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生完宝宝再找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19:00: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生完宝宝再找爹

第一章 梦断孽缘

青山叠翠,空中飞鸟婉转鸣叫,山谷里小溪潺潺,古刹庄严肃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山后一片竹海在威风吹拂下宛如绿色的波涛,柔柔的绵延起伏。

“公主,还是奴婢一块儿去吧?”一身青衣的小宫女探头向寂静的竹海深处,担心地说。

“不用,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回来。”公主满脸喜色地一拎裙摆,就钻进了竹海。

华岩国公主燕惜,年方二八的少女,出落的比刚刚盛开的鲜花还要娇嫩,她可是华岩王与王后的掌上明珠。

据说,燕惜公主出生的时候,满天霞光,百鸟齐鸣,大旱了三年又涝灾了三年的华岩自此风调雨顺,此乃千古难逢的大吉之人也,所以深受王上与王后的宠爱。

此时,这位尊贵的小公主要去竹海那边去瞧瞧,她无意中听说三天后就要成为驸马的状元郎最喜欢这地方,一想到林怀恩那俊朗温柔的面容,燕惜脸上泛起娇羞的桃红色。小说生完宝宝再找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她对他是一见钟情,除了那些官方的赞美之词,她还想知道有关准驸马更多的事情,了解他的一切。

竹海另一边紧邻悬崖的空地上,一男一女正在纠缠。

“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她,要和我恩断义绝?”紫色罗裙的少女,美丽的面庞上全是泪水,眼神哀伤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俊美儒雅的男子面露尴尬之色,去拉女子的手:“静姝,我怎么会喜欢她?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余静姝挥手恨恨地推开他:“还有什么好说的?你马上就要做驸马,娶的是最娇贵的公主,她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从此,你做你的驸马爷,我走我的独木桥,别指望我会想着你等着你去给你做小,我丢不起那个脸。我会马上找个更好的男人嫁了,和他恩爱白头到老。原文huijindi.com

林怀恩心中猛然抽痛,奋力抱住静姝:“不要,我去退婚,我要娶你。”

余静姝冷冷地盯着林怀恩的眼道:“退婚?娶我?你别自己找死还拉上我们将军府的人陪葬!”

如果可以拒绝,不如当初就不接受赐婚。

“静姝,你让我想想,一定有办法的。”林怀恩拧眉道。

“再想,就该拜天地入洞房了。”余静姝冷笑。

他见她不信,急于表示自己的决心:“不如我们私奔,现在,立刻。汇金地

他抓了余静姝的手就要跑。

余静姝见他不是说假的,正色道:“你说真的?你能放下一切?”

见林怀恩郑重点头,余静姝感动地扑进他怀里:“好,我们私奔!”

温香软玉在怀,想到很快就能双宿双飞,林怀恩的身体炙热起来,低头吻上了余静姝的唇。

她唇边露出一丝诡异的笑,热烈地回应着他,一双人影在碧波之中引颈交缠,浓情蜜意。

燕惜公主从竹海里钻出来时,看到正是心爱的男子拥着别的女人,听到的是她们缠缠绵绵决定要私奔,脸上的笑意顿时化作讶异。

“林公子,你,你们——”

没有想到有人会在这时候出现,而这人竟然还是燕惜,旖旎之色顿时散去,林怀恩一惊,想要推开余静姝。

余静姝也有点儿紧张,但是看见只有燕惜一个人,马上镇定下来,不但不松手,反而紧紧地抱住了林怀恩。

她是豁出去了,抬头意带威胁地看着林怀恩。小说生完宝宝再找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林怀恩太了解余静姝,知道这敢想敢做的女子只要他推开了,就再不会回头了。于是,他定定神,将松开的手又落在余静姝身上。

这是什么意思?第一次为一个男子心动的燕惜公主,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一对,他们不但没有羞耻和惧意,还示威地在她眼前抱得象连体婴似地,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半个月前,在大殿上,那个俊逸雅致的男子对答如流侃侃而谈,立时征服了躲在后面偷看的燕惜公主。

