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风云:精忠报国14章

2017/11/4 11:21:23 来源:网络 []

书名:风云:精忠报国

第十四章 平定方腊(二)

杭州,北关堰。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韩世忠亲自率领两千死士,埋伏在这里,只等方腊大军经过此地,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若能上天眷顾,一切按计划行事,可能活捉方腊贼首也不是什么意外,此次没有惊动其他人,就连先锋头阵的王渊也没有通知,但是王渊岂是这种大意之人,他很清楚自己这个下属的本事,只是一个武义郎,却不受重视,常常引来小人的排挤和妒忌,甚至埋没奇能,限制他的官职,韩世忠岂是池中之物,又那里是坐井观天的蛤蟆,这些外来的阻碍只会使他变得更加百折不挠,假以时日,必定大放异彩。

  他早下令随时注意着韩世忠一行人的动向,一有不按常理的举动,随时向自己汇报,这已经是王渊本人亲自经历的第三次出其不意了,自然深愔韩世忠的才能,不会墨守成规安心等待上面的命令,因为他是个天才,具备大将风范的洞察力,敏感力,以及善于用兵,不动声色地得知韩世忠带来两千人就离开自己的帐营,亲自也带来不足百人尾随其后,一来是怕他要有个好歹,自己后悔痛恨不已,朝廷又失一名栋梁之才;二来,是要亲自目睹韩世忠如何败敌,以少胜多的超凡本事和过人能力,好从中学习效仿,为日后派上大用。自己非常欣赏此人,就像刘延庆父子欣赏其人一样,自然不会放过与他接触的每次战役,这无疑对行伍出生的自己也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当然悄声跟着韩世忠不能让他知道自己,不然会以为自己还是童贯等奸邪之辈派来监视他一举一动的小人,难免说不明白,也不想韩世忠因为这点芥蒂而分心。

  韩世忠沉着地等候着方腊的到来,他几经打探,方腊今日会回他的老巢——睦州清溪一带,想不到这个动荡赵氏江山,叱咤风云的枭雄也玩起了,狡兔三窟的把戏,看来真是谨慎过于,让他变的就像惊弓之鸟,一有异常就逃之夭夭,藏头匿尾。

  等了半日,自己的耐心也倒承受的住,何况方腊是何许人也,自己心里清楚,像他这样的当然知道,朝廷此次派十万大军镇压扑灭,当然不敢正面硬拼,唯有躲躲藏藏,游弋乱串,蛰伏深居,才能自保。但是自己的手下兄弟都是些粗俗浮浅的汉子,趴在草丛里或者躲在树林里都沉不住气了,不是蚊虫叮咬,就是潮湿闷热,江南的天气大异于西北气候那样干燥风沙,很多都是自己同乡紧邻的年轻力壮之人,受不了这种潮湿闷热的天气,开始浮躁埋怨起来:“该死的鬼天气,还说江南有天堂之美,我今日算是领教了,这样下去我不得全身浮肿也会得麻风湿疹。而且蚊虫叮咬利害得紧,麻痒难当。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有人竟然大声骂将起来,引来一阵骚动,韩世忠的注意也是被其吸引,严肃地皱眉看了看身边的成闵,像是在说:“谁要再心浮气躁,扰乱军心,打乱计划者,军法严惩不殆。”董闵不敢忽视,潜身退后下去,在韩世忠等人身后声音严肃地训斥起来:“谁要是这点苦都吃不了,立马回去,少在这里给我添乱,如若不服军纪者就地重罚,决不轻饶。”这个声音就是法令,任谁也不敢不从,何况关系着自己两千人的生命,谁要是出岔,就视为通敌之嫌,这个罪名本可以就地正法,只是韩世忠仁慈爱戴自己的兵士,体会他们的感受,才不愿做此决定。片刻之间,没有任何声音和细微的举动再发出来,变得安静如昔,任风徐来,草动业响,管它虫鸣鸟啼,视若无物,一切恢复了没有任何人经过的迹象,只等方腊入瓮又等了大半个时辰,耳中终于传来阵阵铁蹄奔驰之声,韩世忠脸上那凝重的神色终于露出一丝欣喜,他作了个手势,让大家勿动,怕打草惊蛇惊扰了方腊吓得跑回杭州城龟缩不出,倒时候想抓他就难如登天了。

