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7章(第六章 心事把盏谁人知)

2017/11/4 2:46:5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

第六章 心事把盏谁人知

莺儿愣了愣。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奴家只是云香楼的一名琴娘,这曲子实是奴家做的,词倒不奴家填的。”

  “那是谁填的?”

  “这个······”莺儿有些犹豫“公子为何如此好奇?”

  “实不相瞒,这曲子让我想到一位故人。”

  莺儿想了想。

  “大概告诉公子也无妨”

  她顿了顿。

  “奴家三年前曾遇到一名男子愿意给奴家赎身,可惜没等存够银两他就忽然病逝了,奴家感念他生前恩情就做了这一曲。一日一位女扮男装的姑娘进了来,虽然人人看出她是女儿身但她出手阔绰桑娘也就装做不知情,她随手点奴家厢房相陪,进去后就只管让奴家抚琴。奴家弹了一首又一首,她只顾坐在那里发呆,最后奴家停了下来她也不说什么,两人沉默良久,她忽然问我

  ‘世间人均道青楼女子心最苦,你可有觉得最苦时?’

  奴家想了想就告诉她,自己曾在那良人离世时心最苦,但后来又觉得,他若不是不得已,一定不会抛下奴家,奴家这等出生,竟也能得那半刻的心意相通,感受过良人的真心相许,想来也就不是最苦了。汇金地她听了以后愣了片刻道:

  ‘不错,身为女子常自苦,若自己所爱即是不离不弃真心相许之人,实是运气。’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空荡荡的,似有无尽的心事,我不知怎么的就告诉了她自己曾为那良人谱了一曲,她让奴家弹给她听,听了以后就帮奴家填了这词。虽然不太明白她,但奴家很喜欢她填的词。后来,她就再也没来过云香楼。”

  “那女子长什么样?”

  “长得甚美啊,倒是已过了双十年华,有点不识人间烟火的味道,具体的时间过的太久奴家倒也不敢断言,只是,那双眼睛好像能刻在人心里一样,让人一见难忘。”

  “她有没有告诉过你自己的名字。”高弘羽不抱希望的问了一句。网站huijindi.com

  结果琴娘点了点头。

  “她说,她叫清鸢。”

  “清鸢”高弘羽看着跳动的烛火低声重复道,脸一下热了起来。

  等小泥鳅醒来以后高弘羽就带着她回去了,临别时他问莺儿

  “你的赎金是多少,我把你赎出来,以后你就不用留在这里了。”

  “公子可是对奴家有意?”

  “不,不是,只是觉得······”

  “若只是同情就不必浪费公子的银子了,”莺儿语气和婉“更何况,纵使公子有意,奴家那良人离开以后,身在何处奴家自己早就不在意了。”

  高弘羽沉默片刻。

  “那,你自己多多保重。汇金地

  “这是自然。”莺儿微笑道,等高弘羽抱着小泥鳅坐上马以后,她像忽然又想起些什么似的说:

  “公子,其实前几日奴家好像遇见你打听的那位姑娘了?”

  “你说清鸢?”

  “好像是。”

  “什么时候?”高弘羽又从马上跳了下来。

  “大概五六天前,奴家出去的时候看见一个像是她的女子,身着淡红衣裙,手打红伞,头上似乎带着紫色簪饰,但奴家之前见她是男装,天下小雨她又打着伞,匆匆擦肩而过奴家也不敢断言。”

  “多谢你告诉我”

  “奴家才该谢谢公子才是,公子路上请务必多加小心。”

  回去的路上小泥鳅忍不住问:

  “你们说的,是那个给我药粉和银子的大姐姐吗?”

  “大概是她。”

  “原来她叫清鸢,”小泥鳅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很好听啊。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是不错,”高弘羽应道,随即又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低的说“就是太冷清了些。”

  回到古庙早就过了中午,阿亮他们正到处急得不行,看见焕然一新的小泥鳅不由大吃一惊。

  “这是大叔给我买的新衣服”小泥鳅得意的宣布。

  “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胡乱称呼我。”高弘羽头疼不已。

  趁小泥鳅兴奋不已的跟旁边的小孩们解释去向,高弘羽四处看了看,奇怪,方寒去哪里了?

