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步步惊华:盛宠鬼王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6:02: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步步惊华:盛宠鬼王妃
第九章 巧遇晏王

而且,她初来乍到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可书却是能让人最快掌握信息的无价之宝,所以行万里路之前明月决定还是先读书,了解自己所处的大环境。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苏婉容想的是在书院里干活不累,明月会这么要求也是理所当然。再说大书院对面就是静安殿,这样她让明月把饭送入静安殿也尤为方便。一举两得,苏婉容很快就将明月安排在大书院。

大书院直面静安殿,平日走动的人也不多,明月每日的工作就是扫院子,清扫书架不让虫子啃了书跟字画。到送饭点就跟苏婉容换把手把饭送入静安殿。比起劈柴、挑水、扫厕所那些脏累的活儿是轻松很多。

眼下这季节也进入了三伏天,知了聒噪着炎热的午后。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赵明月拿着扫帚站在书院的院子里,透过高墙仰头望着静安殿内的老梨树。晚风吹拂叶子露出一个个黄灿灿梨,成熟的果子发出诱人的香气……

对于一个生活在新世纪水果泛滥年代出生的人,那些个大梨简直尼玛日夜抓挠赵她的心。

正好,苏婉容说这两日主子进宫,要明日才回府。

病秧子不在,巡逻的队伍刚过去,准备到晚膳时间没什么人过来。

赵明月对这些墨守成规的工作安排了如指掌,把扫帚往书院内一丢,她从书院一下串入静安殿。

赵明月站在树下仰望,斜阳从梨树叶子之间穿插照在黄橙橙的果子上,金光灿灿,据说老梨树结的果子特别甜!

喵……

只顾着看梨的赵明月这时候才发现,在主屋与西厢房之间横亘的树干上卧着一只的小猫儿。两个拳头大小,白得跟小雪球似的,粉红的鼻子跟小嘴儿喵呜着,金色的眼睛充满无助的光芒。汇金地

等着,姐姐摘了果子再救你。

倘若要被人发现了,就说来救猫,也算一个借口。

梨树一人不能环抱的枝干非常粗壮,但并不是很高,超过了墙头就往四周旁逸斜出。

赵明月三两下就爬了上去,爬到枝桠茂盛的地方,被果子碰到脑袋的感觉很棒。随手摘了一颗大梨往衣服上抹了抹,卡蹦脆咬个满嘴汁儿,甜!

她一边吃梨一边与喵星人眼神交汇“等我吃完,你先好好当放哨喵”。

赵明月吃完手上的大梨,把核儿往屋顶上丢,又摘了两颗梨子塞短褐胸襟内,衣服很宽,塞进去干扁的丫头立刻无比丰满。

“哨放得不错,作为报酬我来救你啦。汇金地

以前送饭的时候,以为内堂那扇门直通畅春园,其实不是。站在树上才看到那里还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儿。

院里有潺潺流水从靠着围墙的石泉内流出,泉水舒缓地流过圆滑的大石头落入下方用石头围成了小池子,池子的水满了才流向外头畅春园内的畅春湖。

小院儿墙边种着金镶玉竹,一株山桃树伏卧竹间绿叶葱郁。

老梨树也凑热闹,把枝桠伸展到了小庭院内。

而小白猫所在的枝干正好在清泉池上头。

泉边靠近主屋内堂方向放着一把藤椅,藤椅旁的桌上放置一本翻开的书,似乎方才有人在这藤椅上看书刚刚离去。完整版【步步惊华:盛宠鬼王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这不,书籍旁边还摆放一盏茶。

糟糕,有茶!

那这屋子里似乎……有人呐?她猜到了家丁与侍卫的行程,却没猜到这屋里人的行程。

得赶紧把猫抱了走人。

可这时候突然传来轻轻的咳嗽声,赵明月只来得及把猫抱入怀中,一个白色的人影已经从内堂那扇门走了出来。

赵明月立刻噤声不动掀起眼皮看树枝,不要晃,不要再晃……

院子里只剩下晚风吹拂院中草木的沙沙声,她抱着小猫静止等待那人离开。那人应该就是楚子晏,虽素未谋面但咳嗽声音她能听辨出来。

别说,其实还真有些好奇他长什么模样。说明huijindi.com

第十章 美人沐浴

楚子晏一身素白的衣袍穿在身上宽松随意,虽看着瘦些,但体型要比赵明月想得好看无数倍。她总以为这病秧子是瘦骨嶙峋,齁腰驼背,精神萎靡,气色差到不能见人才躲着不见人,可没想还真是传闻中的好看。

