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极品书童7章(第007章: 琴声点评)

2017/11/4 2:55: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极品书童

第007章: 琴声点评

“好一首‘梅花三弄’!把梅花的洁白、芬芳和耐寒展现得淋漓尽致!香君情节高尚,说明http://www.huijindi.com/琴艺高绝!果然仙音啊”盘天大帝第一个赞赏道。

  “香君琴艺高绝,让我们听得如痴如醉,就像走过了一遍深冬,欣赏了一番寒梅,引人入胜!佩服啊佩服!”盘正第二个赞叹道。

  李香君颔首道:“多谢黄公子和盘公子赞赏!”转头向盘龙道:“请龙君指点?”

  龙云没有机会帮忙了,不禁急的满头大汗,暗道:“露馅了!”

  没想到盘龙沉吟道:“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弹最清之物,说明http://www.huijindi.com/宜其有凌霜音韵也。香君以琴奏笛曲,漫弹绿绮,引三弄,让龙不觉魂飞!”

  香君微微失望,道:“公子知识渊博,能知其根底,香君佩服!”

  盘龙额后冷汗冒了出来,心道若不是《神奇秘谱》记载清楚,这次可要出丑了。

  “高山流水遇知音,汇金地梅花三弄冬复春!”却是龙云在骚包道:“小子龙云听闻大家一曲,甚感动,脑袋灵光一闪,妙手偶得一曲,请大家点评!”

  香君一听,见一个小厮竟然隐隐约约明白自己真正含义,微微惊讶道:“海公子可需琴一用?”

  龙云笑道:“我认识这琴,这琴可不认识我啊!”众人哈哈大笑,龙云续道:“我便以市井方式唱出来吧,希望大家不要见笑!”说罢,清了清嗓子,版权http://www.huijindi.com/唱道:

  红尘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澈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消魂梅花三弄

  梅花一弄断人肠

  梅花二弄费思量

  梅花三弄风波起

  云烟深处水茫茫。

  众人哈哈大笑,这曲调如此古怪,完全不符合韵律风格,果真是市井小民所作。只有香君听了之后,眼内异彩连连。

  香君笑道:“海公子可幽默哩!”

  正在这时,厢房门“嘎吱”一声,便被推开了,一行人走了进来,汇金地当先一人正是天下第一帅哥——潘安!后面跟着的是扬州的藩王盘荣的世子盘勇和几个高官子弟!

  只听潘安道:“香君不是推脱身体抱恙么?怎么却在此弹琴,难道看不起盘世子?”

  “香君得给本世子一个说法才是呢!”后边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李香君暗道不好,道:“香君遇到京城里来的几位朋友,为了助兴弹奏一曲,聊表谢意!”

  潘安自上次失了脸面,冷笑道:“京城来的朋友?原来是黄公子和盘公子,两位还真是有恒心啊,从京城追到这里,哟,这不是龙公子吗?上次怎么急匆匆就跑了?难道怕是水平不够,故作高深,怕被被露馅了?”

  李香君怒道:“潘安你休要胡言,龙君上次可是有朋友远来,赶去迎接!”

  潘安哈哈大笑,朝盘龙一拱手道:“原来如此,却是潘安失礼了,还请龙公子见谅!”

  转而朝:“黄公子和盘公子是香君朋友,难道世子便是香君可以怠慢的么?”

  身后众人纷纷起哄。

  却闻一阴恻恻的声音想起:“怠慢了你又能怎么的?”

  潘安一看,却是盘正插言,顿时讥笑道:“怎么?盘公子在京城小心翼翼,现在出来便自认高人一等,飞扬跋扈了不成?难道盘公子仅仅沾了一个国姓,仅仅来自京城,便把当今王爷世子不放在眼里,当你是太子殿下不成?”

