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恋人在身边】小梨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40:0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恋人在身边

作者:小梨子

第002章 爱慕虚荣的女人

“白辰,你听好了!”

“我宁静容根本就不喜欢你,一秒都不想和你多待。汇金地

“在我眼里你不过只是一个孤僻没人搭理的怪物。”

“我不过是可怜你,才会陪你聊天,说话。”

“……”

白辰近乎绝望的走上前去,粗鲁的掰过宁静容的肩膀,狠狠的扣住她的肩胛。

宁静容抬头迎向他那充满痛苦的目光,她忍不住心颤,不禁怀疑自己做的到底是对是错,而肩胛处传来的疼痛把她拉回现实。

“孝小容儿,你在说、说……什么?”

白辰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容儿,声音中带着嘶哑的颤抖。

“我们之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你总是大老远的跑到我的学校来看我.…”

“你总是黏着我,一分钟都不愿意离开…”

“你说过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

“你…”

白辰手中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这个力道已经不是宁静容能够承受得了的了,她痛得几乎快要窒息了。

“白辰,你够了,你弄疼我了。来自huijindi.com”宁静容不耐烦的说。

白辰意识到自己的失控,慌忙的松开双手,旋即紧紧的抱住宁静容。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容儿,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宁静容感觉自己快扛不住了,感觉自己就要放弃所有再次沦陷了,可是脑海里浮现出妈妈躺在病床上憔悴的面容。

“白辰,你还要不要脸,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你听不懂人话吗?”

“我喜欢的人也从来都不是你,找你不过是个借口,为了多看一眼我睿哥哥的借口!”

“我喜欢的人是睿哥哥,你听懂了吗?听明白了吗?”

宁静容的话像一把把锋锐的刀子,插入了白辰的胸腔,愤怒瞬间占据了理智,把宁静容瞬间狠狠地推倒在地。

他的脸上布满了阴郁:“睿哥哥,呵呵,那个陈睿吗?叫得可真亲密啊!”

宁静容强忍住身心的伤痛,目光依旧冷冷地直视着满腔怒火的白辰,这一刻她绝不能前功尽弃。

“是又如何,航睿集团的公子陈睿,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他比你有钱有势,你连提他的名字都不配!”

“呵,就他…”眼里满满都是轻蔑与不屑。【恋人在身边】小梨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航睿集团虽然不错,可是比起自己家,差远了。

今天来之前准备的坦白,现在他已经没有再说的必要了。

爱慕虚荣的女人,他白辰不需要!她,也不配知道!

宁静容看着白辰越来越冷漠的面容,她知道她终于成功了。

只是此时,她的内心仿若万千锋刃在切割,很疼很痛。

“我一直以为你并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只当我是瞎了眼。”

“我现在眼睛已经好了,不想再看见你。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滚!”

……

临走之前,宁静容最终还是忍不住用余光瞄了一眼一脸冷漠的白辰,一个对她终于死心绝望的白辰。

此刻,宁静容的心里是极致绞痛过后,彻骨的寒冷。

她只是宁家恨不得雪藏的私生女,而她的存在,更是宁家的耻辱,而这样一个见不得光的她,竟还曾奢望过温暖的爱情。

现在这样也好,这样很好,从此以后就当这颗心已经死了吧。

她闭上眼,转身仓皇蹒跚离去。

白辰手紧紧握住,锦盒已深深陷入掌心,他也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看着宁静容头也不回的背影,愤怒的将手中的锦盒砸向宁静容离开的方向。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一枚双鱼戒指从锦盒中掉出来,闪过一丝光亮,然后消失在草坪里,可惜宁静容再也看不到了。

辰,只希望你狠狠的恨我,不要再来找我,我父亲便不会找你麻烦了。

之后我就要去Z市了,希望你做个幸福的普通人。

回头想要在看一眼白辰,可惜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宁静容带着满脸的泪痕缓缓的远去。

