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帝师驾到:我的最强教师】梁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14: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帝师驾到:我的最强教师

作者:梁少

第二章 一年之后,我上京娶你!

若用一句诗词描述,“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汇金地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肌肤冰巧如雪,纤指若兰透骨香,凝眸似水渗心柔。垂直顺滑的黑发落于肩膀,随风轻地一摆,散发出无穷尽的女人魅力。

砰!

路边的一辆车直接撞向了电线杆。

龙羽神色平静地望着站在豪车旁的绝美女人,轻轻一声。

“舞家有女,如月琉云。”

眼前此女,龙羽的记忆中并不陌生,舞琉云。来自huijindi.com

龙羽迈步走上前去。

“羽哥哥。”舞琉云轻声地开口。

“换个地方说话吧。”龙羽声音平淡地道,随即走上前打开了车门,直接坐进去。

舞琉云眸子流露出一抹诧异之色,旋即是欣喜,难道羽哥哥想通了?豪华的跑车绝尘而去。

九中门口,老门卫目瞪口呆,半会,脑袋猛晃了一下,“我特么的简直可以去当算命的了啊!”——

幽静的咖啡厅内,耳边萦绕着轻盈的调子。【帝师驾到:我的最强教师】梁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龙羽眼眸凝望着坐在对面的这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子。京城舞家,豪门家族,舞琉云,则是当世舞家家主膝下第二个女儿。同时,更是龙羽曾经的未婚妻。

并非舞琉云有意退婚,而是龙羽,虽为龙门一弃子,心中却有着最后一根傲骨。当年龙羽二十岁,舞琉云亦如此,正是到了男婚女嫁之时。可在龙羽心中,早已配不上这一位名动京城的天之骄女。更何况,这些年来,不论是龙家或者舞家,都曾给龙羽或多或少的隐晦暗示。版权huijindi.com

于是五年前,一纸休书震京城!

随后,龙羽便远走他乡,破落如斯。

可是,偏偏舞琉云,竟然对这样的一个龙家废物三少爷死心塌地!

五年来,无论龙羽走到哪,舞琉云总会在某种时刻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事实上,若没有舞琉云,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龙门弃少,恐怕日子会过得更苦!但越是如此,龙羽对舞琉云则越是逃避——舞琉云轻轻地搅动着咖啡,有些心乱,龙羽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他更加从来不上自己的车。

今天的龙羽,太奇怪了。

“你回京城吧。”沉寂了片刻后,龙羽说出了第一句话。

舞琉云的手轻震,一滴咖啡无奈地溅落在桌面上。推荐huijindi.com

抬头,舞琉云望着龙羽,嘴唇轻抿,“羽哥哥,你就这么讨厌我?”

讨厌一个绝世美人,那绝对会被人唾骂的!

龙羽轻地摇头,苦笑一声,“我想不明白,我只是一个龙家的废柴,而你,一个天之骄女,难道你不觉得——我们不配?”

“除了你,没有人能配得上我!”舞琉云的语气突兀坚决了起来,眼眸坚定。

龙羽心神轻震。

一个女子,当着自己面说出这样的话,可以感受到她的内心之坚定绝然。

“就因为我们指腹为婚?”

“就因为——你是唯一一个面对死亡威胁还毅然站在我面前,保护我的男人。”舞琉云喃喃地开口,“还记得吗?那年十岁,我们一群孩子到动物园玩。”舞琉云的眼帘中仿佛清晰地看到当时清晰的一幕——同样出自豪门的一群小孩,队伍中,舞琉云属于最前面一批,而龙羽,当年一个削瘦孤独的孩子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一场变故发生。说明huijindi.com

一处关着老虎的笼子突然被打开,猛虎出笼,震啸八方。

那时候,舞琉云一群人刚好就靠近笼子,一群小孩,其中不乏所谓的天才,如惊弓之鸟散走。

就在舞琉云绝望之时,那一个一直站在队伍最后的孤独男孩,赫然毅然地出现在舞琉云的面前。

“那时你只回头对我说了一句话——”舞琉云凝望着龙羽,“你说,‘你是我的未婚妻——我要保护你。’”

龙羽苦笑地摇头,他的记忆中也有这一片段,当年那只老虎真的扑了过来,龙羽遭遇重创,幸好龙家的高手及时出现,避免了一场灾难。可龙羽因此受伤卧床半年,那半年时间,舞琉云几乎每天都会去陪着他。

时光飞逝,一直到今天。

舞琉云手中拿出了一张苍白的纸,白纸黑字,最刺眼的两个大字——休书。

“五年前,我收到它的时候,就一直将它带在身边。”舞琉云轻轻将这张如同千斤重般的纸张放在桌面上,“我相信,你终有一天,会把它收回去。”

龙羽望了一眼那张休书,深呼吸,“如果——我一直不会收回去呢。”

舞琉云凝视着龙羽,“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龙羽眼眸睁大了几分,心头强烈振动。

或许,这是龙三少爷这一辈子唯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女神眷顾!一个如此落魄的废物少爷,竟然还有一个这般尊贵的女子,对他不离不弃。

可是,这对龙三少爷来讲,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舞琉云的追求者在京城恐怕足以另起一座长城了。但她却公开对一个废物少爷的痴情,这让不少人感觉到极度的难以置信以及内心的不平衡,从而采取一些极端的措施。

“你可知道,这些年来,我为什么无论走到哪,都无法逃脱得了那从天而降的灾难?”龙羽突兀轻声开口。

舞琉云面色微变。

她当然清楚。

红颜,祸水!