  李世辅、解元、刘宝等人脸上也是既兴奋又紧张,终于要与敌人打动干戈,痛快杀一场了,自然压抑不住心中的技痒,恨不得立即冲出去,但还是听为首韩世忠的指挥,不敢擅做主张贸然出击。只见一行人有五六千人之多,大打着旗号,浩浩汤汤地行走在下面的大道之上,并未多注意周遭的一举一动,为首的是个五六十岁的汉子,长得颇有气势,威武凛然,身着鎏金铠甲,地位在一行人之中大显华贵,可见此人的地位非同一般。

  韩世忠目光如炬,自然一眼就看出此人正是缉拿的首领方腊了,那身在众人之中就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息,让谁见了也会记住他的。网站http://www.huijindi.com/韩世忠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深知此人有过人之能,加上此时穷途末路,有异常的谨慎,万一到嘴的肥肉飞走,追悔莫及。

  方腊大张旗鼓地经过韩世忠埋伏的地点,当然不知道还有人伏击他的军队,放心大胆地朝着清溪帮源洞方向赶路,身边的是一位年纪三十左右的汉子,模样与方腊长有几分相似,都是五缕长须,颔下长及过胸,英明神武,身着紫金战甲,威风凛凛,但是一脸傲气,视天地万物于也无,如果没猜错此人正是方腊之子——方敖,传说此人好战嗜杀,是个勇猛惊人的大将,常常为其父征南荡北,立下不少汗马功劳,行不到此次居然护送方腊回老巢,可见对此事的重视程度不容轻视。方敖一副桀骜,问道:“父王,我们为何如此小心,大不了与童贯老二鱼死网破,十万大军我也不惧,正好祭我手中的刀。”说着,双手提着一柄大刀,跃跃欲试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找人比试一场方能消掉这种遗憾。

  方腊只是冷笑,不做回应,深知此子的秉性,并不理会。方敖还是手痒,撇嘴道:“父王,难道您真怕了童贯不成,他不过是个太监,仗着赵佶那狗贼耀武扬威,只要您一声令下,我立即举兵攻下东京,夺了他赵家的天下,想那赵匡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霸占后周天子皇位,两次杯酒释兵权,黄袍加身,才有了今日赵家的江山,他得了天下也是不择手段,害怕柴家向他要回江山皇位,竟将柴家后人杀得所剩无几,导致柴家陨落,父王大可也来个取而代之,再说赵佶不仁,朝政腐败,奸臣当道,祸乱苍生,我等杀进京城,也算出师有名,为民除害。干嘛偏安小小的江南,父王难道怕了不成?”

  方腊摇头否决道:“不是我怕,你说的都是在理,可是名不正,则言不顺啊。风云:精忠报国14章拿下赵家江山又能怎样?荣登大宝,你却不知,就算坐上宝座,也难安生不得,四面楚歌,虎狼窥侧。”

  方敖还是不明白方腊为何优柔寡断,畏首畏尾,“那赵家至杯酒释兵权后,重文轻武众所周知,加上所有精锐全在西北以及河州镇压,以防辽人南侵,此次童贯领的皆是残弱病匮何许怕他。更无暇顾及我等吧?他可想串通外族夺取赵家天下,兵权此时在他手中,只怕另有想法。”

  方腊一边缓慢前行,一边说服着这个只知道武力解决问题的累教不改的儿子,说道:“你不明白这点应该向你大哥学学,考虑周全,处事小心,为人结交甚广,善于交际,网罗异人谋士,他让我回帮源洞自然为我考虑周全,你想啊,赵家再不仁不义,他们坐上江山宝座也有百余年的时日,赵佶也虽不是续承大统,那也是他哥哥无子嗣传位予他,也算没有乱了他们祖宗规矩,想赵光义不也是从他大哥那里接过的皇帝么。假使我坐上皇位,定然受到天下勤王,四面八方的好汉义士皆来攻打,毕竟是篡夺不义之举,十分不明智啊。我可不想一坐上宝座,连年战乱不休,内忧外患不断,真不如有个大山在前面为我等抵挡万难,我们当个占山为王,在这片小天地之中享尽富贵荣华岂不更好何必揽祸上身,自找不痛快?大不了真大军压近,我躲回老家去不是更好?”