不过半晌,白辰再次折返回来,神色慌张的出现在南湖畔的草坪。

如同大海捞针般的,到处寻找那枚他亲手制作的戒指,额前更是布满细汗。

天空变得阴霾密布,暴雨随着滚滚雷鸣,席卷而来。推荐huijindi.com

白辰的脸色显得更加焦急了,一不小心绊倒在地上,白衬衫上立即沾满了泥泞。

……

一年后,离城宁家。

一张轻飘飘的支票,落在宁远山面前,上面的数字,刺红了他的眼。

“难得我们辰皓集团总裁看上了你家女儿,你宁家要是识相的话…”

“五日之内务必把你女儿送到白家城北别墅,这五百万支票,就当是买了你女儿,记住,从此以后,这世上就没有宁家千金宁紫兰,只有白少情人宁紫兰,直到我们总裁不要了为止!”

年过半百的白管家,面无表情,例行公事般的开口,“白少还让我转告你,别想着玩花样,你家曾经的靠山陈家现在什么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第003章 传说他又老又丑

白管家已经离开,宁家宽敞的会客厅内,只剩下怔忡的宁远山,而宁夫人更是瘫倒在地,喃喃的喊着“我的紫兰可该怎么办啊?”

随着白管家的离开,而轻盈飘落的那份报纸,此刻却是沉重无比落在宁远山眼底。

“辰皓集团的神秘继承人在上任的一年时间内,版图迅速扩张,并以雷霆手段收购离城数一数二的航睿集团,成为离城乃至全省最大的财团,没有之一……”

……

“不!我不嫁,我死也不嫁!”宁家二楼卧房内,传来宁紫兰委屈的哭喊。

“难道你忍心让我做那个糟老头子见不得光的玩物吗?”

“外面都说他又老又丑,除了一身恶臭之外,还有一脸的横肉疙瘩,长得比美国电影的野兽还要恐怖。”

宁紫兰越说越恶心,还不自觉的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而且,还说他残暴冷血,跟过他的女人,从没有活超过三个月的。”宁紫兰止不住抽泣了下,才继续说道,“妈!你忍心看着女儿去送死吗?”

好似已经可以预见自己悲惨的未来,她愈加委屈,漂亮的黑色瞳眸里,啪嗒啪嗒的掉下泪来。

王岚心疼不已,自己从小捧在掌心的女儿,她哪里舍得她受半分委屈,更何况现在,分明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啊!

她揽住宁紫兰耸动的肩膀,也跟着哭起来,“紫兰啊,你说做妈的怎么能不心疼,你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可是现在这情况…你说妈妈该怎么办啊?”

可是就算再不忍,再不舍,王岚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当下的情形,早就容不得她们做选择。

“紫兰,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在离城,什么事都只要他一句话,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你看看你陈伯伯家现在的样子。”

她越说越揪心,对于那个已知的命运,她心里只有无可奈何的悲痛,“要是得罪了他,我们整个宁家都会彻底完蛋,而你依然逃不脱这个命运。”

宁紫兰脸上已经挂满泪痕,她猛烈的摇着头,根本不愿意去接受这样的命运。

“不,我不管!我不要,我就不要!”她猛然起身,甚至把桌子都撞翻了,茶杯的破碎声和她尖锐的哭泣声,双手落入王岚的耳中,也扎进了她的心里。

“他是个变态的怪物,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宁紫兰哭喊着,随手抓起手边的东西,胡乱的砸向地面,墙壁。

王岚看着几近失控的女儿,眼里满含泪水,而心中更像是有个锥子,一下又一下的扎着。

突然间,她脑海里闪过某道念头,她渐渐镇定下来,眸光越聚越深。

她的宝贝女儿,还有大好的人生,决计不能受此屈辱。

而那个女人和他的女儿,这么多年都是靠着宁家,才得以生存,现在宁家有难,她们凭什么就能逍遥自在!