瘦削挺拔的身姿有种淡泊的气质。

头发真长,漆黑如夜的发丝落满他刀削一般的肩膀,被轻风吹动的黑发与衣袂让他多出一丝清逸风骨。他步伐迈得从容舒缓,咳嗽时抬起拳头轻遮嘴唇,宽大的袖子在身前形成婉约的弧度。

他在藤椅之上坐下,咳嗽时肩膀微微抽动。气顺了,他放开捂唇的手托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微微叹了口气,放下茶盏,从一旁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倒出一颗药片含在口中。

看到这儿赵明月微微得逞一笑。

那瓶子她认识,自从他肯吃药之后,她就用瓶子给他装上十来片,并用纸条写“一日至少三次,一次两片,咳得难受时可含一片”,这家伙可算听进去了。

接着赵明月笑容又微微一顿,那人未免……太漂亮了吧?!

楚子晏嘴里含着药片微微仰头看前方的天空,黑发垂坠于身前身后,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在天光之下一览无遗。

可能因为生病的缘故,他的脸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如同一片白色的花瓣,没有血色,但也没有任何瑕疵。

脸型微微瘦长而立体,轮廓细致细腻,清隽长眉飞扬入鬓,如墨双眼眸光潋滟,鼻子如同雪山俊逸,嘴唇如花瓣粉红浅白。仰首望天时脖颈修长,喉结弧度性感,锁骨更是暗藏春光。

明明就是个人,但看他如同看着一株青莲,不妖不娆。

赵明月倒不是什么外貌协会的,应该说她对男人没什么兴趣,还在新世纪的时候光顾着修炼降妖,根本就没来得及打开情窦。但看到楚子晏的模样也不由地暗自赞叹。

只可惜,楚家有儿初长成,养在深闺无人知。

这么好的人,因为生病而足不出户真可惜。

喵……

手里的小猫估计被捂热了叫了一声。

楚子晏看了过来。

赵明月下意识屏住呼吸,她可不能在这样的状态下跟他认识,不然得毁了她的计划不可。千万不要因为贪吃坏了她的大计。

好在楚子晏并不是看她,而是看向墙边的石泉池。

不一会儿,他站了起来走向池边。

明月几乎就在他头顶上空,天气太热,加上有些紧张,脑门上都闷出了一层汗,透明的汗水划过她的脸颊。

楚子晏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赵明月大跌眼镜,这家伙,在脱衣服!

你该不是……要泡澡吧亲?

而情况确实就是如此,楚子晏如玉般的手指不紧不慢解带宽衣。

嗯……

这种情况之下她是不是要闭眼?赵明月别开视线。但又寻思,如果被发现睁眼跟闭眼其实没大多差别?如果不被发现看看又何妨?礼貌性别开的眼睛慢悠悠又瞟了回来。

可是,她什么都看不见……

他那头黑发掩盖过了他的臀部,而他又斜背对着她,她只能看到他从黑发之间露出的白皙硬朗的肩膀,还有那双跨入池中的大长腿。他坐于清澈的泉水中,黑发如雾弥散在水面,飘摇如同海藻。

还以为会出现被打马赛克的画面,其实毛都没看着。好吧,她承认水晃动之时隐隐约约是能看到一丝春光,但水下能看得清嘛?

还有!病秧子,你有什么资格泡冷水里?!搞不好晚上你就得乐极生悲,病得不要不要的。

但她现在又不能指着他说这些。

夕阳沉下只留下天边的晚霞,晚风徐徐,石泉池水面波光粼粼。

树上的人跟水里的人都没动。

风忽而也停了。

楚子晏望着渐渐平息的水面倒影着霞光照耀的蓝天。头顶梨树也倒影在水池之中,交错的枝桠,悬挂的果实,还有枝上一只雪白的小猫,小猫那透亮的眼睛之后……是一双少年的眼睛?

第十一章 小惊魂夜

树上有人?!

楚子晏脖子微微一动,背后僵直了一下。

感觉非常敏锐的赵明月背后也跟着僵硬起来,她也看到了水中自己与猫儿的倒影,当然也看到了楚子晏在水中的倒影。

而且他的目光与她的在倒影之中……交汇!

楚子晏猛然抬起头来。

就这一瞬间,明月将手上的小白猫往他脸上丢去,动作迅速爬下梨树。

“何人?”

