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甜蜜娇妻我最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8 8:18:31 来源:网络 []

小说:甜蜜娇妻我最爱

周妈的话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西式的别墅里依然冷冷清清,只有周妈忙碌的身影。版权huijindi.com

坐在沙发上,感觉这依然不是真的。

有些话,她不知道该不该问,也许周妈知道一些,可是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周妈,我要一杯咖啡。

”她习惯地说着,就又伸了个懒腰,以掩饰自己疲惫的心。

过了一会儿,咖啡来了,滚烫的咖啡还冒着丝丝热气,摆放在桌子的一角。

没有丝毫的心情,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周妈,你别走,我有事要问你。小说甜蜜娇妻我最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沈珞忽然开口道,就看了看周妈,只见她一脸的随和。

只是二十几年过去了,她的脸上都出现了皱纹。

“小姐,有何吩咐,尽管说好了,周妈一定会尽力而为。

”周妈看见小姐一脸的深沉,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小姐竟然一夜未归。

“周妈,你知道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对不对?你也知道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是不是?”沈珞顿了顿,就开口问道。

周妈听见沈珞这般说道,察觉道有些不对的,就显得有些支吾,她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作为一个下人,她也应该有自己的本分。

看到周妈忽然有些怔忪,极其为难的样子,沈珞就知道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只是瞒着她一个人而已。小说甜蜜娇妻我最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周妈,你知道我和哥哥并不是亲生的,是不是?”有些话,既然周妈不愿说,那么她就替她说出了口。

“小姐,我,我……”周妈有些慌张,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看着周妈的神情,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比较多的,沈珞笃定地想着。

不过现在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是怎么认识哥哥的。

“周妈,你不必慌张,照实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我就行了。

”沈珞央求道,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汇金地

周妈一时怔忪,感觉到再也瞒不下去了,况且再瞒下去,对小姐会造成个一定的伤害,索性就把小姐的事情告诉她,这样也好让自己不再有负罪感。

“小姐,你可知道,你是少爷捡来的。

”周妈开始试探地说着,瞧了一眼沈珞的脸色,只见她倏地变了。

可是她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小姐,少爷捡到你的时候,是在一个下雪的早晨。

那个时候,天气十分的寒冷,小姐你又裹着一条棉质的小被子,那个时候,小姐已经冻得不行了,就连哭声都很虚弱。

少爷见了,就大发怜悯,准备把小姐收养,抚养成人。小说甜蜜娇妻我最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周妈说着,就又看了一下沈珞的脸色,只见一滴清泪,从她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原来她的澈哥哥,不,也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一直在抚养她,让她健康地成长,直至念完大学。

而澈哥哥之所以隐瞒,大概是觉得自己不一定会接受这个事实,索性就隐瞒了,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健康的成长着。

她记得他以前说过,我们的父母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就去世了。

所以我只好独自撑起整个家,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要独自抚养你。

而正因为如此,哥哥才没有念大学,早早地就去公司历练了。

现在想来,原来都是他的谎言,都是为了让自己安心才这么说的,而自己那个时候又太年幼,所以一直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如今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心里还是有些觉得对不住他的。汇金地

“小姐,你也别太伤感了。

”周妈看着她,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身世而感到伤心,就忍不住安慰着。

看着沈珞的眼泪不停地落下,周妈也没有办法,她知道有些话,她还是不能说,就只好叹了口气,无奈地走开了。

沈珞还在伤感着,想起从小到大她和他的回忆,就止不住又哭泣着。

哭了一会儿,她就笑了,笑得很灿烂。

既然哥哥把自己收养了,那么他一定不希望自己为自己的身世而伤心,所以她就抹干了泪水,开始以崭新的身份,迎接他的到来。

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走着,在八点半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

安慕枫回来了,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沈珞,一脸伤神的样子,以为她还在为昨晚的事情伤心,就露出了一丝讥诮。

