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7章(第六章 心事把盏谁人知)

2017/11/4 2:46:5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

第六章 心事把盏谁人知

莺儿愣了愣。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7章(第六章 心事把盏谁人知)

  “奴家只是云香楼的一名琴娘,这曲子实是奴家做的,词倒不奴家填的。”

  “那是谁填的?”

  “这个······”莺儿有些犹豫“公子为何如此好奇?”

  “实不相瞒,这曲子让我想到一位故人。”

  莺儿想了想。

  “大概告诉公子也无妨”

  她顿了顿。

  “奴家三年前曾遇到一名男子愿意给奴家赎身,可惜没等存够银两他就忽然病逝了,奴家感念他生前恩情就做了这一曲。一日一位女扮男装的姑娘进了来,虽然人人看出她是女儿身但她出手阔绰桑娘也就装做不知情,她随手点奴家厢房相陪,进去后就只管让奴家抚琴。奴家弹了一首又一首,她只顾坐在那里发呆,最后奴家停了下来她也不说什么,两人沉默良久,她忽然问我

  ‘世间人均道青楼女子心最苦,你可有觉得最苦时?’

  奴家想了想就告诉她,自己曾在那良人离世时心最苦,但后来又觉得,他若不是不得已,一定不会抛下奴家,奴家这等出生,竟也能得那半刻的心意相通,感受过良人的真心相许,想来也就不是最苦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她听了以后愣了片刻道:

  ‘不错,身为女子常自苦,若自己所爱即是不离不弃真心相许之人,实是运气。’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空荡荡的,似有无尽的心事,我不知怎么的就告诉了她自己曾为那良人谱了一曲,她让奴家弹给她听,听了以后就帮奴家填了这词。虽然不太明白她,但奴家很喜欢她填的词。后来,她就再也没来过云香楼。”

  “那女子长什么样?”

  “长得甚美啊,倒是已过了双十年华,有点不识人间烟火的味道,具体的时间过的太久奴家倒也不敢断言,只是,那双眼睛好像能刻在人心里一样,让人一见难忘。”

  “她有没有告诉过你自己的名字。”高弘羽不抱希望的问了一句。推荐huijindi.com

  结果琴娘点了点头。

  “她说,她叫清鸢。”

  “清鸢”高弘羽看着跳动的烛火低声重复道,脸一下热了起来。

  等小泥鳅醒来以后高弘羽就带着她回去了,临别时他问莺儿

  “你的赎金是多少,我把你赎出来,以后你就不用留在这里了。”

  “公子可是对奴家有意?”

  “不,不是,只是觉得······”

  “若只是同情就不必浪费公子的银子了,”莺儿语气和婉“更何况,纵使公子有意,奴家那良人离开以后,身在何处奴家自己早就不在意了。”

  高弘羽沉默片刻。

  “那,你自己多多保重。来自huijindi.com

  “这是自然。”莺儿微笑道,等高弘羽抱着小泥鳅坐上马以后,她像忽然又想起些什么似的说:

  “公子,其实前几日奴家好像遇见你打听的那位姑娘了?”

  “你说清鸢?”

  “好像是。”

  “什么时候?”高弘羽又从马上跳了下来。

  “大概五六天前,奴家出去的时候看见一个像是她的女子,身着淡红衣裙,手打红伞,头上似乎带着紫色簪饰,但奴家之前见她是男装,天下小雨她又打着伞,匆匆擦肩而过奴家也不敢断言。”

  “多谢你告诉我”

  “奴家才该谢谢公子才是,公子路上请务必多加小心。”

  回去的路上小泥鳅忍不住问:

  “你们说的,是那个给我药粉和银子的大姐姐吗?”

  “大概是她。”

  “原来她叫清鸢,”小泥鳅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很好听啊。汇金地

  “是不错,”高弘羽应道,随即又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低的说“就是太冷清了些。”

  回到古庙早就过了中午,阿亮他们正到处急得不行,看见焕然一新的小泥鳅不由大吃一惊。

  “这是大叔给我买的新衣服”小泥鳅得意的宣布。

  “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胡乱称呼我。”高弘羽头疼不已。

  趁小泥鳅兴奋不已的跟旁边的小孩们解释去向,高弘羽四处看了看,奇怪,方寒去哪里了?

