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甜蜜娇妻我最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8 8:18:31 来源:网络 []

小说:甜蜜娇妻我最爱

周妈的话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西式的别墅里依然冷冷清清,只有周妈忙碌的身影。小说甜蜜娇妻我最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坐在沙发上,感觉这依然不是真的。

有些话,她不知道该不该问,也许周妈知道一些,可是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周妈,我要一杯咖啡。

”她习惯地说着,就又伸了个懒腰,以掩饰自己疲惫的心。

过了一会儿,咖啡来了,滚烫的咖啡还冒着丝丝热气,摆放在桌子的一角。

没有丝毫的心情,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周妈,你别走,我有事要问你。汇金地

”沈珞忽然开口道,就看了看周妈,只见她一脸的随和。

只是二十几年过去了,她的脸上都出现了皱纹。

“小姐,有何吩咐,尽管说好了,周妈一定会尽力而为。

”周妈看见小姐一脸的深沉,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小姐竟然一夜未归。

“周妈,你知道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对不对?你也知道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是不是?”沈珞顿了顿,就开口问道。

周妈听见沈珞这般说道,察觉道有些不对的,就显得有些支吾,她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作为一个下人,她也应该有自己的本分。

看到周妈忽然有些怔忪,极其为难的样子,沈珞就知道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只是瞒着她一个人而已。版权huijindi.com

“周妈,你知道我和哥哥并不是亲生的,是不是?”有些话,既然周妈不愿说,那么她就替她说出了口。

“小姐,我,我……”周妈有些慌张,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看着周妈的神情,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比较多的,沈珞笃定地想着。

不过现在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是怎么认识哥哥的。

“周妈,你不必慌张,照实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我就行了。

”沈珞央求道,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周妈一时怔忪,感觉到再也瞒不下去了,况且再瞒下去,对小姐会造成个一定的伤害,索性就把小姐的事情告诉她,这样也好让自己不再有负罪感。

“小姐,你可知道,你是少爷捡来的。

”周妈开始试探地说着,瞧了一眼沈珞的脸色,只见她倏地变了。

可是她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小姐,少爷捡到你的时候,是在一个下雪的早晨。

那个时候,天气十分的寒冷,小姐你又裹着一条棉质的小被子,那个时候,小姐已经冻得不行了,就连哭声都很虚弱。

少爷见了,就大发怜悯,准备把小姐收养,抚养成人。阅读huijindi.com

”周妈说着,就又看了一下沈珞的脸色,只见一滴清泪,从她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原来她的澈哥哥,不,也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一直在抚养她,让她健康地成长,直至念完大学。

而澈哥哥之所以隐瞒,大概是觉得自己不一定会接受这个事实,索性就隐瞒了,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健康的成长着。

她记得他以前说过,我们的父母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就去世了。

所以我只好独自撑起整个家,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要独自抚养你。

而正因为如此,哥哥才没有念大学,早早地就去公司历练了。

现在想来,原来都是他的谎言,都是为了让自己安心才这么说的,而自己那个时候又太年幼,所以一直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如今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心里还是有些觉得对不住他的。汇金地

“小姐,你也别太伤感了。

”周妈看着她,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身世而感到伤心,就忍不住安慰着。

看着沈珞的眼泪不停地落下,周妈也没有办法,她知道有些话,她还是不能说,就只好叹了口气,无奈地走开了。

沈珞还在伤感着,想起从小到大她和他的回忆,就止不住又哭泣着。

哭了一会儿,她就笑了,笑得很灿烂。

既然哥哥把自己收养了,那么他一定不希望自己为自己的身世而伤心,所以她就抹干了泪水,开始以崭新的身份,迎接他的到来。

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走着,在八点半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

安慕枫回来了,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沈珞,一脸伤神的样子,以为她还在为昨晚的事情伤心,就露出了一丝讥诮。

