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怜花醉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21:50: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怜花醉
挑衅

静心阁,红烛早已过半,简单的陈设在微弱的烛光下轻轻跳跃,桌上是累积如山的折子,大都是从边疆快马加鞭送过来的。来自huijindi.com御天谨一脸倦色的伏在桌上,一份一份的仔细看着谏言。越看,眉头越积越深,眼底的怒意如火山爆发积聚成行,随时都可能喷出。前线问题不但没有改观,而且还有日益恶劣的情况。右相克扣粮饷,边疆粮草不足,战士士气低下,与邻国争纷不断,有时甚至为了能抢到足够过冬的食物,不惜大打出手,死伤不计,好几次险些挑起战乱,在这样下去,“比彝国”就就形同虚设,不需要邻国侵犯,自己国内早已战争不断。 边疆将领多次要求,要他发放粮草,准备军衣,可如今右相势力如日中天,皇上对他更是深信不疑。粮草根本发不到边疆,就已经被克扣大半,到运到边疆早已所剩不多。而以他的实力还不足以与右相硬拼,可就看着边疆情况如此恶化下去吗?

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快,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忽然,从一侧闪出一条黑影,御天谨头也不抬道“暗夜,有什么事?”

暗夜道“王爷,锋摇皇子来访,说是”

什么?依旧保持那个姿势,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网站huijindi.com

暗夜道“他说他要见王妃”

御天谨眉目一掀“告诉他,王妃身体抱恙,不便见客,让他改日再来”其实他也不知若依醒来没有,早上他离开时,若依还在酣睡,到现在也没人告诉他,若依是否醒来,清泉酿的后劲他是知道的,所以若依沉睡也没什么不对,再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愿意让别人见她,什么原因他也不知,总之就是不爽。

暗夜还想说什么,但看到他全神贯注的样子,又把所说的话咽了下去,只好道了声是退了下去。其实暗夜不过是他在外出时无意间救得一个孤儿,看他老实又机灵,他正好又是用人之际,就带回了府,不想他现在沉了他最得力的助手。

暗夜离去,静心阁内又恢复了以往的安静,唯有翻阅折子的哗哗声,又是一刻,御天谨依旧坐在那里,如一尊石像,又如一个机器人不停地忙碌着,手中奏折一个一个的翻过,书案上的小山也只是消了一小半,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斜斜的靠在椅子上沉思起来暗夜又来了,他看到御天谨眉目紧锁,知道他又在为如何解决边疆问题而烦恼了,作为他最得力的助手,他自然也知道他在思考时最忌讳别人打搅了。

又是一刻御天谨似乎还是没有转醒的可能,他依旧浓眉紧拧,暗夜心下大急,公孙景良再怎么说好歹也是半个皇子,王爷此次再不前去,别人会以为王爷架子大,请不动,王爷虽然不惧,但在王爷根基尚未稳之前,还是少树敌人的好。

又是一炷香时间暗夜额上冷汗涔涔而下,先前回了锋摇皇子已有不妥,如今再回了公孙景良的话,那王爷以后还会多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在宫里要处处小心,尤其不能得罪他们这样的王公贵族。

又是半柱香的时间,暗夜实在等不住了,转身欲走,忽然从后面传来疲 惫的声音“什么事”

暗夜闻言,长吁了一口气“公孙公子来了”

御天谨眉毛一掀,“他来做什么?”

暗夜御天谨俊脸一沉,他已经猜到了什么,“来找王妃?”

暗夜轻轻点头,连大气都没敢出一下,他太了解这个王爷了,从他的声音他知道他生气了。汇金地御天谨面色不善的道“出去看看”大袖一挥,跨步走出,刚一出门,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公孙景良,面色一沉“公孙公子怎么有空来我府上”语气很淡,淡的听不说任何情绪。

公孙景良显然也看到了他,淡漠一笑“那日永靖王妃在宫宴上出口成章,在下仰慕,故今日来切磋一下”

御天谨闻言,薄薄得嘴唇扯出一抹淡淡的冷笑,暗夜在背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是吗?不过,公孙公子似乎来的不是时候”

“哦?怎么”

“本王王妃身体近来抱恙,不便见客,望公孙公子改日再来”两人虽说话客客气气,但跟在御天谨背后的暗夜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哦,如此。”说罢眼底闪过一丝落寞。知音难求啊!

“不过”御天谨忽然幽幽道。

“不过什么?”公孙景良眼底期盼一闪而过。版权huijindi.com

“不过大夫说她应该有一刻钟会醒,不如公孙公子稍带片刻?”听起来像是好意挽留,实然,他藏于袖中的五指深深的握起,紧紧的钻成一个拳头。

暗夜一怔,王爷这是怎么了,前面下逐客令,后面又来这么一手,真是难猜啊!如果谁有王爷这个敌人,一定会很头疼的。

公孙景良似乎并未发现他的异常,轻哦了一声“既然王妃抱恙,那我改日再来”

御天谨也不多说,低道了声“送客”眉头越拧越深,这个女人,麻烦来了,也该去看看她了,转身欲走,却被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

御天谨面色一冷,又见永宁君竹疾步而来。御天谨还未说话,就听永宁君竹道“那日舍妹醉酒,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御天谨冷笑“永宁公子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起本王王妃了?”

