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神医兵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18:16: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神医兵王

第一章 兵王回归

四月,和煦的阳光普照着大地,清风拂过,让人心旷神怡。说明huijindi.com

开源市开发区。

“嘎吱——”

一条树木成荫,人迹稀少的道路上,一辆鸣笛急行的救护车突然停了下来。

顿时让车里的人下了一跳。

“王叔,怎么了?”

一个清丽动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急切的问道。

“等下,我看看。”

司机王叔赶紧下车检查,半分钟后脸色异常难看的打开救护车车门说道:“古医生,车坏了,咱走不了了。”

“什么?”

救护车上的病人家属大惊失色,急躁的质问道:“救护车怎么就坏了?你们医院怎么回事来之前不检查车吗?现在怎么办?我爸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

“大家别急,王叔,具体怎么回事?多长时间能修好?”

一个穿着白色医生服的绝色美女黛眉紧蹙问道。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天使般的绝美容貌,宽大的衣服掩饰不住她魔鬼般的完美身材,整个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纯洁如雪莲花的气息,更为她平添了几分魅力。那双星辰般明亮的眼睛里,透着焦急。

“原因不清楚,估计一时半会修不好了,现在怎么办?”

司机王叔也很焦躁,这要出了事,首先是他司机的责任,因为是他没检修好救护车。

绝美的古医生看了一下救护车上的昏迷的老者,皓齿轻咬嘴唇说道:“赶紧打电话联系医院,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派一辆救护车来,这位病人的病情我来尽量控制。”

司机王叔不再迟疑,立刻掏出电话联系医院,他可知道眼前美女古医生绝不是花瓶,而是真正有实力的中西医全通的医术高手。

现在,只能靠她了。

电话通完,司机王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汇金地

“他们说最快二十分钟才能到这。”

“二十分钟?来回四十分钟。”

古慕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一个尚未清楚病因昏迷的老者,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救护车上的急救措施太简单,不足以维持太长时间,必须赶紧送入急救室急救。

四十分钟太长。

“四十分钟!你们这是想让我爸死啊!”家属们立刻暴躁起来。

“你们联系自己认识的有车的人看看能否最短的时间赶过来。”

古慕儿立刻冷静下来对病人家属安排道,然后转向司机道:“请王叔您尽最大努力修好车,同时等看看有没有车过来有的话不管什么车立刻拦住!”

“我努力救治老人,希望一切来得及。小说神医兵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一条条井井有条显示了古慕儿不一般的冷静和安排力。

大家立刻各司其职,打电话的打电话,救人的救人,修车的修车,都知道这时候不是吵闹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有些凝重。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三分钟过去,没有车来,救护车也没有被修好,司机王叔的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

以前救护车一修就好,可今天他根本检查不出来有什么毛病,就这么突然熄火了,平时坏没事,可想在车上的病人等着急救呢!

这种情况让他越来越焦急。

四分钟……五分钟……五分钟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巨大的煎熬,每个人都承受这巨大的压力。

老人没醒,有车的朋友联系不上,救护车还是没找到熄火的原因,偏僻的路上也没有一辆车经过。

这时,一道身影从远处缓缓走来,他拎着一个军用包,一身黑色休闲服,把他那健美般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原文huijindi.com

刀削斧刻般的俊朗脸庞上,那双深邃而透着几分沧桑的眼睛,拥有着奇特的魅力。

“需要帮忙吗?”

一个极其富有磁性和男性阳刚之气的声音吓了所有人一跳。

根本没人察觉到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没人知道他何时走过来的。

俊武的年轻人看了一眼救护车内的情况,古慕儿的绝美容颜让他眼神中闪过一丝欣赏,也只是欣赏,没有其他任何想法。

古慕儿和杜仲对视一眼,仅凭气质她发现眼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有着不同寻常的稳重和强大自信。

年轻人微笑的点点头,然后来到司机那里,再次问道:“需要帮忙吗?”

“啊!”