“珞,你回来的挺早!”他不咸不淡地说着,丝毫没有一丝温度。

似乎习惯了他的冷漠,沈珞也没有计较,而是热心地帮她泡咖啡,准备早餐,她知道,他一定还没有用过早餐。

“不用了,我在公司用过了。

”看着她讨好似的帮自己准备早餐,他的眼里忽然露出了一股厌烦,他不喜欢她这样,做错了事,就是做错了,没什么原谅可言。

“澈,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现在跟你说抱歉。

”沈珞忽然改变了称呼,眼里的笑意顿时涌现,似乎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在她眼里还隐藏着一股温柔的神色。

安慕枫似乎没有料到沈珞的变化,他知道对于他自己来说,无论沈珞她做错什么,到最后,他总是会原谅的。

而对于她对沈澈的称呼,他似乎已经有些厌烦了。

因为他的真实身份不是沈澈,而是安家的大少爷安慕枫,沈澈只是为了照顾她自己捏造的一个身份。

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称呼自己。

直到沈珞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澈,我知道,我是你捡来的,是不是?刚刚周妈已经告诉我了,其实我……”她似乎还要继续说下去,但是安慕枫却冷冷地打断她。

“你知道就好,我不想听你再解释什么了。

不过你记住,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安慕枫说着,就放下刚刚冲的热水,径直地走了出去。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要走,而是想要逃离,逃离这里,因为他怕沈珞说,她的心里只当他是哥哥,这样他听了,会很难过,所以他就走了。

一个人走在冷风中,周围的一切皆与他无关,但是泪水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现在他的脑海里皆是与沈珞在一起的画面,一岁的,俩岁的……开心的,伤心的,一一在他的脑海里掠过,成了一幅画卷,永远地定格在了那儿。

而沈珞,想得竟然是和他一样的画面,他说过,她是他一手带大的女人,这句话,她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不过,她后悔她知道晚了些,如果她早知道的话,她就不会瞒着他交男朋友,做他认为伤心的事情了。

她要一直让他笑,因为他笑得时候很好看。

而一想到萧羽晨,她的眼眸就很快地暗了下去,其实她和萧羽晨,相处了已经一年多了,他们之间也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呢!但是无论怎样,也比不上澈来得重要。

算了还是和他分手吧,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肌肤之亲,就把他当做朋友一样吧!一想到这,她就急着想要给他打电话,说是要分手了。

刚一打通电话,就传来的萧羽晨的声音。

他知道了自从酒店发生的那件事情后,他们之间就回不到从前了。

直到沈珞要提出分手的时候,他才震惊了一下,不过也同意了,毕竟家人不谅解,他们也自然是得不到祝福的。

不过萧羽晨虽然答应了和她分手,但是他的要求还是要和沈珞一起吃一顿饭,这样也好结束他们之前完美的从前。

沈珞听了,就答应了,约定明天中午,他们一起在餐馆里吃饭。

做完这件事情后,沈珞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一个人静静地想着以前发生的事情,那是她和他的回忆。

翻开那本泛黄的相册,一张张都是他们的回忆。

这是她每回生日的时候,都是他给照相的,有点梳着他给扎的辫子,有点还是短头发的,虽然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但是现在看来,他都是精心准备过的。

唉,岁月如梭,现在她都已经二十一岁了,刚刚大学毕业。

本来想找一份好的工作,立足于社会,现在看来都不必了。

合上相册,她忽然想起了家里的梧桐都快泛黄了,于是她推开窗户,可以看见通往客厅的方向,路的俩旁栽种法国梧桐。

记得每一年,他们都是一起在路边散步,数着落叶,过完整个秋天的。

现在自然的心情不同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次陪着自己数落叶了。

但是她还是看着这些树木,心里暗暗出神。

秋风吹得落叶满天飞,巴掌大的梧桐树叶,就开始飞舞起来。

风吹起她的长发,瞬间飞扬起来。

穿着的衣服有些单薄,叶随风轻轻颤动。

感到有些寒冷,她随手关了窗户。

心情有些郁闷,就在书架上挑了一本书,佯装没事,就开始看了起来。

爱情就像一杯美酒,充满着诱人的芬芳!看到这句子的时候,她忽然愣了一下,是不是。

自己对澈的感觉就是爱情呢?她摒弃胡思乱想,就又看了下去。

如果水晶般的恋爱从此破碎,那么我也就从此把你埋葬。

这不就是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嘛! 她想着,竟然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像是自嘲,又像是陶醉。

