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护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0 8:42: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贴身护卫

第2章 真是中看不中用

第二天。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护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一大早,张恒便到了风华证券上班。

证券公司对职员的着装,从来都是要求很高,可张恒还是穿着昨天面试的行头,涂鸦衬衫,破牛仔裤,在行色匆匆的上班职员中,显得格外眨眼。

成为沈梦琪的保镖兼助手,张恒对工作细节还不是清楚,于是一进公司,直奔向沈梦琪的总裁办公室。

此时总裁办公室中。

一位约莫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捧着玫瑰花束,正站在办公桌前,给沈梦琪献殷勤。竖着大背油头,从头到脚都是爱马仕,长相也是典型的小白脸,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少爷。

“梦琪啊,听说你昨天找了一位助理?”方浩将玫瑰花束放在办公桌上,笑着问道。汇金地

“嗯!”

听到方浩的话,沈梦琪只是冷冰冰的嗯了一声,一直伏案办公,头都不抬一下,显然是懒得搭理对方。

方浩却显然没有吃了闭门羹的觉悟,继续死皮赖脸的纠缠着说道:“要我说,你这公司才刚起步,用人一定要谨慎。用不了解背景的助理,万一对方起了坏心眼,那损失可以很大的”

方浩絮絮叨叨半天,沈梦琪看样子是有些烦了,抬起了俏脸,眸光冷淡的盯着他,隐隐带着厌恶和不耐烦:“你说这么多,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想说,助理还是自己人用着比较放心。”

方浩闻言嘿嘿一笑,伸手一指身后一位他带来的大汉。

大汉身高过一米九,体型彪悍,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像是门神一样杵在门口。

“看,这是我给你找来的助理人选。特种部队退役,还曾就职于黑水公司,担任保安教练,更难得是,他还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工商硕士,高学历,绝对忠诚。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说到这里,方浩还微微有些得意,转头对着大汉说道:“给沈总展示一下。”

大汉点了点头,微微走上前。

猛地俯下身,一个托马斯回旋踢,外接一个单手倒立!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非常流畅,接着站起身,脸上带着浓浓的自傲。

办公室门口,有几位妹子职员从方浩来找沈梦琪时,就一直堵在门口往里看。

方浩死缠乱打追求沈梦琪,可是全公司上下皆知。时间长了,这些女职员都打听清楚方浩的身份背景,竟然是申城知名的跨国集团飞鸿集团的公子哥。这样的级贵公子,每次来公司,都让她们春心荡漾,痴迷围观。原文huijindi.com

此时,趴在门口的她们看到黑衣大汉的帅气动作,顿时出一阵充满崇拜的低呼。

“几位美女,看什么呢?让让道,让我进去。”

方浩正好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看到几位妹子吹了一下口哨,开口说道。

“你谁啊,怎么没见过你。”

一位满脸青春痘、画着浓妆的妹子转过头,扫了一眼张恒身上的廉价衣服,语气带着淡淡的嫌弃和鄙夷。

“我是沈总的助理兼保镖,今天第一天上班,多多关照。”

张恒丝毫不在乎妹子流露出的鄙夷之色,咧嘴一笑。来自huijindi.com

他的声音不算小,沈梦琪、方浩等人也听到了,都转头朝着门口看去。

“这就是你招的助理?”

看了一眼张恒,方浩语气有些微微错愕的问沈梦琪。显然他怎么也没想到,沈梦琪招来的助理,竟然是这样的卖相。

沈梦琪没回他的话,而是眸光紧紧锁定在门口的张恒身上:“公司上班时间虽然是9点,但你作为我的助理,应该提前半小时就到,帮我整理好一切工作准备。还有,你的着装太不正式”

张恒站着门口,听到这话抓了抓脑袋,连连点头:“嗯,下次我一定注意。”

说着准备往办公室里走。

可就在这时,方浩却对身旁的黑衣大汉递了个眼色。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护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大汉得到示意,心领神会,一大步跨到门口,伸出粗壮的胳膊,一下子拦住了要进房间的张恒。

“梦琪,你这都招的什么人啊,穿的这样,不是底层混混,就是泼皮流氓!这种人,怎么能招进公司?”