“对不起。”舞琉云红唇紧咬着。

“我也知道,这些年来,你在背后为我解决了不少的麻烦,可是——”龙羽站了起来,“从今天开始,没有必要了。”龙羽目光凝视着舞琉云。

舞琉云娇躯不由地一震。

眸子望着桌面上那冰冷的休书,霎时间,心头蔓延起一阵无法遏抑的悲伤,眼眶的泪水忍不住滑落一滴,啪地落在桌面上。

他终究——还是赶自己走了。

自己给他带来的,是数不尽的麻烦。

可是,我还能怎么样?舞琉云内心反复地叩问,默默地,纤细如玉的手指缓缓伸出,拿起了那一纸休书。

这时,却有一只手比她更快地将休书拿了过来。

舞琉云抬眼,望着此刻的龙羽。

龙羽的眼眸中散发着她从未见过的明亮光彩,如同星辰般闪耀。

“我只是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一切由我承担。”龙羽一字一顿,振声地开口,“你返回京城!”

唰唰唰!

那一纸休书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龙羽直接一挥洒,幽静的咖啡厅仿佛下去了一阵雪花。

四眸凝望。

龙羽的声音平静而坚定,“一年之后,我上京娶你!”

说罢,龙羽直接转身,迈步离去。

背影逐渐消失,‘雪花’还在飞舞——舞琉云痴痴地凝望了一阵,最后,脸庞绽放出笑靥。她的笑容,很美。

第三章 这位老师小心点!

走出咖啡厅,龙羽抬眼望了一眼苍穹,心中升起无限斗志。

若是以前的那一废柴三少爷,绝对不敢说出一年之后上京迎娶舞琉云的豪言。

这一个过程,要付出的、承受的,简直难以想象。

京城,龙潭虎穴之地。

“可惜,我的真武之力,无法随着灵魂带过来。”

从记忆中,龙羽也了解了,这个地球空间也有一定的修炼体系,称为武术!真正的强者,以内气为媒,飞花摘叶伤人。

“这便如同我的真武之术。”龙羽眼眸抹过几分自信,“纵使这副身子完全是个废品,我也能改造成最强修炼之躯。只要我重新炼出真武之力,便可与这地球上的强者一决高低。”

“这里,似乎没有神法之术,腾云驾雾他们不会!施云布雨他们不会!点石成金他们不会*—当初,要施展神法之术,我必须先修炼至真武九境!”

“这里,也没有炼丹之术!伐髓丹他们没有!凝气丹他们没有!清心丹他们没有!这一些,都是我龙羽独有的财富!”

龙羽一边行走于路边,一边梳理着自己处身这一方全新世界的优势和劣势。

他的目标,是在一年之内,可当着京城诸豪的面,迎娶舞琉云而无人敢道一个‘不’字!

若让人知道此刻龙羽的内心所想,恐怕会忍不住笑掉大牙。

一个龙门废柴还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了!

手机铃声响起,龙羽拿出一个从二手市场淘来的诺基亚,看一眼,是一串陌生的号码。接了电话后,龙羽更加疑惑,是一个快递员打来,说现在已经到他住的地方楼下,龙羽快步地走了回去,果然在一间破旧的出租房前,一个快递员神色有些烦躁地东张西望。

“我是龙羽。”龙羽迈步走过去。

“是你了,签名吧。”快递员不好气地拿出了笔。

龙羽从快递员手中接过一长方形的盒子,随即转身走进了出租房,直上二楼。

狭窄的房间只放下一张床,一张桌,以及一些零碎的杂物。

龙羽坐在床上,目光落在了刚刚得到的那份快递盒子上,“是什么东西?”在龙羽的记忆中,并没有在网上买过什么。打开了长方形盒子,上面平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这是我最后为你做的事情,我等你。”

是她。

龙羽目光看了过去,盒子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一份录用书。

“圣兰中学语文教师?”