他比父皇年轻,比哥哥弟弟要博学,比太监们要有男子气概,文雅中透出隐约的高华……不怨燕惜这么比较,她这辈子见过的男人大约也就这么几种类型,再说林怀恩这皮相的确不错,内在也有货埃

于是,燕惜公主情窦初开了,揣着心口里突突乱跳的十余只小兔子,羞答答地告诉皇后她要选林怀恩做驸马。

合八字,挑日子,下旨……一路顺利,幸福就这么突如其来的砸中了燕惜公主。

可是,眼前这个林怀恩,怎么就显得这么陌生?“你是林怀恩吗?”

有那么一瞬,燕惜以为自己认错了人。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公主,臣是林怀恩。”林怀恩直了直背道:“这是余将军的千金余静姝。”

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燕惜的脸色更白了,为什么林怀恩会抱着余静姝?自己又算是什么?“你和她——”

“公主,你不会连我们是什么关系都看不出来吧?”余静姝瞪了林怀恩一眼,本来对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勇气还满意,但是他只介绍了一半不说完,令她恼火。

燕惜就算再单纯,也从他们这黏糊样中感觉到了不妙,虽然平时待人和善,但身为公主,也不容别人这么明目张胆地践踏颜面。

她不理余静姝,径直对林怀恩说:“林公子,请不要忘记你已经赐婚,身为驸马,你不可以这样的。”

刚才看燕惜还是一只纯良任宰的小白兔,怎么眨眼就端起公主的架子来了?余静姝可不是娇滴滴的大家闺秀,她的泼辣和狠劲上来,大将军府里也没几个男人招架得祝

将林怀恩往旁边一推,余静姝也不扮娇柔了,走到燕惜面前白眼一翻:“你不就依仗生在帝王家是个狗屁公主吗?要不是你贪图怀恩的美色,横生枝节跑去要王上赐婚,就算给他提鞋都不配!”

她像只露出獠牙的金钱豹,燕惜不由得后退一步,求救地看看林怀恩,那男人却只是站着不动,根本没有要帮自己未婚妻的意思。

“放肆,本公主和驸马说话,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指望不上别人,燕惜公主的气场爆发扬起头,踏前一步,那气势也不输给比她高出一截的余静姝。

余静姝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反击了回来,不过,看刚才燕惜处处对林怀恩留情,她很不爽。

“公主,将来怀恩身边躺的是哪个女人,还不一定呢,别这么急着喊驸马。”余静姝说的燕惜脸色又是一红。

这么粗俗的话,身为公主的燕惜哪里听过?“余静姝,你不要脸,本公主要告诉余将军,看他养了个什么样的女儿。”燕惜生气地指着余静姝的鼻子道。

这话却是戳中了余静姝的软肋。

今天王上带领群臣来凤栖山祈福,她故意在之前就安排人向燕惜透露林怀恩喜欢这片竹海,又约林怀恩来此,不出所料,果然让这傻兮兮的小公主“正巧”撞上这一出好戏。

但是余静姝没有想到的是,燕惜堂堂一个公主,看那神情,明明极不喜欢他们两个在此偷情,却丝毫没有拿出一脚将林怀恩踢开的气魄,而是选择了做一只缩头乌龟,将矛头对准她一个。

余静姝这个靶子摆好了,燕惜的箭却射得有些歪埃

燕惜说要找余大将军告状,这什么意思?她肯定会先告诉王上,说余静姝勾引林怀恩,王上一发火,会不会灭了余家满门?余静姝的目地是想燕惜知难而退,或者不屑要林怀恩这个对她无心之人,公主开口悔婚再好不过,可是燕惜完全没有按她的路子走,这该怎么办?林怀恩也着急了,上前恳求道:“公主,臣与静姝两情相悦,还请公主成全。”

燕惜盯着林怀恩,似乎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你说什么?”

