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浮生若梦13章(第十二章  顾虑渐消)

2017/11/4 6:42: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浮生若梦
第十二章  顾虑渐消

应珙虽感疑惑,却还是笑着说道:“珙儿当然明白。汇金地 表姐虽是郡主,深得太后喜爱,可今日对待珙儿却是万般照顾,一点架子都没有摆。 表姐如此热情,珙儿怎么会不自在呢!”

谢雪臣十分感动,鼻子一酸,眼眶泛红,“自我九岁成为温硕郡主,许多以前来往甚密的好朋友都不愿和我来往了,想必是忌惮我了吧。就算偶而有友人上门,她们都对我毕恭毕敬,全然没有朋友之间的亲近,也就只有表妹你愿意与我推心置腹了。”

应珙淡然一笑,第一次明白,当一个人总是被他人戒备的时候,难得遇上一个真心靠近的人是多么温暖。她微笑着道:“表姐不要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珙儿吗?”

谢雪臣破涕为笑:“对对对!是有礼物呢!来,表姐给你看!”

谢雪臣几乎是小跑着,拉着应珙到了暖阁。谢雪臣从紫檀木制作的高柜子中拿出了一个锦盒,激动地呈给了应珙。推荐huijindi.com应珙回给了她一个甜美的笑容,随后轻轻打开了锦盒。

色泽柔润,通透无瑕,锦盒里面的竟然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应珙微微惊讶出声,抬头疑惑地望着谢雪臣。

谢雪臣却不以为意地道:“表妹不用如此吃惊,谢家既然是送礼,自然不会送些普通的。 表妹不要觉得贵重不收,这个是表姐代表谢家上下送给你的。我们很少见你,但心中时时刻刻都记得有你这个表妹。只不过我们不知道你喜欢些什么,讨厌些什么,只好送你一块未经雕琢的白玉,希望你知道谢家人心中有你。”

应珙感动得眼泛泪光,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去感谢谢雪臣好。版权http://www.huijindi.com/谢雪臣却话锋一转,似乎有帮她解围的意味,“好了,表妹。 表姐给你看看太后给我的一些精致玩意吧……”

玩乐的时光过得特别快,不久之后,晚膳的时辰到了。

谢家上下很是团结,少有嫡庶之争。谢裘的长子谢丛只有一位妻子,夫妻和睦,子女孝顺。二子谢尊的原配董氏因为身体虚弱不适合怀孕,于是董氏为谢尊娶了一位妾侍王氏,谢雪艺与谢辕便是王氏所出。然而董氏与王氏和睦相处,情同姐妹,董氏更是把雪艺姐弟当做亲生的孩子对待。这样团结和睦的家庭是贵族里面十分难得的。浮生若梦13章(第十二章  顾虑渐消)

因为大哥谢丛常年在任上,谢家当家一位就由谢尊担任,董氏更是作为当家夫人。这几年,谢家上下事务都是井井有条,合情合理,谢家每一文钱都是用在对的地方。谢家的人全都不开私灶,就是要让家人之间一起吃饭,增添凝聚力。

这一晚,董氏知道自己的小姑和外甥女来了,自己特意到半山腰上的耕地去亲自挑选食材,所以才错过了上午与谢薇母女的碰面。

晚膳都已经准备好了,董氏派下人把谢家的人逐个逐个叫到饭厅里面去。人还没有到齐,谢尊也从商店里回来了。

谢薇在房间中整理好了衣冠,携应珙双双来到饭厅。网站huijindi.com一见到谢尊,谢薇难以自抑地喊道:“二哥!”

谢尊一听,身体一震,不胜欢喜道:“妹妹!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兄妹俩又激动地说了好一会儿话才肯落座。谢雪臣笑道:“今天真是高兴,难得姑姑带着表妹到谢家来了!表妹荣升婉美人,二叔又刚刚谈好一笔大生意,我们谢家真是双喜临门呢!”

