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代嫁太子妃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7:33: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代嫁太子妃

第十章 塌下偷听

谢芷若跟着绿裳到太子妃院中的时候,太子妃又回床上睡回笼觉去了,绿裳和谢芷若心中明白,这自然是因为今早太子妃去太子寝殿替谢芷若求情起得太早,这觉未睡醒,自然是乏了。推荐huijindi.com

见此情景,谢芷若非但没有觉得沈玉嬛怠慢自己,反倒是把心中的感激又多加了几分。

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太子妃终于醒了,起床梳洗之后,自有宫女内侍送来一直温着的早膳。

太子妃让其他人都退下,只留下绯云伺候即可。

太子妃经常只要绯云一人伺候,其他人都习以为常,自然齐声遵命之后,躬身退到门外。

太子妃慢条斯理的吃着早膳,用完之后又在绯云的服侍下用青盐漱了口,这才问道:“来了?看着可还老实?”

绯云自然是知道太子妃说的是谢芷若,当下回道:“娘娘刚睡下不久,她便来了,见娘娘还在补眠,一直老老实实的站在院中,等着娘娘醒后召见,说要拜谢娘娘搭救之恩呢。”

沈玉嬛扑哧一笑,道:“倒是个会讨巧卖乖的,可惜还是不够聪明,不知道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说到后面,沈玉嬛的脸上也闪过了狠戾之色。小说代嫁太子妃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她的男人,是那么好抢的么?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扑上前来分一杯羹,真真是不要命了。

“太子殿下一颗心全在娘娘身上,其他女人不管做什么,都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随便怎样,都翻不出娘娘的手掌心。”绯云恭维的说道。

沈玉嬛摇摇头,说:“不,你不明白,这男人的心,是最难琢磨的,咱们不能将所有的期待都寄托在他们会始终如一上面。”

绯云双眼眨巴了半晌,才接口说道:“绯云不明白呢。”

沈玉嬛也不理她,直接说:“你去将那个叫谢芷若的女人传进来就是了,戏要做全套,不能将人晾在那里不管。”

绯云领命而去,将谢芷若传到了偏厅。推荐huijindi.com

谢芷若垂手在偏厅恭敬的站着,不过片刻,沈玉嬛便出现了。

谢芷若一见沈玉嬛,便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沈玉嬛连忙开口道:“妹妹何须如此大礼,你这样倒是叫姐姐好生尴尬。原本早就应该见见妹妹,帮妹妹一把,可太子殿下那里……倒是叫妹妹多吃了许多苦头,姐姐是于心不忍,又良心不安埃”

谢芷若当然不敢受太子妃“妹妹”的称呼,当下恭恭敬敬的说道:“芷若得娘娘多次搭救,不胜感激,今日有幸得蒙娘娘召见,自然要好好的感谢一番。”

“妹妹快别这样说,不管殿下那里如何,可既然你是殿下奉旨纳进昭阳宫的侍妾,你我就早定了这姐妹情份。”沈玉嬛一边说,一边示意左右将谢芷若从地上扶起来。

谢芷若也不矫情,当下便站了起来,不过站姿依旧恭敬。汇金地

倘若换个身份,换个场合,沈玉嬛必然要为谢芷若的应对喝彩一声。不骄不躁,应对自如,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不过身份不对,场合不对,沈玉嬛自然也就无心喝彩,只是在心中对谢芷若的提防,又多加了几分。

如此,沈玉嬛也无心再做应对,只让谢芷若下去,说管事自会分派她的任务,让她安心做事。

谢芷若微微一礼,接着便往门口退去。

“对了,姐姐忘记有件事情要交代妹妹了。”见谢芷若正要退出门口,沈玉嬛开口说道。汇金地

“娘娘请说。”

“太子殿下尚在气头上,实在是不愿看到妹妹,对此姐姐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请妹妹体谅一二,不要出现在太子面前,一旦太子来了我这里,妹妹还是稍微躲一下好。”沈玉嬛说完,看着谢芷若的身子僵了一僵,心中自然是笑了。

而谢芷若的内心,却是五味俱全。她知晓沈玉嬛说的是事情,实际上,沈玉嬛已经很婉转了,可她还是不可避免的被狠狠的一击,以至于连身体都整个儿的僵了,可即便如此,她也只能领命。

“是,多谢娘娘提点,芷若明白了,芷若先出去做事了。”

“嗯,去吧。推荐http://www.huijindi.com/你手伤未愈,我已经吩咐管事给你安排一些轻省的活了。”对于谢芷若的表现,沈玉嬛内心很是满意,自然也不会因为谢芷若话里话外都没有将她自己称作奴婢而生气,当下便放了谢芷若出门。