“怀恩,事已至此,今天你不给她个交待,我就和你彻底交待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你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余静姝发狠道。

林怀恩一咬牙,对燕惜道:“承蒙公主错爱,林怀恩受之不起。”

“你要悔婚?为什么?”燕惜从小就被当做掌上明珠养大,没有人给气她受,她也不像有些公主那样仗势欺人,实在是想不通林怀恩为什么要对她这样。

“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怀恩不喜欢你,哪怕你是公主。他喜欢的是我,要娶的也是我。”余静姝咄咄逼人的上前推了燕惜一把。

燕惜反手也推了余静姝一把,感觉她肯定打不过,暗暗站得离余静姝远了些,却没有注意到,她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缘。

“林怀恩,她说的是不是真的?”燕惜眼中泛红,既然他们两情相悦,为什么又要答应赐婚?林怀恩显得十分尴尬,但是余静姝干咳一声,他昂首道:“是,公主,臣有愧。希望公主能向王上禀明实情,如何责罚臣都没有关系,只是不要牵连到静姝和余家,他们是无辜的,全是臣一人的错。”

“我那么喜欢你,你就不喜欢我吗?”晶莹的泪水从燕惜脸庞滑落,她凄惶无助地拉住林怀恩的衣袖,紧紧地攥祝

“公主——”林怀恩似乎还想解释什么,余静姝不耐烦道:“公主,你但凡有点儿廉耻心,就不要再缠着怀恩了,这么拉拉扯扯的只会让大家都伤感。我劝你就死了这条心,回去求王上解除婚约吧。”

“不,我不要,我可以等你回心转意。我不逼你,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会做个好妻子的。”燕惜楚楚可怜道。

林怀恩抬起手,燕惜感觉他是想为自己抹去泪水,泪眼朦胧中,即将绽放的笑容在一声惊叫中变成了惊恐的模样。

原来,余静姝见不得他们纠缠不清,又是恼怒地一推,燕惜站立不稳,全凭手中拽着林怀恩的衣角维持平衡。

但余静姝是会功夫的,一手奋力一扯,将那片衣角撕裂开,燕惜手中只抓住一片破碎的衣角,身子往后踉跄,脚下一滑,仰面便向悬崖外掉落。

此时林怀恩的手正好伸到了燕惜的面前,燕惜尖叫着,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正好抓到了林怀恩的手掌。

他看着她,也流露出紧张害怕的神情,她的身体凭着这一抓,勉强止住往下倒的姿态,慌乱中,她庆幸感激的想对他笑,想对他说“谢谢。”

燕惜这一刻毫不怀疑林怀恩是要救她的。

然而,他看着她,旁边忽然出现了余静姝那恶毒的面容,燕惜不知道是她原本就没有抓牢还是林怀恩也被余静姝给惊到了,只觉得两人的手慢慢地滑脱,直至分离,她再无所依仗地向崖下直坠而下。

“救命——”燕惜绝望的叫声在山谷里回荡着。

那一片曾被燕惜抓在手里的衣角在山间飘飘荡荡地飞舞了很久。

“静姝,你这是干什么?谋害公主,我们都要被灭门的。”林怀恩愤然回头。

余静姝的脸色苍白,但是瞪了林怀恩一眼道:“别说你没有份!如果你不想她死,就不会松手。这样也好,反正没人知道她来过,我们也没有来过,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就好了。”

林怀恩慢慢转过身,眉宇间的纠结和悲悯渐渐散去,轻扬了一下眉,揽了余静姝的腰肢,迈步离开悬崖。

风依然轻轻的吹拂,竹海温柔的摇曳着,一切又恢复了平静美好。

生完宝宝再找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生完宝宝再找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一世新娘1章(第1章 成为拍卖品)