  “你和小泥鳅昨晚忽然消失了以后那个白衣服的公子到处找你们,俺们把这庙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寻出半点踪迹。”阿亮走到他身边说“那个公子就去附近找你们了,还说万一你回来了让俺转告你三日之内在这里等着他。阅读huijindi.com

  高弘羽看着阿亮头上缠的蓝巾忽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个,谢谢你啊。”

  阿亮一副不想多搭理的样子走开了。

  三天?时间也太久了吧,除了今天还有两天,这破庙里什么也没有,还不把人无聊死。

  高弘羽想了想,决定再去检查一下那个机关,在这里居然有这种密道,而且还是通向云香楼,该不会是有不守清规的酒肉和尚吧,可庙都破成这样了,搞不好修建这密道的时候出口那边还不是云香楼。走到青铜鼎那里他才发现这玩意白天看起来更加斑斑驳驳,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外侧刻得那只像鹿的动物,在光线下仔细打量,发现跟一般的梅花鹿也就只有一个区别而已,那就是头上两边没有长呈树杈状的角,而只在两耳之间长出一根约五寸长的刀刃般尖锐的东西,这个,也算角吗?独角?没这种鹿吧。高弘羽离开那大鼎一段距离,捡起一颗小石子运力瞄准那只鹿的眼睛弹了过去,“碰”的一声,鼎前方的石板立刻下陷裂开,随即又再度恢复原状,机关果然在眼睛。高弘羽绕了青鼎一圈,发现这只鹿单就一只,其它刻得都是些中规中矩的普通图案。

  天不知何时又阴了下来,看着逐渐汇聚而来的灰色云层,高弘羽站在鼎旁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不由出了神。

  “大叔,你在干嘛啊。漂亮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别担心。”小泥鳅手里拿着一束明黄色的野花蹦蹦跳跳的跑到他身边。

  “你再喊我大叔我真的发火了。”

  “大叔也没那么不好啊”小泥鳅扁扁嘴,把手上的花递给他“算了,这个给你。”

  “干嘛,想讨好我啊。”

  “谁要讨好你,”小泥鳅不屑的说“给了你这个,就当抵了衣服钱。”小姑娘说完把野花往他手里一塞就跑开了。

  高弘羽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手里那束零零落落的野花,心思又开始飘向远方,方寒他说三天后再回来,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打听自己的下落,还为了去附近找尘昏楼的人,不知道他到底隐瞒了什么,虽然自己不知道可能更好,但是······

  雨点开始打了下来,高弘羽浑然不觉,不知多久他忽然“哎呀”一声,原来是他手上不自觉用力,被花茎的刺刺破了手指,一下涌出一大颗血滴,自己果然跟这小泥鳅八字不合,高弘羽边想边不由的笑了起来。这时他发现那只鹿的眼睛似乎有些不对,一个激灵他忙靠近细看,原来雨水落在上面,鹿的眼睛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莹白色“佛”字,高弘羽恍然大悟,原来这眼睛是和玉壶用一样的材质做成,只是年久色变,怪不得自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看来密道和玉壶的主人脱不了关系,这么想来,自己来到这里真的只是偶然?可要说完全被算计似乎又不是,他边考虑边用手指触摸那个“佛”字,因为怕触动机关,所以不敢用力,结果手上的血迹还没干透,一下印了上去。

  “糟糕”高弘羽心里暗叫,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一点血迹之下那个“佛”字似乎有了变化,出现了一丝黑色的纹路,难不成···他拔出半寸“岚夜”用掌心轻轻一碰,手掌立刻裂开一个大口,鲜血毫不客气的顺着手腕往下流,糟糕,没把握好口子开大了,顾不了那么多高弘羽忙伸手让血滴在那只眼睛上,血液流过,那个淡淡的“佛”字消失了,出现了一个清晰的黑色狂草字体——“洵”。

  “洵?”高弘羽皱眉想了想,实在想不出什么和这个字有关的,看来那个玉壶没这么简单,的确,一般的设置不外乎火烤水浇,等浇上水显出字后一般人都会自以为破解了其中机密不会再多想。他之前自以为玉壶的线索已经解决,嫌麻烦就让阿平拿着了,看来只有等方寒回来以后追上阿平拿到玉壶再说。

  他烦恼的按了按太阳穴,之前方寒说,有人刻意想让他去洛阳,玉壶落在他手上大概不是巧合,但现在看来那个玉壶另有乾坤,难道对方就不怕他像现在这样无疑中破解玉壶真正的秘密?也许那个玉壶涂抹上血也不会显现别的?不,应该不可能。

  高弘羽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试着整理思路。自己得到那个玉壶应该是巧合,但是阴错阳差正好合了对方让自己去洛阳的心意,在京城的时候自己一定是被监视着,对方估计自己短时间内不会想到玉壶真正的用法,所以就先不做行动免得打草惊蛇。那个胡女原来可能想用别的方法让自己去洛阳,但得知自己发现“伍,伍,洛阳”几个字后就顺水推舟去找方寒,让自己更确定要去。

  拿出半截断簪做诱饵,说明对方知道十年前的事情,那个雪夜见到的女子原来叫清鸢,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总觉得不会错,清鸢也是跟那个胡女一起行动的吗?既然这样她为什么不直接来找自己呢。

  对了,她让小泥鳅给雪团用毒的目的是什么?一个没经验的小女孩很容易就失手,她的真正目的应该不是下毒,是在暗示什么吗,还是说只是想扰乱他们?