心中主意已定,她起身拉起女儿,“紫兰,妈妈答应你,我们不去白家了。”

宁紫兰一下怔住,哭泣声还在继续,对于母亲突然间的态度转变,她有些不可置信,“真的吗,妈妈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王岚一脸疼爱的给她擦眼泪,“妈什么时候骗过你,但是你要听话,去国外进修学习一段时间,其余的,妈帮你搞定。”

宁紫兰忙不迭的点头,“嗯嗯嗯,好,我都听妈的。”

王岚又安抚了几句,便转身出了房间,但在房门口,就遇见了一脸疑惑的宁远山。

看了一眼房内正在匆匆收拾行李的小女儿,两个人一齐走远了些,宁远山这才问道:“你这不是添乱吗?让你去劝劝紫兰,你怎么就……”

王岚幽怨的瞪着宁远山,“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从小到大,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现在你竟然要,把她送给一个糟老头子当情人,你怎么忍心!”

宁远山眉头紧紧皱起,“你以为我愿意?紫兰不仅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掌上明珠,一直以来我有多疼她,你不知道吗?可是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我能怎么办?”

他和原配夫人就生了这一个小女儿,从小就是当成小公主养着的。

而现在,那人如同打发乞丐一般,扔了五百万在他面前,就要了他的宝贝公主,而且还是做见不得光的情人,说白了就是个玩物。

这不仅仅是对他女儿的折磨,更是对他宁家莫大的侮辱。

他千金都不换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被这区区五百万作价来如此羞辱!

“谁说没有办法!”王岚狭长的丹凤三角眼里,闪过一道狠戾的精光。

宁远山面露惑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那个女人的女儿,和我家紫兰长得极为相似,就连家里的老佣人,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都险些认错。”

第004章 妈妈好傻

听着王岚的话语,宁远山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抿唇不语,思绪拉到很久很久以前,而那个女人,直至那年一别,就再也没见过一次。

也是直到那个女人病重,他才见到他的另一个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和他长得很像,只是那双眼睛却像极了她母亲,琥珀色的眸子透彻清朗,柔情似水。

如果他早一些遇见沐清……

见他不应声,王岚面露恼意,“怎么?轮到那个女人的女儿,你就舍不得了吗?”

“当然不是,这些年,我有多么不喜欢她们,你是知道的。”宁远山稍加犹豫了下,说道:“只是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罢了,不想了,不管怎么说,当年是他对不起王岚在先,况且每个月给沐清母女的生活费也不少,也算是对得起她娘俩了。

而且她也姓宁,而如今宁家有难。她们岂能置身事外!

……

Z市第一人民医院内。

这天阳光明媚,宁静容从护士站借来一张轮椅。

“妈,今天天气挺好的,我推你出去走走吧。”声音温和而恬静。

沐清温和应声:“恩,也好。”声音虚弱无比,但是看着出落得越发美丽的女儿,脸上却是带着欣慰的笑意。

女儿长得很像那个人,但是那双绝美的琥珀色的眸子,却是遗传了自己。

当年那个人最喜欢的,便是她的眼睛。

“妈,你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呢呢?”宁静容看着母亲削瘦的身形,苍白的面容,眉头不由得蹙起。

“妈,我要是能代替你受这罪该多好?”想起母亲生病后所受的折磨,她鼻子不由得一酸。

沐清微微一笑,欣慰的拉起女儿的手。

“我这傻孩子,说的什么傻话呢?”

“妈,你笑起来可美了,医生说你是思虑过重,忧思成疾。你就应该多笑笑。”宁静容蹲着地上,拉着沐清的手,撒娇的说着。

沐清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她转而看向手中的照片,指尖温柔的抚过照片上,那个英俊沉稳的男人。

沐清的眼里满是神情,温柔得像是融进了三月的风,几乎能将人融合。

“静儿,能答应母亲一个要求吗?”

宁静容站在沐清的身后,一边帮她捶肩一边故作轻松的说:“妈,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谁让你是我妈呢。”

“静儿,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生下你吗。”

沐清目光柔和地看着手中的照片,自顾自地说道,也没有等宁静容回答。

“因为我爱远山,而你是我和远山曾在一起的证明,每当看着你时候,就像看到他一样,让我时常想起当初的美好。”

沐清抚摸着照片上的容颜,思绪似是回到久远的过去,那段最兴奋甜蜜的回忆,她的嘴角,都止不住扬起好看的弧度。

“那时候,刚怀上你的时候,感受着你在我的肚子里一点一点地长大,想着你是像远山多一些,还是像我多一些……”