在大汉拦住张恒的同时,方浩也嗤笑着对沈梦琪说道。

“我收什么人,用得着你管!”

见到这一幕,沈梦琪俏脸上顿时浮现出愠怒之色,杏眸圆睁气愤的瞪着方浩。

门口。

“咋滴兄弟,看你这架势,想抢我生意。”被大汉拦住,张恒不爽的瞥了对方一眼,语气淡淡的说道。

黑衣大汉却是用不屑的目光斜睨着他,轻蔑一笑,“就你这种底层**丝,我见得多了,除了坑蒙拐骗,没别的本事,就你也配喊我兄弟。”

听到这话,张恒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冷哼一声,就直接往里走。

大汉体型比张恒大几圈,本来他感觉挡住张恒肯定是轻而易举,可很快他便现,他伸出的手臂根本挡不住张恒的步伐。

他还试图用力,结果整个人被带飞了进去,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稳住身形,大汉恼羞成怒,整个脸都涨的红。

“小子,你找死!”

大汉怒喝一声,咬牙切齿一拳就朝着张恒的面门砸来。

他这豁然一拳,甚至还带着不小的风声,显然是力道惊人,沈梦琪见此俏脸都不禁一变,正要喝止,却在这时却现张恒也闪电般伸出手,一把攥住了大汉的拳头。

大汉还有些愣,张恒嘴角却勾了勾,露出一抹冷笑:“敢对小爷我动爪,你狗胆子倒是不小。”

说着,他轻飘飘的一甩手,接着在众人骇然的目光,大汉像被张恒拎着胳膊,给抡出了36o度,一个大过肩摔在了地上!

轻松的如同扔一个稻草一样!

“真是中看不中用!”

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张恒拍了拍手,扫了一眼地上摔得七荤八素快掉半管血的大汉,不屑的说道。

沈梦琪和方浩早已经看傻了,瞠目结舌。

好一会儿,沈梦琪先反应过来,眸光中带着兴奋,看着张恒。

接着,她瞥了一眼旁边的方浩,讥讽道:“这就是你找来的退役特种兵,还黑水公司保安教练,我看水平也不咋地吗?

听到这话,方浩的小白脸瞬间涨的通红,说不出话来,只是用饱含怨毒的目光盯着张恒。

“瞅什么瞅,你也想试试?”张恒回视着方浩。

“方少爷应该是想回去了,张恒,给我送客吧。”沈梦琪说道。

张恒闻言点了点头,走到方浩跟前,一伸手:“请吧!”

“小子,你牛比,我记住你了。”方浩面色阴晴不定,最后狠狠的剜了张恒一眼,将地上的黑衣大汉给拉起来,狼狈离开。

方浩离开后,沈梦琪显然是对张恒刚才的表现很是满意,俏脸上挂着笑容:“嗯,今天你表现不错,先去忙吧,有什么事我再吩咐你。”

“额,好吧。”

离开总裁办公室后,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前台小妹给他在办公大厅中清理了一张间隔办公桌,张恒第一天上班,就直接趴在上面睡了一个上午

第3章 时间倒流

中午到外面吃了饭,回到办公室,张恒还是没事做,又因为已经睡了一上午睡不着,于是打开公司电脑开始看电影。

“哈哈,哥实在是太搞笑了。”

张恒看的是最近上映的周星驰的电影《美人鱼》,笑的嘻嘻哈哈。

办公室里,所有职员都在忙碌的工作,被他这样吵吵都皱起了眉头,一脸不满。

“公司怎么来了这么个极品。”

“就是,还当总裁助理呢?这不知道总裁是怎么想的。”

“不是关系户吧,沈总的亲戚?”

“谁知道?”

职员们小声的议论着,都是投来厌恶和鄙夷的目光。

而这时,一位大腹便便、地中海秃的四五十岁中年一脸寒霜的走到了张恒的办公桌前。

“是黄主管,有好戏看了!”见到这一幕,所有职员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黄主管在风华证券公司,绰号黄大姨夫。性格尖薄苛刻,对待手下的员工稍有不满就大加训斥,言语侮辱,就像女人来大姨妈一样,他的性格就像是更年期的大姨夫。

但毕竟在公司中是老资历,职员们平时被骂个狗血淋头也都自认倒霉。

“上班时间,你竟然看电影,还大呼小叫,影响其他人工作,你是不想干了吗?”黄富贵一巴掌拍在张恒的办公桌上,狠狠的瞪着他,怒喝道。

张恒此时腿还敲在办公桌上,听到他的训斥,白眼一翻:“我现在没事做,看看电影怎么了?”