龙羽脑海中冒出了关于圣兰中学的资料。

在杭城数一数二的一间外资贵族学校,能够在这所学校读书的,大多数非富即贵。

不论从哪方面来讲,这所中学比起龙羽这几天所呆的十七家学校都要高级百十倍。

除了这一份录用书外,还有一份合同,上面摆放着一串钥匙。

是一份租房合约,房子的地址靠近圣兰中学。

若不是纸条上留下的那一行字,或许龙羽不会接受这一些。

最难消受美人恩。

“一所贵族学校的老师,听起来似乎也挺不错。”龙羽自语了一声。

看了一眼录用书的时间,是从下学期九月份开始,如今是这学期末,六月初,距离开学还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勉强够了。”

一切从简,提着一个袋子便离开了这一处破旧的出租屋,花了身上仅剩的一百块打的到了舞琉云给他准备的租房大门前。那是一处相对较为高档的小区,当龙羽迈步走进去的时候,小区门前保安目光警惕地盯着龙羽,在龙羽出示合同后才放行。

租房在三楼,龙羽打开门,发现竟然还是三室两厅的大房子。这对于终年漂泊在外住着两百块一个月出租房的龙羽来讲,这无疑是豪宅。当然,相对他当年在京城的房子,这里,却又显得微不足道。

一切家具齐全,主卧室内还有一台电脑。

龙羽放下袋子后,直接打开电脑,开始输入搜索一个个奇怪的名字。

什么‘万灵草’,‘寒刺花’,‘幽冥叶’等等——“竟然一个也没有!”龙羽眉宇不禁皱了起来,这一些,都是他炼制一些灵丹所需要的药材,如果没有这些,自己想要段时间内彻底改造这副身体,简直难以登天。

“难道——因为地球与九州大陆是不同空间,对这些药材的命名也不同?”龙羽精神稍稍一振,继续在网上搜寻着这些药材的蛛丝马迹。

几个小时过去,龙羽眉头越发拧紧。

确实如他所猜测,很多药材只是换了个名字存在于地球上,但是,大部分都珍稀无比,价格奇高,以龙羽现在的状况——根本买不起!

“看来,还是先用药水伐髓,重新练出真武之气后,再从长计议。”

龙羽果断地作出了选择,随即抖擞精神搜索一阵后,立即拿起钱包冲出了租房。

到ATM机上查询一下,龙羽唯一的一张卡仅剩不到三千元。

“希望能够吧。”龙羽苦笑一声,随即将里面的钱全部取出,走向附近一家药材店,一番辛苦的杀价,勉强买够了药材后,龙羽在小区保安的警惕目光下扛着一个大包大步走回。

“通过药水的浸泡伐髓,这个过程相对较慢,而且也不够彻底有效。希望三个月内能够练出真武之气了。”龙羽轻语,在练出真武之气之前,是一个打基础的过程,极其的重要,就好比习武者练出内气的过程一样!普通人没有个三五年不可能有成效,而龙羽,此时凭借着一副被判定为废物之躯,竟然还想着三个月内练出在真武之气!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有点嫌慢了。

药水伐髓,正式开始!

时间飞逝,转眼便是两个多月过去。

九月一号!

又到了开学季。

每年的这个时候,圣兰中学门前这一条宽敞的大街都会出现瘫痪状态。满大街的豪车排列着,如同一个盛大车展一般。

杭城的贵族学校!

就冲着‘贵族’二字,便让不少富豪商贾挤破头颅地想安排自己的子女进入这所学校。

上午八点,校门口如同菜市场般热闹,很多车子开不到这边,只有带着自家孩子步行进入学校。

一个开学日,仿佛成为了学生家长之间的攀比大战。

豪车琳琅满目地遍布,吸引了街上不少的目光。

“让一让,让一让埃”一道响亮的声音喊起,旋即是叮叮的车铃声。

一辆八成新的自行车在拥堵的路上灵活地开前,一名戴着墨镜,面容俊朗的青年男子,披着一单肩包,踩着自行车直达圣兰中学校门。

顿时吸引了不少视线。

这绝对是这条长超过千米的大街上唯一一辆自行车。

车子到了校门前停下,青年人摘下墨镜,脸庞刚毅,线条分明,双眸炯炯有神。

出示录用书后,在校门卫疑惑的眼神下,龙羽直奔校长室。

此刻的龙羽心中隐隐有些兴奋。

前世龙羽,贵为帝王之师,论当老师,没人比他更有资格。

今生龙羽,本来的龙三少爷,更是辗转十七家学校教师,看得出他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今天,再一次来到了校园。

再为人师。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微妙的缘分。

龙羽隐隐带着点迫不及待之意找到了校长办公室。

“你是新来的龙羽老师吧,校长正在开会,他吩咐了,你当高三(三十五)班的班主任,其余的课程安排下午便会知道,现在每个班班主任都得到各自的课室去,开始新学期的指导工作。”一个带着黑色眼镜的中年女老师走到龙羽的面前,语气干练简洁地开口。

“好的,谢谢。”龙羽微微一笑,随即转身。

“这位老师——”中年女老师不由得喊了一声。

“还有事?”龙羽回头。

中年女老师顿了下,道,“小心点!”

第四章 第一堂课!

走过安静的走廊,眼角余光看着一间间课室内的师生,一个个精神面貌抖擞万分,正襟危坐,一派欣荣向上的景象。

“真不愧为杭城高等学府。”龙羽心中暗叹,这所贵族学校的学生素质,一看就比自己原先所教的十七所学校都要强。

龙羽对自己即将要面对的高三(三十五)班的学生更加期待起来,“可是,刚刚那位女老师为什么要叫我小心点?难道因为我看起来比较年轻,没什么经验?”