  “你和小泥鳅昨晚忽然消失了以后那个白衣服的公子到处找你们,俺们把这庙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寻出半点踪迹。”阿亮走到他身边说“那个公子就去附近找你们了,还说万一你回来了让俺转告你三日之内在这里等着他。汇金地

  高弘羽看着阿亮头上缠的蓝巾忽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个,谢谢你啊。”

  阿亮一副不想多搭理的样子走开了。

  三天?时间也太久了吧,除了今天还有两天,这破庙里什么也没有,还不把人无聊死。

  高弘羽想了想,决定再去检查一下那个机关,在这里居然有这种密道,而且还是通向云香楼,该不会是有不守清规的酒肉和尚吧,可庙都破成这样了,搞不好修建这密道的时候出口那边还不是云香楼。走到青铜鼎那里他才发现这玩意白天看起来更加斑斑驳驳,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外侧刻得那只像鹿的动物,在光线下仔细打量,发现跟一般的梅花鹿也就只有一个区别而已,那就是头上两边没有长呈树杈状的角,而只在两耳之间长出一根约五寸长的刀刃般尖锐的东西,这个,也算角吗?独角?没这种鹿吧。高弘羽离开那大鼎一段距离,捡起一颗小石子运力瞄准那只鹿的眼睛弹了过去,“碰”的一声,鼎前方的石板立刻下陷裂开,随即又再度恢复原状,机关果然在眼睛。高弘羽绕了青鼎一圈,发现这只鹿单就一只,其它刻得都是些中规中矩的普通图案。

  天不知何时又阴了下来,看着逐渐汇聚而来的灰色云层,高弘羽站在鼎旁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不由出了神。

  “大叔,你在干嘛啊。漂亮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别担心。”小泥鳅手里拿着一束明黄色的野花蹦蹦跳跳的跑到他身边。

  “你再喊我大叔我真的发火了。”

  “大叔也没那么不好啊”小泥鳅扁扁嘴,把手上的花递给他“算了,这个给你。”

  “干嘛,想讨好我啊。”

  “谁要讨好你,”小泥鳅不屑的说“给了你这个,就当抵了衣服钱。”小姑娘说完把野花往他手里一塞就跑开了。

  高弘羽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手里那束零零落落的野花,心思又开始飘向远方,方寒他说三天后再回来,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打听自己的下落,还为了去附近找尘昏楼的人,不知道他到底隐瞒了什么,虽然自己不知道可能更好,但是······

  雨点开始打了下来,高弘羽浑然不觉,不知多久他忽然“哎呀”一声,原来是他手上不自觉用力,被花茎的刺刺破了手指,一下涌出一大颗血滴,自己果然跟这小泥鳅八字不合,高弘羽边想边不由的笑了起来。这时他发现那只鹿的眼睛似乎有些不对,一个激灵他忙靠近细看,原来雨水落在上面,鹿的眼睛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莹白色“佛”字,高弘羽恍然大悟,原来这眼睛是和玉壶用一样的材质做成,只是年久色变,怪不得自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看来密道和玉壶的主人脱不了关系,这么想来,自己来到这里真的只是偶然?可要说完全被算计似乎又不是,他边考虑边用手指触摸那个“佛”字,因为怕触动机关,所以不敢用力,结果手上的血迹还没干透,一下印了上去。

  “糟糕”高弘羽心里暗叫,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一点血迹之下那个“佛”字似乎有了变化,出现了一丝黑色的纹路,难不成···他拔出半寸“岚夜”用掌心轻轻一碰,手掌立刻裂开一个大口,鲜血毫不客气的顺着手腕往下流,糟糕,没把握好口子开大了,顾不了那么多高弘羽忙伸手让血滴在那只眼睛上,血液流过,那个淡淡的“佛”字消失了,出现了一个清晰的黑色狂草字体——“洵”。

  “洵?”高弘羽皱眉想了想,实在想不出什么和这个字有关的,看来那个玉壶没这么简单,的确,一般的设置不外乎火烤水浇,等浇上水显出字后一般人都会自以为破解了其中机密不会再多想。他之前自以为玉壶的线索已经解决,嫌麻烦就让阿平拿着了,看来只有等方寒回来以后追上阿平拿到玉壶再说。

  他烦恼的按了按太阳穴,之前方寒说,有人刻意想让他去洛阳,玉壶落在他手上大概不是巧合,但现在看来那个玉壶另有乾坤,难道对方就不怕他像现在这样无疑中破解玉壶真正的秘密?也许那个玉壶涂抹上血也不会显现别的?不,应该不可能。

  高弘羽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试着整理思路。自己得到那个玉壶应该是巧合,但是阴错阳差正好合了对方让自己去洛阳的心意,在京城的时候自己一定是被监视着,对方估计自己短时间内不会想到玉壶真正的用法,所以就先不做行动免得打草惊蛇。那个胡女原来可能想用别的方法让自己去洛阳,但得知自己发现“伍,伍,洛阳”几个字后就顺水推舟去找方寒,让自己更确定要去。

  拿出半截断簪做诱饵,说明对方知道十年前的事情,那个雪夜见到的女子原来叫清鸢,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总觉得不会错,清鸢也是跟那个胡女一起行动的吗?既然这样她为什么不直接来找自己呢。

  对了,她让小泥鳅给雪团用毒的目的是什么?一个没经验的小女孩很容易就失手,她的真正目的应该不是下毒,是在暗示什么吗,还是说只是想扰乱他们?