黄富贵显然没想到张恒敢顶嘴,脸上怒气更胜:“其他人都忙成狗,你没事做还有理了?!没事做是吧,我现在就给你事做!”

说着,他将手中的一叠文件啪的摔在了张恒的办公桌上。

“这些是公司的统计报表和项目核对文件,给你一个下午时间,全部给检查一遍,找出其中的纰漏!”

张恒撇了撇嘴,抬手拿起其中的一份文件,翻了翻。

“看不懂!”

文件被甩到了黄富贵怀里。

“这个也看不懂!”

“不会!”

“这些的都是什么?不明觉厉!”

只一会儿,这叠文件就全部被张恒给扔了回去。

办公楼里目睹这一幕的职员们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张恒竟然如此嚣张。

“你!”

黄富贵也是一怔,接着大怒,跳起脚指着张恒的鼻子吼道:“我让你处理好,你就必须给我处理好!我管你会不会!”

张恒丝毫不在意他的暴怒,懒洋洋的反问道:“你在公司是什么职位?”

“资产管理部主管!怎么,还使唤不了你一个小小的助理!”黄富贵面露不屑的说道。

风华公司的几大部门部门,有投资银行部、资产管理部、市场部、并购部、自营部、研究部、经纪业务部、机构销售部等等,其中资产管理部是其中的核心重头部门,因此在公司中,除了总裁和两三个部门的部长,黄富贵在公司中的分量不逊于其他高管。

可听到黄富贵的话,张恒却哂然一笑。

“那实在不好意思,你估计没搞清楚状况,我在公司的职位是总裁助理,你好像不是总裁吧,所以你没权使唤我。拿好你的文件,该哪凉快蹲哪去!”

张恒散漫的说了一句,接着一转办公椅,直接给了黄富贵一个后脑勺,压根不再理会他!

我去,实在是太狂了!

黄富贵眼睛瞪着滚圆,脸都胀紫了,却硬是被噎得说出话来。

总裁办公室中,沈梦琪正在紧张的处理着一项业务,听到了外面张恒和黄富贵的争吵,不禁将目光投了过去。

“呵呵,黄主管的脸都被气紫了,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般无可奈何的样子,看样子,公司里招了这样一个活宝,也不是坏事。”

沈梦琪看到张恒的表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不禁莞尔偷笑。

她之前在面试张恒的时候,可是见识过张恒专业知识的深度,她可不像其他职员那样,真的认为张恒连处理文件报表都不会做。

正这般想着,办公大厅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呼,钻进了沈梦琪的耳中。

“跌了,怎么会跌?”

惊呼的是一位戴眼镜的青年,此时他瞪大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面色惨白,额头上都簌簌冒汗。

他是资产管理部负责股票交易业务的业务经理。

“什么?!怎么出现腰斩下跌!”

紧接着,旁边几位股票交易员也都纷纷惊呼出声。

总裁办公室里的沈梦琪听到这喊声,心弦猛地绷紧,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

“小李,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梦琪冲到李经理的办公桌前,焦急的询问。

“是6oooxx股票!腰斩下跌!”李经理声音都有点哆嗦。

听到这话,办公大厅的职员都是一愣,接着哗然!尤其是黄主管,脸色刷的一下子就毫无血色,根本顾不上对张恒怒,也晃着一身肥肉跑了过去。

6ooxx股票,可是资产交易部这段时间押宝的最大投入业务啊。

“怎么会这样,6ooxx是华东xx集团吗?这只股票‘基本面’、‘政策面’都很强健,最近股票也一直看涨,怎么会跌?而且是大跌?”