董氏微笑着接过她的话:“难得我们一家人今日聚首了,各位定要开怀品尝!”又朝谢薇和应珙道:“二嫂记得妹妹爱喝山药茯苓乳鸽汤,这些食材都是今日二嫂亲自去挑选的。”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只不过……舅母不清楚珙儿的口味如何,只准备了一些清淡小炒,希望珙儿喜欢吧。”

谢薇发自内心的笑浮现在脸上久久消散不去。应珙回答董氏道:“珙儿多谢舅母疼爱。”

席间,谢雪臣又开始与谢轲打趣起来,谢薇与谢尊也畅谈甚欢。应珙看到今天的一幕幕,暖在心头,无论世事如何变幻莫测,只要有家人在身边陪伴着就不会孤单无助。汇金地她想着,要是父亲与哥哥也在就好了。

用过晚膳之后,谢尊见几个年轻人年龄相仿,于是提议谢雪臣与谢轲带着应珙明早一起去浯河游船赏花。谢雪艺与谢辕姐弟俩自然也嚷着要一起去。

应珙用眼神询问着谢薇,谢薇却道:“明日娘与你二舅舅和二舅母要在一起说话,珙儿若想去便去吧!”言下之意是将决定权交予应珙了。

应珙此时却犹豫了。阮祺萱见她面有难色,想到她可能是还没有与谢雪臣他们完全亲近,所以仍然有些腼腆,但这次谢薇显然是有意锻炼应珙。于是她低声地在应珙耳边劝说道:“珙儿,想去就去吧。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需要顾虑太多的。”

应珙听后一愣,最终下定决心道:“好吧,那明天一早珙儿就跟着表哥表姐去游河。”

谢雪臣高兴地对她点了点头。方才她注意到应珙的面上略有尴尬之色,可是阮祺萱跟她耳语了几句,应珙就舒展眉头,答应了他们的邀请。不知道为什么,谢雪臣心里总觉得这个婢女绝非池中之物。

天色已经全黑了,谢薇和应珙回到自己的厢房准备就寝。应珙朝谢薇福身后正准备离开,谢薇叫住了她:“珙儿,先来陪母亲说说话。”

“珙儿,今日过得还高兴吗?”谢薇握着应珙的手,关切地问道。

应珙粲然一笑,笑容甜美,“母亲,珙儿与舅舅,表姐他们相处得很好。”

“那就好……”谢薇不断地点头,又向应珙说道,眼里有几分不易察觉的心疼,“珙儿,你从小到大,一切事情都是由母亲替你安排好。母亲也不知道这样对你到底是好是坏……但是母亲只希望你平安快乐。未来的路途,母亲不可能在你身边看着你了,你要懂得自己为自己打算,好好照顾自己……”

应珙垂眸,想要稍微遮掩一下自己的情绪,“母亲,其实珙儿明白母亲的苦心。人生数十载,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珙儿总是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的。”

谢薇只是苦笑。

应珙继续说道:“自从珙儿从皇宫里回来,父亲和母亲,还有哥哥和姐姐就一直担心着珙儿,珙儿实在不孝。进宫一事珙儿已经释怀,世间虽险恶,但类似的事情未必是会终日发生的。皇宫里面都是戒备森严的,又有上次的景锐侯这样智破奇案的能人,必定不会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谢薇拍了拍她的手,微笑道:“你若是真是想通便好……”

方才阮祺萱见谢薇招了应珙说话,想到可能是母女俩之间说的体己话,自己在旁边听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便回避了。谢薇看了,也没有劝留。

谢雪臣很贴心地派了六个丫头来伺候。谢家上下只有谢裘和谢尊、董氏三人知道阮祺萱的真实身份,所以在厢房范围之内,阮祺萱还是不能露出半点马脚。倒不是说不想让谢雪臣他们知道,只是这样的事情总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阮祺萱一个人低眉顺目地走回到应珙的房里去等她,一路上谢雪臣派来的婢女都朝她微笑着打招呼,她也都一一微笑回应。

她刚在房里收拾了一下应珙与自己的衣衫,应珙就回来了,神色轻松,想必已经释怀了之前的不快吧。

第二日,应珙早早就起来了。她与阮祺萱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谢府的大厅,谢雪臣与谢轲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了。

“还是表妹有分寸,这样早就到了。雪艺和辕儿姐弟两个估计还没起来呢!”谢轲没好气地说道,神情上却是宠溺之色。

经过昨晚一夜,应珙给自己不断打气,现在已经大胆了不少了。她鼓起勇气柔柔地说道:“雪艺他们年纪还小,自然会贪睡一点的……”

话音刚落,大厅那头就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谢雪艺和谢辕蹦蹦跳跳地出现了。谢雪艺虽然已是十二岁,可以说已经是大孩子了,可是还是非常地贪玩。

谢雪艺牵着弟弟谢辕蹦跳着到了应珙他们面前,两个人甜甜地叫人:“二哥、长姐、表姐早上好!”

谢雪臣被他们假正经的样子逗笑了,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她拍拍两人的头道:“好了,咱们出发吧!”