“咳…咳…”身体的不适很快就将沐清,从美好的回忆里拉回来,她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宁静容好看的眉毛立刻蹙起,她一边给母亲顺着背,一边赶紧递过一瓶水,更是劝说道:“妈,要不我们回屋里休息吧。”

可她同时也知道,母亲每次讲到她那位父亲,从来都不会轻易的停下来。

果然,母亲摆了摆手,喝口水之后,又继续说道:“静儿,你知道吗,爱上一个人时候真的会低到尘埃里,我明明知道他有家室,却还是没日没夜的喜欢他,如果…”

沐清神色变得有些黯淡,眸子里氤氲了些许雾气。

“静儿,如果我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沐清紧紧握着宁静容的手,眸中雾色朦胧,半是期许半是嘱托道,“静儿,答应妈,往后和你父亲,好好相处,不要忤逆他,好吗?”

宁静容心里蓦然一沉,为什么母亲的话像是在交代后事?

她嘴角勉强挤出一抹笑意,“妈,你别想太多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治好母亲。

看着如此孱弱的母亲,又看看那张被护在她怀里,甚至已经发黄的旧照片,宁静容只觉得刺目又心痛。

母亲是一个多么傻的女人,这么多年了,她痴痴傻傻不求回报的爱着的那个男人,根本都不愿意承认她这个女儿的存在,而她却一直活在自己的梦里,宁静容都不忍心,让她知道。

她该如何告诉她,一年前的上门认亲,最终只是一记警告,在他眼里,她们不过是他这一生的、污点!

在母亲眼里,她是爱的结晶,而在那位父亲眼里,她只是一个错误。

宁静容的手心紧紧攥起。

她又该如何告诉母亲,一年前他给的巨额医药费,不是因为他在乎她们母女,而是她以一个承诺换来的。

她永远不会忘记,一年前母亲病重时,她走投无路之下,她无奈找上那位,她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希望他能给予帮助。

而那个男人看到他的眼神有多么嫌恶,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脏东西,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竟然敢来离城上学?

她还记得他说,要钱可以,离开离城,而这里的你遇见的所有人所有事,都给我彻底断干净,并且永远不能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

若是让他发现,她让别人知道了她们的存在,或是她还和离城有任何瓜葛,他会主动清理掉任何可能发现她身份的人,更重要的的是,他会立即断掉母亲所有的医药费、生活费。

宁静容还清晰的记得,他说这些话时,语气是如何的绝情,神情是如何的冰冷。

她当时是如何从期待到错愕再到绝望,她已经记不清了。她只知道,母亲心里这个完美的男人,是一根扎心的刺,早已将她刺得面目全非。

如果她曾经对父爱还有些许期待,那么现在,她无法对那个男人,再有丝毫的好感。更遑论“好好相处”了。

对她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她却不能告诉母亲,更甚于,她不能让母亲有丝毫的察觉。

第005章 我嫁

看着母亲濡湿的眼眶,宁静容心里滞涩难耐不已,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打破母亲的希望。

她反握母亲的手,安慰道:“妈,时间还长着呢,总会见到他的。”

“真的吗?”母亲喃喃道,突然她的余光看到不远处的一道身影,整个人蓦然一怔,随后嘴角更是溢出欣喜来,“静儿,我是不是眼花了,你看,那是不是你父亲?”

沐清的身子甚至都有些颤抖起来,眼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23年了,她想念了23年的人正缓缓向她走来。

她紧紧握着宁静容的手,激动得都有些说不出来话来,“远、真的是远山……”

宁静容面露疑惑,她顺着母亲的视线看过去,眸底瞬间暗沉下来。

还真是他!他不是避她们母女如蛇蝎么?现在过来又是想干什么?

宁静容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沐清立即扯了扯她的衣角,“静儿,你怎么说话的,连父亲都不叫一声。赶紧去把抽屉里的铁观音泡好,端出来给你父亲!”