“珞,你回来的挺早!”他不咸不淡地说着,丝毫没有一丝温度。

似乎习惯了他的冷漠,沈珞也没有计较,而是热心地帮她泡咖啡,准备早餐,她知道,他一定还没有用过早餐。

“不用了,我在公司用过了。

”看着她讨好似的帮自己准备早餐,他的眼里忽然露出了一股厌烦,他不喜欢她这样,做错了事,就是做错了,没什么原谅可言。

“澈,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现在跟你说抱歉。

”沈珞忽然改变了称呼,眼里的笑意顿时涌现,似乎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在她眼里还隐藏着一股温柔的神色。

安慕枫似乎没有料到沈珞的变化,他知道对于他自己来说,无论沈珞她做错什么,到最后,他总是会原谅的。

而对于她对沈澈的称呼,他似乎已经有些厌烦了。

因为他的真实身份不是沈澈,而是安家的大少爷安慕枫,沈澈只是为了照顾她自己捏造的一个身份。

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称呼自己。

直到沈珞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澈,我知道,我是你捡来的,是不是?刚刚周妈已经告诉我了,其实我……”她似乎还要继续说下去,但是安慕枫却冷冷地打断她。

“你知道就好,我不想听你再解释什么了。

不过你记住,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安慕枫说着,就放下刚刚冲的热水,径直地走了出去。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要走,而是想要逃离,逃离这里,因为他怕沈珞说,她的心里只当他是哥哥,这样他听了,会很难过,所以他就走了。

一个人走在冷风中,周围的一切皆与他无关,但是泪水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现在他的脑海里皆是与沈珞在一起的画面,一岁的,俩岁的……开心的,伤心的,一一在他的脑海里掠过,成了一幅画卷,永远地定格在了那儿。

而沈珞,想得竟然是和他一样的画面,他说过,她是他一手带大的女人,这句话,她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不过,她后悔她知道晚了些,如果她早知道的话,她就不会瞒着他交男朋友,做他认为伤心的事情了。

她要一直让他笑,因为他笑得时候很好看。

而一想到萧羽晨,她的眼眸就很快地暗了下去,其实她和萧羽晨,相处了已经一年多了,他们之间也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呢!但是无论怎样,也比不上澈来得重要。

算了还是和他分手吧,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肌肤之亲,就把他当做朋友一样吧!一想到这,她就急着想要给他打电话,说是要分手了。

刚一打通电话,就传来的萧羽晨的声音。

他知道了自从酒店发生的那件事情后,他们之间就回不到从前了。

直到沈珞要提出分手的时候,他才震惊了一下,不过也同意了,毕竟家人不谅解,他们也自然是得不到祝福的。

不过萧羽晨虽然答应了和她分手,但是他的要求还是要和沈珞一起吃一顿饭,这样也好结束他们之前完美的从前。

沈珞听了,就答应了,约定明天中午,他们一起在餐馆里吃饭。

做完这件事情后,沈珞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一个人静静地想着以前发生的事情,那是她和他的回忆。

翻开那本泛黄的相册,一张张都是他们的回忆。

这是她每回生日的时候,都是他给照相的,有点梳着他给扎的辫子,有点还是短头发的,虽然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但是现在看来,他都是精心准备过的。

唉,岁月如梭,现在她都已经二十一岁了,刚刚大学毕业。

本来想找一份好的工作,立足于社会,现在看来都不必了。

合上相册,她忽然想起了家里的梧桐都快泛黄了,于是她推开窗户,可以看见通往客厅的方向,路的俩旁栽种法国梧桐。

记得每一年,他们都是一起在路边散步,数着落叶,过完整个秋天的。

现在自然的心情不同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次陪着自己数落叶了。

但是她还是看着这些树木,心里暗暗出神。

秋风吹得落叶满天飞,巴掌大的梧桐树叶,就开始飞舞起来。

风吹起她的长发,瞬间飞扬起来。

穿着的衣服有些单薄,叶随风轻轻颤动。

感到有些寒冷,她随手关了窗户。

心情有些郁闷,就在书架上挑了一本书,佯装没事,就开始看了起来。

爱情就像一杯美酒,充满着诱人的芬芳!看到这句子的时候,她忽然愣了一下,是不是。

自己对澈的感觉就是爱情呢?她摒弃胡思乱想,就又看了下去。

如果水晶般的恋爱从此破碎,那么我也就从此把你埋葬。

这不就是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嘛! 她想着,竟然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像是自嘲,又像是陶醉。