外面,冷风吹过,吹落的树叶不知飘向何方。

安氏集团

秋天渐渐过去了,寒冬就要来临。

这个季节容易感冒,所以沈珞特地选了一件毛衣,下面配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再搭配着浅颜色的包,很是休闲。

顿悟的她,心情有些好。

沐浴着阳光,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她就出门了。

走出别墅,她往右拐,然后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在那儿叫了辆出租车,就像学校的地点驶去。

他们相约的地点仍是学校旁的那间西餐馆。

它依旧是那样的古朴浑厚,有着西方独有的特点,吸引着一对对年轻男女来驻足。

她一推门就进去了,眼光扫过整个厅堂,在靠窗的位置找到了他。

他正在那儿看报纸,显然是早就来了。

沈珞就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似乎萧羽晨也看到了她,就冲着她微微颔首。

“早啊,萧羽晨。

”沈珞首先开了口,有必要的礼貌,她还是需要的。

“早,阿珞。

”他还是习惯那样称呼她,丝毫没有改变。

沈珞心里一凉,但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在看什么报纸呢?”岔开话题,沈珞就笑着问道。

“哦,也没什么,就是有一则重大消息,安氏集团的总裁去世了,他的儿子袭了他的位置。

”萧羽晨漫不经心地说着,就喝了一口果汁,继续浏览着内容。

“你是说,桐城的安氏集团?”沈珞又问了出口。

“不然还会有哪个安氏集团呢?”他又笑了,对沈珞的一无所知表示好笑。

“奇怪,继承他父亲的事业的怎么会是他的二儿子安慕白呢?”看了上面的报道,萧羽晨,一脸的疑惑。

想当初,安氏集团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地方,可是因为履历不够,还是不知道别的原因,他竟然没有入职,所以他对安氏集团还是有些知晓的。

“怎么,不对吗?”沈珞喝了口茶,盯着他看了半晌,她始终不明白,他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是啊,按常理说,安氏集团有俩个儿子,继承的应该是他的大儿子安慕枫,而不是安慕白啊!这当中定是有什么出乎常理的地方。

”萧羽晨放下手中的报纸,有些不明所以。

“唉,这不是他,也很正常啊!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或者当中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是不会了解的,着富贵人家的生活,谁能够明白呢?”沈珞说着,一脸的满不在乎。

“嗯,这倒也是。

”不过萧羽晨还是嘀咕了半晌,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来了,他们就点了餐。

西式的牛排,配上红酒,应该是年轻的男女最喜欢的吧,可是他们今天却是为了分手而来,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

