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先离厚爱:情迷前妻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2 2:05:02 来源:网络 []

小说:先离厚爱:情迷前妻

第十一章   素素,你在里面对吗

眼泪顺着脸颊滑下,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小说先离厚爱:情迷前妻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既然他现在已经和袁暖溪在一起了,那么他们就应该要保持一下距离才是。

权漠泽坐在车里,太阳穴隐隐发疼。锦素的神情一直回荡在脑海中,久久挥散不去。握着方向盘的手用力收紧,神情隐忍。

两年的折磨,本以为在此见面会将误会解释清楚,不想她的态度那么冷淡,一直也没有什么进展。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低头瞟了一眼来电显示,心烦的不想接电话。小说先离厚爱:情迷前妻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将手机关机,驱车来到公司楼下,直接来到办公室。

庆芯拿着手机,眉头一皱。瞟了一眼满脸期待的袁暖溪,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开口向她解释。

“暖溪,你放心,阿姨一定会让漠泽答应一周后订婚的,你先回去吧!”

袁暖溪看着亲庆芯的样子,心中惊疑不定。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乖巧的点点头。

“那,阿姨,我就先回去了。”

庆芯一脸笑意的点点头,对于袁暖溪这种体贴的做法很是满意。汇金地一开始,她就一直很喜欢袁暖溪,心中认定她是自己唯一的儿媳妇了。

要不是因为那个锦素的话,只怕她也不用等了这么久。想到锦素,眼神一暗,划过一丝光芒,随即渐渐暗淡。

秘书小心翼翼的看着权漠泽,敛着眼眸安静的站在那里。这总裁已经连着三天在公司了,也不回家,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今天还有什么安排吗?”

权漠泽签好自己的名字,揉了揉眉心,感觉疲 惫。心中抵触回家,所以他就在办公室待了整整三天。汇金地

断绝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下意识想要逃离。即使知道这种做法很不好,可就是改不过来。

“夫人,您不能进去,总裁吩咐了。他现在有事要忙,不能让任何人进去。”

秘书刚要开口,门口就响起了助理拦人的声音。小心的瞟了一眼权漠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你出去吧!让她进来!”

权漠泽眉头一皱,无奈叹气。阅读huijindi.com三天,这应该已经是妈的极限了吧?挥挥手让秘书出去,也是时候给一个交代了。

“你是什么意思?三天不回家,是在抗议吗?”

庆芯一把推开门,神情激动。愤愤的看着权漠泽,心中有些犹豫。虽然那天强迫他许下承诺,可是他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让她的心中很是不安。

权漠泽起身,迎上去。神情晦暗不明,搀扶着庆芯坐下。

“去端一杯热水进来!”

庆芯看着权漠泽,脸色不愉。小说先离厚爱:情迷前妻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深吸一口气,将情绪压下去,平和的开口。

“漠泽,这暖溪的事情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个交代了。”

“我会负责的,您放心!”

权漠泽敛着眼眸坐在那里,虽然知道母亲今日来这里的目的。可是挺大话说出口的时候,他的心底还是不免有些心烦。

那晚的事情他也搞不清楚,迷迷糊糊间以为是锦素回来了。然后后面的事情他就一点儿映象也没有了,让他很是苦恼。

“我知道你会负责,可问题时什么时候?总不能就这么一直晾在那里,不管吧?”

庆芯抬眼忘了一下权漠泽,轻轻啜了一口热水。眉头一皱,对于这白开水的味道很是不满意。如果不是因为前阵子假装生病,只怕现在倒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喝咖啡了吧!

“我也不难为你,一周之后就举办订婚仪式,就这么定了。既然你还有事,那你就先忙吧!”

庆芯放下手中的水杯,利落的说完这句话。权漠泽的性子她一清二楚,只能硬来不能纵容。

“妈!”

权漠泽看着庆芯,眼神隐忍。虽然知道这件事必不可免,可是一个星期的时间对他来说,还是太快了。

“你不要想着锦素了,你们已经离婚,没有关系了,你知道吗?现在你和暖溪已经发生关系,就应该一心一意的对她才是!你要是继续想着那个女人的话,就不要怨我了。”

庆芯眼神一凌,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权漠泽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不能让悲剧重演,她的儿媳妇只能是袁暖溪,一切有可能的事情她都要杜绝在摇篮中才是。

“好了,你忙吧!我先走了,约了暖溪去看礼服,你也要抓紧才是!”

权漠泽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心情很烦躁。知道这种事情躲不过去,可是母亲这么强势的来逼他,还是让他的心中不舒服的。

脑海中第一个想要见到的就是锦素,心烦意乱之间,拿起桌子上的钥匙就出去了。只要见到锦素就好,要是她能够回头的话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和她在一起。

心中想要见到她的欲望越发的浓烈,车子的速度也悄悄加快。只要她还爱自己,他也不再介意白云飞的事情了。

车子在楼下一个急转弯,车轮摩擦出很大的声音。权漠泽推开车门,急急忙忙上去了。

“素素,你在家吗?”

权漠泽敲着门,心中焦急。刚刚也就是一时兴起就过来了,倒忘记了提前打个电话了。这么冲动的事情已经很久不做了,不想今天到像个毛头小子一般。

里面久久没有动静,心中也很着急。掏出手机,拨通锦素的号码,那边还是没有人应。眉头紧紧皱着,隐隐有些不安。

轻叹一声,不知道那边的情况,让他心中烦躁不安。不顾一身昂贵的西装,席地坐下了。望着楼道的方向,静静等着。

屋子里静悄悄的,锦素环膝坐在窗边。手中握着手机。脸上挂着泪痕,手用力的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的声音。

屏幕上停留的是一张照片,男的英俊女的美丽。两个人躺在床上,被子掩到胸口,却也掩盖不住香艳的画面。

锦素手指摩挲着屏幕,心中五味杂陈。要说痛的呼,两年前就已经麻木了。而闲杂的这点儿程度,只不过是重新体会一下而已。

既然你们都已经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来纠缠我?是要看我的笑话,还是因为当初离婚前没有等到你回来见一面,让你的自尊心受到打击的缘故?

总之,这两种结果好像都挺讽刺的。嘴角微微上扬,锦素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手中的电话落到地上,发出响声。

“素素,你在里面对吗?你听得到我说话的是不是?”

先离厚爱:情迷前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先离厚爱 或 情迷前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