王叔先是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年轻人已经凑到了发动机面前,探着身子看了一眼,然后伸手随意在起动机正极螺丝上拧了一下,然后拍了拍手,冲着司机王叔一笑。

“好了。网站huijindi.com

转身继续向着远方走去。

司机王叔直接傻眼了,先不说那个正极螺丝岂是你两根小手指就能拧动的,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么轻轻拧动一下,就说好了?这不扯淡吗?司机王叔带着不屑神色,看着杜仲厚实的背影,犹豫片刻后,还是觉得应该尝试一下,一拧动钥匙,听到发动机正常响动的声音,整个人如遭电击。

真……真好了?司机王叔的眼睛瞪得滚圆,满脸难以置信,下意识的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

疼……不是做梦。

可这也太难以置信了吧!

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突然出现的年轻人,一个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的年轻人,就看了一眼,两根手指轻轻拧动了一下那个用扳手都难以拧动的螺丝,就把车给修好了!

这说出去谁信!

他亲眼看到了都不信!

“王叔,车修好了?”

古慕儿听到车响的声音急忙问道。

“好……好了。”

司机王叔的脸色变得极其的复杂,脸上根本没有太多的兴奋,而是夹杂着极度震惊的疑惑,最后叹了口气道:“是刚才那个年轻人修好的,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他?”

古慕儿和家属们都愣住了。

古慕儿脑海中再次浮现刚才看到那个英俊充满阳刚之气的年轻人,有些不敢相信。

一个凭空出现的人轻而易举的把车修好了?刚才可难倒了有着三十年开车经验的王叔。

“王叔,赶紧开车吧!抓紧时间赶往医院。”古慕儿立刻说道。

司机王叔也知道救人要紧,立刻开动救护车风驰电掣的向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路上不停的搜索着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可是那个年轻人如同他凭空出现一般又凭空消失了。

一个巨大的疑团深深的扎在了司机脑海中。

他是谁?怎么如此厉害?古慕儿也透过车窗看着外面,没有看到那个年轻的脸庞,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但是她隐隐觉得他们还能再相见。

……开发区另外一条静谧的小路上,响起了稳健的脚步声,每一步似乎都透着一丝丝沉重和莫名的急迫。

“六年了,我回来了。”

杜仲,中医世家杜家千年不遇最有天赋的继承者,可他却有着异于其他杜家人的梦想,他梦想从军,投身军旅生涯,穿着一身橄榄绿,手持冲锋枪,为国家奉献自己青春。

十六岁那年,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报名参军,而这这一晃,便已经过去了六年。

六年!

他经历了太多太多。

他的骨子里,流淌着厮杀战斗的血液,哪怕是闭上眼睛,他脑海中的一幕幕,都是枪林弹雨中和敌人厮杀,都是用尽所有的力量,守护着祖国的利益。

而这一切都随着退伍成为了过去。

稳健的脚步,一步步迈动,杜仲那颗心却在颤抖。

按照六年前和爷爷的约定,他回来了,脱掉了那身让他骄傲,让他自豪,也让他不舍的军装,背上了回来的行囊,回归都市。

这里,有着他杜家的祖祠。

这六年,杜家的族人早已经分散到了全国各地,而他们家的祖祠,却留在了这里,除了每年一次的祭祖,这里几乎见不到杜家的族人。

从部队回来之前,他联系过爷爷,得知如今的开源市,只有二叔家的妹妹留在这里学医。

行医先祭祖,这是杜家的家训。

医!

这个融入到杜家每个人骨子里的字!

他忘不了六年前,他离开时爷爷紧紧抓着他的手红着双眼颤抖着声音说的一句话:“杜家人一定要学医!所有人都可以不学,你也必须学!爷爷求你了,活着回来。”

他活着回来了,如今脱掉军装的他,回来继承发扬杜家医术。

青砖碧瓦朱红墙,宅门大院饱经岁月的侵蚀。这里,便是杜家祖祠的所在地。

北飞的雁从高空经过,传来清脆的啼鸣。

门户大敞的院落里,一名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孩,正拿着扫帚,怒视着五名虎视眈眈,不怀好意的地痞流氓。