  湿淋淋的回到庙里,高弘羽一把抓住阿亮“你们之前是怎么发现这间破庙的?”

  阿亮一脸讶异“无意中找到的呀。”

  “是不是有人暗示过你们?”

  “没那回事,一般人见到俺们都嫌脏躲的远远的,这是俺们自己发现的。”

  高弘羽仔细看着阿亮的脸,但是一点撒谎的痕迹也看不出,叹口气放开莫名其妙的阿亮,他决定自己自己再检查一下这座庙。

  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顶着两天没好好休息的熊猫眼高弘羽不得不承认,他检查不出什么,看来只有等方寒回来了,他比自己细心,说不定能想到点什么,然后当务之急就是追上阿平再检查一下玉壶。

  结果当天下午,高弘羽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以后,发现那群孩子们都不见了,只有一张字条用石头压在庙门台阶上,上面写着:

  大叔,阿亮哥要带着我们走,不等你回来,别生气。

  字迹简直比狗爬还不如,歪歪斜斜,尽是错别字,高弘羽看了半天才明白上面写的是什么。看来这群孩子不习惯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高弘羽发现背面似乎还写着什么,翻过来一看,原来是“多谢”两个字,他忽然有点想念小泥鳅了,这帮孩子离开后,庙里就剩自己一个,真是有点寂寞啊。

  过了三天,陆方寒却没有回来,高弘羽不由着急起来,勉强按捺自己又多等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实在坐不住了,拿起岚夜就往庙外走,可还没跨出庙栏就听见前面传来带着哭音的熟悉声音。

  “少爷,少爷。”

  是几日未见的阿平,他牵着雪团,马上卧着一个一动不动的人,他闭着眼睛,脸色像死人一样,好像随时都会从马上掉下来,身上的白色衣服到处斑斑血迹,这人竟是陆方寒。

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风华 或 公子太凉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区块链重磅 | 西南地区首个智库型区块链研究院成立

    由成都市金牛区政府倡议发起、点亮伯恩基金牵头、由国内区块链双创领域著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参与的民间智库——点亮伯恩区块链研究院揭牌成立。研究方向区块链关键技术研究、区块链政策法规研究与开发、区块链产业发展和生态环境建设研究、区块链创新应用场景研究等。专家团队陈东敏国家“千人计划”引进专家,现任北京大学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科技开发部部长;青岛链湾研究院院长;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创新指数研究中心国际顾问;美国硅谷MiradiaInc公司创始人和董事CTO,为该公司融资8千多万美元,发展了200多件MEM

  • “洹上五家 墨韵春风”戴五爱等五画家联展在安阳开幕

    开幕式现场(记者:许顺喜)2月23日上午10时许,由安阳市文广新局、安阳师范学院、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中共文峰区委宣传部、安阳市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墨韵春风-----洹上五家中国画艺术展”在安阳市图书博物馆开幕。开幕式现场安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常保利;河南省美协会副主席李明、安阳市文广新局局长薛文明;安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唐川府;安阳市文联主席李建学;安阳市文峰区委常委宣传部副部长高建军;安阳师范学院宣传部长翟传增;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常慧芹;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太行中国画协会副主席

  • 【当代联家对联创作故事38】唐世友:我教孙子写春联

    顾问钟石山主编何俊良13517392853【作者简介】唐世友,男,汉族,76岁。对诗、书、画、联均感兴趣,特别喜欢对今古绝对,也喜欢写回文诗。爱周游,足迹已踏遍祖国各地,曾应邀出访过美、俄、德、法、日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文化报》、《京华时报》、《欧洲时报、》《南洋商报》、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四川卫视等国内外300余家媒体报道其行踪和发表作品。被多家媒体誉为“贵州怪杰”、“贵州奇才”、“新世纪的唐伯虎”。手机百度输入“贵州怪杰唐世友”,便有数千条信息文章可参阅。我

  • 司马牛:龙浒坝情话/吾心深远处系列(之六)

