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万神殿5章(第五章 训兽手册)

2017/11/4 1:31: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万神殿

第五章 训兽手册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眼前这个少年真正的训兽要出来了。万神殿5章(第五章 训兽手册)因为,每个训兽师只有通过训兽师纹章才能和野兽结盟。训兽纹章是由时空之石头打造,可以开启时空之门,凡结了盟的训兽不论离训兽师多远,都可以通过时空之门瞬间抵达。

  突然,从训兽纹章中投射出一圈一米方圆的淡红色圆形投影,浮现在城面前,圆形投影边缘是一圈圈线条流畅的云纹,里面只有一棵古树虚影,古树树桠着一只林猫(虚影)蜷缩着正在睡觉。

  千里之外,不归森林中,一棵古树的树桠间,一只仅有尺把长的周身褐黄色毛的短尾林猫,突然睁开了眼睛,那细长冰冷的瞳仁间充斥一股杀气,因为它接受到盟友的战斗信息,同时它面前打开一道莹蓝色时空之门。

  “你休想!”凤老大虽然不知道城将要召唤出什么样的训兽,但他是不会让他这么顺利召唤的,“碎玉,出!”

  “嗖,嗖,嗖!”三枚风元素凝聚成的碎玉射向城,因为他的元素之力不再充盈,所以碎玉有了声音,这说明它的速度在下降。

  “嗷!”就在三枚碎玉击打过来的时候,一声犹如恶魔厉嚎的声音响起,空气中炸开了一团烈火。碎玉仿佛沸水中的冰块,片刻即消失殆尽。万神殿5章(第五章 训兽手册)

  一只一米多高,与那头威武驴体形差不多林猫出现城面前。它全身燃烧着明亮耀眼的火焰,身体却呈明暗交替赤红色,宛如从岩浆中窜出来一般,狂暴的火元素令整个黯淡的树林都闪烁出分毫毕现的光芒,四周的树叶被火元素辐射的像风刮似地哗哗作响。

  “这是什么!”凤老大第一次见到有这么浓郁元素的野兽。

  “林猫。”城如实回答。

  林猫,一种常见的狸猫,成年后为一阶,属半凶兽。狂化后身形矫捷,速度极快,异常残暴,有小恶魔之称。原文huijindi.com因其成长空间不大,多被训兽师冷落。

  “怎么可能!”凤老大看着这头三阶兽,丝毫不敢怠慢,刚才那头猴子五种元素虽然灵活却远没有它浓郁。浓郁到变态的地步的火元素。

  “呵呵,它吃光了我爷爷收藏的四百多颗高阶火系兽核,现才消化一小部分呢。”城说话间,林猫已经注意到他脸上的伤,不过是擦伤,但当看见坐在不远处草地上小舞,它赤蓝色的瞳孔突然收缩,“嗷!!!”它怒吼着就要冲向凤老大,却被城阻止了。

  “等等,伤小舞的人是木系的,刚朝那个方向逃了,这人交给我,你赶紧追去,千万不能让他逃掉。”城指着凤老二逃跑的方向说。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离火瞥了凤老大一眼,又看了看城。

  “没事,你要相信我。”城明亮一笑。

  “唔!”离火低吼着悄步走近小舞,然后轻轻在它身上嗅一下,身上火光猛耀,空气中火元素如波浪般层层荡开,一道火红的残影掠过,随后消失在林间。

  “吱。”小舞冲它的背景开心地叫一声,随后又舔了舔自己已经止血的肩膀。

  见离火离开,凤老大眼中的杀机更重了,他邪恶地大笑,“这可是你自找的!”说话间,他手掌中的银灰色漩涡再次高速旋转,继续凝聚着风元素。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城知道碎玉是一种极消耗元素之力的灵术,凤老大身上的元素量力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充盈,但他不敢有一丝松懈,毕竟对方是武宗四层,而自己一点灵力都没有。他袖间再次弹出一柄碧绿色的匕首,和原来的那一把一模一样,这些都是他爷爷配合千看古藤与灵力凝聚出来的武器,绝不次于那些练器师精心打造的绝品,如果这些强盗有什么好的宝物,他还真不想他们对上。