这是母亲生平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和她说话,宁静容垂头看向母亲,却见母亲用含情脉脉又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父亲。

宁静容眉心紧紧拧起,只觉得怜惜又悲凉,

“谢谢你还记着我爱喝铁观音。不过不用了,我暂时不想喝。”宁远山嘴唇微微抿起,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握祝

恻隐之心不是没动过,但是……

捺下思绪,宁远山沉默了下,淡淡的开口说:“我这次过来,是因为给静儿找了门婚事。”

宁静容蓦然一惊,心底的厌恶越来越浓,秀眉更是蹙成一团,她几乎是立即反驳,“抱歉,我并不想嫁人,只想好好照顾母亲。”

沐清惊讶之余,还未开口,父女俩就已经对峙起来,而这个气氛,让她心中瞬间滞祝

而宁远山看见宁静容毫不犹豫的反驳,脸色骤然一沉,出口既是掩不住的怒火,“宁静容,我不是和你商量,你不嫁也得嫁。”

对于这个女儿,宁远山并没有多少感情,当年得知沐清生下她,除了每月按时支付她们生活费,平时根本就是忽略了她们的存在。

作为宁家的大家长,宁氏集团的掌舵人,一个私生女的存在,不亚于在一张干净的白纸上染上一个醒目的污点。

他不能将她们视于人前,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和她们的关系。

可他何曾想到,她竟然就在离城读书, 而且还在当地谈了一个男朋友,大有生死相依,天荒地老的趋势。

一年前他刚刚得知的时候,是如何的震怒,这一切竟然就发生在宁氏集团所在的城市,竟然就在离宁家那么近的地方。

这样的情况,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允许的。

那么,她必须断掉在离城的所有关系,联系,尤其是那个没有身份没有根基的男朋友。然后回到她的Z市…

而眼下,面对自己从不待见的女儿,看到她如此忤逆自己,宁远山早已怒火中烧。

“宁静容,别忘了是谁把你养大的,你不嫁?哼!我让你嫁,你就是不想嫁,也必须给我嫁。”

似是一锤定音,宁远山语气极重,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宁静容双眸圆睁,琥珀色的眸子都染上了赤红,她紧攥着的双拳都在发抖,她已经顾不上母亲先前的叮嘱,她一字一句切齿地咬出,“我不嫁,我说了不……”

突然瞥见母亲发白的脸色,宁静容骇然之余,立刻奔赴母亲身边,“妈,你怎么了?”

对于父女怒目相对的情形,沐清显然惊愕过度,她颤抖着唇,虚无的拽着宁静容的胳膊,“静儿,你……你怎么可、可以这样对、你父……”

本就孱弱的身体,在受惊之后,撑不过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就已经晕过去了。

“妈!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说话已然带着哭腔,她扯着嗓子大喊,“医生!医生在哪里……”

泪水渐渐模糊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

许久过后,手术室门口的红灯终于灭了,医生出来,还没开口说话,宁静容就匆忙跑过去。额头因为焦急而冒出一层细汗,神色更是慌张不已。

她拉着医生袖子,“医生,我妈,我妈她怎么样了?”

“家属请不要激动,病人由于受到刺激,病情有恶化的趋势,这边暂时是稳住了,但是近段时间内恐怕无法醒来,我建议将病人送往离城的省人民医院,那里有更好的医疗设备和技术,对病人的病情更为有益……”

医生又多交代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宁静容此刻已是懊悔不已,她怎么就一时气昏了头,没去顾忌母亲还在场呢。

她紧紧地闭上双眼,脊背绷紧,经过几次重重的深呼吸,双手更是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指甲在掌心已经掐出了血迹,而空气中也弥漫了一丝血腥的味道,她都没注意到。

某些画面在脑海里飞速闪过。

那个温暖柔情的对自己百般宠溺的男孩。

那个对她厌恶痛绝的吼出“滚”字的男孩。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形在宁静容的脑海里交替盘旋,画面最终停留在他浓浓的失望和淡漠上。

宁静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心口,心里刺骨的疼痛过后,只留下无尽的悲凉、以及沉重。

而她的整颗心也随着白辰的淡漠,而再也起不了波澜,她再也不会爱了。

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缓缓滑落,滴在地上,消失不见。

宁静容缓了缓,沉沉的深呼吸,胡乱的抹了下眼睛,转过身来,对着不远处的宁远山说道;“我愿意嫁过去,但是必须把母亲转到省人民医院。”言语间,是无边的苦涩。

宁远山看了看急救室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不忍,旋即背过身去,冷冷的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你就等着为你母亲准备后事吧!”