看到电脑屏幕上的股票曲线走势,沈梦琪俏脸顿时冷了下来,柳眉紧紧的蹙起。

前两天的公司高层例会上,才一致通过决议跟进这只股票,怎么会这么短时间就开始大幅下跌。

“这只股票,公司入场了多少资金?”沈梦琪询问李经理。

“公司的股票投资资金,大部分都已经跟进去了。”李经理支支吾吾的说道。

“什么?大部分?”沈梦琪转过头,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黄富贵。

“公司的股票业务想来讲究分散投资,怎么把所有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了!”

黄富贵哭丧着脸,“沈总,这不能怪我啊,最近也没什么强健的股票,例会上又通过了对这只股票的跟进,我也只能主跟这只股啊,谁知道会突然狂跌。”

“这股票的涨跌太不符合市场规律了,一定是有大鳄在狙击这只股票。”李经理此时补充道。

电脑屏幕上的股票曲线还在震荡着下滑,沈梦琪只沉吟了两秒钟,就当机立断,斩钉截铁的说道:“把这只股票全部放掉止损!这只股票肯定之前被大鳄做空做高了,现在的价格已经远远出价值,全部卖掉!”

听到这话,李经理连忙点头,就要开始进行操作。

可让人崩溃的是,此时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6ooxx股票竟然跌停了!

这意味着,他们就算想卖掉过票都已经不行。

“怎么会这样?”

沈梦琪俏脸惨白,这可是公司创办以来第一个重头资产管理项目啊,竟然直接遭遇了迎头浪。

收此损失,公司都不知道多久才能修整过来。

“沈总,大鳄狙击是根本人为预测的风险,你也别太在意。”李经理在一旁安慰。

沈梦琪心乱如麻,气馁的说道:“大鳄狙击也是证券投资风险之一,如果对于这类风险我没有能力做到预测和规避,那还开什么公司。”

听到这话,一帮人都面色惨然,尤其是黄富贵,这个项目虽说是沈梦琪拍板跟进的,可具体操作和投资数额的决策,可都是他在负责。

张恒一直站在一旁,观察了良久。此时见到沈梦琪这副心灰意冷的样子,不由有些心疼。

“就让我帮你们一把吧,十分钟前再见!”

张恒嘴里嘀咕一声,摸出了胸前的怀表。

轻轻在怀表上摩挲了一下,他眸光一闪,轻喝一声――――“back!{回去!}”

下一刻,时光怀表被开启,指针剧烈摆动,猛地往后跳了十分钟的间隔,一阵流光溢出

时间回到了十分钟前。

大腹便便、地中海秃的黄富贵,一脸寒霜的走到了张恒的办公桌前,正要对在看电影的张恒大加训斥!

可这时张恒却猛然从办公椅上弹跳起来,一下子将黄富贵给撞开。黄富贵一下身形不稳,手里的文件都撒了一地。

“我知道你想对我瞎比比,不过我现在要处理事关公司存亡的大事!没空理会你!”

张恒头也不回,直接奔入总裁办公室,留下黄富贵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事关公司存亡的大事?

什么玩意啊!

总裁办公室。

沈梦琪正在紧张的处理着一个业务,张恒却猛地冲了进来。

“沈总,赶紧卖掉6ooxx号股票!”张恒一点也不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

沈梦琪抬起俏脸,还有些懵懵然,怔了一下,然后眸光中溢出了一抹怒意:“你胆子不小,进我办公室门都不敲门!”

“敲什么门!大概五分钟过后,将会有大鳄开始狙击6ooxx号股票,届时股票会瞬间跌停!必须赶紧将这只股票清仓!”张恒毫不在意沈梦琪的愠怒,解释道。

“什么,你说会6ooxx号股票会被狙击跌停?”

听到这个消息,沈梦琪也吓了一跳,这可是公司资产投资的重头啊。可紧接着,她就质疑道:“这消息是从哪里得知的?我怎么确定是是不是说胡话。”

“消息从哪里知道的,你不需要知道,总之,我敢为这句话的真实性负责任!而且你只要稍加分析就可以得知,6ooxx号股票之前是被人可以给催高的,价值虚浮,迟早会跌断崖!”和沈梦琪双目对视,张恒一脸的真诚和严肃。

办公室的门是一直开着的,因为办公大厅中的一些职员,也都听到了张恒和沈梦琪的对话,顿时都开始议论起来。

“6ooxx号股票可是全公司都看好的投资管理项目,这家伙竟然说会跌!简直是信口雌黄。”

“还金融大鳄狙击呢?以为自己是神棍啊,能掐会算!”