  方敖也觉得自己父王讲的头头是道,句句是理,但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现在回老家去,这不刚安定下来,怎么就要急流勇退了“那么父王为何要现在回老家去呢?不是有天险屏障做后盾,有坚固牢实的杭州做依靠,还怕童贯不成么?”

  方腊笑道:“你还是不明白啊,童贯只是个抛线引针的人而已,他下面人才济济,骜勇高人不少,光王渊、辛兴宗,张浚,刘琦,等等这些人都是威名远扬,声震四方的名将,还有最近在西北与西夏大战之中,一举成名的韩世忠听说也来了,难道我还坐以待毙不成,此时趁还未攻打杭州,不如先藏起来最好。”

  方敖也对韩世忠这个名字略有耳闻,对这个大挫西夏,力战西夏几员大将更是传的沸沸扬扬,特别是将西夏驸马兀移首级取下,更是令家喻户晓,让西夏人闻风丧胆,自己也不免想找个机会与其会面,好好比试一番,似乎高手都是这种心情,渴望对手,亟欲难壑。风云:精忠报国14章

  韩世忠见方腊的整个队伍大致也进入了自己所设下的包围之中,扬手挥旗地号令大军冲杀,方敖大叫道:“不好,中宋军的埋伏了,保护大王安身脱险。”

  自己驱马向四周冲来的兵马抵抗,韩世忠大喝喊道:“我正是韩世忠,多谢方腊你这窃国贼寇居然知道在下,我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我正好为了你而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方腊大军见四下皆是宋人兵士服饰,冲出草丛树林,将自己围困住了,不由大乱惊慌起来,没了方寸,都不清楚来者实力与人数,在一片惊慌之中四下逃窜起来,方腊大惊失色,没想到自己刚提到这个人,竟然如天神下凡一般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只见此人不过三十岁左右,八尺身材,虎背熊腰,双目电瞬,一股慑人英气让你看了一眼就很难忘却,加上勇猛惊人,居然第一个冲杀赶至自己身旁,吓得方腊面灰土色,没有抵抗之力,只有逃跑的念头,方敖没想到自己所率的兵士个个竟然如此不中用,一见到这样的仗势都吓得抱头鼠窜,丢盔弃甲,勃然大怒道:“来者休要猖狂,你的对手是我,不得伤我父王半丝毫毛。”

  快马赶至方腊前面挡住韩世忠的来路,不让其向前半步,一阵冷静后清楚,不除去此人,恐怕方腊不会轻易擒得,方腊慌忙之中见儿子救援赶到,心里放下了许多,不容考虑,连忙快马朝帮源洞方向急赶,生怕在这里被一个小小的韩世忠生擒制服。

  韩世忠不待细想,一边朝方熊使出一记“霸王卸甲”,一边下令身边的董闵,解元等众人前去阻拦住方腊去路,“那个骑白马的正是方腊,不要让他跑了。”这一记力猛沉浑,使出了自己平生五六分力来,方熊淬不及防,不敢硬接这计金蝉脱壳的招数,连忙闪避,好在自己经验老练,不至于被其伤到,抽身回避之时,之间韩世忠摆脱自己的纠缠,朝方腊跑的方向追赶而去,暗叫不好,大声喊道:“他们朝大王方向去了,快快拦下。”

  方腊身后的死士亲信犹如听到圣旨一般,赶紧救驾,生怕来者伤到他们的首领,韩世忠没有避让的意思,又是不待考虑,一招“猛龙过江”冲向一名挡住去路的骑马先锋,那先锋没有反应过来,谁会想到距离自己三丈之远,韩世忠足下生翼一般几个箭步就冲了上来,还没等眨眼功夫,生生被韩世忠的钢槊穿透胸膛,跌身落马下来,连惨叫声都未叫出,丢了性命,成闵等人也是一路砍杀挡住去路的方腊兵士,一路追击,苦于以少胜多,难以抽身前去追赶,韩世忠不待细想,纵身跃上刚才的先锋的马匹,快马加鞭地追上前去,方敖坐正身子也是追赶韩世忠,不让此人伤了自己的父亲分毫。原文huijindi.com

  韩世忠骑上战马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左右开弓,力斩阻拦去路的方腊精兵,无奈自己陷入围困之中,难以抽身前去追赶方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方腊夹着尾巴,抱头鼠窜至山坳方向去了,又气又恼,气的是分身乏术,不能及时上去活捉此人,恼的是鞭长莫及,就算自己部署周密还是让方腊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

