平接过老孙递来

  的啤酒,回应着。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是啊!孙哥,这次演出要是你筹办的就好了,哥几个一定倾力演出!”陈文也附和着队长说过的

  话。

  “有你们这话改天我也举办一次!”孙哥眼睛瞟着其他的地方,生怕哪个美女溜出他的视线。

  “孙哥,你咋也想整演出啦?这也不赚钱。”马进问,手撩动着披在后背的长发。这个队里只有他

  是长发。马进接过老孙拎过来的啤酒,像DV里《小马说事》一样的牢骚说:“怎么没有启开啊!”

  “你这孙子事真多。”老孙抢过啤酒准备要用牙给启开。

  “得得得!孙哥,这个我自己可以,你整得全是涂抹星子我还怎么喝啊!”

  “你这还真有《小马说事》的风范。”陈文接话道。

  “怎么讲?”

  “真事儿被。”陈文回答马进,拿起放在地上的啤酒,仰起头,一口啤酒下肚,在这炎热的夏天里

  或许冰镇啤酒能给带来一丝凉爽。

  雷子傻傻的笑着,不说一句话。每次都是这样,宁愿当一个倾听者。

  “你说我事儿?你看孙哥这嘴里的水,也就是唾沫,就好比沈城的水,不知道流淌进多少小姑娘的

  干渴的嘴里。你说我敢喝吗?敢喝吗?”小马继续说道。

  “小兔崽子,看我的水是否能止住你的嘴!”老孙奔向小马,姿势像蒙古摔跤,吓得马进连忙坐在

  地上。

  “孙哥饶命啊——”

  “你们真下流!”一个女人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像勇士披荆斩棘的剑,割断了震耳的摇滚乐。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向女人。

  “呦!这不杨洋吗?”老孙提高话音。“你是相中我们中间谁啦!哥哥给你介绍。”

  “你叫什么?”杨洋的头转向陈文。

  “我……我叫陈文。”陈文回答,头一次有这么美丽的异性主动搭话,还有点磕巴啦。

  “呦,还相中我们陈文了啊!”老孙继续说道。

  “我不认识你。”杨洋说。

  “可我认识你哦!看演出里属你长得最美。”老孙继续搭话,嘴上露出的笑,说不出是好是坏,反正

  看着不得劲。

  韩三平觉得老孙太抢陈文的风头,这女的是冲着陈文来的,打抱不平说:“老孙,人家是冲着陈文

  来的。”

  “也对,行,给你俩创建独立的空间。”老孙拉着他们进去看演出。

  当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会发现此时的夜最静,静得几乎连心跳都能被听见。

  “我叫杨洋,再自我介绍一下。我想跟你学打鼓。听说你打鼓很帅!”杨洋说出的话,就好像每个

  男人都无法拒绝一样。

  “当然可以。”陈文差点脱口而出。想想,要矜持,女人的矜持显得可贵,男人的矜持显得沉稳。

  说:“恩,我觉得女孩子打鼓会很累的,我怕你承受不来。”

  杨洋的性格倔强的很。在她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来,一丝的不屑一顾,这个词在这里也许会达到多

  重含义。“我可以的。”杨洋说。

  “那好吧!”陈文和杨洋互相留一下联系方式。其实陈文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个大美女找他学打鼓,

  这不明摆着投怀送抱吗!陈文从小学到大学里的女朋友,从来就没有过像杨洋这么标志的,在他的生活

  里出现过的,不是胖的好比杨贵妃,就是瘦的好比柳树杈,长相就更别形容了,朋友们都很不理解陈文

  的审美观,说实话美女不美女的陈文还是分得清的,可是一涉及到找女朋友时,为什么就会这个样子了。陈文觉得这次可真的是时来运转了。

  “嘿!你在想什么呢?”杨洋把溜号的陈文给拽了回来。

  “额~想了一些私人的问题。”陈文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为自己的溜号感到抱歉。

  “哦。那你想吧。有时间出来,教我打鼓。我还有事,先走喽!”

  “那好吧!”