  潘安虽然在贵妇人眼里长相姣好,诗词歌赋挺佳,博得了“天下第一帅哥”的美誉,但是对于真正的大盘王朝皇室中人却没有任何接触过,况且潘安易争强好胜,不懂隐忍,在豪门贵族子弟眼中可是眼中钉,谁又会把你真心往上推介呢?而真正的大盘王朝太子殿下盘正身居东宫,皇室之重地,岂能有那么多机会出去厮混?就算有机会出去厮混,难道会挂着个太子头衔,让全京城的人耻笑不成,至于他和潘安相识,却是最近机缘凑巧,偶见李香君弹琴,惊人天人,因此一天三两头寻思出去,连盘天大帝也做了他的挡箭牌,被他拉去听了一次香君弹琴,只是心里却没有想到,这种做法极其危险,把香君羊入虎口而已。对于帝王来说,谁又不是zhan有欲强烈的人?

  “是谁敢在扬州这一亩三分地上,把王爷家世子不放在眼里?”声音传来,却是扬州总督于世安。

  大盘王朝天下分九州,除了京城所在地梁州外,其余八州均有皇亲国戚担当,扬州便是皇帝的亲弟弟潘荣的番地,这于世安被任命为扬州总督,权力和藩王潘荣相当,在大盘王朝,血脉可是分得十分清楚的,于世安清楚地知道:“要想向上爬,只有依靠潘荣,王爷那可是皇室中人,水深着呢,自己虽然贵为扬州总督,但是被砍头时人家皇室中人可是眼都不会眨一下的,真正的大权在握之人,谁背后没有强硬的皇室靠山?”

  盘天大帝一听,心中非常恼怒,虽然他性格是爱江山更爱美人,但是江山也是自己的,你一个外来户竟敢说扬州是你家的后花园,是可忍孰不可忍,道:“于世安是吧,十年不见,扬州可成了你家后花园了,你去把盘荣叫过来!朕要看看我的好皇弟怎么教导的,扬州都成了你于世安大总督的后花园了!哼——!”

  于世安定睛一看,吓得赶紧跪在地上,道:“皇…皇上!皇上饶命。极品书童7章(第007章: 琴声点评)”于世安却是在京城当过几年侍郎,上朝见皇上的次数可是多了,后来攀上了盘荣这高枝,被调至扬州出任总督。

  顿时,众人纷纷跪倒三呼万岁。

  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随着脚步声传近,道:“原是皇兄驾到,臣弟罪该万死,未曾远迎,皇兄多年不见,仍然龙精虎猛,气度不凡啊!”

  龙云抬眼望去,却见一人正跨门而入,身材修长,体型彪悍,然面色黄中泛白,显是纵欲过度。

  盘天大帝道:“皇弟依然不减当年风采,纵情声色犬马,却不知我皇家的‘开天诀’修至第几层了?”

  盘荣道:“臣弟此心向往美酒佳人,自始至终毫不改变,至于‘开天诀’,臣弟十分惭愧,至今仍不摸不着头脑,不过我大盘王朝有皇兄一人修成足以卫国保疆,皇兄多多操劳了!”

  “哈哈哈……”盘天得意地一阵大笑,原来‘开天诀’乃是盘家祖先上古大神盘古传下来的秘笈,当年盘古大神修至最高重第九重,开天辟地,演化洪荒,可惜经过亿万年的演变,盘氏族人身上的盘古精血已少得可怜,根本不能修习‘开天诀’。以至于盘古后人默默无名,直至一万年前大盘王朝开国皇帝盘啸地因缘巧合,修习到‘开天诀’第二层,成为天下第一人,推翻了六朝的统治,建立了大盘王朝。可惜的是自从盘啸地后,再也无人可以修成‘开天诀’,直至盘天大帝才成为万年来第二个习成‘开天诀’的人,虽然是第一层,但也已超越九品先天高手,近乎天下第一人,击败了其他各位皇子,成为当今皇帝,而盘荣却是当年自知无力竞争皇位,力举盘天,因此在血腥宫廷政变后,被打发至扬州做一个逍遥王爷!

  盘天道:“皇弟也要多多下功夫,修心养性,朕自修成‘开天诀’后,自感寿延数百年,朕可不想几百年后,孤零零的一个人啊!”

  盘荣笑道:“前段日子一个游方道士献上一部上古双xiu密典‘洞玄子三十六手’,臣弟正寻找炉鼎,努力修炼,改天进献皇兄好好研究下!”

