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长安才子风流14章

2017/11/4 10:07: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长安才子风流

第14章 花开堪折

贞观大唐的亲王府,人员建制都是有严格规定的。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亲王以下最大的官员是从三品的王傅,相当于亲王的老师,一般由朝堂大员兼任,平常并不在亲王府里就职办事。再往下来就是统领亲王府众官将的长史和司马,另有掾、属、记室参军、主薄等数十文官。而亲王府的私兵一般有近千人,由正副典军统领,下面依次还有校尉、旅帅队正等武官。

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秦慕白这个七品东阁祭酒不仅官职低微,而且职能可有可无,简直可以算是一个吃闲饭的微末小官儿。也就难怪连守门的区区七品校尉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值管辰时点卯的是吴王府司马,姓周,五十余岁的一个老头,总是一副睡眼惺忪满不在乎的神情。汇金地看着每个王府官员在册子上画了圈,打着哈欠就走了。也没有招呼新来的秦慕白,给他安排职事或是别的什么。

秦慕白自己找到了东阁祭酒的办公室,亮出官凭告身,倒是有三个手下过来迎接。一个官厨房供宴和采购,一个管府里的乐工和伎子优伶,还有一个专管乐器和厨具桌椅等物。

东阁祭酒,这实在是一个无聊得不能再无聊、多余得不能再多余的官了。

秦慕白吩咐手下人等各自去办事,暗自摇了摇头。

找李恪去。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吴王仍在酣睡,守寝卫士非但不给通报,还将秦慕白轰得远远的,在园外等候。

初来乍来,秦慕白也不着急。耐心在园外等了许久,方才见到吴王寝门打开,走出两名妇人,在婢女的陪伺下走了出来。

想来是昨夜给李恪侍寝了的王府孺人。看这两个妇人姿色都还不错身裁也算漫妙,李恪这厮倒是懂得享受。

“碍…哈!”李恪扯着哈欠伸着懒腰从房里走出,眼神倒是好,一眼瞅到了园外的秦慕白,哈哈大笑:“哈哈,慕白今日来了,还不快进厅里坐下叙话!”

“自当从命。”秦慕白拱手微笑,走了过去。来自http://www.huijindi.com/李恪哈哈的大笑上前来拉他的手,突然脸一板,对门口侍卫喝道:“今后不可对秦祭酒怠慢无理!”

“末将遵命。”将校卒子们一起抱拳应诺,看向秦慕白的眼神都变了。

“慕白你总算拿到告身了么?哈哈,本王整日闷在府里都快要闷死了,你来了便好,可有个说话的人了。”李恪看似着实兴奋,都不给秦慕白说话的机会,连珠炮似的说了一通又拍起手,“来人,上茶!”

一队丫环婢子鱼贯而入,在厅中摆下若干器具,秦慕白可不认得几样。金色的镂空小炉鼎,如同药辗的玉质辗子,如巴掌般大的金龟,细链相连的细长银筷子……唯独认识那套青纹绿瓷的托盏茶具。

这便是要喝茶,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怎么连茶叶也不见?“慕白,怎么没把四妹带来?”不等秦慕白开口,李恪倒是开门见山了。

秦慕白笑了笑:“敢情今日这茶,还喝不成了?”

“咳……小王可不是那个意思。原文http://www.huijindi.com/唔,四妹她一向是最喜欢喝茶的。”李恪自嘲的笑了笑,搓搓手,说道,“安州带来的碧润明月,好茶啊!一等贡品。四妹肯定喜欢。”

正说着,两名面如桃花体态窈窕的美姬,娉婷的施过礼后在那一堆茶具前跪坐下来。一名宦官用精致的铜铲弄来一堆燃烧正旺的木炭,用银筷子一块块夹来放入了那个金色小炉鼎中。两名美姬各自玉手轻扬,将一个盛水的小瓷瓮放入火炉炖上,另一人揭开金龟顶盖,取出一片清香茶饼,放在玉质的辗子中细细的研磨开来。

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极致优雅与柔美。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这便是大唐贵族间游行的精湛茶艺和高档茶具了。且不说这茶叶有多珍贵,就是这一双用来夹炭火的银筷子,也都是精致美仑必然价值不菲。

“会享受。”秦慕白笑道。

李恪呵呵一笑:“我现在除了享受,还能做什么呢?父皇命我闭门自省,什么也不能干。”

“在王府后院骑骑马射射箭总该是可以。”

“当然。”李恪拍了一下巴掌,“府里将校的箭术实在是平庸,你来了我便是有了伴档和对手。喝完茶,后院骑射去!”