永宁君竹讪讪一笑“永靖王说的哪里话,再怎么说,那也是舍妹”

御天谨冷笑道,正待回答,却见嫣儿冒冒失失的闯过来,一见御天谨就两眼冒星星”王爷王妃“她怎么了”两人同时发问。

嫣儿吓了一跳,这里还有别人?转眼看去,正对上永宁君竹满脸担忧的眼眸。深吸了一口气“王妃醒了”

话刚说完,还没来得及起身,两条人影已经朝“若依阁”掠去,嫣儿揉了揉眼睛,王爷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起郡主了?“若依阁”庭院不大,但看上去有些萧条。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若依一袭单衣,身披一件鹅黄色的披风,秀眉紧紧的盯着桌面。走的近了,才发现桌上是一盘未完成的棋局,想必她正愁着如何落子吧?棋局的格式很简单,两人一看便会,若依两指夹着一枚白棋来回在桌上移动,就是不知落那里才好。正苦于无解时,一枚白棋正好掉在桌上,打破了一时的僵局。若依大喜,好棋,一字定输赢啊!

棋局破了,若依也松了一口气,仰天伸了个懒腰,抬眸,却正好看见永宁君竹一脸狭猝的笑容,清眸中的哑然一闪而过“大哥”

永宁君竹一怔,既而被狂喜代替“你终于肯叫我大哥了?”

若依黛眉一扬“哦?不应该吗?”其实潜意识里,若依很不愿与右相一家扯上关系,但永宁君竹第一感觉还算可以,也就将就,其他人说白了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应该应该”永宁君竹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刚跑进来的嫣儿听见两人对话,忙到“大少爷,郡主她失忆了”

“失忆?”永宁君竹失声道。突然他怒目横烧,低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他这样一喝,若依才发现院内还有别人。原文huijindi.com只见他俊脸一沉,冷道“她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

你永宁君竹膛目结舌。下垂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若依一见,黛眉紧锁“我只不过忘了该忘的,怎么大哥你不希望吗?”

“我若依,你还是恨大哥,恨我联合父亲向你逼婚吗?”说完眼中闪过一丝暗淡。

若依心下莫名一痛,占据了她的身子,同时收据了她的情感。低叹一声道“不恨,只是心痛”

永宁君竹抬起头来,一脸歉疚的道“你知道当时我们”

“没得选择,是吗?”自古以来,女人永远都是利益的牺牲品,在意越多,就伤得越多。若依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如果没事了,大哥可以走了”

永宁君竹难以置信的看着淡若清风的若依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受伤。若依装作没看见,袅袅的朝御天谨走去。步履很浅,却深深砸在每个人的心上。

“王爷金安”若依浅浅施了一礼。

御天谨面色阴沉的可怕,竟然有人忽略他的存在。“王妃好兴致啊!”

若依一滞,自己又怎么惹他生气了。低低一笑,柔声道“王爷这是怎么了?”

御天谨面色一冷,深深看了若依一眼,佛开若依拽着他的衣袖,大步离去。

若依一呆,低唤一声,疾步而上,终于在御天谨快要转出阁楼的时候,伸手再次拽住他的衣角“王爷,你这是在气什么?”

御天谨身形一停,冷声道“你放手”

“不放”若依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地,俏脸上还有着少许委屈。“王爷,你是在气臣妾漠视你吗?”

“你”御天谨气结,这个女人明知故问,偏偏惹恼了他,还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转身又走。若依似乎算准了他要做什么,低声道“王爷,要不臣妾宴请赔罪?”

御天谨本来要走,再呆下去,他很难保证一把不掐死这个女人。忽然听说她要赔罪,御天谨黑眸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个女人又想玩什么花样。忽然俯首,暧昧的咬住她的耳垂“你这是在挽留本王吗?”