“我看他是看电影看傻了!总裁才不会相信这个神经病!”

第4章 打赌

见张恒严肃的表情,沈梦琪不由的一阵犹豫。

可张恒却不敢再耽误时间,直接拉过沈梦琪的个人电脑,头也不抬的询问:“公司户头的账号和密码是多少?”

他的声音中仿佛带着一股不可置疑的自信,沈梦琪竟然鬼使神差的将账号和密码都报了出来。

张恒进入了股票软件页面,直接就开始清仓。

“到底是谁在卖6ooxx股票!”

股票业务组有职员现了公司股票库存的变动,开始惊呼。

接下来,黄富贵和李经理都匆匆的跑到了总裁办公室汇报。

当他们知道是张恒在清仓股票时,都极力劝阻。

可因为6ooxx股票之前在股票市场上表现一直很强劲,是大热门,他们还没说几句,股票已经全部清仓完成!

沈梦琪也仿佛才回过神来,俏脸阴沉的可怕,全身散着煞气,盯着张恒:“希望你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

“哈哈,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做了什么,我为公司立了一大功,挽救了公司的生死存亡!”

张恒非但不害怕,还不客气的一把抄起了沈梦琪桌子上的一杯espresso咖啡,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这咖啡就当是你对我的奖励吧!”

沈梦琪望着那杯被张恒喝了两口的咖啡,一阵咬牙切齿,眸光中尽是嫌弃。

这咖啡刚才自己喝过,这个家伙竟然抓起了就喝了,岂不是碰到了自己刚才的口水

张恒喝完咖啡,还心满意足的舔着舌头回味了下,感觉这咖啡味道跟平时喝的咖啡都不一样。

“嗯,时间差不多了,股票应该开始跌了!”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听到张恒的话,沈梦琪、黄总管、李经理都集体无语。

沈梦琪正好难,可就在这时,大厅中的股票小组办公区又传来一阵惊呼!

“我擦,是不是眼花了,6ooxx股票竟然开始跌了!”

“哇撒,是大跌!”

“晕,跌停了!”

一瞬间,沈梦琪三人脸色都布满了错愕。

真让这家伙给蒙对了?

几分钟后,黄富贵和李经理已经从办公室回去,沈梦琪也从深深的震惊中平复过来。

“你怎么知道6ooxx股票会跌停!”沈梦琪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又询问之前问过的问题。

刚才事情的转折折对公司影响太大了,公司在6ooxx股票上可押了这么大的宝,要是真的搞掂了,在跌停之前没能清仓,恐怕真的是生死存亡的大危机。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却被张恒被完美解决了!

公司非但没有蒙受巨大损失,反而在6ooxx股票上大赚了一笔,及时安全退场!

“嘿嘿,沈总,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我可是你从一大堆精英中千挑万选选中的追求者,要是连这个本事都没有,怎么对得起你啊!”张恒嬉皮笑脸的说道。

沈梦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信你这鬼话才怪!你不想说就算了,总之这次公司多亏了你。嗯,待会你到财务部领3万块奖金。还有,这是西城鼎盛裁缝店的名片,你领了钱,到那里做两套合适的西装,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穿着这破衣服进公司!”

“呀,3万块啊,你不是准备包养我吧,这价格可是有点低!”张恒打趣着说道。

“滚!”

从沈梦琪手中接过名片,张恒吹着口哨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办公大厅中。

一些平日里对沈梦琪暗中爱慕的男职员们见到这一幕,都有些吃味。

“看他得意忘形的样子,不就是瞎猫碰个死耗子,蒙对了一次了!”

“一副**丝混混的样子,真恶心!”

对于这些人的酸言酸语,张恒根本没心思理会,继续腿搭在桌子上看电影。

“你实在是太嚣张了!”

终于一位股票组的小职员按耐不住自己的嫉妒心,拍案而起,指着张恒的鼻子骂道:“真当自己是股神巴菲特了,刚才也不过是靠运气而已,公司要想长远展,可不是靠你那****运!”

