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太极相师8章

2017/11/9 16:35: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太极相师
第08章 名门之后

夕阳斜照。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一辆破金杯在土路上喷着黑烟前进,车内,老道正爱不释手地端详着那株碗口粗的血色灵芝,张去一则抱着双手闭目养神。钱胖子从后视镜上瞄了一眼,一脸讨好地道:“张爷爷,这血灵芝吃了能增加十年功力?”

张老头白眼一翻:“你小子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钱岱讪笑道:“以前我是不相信的,不过见识过你老人家的本事后,我现在相信这世上真的有武林高手。你老藏得可真够深,难怪去一这么厉害,竟然能把你的下落给算出来,早知当年我就答应拜您为师了。”

钱胖子这记香屁显然搔到老道的痒处,捋着胡子得意地道:“嘿嘿,后悔了吧呃,你刚才说啥?是小一把贫道的下落算出来的?”

“可不是!”钱岱添油加醋地将两人找到盗洞的经过说了一遍。

老道疑惑地问:“小一,真是你算出来的?”

“你说呢,我的相术还不是跟你学的!”张去一不置可否地道。

老道更加懵了,这老货自家知自家事,如果论武道勉强算是摸到门槛,而相术根本就是学了点皮毛,平时忽悠下普通人可以,真本事是屁都没有。

“难道小一是天生的相术才?对,肯定是这样!”老道眼前一亮,似乎终于找到合理的解释,问道:“小一,你是不是把咱们家祖传的《通微显化众生相》理解通透了?”

张去一微愕,忽记起去年某日,爷爷似乎真给了自己这样一部书,不过读起来太过晦涩难懂,看了开头几十字就扔了,现在不知躺在家里哪个角落呢!

“那个应该是吧!”张去一支吾道。汇金地

老道一拍大腿,开心地大笑道:“我就知道,哈哈,小一你果然是相学才,以后看谁还敢鄙视咱家祖传的相学宝典,偏生你爸那逆子说封建迷信不肯学,气死老子了!”

钱岱弱弱地道:“老神棍,看样子连你自己也没弄懂那通啥录的,难怪老算不准。”

老道老脸微红,哼道:“玄门五术,山、医、命、相、卜。以相术最为玄,真正的相术大师,相天、相地、相人,窥视天机,执掌天下气运,小则预知吉凶,大则移朝换代。自古以来,相术大成者又有几人?陈抟、三丰道人、袁天罡、刘伯温十根指头数得过来。若人人都有铁口直断的能耐,这天下岂不是乱套。”

钱岱讪笑道:“那你老人家的意思是不是承认自己没真本事,全靠忽悠!”

“小胖崽,你小子皮痒了?”老道恼羞成怒。

钱岱脖子一缩,不敢再揶揄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张去一不动声息地道:“爷爷,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咱们家是明朝张松溪的后人?”

老道正容道:“当然,《通微显化众生相》乃三丰道人所著,后来由先祖松溪公传承下来,至今已历四百余载。”

“啊,我说张松溪这名字咋这么耳熟,不就是金庸笔下武当七侠之一吧?”钱岱一拍额头。

老道得意地道:“没错,松溪公确是三丰道人的第四个嫡传弟子,我们是松溪公第六十九代传人,若不是年代久远,金庸那老小子还得给咱付人物素材费呢。”

张去一不禁无语,没想到自己转生到地球,竟成了祖师爷在球一名弟子的六十九世后代,辈分低了辈。

钱胖子抓了抓后脑:“不对啊,张三丰最牛逼的是太极拳,可刑老九咋说你用的是鹰爪功?”

老道翻了个白眼道:“贫道又没说鹰爪功是祖传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专心开车,别给老子翻沟里去。”

张去一心中一动,爷爷这么多年一直没显露武功,若不是出了今天这档事,自己还不知道,老家伙藏得这么深,其中肯定有隐情,不过看样子并不打算说出来。

“小一,这朵血灵芝给你吧!”老道把血灵芝丢给张去一。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为什么?”张去一不禁愕住,刚还纠结怎么向市侩的老爷子要血灵芝,没想到他竟然主动给了自己。

老道捋着须道:“你既然读透了《显然通化众生相》,成为相师是自然而然的,自古以来,相师窥视天机,乃逆天损寿的行当,这血灵芝固本培元,延年益寿,最是适合你。”

张去一有点惭愧地道:“谢谢爷爷!”