若依怕痒,逃也似的从他的范围内逃出来,轻笑道“王爷可以选择拒绝”

“哦?”御天谨嘴角泛起一抹邪意“王妃有请,本王岂敢不从?”说罢魅惑的声音在耳际响起。若依俏脸一红,清眸中闪过一丝迷茫。我不过是感激他照顾我才请他吃饭的,没有其他。若依心中默念。

很快,菜肴上齐,若依与御天谨两人东西各落座,远处,岑妃在丫头柳儿的搀扶下柳腰轻闪的走来,身着一身绿裙,阿娜多姿。走的近了,冲两人盈盈一拜“王爷,王妃安好”

御天谨目无表情,看也不看一眼,若依轻笑一声“岑妃妹妹无须多礼”说着将她缓缓搀起。御天谨握着酒杯的大手渐渐用力,酒杯发出不敢的哀鸣。这个女人,竟然不想和他独处,邀请了岑儿。

岑妃看御天谨自始至终都未抬头看她一眼,大眼中掠过一点失望。若依似乎没听见酒杯慢慢破碎的声音,愉悦道“王爷,可以开始了”

恩。淡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表情。

若依讶然,莫非她看错了,他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愤怒,不知为何,心底泛起点点失落。

岑妃从来到现在就没闲着,殷勤的不停向御天谨碗种夹菜,好像今天她才是请客的主人。而御天谨也时不时的给他喂一两筷子,看起来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若依俏脸一僵,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夹起一块鱼头放在御天谨碗中,尽量愉悦道“王爷日理万机,这鱼头有助于补脑”

御天谨一怔,眸中闪过一丝玩味,并不理会若依夹过来的鱼头,依旧把一块挑了骨头的鱼肉反放到岑妃碗中。岑妃一脸幸福娇羞,若依突然看了有些反胃。挑衅的看了若依一眼,娇声道“王爷,王妃姐姐生气了”

“哦,是吗?”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拉来,目对若依有些苍白的笑脸。

“不不会额”若依有些尴尬。忽然岑妃尖叫一声,离席跑到一边使劲干呕,若依面色一变,脑海中突然蹦出两个字“怀孕”,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落地,面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御天谨神色焦急“怎么了?岑儿”

岑妃转过来,得意的看了一眼若依。娇羞道“不知怎么,这两日一直如此”

御天谨面色一喜“岑儿,你”

岑妃娇羞无限的点点头。

若依一下子瘫在地上,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细声道“岑妃妹妹身体有恙,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御天谨道“是该如此,本王带她回去”说罢立业不理软在椅子上的若依,踏步离去。

突然,若依感觉心底升起一股闷气,闷得她胸口疼痛。深吸了一口气,挣扎着起身,跌跌撞撞的走进内室。我不是不喜欢吗?怎么看到别人为他怀孕的消息那么难受?不不会胸口闷得发晕,若依无奈,只好写起了纳兰性德的“人生若如初见。”以前她难过悲伤时,只要一写这首诗,无论发生什么她都可以安静下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一遍。骊山雨罢清霄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怜花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怜花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灵犀往事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灵犀往事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灵犀往事目录预览:楔子你听见过凶手的声音吗?第1章怪人楔子你听见过凶手的声音吗?“我轻轻的拿起手中的小刀,像一个熟练的猎人,侧举着的刀尖,轻轻的刺入她的喉骨下方,然后小心翼翼的划下。”“我不得不小心谨慎,因为我要保证皮肤的完整,或许她会是我家新的摆设,又或许成为我床边的脚垫。”穿着警服的王永常低头看着手中那份笔录,一丝不苟的读了出来之后,脸上的表情愈加难看。“简直是放肆!”,他在心里怒吼。很难想象,这一份仔细描述了行凶过程的笔录,供述人竟然是局里最优秀的侧写师,

  • 异界御龙者传说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异界御龙者传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异界御龙者传说目录预览:第一篇此间的少年第二篇死而得活第一篇此间的少年猛烈的山风刮过树梢发出比魔狼的嚎叫还要让人心惊的尖啸声,狂风像一名医生,将大树上枯萎病变的部分,以及那些长的不结实的树杆全都扯去当作自己的收藏品,根基不牢和正处在风路上的小树也拔地而起成了狂风的玩具。天上铅灰色的云团急速的翻滚着向着地上逃命的人压过来,云层的厚度让人望而生畏,不断扭曲翻滚的云团就像死神喜怒无常的脸,一片片白色的斑点从远处的云层之中洒向大地。“暴风雪就要追上来了,快跑!

  • 神界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界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神界目录预览:第一章:践踏!第二章:是福是祸?第一章:践踏!“哈哈!蒋世,就你这样的孬种,还想留在灵泽门中?还想住凡人居?给我滚回家去!”一名身着紫衣的男子,露出狰狞的脸庞,狠狠的把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青年给踹飞了出去!修真界中共有‘四派’‘五门’,而那名身着紫衣的男子就是修真界‘四派’之中的一名弟子,名为裘肝!此人不但极其好色,而且心胸狭窄,嫉妒心极强,看不得别人比他好,常常仗着背后的势力胡作非为,欺男霸女!而那名被其踹飞的青年,乃是三天前被灵泽门门主从悬崖之上