“来,为我们的相识干杯,也会我们的分离而干杯!”萧羽晨说着,就一口喝干了红酒。

沈珞知道他的心里很不好受,可是看着他这样,她的心也是很难受的。

但是为了澈,她不得不这样做。

萧羽晨还是朝她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再也不言语,而是拿起了刀叉,切起了牛排。

不就是分手嘛,有那么悲伤吗?萧羽晨自顾地安慰着自己,就叉了一块牛肉往自己的嘴里送。

这顿饭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也就结束了。

这宣告着他们的恋情也结束了,可是沈珞却没有回头的余地。

不过走在大街上,听着店里传出的音乐声,她还是不自觉地哭了。

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她一边走,一边抹眼泪,不一会儿,就成了花脸猫。

直到走到街的拐角,她才止住了眼泪。

她想在那儿打车回去,然后再回去泡个澡。

可是左等右等,也等不到车子。

就在她准备走回去的时候,一辆车子在她的面前停住了。

然后出来几个人,就把她给塞进车里。

她很自然地想到,那会是抢劫,或是电影里劫持人的情景,于是就拼命地大叫着,可是却也无人理。

“闭嘴,你再叫,我就让你再也喊不出声音来。

”说话的是一直坐在她身旁的年轻男子,他穿着一件风衣,带着副墨镜,样子有点熟悉,可是一时也记不清来在哪儿见过。

听见了他的话语,沈珞就一直保持安静,但是她的心里很忐忑,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二少爷,前面就家了,真的要把她带进家里吗?”开车的老刘说着,心里一阵不满。

“按照我说的做。

”他的声音也是冷冷的,让人想起澈,不过沈珞丝毫不能把他们俩个人联系起来,因为澈是给她温暖阳光的人,但这个人不是,看上去,他像恶魔一样。

在确定自己没有危险后,车子拐了个弯,就驶进了一个庄园。

那儿也有法国梧桐,正向士兵一样,站立在道路的两边。

她的前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坪,中间是一个池子,水还是碧绿碧绿的,映着蓝天,让人想起了度假的地方。

车子在一幢洋式的别墅前停了下来,接着就有人给那位男子打开车门,而另一扇门也被打开了,沈珞被另一个男子押着走了出来。

跟着那个被称作二少爷的人走进屋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水晶灯,都是鹌鹑蛋大小的,一颗颗很是精美。

接着是屋子里的装潢,简直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

不过这还不是最令人瞩目的地方,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墙上过着的壁画,都直好几十万。

就连底下的毯子,都是质量上乘,踩上去软软的。

而屋子里来来回回的佣人,就有好几个,他们一见到他,就喊了一声“二少爷”,以示打过了招呼。

而他们对沈珞的到来,丝毫没有讶异,而是很为平常。

跟着“二少爷”走过了长廊,来到了书房,他敲响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女,她穿着极为普通的衣服,不过她脸上的 表情很友好,这让沈珞心里生出一丝安慰。

书房的窗,半掩着,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而它的两侧摆放着书架,那儿成列着各式的书籍。

由于光线不是很好,雕花的吊灯一直开着,把屋子中木质的东西,都照亮了,发出一种夹杂着书香的古朴。

屋子的中央摆放着一长方形的桌子,那是用珍贵的楠木做的,而在它的后面有一个女人,安详地坐在那儿,喝着茶,饶有兴趣地看着沈珞。

显然她一进来,她就已经注意到了。

“你就是沈珞,果然长大了。

”说话的是那个女人,她看上去大约五十岁左右,她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衣裳,衬着肌肤,带着宝石的项链,显得雍容华贵。

沈珞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认识自己,但是沈珞还是抬起头来朝她微微一笑。

“是的,我就是沈珞,这位伯母是?”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光,因为她看上去跟一个人很像,她有些疑惑,就仔细地看着她,想从她身上看出些什么。

“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似乎被沈珞盯得有些久了,她生气了,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

沈珞没有回答,只是看她的神情有了些迷惘。

于是屋子里就陷入了一片静谧之中,只有时钟滴滴答答地声音回响在耳际。

“慕白,把东西给她。

”良久,那个女人就对站在不远处的安慕白说道,安慕白示意,就从怀中掏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递给了沈珞。

沈珞莫名地收到一张支票,而且她刚刚喊的是慕白,难道就是安慕白,安氏集团的继承人? 这么说,她是到了安家了,怪不得这么奢华,一路走来,她着实看了不少东西,开了不少眼界。

奇怪,安家带她过来究竟有什么目的,她又看了看那张支票,果然是安氏集团的。

“你收不收?”安慕白把支票拿在手中,感觉到它的分量,就又问了出口。

可是沈珞却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她又收到一张支票,这其中有何关联?不,她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她是不会收的。