伴随着谢雪艺和谢辕的欢呼声,五个人带着各自的随从婢女出了大门,向着浯河游船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几个人经过了好几个小市集,谢雪艺和谢辕高兴地转来转去,差点连谢轲都抓不住他们,足足耽误了半个时辰。沿途的年轻小姐见到风度翩翩的谢轲走在街头,都纷纷投来爱慕的目光。

应珙更是大开眼界,市集上的各种精致的小首饰、巧手制出的糖人和糕点,引得应珙不禁惊呼出声。

阮祺萱见到应珙惊喜的样子,笑着对她说道:“这些商贩买的货物,虽然大部分都只是仿造品,价格亲民,但是确实款式别致,在大街上显得琳琅满目的,就是看着也高兴。”

应珙笑着重重地点头,心情一下子雀跃起来了。

继续走了几里路,几个人来到谢轲事先租好的游船边,不疾不徐地迈步上了游船。

游船上预备了许多应季的水果还有精美的糕点,应珙见到那些糕点卖相精致独特,与二舅母昨晚亲手所做的很是相似。想必也是二舅母所准备好,让他们这些表兄妹一起吃的吧。

船渐渐地驶动了,浯河两岸的美景瞬间尽收眼底。

“今日这么热闹,不如我们来玩成语接龙的游戏吧!接不上的人就表演才艺给大家助助兴!”谢轲爽朗而笑,高兴地提议道。

谢雪艺却扁起嘴来,嗔道:“二哥这不是欺负我们吗?!二哥你精通诗词歌赋,我跟弟弟年龄还小,哪里能玩得过你呀!”

谢雪臣也开腔“欺负”起谢雪艺来:“看吧,叫你好好听先生的话学习,自己不肯学,现在技不如人,就怪不得二哥啦!”

应珙看他们挤兑谢雪艺那么开心,自己插上一嘴帮着谢雪艺道:“雪艺别怕,表姐与你一起对付他们!”

然而谢辕怀疑地望了望自己的姐姐谢雪艺,又望了望对着他似笑非笑的谢轲,一张小脸微微皱着眉头。他伸出手扑向谢雪臣的怀里撒娇道:“我要跟大姐和二哥一组,姐姐太不可靠啦!”

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应珙也忍俊不禁。

这一句话激起了谢雪艺的斗志,她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大喊道:“弟弟你怎么可以不相信你姐姐我呢!好啊,要比就比,我谢雪艺还怕你们不成!反正珙表姐是站在我这边的!”

谢轲笑个不停,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数了数人数,说道:“咦?我们这边有三个人,可是雪艺只有两个人埃好吧,雪艺,你可以再选一个人,免得你回去跟祖父告状说我们欺负你!”

谢雪臣略有深意地看了看阮祺萱一眼,笑着跟众人说道:“不如这样吧,听说祺萱姑娘是姑父重金聘请的助手,才能出众,也算是一位贵客了。姑娘既然来了谢家,就是我们谢家的客人。不知姑娘是否赏脸一起玩这个游戏呢?”

谢雪臣经过昨日一整日的留心观察,她总觉得阮祺萱身份并不止能干的助手那么简单。姑姑谢薇和表妹应珙都无意中表现出对她的看重,甚至常常询问她的意见。若是说应珙这样还算情有可原,但是老练如姑姑也这样重视一个下人,这就真的有些蹊跷了。

成语接龙这个游戏虽然看似简单,但对游戏者的知识内涵要求甚高。借这个游戏,说不定还能探到阮祺萱的真正内涵。

阮祺萱始料未及,一时语塞。她看向应珙,应珙也向她说道:“祺萱,一起来玩吧!”

谢雪艺也兴奋地邀请道:“是啊,祺萱姐姐,来帮帮雪艺吧!”

他们盛情相邀,阮祺萱不好拒绝,只好落座礼貌说道:“各位小姐公子不嫌弃,祺萱自然不会拒绝。”

几个回合下来,谢轲和谢雪艺两边可以说是打成平手。阮祺萱总是在谢雪艺和应珙才思枯竭的时候,及时对上谢轲给出的成语,力挽狂澜。其余时候都是让谢雪艺和应珙去接。

谢雪臣与谢轲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都看出了同样的眼神——震惊与疑惑。

谢轲常常与几个弟妹玩这个游戏,可以说这么多年都是他大获全胜,从来没有遇到今日棋逢敌手的局面。阮祺萱总在关键时刻,在谢轲那方以为将要胜利的一刻,顺利接上自己给出的成语,却故意地将下一个成语出的更难。

谢雪臣原来只是怀疑阮祺萱的身份,到了现在她更加肯定阮祺萱大有来头。试问,若是她真的如她所说,是一个身世飘零的女子,又是怎么会有这样广博的学识?