  陈文看着杨洋的走远的背影,幻想着和杨洋可能发生的一切,甚至是媾和。其实男人大都有妄想症。不过陈文还是适时制止了自己的幻想,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这么想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此时这个摇滚专场已经快接近尾声,陈文被夏天黄昏吹来的暖风弄得昏昏沉沉的,像是被刚刚离开

  的杨洋下了符咒一样,脑袋不时的出现她脸上甜美的笑。

  路边的烤肉摊已经陆续出摊,有些家已经红火的坐满了几桌。对面的食客们对陈文这帮摇滚人士的

  特殊打扮窃窃议论。当然,这帮异类终究无法逃脱人们的视线,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把他们也同化,不

  过在这个时代,和这个和谐的社会,是很难做到的。

【004】:【夜空】

老孙这时候从酒吧里走了出来,掏了根烟递给陈文,然后煞有介事的问道:“刚那小妞是个空姐,

  心动啦?刚才你俩都聊啥了?!”

  韩三平这时也恰好跟了过来,把话抢过来说:“孙哥!这么好的女孩还是留给兄弟们吧!你就别总

  也惦记着了。人家可是奔着陈文来的。”

  老孙听到韩三平的话,想要反驳,但没有,转头对陈文继续说:“我觉得这个女孩看着也不错,是

  个空姐,身材就不用说了,兄弟你可要把握住啊!”

  陈文点了点头,没有言语,继续望向杨洋离开的方向,太阳从那个方向被城市的高楼所淹没,看到

  的余晖在城市里无精打采,等待收工回家睡大觉。

  可能是此时这个队儿实在是哥几个无法接收的风格,马进和雷子也陆续的走了出来,马进一个猛劲

  跳起,骑在老孙的背上。

  老孙霎时间哎呦一声,用自己的手托住背,使劲扭着头对马进大声吆喝着:“你孙哥我竟骑别人,

  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你小子给骑了。”此话一出,博得众人一笑。

  “兄弟们,我看接下来的演出也没什么意思了!一会我们去哪?”韩三平看样是饿了,不然不会这

  么着急离开,因为陈文发现,韩三平在演出现场和一个90后眉来眼去的,这么一个果儿,韩三平怎么能

  说放弃就放弃,除非他饿了。这也是陈文对韩三平的了解,食物大于一切,烤鸡屁股是这个世界。

  大伙挤进老孙的车,听着马进的指引,来到一家比较小资的小酒馆,在一条非常安静的小街上。是

  个地下室的两间房,面积非常的大。由一个四十多岁蓄满胡须的男人经营,没有了同类小酒馆的小资情

  调,充满了随意的陈旧。经常可以看到男人在一张只属于他自己的桌子上画一些东西,时而抓一些干果

  塞进嘴里,再喝上一大口啤酒,非常的随意。在这里竟然可以欣赏到一个俄罗斯女人,唱着俄国歌曲。

  不过陈文不大喜欢这样类型的歌,和他根本听不懂的歌词。在晚上这里的人多得乱哄哄,唱不唱,听不

  听,也只是个形式罢了。

  总会有这样微不足道的地方,也有着一群活得并不潇洒的人。也许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会是一个英雄

  ,或者怎么着也是个这个世界上不可或缺的人物。可是在别人的眼中,又能是什么呢?!也许只是一个

  风景!弄不好会是个大煞风景!反正是什么不是什么都无所谓。匆匆一瞥真不知道瞥过了多少人的人生。

  马进第一个冲进屋里,像这种地方,在这帮里也就马进能找到了。大家伙围坐的木质长椅上。

  “陈文。来坐坐坐。”马进说,看他的样子恨不得陈文一屁股扎在凳子上就不起来。

  “没想到你选的地方竟然还有外国妞啊!不错!不错!”老孙说。

  “对啊!马进现在你换胃口了啊!!”韩三平应声说。

  “人家马进一向喜欢欧美的。”陈文也应声说。

  雷子也点点头,不言语,但眼睛像是会说话,却跟梁朝伟的眼睛大相径庭。

  马进拿起啤酒润了润口,酝酿了一会,看这架势要长篇大论,过了十几秒钟,最终开说:“今天我

  有个事儿,要在这里跟大家宣布!”

  “什么事?”