  盘天大笑道:“好说好说!朕就在扬州和皇弟好好研究三个月!”转而向跪地下的众人道:“于世安,赐你良田百亩,安养天命,至于总督之位,由皇弟再推荐一个吧!”

  于世安冷汗湿透了衣裳,道:“多谢陛下!”

  盘天转而向李香君道:“香君受惊了,以后朕可保证,诸如此类的事情是再也不会发生了,推荐http://www.huijindi.com/皇弟你说是不是?”说而转向盘荣。

  盘荣笑道:“有皇兄做保,天下谁敢再骚扰香君小姐?香君小姐以后诸事可以高枕无忧了!”

  李香君微微站起身来,做了个万福,道:“奴家谢过皇上、王爷!为了答谢,奴家为皇上准备一首‘阳春白雪’,请君聆听!”

  琴弦一拨,万物知春,和风淡荡,琳琅之音响起……

 

极品书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书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言墨学堂|2018寒假少儿艺术班报名启动!!!

    关于我们言墨学堂是依托言墨堂成立的一家专业美育机构,紧临福州历史之源,文化之根的国家五A级风景区三坊七巷。学堂依托福建省花鸟画学会,汇聚省内一流书画家为顾问团队以及师资团队。近年来在艺术教育界、学员和家长当中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学堂提倡启发式教学,依托言墨堂独具特色的名家书画精品课件优势,一切以学员为中心,最大限度地激发学员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通过系统地艺术训练,不仅培养学员的艺术欣赏能力,书画临摹与创作能力,还能培养学员们的创新意识,增加学员的自信心,进而达到“变化气质,陶冶性灵”的美育目的。课程

  • 1米8粗犷男生,手执绣花连杨幂。但没人知道,他曾一直遭受众人质疑和嘲笑。

    传承东方文化,感受有魅力的东方美学来自于中国台湾的Rexy宋亚樵,是一个身长一米八的粗犷男生,如果单看他的外表,你可能怎么也猜不到他的职业。他有着一门非常卓绝的手工技艺,曾俘获过杨幂的芳心,使其身着一袭精致的黑色小礼服,优雅地出现在《芭莎珠宝》的杂志封面。他有着与做精细手工极不协调的外表,却藏了一颗无比细腻的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其实我真的是一位绣郎。”2017年11月份,这位终日手执绣花针的“绣郎”,代表其团队工作室在伦敦斩获刺绣届的“奥斯卡”奖——Hand&Lock奖金奖,引来众人一片羡慕的

  • 田沁鑫生命中的三部戏丨新京报年度艺术家

    采写:新京报田超新媒体编辑:田偲妮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投票在本周已经陆续结束,各大年度人气作品和新锐名单都已出炉,我们将在明天公布票选结果。今天我们将放出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年度艺术家的专访,今年当选年度艺术家的是:田沁鑫2017年,对田沁鑫来说,是值得记住的一年。这一年距她导演生涯处女作《断腕》首演,刚好20年;这一年她在上海突发胰腺炎,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一年她担任了乌镇戏剧节年度艺术总监,复排了青春版《狂飙》。2月8日这版《狂飙》将来到国家大剧院,开启“当代著名导演作品邀请展

  • 余秀华怒怼诗人食指:我的过错在于,在底层却偏偏高昂着头

    澎湃新闻记者徐萧余秀华1月13日,“朦胧诗鼻祖”、老诗人食指在《在北师大课堂讲诗》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视频被曝光。在这段视频里,食指批评余秀华说:“看过余秀华的一个视频,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提都不提,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这不可怕吗?评论界把她捧红是什么意思?评论界的严肃呢?我很担心。今天严肃地谈这个问题,是强调对历史负责。不对历史负责,就会被历史嘲弄,成

  • 【醒言】读懂淡定,才算读懂人生

    每天早晨一醒来,刘忠先生就会写下一句早安寄语,告诉亲朋好友,有意义的一天又开始了,真可谓日日是好日。片言只语中,充满着人生感悟;短短数句里,寄托着励志方向。这一写,就是四年,渐渐地在朋友圈中传颂着这些话语。现在,《禅艺会》把它们整理在一起,分享给读者,每周发布一次,敬请期待。读懂了淡定,才算读懂了人生。生活的主题,就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少了弯路,也就错过了风景。努力的意义:不要当父母需要你时,除了泪水,一无所有。不要当孩子需要你时,除了惭愧一无所有。不要当自己回首过去,除了蹉跎,一无所有。做人,