  “千化掌,第三式,群蜂!”因为无法用手对碎玉,城将原本由掌刀攻击的招式融入匕首中,冲向凤老大。一间时,凤老大面前爆出无数碧绿色光点,如群蜂凶猛地袭向他。

  千化掌为他爷爷独造的掌技,其掌技精湛,行踪变幻莫测,威力奇大,共七层,全部学会,对付武宗级别的任何灵术都会有不错的效果。可惜城只能学到第五层,后面两层都需要有灵力辅助才行。

  “碎玉,爆!”凤老大看得出对方来势凶猛,但他对自己的这招很有信心,一挥手,手掌中正在旋转吸收元素之力漩涡突然逆转,无数没有凝聚成固体,大小不一的碎玉崩射出来,同样铺天盖地击向城。万神殿5章(第五章 训兽手册)

  “乒,乒,乒,乒……”刹那间,电光火花如烟花爆耀,炸出无数点光芒。

  在碎玉与群蜂相击过后,城与凤老大在须臾之间交手数次,然后又以极快速度退开,其间发生什么,那些只有武士级别的佣兵根本看不出什么。

  此时,城身上出现大小七八处血窟窿,虽然都没有伤到他的要害,但也给他带来急大的伤害与不便,同时他手中的匕首也少了一柄。相比城,凤老大要更加不济,他胸口出现一道被匕首划开的伤口,玄衣裂开,鲜血汩汩流出,肋骨隐隐可见,而他手掌间那凝聚碎玉的风漩涡中间赫然被插进一柄匕首,匕首尖直透过他的手背。

  “喝,喝,喝。”殷红的血从凤老大嘴角流出来,他吃力地将插在手掌间的匕首拔出来。

  恐怖的武技,强悍的身体,加上不知多少的绝品武器,最可怕的是他还有那些变态的训兽。凤老大知道这场战斗打不下去了,虽然他现在身受重伤,但他有风元素加持,若是逃跑,这个少年还是追不上他的。

  另一边,已经逃离战场很远的凤老二也稍稍地松了口气,他停下来服了一颗恢复灵力的丹药,却猛然看出刚才战斗的地方一团红光闪烁,心中不由一惊。接着他发现那团火元素正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林间,朝他追来。

  “不好!”凤老二忙收起丹药玉瓶,起身飞跃于树木藤蔓间。

  但随着炽热的火元素越来越近,他心中也渐渐发寒,而且由于那火元素非常浓烈,他察觉不出其等阶,只有非常危险的感觉在心间回荡。

  “吼!”离火猛然一跃,它能感觉到那个逃跑者就在前面,可当它冲过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不由怒了,在原地不停转圈寻觅,同时细细感应各种木元素气息。

  隐藏在一棵古木枝桠间的木老二不禁一喜,没想到这头可怕的短尾火兽竟然等级比他低,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暗叹自己刚才没有正面和它对上,而是选择了隐藏。木火相对,木系一直是很吃亏,哪怕对手修为比自己低。

  凶恶的火兽绕着几棵树转了数圈,最终没有发现什么,它愤怒地低吼着,飞身一跃,跳进了灌木丛。浓烈的火元素随之消失。过了一会,凤老二见四周没什么动静,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然后解除隐藏,轻轻地吁了口气,得意地嘀咕道:“到底是野兽。”就在他话刚落音,他感觉到他头顶上方的树干上有东西,他猛抬起头,看见一只一尺长的林猫正自上而下悬挂着看着他,那双可怕的眼睛似乎在看死人一般看着他。

  “不好!”凤老二顿时明白,刚才的那只火兽并没有走开,只是变回原形狡猾地躲藏起来。而他太大意了。惊恐间,他猛蹬树干,妄图逃跑,与此同时他身后浓烈的火元素再度燃烧起来。