注意到了谢雪臣和谢轲骤变的脸色,阮祺萱猛然回过神来。这时候谢轲再次出题,阮祺萱发现,这次谢轲的题隐约提高了难度。

应珙皱起柳眉,以手抵住下巴细细想着如何对答。谢雪艺也有模有样地思考起来,但终究还是毫无头绪。

阮祺萱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对方增加难度有可能是在故意试探。于是她也做出思考状,苦苦思索着。

谢雪臣正想再多等待一下阮祺萱的答案,岂料九岁的谢辕根本没有察觉这些异样的气氛,见姐姐回答不出来,高兴地大喊:“太好了,姐姐答不出来,我们赢了!”

谢雪艺小脸羞得通红,她气不过,跑上前去捏谢辕的脸蛋。但是谢辕见来者不善,撒腿就跑。两人又开始追追打打起来,船舱里的气氛才稍微缓和了下来。

这日午后,应珙正在房间里精心包装给谢雪臣的回礼。

昨天谢雪臣送的羊脂白玉情意深重,应珙觉得应该好好答谢人家。于是应珙偷偷派人送信到应家,让应齐派人送来了她一直很钟爱的红玛瑙手钏和红珍珠,并自己亲手将它包装好。

阮祺萱坐在应珙的身边看着她包裹着两件珍宝,微笑着。

很快,应珙就细心地将礼物包裹好了,她开心地对阮祺萱说道:“祺萱,我们去见一见雪臣表姐吧。”

两人刚刚走出房间,便看到了谢薇笑盈盈地走来,“珙儿,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应珙对两件礼物珍爱不已,一直把它们揣在怀中,就连阮祺萱想要帮她拿过她也谢绝了。她温柔地笑说:“娘,珙儿准备了一些回礼,正要拿去送与雪臣表姐呢。”

谢薇却有点为难地道:“现在就要去吗?你外祖父还想见见你呢……”

应珙笑容凝固在脸上,面容变得为难,“这样碍…”

浮生若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浮生若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目录预览:第3章两个小时足够了第4章开什么玩笑第5章怎么,看不习惯第3章两个小时足够了现在她死了,再也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在豪华游轮上和尹凌澈发生关系的是她。顾雪涵坐在化妆间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婚纱,白皙的皮肤趁着雪白的婚纱更是娇艳无比,盘起的长发上面镶着一颗颗明晃晃的钻石更是光彩夺目。她倒要看看今晚谁还能比她更加耀眼。正在化妆镜前整理着胸口前那华丽的钻石项链,就听到化妆间的门被人敲响了。“请进。”顾雪涵挥了挥手,打发

  •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目录预览:第3章大闹冥王府第4章有洁癖的冥王第5章王爷照样骂第3章大闹冥王府“公……公主?”脸色苍白,嘴角流血的扇坠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望着这一幕,也整个的吓呆了。凤青璃眸色冷暗,俏脸含煞,周身笼罩着一层说不出的霸气,让那些想要冲上前捉拿她的侍卫也一下子愣住。“还愣着干什么?这小贱人打了戴妃娘娘呢!”有一个圆脸妇人尖叫起来。那些侍卫冲上前来,十几把剑砍向凤青璃,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扇坠惊叫起来。凤青璃眸色一暗,强忍着浑身

  • 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目录预览:第3章芙蓉第4章强化第5章秀色可餐第3章芙蓉“王六!”芙蓉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声那男人,脚步开始不由自主的后移,“你们三个快上前看看他怎么了。”话音落了一会儿,身后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芙蓉惊恐的僵硬的侧眸,隐约看到右边的男人身上也有一条蓝色的光在盘绕。“鬼啊!有鬼!”这下芙蓉就把持不住了,尖叫着转身就要逃走,可刚刚迈出一步,腰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样,根本不受控制的就朝着后面飞去,然后重重的砸在满是苔藓的