听到这话,张恒不高兴了,摘下耳机站起来身,毫不客气的讽刺道:“老子就是靠着****运,为公司赚了这么多钱。倒是你,你不靠****运,倒是为公司赚了多少钱,说来听听。”

小职员被一句话顶个满脸通红,支支吾吾。

“那些钱可不是你自己赚的,还不是依仗着全公司的资本转到的,你单独一人又赚了多少!”

又一位看张恒不爽的小职员跳了出来,瞪着眼睛,不服的说道:“有本事,敢不敢和我比一比!看看谁操纵股票获利更大!”

可张恒却懒得搭理他,直接摆了摆手,不屑的说:“切,就你,一个小职员而已。老子可是堂堂总裁助理,和你比不是掉价吗!”

“那和我比呢!”

就在这时,张恒背后响起一道透着浓浓高傲的声音。

张恒转过头,只见一位穿着考究定制西装、型一丝不苟、皮鞋锃亮的青年走到了跟前。

“你哪位啊?”张恒抱着胳膊,斜睨着青年。

“你不认识我?不会是没胆子和我比,故意装腔作势吧!”青年昂着脑袋,倨傲的说道。

“小子,这位可是我们公司上个月请来的王牌操盘员洪天,在公司虽然没有挂管理职,但作为最核心的点金胜手,对于公司的价值可一点不逊于部长、主管。比你什么总裁助理地位高多了,还敢不敢比!”

股票组的几位职员见到这一幕,都对青年一番吹捧,同时幸灾乐祸的看向张恒。

对于券商这种纯粹是靠实力、赚钱吃饭的行业,技术岗位的核心职员,很多时候地位是不比管理层差的。

洪天就是这样的例子,他的水准在股票业界都受到广泛肯定,甚至经常被邀请到财经节目做常驻嘉宾、专家。因此在风华证券中,不认识他的人根本不存在。

本来他这样实力的股票操盘手,本来按理说进国内各大投行券商都不是问题,之所以会选择风华证券这个新公司,也是因为他对美女总裁沈梦琪存有爱慕之心而已。

之前,方浩这样的世家公子对沈梦琪有觊觎之心,他也就忍了。可今天他现一个新入职的小小总裁助理,竟然似乎也有癞蛤蟆想吃鹅肉的企图,简直是不爽到家了!

所有小职员都盯着张恒,猜想他肯定不敢应战,却没想到张恒此时却嗤笑了一声,轻蔑的扫了洪天一眼:“想和我对赌,可以啊!不过,就你这段位一个人还不够塞我牙缝的。不如这样吧,你,你,你,你还有你!”

张恒一连指了十几位职员,这些职员都是之前集体嘲笑过他的人,“你们所有人一起上!每人十万的起始资金,一天的时间,要是最后的获利加起来的总额能过我,我就算你们赢!”

狂妄!

实在是太狂妄了!

所有职员都瞠目结舌的瞪着张恒,一副自己是不是听错的表情。

尤其是方浩,更是被激怒了,气极反笑:“好,你小子够狂,找死我就成全你!谁输了,跪下来叫对方爹!”

“好,一言而定。”张恒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仿佛是已经胜券在握一样。

所有惊愕过后,一个个都冷笑起来,看白痴一样看着张恒。

“空说无凭,我去把总裁将来,给我们做个见证,防止某些贱人输了敢不认账。”洪天冷笑一声,然后转身走向总裁办公室。

其实不用他去找,办公大厅这么大的动静,沈梦琪早就已经察觉到了。

很快,她就跟着洪天走了过来,白了张恒一眼,有些头疼的说道:“张恒,算了吧,给洪天道个歉,这赌局作罢。”

“赌局作罢也不是不可以,让他给我道歉。”张恒耸肩摊手说道。

“妄想!”洪天怒视。

“那就你等着履行赌约,跪着喊爹吧。”张恒讥讽道。

“”

沈梦琪擦了擦冷汗,这两人竟然赌的这么大,谁输了都肯定没法下台啊。

洪天不用说了,是公司不可或缺的王牌操盘手,张恒的洞察力也更是不一般,刚才就为公司挽救了一个关乎生死的重大损失。两人起内讧,对公司可没好处。

“张恒,你以前没有操盘经验,是不可太能赢得了洪天的,还是算了。”沈梦琪继续劝张恒。

张恒嬉皮笑脸的说道:“总裁,你这么确定我会输,要不你也参加赌局。”

沈梦琪没想到张恒这么不听好人言,顿时气乐了:“好,我也赌!你肯定赢不了洪天!”