“这其中有何缘由,为什么我一定要拿你们的支票?”沈珞眼里惊恐,开始要找寻一个自己期待已久的答案了。

“哈哈哈”那个女子听了她的话,就大声地笑了起来,看上去有些癫狂,又有些凄凉。

“原来你还不知道,不知道是吗?好现在我就告诉你。

”她恨恨的说完,就一步一步地走向沈珞,开始告诉她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沈珞看着她渐渐的逼近,心里一阵恐慌,看着她和澈一样的眼神,她开始有些害怕了,就往后退了几步。

“孩子,你不用怕,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的,而且也会拿着这支票离开的。

”她狰狞着脸,似乎有点恐怖,她说过的话,就像咒语一样敲击着她的心头,使她一阵不寒而栗。

风掀起帘子,吹了进来,吹乱了她的长发,她感到有些冷,似乎她一直不想知道的真相就要呼之欲出了,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不敢知道。

忽然,她想要逃,想要有逃离一切地冲动。

游戏一场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周妈还是一脸地热忱,高兴地跟着沈珞打招呼,可是在沈珞知道周妈一直瞒着她的时候,心里也不是滋味,敷衍了几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打开门,房间里就传来一股浓重的烟味,十分地呛鼻。

窗帘被拉上了,屋子里尽是沉寂的黑,只看见红色的烟头明明灭灭的样子。

她知道安慕枫在等她,等着她回来。

“回来了。

”安慕枫磁性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恼怒,就把烟头使劲地按在了烟灰缸里,顿时屋子漆黑一片。

沈珞顺手就打开了灯,似乎是看见了光线,安慕枫变得更加的躁动不安了。

“嗯。

”沈珞小心地回答着,她知道安慕枫一定是生气了,所以变得很乖巧。

“不要以为变得听话一点,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你知道,惹急了我,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安慕枫的怒气似乎还没有散去,一直盘踞在屋子里,等待着它的爆发。

“我知道,你对公司里的员工一向苛刻。

”沈珞似乎想到了什么,就说了出来。

她知道安慕枫养她二十几年,要得绝不是她听话那么简单。

“你知道就好。

”他的怒气似乎没有消,反而变得更加浓重了,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不过沈珞也不是吃素的,即使在面对养了她二十几年的安慕枫后。

“去哪了?”一阵静谧后,安慕枫又开口问道。

“不用你管。

”沈珞听了他的话,就怒气冲冲地说着,要不是他,她和萧羽晨怎么会分手呢?现在反而来问她出去干了什么了,这不是很可笑吗? “现在学会顶嘴了?嗯,还是知道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后,开始变得肆无忌惮了?”他提高了声调大声说道,眼里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

本来他是想寻个机会把事情告诉她的,现在既然她知道了,他就自顾地说了出来。

“是,我是学会顶嘴了,但是这几年你把我当傻子一样蒙在鼓里,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总是一意孤行的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我的身上,你想过我是怎么想的吗?而我想知道的真相,却一再被你隐藏,你说,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沈珞因为知道安慕枫一直瞒着她,而她今天又去了安家后,知道了真相,心情就激动起来。

她要得很简单,就是一个真相而已,可是他呢,不仅没有坦白,反而对自己处处隐瞒,这叫她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似乎安慕枫没有料到她的反应会是这么的激烈,瞬间僵在了那里。

不过仔细思考她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从小到大,对于她的事情,他总是亲力亲为,甚至连她小时候的尿布,也是他亲自换的,而他对于她的身世一直没有坦白,他总是以为沈珞还小,可是她如今却是长成了一个大姑娘了,也不小了。

只是没有想到,她会那么的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么地想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不错,那是他的疏忽,可是他自认为,这几年没有亏待过她。