外面,冷风吹过,吹落的树叶不知飘向何方。

安氏集团

秋天渐渐过去了,寒冬就要来临。

这个季节容易感冒,所以沈珞特地选了一件毛衣,下面配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再搭配着浅颜色的包,很是休闲。

顿悟的她,心情有些好。

沐浴着阳光,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她就出门了。

走出别墅,她往右拐,然后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在那儿叫了辆出租车,就像学校的地点驶去。

他们相约的地点仍是学校旁的那间西餐馆。

它依旧是那样的古朴浑厚,有着西方独有的特点,吸引着一对对年轻男女来驻足。

她一推门就进去了,眼光扫过整个厅堂,在靠窗的位置找到了他。

他正在那儿看报纸,显然是早就来了。

沈珞就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似乎萧羽晨也看到了她,就冲着她微微颔首。

“早啊,萧羽晨。

”沈珞首先开了口,有必要的礼貌,她还是需要的。

“早,阿珞。

”他还是习惯那样称呼她,丝毫没有改变。

沈珞心里一凉,但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在看什么报纸呢?”岔开话题,沈珞就笑着问道。

“哦,也没什么,就是有一则重大消息,安氏集团的总裁去世了,他的儿子袭了他的位置。

”萧羽晨漫不经心地说着,就喝了一口果汁,继续浏览着内容。

“你是说,桐城的安氏集团?”沈珞又问了出口。

“不然还会有哪个安氏集团呢?”他又笑了,对沈珞的一无所知表示好笑。

“奇怪,继承他父亲的事业的怎么会是他的二儿子安慕白呢?”看了上面的报道,萧羽晨,一脸的疑惑。

想当初,安氏集团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地方,可是因为履历不够,还是不知道别的原因,他竟然没有入职,所以他对安氏集团还是有些知晓的。

“怎么,不对吗?”沈珞喝了口茶,盯着他看了半晌,她始终不明白,他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是啊,按常理说,安氏集团有俩个儿子,继承的应该是他的大儿子安慕枫,而不是安慕白啊!这当中定是有什么出乎常理的地方。

”萧羽晨放下手中的报纸,有些不明所以。

“唉,这不是他,也很正常啊!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或者当中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是不会了解的,着富贵人家的生活,谁能够明白呢?”沈珞说着,一脸的满不在乎。

“嗯,这倒也是。

”不过萧羽晨还是嘀咕了半晌,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来了,他们就点了餐。

西式的牛排,配上红酒,应该是年轻的男女最喜欢的吧,可是他们今天却是为了分手而来,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