“那要赢了呢。”张恒反问。

“你不是之前说来公司是为了追我的吗?你要是赢了,我就让你追我。”

沈梦琪气的想也没想,随口说出,说完才醒悟过来。

接着,她现此时所有职员都一个个表情愕然的盯着自己,顿时更加羞怒气恼,狠狠的瞪着张恒这个罪魁祸。

可张恒听到这话,却大喜的跳了起来,眉开眼笑拍着手说,“赢这种虾兵蟹将,我闭着双眼,绑上双臂,用一个大脚趾戳键盘都能赢的他落花流水!你等我开始追你吧!”

“小子,你说什么!”洪天的脸顿时都绿色。

沈梦琪显然也没想到劝说莫名其妙变成了这样一个结果,只能无奈的做了评委:“好,现在是下午两点,等明天两点,出结果吧。”

美女总裁的贴身护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美女总裁的贴身护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奉子逃婚,绯闻老公太傲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奉子逃婚,绯闻老公太傲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奉子逃婚,绯闻老公太傲娇第9章做个选择,不是威胁沈墨极其淡定的看了江兰月一眼,道:“字面意思。”说完,沈墨理都没理这个女人,直接敲门进了办公室,气的江兰月在身后跳脚。她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嫉妒沈墨的,凭什么她能拥有最好的一切?就如当年,她们是高中同学,江兰月家境一般,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她故意接近沈墨,最初的目地就是因为陆嘉逸。她们都是一个学校的,陆嘉逸因为太过俊美,在全校都是校草级别的人物,无数女人都为之动心,可是他却偏偏只钟情一个

  • 小说总裁的专宠弃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专宠弃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的专宠弃妇第9章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看着他嘴角满是讽刺意味的笑容,叶挽宁感觉到了刺痛,她微微一笑,“你是想让我和你道谢吗?”这个位置她从不留恋也从不奢望,可是现在,只有这个位置才能保住叶家!“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他狂妄的伸手擒住她的下颚,强迫着她直视着他的深邃双眸,“叶挽宁,你给我记住,你要是敢给我戴绿帽子,你就试试看!”“我不像老公你,有那么多红粉知己。”“牙尖嘴利才是你的本性吧?”的确,他说得对,她不会伪装,更不会佯装成一直披着羊皮的

  • 小说庶女毒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庶女毒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庶女毒妃第9章公婆见礼不待芝兰问,跃林郡主已经进屋并转身把门关上了,找辛若说话去了,怕王妃病情复发,跃林有些扭捏的道,“我寻个借口把姐姐留在王府住几日给我母妃瞧病可成?”她一个未出嫁的闺阁女子怎么好住在外人府上,辛若摇头拒绝,“不成,王妃生病,我一个外人不好留下,那药方先给王妃吃三日,三天后你再派人去接我来就成了。我待会儿再留个方子给你,是些药材,你想办法送到我那里去,我这几日也闲,制些药丸给王妃日后调理身子用,记住,要送两份,一份给顾四姑娘,只需

  •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恶魔少爷别吻我第332章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顺着凌寒羽的视线看去,姜圆圆正穿着她的粉色小兔子睡衣疑惑地往这边走来。想来应该是有佣人注意到大门口对面停了一辆车,然后去叫了姜圆圆吧?当下她转头用最快的语速对凌寒羽说了句:“谢谢晚安再见不送!”转而打开车了跳了下去。凌寒羽听到姜圆圆惊讶地大叫一声,然后就拖着拖鞋飞一般地朝安初夏扑去,那一瞬间,他有那么一点失神。但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他启动引擎,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小初夏,你知不知道我就快叫人跟