随后,宁远山又叮嘱道:“记着你是替你妹妹宁紫兰过去。要是被发现了,有你好看!”

宁远山面容肃穆的要挟,若是对着沐清,他可能还会有些不忍,对于这个女儿,就没什么顾忌了,至于以后,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宁静容微怔,然后便是嘲讽、悲哀的笑了。

“呵呵……”

原来是代替,在母亲面前说得如此好听,亲事?呵呵,又是谁的亲事?

心里越加寒凉,宁静容满脸都是冷意,就连嘴角上扬的那抹弧度,都显得诡异无比。

第006章 初入白家别墅

离城想容大厦的顶层,一位年轻男子,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双手白皙而修长,指甲修理得很整齐,竟比女人的手还要蛊惑人心。

“少爷,宁家已经准备好了,宁家小姐今晚是送到城北别墅吗?”白管家恭恭敬敬的对眼前的男子说道。

“恩,安排人把城北的那栋别墅打扫下,然后把人送过去,另外把张妈也安排过去。”男子声音清润干净,很好听,但是那冰冷的语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安排。”白管家微微躬身,便退下去了。

年轻男子站在全离城的最高点,目光所及之处,几乎将全城最繁华的景象都收归眼底。

他眸中神色幽深复杂,双手紧紧地握住,又慢慢松开,喃喃道,“你到底躲在哪里,一年了。”

眸中神色急剧变化,最终愤恨的将手中的红酒杯砸向墙面。

那男子缓缓转身,约二十四、五岁年纪,一双冰蓝色的眼眸清冷又孤傲,眼底平静,却仿佛没有焦距。高挺的鼻梁,修长的身材,仿佛是雕塑出来的一般。

谁又能想到,辰皓集团的神秘继承人,竟然,是一个身材极好且又俊朗非凡的年轻人。

大概是因为谁也不相信,谁也没见过,毕竟,哪个有如此成就的人不是秃顶、大腹便便。所以,外界的传言便越来越偏离事实,却也更容易让人相信。

他如此年纪,就已经是离城第一财团的CEO,他的那些铁血手腕,商业奇招,更是让人闻风丧胆。

至于他身上的诸多谣言,只要他愿意露个脸,所有一切都会不攻自破,可是他却不屑。

……

傍晚时分,一辆加长林肯把宁静容载到了北城的别墅。

宁静容站在门口,脸上精致的妆容,并没有把宁静容化得更美,只是让她更像宁紫兰了。

至于那双美丽的琥珀色双眸,也被覆上了黑色的美瞳,掩盖了原本的瞳眸颜色,而她那独特的动人心魄的美,也因此隐藏,变成一个越加平常普通的女子。

此刻的她,旁人根本就无法认出,她就是宁静容。

……

“宁小姐,您来了,房间帮你收拾好了,就在2楼,您是先吃些东西还是先上去休息?”张妈站在一侧恭敬的说道。

“谢谢,我现在不想吃东西,想先上去休息会儿。”宁静容拖着疲倦的身躯,眼里有掩不住的困倦,拖着沉重的步伐,径自走上楼。

而她躺在床上半晌,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也听说关于辰皓集团的事情,更是知道了她连替嫁都不算,只是用五百万买来的,一个卑微的,毫无身份的,见不见得光的情人……

从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到见不得光的情人……她的人生,是不是以后不能再光明正大的活着?