龙羽一路保持着微笑地走到了这一走廊的尽头最后一个班级。

“这里,高三(三十五)班。”龙羽走到教室门口前,教室大门紧闭,龙羽抬头,上面原本应该挂着高三(三十五)班的牌子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加鲜艳的牌子,上面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金光灿灿——九五之尊!

“高三(三十五)班,三三得九,九五之尊?”龙羽轻微淡笑,“这个班,看起来挺有趣。”

九五之尊,象征着帝王。

这让龙羽心中顿时涌出了一种格外熟悉的感觉。

“我倒要看看,这是一群什么样的家伙,敢自封九五之尊。”龙羽直接推开了教室的大门。

这一刹,龙羽脸庞的笑容僵硬住,脚步也停止了下来。

眼前,教室内,赫然空荡荡。

一个人影也没有。

如同石化般寂静半会后,龙羽转身退了出去,再度抬头看了一眼,唯独【九五之尊】四个大字。

眉头轻牛

这时,刚好隔壁教室的班主任,一个男老师从里面走出来。

“这位老师——”龙羽走过去,“我姓龙,是新来的老师,请问这里是高三【三十五】班吗?”

“原来你就是九五之尊班的新班主任埃”该男老师笑笑道,“你好,我姓俞。没错,这里是高三【三十五】班。”

龙羽更加疑惑了,“那——学生们呢?”

俞老师一笑,“九五之尊班,一向是老师等学生,哪有学生等老师的。”

龙羽直接懵转—老师等学生,没有学生等老师?听俞老师的语气,这似乎还是习以为常的了。

“俞老师,这群学生不是刚刚才上高三,怎么——”

“看来龙老师还不太了解我们圣兰中学啊,九五之尊班,可以说是圣兰中学的一个传统了,班级里有些学生留在班上三两年不毕业也不足为奇。这群啊,恐怕是全杭城最难教的学生了。”俞老师语重深长地拍了拍龙羽的肩膀,旋即转身走回了教室。

“全杭城最难教的学生?”龙羽重新回到教室,坐在讲台前,抓了三只老鼠两条蛇扔下垃圾桶后,抬头望了一眼课室的布局,一张张桌椅错落分布,和普通的班级不同,距离讲台最近的那一张桌子,都足有三米远。教室内约莫有四十几张桌椅。

龙羽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讲台前。

圣兰中学一节课时间是四十五分钟。龙羽来到圣兰中学上的第一堂课,前三十分钟是自己一人度过。

八点三十分上课,一直到九点整,才有一阵脚步声音逐渐传来——终于来了!

龙羽看了一眼时间,目光望向了教室门口。

一阵口哨声音响起,随即三个女生,头发染成了赤红色,说说笑笑地迈步走进了课室,直接往座位上走去,仿佛直接当坐在讲台上的龙羽是空气一般。

“站住!”龙羽出声一喝。

三个女生同时停下了脚步,抬眼看向了讲台。

“咦,竟然有老师了。”就好比在动物园看到了一个小鸡鸡那般的奇怪。

“啧,看起来还是个帅哥呢。”一个女生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帅哥早埃”

龙羽神色低沉,“你们迟到了。”

三个女生愣了下,旋即同时噗地笑了起来,手中的名牌包包一甩,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最前面的书桌上。

当她们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一声砰地巨响。

龙羽拍案而起,面容蕴含着怒色,“我说站住!”

三个女生神色吓一跳,转脸看着龙羽,其中一女忍不住大喊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还敲桌子,你以为你是谁?”

“目无尊长。”龙羽沉声说道,“我是你们的老师。”

“老师了不起?”女生脸庞扬起一阵不屑。

龙羽轻轻地摇头,直接指着走廊,“出去,站着。”

话音一落,三个女生神色同时一愣,半会,相视了一眼,眼眸竟然流露出了一阵兴奋。

“好久没有老师敢挑衅九五之尊班了,这个帅哥还挺有趣,要罚我们站?”

“帅哥,等会可别哭着求我们进来埃”

“走,我看他要怎么下台。”

三个女生直接扭头便走出了课室,靠着窗口,毫不在意般地谈笑起来,似乎全然忘记了,他们是被龙羽喊出来罚站的。

讲台处,龙羽神色低沉地看着三个女学生,不禁摇头暗暗苦笑一下。

如果整个高三(三十五)班四十多名学生都这样的话,这个班,还真的是无愧号称杭城最难教的班级。

“不论多么难教的学生,总有一天,我要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服服帖帖。”龙羽重新坐了下来,索性闭目养神起来。

片刻之后,一阵脚步声音传来。

手捧着一个篮球的男生迈步走进了教室。

“迟到了,出去罚站。”龙羽根本没有睁开眼睛,直接一指着教室门口的方向。

男生神色明显一愣,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个女生的戏谑笑声,“宁泽欢,还不出来罚站。”