  “啊——”不知道是极冷还是极热,还在空中尚未落地的凤老二只觉胸口极度痛苦,一声惨叫响彻整座山林。

  落到地上,他惊恐地看着自己胸口那道从他背击来,胸口飞出的火刃划出的伤口,没有血流,因为他的整个胸腔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已经熟透了,而那被火刃击出伤口周围骨肉都化成了灰烬。

  那道犹如岩浆般刺眼的火刃在击毙对手后,余势不弱,连连劈中数棵古树,最后击到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岩石上立刻出现一条深深的融化的痕迹。

  凤老二短短的思维里充满的悔恨,如果和对手正面战斗,他还有一丝挽回的余地,但遭这击命偷袭后,一切都晚了。他不甘地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山林,最后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凤老二的惨叫,惊得树林间已经休憩的鸟儿扇翅纷飞,同时也惊动了凤老大,他扭头看着凤老二惨叫的地方,知道自己的二弟凶多吉少了。

  “砰!”威武驴小扁面前突然出现一团血雾,凤老三终于从极高的空中落到地上。小扁忙跳开,免得被血雾沾染。地上的已经不能说是尸体了,只有一堆血红色的毫无灵力的血影甲碎片,与粉碎的骨肉内脏掺合在一起,哪还有什么生命气息和形态。

  “啊!!!”凤老大如何都想不到今天会这样,本来应该是他们凤鸣山强盗收获的日子,却出规这种情况,几乎是灭顶之灾。向在只有他们四兄弟杀人,在他们眼中,生命不过是一种被他们撕裂的乐趣,现在他们的生命竟然一个个被别人收割了。起初,他还有逃跑的念头,现在从小和他相依为命的兄弟相继殒命,他已经彻底疯狂了,眼睛中瞬间充满鲜血,异常吓人,死死地盯着城,“今天,你必死!”

  说话间他从身上掏出一只精致的水晶瓶,里面仅一口紫蓝色烁着莹光的液体,他取掉瓶塞子,一口饮尽。

  “破灵水!”城大惊。常年在爷爷身边,他自然知道此禁物。

  破灵水,顾名思义,破坏灵魂之水。此物可使灵魂之火中的所有灵力都脱离灵魂之火,然后充斥在使用者身体里,令使用者在一个时辰内威力达到恐怖的地步。但一个时辰之后,使用者灵魂之火将彻底熄灵,而且永远不可能再起灵,成为武宗或以上的武者了。这东西,民间是不准许拥有的,只有皇族才能持有,用来培养护城死士。

  这时,破灵水在凤老大身上起作用了。将元素之力剥离灵魂之火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他扭曲的表情已经没有任何人的模样,狰狞的犹如魔鬼一般,他疯狂地大笑道:“死吧,死吧,都死吧!”

  小扁也感觉危险的气息,它抬起头,欲走过来,却被城阻止了,“小扁,我还可以战斗,虽然爷爷临终时让你保护我,但我在有一丝可能的情况下都不愿被照顾。”离火和小舞可以算得上是城的盟兽,但小扁不是,它不仅不是城的盟兽甚至都不能说是城爷爷的训兽,因为它年纪非常长,可以说是从小看着城爷爷长大的一头长寿驴。这也让它养成健忘和迟钝的习惯,就算你当面踢爆它的蛋(前提是不被它踢死),事后它再见到你的时候都可能忘记你是谁。

  小扁停下脚步,凤老大却动了。此时,他身体肌肤上犹如混乱的流水一般,到处都是极小的风元素凝聚成的漩涡,衣服已经被风元素撕裂殆尽,周身的皮肤也都如被砂轮打磨过,呈现出模糊的血肉,而漩涡中央是猩红的血丝与风元素掺合在一起,远远看去甚是血腥。

  “好可怕的破灵水。”城皱着眉头说道,然后高度凝聚自己的精神,浑身的筋肉猛然紧绷,大喝道:“群蜂!”霎时间,无数掌锋宛如视死如归的群蜂迎向,猛冲过来的浑身鲜血的凤老大。

  “砰!!!”凤老大毫不顾及城的掌刀,仅仅一拳,依靠着瞬间暴涨数倍的力量与速度,一拳打碎城的群蜂,然后实实地击他的胸口。

  城受击后飞身摔到十几米远的落叶上,“噗”一口鲜血吐出,小舞终于坐不住了,它身形猛地暴涨。

  “小舞!”城大吼一声,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你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这是我的!”