  湿淋淋的回到庙里,高弘羽一把抓住阿亮“你们之前是怎么发现这间破庙的?”

  阿亮一脸讶异“无意中找到的呀。”

  “是不是有人暗示过你们?”

  “没那回事,一般人见到俺们都嫌脏躲的远远的,这是俺们自己发现的。”

  高弘羽仔细看着阿亮的脸,但是一点撒谎的痕迹也看不出,叹口气放开莫名其妙的阿亮,他决定自己自己再检查一下这座庙。

  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顶着两天没好好休息的熊猫眼高弘羽不得不承认,他检查不出什么,看来只有等方寒回来了,他比自己细心,说不定能想到点什么,然后当务之急就是追上阿平再检查一下玉壶。

  结果当天下午,高弘羽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以后,发现那群孩子们都不见了,只有一张字条用石头压在庙门台阶上,上面写着:

  大叔,阿亮哥要带着我们走,不等你回来,别生气。

  字迹简直比狗爬还不如,歪歪斜斜,尽是错别字,高弘羽看了半天才明白上面写的是什么。看来这群孩子不习惯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高弘羽发现背面似乎还写着什么,翻过来一看,原来是“多谢”两个字,他忽然有点想念小泥鳅了,这帮孩子离开后,庙里就剩自己一个,真是有点寂寞啊。

  过了三天,陆方寒却没有回来,高弘羽不由着急起来,勉强按捺自己又多等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实在坐不住了,拿起岚夜就往庙外走,可还没跨出庙栏就听见前面传来带着哭音的熟悉声音。

  “少爷,少爷。”

  是几日未见的阿平,他牵着雪团,马上卧着一个一动不动的人,他闭着眼睛,脸色像死人一样,好像随时都会从马上掉下来,身上的白色衣服到处斑斑血迹,这人竟是陆方寒。

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风华 或 公子太凉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聪明的你,请作出回答——是锦衣玉食?是花前月下?是腰缠万贯?是活得潇洒?是柔软了筋骨拜倒在石榴裙下?是蒙昧了良心聚敛钱财无底匣?不!孔夫子以“仁爱”点亮了中华,孟轲的浩然正气激荡起一串串美丽的浪花,屈子“九死未悔”的精神激励着一代代士子自强奋发,司马公让忠直公正铸就了“春秋笔法”,贾长沙让汉天子看到了仁义无价。不!关云长大刀挥舞,舞动出忠义诚信的五彩火花;岳鹏举袒露脊背,背出了精忠报国的千古佳话;鲁提辖重拳怒举,举起了行侠仗义的不朽火把;包青天襟怀正义,义不容辞地掀起了捍卫律

  • 小满灌浆,夏收高产

    这夏季的雨,连绵着为你,你籽肥粒壮的成长,需要她来灌浆。看吧,那夏熟的麦子正用昂扬的模样,迎接丰收的曙光,你就可劲儿地吸收营养,耐着性子,别忙,因为你还未成熟,你是小满,还需要摩拳擦掌,静候一场,俗话说“小满不满,麦有一险”。这个时候,你就安心的度过,这一段时光,用自身的健壮,抵御热风热浪,用健硕和丰满,迎接飘香的晒场,那才是你期盼的荣光。你听到了吗?油菜籽的舂打声,正有节奏的敲响,透亮的菜籽油,散发着清香。屋里的蚕宝宝,正忙着吐丝作茧,为蚕农丝商编织希望,成就梦想。你丰盈饱满的身姿,才是季节最

  • 透过马云万亿阿里背后 好奇 初心与坚持才是一个草根的基石

    每一个人都会有梦想,梦想让人生过得有滋有味有朝气。有的人想多赚点钱,有人想当明星,有人想环游世界,有的人想漂亮动人。有梦想的人都是生活有意义的人。但是有梦想的不一定是实现了梦想人。梦想,可能是草根的冲锋号,也可能是草根的墓志铭。怎样才能将梦想变成人生的里程碑呢?一.你自己才是最核心的财富人生、事业、创业,最初的选择多半来自于你的心底,来自于你的最初的梦想。“坚持”之所以能够最终导向成功,原因在于梦想始终如一,资源不断积累,最终量变到质变,化茧成蝶,草根成大树,乌鸡化凤凰。马云缔造了万亿级别的阿里