  • 小说王妃要溜走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妃要溜走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王妃要溜走第九章该不会是个断袖吧?自打那日之后,苏子归更是发现了祁宿以欺负她为乐趣的生活方式。祁宿似乎也习惯了有这么一个活泼机灵的女书童在身边的感觉,时不时的还能调戏一下,何乐而不为?他就是喜欢看着苏子归被他调戏,鼓着腮帮子要打他,还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换上这个,随本王出去一趟。”祁宿朝着苏子归丢去一个包袱。她很精确的接在手中,这是……?男装?苏子归不解,“王爷,您是要我重新换回男装吗?”这祁宿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会子要她穿女装,一会子又叫他扮回原

  • 小说这个前夫不太冷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这个前夫不太冷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这个前夫不太冷第九章娱乐圈的戏子“项四叔……不不不,项御尘!是项御尘!”楚若晴吓得差点尖叫出声。因为项御尘的脸离她的脸不到一公分了,两人的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楚若晴屏住呼吸不敢吸气,也不敢动,她觉得自己只要稍微一动,就能跟项御尘鼻子碰鼻子嘴碰嘴。天知道此时此刻楚若晴的心里有多紧张。“唔!”楚若晴蓦地睁大了眼睛。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项御尘竟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嘴唇。项御尘轻轻退开一些,眼睛盯着楚若晴粉嫩得像蜜糖一样柔软的唇瓣,诧异自己为什么会

  • 小说这个王爷有点蠢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这个王爷有点蠢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这个王爷有点蠢第九章下面见血(下)这几天,老爷都歇在玉苑,她就不信这肚子会没有动静。“老爷,您觉得今天奴家伺候得好不好啊!”李姨娘粘着秦中正,嘟着嘴巴娇声问道。秦中正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她这副骚劲了,所以一听到她的话后,宠涨的捏了捏她的下巴,往她耳朵里面吹了一口气,语气轻佻的回答道:“爷自然是觉得好,才会经常到你这里来,你不是知道吗?”秦中正说完又觉得欲.望为了,一个翻身又开始种田忙了。清早。玉荷苑里面的人个个睡得很好,秦苑也是一早就精神搂擞得

  • 小说总裁一往情深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一往情深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一往情深09有个性的姑娘,我喜欢邹青拿起俞寒刚倒在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个精光:“处心积虑接近你的人,还有什么手段使不出呢?我听老张说这个女生的资料和进你公司提供的信息有出入,所以就好奇看了一下她的照片。完全就是我喜欢的类型啊,你找个时间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啊。”“怎么后来还转到了播音主持专业?”俞寒将资料反复的翻了一下,很多疑惑得不到解答。“我还听老张说,这个女生在高三时被你的那位导演朋友梁岸看中,出演过一部很火的电影,并且担任了女主角。但是进入大

  • 小说爱你从不言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从不言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你从不言弃第9章讨要彩礼“什么?你这说什么屁话呢?你都跟他睡了,他占了这么大便宜你居然不嫁给他?”穆大海愤怒的吼道。“飞上枝头变凤凰啊,小彩,你可不能不嫁给他。你看看我们家这房子这么小,你弟弟都没地方住,你嫁出去了好歹能给弟弟腾出来个房间啊!”齐美对于穆小彩说不嫁给应寒,异常心慌。只要穆小彩嫁入豪门他们家也是能得到很多好处啊,吃的用的穿的住的,那还不都是小菜一碟!实在是不想跟他们啰嗦,穆小彩径直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了门,留下他们三个在门口讨论。由于

  • 小说不期而遇的深情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不期而遇的深情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不期而遇的深情第九章如此伟大的情操窦芷橙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时,全身都在疼。特么的,谁告诉她这个男人半身不遂又圈叉无能的,给老娘拖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她强忍着满身酸痛将柏天翊放在自己胸上的狼爪丢开,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睡熟的凶手,然而龇着牙弯身拾起地上的睡袍,爬下床一瘸一拐的朝浴室走去。泡在浴缸中,窦芷橙回想起昨夜的疯狂,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蠢死了,居然会相信男人的话!”她无力的捧着自个的脑袋,满心的悔恨与咬牙切齿。昨晚,她和柏天翊被送回别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