这东西能延年益寿,本应留给爷爷,不过眼下自己确实需要这玩意来辅助修炼,也罢,等以后能够炼制丹药,给爷爷炼制一炉延年丹便是。

当面包车驶进张家小院,天已经完全黑下。

“爸,你这是跑哪了,我们和问道担心死了,咦,爸,你的道袍咋破成那样?”

张去一等人刚下车,早就候在门口的薛翠兰立刻迎上来,眼神狐疑地打量着灰头土脸的三人。

“担心啥,给人看个坟而已,大惊小怪。”老道冷哼一声往屋内走去。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薛翠兰拉着张去一低声问:“小一,在哪找到你爷爷的?你们这是遇到土匪了吧?”

“妈,瞧你说的,这都什么年代了,哪来的土匪?先吃饭再说,饿死了都!”

“哎哟,你这破孩子,小胖,你最听话了,快告诉阿翠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薛翠兰一把揪住企图跟着溜进屋的钱胖子。

钱岱嘿笑道:“翠姨,也没啥大事,张爷爷他给人看完坟,结果主家好像不大满意,所以嘛”

说到这里,钱胖子故意压低声:“所以张爷爷是走路回来的,结果迷路了,在野外露宿了一夜,还好被我们遇上了,不然走到明天早上也回不来。”

由于古墓的事不能说出去,以免招惹麻烦,所以回来的路上,三人便拟定好这个说辞,尽管有些丢脸,但老神棍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薛翠兰闻言后一脸恍然,难怪老头子脸黑得跟锅底似的,话该啊,看你以后还有脸出去忽悠。话说薛翠兰早就对老头子给自己的宝贝儿子灌输“封建迷信”思想十分不满,自然乐意见到老道出糗。

张去一进了屋,发现热腾腾的饭菜已经摆上桌面,红烧回锅肉,糖醋鲤鱼,不用看就知是老爸的杰作。

钱岱垂涎三尺地道:“嘿嘿,问叔的拿手菜,这次有口福了。原文huijindi.com”说着毫不客气地端起饭碗开动,而老道早就抢先一步了。

这时,一名中年男人端着一碟炒好青菜从厨房走了出来,跟张去一有些相似,只是嘴更方正,嘴唇也更厚些,正是张去一的老爸张问道。虽然同样是帅,但相之下,老爸偏阳刚,而张去一则更柔和。

张去一:“爸!”

钱岱:“嘿嘿,问叔,我们先吃,不等你哩!”

张问道嗯了一声,又向胖子点了点头,再叫了老道一声爸,然后坐下来闷头吃饭,其他什么也没问。钱岱显然早就习惯了张问道这种寡言少语的风格,也不觉得尴尬,继续大块朵颐。

“小一,你们今晚还要上晚自修吧?吃完饭赶紧回学校。”薛翠兰道。

钱岱抢先道:“翠姨,今天学校组织去崂山郊游,晚自修也免了,所以我们可以在家住一晚,明天早上再回学校。”

薛翠兰皱眉道:“明早回去哪赶得及,少不了缺两节课,不行,吃完饭就回学校吧。”

老道不以为然地道:“缺一两节课有什么打紧,天都黑了,让小一在家住一宿,明早再上学吧。”

“爸,小一都高三了,还有一个学期就参加高考,不抓紧哪行,到时又上不了大学咋办?”薛翠兰争辩道。

听到老妈用了个“又”字,张去一就知道要糟糕了,传说老爸当年考上了大学,却因为爷爷被人告发宣扬封建迷信,于是被刷下来了,成为那个疯狂年代的牺牲品,从此变得寡言少语。

果然,老道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张去一连忙打圆场道:“妈,放心吧,儿子保证把京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给您捧回来。”