  小舞低吼着停留在原地。

  “哈哈!你们都要死!!!”凤老大此时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了,他的身体上的神经多数都被狂暴的风元素给绞碎了。

  一道血影猛然出现在城的面前,又是简简单单的一拳,城双臂护在胸口,那拳正中他双臂交叉的点上,他再次飞了出去,但没有多久他又站起来了。

  “看样子,我的速度还不够快。”凤老大低声说道,身体上的风元素凝聚出的漩涡加快了旋转速度。

  “砰!”一拳实实打在城的背上。

  “砰!”一拳重重地打在城腹部。

  “砰!”又一拳打在城的胸口。

  “咦!还能站起来?”凤老大惊奇地说,在吃了他三拳之后,他本以城会失去战斗力,任他宰割。

  “你们有灵力之人怎么会懂得身体的奥妙?人的身体力量,速度,韧度,有多大空间可以发掘,岂是你们这些起灵的自视清高的人能明白?”几经挣扎之后,城再次站了起来。

  “噢,那就让我看看吧!哈哈!”凤老大身体倏地消失。

  城慢慢放松颤抖的身体,眼睛紧紧地看着前面,极力在空白中寻找对手身影,同时他脑中响起了爷爷的话。

  “训兽师,就是一种以找野兽弱点然后将其驯服的职业。在这之前,训兽师首先要将自己五识训练到与野兽相同的地步……第一,是视。面对对手的时候,无论发生什么情况眼睛都不要离开对手身体,就算看不见,眼睛也会给你提供一些有利的信息……”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放慢了,由于极力凝聚视线,使得他周围分毫毕现,就在此时,他看见凤老大扭曲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他身体娴熟地一侧,凤老大拳头带着呼啸的风元素从他耳边掠过。同时,凤老大的身影出现城的背后。

  “当你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就用耳朵,只要耳朵灵敏,一个人在暴雨中都不会碰到任何物体……”

  秋虫的闲鸣,晚风的游荡,树叶的摇曳,周围的声音纷纷在城的脑中构成一幅幅清晰的图案,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他脑后有一股诡异的风在吟唱。他猛地低头,凤老大原本欲横掌刀直取城头颅的计划落空了,同时他看见城握着匕首转身旋刺,不由一个抽身,退开,然后如旋风般围绕着城飞速旋动,伺机下手。

  “嗅觉,也万万不可忽略,利用好它,你可以根据万物的气息,还判断它们的形状以及位置。”

  城静静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那股血腥的气息一直围绕着诡异旋转,突然,他嗅到左则的血腥更浓郁了,于是,猛地挥动手中的匕首。“锵!”一团火花耀起。不知何时出现在凤老大手中的长剑被城的匕首挡住了。

  “感觉是你身体最直接的告知,不论它告诉你什么,都是你最先要重视的。”

  城身体忽地后退,因为在感应到凤老大被挡住的剑,并没有退去,反而以一种奇怪的轨迹划到了他和胸口,在疼痛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向后退了。但他的胸口还是出现了一道血痕,不过没有伤及内脏。

  “最后一种,也是最奇妙最能以解释的,它是一种对危险的感应,凡是顶尖高手对这种危险感应都是非常准确的,它诞生在战斗中,只有不断战斗才能将它淬练的越加准确!”

  凤老大的身影明明还在眼前,但城还是突然一个转身,因为他感觉身后有一股极其可怕的寒意。

  “在战斗中你所要做的就是抓住对手的弱点,哪怕一丝一毫都不要放过,死死盯住它,瞬间出击,一击毙命!”