  “我要去背包旅行,做一名背包客,这英文叫……叫什么来着?”挂在马进嘴边的单词又偷偷溜走

  了。

  “Backpacker。”陈文回答。

  “对对对,就是Backpacker。这个英文单词太生僻,爷不怎么经常说。”马进又喝了一大口,继续

  说:“我这总觉得生活太单调了。我这不缺吃不缺穿的,玩玩小摇滚,我就以为我自由了。可是看到关

  于背包客的视频啊,我觉得我活得太他妈的憋屈了。我决定我要成为Backpacker。你看我这鞋,就是为

  旅行买的。其他装备都给放家了。”马进伸了伸脚,除了雷子没人往桌下看。

  雷子举起酒杯说:“好像是登山用的吧,你那是登山靴,似乎有点沉。况且这是夏天。”然后咕咚

  咕咚喝了一大口。

  马进大笑,有点周星驰的味道,说:“我要征服的就是山。我要去西——藏——”

  声音拉的无比的长,好像便秘一样。

  “你要登珠穆朗玛?”异口同声。因为所有人都觉得他的玩笑开的太大了。

  “不,是山下面。”马进的回答。

  “因为女人?”孙哥似乎所有的话题都要扯上女人。或许女人在她眼里是不可缺少的调味剂。

  “可以这么说,我看安妮宝贝的《莲花》时就有这种打算。一个女人都能征服到墨脱那样险恶的环

  境,我为什么不能?”马进似乎鼓足了所有的气。

  “哦!”所有人共同的回答。对他的突如其来的举措他们也只能用哦来表示。这个哦并不代表任何

  ,也没有感情色彩。或许某一天,某某彩票中了五百万,用哦来表示也是有可能的,因为这件事发生根

  本与自己的利益毫无关联。

  “你决定什么时候启程了吗?”此时的陈文已经消灭一瓶啤酒。

  “明天!”马进坚决且又果断,似乎这一切早已经准备好了。

  孙哥特别提醒小马:“记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没有经验。”

  “第一次吗!以后慢慢就好喽!不过乐队就得先搁置一段时间了。”韩三平说。

  “第一次是没经验,可我的第一次还真不知道丢到哪了!”马进回应着韩三平的话。

  “下贱。”韩三平的回答很果断,中指伸了出来,直逼马进的眼睛。

  此时所有人倒满酒,为庆祝马进的明天启程,为他的《小马说事》在网络上的大获成功,也为他将

  来的《小马游中国》的成功。

  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灌,陈文觉得自己的胃可以像女人怀孕一样,往外扩张。这灌肚的感觉为什

  么屡试不爽,直到他还没完全醉就已经吐了一地。这样释放的感觉,陈文觉得很爽,越是感觉到爽,陈

  文就越是拼命的往外吐。大家都劝他到厕所去吐。陈文幽默的说:“不挪地方了!一会该拉拉一地!服

  务员不好收拾!”此时估计服务员都得恨死陈文了!

  他们不得不换一个地儿,此时的陈文受尽了埋怨。马进匆匆结账,奔向老孙的越野里。

  车飞速奔向KISS酒吧,由于车牌子是假的,见到红灯就闯,看起来车里像装满了目无法纪的土匪。

  所有人都很很佩服老孙的车技,但是他开这么快致使坐在车里的人能想到的就是老孙还想再继续灌两瓶

  啤酒,或者就是他已经喝多了。而此时老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陈文,因为他怕陈文吐在他的车上。