“来,为我们的相识干杯,也会我们的分离而干杯!”萧羽晨说着,就一口喝干了红酒。

沈珞知道他的心里很不好受,可是看着他这样,她的心也是很难受的。

但是为了澈,她不得不这样做。

萧羽晨还是朝她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再也不言语,而是拿起了刀叉,切起了牛排。

不就是分手嘛,有那么悲伤吗?萧羽晨自顾地安慰着自己,就叉了一块牛肉往自己的嘴里送。

这顿饭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也就结束了。

这宣告着他们的恋情也结束了,可是沈珞却没有回头的余地。

不过走在大街上,听着店里传出的音乐声,她还是不自觉地哭了。

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她一边走,一边抹眼泪,不一会儿,就成了花脸猫。

直到走到街的拐角,她才止住了眼泪。

她想在那儿打车回去,然后再回去泡个澡。

可是左等右等,也等不到车子。

就在她准备走回去的时候,一辆车子在她的面前停住了。

然后出来几个人,就把她给塞进车里。

她很自然地想到,那会是抢劫,或是电影里劫持人的情景,于是就拼命地大叫着,可是却也无人理。

“闭嘴,你再叫,我就让你再也喊不出声音来。

”说话的是一直坐在她身旁的年轻男子,他穿着一件风衣,带着副墨镜,样子有点熟悉,可是一时也记不清来在哪儿见过。

听见了他的话语,沈珞就一直保持安静,但是她的心里很忐忑,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二少爷,前面就家了,真的要把她带进家里吗?”开车的老刘说着,心里一阵不满。

“按照我说的做。

”他的声音也是冷冷的,让人想起澈,不过沈珞丝毫不能把他们俩个人联系起来,因为澈是给她温暖阳光的人,但这个人不是,看上去,他像恶魔一样。

在确定自己没有危险后,车子拐了个弯,就驶进了一个庄园。

那儿也有法国梧桐,正向士兵一样,站立在道路的两边。

她的前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坪,中间是一个池子,水还是碧绿碧绿的,映着蓝天,让人想起了度假的地方。

车子在一幢洋式的别墅前停了下来,接着就有人给那位男子打开车门,而另一扇门也被打开了,沈珞被另一个男子押着走了出来。

跟着那个被称作二少爷的人走进屋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水晶灯,都是鹌鹑蛋大小的,一颗颗很是精美。

接着是屋子里的装潢,简直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

不过这还不是最令人瞩目的地方,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墙上过着的壁画,都直好几十万。

就连底下的毯子,都是质量上乘,踩上去软软的。

而屋子里来来回回的佣人,就有好几个,他们一见到他,就喊了一声“二少爷”,以示打过了招呼。

而他们对沈珞的到来,丝毫没有讶异,而是很为平常。

跟着“二少爷”走过了长廊,来到了书房,他敲响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女,她穿着极为普通的衣服,不过她脸上的 表情很友好,这让沈珞心里生出一丝安慰。

书房的窗,半掩着,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而它的两侧摆放着书架,那儿成列着各式的书籍。

由于光线不是很好,雕花的吊灯一直开着,把屋子中木质的东西,都照亮了,发出一种夹杂着书香的古朴。

屋子的中央摆放着一长方形的桌子,那是用珍贵的楠木做的,而在它的后面有一个女人,安详地坐在那儿,喝着茶,饶有兴趣地看着沈珞。

显然她一进来,她就已经注意到了。

“你就是沈珞,果然长大了。

”说话的是那个女人,她看上去大约五十岁左右,她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衣裳,衬着肌肤,带着宝石的项链,显得雍容华贵。

沈珞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认识自己,但是沈珞还是抬起头来朝她微微一笑。

“是的,我就是沈珞,这位伯母是?”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光,因为她看上去跟一个人很像,她有些疑惑,就仔细地看着她,想从她身上看出些什么。

“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似乎被沈珞盯得有些久了,她生气了,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

沈珞没有回答,只是看她的神情有了些迷惘。

于是屋子里就陷入了一片静谧之中,只有时钟滴滴答答地声音回响在耳际。

“慕白,把东西给她。

”良久,那个女人就对站在不远处的安慕白说道,安慕白示意,就从怀中掏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递给了沈珞。

沈珞莫名地收到一张支票,而且她刚刚喊的是慕白,难道就是安慕白,安氏集团的继承人? 这么说,她是到了安家了,怪不得这么奢华,一路走来,她着实看了不少东西,开了不少眼界。

奇怪,安家带她过来究竟有什么目的,她又看了看那张支票,果然是安氏集团的。

“你收不收?”安慕白把支票拿在手中,感觉到它的分量,就又问了出口。

可是沈珞却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她又收到一张支票,这其中有何关联?不,她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她是不会收的。