她从小的玩具,吃得,穿得,一点都不比别的孩子差。

只是每回学校里叫她的家长过去,他的眼里总是会泪光闪烁,不知道她的父母为何会把她遗弃。

“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瞒你的。

可是打小,我就是把你捧在手心里宠着,含在嘴里怕你融化了,我真的不知道这样做,会让你伤心。

”安慕枫听了她的话,喉头一阵哽咽,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听了他很无力的辩白,沈珞也知道自己情绪过于激动了。

可是自从她从安家出来后,她发现安慕枫处处对她撒谎,甚至有些事情根本就是瞒着她的,这叫她怎么能接受呢?不过,安慕枫对她的好,却是真的,这也叫她相信了人世间还有真情,这个道理。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那么激动的。

”缓了一阵后,沈珞又低声说道。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复而,沈珞又问了他。

她知道,他们的关系,不比从前了,他根本不是他的澈哥哥,而是一个城府极深的男人。

“怎么办,呵,怎么办,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不能离开我,而我也不会让你离开!要知道,十八岁的那晚,你就成了我的女人!”他迷离的眼神带着一丝恨意,似乎这么多年来得情谊,她都没看在眼里。

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都成了一个笑话。

“十八岁的那晚,只是一个意外。

”沈珞一听到他提到了她心中的隐痛,她就忍不住恨道。

她一直追寻的那个答案,原来竟是这样。

曾经的她多么的单纯啊,以为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没想到那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而且一直不让她知道真相。

如果说自己是他的女人,那么有哪个男人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女人!一瞒,就是三年。

是啊,三年了,他难道还当自己是个孩子吗? 见到她的回答很冷淡,安慕枫冷冷地一笑,眼里有一丝痛楚闪过。

这就是他倾心相对的女人,一个冷到铁石心肠的女人,一个在知道真相后,不顾一切伤害他的女人。

只是他还是那么爱她,爱到义无反顾,爱到飞蛾扑火。

原来自己所作出牺牲,她全然不放在眼里,全然不及一个沈澈来的重要!他开始冷笑,心中的那抹剧痛渐渐袭来,令他如坠入了冰窖。

“我是不会放手的!”他冷酷的话语,带着些许霸道,带着些许的不甘心,在沈珞的耳边响起,令她浑身一震。

接着安慕枫一步一步地走向沈珞,“你想离开我,休想!”他邪魅的笑容又绽放在他的嘴边,带着一丝弧度,张扬着不羁。

捏着她的下颚,他想看清楚,看清楚这个女人究竟是用什么来做的。

把她逼至墙角,他狠狠地吻了她。

感觉到他有力的吻,在自己唇间游走,她也无力反抗,就这样一动不动地任他强吻着。

而安慕枫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冷淡而停止动作,反而愈发得热烈起来,挑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让沈珞感到有些窒息。

“吻够了没有,安慕枫?”听到了沈珞暧昧不清的声音里,吐出的最后的三个字,他就停止了动作。

他的眼里露出一丝警惕,感觉到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他开始再次盘问着她。

“你说什么?”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真实名字,他又质问了一遍。

“我说的是安氏集团的大少爷安慕枫,你就是他对吗?”沈珞有力地质问,在他的耳边响起,使他不能呼吸。

她怎么会知道,她今天去见了什么人了,难怪一直跟自己闹别扭,原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安慕枫看着她,有些无言以对。

她清澈的眼眸里,分明闪着一丝受伤。

她今天是去见了什么人了吗?都怪自己今天没有派人跟着她,否则,他就一定能知道是谁告诉她了。

“我是谁,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我是抚养你长大的那个人,是你唯一的亲人。

而你,想要离开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说完,狠狠地撂下这么一句,就又在她的耳边吻了吻。

似乎觉得告诉她真相的人,有些居心拨测,他就又使劲地往沈珞的身上靠了靠。

闻着她身上的玫瑰花的香味,他一阵心醉。

这么美好的香味,他怎么忍心离开,怎么忍心让他们的计谋得逞。

“那么,我的珞大小姐,是真知道了我的身份,你猜,猜猜看,下一步,我会怎么做呢?”他虽然心中一惊,但是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居心拨测,态度就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压根不想放过沈珞,就从容不迫地挑起了话题,以好探出是谁走漏了风声,他们这样做,有何目的。