  • 【禅溪】灵山深处 拈花遗风

    灵山一会自鸡足山回来日久,竟不能提笔写下任何关于它的文字。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触及我所感受到的鸡足山的深远静寂,我如一个失语的人,独自沉入内心的空寂虚落。我和林自大理冒雨乘车入鸡足山,近百里的路程,我俩一路沉默。同车的人亦如此,大家一致向窗外,望着连绵不绝的群山,山势低缓圆润。山村的房子排在坝子间的平地上,如釜底简易的料理,单调,平静。云气在山峰簇拥着,缠绵无尽,如一袭苍灰的袈裟,笼罩着无边的翠微。山路愈来愈陡,山路两边也不再空阔,满目青山遮望眼,这是进入鸡足山了。鸡足山位于云贵高原滇西北宾川县境内

  • 【庭院】枯山水里的禅宗美学

    日本·和歌山县金刚峰寺枯山水日本是一个庭园模式繁多,且数量惊人的国度。在那里,有宏阔壮伟的皇家、贵族园林,也有气势恢宏的市立、国立公园,还有在有限的空间中构画、在模山范水中寻求情趣的私家庭园,以及追求人与天地交融、浑然合一的哲学境界,并借助自然山水来延展庭园的寺庙庭园。我国小说家、散文家郁达夫(1896-1945年)1913年赴日,1922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经济学部,在留日后就曾对日本庭园赞不绝口。他在《日本的文化生活》一文中写道:“日本人的庭园建筑,佛舍浮屠,又是一种精微简洁,能在单纯里装点

  • 四深交三远离

    1.志同道合之友人到中年,要懂得友不在多、志同为要,交不在频、相知为深的道理,身边有三两挚友即可。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不离不弃,管鲍之交。中年需要沉淀,沉淀自己,也沉淀友谊。2.雪中送炭之友人过中年,失意、低谷想必经历不少,雪中送炭之情更要懂得珍惜。不要忘记那个当初愿意伸手将你拔出泥潭、拉出低谷、陪你东山再起的人。记住:锦上添花世常有,雪中送炭情莫忘。3.敢于直言之友人人都喜欢被赞扬,但很难从他人口中知晓自己的不足和问题。人到中年,可能越来越听不进意见、听不得批评,却仍然无法避免犯错。所以,诤友

  • 淡之美 心之雅

    时光,漂白了记忆,时光也浓了心。寂静处,不惊不扰,或思或忆,往来或憧憬都沉淀在了一颗简约的心里。唱清远的歌,吟古老的诗,赏岁月的馨香与醉,所有美好的情怀宛如隽永的诗翩跹在心里。一书在手,聆听那些高贵灵魂的声音,心不由自主地谦逊和聚精会神,即使是读闲书,看到妙处,也会忍不住拍手叫绝。长久的读书使得心养成了恭敬的习惯,可以懂得世上可以为师的人很多,可以懂得生活中要具有洗耳倾听的姿态。淡,也许才是最深,最深的目光也许才是最真,最真的牵念也许才是最长久,长久的一份情感,表面上看似淡淡牵系,实际上是深深相

  • 《出麦田记》再版以及作者签名版售卖的告知

    从2011年《出麦田记》出版,已经过去了7个年头。如果以时间来算,我也算是一个文艺老年了。但是我像是过了七天。吴承恩《西游记》里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如今却是说时一天,回忆时一年。太快。不得不说,这本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当然,这改变是好是坏,尚不能盖棺定论,或许盖馆那天尚不能定论,最起码,它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是商品时代,是和一帮商人谈艺术的时代,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很多懂艺术的人,即便我不是艺术,但是也希望很多人去懂我,搞艺术。《出麦田记》出版以后,加印了几次,至于所得的稿费,以前我专门写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