“这其中有何缘由,为什么我一定要拿你们的支票?”沈珞眼里惊恐,开始要找寻一个自己期待已久的答案了。

“哈哈哈”那个女子听了她的话,就大声地笑了起来,看上去有些癫狂,又有些凄凉。

“原来你还不知道,不知道是吗?好现在我就告诉你。

”她恨恨的说完,就一步一步地走向沈珞,开始告诉她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沈珞看着她渐渐的逼近,心里一阵恐慌,看着她和澈一样的眼神,她开始有些害怕了,就往后退了几步。

“孩子,你不用怕,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的,而且也会拿着这支票离开的。

”她狰狞着脸,似乎有点恐怖,她说过的话,就像咒语一样敲击着她的心头,使她一阵不寒而栗。

风掀起帘子,吹了进来,吹乱了她的长发,她感到有些冷,似乎她一直不想知道的真相就要呼之欲出了,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不敢知道。

忽然,她想要逃,想要有逃离一切地冲动。

游戏一场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周妈还是一脸地热忱,高兴地跟着沈珞打招呼,可是在沈珞知道周妈一直瞒着她的时候,心里也不是滋味,敷衍了几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打开门,房间里就传来一股浓重的烟味,十分地呛鼻。

窗帘被拉上了,屋子里尽是沉寂的黑,只看见红色的烟头明明灭灭的样子。

她知道安慕枫在等她,等着她回来。

“回来了。

”安慕枫磁性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恼怒,就把烟头使劲地按在了烟灰缸里,顿时屋子漆黑一片。

沈珞顺手就打开了灯,似乎是看见了光线,安慕枫变得更加的躁动不安了。

“嗯。

”沈珞小心地回答着,她知道安慕枫一定是生气了,所以变得很乖巧。

“不要以为变得听话一点,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你知道,惹急了我,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安慕枫的怒气似乎还没有散去,一直盘踞在屋子里,等待着它的爆发。

“我知道,你对公司里的员工一向苛刻。

”沈珞似乎想到了什么,就说了出来。

她知道安慕枫养她二十几年,要得绝不是她听话那么简单。

“你知道就好。

”他的怒气似乎没有消,反而变得更加浓重了,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不过沈珞也不是吃素的,即使在面对养了她二十几年的安慕枫后。

“去哪了?”一阵静谧后,安慕枫又开口问道。

“不用你管。

”沈珞听了他的话,就怒气冲冲地说着,要不是他,她和萧羽晨怎么会分手呢?现在反而来问她出去干了什么了,这不是很可笑吗? “现在学会顶嘴了?嗯,还是知道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后,开始变得肆无忌惮了?”他提高了声调大声说道,眼里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

本来他是想寻个机会把事情告诉她的,现在既然她知道了,他就自顾地说了出来。

“是,我是学会顶嘴了,但是这几年你把我当傻子一样蒙在鼓里,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总是一意孤行的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我的身上,你想过我是怎么想的吗?而我想知道的真相,却一再被你隐藏,你说,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沈珞因为知道安慕枫一直瞒着她,而她今天又去了安家后,知道了真相,心情就激动起来。

她要得很简单,就是一个真相而已,可是他呢,不仅没有坦白,反而对自己处处隐瞒,这叫她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似乎安慕枫没有料到她的反应会是这么的激烈,瞬间僵在了那里。

不过仔细思考她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从小到大,对于她的事情,他总是亲力亲为,甚至连她小时候的尿布,也是他亲自换的,而他对于她的身世一直没有坦白,他总是以为沈珞还小,可是她如今却是长成了一个大姑娘了,也不小了。

只是没有想到,她会那么的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么地想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不错,那是他的疏忽,可是他自认为,这几年没有亏待过她。

她从小的玩具,吃得,穿得,一点都不比别的孩子差。

只是每回学校里叫她的家长过去,他的眼里总是会泪光闪烁,不知道她的父母为何会把她遗弃。

“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瞒你的。

可是打小,我就是把你捧在手心里宠着,含在嘴里怕你融化了,我真的不知道这样做,会让你伤心。

”安慕枫听了她的话,喉头一阵哽咽,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听了他很无力的辩白,沈珞也知道自己情绪过于激动了。