宁泽欢看了眼女生,回头再看看龙羽,嘴角扬起一阵玩味的笑意,旋即转身,手中的篮球一抛,一根手指转动着篮球便走出了教室。

很快,其余的学生们陆续到来。

只不过,接下来这个九五之尊班的学生没有一个走进教室,所有刚刚走到教室门口的学生都停下脚步,耳边听着其余同学的声音,目光瞟一眼在讲台前闭目养神的新老师,一个个皆都冷笑地抱肩依靠在走廊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走廊上汇集的学生越来越多。

铃铃铃——突兀地,下课的铃声已经响起,划破了这一走廊的宁静。

其余班级的学生一个个从教室里走出去,目光纷纷好奇地瞥过来,只不过,九五之尊般的威名在圣兰中学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学生们虽然好奇,也没有人敢近距离地走过去围观。

“这个帅哥胆子不小啊,竟然一来到想给我们下马威。”刚才被龙羽罚出去的其中一名女生冷笑地说道,“我们如果不给他一个教训的话,岂不是有损九五之尊班的威名?”

第五章 敢不敢上天台?

“雪薇说得对。”宁泽欢唯恐天下不乱地嘿嘿笑了起来,振声说道,“要不我跟他单挑打篮球,输的滚出学校去!”

郑雪薇眼神鄙夷瞥了眼宁泽欢,“你让一个老师来跟你这个篮球队队长单挑?你以为他傻,会答应你?”

“还是听听我们的军师的意见吧。”一名男子神色冷酷地开口,该男子名为唐刚豪。

“对,夏香,你怎么看?”郑雪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恬静女子。

在九五之尊班,基本上以‘五虎三花’为首。

这八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背.景以及过人之处,就好比眼前该女子夏香,便是三花之一,九五之尊班的智囊,是整个九五之尊般考试唯一到达及格线以上,却直接拿下全年级第一的女学霸。

除了夏香外,三花其余两位,郑雪薇,别看名字娇柔,却是出自武馆世家,搏斗天赋奇高,如今是跆拳道黑带。

还有一名则为赵佳瑶,杭城饮食大亨之女。

至于五虎,则为学校篮球队队长宁泽欢,唐刚豪,李安邦,郭承天,郜锋!这五个人背后的力量已经他们自身实力,都有着过人之处。

唯有在对付新老师的时候,五虎三花才会全部聚集来商讨对策。

他们没有一次失败。

“其实我们暂时什么也不用做。”夏香平静地说道,“我就不信,他敢让我们在这里站一个上午。等会他开门请我们进去的时候,大家都别进去,看他如何下这个台。”

“可怜的帅哥埃”郑雪薇感叹一声,突兀地眼睛一亮,“来,我坐庄,你们觉得这个帅哥老师能在咱们班呆多久?三天的话一赔十,一个星期一赔一百,一个月一赔一千!”

“切,那你不是稳赢了,他可以待得了三天?”

走廊上的氛围格外的轻松,似乎就是班级的人聚在一起搞个活动般,丝毫没有被惩罚的意思。

课间十分钟转眼过去,又到了上课铃响起时,课室内,一直闭目养神的龙羽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放松了下脖子腰杆后,龙羽站了起来,手中拿着的是一本名册,直接走到了教室门前。

“我想,你们一定商量好,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让你们进来的时候,你们一定不会进。”龙羽微笑地看着诸多学生。这时,四十几位学生一个个眼神飘忽,没有一人看向龙羽,仿佛直接将他的话当作了耳边风。

“所以,我决定,在这点名。”龙羽翻开了名册,迈步走出了走廊,声音振朗抛掷而下,“唐刚豪!”

话音落下,片刻后,整个走道,一片的寂静。

“唐,刚,豪。”龙羽一字一顿,再次开口。

走廊安静,依然没有回答。

龙羽目光一扫人群,随即低头嘀咕了一声,“名字倒是挺男人,可惜人却是个缩头乌龟。”

声音不大,确实清脆地震荡于所有人的耳膜。诸多学生面容纷纷一变。

“你说什么?”唐刚豪目光露出怒色,一步迈出,在同龄人中,唐刚豪的身躯算是魁梧,他的手臂处,还有着一个黑虎纹身。眼眸睁大如铜铃,仿佛一个猛虎般。

“你就是唐刚豪?”龙羽抬眼淡定一瞥。

“是又怎么样?”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去应承的人,难道不是缩头乌龟?”龙羽仿佛根本没有注视到唐刚豪眼中的怒火,继续说道,“对了,忘了自我介绍,同学们,我姓龙,单名一个羽字。你们可以叫我龙老师。当然,就算你们直呼我的名字,我也一定会像个男人一样去应答!”

仿佛无形的一巴掌扇在了唐刚豪的脸上,唐刚豪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夏香在朝他使眼色,而是直接怒目盯着龙羽,一字一顿地说道,“既然这样,龙老师——敢不敢,上天台!”

话音一落,整个走廊顿时一阵哗然声响起。

上天台!

这意味着一个挑战!

所有人都清楚着代表着什么,一般来讲,在学校内,都是有矛盾的学生们会有此宣战之言,可从来没有过,一个学生,对着一名老师,发出这样的挑战!因为没有一个老师会理会这种蛮横的挑衅!