    顾问钟石山主编何俊良13517392853【作者简介】司马牛:湖南邵东牛马司人,祖籍江西丰城。现供职于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龙浒坝情话/吾心深远处系列(之六)司马牛(一)这里是我老外婆出生的地方。从莲池出发,过段塘坪,翻过老龙潭铁路,沿西洋江田凼笔直的马路,过肖家桥,在龙浒坝边边上,就可以望见老外婆的家。史载,龙浒坝始建于大清咸丰六年(1856年),东西走向,横截邵水,青石筑坝,为西洋江田凼两岸农耕及生活用水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是邵东清代重要的水利设施,并造福至今。听老娘讲,在她尚小的

  • 世界上最大的神秘组织你听说过吗

    共济会(Free-Mason)也称美生会,字面意思是“自由石匠”,全称为FreeandAcceptedMasons。出现在18世纪的英国,是一种带宗教色彩的兄弟会组织,允许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没有残疾的成年男子加入,是目前世界上最庞大的秘密组织。共济会的起源并没有确定的说法。根据传说中1701年写成的《共济会宪章》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一年成为“光明之年”,他们自称为该隐的后人,通晓天地自然以及宇宙的奥秘。该隐是《圣经》中的杀亲者,亚当和夏娃最早所生的两个儿子之一

  • 古典爱情 | 修行千年,只为一人

    古人的浪漫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浪漫”——梁山伯和祝英台的青冢间嬉戏的蝴蝶翩跹起舞,所到之处,山花烂漫,冰雪消融。——白娘子和许仙共撑的那把油纸伞,古色古香,在西湖的细雨里迷蒙了千年的传说。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执着”——孟姜女坚毅的脚印踩在中国古典山川的肌肤里,岁月的风霜无法销蚀。——牛郎织女相思的泪滴洒在白浪滔滔的银河里,化作永不沉落的星辰。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唯一”——刘兰芝独赴清流前留在岸边的鞋子,应是化作了忠贞不渝的鸳鸯。——虞姬趁项王不备时自刎的剑光,刺伤了英雄们坚硬的铠甲和

  • 虚云老和尚:明师是法身父母,恩德超过生身父母

    民国三十五年(1946),老人寿辰日,自然亦不能例外。所不同的,是日下午,老人秘密传法。因老人每感宗门衰落,后起乏人,是以在日常,便很细心的观察,谁人能作法门龙象,荷担如来家业,所谓续佛慧命,继祖心灯,使正法久住世界,利济后昆。经三年来之暗中审察,认为能受此“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之旨,已有六人。故事先把法牒写好,到了下午,便由侍者个别暗中传命,至丈室楼上佛前,每次二人。老人命受法人穿袍、搭衣、展具,礼佛三拜后,跪在佛前。之后,将传法由来、源流,开示大意,略述于后:禅宗一法,古来祖师

  • 《春廖》——姜子涵绘画唯美集

    春廖乱红坠池台细碎为谁开满眸春廖事羞花依旧在姜子涵绘画唯美集关于作者:姜子涵姜子涵,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人,酷爱文学、绘画,喜欢古玩鉴赏、旅游摄影、时尚美食。多篇散文在赤峰《百柳》《红山晚报》《松漠》《赤峰日报》及中国城市文化传播网、中国前沿资讯网、搜狐、中国企业文化传播网、今日头条等发表。代表作《独语斜阳》《童年的纪念章》《黄花树下》《秋天的木屋》等等。

  • 南怀瑾老师:学音乐艺术的秘诀

    学音乐艺术的秘诀本文摘录自《列子臆说》【瓠巴鼓琴而鸟舞鱼跃,郑师文闻之,弃家从师襄游。柱指钩弦,三年不成章,师襄曰:“子可以归矣。”师文舍其琴,叹曰:“文非弦之不能钩,非章之不能成,文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内不得于心,外不应于器,故不敢发手而动弦。且小假之,以观其后。”无几何,复见师襄。师襄曰:“子之琴何如?”师文曰:“得之矣。请尝试之。”于是当春而叩商弦,以召南吕,凉风忽至。草木成实。及秋而叩角弦,以激夹钟,温风徐回,草木发荣。当夏而叩羽弦,以召黄钟,霜雪交下,川池暴冱。及冬而叩徵弦,以

  • 愿你成为野心家

    01从小大人就教育我,“野心”是一个贬义词。这个词看起来就不安分。而“安分”跟“听话”“懂事”“忍耐”一样,是一个虽然令我感觉不太舒服,却又挑不出什么错的词。野心还意味着风险。安分守己的人总有一口饭吃,但野心可能给人锦衣玉食,也可能让人一无所有。它意味着不确定。你会选择安分地凑合着,还是做一个可能100分也可能0分的野心家?“不作而死不如作死。”我妹妹是这么说的。她学美术,想去加拿大继续深造。英语零基础,她一边工作,一边学英语准备作品。上周,她的上司找她谈话,大意是觉得她不够安分,有点“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