可是自从她从安家出来后,她发现安慕枫处处对她撒谎,甚至有些事情根本就是瞒着她的,这叫她怎么能接受呢?不过,安慕枫对她的好,却是真的,这也叫她相信了人世间还有真情,这个道理。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那么激动的。

”缓了一阵后,沈珞又低声说道。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复而,沈珞又问了他。

她知道,他们的关系,不比从前了,他根本不是他的澈哥哥,而是一个城府极深的男人。

“怎么办,呵,怎么办,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不能离开我,而我也不会让你离开!要知道,十八岁的那晚,你就成了我的女人!”他迷离的眼神带着一丝恨意,似乎这么多年来得情谊,她都没看在眼里。

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都成了一个笑话。

“十八岁的那晚,只是一个意外。

”沈珞一听到他提到了她心中的隐痛,她就忍不住恨道。

她一直追寻的那个答案,原来竟是这样。

曾经的她多么的单纯啊,以为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没想到那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而且一直不让她知道真相。

如果说自己是他的女人,那么有哪个男人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女人!一瞒,就是三年。

是啊,三年了,他难道还当自己是个孩子吗? 见到她的回答很冷淡,安慕枫冷冷地一笑,眼里有一丝痛楚闪过。

这就是他倾心相对的女人,一个冷到铁石心肠的女人,一个在知道真相后,不顾一切伤害他的女人。

只是他还是那么爱她,爱到义无反顾,爱到飞蛾扑火。

原来自己所作出牺牲,她全然不放在眼里,全然不及一个沈澈来的重要!他开始冷笑,心中的那抹剧痛渐渐袭来,令他如坠入了冰窖。

“我是不会放手的!”他冷酷的话语,带着些许霸道,带着些许的不甘心,在沈珞的耳边响起,令她浑身一震。

接着安慕枫一步一步地走向沈珞,“你想离开我,休想!”他邪魅的笑容又绽放在他的嘴边,带着一丝弧度,张扬着不羁。

捏着她的下颚,他想看清楚,看清楚这个女人究竟是用什么来做的。

把她逼至墙角,他狠狠地吻了她。

感觉到他有力的吻,在自己唇间游走,她也无力反抗,就这样一动不动地任他强吻着。

而安慕枫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冷淡而停止动作,反而愈发得热烈起来,挑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让沈珞感到有些窒息。

“吻够了没有,安慕枫?”听到了沈珞暧昧不清的声音里,吐出的最后的三个字,他就停止了动作。

他的眼里露出一丝警惕,感觉到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他开始再次盘问着她。

“你说什么?”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真实名字,他又质问了一遍。

“我说的是安氏集团的大少爷安慕枫,你就是他对吗?”沈珞有力地质问,在他的耳边响起,使他不能呼吸。

她怎么会知道,她今天去见了什么人了,难怪一直跟自己闹别扭,原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安慕枫看着她,有些无言以对。

她清澈的眼眸里,分明闪着一丝受伤。

她今天是去见了什么人了吗?都怪自己今天没有派人跟着她,否则,他就一定能知道是谁告诉她了。

“我是谁,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我是抚养你长大的那个人,是你唯一的亲人。

而你,想要离开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说完,狠狠地撂下这么一句,就又在她的耳边吻了吻。

似乎觉得告诉她真相的人,有些居心拨测,他就又使劲地往沈珞的身上靠了靠。

闻着她身上的玫瑰花的香味,他一阵心醉。

这么美好的香味,他怎么忍心离开,怎么忍心让他们的计谋得逞。

“那么,我的珞大小姐,是真知道了我的身份,你猜,猜猜看,下一步,我会怎么做呢?”他虽然心中一惊,但是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居心拨测,态度就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压根不想放过沈珞,就从容不迫地挑起了话题,以好探出是谁走漏了风声,他们这样做,有何目的。