“呵呵,是就最好了,多吃多点!”薛翠兰笑得合不拢嘴。

老道把筷子一放,站起来拂袖而去。

张问道瞪了自己媳妇一眼,后者嘟哝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一顿饭最后不欢而散,从家里出来后,钱岱开上破金杯,载着张去一往镇上去。

钱岱那货一边开着车,一边幸灾乐祸地道:“哥,这次牛皮吹大了,京华大学有那么容易考,去年青市才录取了三个,只有一个是咱们清中的。”

张去一却是不以为然,若是以前的自己,别说京华大学,能上本科就不错了,但现在不同了,觉醒了记忆的自己,神魂不知强大了多少倍,各种q也随之变强,考京华大学还不是有七八分把握的。

太极相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太极相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高冷总裁太腹黑4章

    原标题:高冷总裁太腹黑4章小说名称:高冷总裁太腹黑第4章自找的“我不是你男朋友。你家在哪,送你回去。”靳天辰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说道。“家?我家被卖了,没有家了。”任若璃开口,一股浓烈的酒气直冲靳天宸的脸。“不对,我有家,你家就是我家啊,亲爱的。”说话的时候,她竟然又往男人的身上靠了靠,胸前的一对饱满紧紧地压着男人的手臂。靳天宸的喉结微微一动,深邃的眼眸中闪过异样的神采。该死,这女人的动作,竟然让他有了反应!如果是在往常,他是绝对不会对这样一个普通女人有感觉的,可是今天不同,他被人下了药,此时身体

  • 黏人娇妻,要不够4章

    原标题:黏人娇妻,要不够4章小说名称:黏人娇妻,要不够004因工作失身,她父母怎么想对方似乎不悦,“怎么了,这件事有值得你好奇的地方吗?”林经理立即谄笑道,“我当然没什么可好奇的,我只是觉得陆雨汐这女孩可能不太听话,我怕给总裁惹麻烦!”对方平静道,“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你准备好去美国做你的公关部经理吧!”…………自酒店回到家中,陆雨汐用冷水一遍遍地清洗过自己,然而,属于江沐恒的男性气息却好像怎么也清洗不走,始终提醒着她昨晚所发生的一切。“混蛋……”陆雨汐已经记不清楚她骂了多少次这样的字眼,但是都

  • 花城猎艳:天才高手很放肆4章

    原标题:花城猎艳:天才高手很放肆4章小说名称:花城猎艳:天才高手很放肆第4章雷霆娇娃那些嘲讽很难听,确实很过分,尽管声音不是很大,却被秋羽一字不漏的停在耳中,扭过头,冰冷如刀的目光看过去。骂的最起劲的是五六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块头都不小,其中个子最矮的也比秋羽要高,一个个虎背熊腰,眼里尽是轻蔑和不屑。秋羽犀利的眼神让几个家伙愣了下,紧接着勃然大怒,就这么个乡巴佬,土包子,还敢瞪他们,明显欠揍。其中个子最高的那家伙有一米八多,长得跟大猩猩似的,明显有返祖现象,非常之丑,这家伙名叫王师虎,人送绰号“狮

  • 妖妃归来,王爷别挡轿4章

    原标题:妖妃归来,王爷别挡轿4章小说名字:妖妃归来,王爷别挡轿第4章:因为脏“长了记性啊”,叶宋抬起脸来眯眼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脸、脖子,“看,这里不就是证明?需得好些日子才能好起来呢,”苏宸脸色阴沉了下来,她又道,“不过这件事本来是我不对在先,在这里再给妹妹赔个不是。”南枢尴尬地笑了笑,道:“是妹妹做得不够好。”“我听说,院子里要换什么用度还得经过王爷的同意”,叶宋边吃边道,吃相还算斯文,“我想换一套家具,还请王爷批准。”“你要家具做什么?”苏宸问。“我要搬卧房,所以原先的不能用了。”叶宋若无其