  城在极短的时间里,抬起手中的匕首,碧绿色的匕首尖划抵挡住了在凤老大的长剑,然后他的匕首尖急速地划在那长剑剑身上,划出一串火花,然后“嗤!”地一声响起,匕首上出现一颗颗血珠。

  他身后凤老大那道与分身非常相似的残影渐渐消失了。

  凤老大的长剑从城的颈部划过,仅仅划破了对方的皮肤。但他自己的世界已经颠倒了,世界短暂旋转之后,他的头颅如一枚果实般坠落在满是落叶的地上,已经失去光泽的眼睛尽是不可思议。他无头的身体仍持着剑站立在这个已经与他无关的土地上。

  城虚脱地坐到地上,抹了一下颈部划破处沁出的血珠。胜负之在瞬间,如果刚才他出现一丝分神,现在倒下的就是他了。

  “还是太弱了。”胜利并没给他带来应有的释怀,他抬头看了看天空。

  此时,夜已经彻底降临了。一钓残月漂在水凉的林树上空,几颗明灭的星辰稀疏散落在隆穹深处。

万神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万神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 19章(第十九章:悸动(2))

    原标题: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19章(第十九章:悸动(2))小说名字: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第十九章:悸动(2)“你与那么多男子周旋过,难道就没有谁让你动过心生过情?”云出听问,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憾然道,“我又不想吃亏,干嘛要动心动情?”在云出的观察里,所有动过心的女子,最后都或多或少地吃过男人的亏。譬如说——莺莺或者母亲。而她云出,断然不会做吃亏的事情。唐三哈哈大笑,以对待小妹妹的语气交代她,“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会让女人吃亏的。这世上还有很多好男人。你听过千年前的灭神之役没有?那一役后,夜氏

  • 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 19章(第十八章 街头2)

    原标题: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19章(第十八章街头2)小说: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第十八章街头2她停下脚步,想找一个暂时能躲雨的地方,可是目光逡巡了一圈,只看到几间零星的汽修店,还都关着门。这真的是一条太过偏僻的路段。苏致函正犹豫着,雨已经稀稀落落地下了起来,很稀疏很大的雨滴,仿佛噼里啪啦倒下的豆子。见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废弃的保安亭,她下意识地朝前跑了几步,刚到街心,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刺啦”,一辆黑色的、没有任何标志的轿车陡然冲了过来,车速奇快,苏致函根本来不及避开,她堪堪转过身

  • 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 19章(第十九章对弈)

    原标题: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19章(第十九章对弈)小说名: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第十九章对弈“蕙,蕙如姐……”明玉张着嘴,结结巴巴地唤了一声。她前面,正是笑意温暖的温蕙如。南竹庭的屋檐下,两盏明亮的宫灯,淡墨的水彩画的是喜雀登枝,光线投射在温蕙如的身上,她那张脸有些僵硬。明玉吸了一口凉气,脚下似被铁链锁住一般,再也不能上前半步。明明,就在刚才,那漆黑肮脏的墙角,她亲眼印证了温蕙如的死亡,她看到了脑浆和漆黑的血垢流淌在砖缝之间。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无论从外形五官,还是笑容都跟死去的那个人,

  • 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 19章(第十九章:为我出头)

    原标题: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19章(第十九章:为我出头)小说名: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第十九章:为我出头这一语即出,我就连心跳也觉得停了下来。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温和的安淮王说出来的,不仅我不相信,就连臻王爷也不相信。他利眼看着安淮王,冷声道:“你知晓自个说的是什么吗?”安淮王清清喉喉:“王兄,我很清楚自已说的是什么,我也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你这般对米若,你想杀了她,不如你便放了她。”臻王冷冷一笑:“本王放了她,本王可不想多惹是非,是她缠着本王不肯放的,她与本王之间的事,你知道多少,轮得到你管吗?”