“乐意奉陪。”秦慕白应了声,心里却在琢磨:要找个适当的时机,让他给我换个职事来做,最好是武官,哪怕低阶一点也没什么。像东阁祭酒这样的闲散无聊官,真是有够闷的。箭术才是我的本职,出身将门才是我的标签,鬼才乐意做什么招待所管理员!

一顿茶喝了足有一个时辰,大唐茶道可谓博大精深,秦慕白也算是体验了一回。且不说泡茶是个极为讲究和精致的工夫,就连喝的过程当中学问也是极多。

若干年后东瀛倭国的使臣来大唐学去了这门技艺的一点皮毛去,从此便成了他们自诩以夸的“茶道”。

王府里的大小典将校官,都被李恪一起叫到了后院马球靶常大唐贵族王侯之间流行这样的箭艺比试,蔚然成风。但凡箭艺出众者,总有一股傲立于人群的优越感。

“今日就比射红心。”李恪宣布规则,“一人一靶十枚箭,谁中的红心最多,算谁胜。优胜者三名各赏绢一匹,最后三名罚酒水三杯。开始。”

说罢,李恪最先走上前,拈弓射箭连发十株,中了九个红星。四周一片叫好声。箭术的确不错,看来外界传闻的李恪武艺出众,并不假。

一群王府军校围在一起谈笑议论,相继前去射箭。水平参差不齐,最好的也就中了六个红星,整体水平的确平庸。

秦慕白一眼就瞅中了之前在吴王府门口拦住他的那个范校尉。看他施射,中了六个红星,还引得一片叫好。他也一脸沾沾自喜之色,想来在众将校当中一向还算是拔尖的。

“这个王府校尉,倒是容易当。”秦慕白不经意的说了一句,刚好让不远处的李恪听到。

“嗯?慕白这话什么意思?”李恪闻言会心的一笑,“你好似不太乐意当这个东阁祭酒?”

“臣下可没这么想。”秦慕白笑了一笑,提着弓走上前去。那些将校们狐疑的看着秦慕白私下议论。

“新来的?很面生。”

“这不是那个弹琵琶的东阁祭酒吗,难不成也会射箭?”

就在这片议论声中,秦慕白快手射完了十支箭。

中了八个红星,仅比李恪少一个。

一片惊叹!

“真是看不出来啊!弹琵琶的也这么能射箭!”

“不愧是将门虎子啊,啧啧!”

李恪在一旁微笑,拍了拍手:“都过来。 本王先给诸位引见。这位就是翼国公秦叔宝的三公子,新上任的东阁祭酒——秦慕白。”

李恪顿了一顿:“本王的挚交好友。”

众将校一起变了脸色,整齐的抱拳行揖:“见过秦祭酒。”

“嗯。 本王刚才可是听见了你们的议论。既然是将门虎子,又有这等精湛的箭术武艺,做一个东阁祭酒实在是屈才。”李恪悠然的对那范校尉勾了勾手指,“你,出列。”

“末将在。”范校尉甚感意外的站了出来,有点惶恐的抱拳而拜,心里隐约有点不妙的感觉。

“你去做那个东阁祭酒,秦慕白来接替你的内帐校尉之职。你们俩,换换。”李恪轻描淡写道。

“啊?……”范校尉当场呆了。

“你有意见?”李恪对他凝眉而视,范校尉脸一白,慌忙抱拳拜倒:“末将……哦不,卑职谢殿下恩典!”