“我,我怎么知道?”感受到他忽冷忽热的变化,沈珞也猜不透他想做些什么,只是闻着他熟悉的香烟味,心里有些忐忑。

他的眼神告诉她,有些事情她不该知道的,但是她却知晓了,后果会很严重! 不一会儿,他的脸上又绽放出邪魅的笑容,只是停止了对沈珞的动作。

微笑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神秘莫测。

好啊,既然对方唱了一出这样的戏码,那么自己就得配合,不是吗?欲擒故纵的游戏,他觉得有些有趣,就下定决定陪他们好好玩一玩。

“珞,乖,梳洗一下,待会下来吃晚饭。

”放开了沈珞,他的心情又开始大好了,就仔细叮嘱着,伸了个懒腰,下楼去了。

沈珞一脸的怪异,他怎么可以还这么镇定呢,不是应该生自己的气吗,不是应该问问为什么吗?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还真把自己当做了他的私有物,这真的是他对自己女人的方式吗?还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孩子来看待了,哼,她也不小了。

一想到这,她就感到有些好笑。

不过她记得她答应过安慕白的,要离开他。

甜蜜娇妻我最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甜蜜娇妻我最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早安:我的大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早安:我的大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早安:我的大叔目录预览:第一章他说让我听您的安排第二章这个女孩子还真是第一章他说让我听您的安排这不是苏凡第一次见到霍漱清,这个月,她已经和这位年轻的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见了两次。前两次,她被黄局长点名去陪领导吃饭,上班快一年了,像这种事情,局长一般会让全局第一美人姜姗姗去,可这两次,是她苏凡。既然是领导的命令,她也不敢拒绝,便跟着去了,而这仅有的两次,她都见到了霍漱清。此时,走在去往霍漱清家的路上,寒风吹得她只打哆嗦。和他见面的记忆便在她的脑子里回放

  • 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目录预览:第1章我眼瞎了,才看上你第2章我怀了你的孩子第1章我眼瞎了,才看上你当何云霖再一次表达了要分手的意图,并且缓慢的递过来一张结婚请帖的时候,陆安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啪!”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在何云霖的脸上,顿时何云霖的脸上出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何云霖,我陆安然是瞎了眼了才看上你。”满目的愤怒,仿佛是要把眼前这个男人仔细的看了个清楚。浑身的血液一点点的僵住,仿佛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上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男

  • 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目录预览:第001章帅哥,多少钱一个晚上第002章全身都疼第001章帅哥,多少钱一个晚上“嗨,帅哥,你们这里技术最好的牛小哥叫什么?”头顶五彩光线闪烁变化交织着扫过晦明交错的酒吧,也落在元小希清秀的小脸上。脂粉未施巴掌大的小脸上嵌着一双如黑葡萄般漂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下是粉嫩的嘴唇,此刻正在暧昧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如果不是她顶着一头张扬酒红头发,酒保差点要怀疑眼前这小姑娘就是个清纯的学生妹。而此刻,元小希正脸不红

  • 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目录预览:第1章:离我远点第2章:蠢女人,来灭火第1章:离我远点东市的销金窟,VITAS酒吧。三楼,封闭式豪华贵宾VIP总统套房内。一丝不苟的穿着黑色西装的四位保镖战战兢兢,九十度弯腰站在巨大黑色真皮沙发前,为首的一号保镖压低声音说话。“霍少,”“离我远点!”沉寂的包厢中乍然响起一道不悦的男声打断保镖的话,他音色低而沉,冷中含冰,几分黯哑,好听的令人窒息。保镖们心领神会,整齐划一,训练有素,齐刷刷小步子往后退了五