  • 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 19章(第十九章 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

    原标题: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19章(第十九章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小说名字: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第十九章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谁啊,这个时候来敲门,真是扫兴。”白婷看了一眼沙发上无动于衷的白夜止,一扭一扭的去开门。“哟,白小姐啊。”站在门外的慕冰看着面前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感觉很恶心。“慕冰?你来干什么?”“我?我当然是来看看这个负心汉了。”慕冰也不管白婷什么表情,就那么径自进了门。“呀,在这里呢。”慕冰冷笑,“这是在给未婚妻选婚纱呢?我们白小姐那么好的身材穿这么臃肿的衣服真是浪费了。”慕冰拿起沙

  •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 19章(第十九章:司马府(一))

    原标题: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19章(第十九章:司马府(一))书名: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第十九章:司马府(一)这就是司马府,气派又豪气的大字悬挂得高高的,光是外面的威风现象,就知不是一般人家,绿墙朱门石狮,好一个大户人家。弥雪才下了轿子,一道讽刺的声音就传来:“哟,三小姐回来了,我道是谁呢。”她抬头一看,一个着粉衣裙儿的小姐在阁楼上往下看,神色中满是不屑,更多的是带着防备。就不知她是二小姐就是大小姐了。莫如匆匆地一行礼:“见过二小姐。”哦,原来排第二的啊,真合她的身份,弥雪本来就把她想成了那种高高

  • 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 19章(第十九章:甜蜜蜜)

    原标题: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19章(第十九章:甜蜜蜜)书名: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第十九章:甜蜜蜜弯弯拿着药,小心的抹在他的脸上。路上的丫头都捂着嘴笑眘避得远远的,不打忧小俩口的浓情蜜意。打成猪头一样的脸,现在也归她管了,郡主大夫人塞给她一瓶药,指示她带他到后花园中去培养感情。笑得像是媒婆的脸,准是收了林若风不少钱财。一脸的精彩,看起来就是很痛,害她心里很内疚的,他怎么能够打得过洛大叔那痞子呢?不是自找苦吃吗?可是他还是没有放弃,还是和洛大叔拼了。又跑到河里去‘捞’她,不错的了,这种男人,又帅又称

  • 本妃要和离! 19章(第十九章:阴谋的开始)

    原标题:本妃要和离!19章(第十九章:阴谋的开始)小说书名:本妃要和离!第十九章:阴谋的开始人走的走,散的散,殷家值钱的东西早就让人搜刮一空,我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心凉得想要哭。连住的地方都充了公,我和梨香从千金小姐,变成了要进宫为奴为婢,而我爹爹,尚未醒过来。当依亲的堂姐带着殷雄和殷静走的时候,我不忍看小静的眼,他哭得稀里哗啦的,说什么也不肯走,堂姐夫硬是抱着他出去,爹爹是想要殷雄继承我们家的香火呢。可是爹爹倒下了,连他也要离开了,要是爹爹知道,何等的伤心啊。我抬头看着天空,我不让自己的泪再流下

  • 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 19章(第019章 无辜小白兔)

    原标题: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19章(第019章无辜小白兔)小说名: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第019章无辜小白兔“我不需要向她道歉。”苏浅摸出了兜里的手机,放出了她与简安颖在小会议室的全程录音,既然陈局长不敢调监控录像得罪简安颖,那她只有如此了。从头到尾,都是简安颖的拙劣把戏。苏浅早就知道简安颖来者不善,自然先有防备,她微笑着看向简安颖,简安颖的脸色变得铁青了。“局长,这段录音,可以证明我的清白。我想,我可以走了吧。”苏浅严肃了表情。陈局长面带微笑,将手链还给了简安颖:“安颖小姐,现在我这儿还有点

  • 皇上,别撩我! 19章(第十九章:他心里只有她)

    原标题:皇上,别撩我!19章(第十九章:他心里只有她)小说名称:皇上,别撩我!第十九章:他心里只有她门吱的轻开,脚步声朝我走来再停下。他仍然和往时一样温和地说话,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打招呼:“天爱,我回来了。”他也没有再说,轻叹了一声便离开。我擦干脸上的泪,报应啊天爱,这就是你的报应,你做坏事太多了,可是你却喜欢上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注定了,你就得为他流泪。提着鞋子放在他的门口,然后我淡定地去煮饭。中午叫他吃饭,他主动地说:“向家希望我成亲,娶个门当户对的人。”“门当户对很重要吗?”我问他,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