  这一迟疑,方敖赶马也追击上来,似乎棋逢对手,要与自己斗个你死我活,面露凶光地大喝道:“要想抓我父王,首先得过我这关,否则,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所。”手中开山大刀就像自己劈头盖脸地砍来,一点犹豫和迟滞也没有,韩世忠心里有火正无处发泄,正好又来个牛皮糖的方敖,自己索性想道:“拿不了贼首,你正好死皮硬凑,我岂能拒绝。”不避不躲,回应一招“天王托塔”将大刀格挡支架住,化解开来。方熊斗得兴起,口中不停嘲笑,“不自量力,以为自己在西北大败西夏人就敢来江南撒野,也不掂量自己的分量,正好如你所愿,想死就给你个痛快。”抽刀回来,绕着自己的身体转了个圈,双手持刀,力道又是加了几分,使出一招“毒龙探海”直接变劈为捅,十分怪异,这大刀路数往往走大开大阖的招式,通常是砍,劈,砸,撞,撩,拍,斩七字诀,很少有变,就连这种短兵相接也是力量对碰,只要对手稍不注意,就会被其震的虎口生麻,把持拿捏不住,被其斩落下马,今日方敖的招式果然不同寻常,诡异莫测,没有雨自己较量膂力,反而欲以奇制胜,韩世忠身经百战,怎会让他轻易得逞,知道这是一种女人惯使的招式,不免冷笑道:“我虽不才,却也不是这般好欺,想要杀我,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这女人的招数,对我不起任何作用,难道我们的方千金没吃饭?”左手紧勒缰绳,将马拉回,战马吃惊,受力一扯,立即仰首长嘶,前蹄飞扬,韩世忠往左侧回避,这一记看似“毒龙探海”其实为“灵蛇出洞”,无惊无险地躲开,一丝也未伤及,方熊被他嘲笑,心里怒意更甚,双目圆睁,咬牙切齿地喝道:“临死之前还牙尖嘴利,看我抓到你,拔光你的牙,看你还嘴硬?小的们,不必顾惜此人,将他格杀勿论,有功者,我重重有赏。”韩世忠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看来自己已经令他不清醒了,正中下怀,那些方熊手下的勇士自然听到如遇大赦一般,恨不得都上前抢攻,拿下此人肯定飞黄腾达,不容细想地举着手里的兵器朝韩世忠和坐着的马匹围住,韩世忠不慌不忙地稳住马匹,双手使槊,左刺右挑将长槊使得浑圆一体,密不透风,但凡不知晓韩世忠勇猛无敌的愚昧小卒,上前就是血溅横飞,皮开肉绽,一时惨叫声不止,杀了几名泯不畏死的勇士,趁早摆脱险地去缉拿这个首功。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山头响起来,声音洪亮,气势也是不凡,“韩兄弟真乃神人也,这次傲伟奇功一件怎能少了我一份,我来助你。”韩世忠一听大喜,没想到这个早先表现胆怯懦弱的先锋,一下似换了个人一样,难道以前都是在逢场作戏,自己此时那容自己去细想考虑那么多,他及时赶来救援已然很是感激,笑道:“王将军真是及时雨也。”

  韩世忠刚才的一举一动王渊都在暗处看得一清二楚不但勇猛过人,武艺超群,而且智谋胆略非常人能及,就算深入万马千军之中也丝毫浑然不顾,这种人简直贵为神人,难怪会情不自禁地感叹一句,韩世忠身陷重围,以少胜多,一时半会不会露出破绽和促像,但是始终是以一敌众,还有个嗜杀好战的方敖,长久维持下去,必定讨不了半丝好处,自己这才现身救援。这样一来,方敖但变得急躁起来,破口大骂道:“好你个韩世忠,真是小瞧你的本事,原来你谋定后动,早有准备,难怪敢以两千死士与我五千精锐对抗,今日你占上风,我再蠢也不会留下来被你抓住。”说完,就要驱马逃离韩世忠伏兵的包围,韩世忠怎能让他轻易得逞,下令大喊:“方熊,你我胜负未分,怎能让你离开,兄弟们,抓住此人必定将军有赏。”