  • 男神老公,请指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男神老公,请指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男神老公,请指教!目录预览:第1章我来拉你下地狱第2章我用过的二手货,你要?第1章我来拉你下地狱凉风幽谧的刮起窗幔,透明的纱布随风卷起,阴冷的月光,从缝隙中洒落进来。夜,幽深。幽夜,翻滚着旖旎,奢靡的气息。纯白色的大床上,女人完美无瑕的躯体不安的扭动着,漂亮的脸蛋拧成了一团,十指不安的扯着身下的床单,身上似乎压着一块巨石,逼迫她不断的发出磨人的娇吟,厮磨。“亦尘~”南笙掀开眼帘,定眸望去,迷离的望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好高,脸隐匿在阴影中,显得

  • 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目录预览:第1章养父的儿子第2章女人,你该报答我第1章养父的儿子漫长的黑夜过去,夜夕夕睁开眼,漆黑的眼眸在茫然后呈现出一片慌乱。昨晚,养母让她去讨未婚夫开心,可她完全没想到她竟然还对她下药。因为不想和未婚夫发生什么实际性的关系,她跑出房间,躲进另外一间房间。再然后……“咔……”突然的开门声响起,打断夜夕夕的思绪。她惊吓的坐起身,然后就看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夜锦深?”怎么可能是他?她一脸惊讶、震惊。男人一脸的冷若冰霜,

  • 蹲在坟前戏鬼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蹲在坟前戏鬼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蹲在坟前戏鬼夫目录预览:第001章挖坟遇俊鬼第002章血契已成第001章挖坟遇俊鬼夜黑风高的晚上,应该发生点什么,所以我提着铲子,穿着胶鞋,抱着娃娃,来到了距离学校有数公里的一处据说在数十上百年前一直是乱坟岗子的地方。挖个坟吧!我,郁诗凝,表面看起来是一名普通的大一学生,实际上却是郁家第二十九代的传人,郁家祖师爷托梦钦点的下一任的郁家家主,一名灵魂引者。灵魂引者,引游荡之魂,祭动荡之灵。你可以把我们的职业当做是超度,也可以把我们叫做阴阳师、术士、捉鬼

  •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目录预览:第1章收租第2章那就肉偿第1章收租我叫林如意,刚大学毕业出来,最近租了个不错的房子,以为捡到了大便宜,结果却惹上了大麻烦。事情得从一个月前说起……那天晚上,我刚凉好衣服准备要去休息,突然听到有人来敲门,当时心里猜会是谁这么晚,走到门口问了声:“谁呀?”等了一分多钟,门外静悄悄的,估计是敲错门了。没当回事,刚转身要回房时,门又被敲响了,然后我又问声:“谁啊?”结果还是静悄悄的没人回答。小会后,我家门又被敲了,拿起门

  • 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目录预览:楔子第1章:死里逃生楔子深夜里十点。林倾雪愁容满面的躺在床上,倏然,床头上手机震动。习惯性捞过手机,是乔蓉的短信。【速来H酒店888号房,我有办法帮你解决林氏破产危机了,速来!】林倾雪看到短信宛如打了鸡血,想也没想便下床收拾一番,和家里人打了招呼就出了门。当下的她正为了林氏的破产危机而四处寻人帮助,没想到乔蓉出手相助,真是中国好闺蜜。停好车,进入酒店,从前台拿过房卡,一路电梯直达目的地,刚进房间,林倾雪还没

  • 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目录预览:001:我是来离婚的002:你去求求他好不好001:我是来离婚的延城的盛夏炙热的要命,然而徐家别墅之中,气氛却诡异的冰冷,更是带着一种暴风雨来临前夕的躁动。季小黎找到徐之墨的时候,房间里暧昧萎靡的气息还没有散去,奢华的复古吊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大床上尽是皱褶,只一眼,她就能想到这里曾发生过什么。徐之墨刚刚从浴室里洗过澡出来,随着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季小黎的心中咯噔一下。徐之墨次裸着上身,精壮的身材上挂着水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