杜仲在门口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幕。

“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敢动我杜家一砖一瓦,我就跟你们拼命!”女孩眼神中有着几分恐惧,握紧扫帚的手指因为用力有些发白,但声音中更多却是坚定。

眼前的女孩眉宇间依稀可以看到那个娇蛮可爱的小妹杜雨荷影子,六年后第一次看到亲人,让杜仲有种想笑着流泪的冲动。

至于那五个地痞流氓,在他眼中根本不存在一般。

神医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医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皇帝强宠绝品废柴妃8章

    原标题:皇帝强宠绝品废柴妃8章书名:皇帝强宠绝品废柴妃第8章苦尽甘来贺兰雪打住了话头,忍了一忍,终于没撂下什么狠话,只是松开手,就着那一半被子,侧身躺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无趣,本来只是打算过来看一看就走,怎么还留了下来?还是自己死乞白赖,巴巴地赖下来的。贺兰雪觉得很窝气。正准备在掀战火,另一边的伊人不知何时也停止了拉扯,而是躺在另一侧,背紧紧靠着他,重新裹好被子。被子的体温在安静的那一刻,交融了两人。伊人的呼吸也浅浅地浮起。贺兰雪有种特别柔软的错觉,抬起的手又轻轻地放了下去。算了,她一进

  • 冰山总裁的全能兵王8章

    原标题:冰山总裁的全能兵王8章小说名字:冰山总裁的全能兵王第八章风家当李羽接到电话的时候,他正把一堆摔坏了的摩托堆到路边。“喂,你那边结束了?“他尽可能温柔地问道。自己刚刚料理了骑着摩托车的十来人,要说没点喘气那就真的是超人了。“你声音压那么低干嘛?““这不是怕你那边还在工作嘛。““别扯这么多了,一会儿车来了你直接坐上来就是了。“没等自己说好,对反就立刻挂断了电话。“看来她那边没我这么顺利啊。“比起等龙五那傻大个回来,明显去接欧阳芊才是最优选择。而那豪华的加长轿车的确很快就到了。再次坐上这轿车的

  • 百变星君8章

    原标题:百变星君8章小说名:百变星君第0008章羞辱,风家八妹自云飞扬苏醒以来,云家的事,他就颇感郁闷。直到“妙手空空诀”展现出这般逆天能力后,他终于一扫心中的阴霾,振奋不已。因为云飞扬看到,通往长生武道的捷径,出现在他的眼前了。这条路,比他前世更宽,更远!平复心情后,云飞扬迅速的离开了山谷,迫不及待的出去猎杀蛮兽吞噬其精血。接下来的半天功夫,他足足灭杀了五十几只蛮兽。这些蛮兽中,有十只是一星中阶,其余的全部是一星初阶。吞噬了这些蛮兽的精血和兽魂,云飞扬修为跃升到了锻筋中期,而他的星魂,也顺利的

  •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8章

    原标题:岂曰情深奈何缘浅8章小说:岂曰情深奈何缘浅第8章演技安常山气红了脸,我还真担心,他别爆了血管。这么尖酸刻薄的我,他大概也好久没见了。“是,大小姐,我们来了不到一年。”一个女孩见情形不妙,赶紧磕磕巴巴给我解释。“哦,是谁请你们来的?”我又问。“是,二小姐。”女孩头垂的更低。“所以,你们就可以不知道这个家真正的主子是谁,对吗?”我笑了起来。“盈盈,当时安琳中毒,刚刚出院,身体不好,我让她带两个人过来照顾她。”顾远突然插了一句,他看着我,意思很明确,让我适可而止,否则就别怪他又要提起我犯下的罪

  • 官道仁心8章

    原标题:官道仁心8章小说名:官道仁心第八章借刀杀人傅鸿运驾车来到临湖茶楼下围棋,下围棋只不过是幌子,这家偏僻茶楼一衣带水,古香古色,傅鸿运选择一个临湖包厢,窗外湖光山影一览无余,湖边枯黄荷叶浮着一层厚厚的积雪,天气阴沉沉的,湖面空荡寂寥,荒芜冬季很难有阳光朗照,远山近水的景色有些冷清凄切。茶楼小包厢里典雅幽静,空调送来阵阵暖风。临湖观景,茶楼还可以提供垂钓,是个修心养性好地方。休闲时候,贾鸿达时常约请官员喝茶垂钓,现在傅鸿运没有心情钓鱼。傅鸿运脱下羊皮大衣,把围棋摆好,要来上好的龙井茶,静待贾鸿