  王渊一边快骑加入到荡灭方腊余部的战团之中,一边听到韩世忠的狐假虎威,不免好笑摇首,苦叫无奈,但谁让自己是这次的先锋,还是韩世忠的上司,他说的也合情合理,只是方腊已经逃脱这次设好的埋伏,必须有超群的人物去追击才行,也是杀退几名方军兵士,对韩世忠道:“韩兄弟,这里就交给我们,你前去追击方腊,不能让他跑了。”

  就连身陷困斗的董闵,解元,李世辅等人也是唯韩世忠一人能担当此重任的众望所归,一面击杀这群没了头帅的小卒,一面对韩世忠点头称意,似乎在暗示韩世忠安心去吧,这个方敖不论费多大力气也要活捉住此人,韩世忠也无心与方敖纠缠下去,自己的目标在方腊身上,抓住他,这次的起事自然告一段落。

  方敖本想逃跑,想到自己的父亲现在已经脱离险境,自己也大可放心地脱离这群蝼蚁的宋兵,日后照机会再与父兄等一家会合就是,但王渊、成闵、等十余名武艺高强的人将他团团围在中间,那里会让他如愿得逞。韩世忠看到自己此战绝对的优势战胜方腊,心里宽慰放自己也无后顾之忧地追赶方腊去了,想到这个方熊已然是自己的瓮中之鳖,心里好笑,刚才还大言不惭的人到底是谁啊?韩世忠了却一桩美事后,无后顾之忧地向帮源洞一带巡查下去,不抓到方腊本人绝不善罢。

  (今晚加更任务完成,明日继续更新,谢谢各位大大的支持!)

风云:精忠报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云 或 精忠报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此文在无数同学聚会上被朗读!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送给老同学老同学如一杯香茗,相伴儿时的芳香;老同学如一壁暖炉,温暖孤寂的心菲;老同学如一块方糖,丰富平淡的生活。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昨日的憧憬,早已随岁月淡忘。但是当年的同窗友情却永远铭记在心。这是一份永恒的回忆,也是一种无价的财富,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多少年过去,物是人非,容颜变老,我们能还在一起,保持着切不断的联系,一起保存最珍贵的回忆。只要想起,就温暖心底。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虽然我们天各一方,但你却总在节日给我送来祝福,总在寒冷的早晨跟我说早安

  • 这篇文章整整影响了中国三四百年!

    朱子治家格言《朱子治家格言》以“修身”“齐家”为宗旨,集儒家做人处世方法之大成,思想植根深厚,含义博大精深。《朱子治家格言》通篇意在劝人要勤俭持家安分守己。中国几千年形成的道德教育思想,以名言警句的形式表达出来,可以口头传训,也可以写成对联条幅挂在大门、厅堂和居室,作为治理家庭和教育子女的座右铭。因此,很为官宦、士绅和书香门第乐道。自问世以来流传甚广,被历代士大夫尊为“治家之经”,清至民国年间一度成为童蒙必读课本之一。南怀瑾:我八岁起就会背这一篇,对我的影响之大,很多已经变成了习惯……我们那时的

  • 人生八度,你有几度?

    说话要适度“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了解别人,你是智慧;了解自己,这是高明。当你渐渐克制,朴素,不怨不问不记,就能体会生命盛大。做事有气度处事,一张一弛,轻重缓急分寸要拿捏的合适。太过用心,不仅自己劳心费力,别人也会怨声载道。家庭有温度家不是房屋,不是彩电,不是冰箱,不是物质堆砌起来的冰冷空间。物质的丰富固然可以给我们一点感官的快感,但那是转眼即逝的。试想,在那个空间中,如果充满暴力和冷战,同床异梦,貌合神离,“家”将不成为其家。交往有弧度不要过份介入朋友的私生活,远则疏淡,亲则

  • 放下昨天 ,珍惜今天!