  陈文没有辜负了老孙的想法,就这么吐了一道。老孙也这样骂了陈文一道,骂陈文是个王八蛋是狗

  娘养的是土匪是鬼子反正能骂的都骂出来了。听到老孙不断的咒骂,陈文开始笑起来,车上的人都断定

  陈文喝多了。车还在飞速的开,车内的味道,有点腥腥的,而且充斥着恶浓的酒精味道。

  KISS酒吧出现在几个人的视线里,那牌子上闪烁的文字像夜晚的星星,闪啊闪的,许多俊男靓女此

  时正在往KISS酒吧里走,看到那么一大票美女,老孙的情绪有些舒缓下来,而此时漫无边际的夜空就像

  小说家的伏笔,等待过后的流星,而流星便是伏笔下的一抹璀璨。

【005】:【酒吧】

酒吧里红男绿女可真是不少,有漂亮的,有不漂亮的,有有男朋友的女人,有没男朋友的女人,有

  有男朋友的男人,有没男朋友的男人等等等等,反正是正常人不少,同性恋也不少。午夜里,这里的灯

  光仿佛就变成了阳光。给人一种在白天一样的自由。

  此时以老孙为首,陈文雷子韩三平他们一行人走进酒吧,韩三平直奔后台。其实韩三平是这里的驻

  唱歌手,每周都有两三场他的秀,不过都是时下流行的歌曲,和一些不痛不痒的英文歌。有时候韩三平

  也会唱一些自己写的歌,味道偏向流行,来迎合来这里哈皮(HAPPY)的朋友。

  在这里驻唱是韩三平三分之二的经济来源,而另三分之一却是写一些言情的长篇小说去骗一些还处

  在花季含苞待放的少女。老孙曾经跟韩三平说,“你写这些缠缠绵绵的东西并不实在,不过,就是多了

  你们这些不实在的英才,才让我们这批开苞者,更奋勇的前进。”老孙总是拿韩三平写的小说开涮,只

  不过老孙从不看小说,包括韩三平的小说。他觉得没必要浪费时间去看别人编造的缠绵史,整整两个纯

  洁的肉体就交织在一起。这个社会哪有那么多的纯洁。不过在老孙在发表自己的言论时总会加一些简单

  的修饰语。比如:操!妈的!妈了个-逼的!你个大裤衩!草泥马!干死你得了!二逼!山炮!等等等等

  ……接着说上面的言论。老孙说那些女人总说是自己的纯洁的,都他妈的行-房上百次了。不知道跟过几

  十个男人了。堕胎都不知道堕过几次了。然后跟着下一个男人说我是纯洁的你可要珍惜我啊!那个傻老

  爷们就真的特别珍惜她!说起来这样的女人真不少,这样愿意相信的傻逼老爷们也真不少。直到那个傻-

  逼老爷们的JJ上起了很多很多的水泡时,还得问问那个女人,你是不是跟别人那个了?!

  说说韩三平的文学情结!那时的韩三平还真比较文学青年样,看到网上批判女演员和导演睡觉的丑

  闻,还写了诗发表在自己的博客里,那百十来字的诗竟然换来数万多点击率。还有个别不诚实的网友,

  拿着韩三平写的诗当做是自己写的,放在自己的博客上,韩三平就愤怒的登陆到那个人的博客上,骂那

  个人,不诚实,盗贴。其实盗贴韩三平并不太在意,可最可恨的是,搜索韩三平这首诗的时候,竟然出

  现的是那个盗贴的连接

  那时候,陈文看到三平写出这个的时候,唯一的感觉就是,他竟然能把这事写的这么形象且有趣。

  可他从那以后便开始写起言情小说,陈文觉得他堕落了。至少他堕落到,他写的东西只适合一些十六七

  的少女看了。还有就是在字里行间根本就看不出他是个搞摇滚的。

  “哥几个,今晚随便喝。哥哥我请客”老孙高喊着,高亢的声音似乎想要全场的人都听到。

  所有人似乎也都没喝尽兴,要了两瓶龙舌兰VS雪碧。这么喝法感觉度数不大,但一会人就高。今天

  是白的啤的和雪碧,快五味俱全了。陈文觉得今天该战死沙场了。

  没过多久,韩三平拿出他积攒了两年的钱才买上的吉他。站在了舞台上。表情自信,语言不乏幽默。这些在酒吧驻唱的歌手有的很会都调动台下的气氛,而有的干唱不说,韩三平就属于前者。台下的女

  生和女人们为他欢呼着,热烈的难以想象,甚至很多来这泡吧的女性朋友都是来捧他的场。

  “送给大家一首我刚刚写完的新歌,名叫《茶凉了》。”韩三平说完这句话,随着鼓棒哒哒哒哒音

  乐奏响。

  华丽的前奏,引出了真诚的歌词:我看到一片蓝色的天,太阳有着两半的脸,一半是真诚的微笑,

  一半是讽刺的嘲笑……

  陈文看了看身旁的马进、雷子、老孙,他们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是他陈文最后的底牌,没了他们