  • 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目录预览:第3章融骨的初恋第4章当年的真相第5章夺权第3章融骨的初恋国际商业犯罪调查部,审讯员毕恭毕敬的端过咖啡,“夜总裁,对不起!这新闻一曝光,我们也只能请你回来走个程序,喝杯咖啡了!”夜莫寒的太阳穴跳痛了一下,国际商业犯罪调查部早就想抓约克,可是约克每一笔恶意吞并都做到让人找不到任何把柄。商业犯罪调查的首长找到他,希望他能协助他们找到约克的证据。他也在查约克,约克不但牵扯着5年前的事,而且约克的手已经伸到了H国,触及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目录预览:第3章知恩图报第4章要对你更严厉第5章支票第3章知恩图报“喂!你怎么变流氓了?”以前的颜锦辰可没这样直接。“你不是没结婚吗?我对你流氓碍着谁了?你可别忘了,是我把你养大的,你的良心呢?就不知道知恩图报吗?”凌安雅发现了,颜锦辰不仅变得流氓了,还霸道了!以前的翩翩公子,现在变成了霸道流氓。倒抽了一口冷气,想推开他,不然这样很不舒服。“颜锦辰,我会报答你的,但不是现在!等我有钱了……”“钱?你认为你能还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目录预览:第3章不能负责就别生第4章她,不屑于嫁他第5章他们真的要去领证么第3章不能负责就别生乔以恩轻轻地闭了闭眼睛,努力地想平复自己的心,却怎么也办不到。也许是因为白予熙那双黑亮懂事的眸子总在她眼前晃荡,也许是那一刻读懂了他眼底的无可奈何,也许是感同身受?不能负责就别生?白季寒的脸刷地白了,活了二十八年,还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好,很好,这个女人了不起!“我马上赶过去。”听到对方的保证,乔以恩将手机

  • 万佛之祖,福在眼前,福在心中

    中国人大多信佛向来喜爱将佛像雕刻于玉石上作为配饰认为可保平安,静心对于佛像的雕刻不是普通的材料能做到的无论是选材还是工艺要求都较高用南红来做佛像雕刻再合适不过宁静清雅,清理脱俗不问世俗,不惹尘埃西家·如来如来释迦牟尼佛的三身之一表示绝对真理的佛身是密教最根本的本尊在金刚界与胎藏界两部密教大法中都是法身如来,是法界体性自身是实相所现的根本佛陀万佛之祖,寓意福,福在眼前,福在心中保持一颗宁静的心,质朴无瑕回归本真,这便是参透人生,便是禅禅悟是一种感觉,一种境界是一种身心达到的状态一块如同顽石一般的璞

  • 中国最有年味儿的地方,我准备去第10个,你呢?

    腊月已至,年味渐浓然而身处在热闹的都市却越来越没有了过年的感觉红灯笼、炮竹声、新衣服……好像永远停留在了儿时的记忆当中年味都去哪儿了?当我们在感叹传统习俗逐渐消失的时候其实,有一些地方依然保留着最传统最热烈的迎新年方式在那里,还有着最浓郁的年味by图虫@笨像像01四川阆中古城春节发源地的地道年味阆中是四大古城之一,同时还是“春节的发源地”,想体验最地道的年味,不如到春节之源走一趟。by蚂蜂窝@思言LIU行走在春节时的阆中,川戏、皮影次第上演,狮灯、龙灯走街串户,锣鼓声中,历史的脉动就这样在你的身

  • 空港经济区“学习贯彻十九大 翰墨描绘中国梦”书画展

    为活跃宣传学习十九大的氛围,弘扬中华书画文化,进一步推动校园文化艺术的蓬勃发展,鼓舞广大师生发挥自身潜力,促进校园全面发展,在2018年元旦期间,共青团空港经济区委员会联合空港经济区关工委、渔湖中学举办了为期六天的“学习贯彻十九大翰墨描绘中国梦”书画展。该书画展共展出水粉、素描、国画、书法等作品126幅,评出一等奖作品1幅、二等奖作品2幅、三等奖作品3幅,优秀作品若干幅。切实为师生提供了一个真正展示自我风采的舞台,激发了青少年学生的青春活力和集体凝聚力,加强了其对文化艺术的了解,提高了其书画绘画

  • 有“老家”的人是幸福的......

    除夕(2月15日)火车票开售,多地热门车次被秒抢而空。有人说,乡愁就是一张薄薄的车票。纵使一票难求,舟车劳顿,没有什么挡得住回家的路。正是在进站口、出站口的穿梭间,我们与身边的世界一起渐渐改变。因为离乡,我们长大。因为回乡,我们更好地懂得故乡。又到农历年序更替时,城里总有一大群人要将“回家过年”当作一件大事盘算一番、准备一番。每到这个时候,或许他们总会想起某个遥远的偏僻山村或水乡小镇,想起那儿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老家”。也只有到这个时候,人们也才发现,那些身后有一个“老家”的人是幸福的,也是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