  • 绝世神偷8章

    原标题:绝世神偷8章小说:绝世神偷第008章家法陈默将张爱民想成是九哥,是因为有一个“三不问”的帮规。同伴之间不能打听真实姓名,相互之间叫外号,即使有名字也必须是假的,也不能问家庭情况,不能问以前做过什么。如果谁犯了“三不问”的帮规,轻者被毒打一顿,重的就是砍手指。这也就造成了,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谁是老大,即使对面坐着的人就是老大,也不认识。所以见张爱民被簇拥着走进来,陈默第一想法就是张爱民可能是传说中的九哥。张爱民直接走上了首位,但并没有坐下,他向大家拱了拱手说:“今天的会,先由我暂时主持一下。

  • 七擒七纵8章

    原标题:七擒七纵8章小说:七擒七纵008姐妹相见车祸之后,萧寒就成了娱乐版的头条。他和李家千金李潇潇的婚事一度被热炒,甚至有财经报道的专家预估着几处地皮的房价,一时间,市民的买房热又兴起了。夏七掩去眼中的伤痛,一口一口地喝着鱼汤,她的妊娠反应很强烈,但也不得不强行要求自己喝下去。这是她的孩子,也是未来她唯一的亲人,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让这个孩子出任何问题。“您好,是夏小姐吗?”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过来,软糯的女音让夏七的心情也变得柔和起来。夏七轻声回复道:“是的,请问您是哪位?”“我是李潇潇。”夏七

  • 军痞老公请立正8章

    原标题:军痞老公请立正8章小说名:军痞老公请立正第八章遇见韩溟李宗凯的舌头在何硕的口腔内席卷,何硕反抗不了,李宗凯的吻慢慢的加深,何硕感觉到李宗凯身上危险的气息。索性反被动为主动,何硕配合着李宗凯,回应他的吻。李宗凯受到鼓励,双手松开,一只手搂住何硕的腰肢,另一只手附上她的胸。何硕双眼一瞪,她从来没有和谁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她有洁癖,所以之前和韩溟连接吻都很少,现在倒好,李宗凯一次占全了。何硕和李宗凯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何硕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一路被李宗凯带着走。何硕感觉舌头已经被李宗凯缠住了,趁着

  • 夺一群之造化8章

    原标题:夺一群之造化8章小说名字:夺一群之造化第8章莱斯图·米特·李“你是谁?”周子楚剑指老人眉心,不敢掉以轻心。这老头一身筋肉,看上去生猛无比,指不定趁他疏忽发动突袭,送他去见阎王。“莱斯图·米特·李。”老人嗓音干涩,仿佛声带上附满黄沙。“你背后是谁?”听到这句问话,老人仰起头看着周子楚,无神的眼瞳逐渐恢复焦距。“你背后是谁?”在这片地儿是问他的信仰,有暗号的性质。究其原因,则涉及到神神怪怪的历史遗留问题,一时半会儿很难解释清楚。但这并不影响这句话的局部流传,以及成为自己人的证明。难道,这位险

  • 爱你在劫难逃8章

    原标题:爱你在劫难逃8章小说名字:爱你在劫难逃第8章这本来就是你欠她的听言,林默曦的身子猛地一怔,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乔邵爵,“什么?”“这本来就是你欠她的!仅仅是惩罚怎么够,该偿还了。”此时此刻的乔邵爵,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冰冷又无情,过去的一幕幕画面在她的脑海中闪过,却可笑至极。“不!不要,不是我,哥哥,真的不是我做的,你不可以对我这么残忍…”林默曦上前,想要握住他的手,却被男人狠狠甩开。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痛色,“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真的是无辜的……”她眸底的痛苦,委屈,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