  ,陈文的背后也就空荡荡。陈文脑袋里紧绷一根弦,要维系住他们与自己的关系,一个也不能丢掉,一

  个也不能。不然他连他自己都可能走失掉。他们玩到深夜,喝到深夜。在这里午夜便是阳光。

  玩到估计是到夜里两点多了,发现这里多了很多外国人。陈文很差异,这些夜猫子都喜欢凌晨两点

  爬起来再打车赶过来吗?不过那是陈文半年前的想法了。有一次在这里碰到一个英文名字叫杰克的来自

  捷克的朋友,拿着自己的名片,坐在一个小姑娘的身旁说:“你比较有气质。这是我的名片,我是某某

  酒店的经理。操着不太流利的汉语。”这是杰克惯用的把戏。不过陈文有一点很肯定,在这里,如果陈

  文要和杰克争一个女孩,陈文肯定输。

  在陈文稍稍清醒之际,发现自己已经在家,而且身上的东西一样没丢。但陈文确定不是老孙送他回

  来的。因为在他喝高之前,老孙已经领着刚泡来的女人开房去了。

  沉睡即将在旋转之际……在梦中,陈文一直在合计一件事,这喝酒的帐究竟是谁付的呢?他竭力的

  挣扎,目的是去摸摸自己的钱包,可一切都是白费,他又沉睡过去……

我的青春我做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青春我做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14章

    原标题: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14章小说书名: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第14章让你滚下去苏沛白双手死死握住方向盘,满眼阴沉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一脚急刹停在路边,应声说:“哦。”季菡环顾四周,车开了很久可是似乎位置更偏了,一条沿河公路连来往的车辆都没有。有些疑惑地看向苏沛白,不太明白他停车的意思。“下车。”苏沛白看着前方的路面,表情冰冷得像块千年寒冰。“什么?”季菡一脸错愕,刚刚明明像小天使一样开车来接她还问她吃什么,下一秒就直接开口赶她下车?“我,让,你,滚,下,车,去!”苏沛白骤然转过头来,

  • 苏沙沙复仇记14章

    原标题:苏沙沙复仇记14章小说名称:苏沙沙复仇记第14章白净男苏沙沙立刻意识到,他们绑架自己的目的,就要明确了,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苏沙沙揉了揉眼晴,被黑头套蒙住的眼晴,好不容易才适应外面的亮光。仔细看去,屋内就是一个普通的KTV包房,里面还有一个服务生模样的男孩。男孩的长相十分俊美,看也不看她,却邪邪地对肥仔笑道:“老大,累了一天,还不坐下来歇歇?”“肥仔”恶声恶气道:“歇个屁呀?老子被这小娘们燎了一天,得找个地方泄泄火去。真地晦气,狐狸没吃着,还惹了一身骚。”男孩大笑道:“按照惯例,总会

  • 美女的纨绔神医14章

    原标题:美女的纨绔神医14章书名:美女的纨绔神医第14章无敌警花宋闲搬了把椅子坐到门口晒太阳,同时悄悄的观察着周围人的表情。不少的犯罪分子都有个习惯,就是回到自己犯罪的地点,第一是确定事情办妥与否,第二就是炫耀!奈何宋闲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半个小时之后,水薇竹的那辆白色的宝马X3就停在了人群外面。看到一片狼藉的诊所,水薇竹也是极为诧异。“宋医生,这是……”“被人砸了。”宋闲淡定的说道:“我将你哥列为头号嫌疑人,你不反对吧。”水薇竹有些哭笑不得,宋闲这口气,可不像是在跟自己商量啊。“

  • 妖孽残王毒宠妃14章

    原标题:妖孽残王毒宠妃14章小说名称:妖孽残王毒宠妃第14章酒后吐真言好看?叶倾城听着他对自己的评价,反手关上了门,然后,不冷不热的调侃道:“年纪这么小眼睛就不好了,真是可怜。”“我说的是真的!比起那些庸俗之色,姐姐你漂亮多了!”小男孩抱着叶倾城不松手,继续拍着马屁。“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文成,滕文成。你还没有成亲对不对?等我长大了,我娶你好不好?”叶倾城眉头紧锁,低头和他四目相对。另一边,仲景轩浅笑不语的看着热闹。“年纪不大,撩妹的功力倒是不浅。”叶倾城轻笑一声,抬眸看向了仲景轩。“你把我叫