“谢殿下。”秦慕白拱手谢过,和李恪相视一笑,二人心照不宣。

这个李恪,还真是心细如发,而且挺仗义的。带兵,可比带一群厨子乐工有趣多了。大唐尚武而且重视军功,军人的地位可不是优伶伎工的头儿能比的。

不过是李恪的一句话,范校尉就从一个威风的亲王府校尉,变成了闲淡得可以的东阁祭酒,心里那憋屈就甭提了。可李恪的话在这亲王府里就是金科玉律,再加上秦慕白可是李恪的“挚交好友”,他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悔只悔今天早上,怎么没来由的就怠慢了这个秦慕白?该死的……范校尉偷瞟了秦慕白几眼,眼神颇有几分怨妇似的幽恨。其他的将校瞬间对秦慕白刮目相看——虽然他现在仍是个七品的官儿品阶没有半分改变,可在众人的心目中,那地位斗然就拔高了万丈之高,哪里还是他们这些寻常俗吏能比的。

比箭结束,众将校依次散去,秦慕白呵呵的笑着对李恪拱手:“多谢。”

“多大点事,有什么好谢的?”李恪轻松的一笑,“当初把你请来做这个东阁祭酒,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样的官职根本不适合你的身份。这王府里的属官嘛,不超过五品以上的都能我自己说了算。七品校尉先干着,过段时间,再提拔你做五品典军,王府上下八百士兵全由你统领。秦叔宝的儿子来了不领兵,说出去外人也都要笑话我嫉贤妒能不会用人。”

“那我只能多谢了。不过,还是等我做出点功劳成绩再说,否则难以服众。”秦慕白笑道。他心里也清楚,李恪这么做或许是有点顾念旧情,但更多的其实是在向秦叔宝示好,主要目的是对准秦霜儿而去的。

若是靠着这么点裙带关系攀爬上位,虽然轻松,但显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万一秦叔宝仍是不允这门婚事,自己便显得更加尴尬了。

李恪的过分热情和特殊照顾,反倒让秦慕白感觉到一丝不适。看来在吴王府为官,并非是什么长久之计,左右便难脱依靠裙带的尴尬之嫌。

“你我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啦!”李恪无所谓的笑了笑,拍拍秦慕白的肩膀朝前走。下人牵来两匹马,他潇洒利落的翻身上马,在马上笑道:“来,比比骑射。”

“恭敬不如从命。”秦慕白跳上马鞍坐定,二人各绰起一把骑兵用的角弓,策马奔腾开来。

相对于步兵用的长弓,角弓显得稍短,但是弓身更硬更结实,需要更大的膂力来施射。骑射,也向来就是箭艺中最难的一门。大唐军中,凡骑射出众者就编入越骑队,是最宝贵和最彪悍的队伍,是战斗中催城拔寨攻破敌垒的先锋利刃。

这就像现代社会里,会打篮球的虽然很多,可能灌篮的却是少数。

秦慕白和李恪,现在要比的就是灌篮。

箭术的底子虽然强于李恪不止一星半点,可秦慕白的骑射练的日子并不长。配合了骑术来施射,他还真比李恪强不了多少。就算是尽了全力,也就是与李恪射个不分上下。

“痛快!还是慕白这样的人,才配当本王的对手!”李恪骑在马上哈哈的大笑。秦慕白按马落在他旁边,正待说话,蓦然发现围墙边一团花绿的东西一闪,砰的一声落到了地上。

二人定眼一看,原来是一只彩色带花边缀丝的球儿。

“隔壁踢过来的,有人在玩蹴鞠?”李恪拍马上前捡起那个彩鞠,还放到鼻前闻了一闻,“有香味。女人踢的彩鞠。”

大唐玩蹴鞠的风格比较独树一帜,比的是谁踢得高踢得远。这不,一个彩球从隔壁院子里踢了过来。

这时,隔壁也果然响起了一片叽叽喳喳的女声。

“哎呀,踢过去了,怎么办?那可是吴王府耶!”

“谁去捡?谁去捡?”

“还捡呢,不被吴王怪罪就算幸运啦,希望这时候王府后院没人吧!”

李恪神秘兮兮的笑道:“慕白,你说我是该怪罪她们,还是一脚给她们踢回去,再或者,我们干脆过去和她们一起切磋球技呢?”