“我,我怎么知道?”感受到他忽冷忽热的变化,沈珞也猜不透他想做些什么,只是闻着他熟悉的香烟味,心里有些忐忑。

他的眼神告诉她,有些事情她不该知道的,但是她却知晓了,后果会很严重! 不一会儿,他的脸上又绽放出邪魅的笑容,只是停止了对沈珞的动作。

微笑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神秘莫测。

好啊,既然对方唱了一出这样的戏码,那么自己就得配合,不是吗?欲擒故纵的游戏,他觉得有些有趣,就下定决定陪他们好好玩一玩。

“珞,乖,梳洗一下,待会下来吃晚饭。

”放开了沈珞,他的心情又开始大好了,就仔细叮嘱着,伸了个懒腰,下楼去了。

沈珞一脸的怪异,他怎么可以还这么镇定呢,不是应该生自己的气吗,不是应该问问为什么吗?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还真把自己当做了他的私有物,这真的是他对自己女人的方式吗?还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孩子来看待了,哼,她也不小了。

一想到这,她就感到有些好笑。

不过她记得她答应过安慕白的,要离开他。

甜蜜娇妻我最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甜蜜娇妻我最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顾少宠妻成瘾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顾少宠妻成瘾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顾少宠妻成瘾目录预览:002我不想做你的生意003衣衫不整撞进他怀里004见色忘友,趁人之危002我不想做你的生意“不劳费心。”张柯说完,毫不停留的开门出去。身后,传来那个男人放肆的笑声:“顾少,看来你的行情不行啊,被嫌弃了,连个小丫头都看不上你啊!”“闭嘴。”声音戛然而止,是那个冷硬的男人吧?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有这样的气势。果然是走错了地方啊,张柯回头看了一眼包厢的名字,上面写着216.她应该去206的。206包厢。张柯打开门进去,先谦卑的鞠躬道

  • 小说惹婚成爱:女人,休想带球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惹婚成爱:女人,休想带球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惹婚成爱:女人,休想带球跑目录预览:002捉奸在床003孤女寄人篱下的生活004意外的温柔002捉奸在床“妈妈,妈妈!”苏燕呆呆的站在门口。柳梦瑶听见她的声音,用力推开了身上的凌建海,抓起一件衬衫穿在身上,跑过来抱住女儿。“燕燕,你怎么会在这里?燕燕乖,你先出去!”“妈妈,凌建海是不是在欺负你?妈妈,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我们去找爸爸,我要爸爸!”苏燕抱着妈妈哭着哀求,这里好可怕,她不要在这里,不要!“燕燕乖,妈妈不是告诉你了吗?爸爸去了

  • 小说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目录预览:002类似“绑架”的行为,当梦吧003“男友”突然出现004还要生一个孩子002类似“绑架”的行为,当梦吧他将她护在身后。一瞬间,他与她被蜂拥而至的记者团团围绕。他一贯冰冷的面容有所缓解,嘴角微微扬起弧度,保持他的风度。她被迫与他贴近,因为她就快被群拥的记者湮没,不得不握紧他,幸好保镖在维持着秩序,他与她的面前仍有一条通往酒店的路。“盛总,请问您是否要在此刻宣布您与宁悦小姐的婚事呢?”“宁悦小姐,你与盛总是在美国

  • 小说女人,乖乖让我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女人,乖乖让我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女人,乖乖让我抱目录预览:002只是叫他一声老公而已003他和宝宝太像004被撞个正着002只是叫他一声老公而已颜若只犹豫了片刻,便钻进了车里,车子很快驶了出去。“谢谢。”系好安全带后,颜若笑了笑,“还是老公你知道心疼我。”陶宇轩目不斜视开车,刚才一出酒店,他就看到她站在寒风里等车,又是跺脚又是搓手,小小的一团被宽大的外套罩住,远远看着格外的滑稽。他不吭声,颜若索性也不说话了,昨晚被他折腾了一晚上,根本没睡多久,现在正好他当司机,她也补补觉。