她将头埋进枕头里,对于未来的不可知,对于买她的那个人的抗拒恐惧,对于母亲身体状况的担忧……

她躺在这张完全陌生的床上,各种各样的思绪统统涌进脑海。

宁静容胡思乱想了一整夜,种种不安侵袭着她的神经,直到天亮,宁静容才堪堪睡去。

……

而这样的生活,却一直在延续。每天都在不安焦躁的等待中,而每天晚上确定他不会回来之后,又会有些许的小确幸。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宁静容也没有看到传说中的人,她的那份焦躁难安,也渐渐平静下来。

但这天晚上,宁静容却隐隐有些不安,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被噩梦惊醒,只觉得口渴难耐,便起身下楼。

她不愿意吵醒张妈,就没开灯,一个人来到厨房,借着窗外微弱的光,想要倒杯水喝。

刚放下水杯,突然听见别墅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宁静容疑惑之余,朝门口走去。

毫无征兆的,一个月都没看到影子的男主人,竟然在这时候回来了,宁静容瞬间僵在那里,完全愣祝

恋人在身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恋人在身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 13章(第十二章 游湖5)

    原标题: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13章(第十二章游湖5)书名: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第十二章游湖5他们在西湖边的一间茶室落了坐,顺便吃了茶点。桌上有很多益智游戏,譬如九连环之类,这个季节的荷叶甚美,从落地窗户望过去,可以看见田田荷景,粉色的花点缀其间。柳青萍和杜海川关于西湖的故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他们不知怎么讲到了小时候。柳青萍说起小时候被逼着练钢琴是的情景,“那个时候,真的不觉得音乐是艺术,当然,现在想来,却是值得的。”柳青萍说。杜海川也深有同感。他们的童年很相似,钢琴书法,严苛的家教

  • 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 13章(第十三章 舞姬)

    原标题: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13章(第十三章舞姬)小说: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第十三章舞姬他的目光只是明玉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君清泽便是站出来,走到君泽扬的身边,摇了摇扇子,笑着说道,“二哥姗姗来迟,莫不是有美人牵拌啊!”君清扬自然知道他口中的美人指的是谁,收回目光,勾唇一笑,然后与君清泽并肩而入。明玉垂下目光,谨慎地跟在了后面。御寿殿正殿门口,张灯结彩,到处是喜庆的红灯笼。明玉离君清扬身后也只有一两米左右的距离,她很不明白,君清扬见到她,竟然波澜不惊,视若无物。抑或是他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

  • 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 13章(第十三章:他眼里的怜惜)

    原标题: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13章(第十三章:他眼里的怜惜)小说书名: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第十三章:他眼里的怜惜他打着伞,干净的布鞋从树下走过,让积在地上的雨水溅得湿湿脏脏的,直至走到我的跟前,轻声地说:“坐在这里,冷吗?”我一低头,泪像珠子一样地滚落。他合起伞,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脱了他的外衣给我拢在身上,那温润的眼神带着一种叹息和哀伤:“容易得风寒的,别坐在这里了,你姐姐让我给你带来些东西。臻王妃,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他又微笑,他的笑,那样的纯净,那样的温暖,像清澈的流水一样干净又让人打心底

  • 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 13章(第十三章 其实,我也是)

    原标题: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13章(第十三章其实,我也是)小说书名: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第十三章其实,我也是今天,栖迟十九岁,白夜止也十九岁。白夜止租的房子里,正紧锣密鼓地布置着。而栖迟,正在外面乐此不疲地寻找工作,在这间只属于两个人的房间里白吃白住了那么久。自己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纵然两个人恩恩爱爱如胶似漆,但总不能窝在家里一直吃软饭吧。出门寻寻觅觅一整天的栖迟失望而归,竟然没有一家公司要她,就连路边摆摊的阿姨都嫌弃她太小。到如今她甚至真的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究竟是靠着什么进的酒店。“难道我真的有

  •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 13章(第十三章:情生意动(二))

    原标题: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13章(第十三章:情生意动(二))小说名称: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第十三章:情生意动(二)这会一帮小屁孩又跑了出来,看见弥雪大啖蜜枣儿,个个也一手抓了一把慢慢吃,龙墨视线冷冷地扫视他们:“今儿个不去念诗写字了吗?”“墨哥哥,你不知道,昨天我玩水了,现在也觉得头有那么一点痛。”龙清假意揉揉头。不会吧,这小子也太会弄虚作假了,弥雪狠瞪他一眼,可是他一点也不怕她,反而朝她做个鬼脸。“哦。”龙墨不紧不慢地说,淡扫他一眼。“对啊,墨哥哥,我也心口不舒服,老想睡。”昏哦,六皇子你什