“这不用选了吧,你都把‘再或者’说得这么亲切了。”秦慕白不禁笑了起来。这个李恪,明摆着是个风流种子。

“好建议。走。”李恪二话不说,翻身就骑上了马准备要走。

“还好你的选项中没有‘翻墙过去’这一项。隔壁是哪户人家?”

“哪户人家不重要,我只记得那里住着几个漂亮的姐妹,艳名远播。”李恪满不在乎的拍马前行,“快走吧,让佳人久等可就大煞风景了。”

“说得好像人家跟你约好了似的……有才的人。跟我一样命犯桃花。”秦慕白勾起嘴角微笑,欣然拍马跟上。

花开堪折。

主动创造艳遇这样的事情,秦慕白一向比较感兴趣。这回倒好,还碰上李恪这样一个臭味相投而且实力强大的家伙。

长安才子风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长安才子风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争锋 13章(第五章2 得意招嫉)

    原标题:争锋13章(第五章2得意招嫉)小说书名:争锋第五章2得意招嫉说是慰问,其实也就是走走过场,跟大家寒暄握手一路道道辛苦也就结束了,但是在何满仓与高新民的脑海里,都是直到上车走人的时候还装满了乔东鸽曼妙的影子……乔东鸽在笑盈盈送走领导的时候并不知道,一张阴险的笑脸在她的身后慢慢绽开!那张脸属于郁郁不得志的王志刚!其实一直以来,这个满腔不满被压抑着的王志刚一直都没有熄灭过要整治乔东鸽的念头!因为他的一招不慎被这个小妮子捏在手里做牛做马苦干了一年,结果年终的时候所有的功劳都记在了乔东鸽的头上,仿

  •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13章(第13章  把孩子打了)

    原标题: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13章(第13章把孩子打了)小说名字: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第13章把孩子打了看着那些扩散的鲜血,叶安安愣住了。迟钝了好一阵,她才反应过来似的,捂住了小腹……为什么她会肚子疼,还流出那么多的鲜血?怀孕了?这个念头,叶安安根本想都不敢想。陆时铭同样也是一愣,随后动作比身体更快的一步跨过去,将叶安安从地上抱了起来。转身,大步冲下楼。小腹的疼痛,渐渐浓烈,视线一阵阵涌上黑雾,叶安安靠在陆时铭怀里,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醒过来时,仍旧是医院。床边,坐着满脸冰冷的沈沐雪,见叶安

  • 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13章(第十三章桥归桥,路归路)

    原标题: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13章(第十三章桥归桥,路归路)小说书名: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第十三章桥归桥,路归路小时候我妈骂我的时候,常常就拿食指点我的额头,十分的用力,弄的我现在都有心理阴影了,而宋轻语就学会了这点,想要点我的额头。我伸出手抓住她的手指头,警告她说:“我不是软柿子,不是你想捏就能捏的,看在你是我亲妹妹的份上,我才这么让着你,要是你还这么不知好歹,我不会让着你!”她听了只是冷哼一声,嘴角一勾,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她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等我放开她的时候,她忽然抓住我捏她

  • 情归夜色阑珊处13章(第13章 让我做陪练?)

    原标题:情归夜色阑珊处13章(第13章让我做陪练?)书名:情归夜色阑珊处第13章让我做陪练?如今想来,原来,在我往那条路上越走越远时,上帝不是不曾挽救过我,他至少派了两个人拉我,只是,我没有上岸。我不是卓老板什么人,他也不会无止境劝我,点到为止罢了。至于我听不听,则又是另一回事。“老板,今天晚上,我们在哪里?”我望着他,极慢的眨了下眼睛,长睫交错再分开的一瞬,有种时空的隔离感。是酒的作用。酒喝了不少,神经也有些迟钝。“你想在哪儿?我荤素不忌。”卓老板笑,他忽的又道,“在你们那地儿,你是酒量最差的

  • 许你余生多欢喜13章(第13章 错爱)