  • 小说因为刚好遇上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因为刚好遇上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因为刚好遇上你目录预览:第2章给了一根手指第3章我真成了孤儿第4章城里人真会玩第2章给了一根手指我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拎着头发把她从凌慕白怀里揪出来,赤-身-裸-体扔到外面,砰地一声关上门。“姐夫,开门啊……沈欢笙这个贱女人欺负我……你要帮我做主啊……呜呜……”门外的哭声震天响,我很淡定的拿出手机给精神病院的熟人打了个电话,“有货,快点!”十几分钟之后,门外的女人就被拖走了。我之前也帮凌慕白处理过一些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面对这种事情,已经驾轻就熟了。

  • 小说我的冰山美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我的冰山美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我的冰山美女上司目录预览:第2章那个周末第3章吃了一惊第4章把我当姐待第2章那个周末那个周末,我没有去江海大学找留校工作的晴儿,推说工作忙,没时间。这是很久以来,我们第一次没有周末在一起,以前每个周末我都要去陪晴儿逛街散步或者打羽毛球。我不知道经历了这酒后唐突的一夜会改变我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在宿舍里躺了2天,却并没有睡好。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不可遏制地爱上了柳月,这个比我大12岁的迷人少妇,这个带我进入生命之源的妩媚少妇,

  • 小说都市小保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都市小保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都市小保安目录预览:第2章套近乎第3章美丽凶悍的主管第4章你特么倒是打我啊第2章套近乎苏晴一听徐志这么理直气壮的话,不由怒极反笑。“我凭什么要给你三万?咱们早已经离婚了,女儿的生活费你从来没给过。别说我没有三万块,就算我有,我就算扔给狗也不会给你。”徐志说道:“靠,一夜夫妻百夜恩,你这娘们还真够狠心的。你那些金银首饰是我给你买的,现在拿来卖了不正好?我告诉你,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反正我欠这些大哥们三万块,他们说了,要是你不拿出来钱,他们就拿

  • 小说一不小心睡了总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一不小心睡了总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一不小心睡了总裁目录预览:第2章爬上我床的原因第3章未婚妻都算不上第4章一张陈年旧照第2章爬上我床的原因“重要的事情?”陵寒唇角掀起一抹悠然的笑容,“你希望奶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嗯?”他那不明意味的低笑,让叶欢颜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生出来了,她讷然的瞪大眼,看着他从椅子上起身,拿起西装夹克后一步步的逼近她。这么多年,不能否认的一件事是,她怕陵寒,很怕很怕。他阴沉不定的性格,恶趣的行为,总是能把她吓得心肝儿直颤。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床.下,她都怕

  • 小说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目录预览:第2章他是谁?第3章全程搜捕她第4章被他撞了第2章他是谁?四周再次恢复了最初的宁静,男人在黑暗中愧疚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你想要什么补偿?”啪……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了他脸上,俞静雅迅速穿好衣服奔向茫茫夜色中。身后隐隐传来男人的呐喊:“对不起,我叫叶北城……”叶北城,俞静雅记住这个名字了。回了家,战争终于停止,满屋一片狼籍,母亲宋秋莲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见她推门而入,把头一撇视线移向了别处。默默的走向自己房间,

  • 小说邪恶总裁,溺宠小狂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邪恶总裁,溺宠小狂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邪恶总裁,溺宠小狂妻目录预览: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经理经理?”喝醉酒的小女孩猛拍着墙壁,吆喝道,“来人哪!我要找肌肉美男子!我要点服务!”“小姐,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服务?”经理见怪不怪,闻讯赶来。“给我来一个……不,来一打你们店里最帅的男公关!”经理打量这张圆润稚嫩的小脸蛋,看她普通像大学生的穿着,心里掂量着,现在的小丫头还玩的挺开!他转身招来一个男公关,“小姐你看,这个怎么样?”顾爽爽抱着酒瓶,憨憨的打了个酒嗝,甩了甩手,“就一个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