  • 这“鹅卵石”百年不沉,被冲上沙滩,专家紧急提醒

    在大家的印象中中,石头都是会沉水的,尤其是我们大多数都喜欢的鹅卵石,没事都会在外面拿一些回来家里把玩。但是,最近科学家们发现,世界各地的海滩上出现了大量的特殊“石头”,它们与鹅卵石相似,但它们更轻,甚至漂浮在水面上。它们的真实身份是塑料的,这些奇怪的鹅卵石实际上是塑料鹅鹅石。这些奇怪的鹅卵石是由融化的塑料、粘砂、土壤和海藻组成的小球,它们在海浪冲刷海滩后变得难以分辨真正的鹅卵石。许多“鹅卵石”被认为起源于塑料瓶和其他塑料制品,最终由于现场火灾和人类火灾而产生了这样一种“塑料鹅卵石”。然而,科学家

  • 全球最好吃的包子,大秦笼王包子风靡全球

    百年前,在陕西一带的当地农村,每逢过年过节人们都要走亲访友,那时候农村生活很贫穷,人们走亲戚拿的礼品都是以馒头、包子为主,且还讲究拿去了多少包子,亲戚又给回礼了多少包子,包子成了走亲访友的主要礼品,包包子极为讲究,那时候的包子主要有油包子和糖包子两种。后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肉包子、菜包子等等各式各样的包子新花样不断出现,包包子成了当地农村妇女的手艺活,也形逐渐成了当地农村独特的农特产。走亲戚,送包子的习惯一直延续了近百年,直到90年代初才慢慢改为其他礼盒礼品,但人们包包子的习惯一直延续了

  • 乡愁的味道,儿时的记忆:小满小满吃碾转

    一年就那几天吃这个东西,如今很少有人家做了,因为磨盘变的少了,都找不到这样的设备来做了。知道讲的是啥么?聪明人一听就明白的,说的就是小满时候青黄不接吃的碾转!小满过后的小麦(上图)今日小满,五月的河南,过了小满,这个碾转就开始上市了。夏季已经悄悄的来临,随着气温的逐步升高,蝉鸣声声。小麦灌满浆之后,颗粒已经开始饱满起来。烧麦子有想吃的没有?这个时候,在我国小麦主产区河南,又多了一道新鲜应季的尝鲜小吃,除了自己家做,在外边很少吃得到——碾转(撵转,捻转)相信很多朋友在童年的时候都吃过。碾转的做法每

  • 她带的翡翠几十年光泽如初,只因知道怎样保养

    翡翠手镯是高档的珠宝首饰,购买时,人们对翡翠手镯千挑万选,才终得以称心如意的手镯。但是一些缺乏翡翠知识的人在获得了心仪的翡翠手镯以后并不能细心保养,导致翡翠手镯光泽和颜色有所变化。那么,翡翠手镯应该如何保养呢?1、勿与强酸强碱接触翡翠手镯往往都上有川蜡以增强其美艳程度,所以翡翠手镯不能与酸、碱和有机溶剂接触,即使是未上蜡的手镯,也应切忌与酸、碱长期接触,这些化学试剂都会对翡翠手镯表面产生腐蚀作用。2、勿与油污接触翡翠手镯是高雅圣洁的象征,因而翡翠手镯保养要忌讳油烟油腻,若长期使它接触油污,油污则

  • 确认过眼神,爱上德通国际(一)

    今天是521,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和心爱的人表白呢?不如由德通小编带领大家走进德通国际~自2005年成立至今,德通国际已成为涵盖德语培训,德国护士培训,德国留学签证办理,APS审核辅导,四大主要业务的专业教育培训机构;德通国际在德国留学APS审核,德福考试培训方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同时从2013年国家发布中德护士培训项目计划至今,公司德国护士项目稳步开展,成果骄人,累计输送500余名护士成功赴德工作。逐渐形成了以专业进行德语培训,专业办理护士赴德,专业办理德国留学业务的专-的针对德国的教育培训机构。

  • 《同心向党皖疆一家亲》慰问演出在合肥市瑶海大剧院隆重举行

    5月21日上午,《同心向党皖疆一家亲》慰问演出在合肥市瑶海大剧院隆重举行,来自瑶海区机关、镇、街、开发区干部职工、居民群众600多人观看了演出。演出前,还开展了皖疆人民心连心,民族团结一家亲结对认亲活动。来自新疆和田地区新玉歌舞团的10名维吾尔族演职员工,与瑶海区的10名干部群众上场结对认亲,他们将交换联系方式,互赠礼物。

  • 一个被越来越多人忽略的中国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二十四节气

    2016年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被正式列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中国第39个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诞生,总数位居世界第一!早上7点,笔者用餐完毕,家人在旁说:今天是小满,接下来的天气降雨会增多,多放两把伞在车上。四岁的孩子听到后就问:小满是什么?为什么雨水会增加?因为时间缘故,我无法解释太多。但又不能不满足孩子的求知欲,于是开始简单描述一通,讲了历史记载着的“背不会二十四节气娶不到媳妇”这个梗。看着他兴奋地说“好好玩,爸爸好厉害”,内心浮起的满足感胜过任何事。在路上,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