    原标题:许你余生多欢喜13章(第13章错爱)小说书名:许你余生多欢喜第13章错爱“证据要用心看,不是用眼用耳!”七月戚戚然地笑了下,又道,“可你,却习惯了用眼看用耳听,从来不用心。”“七月!”宋苒苒大叫一声,生怕七月说出什么来,急急道,“你别执迷不悟了,你坦白的话,我和妈妈还可以替你求情!”“不需要!”一直淡漠冷静的七月突然大吼了一句,满眸充斥着猩红,“我求你们现在就去告我!去告我!”“宋七月!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歇斯底里?”慕战北上前一步,伸手想要去夺七月手里的手术刀。七月后退一步,避开他的手,

  • 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13章(第十三章不配我的女人)

    原标题: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13章(第十三章不配我的女人)小说: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第十三章不配我的女人虽然这是早已知道的结果,苏默还是很开心的抱住了洛千许,这次不仅仅是赢了项目竞标,还是对复仇之路的开端性胜利。“哈哈,千许,我们赢了。”洛千许看着苏默笑如春风拂面,脸上的笑容柔情万千,紧紧回抱住苏默。莫君霆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齿,脸色阴沉,起身大步走到苏默的身旁。“洛总,恭喜啊。”莫君霆打断两人的对话,脸上笑着,眼神却寒冷到极致。苏默松开洛千许,脸上极为不悦,小手依然拉着洛千许的衣袖。“哈哈,莫

  • 尘埃落定负情深13章(第13章:别动,有点甜)

    原标题:尘埃落定负情深13章(第13章:别动,有点甜)书名:尘埃落定负情深第13章:别动,有点甜只是杨斌的那几个小弟像是打了鸡血般的兴奋,紧追不放,夏初一跑的双腿都发酸了还是没把人甩掉,更可气的是,现在的花城是十年前的花城,有些地方她早就忘记了,跑着跑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就在夏初一犹豫着要不要钻进前面的巷子,又担心自己跑到死胡同里的时候,半空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把她拽了进去,她看都没看清楚人就条件反射的抡起拳头朝那人砸了过去,谁知道对方反应很快,力气也很大另一只手抓住她要行凶的那只

  • 虐爱情如水13章(第13章 眼角膜)

    原标题:虐爱情如水13章(第13章眼角膜)小说名:虐爱情如水第13章眼角膜“沈知夏,你没听到我说的吗?你以为你还是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沈家大小姐吗?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坐过三年牢的杀人犯,只要走到街上就人人喊打,像个过街老鼠一样,你在我面前横什么横?”顾清然越说越激动,话语间,突然攥住了沈知夏的手,带着她往楼梯口摔去。“啊……”沈知夏以为顾清然是要将她推下楼梯,赶紧去抓住扶杆,可万万没想到“噗通”一声巨响,摔下楼梯的却是顾清然。楼道离宴会大厅很近,这样的剧烈声响,不可能没有人察觉。沈知夏怔愣在当地还

  • 爱情启蒙13章(大雨中的哭泣)

    原标题:爱情启蒙13章(大雨中的哭泣)小说名字:爱情启蒙大雨中的哭泣依瞳的眼泪掉下来,砸在颜洛辰的衬衫上,晕开成一大片花朵。她不知道自己会是害顾源的罪魁祸首,她不想这样。她只知道,她不能就这么让顾源不明不白地受到牵连,无论如何,她都要救他!颜洛辰微微推开了她一些,与依瞳直视,看见她褐色的眼眸里倒映着阴暗的自己,便抑制不住胸口的怒气。“莫依瞳,你竟然为了他求我?”狠狠地吻上依瞳的唇,力度之大让依瞳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大脑在一瞬间短路,一片空白。以前颜洛辰就算怎么欺负她,都不曾这样强吻过她,也不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13章(「013」近水楼台)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13章(「013」近水楼台)小说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13」近水楼台“林叔叔,出什么事了?”见林峰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唐小龙担忧地问道。林峰无奈地叹了口气:“唉……新区那边的市政建设工程出现了一些问题,我现在要马上赶回去召开一个紧急会议……我把雅思的住址给你,你就搬过去住吧,千万别跟林叔叔客气,我会通知那些佣人好好照顾你的。”说罢,林峰顺手写了一个地址,塞到唐小龙的手上,继而匆忙地钻进了轿车,扬长而去了。望着轿车消失在公路的尽头,唐小龙轻轻笑了笑,心说林叔叔一点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