管事宫女安排给谢芷若的活同她之前比起来,确实算得上是轻剩仅仅是拿了干净的抹布擦拭太子妃日常起居场所的地板而已。

不过,这活却必须要爬跪在地板上面,许久都不能挺身直一下腰,而关键是那样的姿态对于官家小姐来说,已经不单单是羞辱了。

万幸谢芷若不是真正的官家小姐,而且她也看过叶廷一点一点的爬跪在地上擦拭地板,只因为一个干净的居住环境对她的病情能稍微的有所帮助。

就当是感受叶廷当初的辛苦好了。谢芷若这样对自己说道,做着做着,脑子里的叶廷一边擦地板一边对她说“丫头,这样擦地板能减少尘土细菌”的样子又飞了出来,一点一点的,与她现在的动作重合。渐渐的,谢芷若倒是有几分乐在其中了。

看着谢芷若的样子,坐在软榻上看书的太子妃沈玉嬛心中越发的凝重起来,这样的羞辱都能不当一回事,实在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正当谢芷若和沈玉嬛一个陷入回忆,一个陷入沉思的时候,有宫人来禀报说太子殿下来了。等沈玉嬛回过神来,准备让谢芷若避出去的时候,已经能看到太子的身影了,而谢芷若也没法再避出去了。

慌乱的沈玉嬛连忙让谢芷若爬到软榻下面,不要发出声音。等谢芷若爬进软榻下面之后,沈玉嬛忽然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真是太机智了,当下也不再慌乱了,安心整了整衣服,下榻迎慕云霆去了“殿下今日上朝可是累了?”迎上慕云霆的沈玉嬛亲自帮慕云霆净了手和面,又帮他除了朝服,伺候他穿上便装。

换上便装的慕云霆看着沈玉嬛笑道:“嬛儿倒真是越发的像个贤妻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良母。”

沈玉嬛面上一红,道:“平日里嬛儿敬着殿下,殿下却要嬛儿只将殿下当作夫君便可。如今嬛儿只将殿下当作夫君,殿下却没个正形了。”

慕云霆哈哈一笑,将沈玉嬛揽在怀中说道:“倘若本宫真一本正经的对待嬛儿了,那嬛儿是不是要觉得本宫像一块了无生趣的木头呢?”

“瞎说。”沈玉嬛轻轻的唾了一口说道:“殿下在外面已经有了冷面太子的称号,倘若还在嬛儿面前装木头人,不是太累,太无趣了么。”

慕云霆笑道:“知我者,嬛儿也。”

沈玉嬛轻轻的倚在慕云霆怀里,说:“嬛儿自小与太子哥哥一同长大,怎会不明白太子哥哥。”

沈玉嬛一声太子哥哥成功的唤起了慕云霆的回忆,慕云霆拥着沈玉嬛做在窗前,良久才说:“本宫今生今世,得嬛儿为妻,何其幸运。”

沈玉嬛倚在慕云霆怀里,手掌轻轻的放在慕云霆心脏跳动的地方,感受良久才说:“其实,幸运的是嬛儿,今生能遇到太子哥哥,得太子哥哥垂爱,嬛儿才是真正的幸运。”

慕云霆与沈玉嬛双双将对方抱得更紧了一些,暖阁中一时弥漫着阵阵暖人的气息。

只是,这温暖的气息并没有暖到还爬在软榻地下冰凉的石板上一动不动的谢芷若身上。反倒让她原本就冰冷的身体更加的寒冷了。

谢芷若觉得,自己连血液都要被冻结了。那种内心和身体上一同感受到的寒冷让谢芷若连疼痛的感觉都想不起来了。

她的叶廷。那个会宠溺的拥着她,叫她丫头的叶廷,那个过马路的时候永远走在她右手边的叶廷,那个会在寒冷的冬夜将她裹紧自己大衣的叶廷,那个说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遇到她,爱上她的叶廷,正在对另外一个女人说‘得妻如此,何其幸运’。

叶廷的影子渐渐的和慕云霆重合,可是谢芷若怎么都不能将自己和沈玉嬛重合起来,她被排除在叶廷的世界之外了。

谢芷若蜷缩在冰冷的床下,伸手将自己抱起来,她记得叶廷离去的时候曾经说过:“丫头,以后想我的时候就抱着自己吧,就像我在抱着你一样。”

谢芷若一边抱着自己,一边止不住的流泪,眼泪一滴一滴,滴落在冰冷的石板上。

她好想好想,就那样出去,离开这个阴暗的榻底,离开冰冷的石板,她好想,重新回到叶廷温暖的怀抱,她好想叶廷能够温柔的擦干她的眼泪,说:“丫头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谢芷若积压了许久的委屈和思念在这一瞬间决堤了,眼泪止不住的如泉涌一般,所有的坚强其实都是伪装,在看到慕云霆将沈玉嬛拥入怀里的那一瞬间,被击得粉碎。

哭得几乎无力的时候,谢芷若原本咬得紧紧的嘴唇松开了一丝,一声细微的抽泣声从软榻底下传了出去。

“谁!”慕云霆在听到抽泣声的一瞬间大声喝道。

门外侯立的护卫破门而入,紧张的看向慕云霆,道:“殿下何事?”

慕云霆警惕的看向床榻之下,说:“把人给我揪出来。”

顺着慕云霆的目光,护卫扑向床榻,掀开罩布便看见正成一团紧紧咬住嘴唇无声流泪的谢芷若。

代嫁太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代嫁太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