    原标题:一世新娘1章(第1章成为拍卖品)小说名:一世新娘第1章成为拍卖品苏浅被强行扒光推出幕布之外。心中虽然愤怒,却紧咬下唇没有叫出声来。因为她知道,上了这贼船,即使叫破喉咙也无济于事,盲目抵抗只会让自己像那些女人一样受到更多的虐打。双手尽量护住身体,利用长发的掩饰,想让自己的暴光程度尽量降低。然而她赤着的脚还没有站稳,一道强光便直直打到她身上,聚光灯的热量顿时让满身外沁的冷汗被蒸发。苏浅反射地抬手挡了挡强光,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她不知道将要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但却确信绝对不会是好事!“这是今晚

  • 明月江南1章(第一卷第1章 拍照,我可以)

    原标题:明月江南1章(第一卷第1章拍照,我可以)小说名:明月江南第一卷第1章拍照,我可以入夜。邮轮上举行的舞会还在继续,衣香鬓影间是起伏的莺声燕语,调笑呢喃。穿着一身绯红抹胸长裙的顾非衣,双手环胸瑟缩站在东舱门口。心中的愤怒和焦灼,让她白皙的小脸泛红,呼吸不畅。一个小时前,顾依涵轻蔑的话语似乎还响在耳前……“我说是你推了战夫人下海,就只能是你推的。”“顾非衣,看看这些,都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妈和男人鬼混的照片,只要我交出去,她就没活路了。”“是我设计你妈的又怎么样?”“哼,我劝你还是乖乖去陪曹老板一

  • 你的爱太烫1章(第1章 她的味道让他想睡觉)

    原标题:你的爱太烫1章(第1章她的味道让他想睡觉)书名:你的爱太烫第1章她的味道让他想睡觉凌晨两点,东华西郊、汤池别苑。点点灯火掩盖住的黑暗中,一抹娇俏纤细的身影从墙头跳落。“嘶,好疼。”跳下来时崴着了脚,俞桑婉皱着眉、忍着疼站起来,猫着身子往里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是条短信。婉婉,我们谈谈,看到短信给我回电话。落款:安子皓。“嘁!”俞桑婉冷笑一声,眼神暗淡,稳稳心神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继续往里走。她肩上背着背包、手里拿着相机,标准‘狗仔队’的装备,脚上很痛,每走一步都困难。不

  • 阔少的宝贝1章(第1章 谁给你下的药)

    原标题:阔少的宝贝1章(第1章谁给你下的药)小说名字:阔少的宝贝第1章谁给你下的药“砰!”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门被重重合上。凝欢只觉得浑身上下滚烫不已,那双美眸渐渐迷离,因为害怕,她蜷缩着身子坐在角落里。只听见外面的交谈声……“干净么?我们少主有洁癖。”“干净干净,我知道权少有洁癖,我养了二十年的女儿,绝对干净!”权少?洁癖?干净?就在凝欢困惑不已的时候,忽然一股外力将她从角落里狠狠的拽起,让她的头脑保持暂时的清醒。而后,凝欢跌入了铺满天鹅绒的kingsize大床。一张妖冶的俊美脸庞映入眼帘,男人

  • 强宠娇妻生包子1章(第一章 被男人那个了)

    原标题:强宠娇妻生包子1章(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小说名字:强宠娇妻生包子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寂静的夜,男人强壮的身体紧紧覆在她身上,灼热的大掌一寸寸蹂躏着娇嫩的肌肤,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甚至还带有满满的发泄,皮肤上传来痛痛麻麻的感觉,不禁让段漠柔抑制不住地呻吟出声,而整个身体也如蛇般缠绕于男人精壮的身体上,想靠得更近,要得更多。如火般燥热的身体总想找到宣泄的出口,她不禁更抱紧了身上的男人,指甲几乎要抠入男人线条分明的肌理。男人粗暴的揉捏,一路从她胸前滑下,带出片片暧昧的斑点,大掌分开她的双腿,沉身