更没这样的必要。

诸多目光皆都带着幸灾乐祸地看向了龙羽。

刚刚还夸下海口,什么像个男人一样去应答,现在,还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哼,还敢打脸?现在豪哥直接狠狠地扇回去了。”不少学生暗暗地窃喜思忖着,眼眸充满着期待地看着龙羽,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那困窘的表情——唐刚豪,更不是普通人。九五之尊班上的学生们都隐隐了解他的身份。

他的父亲是杭城的一个地下势力的霸主,从小唐刚豪被灌输的信念,便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越来越有趣了埃”龙羽轻声咕哝了一句,随即看了一眼唐刚豪,转身离去。

诸多学生们眼中的戏谑之意更浓了。

“不战而退,意料之中埃”

“豪哥你太猛了,直接将这个脆弱的小帅哥唬走了。”

“要是他敢答应上天台——啧啧,画面太美,我真的醉了。”——

蓦然地,龙羽回过头来,眉头一皱,“怎么?光说话,不上去了?”

走廊上的声音顿时间戛然而止。

各种丰富的表情。

片刻后,更是强烈的哗然之声响起来。

真的应战了?一个老师,竟然会真的答应了一个学生扬言‘上天台’的挑衅!

难以置信。

可是众人也清楚地看到,龙羽确实是朝着楼上走去了,并且转眼间消失在楼梯口。

五虎三花也不禁相视了一眼,包括刚刚处于愤怒中的唐刚豪。

“看来,也是个无脑的家伙。”夏香直接说道,“我们上去吧。赢了,他不会再有脸面待下去,输了的话,一个老师的身份殴打学生,足以被赶出校园。这一上去,不论结果,他已经败了这一仗。”

“更何况,我根本不会输。”唐刚豪轻蔑地笑道,“就他那一副削瘦的身子骨,我一只手都将他撂倒在地。”

“走吧!看看他还能耍什么花招!”

一行人浩浩荡荡,直奔天台。

第六章 听龙老师的话!

圣兰中学A栋教学楼坐落于校园东边,十二层。

诸多学生们走上去后,都不禁气喘吁吁了,不过一个个的眼神都无法遏抑地流露着炙热兴奋,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当然期待着这一场史无前例的学生与老师之间的对决。

至于后果,除了夏香外,他们从来不想,一直以来九五之尊班做事的准则,就是求个痛快。

十二层楼顶的大风凛冽吹拂,当唐刚豪等人走上来目光一扫的时候,果然,那帅哥老师已经在前面的栏杆前负手而立,俯瞰着整个圣兰中学的校园景观,风凌乱了他的头发,看上去倒有几分的高手对决前的肃然气氛。

九五之尊班的学生们散成了一个半圈。

唐刚豪直接迈步上前,魁梧的身躯宛如金刚,目光瞥着龙羽,冷笑了下,“龙老师,你靠那么近栏杆,等会可别吓得腿软了埃”

身后的诸多学生们一阵的哄笑。

龙羽的目光缓缓地收了回来,眼神与唐刚豪对视,摇摇头,“我真想不明白,在圣兰中学这么美好的环境下,你们为什么甘愿如此自暴自弃。”

“自暴自弃?”唐刚豪笑了起来,眼眸露出一阵傲气,振声说道,“读几个书,写几个字,能有什么用?我们九五之尊班才是真正全校最好的班级,除了所谓的考试综合成绩,比其他的,全校有哪个班能比得过我们?”

“原来就是一群心高气傲的孩子——你这个所谓的比其他的,应该就是比你的拳头吧。”龙羽道。

唐刚豪拳头一握,“这是实力最具体的象征。”

龙羽缓缓摇头,“这仅仅代表你的无知。”

“龙老师,我想你接下来又想说什么知识创造世界,书中自有黄金屋这些鬼话吧。”唐刚豪冷笑了起来。

“我很好奇。”龙羽打量着唐刚豪,“你这个拳头,赶走了多少个老师?”

“如果我告诉你,你是第一个接受我上天台挑战的呢?”

“那是我的荣幸。”龙羽微笑,突兀道,“如果你输了呢?”

话音一落,诸多学生们不禁轻地哗然一声。

夏香等人的目光紧紧盯着龙羽,思量着他会不会有什么诡计。半会,夏香突然地附耳郭承天,轻声说了几句,郭承天连连点头,看了一眼前面,徐徐退后,很快便转身离开——“我输?笑话!”唐刚豪目光露出自信。

“既然你不说,那我来提个小小要求好了。”龙羽道,“如果你输了,那么,你们就听龙老师的话,回教室做好,点名上课,怎么样?”

“你输呢?”唐刚豪脱口而出。

“那我自然没资格当你们的老师,直接卷铺盖走人!”龙羽语气平静地回答。

唐刚豪眼眸一睁,注视着龙羽一阵后,回头看向了众人。

“上!”还没等其余人表态,宁泽欢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挥臂大喊了一声。

夏香等人也是缓缓点头。

事已至此,当然得应承下来,绝对不能弱了九五之尊班的名头。

“来吧!”唐刚豪直接毅然转身,眼眸迸发出一阵凌厉之光,踏步上前,如同猎豹一般盯住了龙羽。

“好。”龙羽倒也爽快地点头,“那便上天台吧!”