    :在生命里,不管有多少遗憾,多少酸痛,幸也好,不幸也好,都是过去,全是曾经。放下,就会轻松。于人生中,不管多少辉煌,多少精彩,多少波折,多少失败,都不会尽善尽美。努力了,就应该无怨无悔!人生如梦不是梦,因为太真实;生活如水不是水,因为有苦涩。在生命中,许多事情在于自己,很多感受在于个人,心大路则宽,心小事则难。做人需要下心,做事需要埋头。心胸需要拓宽,心态需要放平!珍惜身边的幸福,欣赏自己的拥有。背不动的就放下,伤不起的就看淡,想不通的就丢开,恨不过的就抚平。人生本来就不易,生

  • 博医立春送健康 欢欢喜喜迎狗年

    博医堂2月份大型买赠活动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即春天的开始。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为了让博医有缘人过一个“健康、祥和、快乐”的春节,博医堂特举办“博医立春送健康欢欢喜喜迎狗年”大型买赠活动,具体内容如下:活动时间:2月3-5日为期3天活动一:全系口服产品买四送一3000档:买四送一产品满3000元可赠送以下产品之一1.维生素硒2瓶2.牛肉粉2桶3.人参山葡萄酒2提(4瓶)5000档:买四送

  • 蒋勋: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自己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作者:蒋勋历史上有两位很让我佩服的老师。第一位是基督教《圣经》的布道者耶稣。耶稣讲过一句很精彩的话。他带着十二个门徒走路,看到路边有野生的百合花,就说,你们知道吗,即使在所罗门王一生最富有的时候,国库的宝藏都比不上这一朵野百合。我觉得这是《圣经》里了不起的一句话。不知道那十二个门徒领悟了多少,可是这句话留在《福音书》里,变成一个对善与美最高的解读。他的意思是,生命的生长高于帝王的权力和财富。这也是儒家讲的仁的原点。第二位是在印度菩提树下讲课的佛陀,也就是释迦牟尼。他每次讲课,学

  • 村田乐——中国绘画中的乡村休闲生活(二)

    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佚名故宫博物院藏踏歌图局部(国画)宋马远故宫博物院藏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刘履中款故宫博物院藏倘若不限定在夏季,那么对于农村休闲生活的描绘早在宋代就已经是个重要的艺术主题了。存世宋画中,有一类表现的是乡村的生活景象,如《田畯醉归图》(故宫博物院)、《春社醉归图》(波士顿美术馆)、《花坞醉归图》(上海博物馆)等,都描绘了醉醺醺的簪花老叟骑在牛背或驴背上,被人护送回村的景象。此外,《踏歌图》(故宫博物院)中也有醉酒簪花、踏歌而行的老少妇孺。画中的时间都是新年伊始的春天,放在

  • 赏读:燃亮心灯,温润自己

    文肖洁·主播阿郎·摄影菲菲·编辑一白回望往昔,时过境迁,物换星移。身边的人走了一拨又一拨,擦肩的多少,相伴的多少,你可曾忆起?经历的事一茬又一茬,成功的多少,失败的多少,你可曾细数?脚下的路一道又一道,平坦的多少,坎坷的多少,你可清楚?人生短短数十载,寒来暑往弹指间。身边的人,经历的事,脚下的路,犹如一个个细小的点,汇聚成人生的景,是苦是甜都得尝,是喜是悲都得过,承受是人生的必修课。脚下的路,走走停停,停留的多少?路过的多少?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相识的多少?擦肩的多少?向往的事,追逐的梦,成功的

  • 早读:舍得是快乐,放下是幸福

    文麦香田野·主播念念不忘·摄影水天镜界·编辑一白岁月带走了纯真,时光苍老了容颜。人生短暂,有得有失,生活艰辛,有苦有乐。快乐是心的愉悦,幸福是心的满足。一个人快乐与否,取决于计较多少,幸福与否,取决于付出多少。山一程水一程的奔赴,坚定中洋溢着笑容,的中走向成熟,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不为外物所扰,不为牵挂所动,方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人生只有拼出来的精彩,没有等出来的辉煌。天道酬勤,厚德载物,善行天下,快乐无边。幸福是一种心境,不在于拥有多少,而在于放下多少。命由已造,相由心生,境随心转,

  • 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看见即改变(深度好文)

    来源洞见(ID:DJ00123987)·编辑一白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10年前而后就是现在:20182018年的曙光早已照亮了你崭新的一年,别总说年龄渐长,一切太晚。对于一个真正有所追求的人来说,生命的每个时刻都应该是年轻的。就像下文的这三位奶奶一样:人生从来没有太晚的开始。摩西奶奶:76岁学画,80岁成名,享年101岁,一生留下1600多副画。经典语录:人到底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并没有谁明确规定。如果我们想做,就从现在开始,哪怕你现在已经80岁了。人生启示:想明白了一万遍,也不如动手做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