  • 余生之爱1章(第1章 雨夜惊魂)

    原标题:余生之爱1章(第1章雨夜惊魂)小说名:余生之爱第1章雨夜惊魂今日的天气异常闷热。晚上十一点左右,座落于紫竹山别墅区的凌家院门突然开了,凌沫雪头发凌乱,光着脚,穿着一条红白格学生裙就跑出了大门。她脸色绯红,呼吸急促,跑的步子有些凌乱。“妹妹,妹妹!”几分钟后,后面传来一道异常尖利的声音,“你回来,给我回来!”凌沫雪听了一个激灵,提起精神加快了速度。“轰隆……”突然,空中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啊……”凌沫雪怕打雷,非常的怕,她捂着耳朵,躲进了路边紫竹林里的一块大石头后面。闪电过后,

  • 倾城一恋1章(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 一朝穿越)

    原标题:倾城一恋1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一朝穿越)书名:倾城一恋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一朝穿越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满心的不信任,不敢置信,无法置信,‘简直就是荒唐’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的徘徊犹豫,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愿意接受就可以不接受的,很多现实不是你不愿意面对就可以不面对的,尽管我一直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但是还能怎么办,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我看着面前镜子里面的女孩儿,那一张清秀婉约的脸,白净清晰,秀美柔婉,红唇白齿,却是长满了红色的疹子,左半边脸色青色晦暗,

  • 阴缠阳错1章(第一卷 碟仙第1章 解剖古尸)

    原标题:阴缠阳错1章(第一卷碟仙第1章解剖古尸)小说名称:阴缠阳错第一卷碟仙第1章解剖古尸我叫苏芒,在警校的法医专业读大三。自从我摸了一具千年古尸以后,我的命运就发生了惊人的转折,我居然被一具棺材里的尸体霸王硬上弓了!那天从文物局运来一具从古墓里出土的尸体,连同一口沉重的石棺一起送来。让校内法医先做医学解剖鉴定,我作为副手站在一旁。旁边的工人戴着棉手套齐心协力地将石棺的棺盖推开,露出棺材里面的尸身。惊鸿一瞥,把我惊得呆立在原地。棺材里不是一具腐烂的发黑的尸体,而是个五官轮廓清秀如玉凿的少年,远山

  • 老婆乖一点1章(第一卷第1章 找了五年)

    原标题:老婆乖一点1章(第一卷第1章找了五年)小说:老婆乖一点第一卷第1章找了五年高耸入云的豪华大楼顶端办公室内,一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优雅地端着一杯红色的葡萄酒品着,他目光直直地望着远方的落地窗,望着这座城市,法国巴黎的全部面貌。曾经,有个女人对他说,她一定要来巴黎旅游,一定要登上那座最高的巴黎铁塔,将巴黎尽收眼底。可是夏夏,我已经建了一座比巴黎铁塔还高的楼,为何你却被我弄丢了。男人眼里尽是温热的水汽,手里的玻璃杯被紧紧地捏住。这时,咚咚的敲门声响起。男人瞬时恢复冰冷的目光,开口淡淡地道:“进来

  • 请再爱我一次1章(第1章 楔子)

    原标题:请再爱我一次1章(第1章楔子)小说:请再爱我一次第1章楔子清晨暖暖的阳光从落地窗前洒落下来,落在阳台上几棵偌大的宽叶盆栽上,形成斑驳朦胧的光影,咖啡浓郁的香气四溢,在这个初冬时分让人感觉到难以言喻的温暖。“小隽……”寂静中,一直安静挑弄咖啡的女人轻轻开口,及肩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羊毛短外套白色长裙勾勒出纤细的身段,相貌娴雅秀致,像是二十来岁的大学生,偏偏气质清冷成熟。对面一直埋头于公文中的男人总算是有了点反应,他放下公文,俊朗出色的眉眼紧紧拢起,多年商场历练让他全身满是不怒而威的气势,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