话音落下,众人不由地都懵祝

上天台?这儿不是已经是天台了吗?一道道视线眯眼盯着龙羽,心中都在盘量着,这帅哥老师是不是吓呆了?龙羽脸庞保持着微笑,“天台,对你们来讲,意味着整个学校的最高之处。站上天台决斗,就好比有着决战紫禁之巅一般的热血沸腾之感,对吧。”

“你什么意思?”唐刚豪紧盯着龙羽。

“对,或者不对?”

“对!又怎么样?”唐刚豪大喝。

龙羽一笑,“那么——这哪算是天台!真正的天台最高点——在这里。”龙羽突然间退后了一步,身子已经依靠着栏杆,蓦然间,一手撑住栏杆,直接翻身一跃——“啊!!!”学生中几乎是下意识地发出了一阵尖叫声音,不少人的瞳孔皆都强烈地震动了一下,甚至还有人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霎那,唐刚豪仿佛感觉有股冷气直接从背后刺了进来,眼眸睁大。

可是,当众人回神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的悲剧——那一位看上去略显得削瘦的帅哥老师,此时赫然正站在了十二层楼顶峰的栏杆上,面朝着众人,他的背后,如同万丈深渊!

一阵风吹拂而过,众人感觉一阵的头顶发麻,双腿不由自主地一阵瘫软。

“请!”龙羽直接朝着唐刚豪一摆手。

砰!

唐刚豪面色不由地猛然一变。

决战天台!

可如今龙老师选择的地点,竟然是天台上的栏杆!那一处宽度只能勉强容纳两只脚并拢着放下的地方。

他的脚下,就是十二层楼的高度!

龙羽的一个‘请’字如同千钧重一般砸在了唐刚豪的灵魂处。

这一刹,唐刚豪的面色唰地发白了起来。

身后诸多学生们都同样纷纷倒吸了口冷气,哗然一片,看着此刻站在天台栏杆上,面容依旧不改的龙老师,眼神抹过了一阵复杂——众人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师,跟以前的不太相同。

唐刚豪紧紧地攥着拳头,他想豁出去,可是,双腿却宛如生根一般无法动弹。

“龙老师,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此时,夏香站了出来,道,“唐同学只不过是想跟你切磋一下,你竟然玩这种随时可能丧命的游戏!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当得起吗?”

龙羽目光望向了夏香,轻微淡笑,“首先,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们不是说知识没用吗?今天龙老师教给你们的,就是生存之道!请别忘记,我与唐刚豪同学约战天台,不是一场游戏。在你的人生旅途中,没人会陪你玩游戏。如果你无法办到运筹帷幄,掌控全局,那么,你就会一步步掉入敌人的陷阱中,直到进退两难,甚至,坠下万丈深渊!”

声音一字字如同钟鼓一般敲震于众多学生的耳膜!

不少人神色都下意识地一呆。

龙羽摊开了双臂,认真地说道,“听龙老师的话。因为——龙老师是在用生命来给你们讲课。”

帝师驾到:我的最强教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帝师驾到 或 我的最强教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孔子智慧:立足现实不谈虚幻

    文/弓难张《论语》记载,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资料图图源网络)这段对话很有意思,是孔子和其大弟子子路间一段关于鬼神的谈话。子路问老师鬼神之事,孔子很干脆地说:“活人的事还没搞明白,哪有功夫去考虑侍奉死人(鬼)的事情。”子路不满意老师的回答,接着问:“那死亡是怎么回事?”孔子回答:“生的事情还没彻底明白,怎么能懂得死亡?”先考虑近的眼前的事情,而对于不可控的、遥不可及的事情则暂时搁置一边,不要让它去过多分散我们的精力

  • 《与艺术沾边 ·216》“烂伦”艳后

    静笃君按:薄如蝉翼的轻纱遮掩不住古罗马美人萨碧娜·薄佩娅身上千钧之重的性感妖娆。书接前文。为了让情妇薄佩娅当上皇后,尼禄不惜狠心弑母——谁让她是皇后屋大维娅的后盾。公元55年,尼禄毒杀了皇后的亲兄弟布里坦尼库斯。公元59年,尼禄又设计想要毒死母后小阿格里皮娜。您猜,尼禄这个爱投毒的毛病到底是跟谁学的呢?诶!您猜对了——跟TM学的。尼禄的母亲——小阿格里皮娜(IuliaAgrippina,15-59),上届宫斗冠军,手把手教会了爱子用毒药消灭一切挡路之人;却没成想,当她自己成为阻碍尼禄与情人薄佩娅