  • 极品天王逍遥都市4章

    原标题:极品天王逍遥都市4章小说名称:极品天王逍遥都市4屌丝本色我终于明白三夫人雷哥他们为什么看我的眼神不对劲了。我也明白这两个家伙找我的原因,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跟眼前这个快死的家伙长的极为相似,确切的来说,真的可以以假乱真。我全身哆嗦着,“三……三夫人!”“我说过,以后,叫我颜姨!”三夫人盯着我,“还有,你的名字,叫着萧扬,听明白了吗?”“不不不!”我赶紧摆手,“三夫人,这事情,我做不来!”娘的,从桃山疗养院到这里,再加上这帮人开的那些豪车,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说白了,老子

  • 掌中明珠:我的义务替身妻4章

    原标题:掌中明珠:我的义务替身妻4章小说书名:掌中明珠:我的义务替身妻她的委屈求全秦雅滢换好衣服一走出浴室,就看到冷慕宸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就起身往外走,她也乖乖地跟上。一路上,银色宾利车子里,气氛僵凝到了极点,让秦雅滢只能看着窗外,整个人往车角落里缩。有他在的地方,她总觉得有一股冷意让她全身发寒,忍不住打颤。车子在一个小时之后,停在了A市最豪华的别墅区,这里的别墅环境优雅,格局精致,能在这里拥有上千坪的别墅,也只有冷慕宸了。车子驶进了车库,才刚停稳,便有冷冷的声音传来,“下车!

  • 佳妻有梦:冷心老公宠入骨4章

    原标题:佳妻有梦:冷心老公宠入骨4章小说书名:佳妻有梦:冷心老公宠入骨第4章欲加之罪这边。段允安见李欣茹的脚肿的越来越大,弯下身子把李欣茹抱上车,放在后座上,开车往医院的方向去。“允安,不要怪韩小姐,她只是心情不好才会……你们毕竟四年的感情,不要离了婚,还搞成这样。”李欣茹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好像所有的错都是她一般。段允安没有说话,却在心里面更加讨厌韩珺瑶,他没有想到韩珺瑶竟然会是那样的女人。看见段允安眉头紧锁的模样的,李欣茹的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弧度。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最近几天尽量

  • 霸道总裁不要惹4章

    原标题:霸道总裁不要惹4章小说书名:霸道总裁不要惹04乌龙,认错人了“啧啧,二十岁的青春少女花,就这样被他摧残了……”身后,那人喋喋不休,但终归是掏出电话拨了出去:“过来把这女人处理了!”嘿,还好他提早做了准备,他手里可是有很多照片啊!刚刚得意了一下,那人的脸就苦了下来,远处,男人的贴身助理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凉歌的意识一直都处于模糊的状态,耳边尽是男人的低喘声,以及低沉愉悦的笑声。凉歌有些烦躁,想要睁开双眼,却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大吵大嚷着。“你们两个是怎么做事的?!连人都能认错?!”

  • 绝品视界4章

    原标题:绝品视界4章书名:绝品视界第四章晕倒的少女“出绿了,赌涨了……”兴奋的呼声自解石台下众人口中响起,随着众人的呼喊,摩擦翡翠原石的两人,立刻停下动作小心的撒水擦拭。原石上,摩擦过的地方宛若给原石开了一个窗口,巴掌大小的范围一片绿意央然。“这块翡翠卖吗,我出五十万。”“我出一百万!”“我出二百万!”兴奋的声音不断响起,一些玉器行的老板,已经开始对王洋报价。赌石有风险,在未将翡翠完全掏出来的情况下,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所以很多人会见好就收,直接将风险转移到下一个买家。但王洋不同,拥有透视眼的他

  • 你的情深,乱我流年4章

    原标题:你的情深,乱我流年4章小说名字:你的情深,乱我流年第4章绝情的男人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人,好多人都往这边看过来,酒会的保安冲了过来,看叶梓潼的穿着普通所有人都把她当服务员了,这里是高级酒会,保安也不是一般的势利眼,不管青红皂白,马上上前推搡着叶梓潼带出了大厅。侯婷婷的眼睛里进了辣椒水,马上送去了医院,夏淑涵昂贵晚礼服上都是汤汁,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慕兆丰闻讯也赶过来了,看见夏淑涵的狼狈有些惊讶:“这是怎么回事?”夏淑涵其实很忌惮慕兆丰知道叶梓潼出现的事情,可是现在这样想瞒也瞒不住了,她哭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