  • 钟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钟目录预览:第一章天数第二章剑皇第一章天数自盘古开天后,洪荒世界经多次无量量劫,终于逐渐归于平淡。六界成形,神、仙、人、妖、魔、鬼各得其乐。昆仑山上,玉虚宫内,众人正听元始天尊讲道。只见高台之上,元始天尊盘膝而坐,头顶庆云显出万道金光,玉虚宫内遍地开满金莲,众弟子听得如痴如醉。元始天尊看着众多弟子或不解或释然的表情,心下微叹:想当年,上一个量劫之前,阐教是何等辉煌,天下有何人没听过“阐教十二金仙之名”,可是天道合该佛教兴起,自己和师弟通天教主打得两败俱伤,截教几乎

  • 美居在心 洞天别具|懒云周绍川

    《写寒山子诗意》有一餐霞子,其居讳俗游,论时实萧爽,在夏亦如秋,幽涧常沥沥,高松风飕飕,其中半日坐,忘却百年愁!《写古诗意》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小洞天》纸上有个破洞,也许通向桃源;恭笔描做小景,期盼等来真仙。《山居图》莫笑风尘满病颜,此生原在有无间,卷舒莲叶终难湿,去住云心一种闲!《但听山泉响》精技忙糊口,为官谋稻粮,日间思进取,夜里梦不香,不如卧白云,但听山泉响!《寒山流泉图》寒山一同上,清泉千古流,与君持杯饮,相知几春秋!《山问》深山问道去,道人笑不言,邀我看白

  • 人生自是有情痴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人生自是有情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人生自是有情痴目录预览:第一章生命之石第二章不想做‘骗子’第一章生命之石当巨大的幻灭的光芒,覆盖住整个天空和大地的时候,河流在刹那间干涸了,万物也在瞬间死去,山川被移成了平地,生灵也在顷刻间灰飞湮灭了。一个五彩的光圈,却在那巨大的高热和毁灭的光芒下,固执的坚守着最后一小块地方!“冰柔,快!惜莲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一个沙哑的似乎是从喉咙深处斯喊出来的是声音大声的道。“公公,可是惜莲她,她是——”一个年轻绝美的女子,脸上露出了几许迟疑的看向之前说话的那个老者

  • 雄霸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雄霸都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雄霸都市目录预览:第0001章急切赶路第0002章遇上劫匪第0001章急切赶路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靠!这是哪个旮旯啊?”一条通往东海市的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站着一位身穿蓝色短袖和紫黑色七分破洞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有些发黄的山寨回力牌运动鞋的少年。他看了看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远远看去一片荒凉少年穿着极其朴素,脸色因为跑步而来,略显苍白,嘴唇单薄,唇上有些许茸

  • 琉璃怨:冷少的绝宠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琉璃怨:冷少的绝宠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琉璃怨:冷少的绝宠妻目录预览:第一章拿开你的爪子第二章走着回去第一章拿开你的爪子夜魅,洛城最声色犬马的销金窟,此时已近午夜,狂欢却是才刚刚开始。一号包厢,里面都是洛城一等一的人物,每个人怀里都有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各种类型,只要是客人喜欢,夜魅都能满足。“来,喝!”口吃不清的男人已经喝醉,却还在强灌着一个瘦弱的女孩,褐色的液体沿着她殷红的嘴唇,缓缓滑过她白皙的脖颈,落在她的工作服上。“张总,我真的不能喝了。”夏琉璃一口酒憋的脸色涨红,不是没有被客

  • 王牌皇妃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王牌皇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王牌皇妃目录预览:001冷宫,绝色美人002夜半,云贵妃之死001冷宫,绝色美人大翰四十三年的冬天,特别冷。飞云宫,是大翰国的冷宫。飞云宫内,一名四十多岁的老嬷嬷跪在一张很小的床前,床上的被子洗的发白,上面有几处补丁,被子的一段,高高凸起。老嬷嬷一边安慰着床上的女子,一边暗自抹泪。“娘娘,皇上一定会来的,一定会来的。”老嬷嬷一边说,一边轻轻握着床上女子的手。小木床上的女子瘦的可怜,被老嬷嬷握着的手,几乎能看到里面分明的骨架。似乎就是一层薄薄的皮包裹着那细小的

  • 神医男友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医男友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神医男友目录预览:第001章这是一个阴谋第002章我是来打劫的第001章这是一个阴谋清晨,一辆出租车飞驰在卧龙山的盘山公路上,蜿蜒前行,苏月清偷偷瞄了一眼开车的司机和旁边的另一名男乘客,突然就有些惴惴不安起来。打个车而已,起初她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现在,那种不安的感觉却像阴云一样盘旋在她的脑海,挥之不去,让她心烦意乱。糟糕,坐上黑车了!负责开车的司机大概三十多岁,虎背熊腰,满脸横肉,体格十分健壮,而且脖子左侧有一道五六公分长的刀疤,半路脱掉外套以后,又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