  • 【收藏马未都】 我之芬芳,你之狐臭

    以嗅觉论,一个深呼吸就可分别一朵玫瑰和一枝茉莉的香味。但若用言语去描述一种花的气味,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中国传统的审美实践中,如同悦口的甘被识为美一样,悦鼻的香同样被归为美。《说文》中对“香”的解释为:“香,芳也。从黍从甘。”《说文解字注》中的“美”有字义上的呼应:“美,甘也。甘者、五味之一。而五味之美皆曰甘。引伸之凡好皆謂之美。”古人将味觉和嗅觉的愉悦感受统称为“美”,而“香”作为一种美学意境,在文人的笔下以不同的方式氤氲开来。以吟咏自然界的花香为例,有清冷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

  • 观复猫主题店:走过路过,千万不能错过哟~

    观!复!猫!主!题!店!几个意思嘞?话说,喵以食为天。当帝都的观复猫馆长们嗅到魔都的喵间至味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地立刻凭借麻条条的穿心盒奔将了过去。叮咚~就是这款中西混搭、可以一次尝遍九大菜式的“九味合一”比萨啦!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为了尽情地大快朵颐,猫馆长们干脆直接在必胜客上海第一八佰店驻扎了下来。当当当,转角遇到猫就这样照进了现实。温馨甜腻萌哒哒,可人舒适宠么么!在享用的同时,猫馆长们没有忘记己身之重任:将传播传统文化进行到底。以下是重点,诸位猫奴、美食爱好者们注意啦:也就是说,吃披萨&

  • 处女翻译 ·258《中国艺术》(55)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

  • 马未都|买豆腐

    豆腐是中国人的发明。相传是汉朝淮南王刘安在八公山上炼丹时,偶然以卤水点豆浆发明了豆腐。但学者们普遍认为豆腐是唐宋之际发明的,普遍食用豆腐则是宋代的事,宋代文人文献多有记载。至于欧洲吃上豆腐就更晚了,也就近三四百年的事。豆腐的发明很大程度上解决中国人的温饱,五谷杂粮稻黍稷麦菽,豆子排在最后是有道理的,豆子极难消化吸收,所以民间有俗语“吃豆攒屁”,豆子吃多了屁一定很臭。可豆腐就不一样,豆腐又好吃又好消化,在物质匮乏的时代算是上佳食品。上个世纪的中国,豆腐凭本凭票供应至少实行了几十年。各地习俗不同,豆

  • 国外分析了3万只狗的基因:攻击性真的会遗传

    狗拥有无与伦比的适应能力,这正是他们的强大之处。我们通过选择特定的行为特征进行人工选育,让他们发挥作用,比如狗的捕猎动力经过适当调整,可以做到只跟踪但不攻击,或只攻击但不杀害的程度。虽然有些特征的选择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但行为及性格特征一直是人们所看重的。不同品种之间的行为差异,以及品种内不同品系之间的性格差异都和基因的变化有关。但是,最积极上进的工作犬也有懒散的后代,最温柔的伴侣犬也可能生出暴躁的后代。这是因为大多数行为是复杂的,不仅是多基因的表达,还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当我们想要衡量特征

  • 好厉害!超越北上广,福州人又可以自豪一次了!

    不知不觉间,“无人书屋”的身影早已遍布国内各大一线城市。看着北上广里接连不断的“无人书屋”,心中真是又羡慕又嫉妒!终于,福州也等到了它!不同于传统的书店和图书馆,“无人书屋”内24小时无人值守。读书爱好者们可在店内静下心尽情享受阅读时光,还可以自助付款,将心仪的书籍带回家中。是不是很方便呢?福州的“无人书店”与北上广的“无人书屋”有没有区别呢?跟随小编,我们先来看一组北上广的“无人书屋”!北京东城区无人书屋虽说小而美,但是这也未免太小啦!相信这间书屋专治“选择恐惧症”。上海闵行无人书屋一间可以令

  • 大妈晒出“4色玉镯”,炫耀说价值300万,行家却惊呼

    大妈晒出“4色玉镯”,炫耀说价值300万,行家却惊呼!一块翡翠,如果是内行人,更多的是看他的种,因为决定一块翡翠价值最基础的,就是这一点。不过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食色性也。没有太多的翡翠专业知识,对一块翡翠最初的印象,大多还是基于它的色彩。一块色彩鲜艳漂亮的翡翠,自然是讨人喜欢的。翡翠的颜色多样,有绿的、白的、紫的、黄的、红的、黑的。有些人喜欢单色的翡翠,欣赏它的纯度,但是更多的人会更喜欢色彩斑斓多样的多色翡翠,比如融合了绿紫两色的春带彩和绿、红、紫三彩的福禄寿。这不,最近网上一位大妈就晒出了

  • 手工DAY下的作品:个个造型独特,设计和实用性达到极端

    美国在刀具销量是最高的一个国家,因为我国是禁止销售管制刀具的原因所以大多数只有偷偷的销售,销量也是有很大的影响。有很多世界著名刀具品牌都出自美国,比如美国卡巴,美国冷钢,美国蜘蛛,美国蝴蝶....等等现在很多大马士革马赛克,羽毛纹...等等,都是在美国那边锻打酸洗处理运回国内进行销售,因为有很多老刀客都喜欢玩DAY,不惜花上几千快购买一块不到30厘米长的钢材,那真是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