  • 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 13章(第十三章:弯弯生病)

    原标题: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13章(第十三章:弯弯生病)小说名字: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第十三章:弯弯生病洛大叔将弯弯回来,弯弯才觉得是脚下轻飘飘的。才在花园中走了几步,就听见娘的声音焦急地叫:“弯弯,弯弯,你在那里。”“娘。”她大声应着,这下,娘必是担心死了。“我在这里。”娘一把拉过她的手:“弯弯,吓死娘了,还以为你不见了,正到处让人去找你。”她焦急的神色让弯弯有些羞赫,真是又害娘担心了,内疚地头靠在她的肩头,撒娇地叫:“娘啊,弯弯好想睡,就在花树下睡着了,刚才听到娘的声音才起来。”“怎么了?”

  • 本妃要和离! 13章(第十三章:不为第一)

    原标题:本妃要和离!13章(第十三章:不为第一)小说:本妃要和离!第十三章:不为第一然后,林知府出来了,“有两幅作品,各有各的好处,却是无法分出高低。”然后呢?我看着他的眼睛,如鼠一般地半眯着,露出一些精湛之光。他朝一些评审官笑了笑说:“现在,请两位作画之人上台,指出对方不足,让各地的画师,评出一个高低。”“好。”有人大声叫着,“这样才公平,你们刚才定的那幅,根本就不行,要让我们都心服口服才对。”刚才,刚才有发生什么事吗?“林静如。”他叫,美丽如春花一般灿烂的林静如上了台。他顿了顿又叫:“倪初雪

  • 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 13章(第013章 有几许心疼)

    原标题: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13章(第013章有几许心疼)小说名: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第013章有几许心疼钟晋尧很了解慕容谦的喜好,正如慕容谦了解钟晋尧一般,他们曾经是出生入死最好的兄弟,而那都是曾经而已,后来发生了那件事,他们便形同陌路……苏浅又为自己倒了酒,好像喝酒上瘾了似得,慕容谦手中这半杯酒才喝下一半,她已经喝了两杯了。“我的酒,被你喝光了。”慕容谦淡淡道,倒也想看看,他们玩什么花样。苏浅打了个酒嗝,满脸笑容望着慕容谦:“上将的酒,就是特别好喝嘛。”慕容谦深深看着苏浅,记得苏毅将军去

  • 皇上,别撩我! 13章(第十三章:我叫莫天爱)

    原标题:皇上,别撩我!13章(第十三章:我叫莫天爱)书名:皇上,别撩我!第十三章:我叫莫天爱坐上牛拉车板的时候,我歪头笑着问他:“莫离,我这样做,你开心不开心?”他梨涡儿又漾出了动人的圈圈:“你没看出来了吗?”我看出来了,他很开心。我背靠着他的背说:“以后我还会做很多的事,让你开心的。”“不必让我开心,你开心就好了,施比受更有福。做你自已的事,不必考虑到我的。”他的话我不太赞同,什么施比受更有福,我只想做我自已开心的事。“你会不会唱歌?”我问他。他摇头:“不会。”“你唱给我听听,打小就没有人唱过

  • 日久生婚:顾先生的蜜宠娇妻 13章(第014章:家暴)

    原标题:日久生婚:顾先生的蜜宠娇妻13章(第014章:家暴)小说名称:日久生婚:顾先生的蜜宠娇妻第014章:家暴顾墨璟颇有些不满地看了小妻子一眼,推开车门下车。“妈好,三弟好。”卫敏敏很有礼地叫。顾墨璟走前面,跟着卫敏敏,顾夫人说:“淮青啊,你把妈的东西提进来。”“好,妈。”一进了去顾夫人就小声地说:“淮青啊,你二哥是不是对你小嫂子动手了?”顾淮青也吓了一跳:“家暴?二哥应该不会吧。”“你二哥从军这么多年,性格妈都不知道呢,你小嫂子脸上的伤,一看绝对是被打的。”卫敏敏到厨房去帮忙,顾夫人也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