  • 九魂龙帝14章

    原标题:九魂龙帝14章小说名:九魂龙帝第14章神通“哼,这里始终都是我常建的地盘,只要你敢来,我会让你知道跟我作对是什么下场的。”望着楚天辰离去的背影,常建在心中冷道。神风学院,古道上,一中年人和一个满身血迹斑斑的少年并列走着。“一天时间,淬体境三重到淬体境六重。”于长丰开口道。楚天辰笑了笑,不置可否。“我想知道若是今天我不出现,你怎么办?”于长丰忍住心中的惊涛骇浪,询问道。“你不出手,他已经死了。”楚天辰淡然道。于长丰一滞,哑然,若是在楚天辰初到之时,他会觉得楚天辰这话是在说大话,自大,狂妄,

  • 超品风水师14章

    原标题:超品风水师14章小说名称:超品风水师第14章肾气不足“你是?”欧阳诗诗愣住了,她不知道这个小道士怎么会认识她。“是我啊……哦,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小学同学,那时候我叫白飞,记得么?”左非白笑着说道。欧阳诗诗秀眉微皱,随即绽开,喜道:“原来是你啊,那个豪门小公子?你怎么……上山当道士了,咯咯咯……”欧阳诗诗捂嘴娇笑。左非白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摸摸脸:“呵呵……过去的事就不提了,现在我叫左非白,你叫我小左就好了,我这不是下山了吗……所以要来买几身合适的衣服。”“哦,原来是这样,你是要挑西装

  • 妖神相公逆天妻14章

    原标题:妖神相公逆天妻14章小说名字:妖神相公逆天妻第14章挑拨离间,将水搅浑月轻霞和四夫人被月轻舞吼得脸色灰败。怎么办?这个可恶的月轻颜竟然这个时候将她们的心思当着月轻舞的面给揭露出来了……月凌云的脸色越来越黑,都是一帮没脑子的东西,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月轻颜却不去理会他的喜怒哀乐,她要再加一把火烧烧,她挑眉看着四夫人,面无表情的道:“四夫人,想必你现在也听明白了,真正不讲姐妹友爱的可是三姐姐和四姐姐!”顿了一下,又道:“三姐姐要是误会了我,我还能理解,可是我没得罪四姐姐吧,府里的人都不是聋子

  • 九阳神王14章

    原标题:九阳神王14章小说名称:九阳神王第14章功法小成“老师,这班战重要吗?如果不重要,我们不必放在心上的!”秦云安慰着杨诗月。“班战可不是简单的输赢,而是决定一个班级本学期的资源。如果输了,将不能获得任何资源;若是赢了,便能得到一份资源。”杨诗月说道:“若是没有资源,本学期就苦了。”“这个……”秦云眼角一挑,这明显是让人玩命的去战斗呀,他问道:“老师,这资源都包括什么?”“两万晶币,中品灵丹‘华气丹’两粒,由班级内部决定分配的。另外还有高级上乘武技一门,班级所有学生都能学习,如果连赢两场,就

  • 绝世邪尊14章

    原标题:绝世邪尊14章小说书名:绝世邪尊第14章十倍重力室“修炼不易,武道无尽,我要做人上人,要站在武道之巅!”思索了良久,叶邪双目之中精光闪烁,那是坚定的信念!从一个众人眼中的废物,到如今炼体九重,叶邪不可能放弃任何一个变强的机会。既然玄冥告诉了他炼体十重境,那么叶邪不管如何,也要去试一试!哪怕是身死!当即,叶邪朝着执法堂走去。一路之上,一群人看到叶邪,发现叶邪身上的灵力波动又变强大了不少,震惊不已。“这人以前可是出了名的废物,现在怎么就成了炼体九重的人了?”“估计是隐藏了实力!”四周,众人窃

  • 总统大人禽难自禁14章

    原标题:总统大人禽难自禁14章小说:总统大人禽难自禁第14章喜怒无常常青欲哭无泪的抹了一把冷汗。“老大还有什么吩咐?”“你今天大早晨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萧景琛皱紧了眉头,捧起窗台上的兰花便细细摆弄了起来。都怪这臭小子,打扰了他和亲亲老婆的好事儿。常青了然的哦了一声,赶紧汇报道:“老大,昨天晚上江离城已经从法国巴黎赶回了莫桑,他现在正在萧家老宅里,萧老爷子说叫你回去一趟!”啪……常青说完,萧景琛本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背后便突然传来这么一声茶杯落地破裂的声音。萧景琛握着兰花花盆的手不由自主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