楚子晏来不及看是谁,一只小猫从天而降直击他的脸。他伸手接住了猫,抬头再找人时只剩下晃动的树枝,还有一颗掉落下来的大黄梨。

晚风又起,梨树枝桠影影绰绰,但枝头确实空无一人。

楚子晏举起手里的小白猫与它对视。小猫儿眼睛如小铜铃金光灼灼,鼻子嘴唇粉红,长得颇讨人喜欢,他望着它微微一笑。

“色胆包天的小猫儿,居然敢偷看本王洗澡。”他的声音温婉如同晚风徐徐。

说完把小猫儿抱入怀中,湿答答的手抚摸着它柔软的毛,眸光微微一动又望向已经不再晃动的枝头好一会儿,从水里站了起来。

出浴美男拾起池边的衣裳将猫儿轻轻裹起来,一边擦拭它身上的水渍一边往屋子里走去。

“咳咳,咳咳咳……”

他的咳嗽之声消失在庭外。

而赵明月已经蹑手蹑脚将书院的门关上,一边往书房走一边寻思,到底被发现了还是没被发现?

从怀中掏出仅剩的一颗梨自问,赵明月偷梨的罪名,变成了偷看主子洗澡的罪名你怎么看?

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反过来也不无道理。

梨子往衣服上擦了擦,送入口中卡蹦咬了一口,随即往走廊上一坐,摊开自己的手动了动手指。就刚刚下意识逃跑的瞬间,她的灵通似乎突然恢复了一些。

解决完手中的梨,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接下来并没有发生主子把奴仆叫过去审讯问谁偷看主子洗澡的事,赵明月有些放心了。

估计那病秧子什么都没看到。

夜色愈浓。

天上无月。

今日是朔月之夜。

天上月亮由圆变缺为满月、星凸、上玄、峨眉、朔月。朔月是一个分水岭,那夜人的肉眼无法看见月亮。过了朔月之后,月亮由缼到圆为亏眉、下玄、亏凸、满月。

所以朔月之夜被称为黑暗之夜,也是鬼祟出现较为频繁的夜晚。

赵明月自从在书院当值之后一有时间就会在书房内看书。

今夜的打更人已经打过子时的更,赵明月正在秉烛夜读楚国通史。夜风从敞开的敞开的窗户吹进来,灯罩内的灯火静静燃烧着。

赵明月用蒲扇驱赶蚊子继续翻开下一页书。

夜阑人静。

蛐蛐儿虫鸣。

明月看得正入神,一旁的油灯忽而呼啦晃动,她抬眼看向窗外。

灯罩内的灯火又晃悠跳动。

难道是因为灵通恢复的关系,这是她第一次在晏王府察觉到有阴风舞动。

明月将面前的书往里推起身走出书房,提起一只白色的灯笼走出书院。

一抹黑影从畅春园那方向的回廊上一闪而过,赵明月提灯疾步追上。

经过畅春湖,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跑着过来险些与她撞上,尖叫声几乎脱口而出的人狠狠捂住自己的嘴,眼中满满都是惊恐之色,随后她紧紧揪住明月的衣袖:

“明,明月,我看到……看到……”

这惊吓得语无伦次的女孩儿是翠珠。

“别着急,你慢慢说。”

“我好像看到……看到小高了……”

小高是谁?

……“我说过了吧,诅咒又来了,半年已经有两个人死了,一百天一个,第一个是送饭男丁小高,现在又是送饭丫鬟春玲!”

赵六说过小高这个名字,是因晏王的诅咒而死的人之一。

第十二章 闯静安殿

明月缓声安抚道:“翠珠姐姐,你别太害怕,天太黑你可能看错了。”

“真的,他就站在我身后,不,他还出现在了我面前……”翠珠吓得面色苍白,手从明月的袖子滑到他手上紧紧拉住。

“翠珠姐姐的手怎么这么湿?”而且这个时候她怎么出现在畅春湖?

翠珠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手,依旧哆嗦着:“今日,是我父母的忌日,我想来畅春湖给他们放水灯,可没想到会遇见,遇见……”说着又要哭了。

畅春湖的水面飘着一盏微弱的灯光,大概就是翠珠放的水灯。

赵明月拍拍她的手臂:“没事的,翠珠姐姐这么孝顺即便有什么也会得到庇佑的。”其实她还真没安抚害怕邪祟的人的经验,于是有改口说,“你水灯放完了吗?要是还没我陪你一起。”

“已经结束了。”翠珠很害怕,不愿再继续呆下去。

“等会儿侍卫从西大厅那边过来巡逻,会一路经过后下房,你跟他们回去可以吗?”这是明月每天夜晚听到的侍卫巡视规律。

翠珠点头,神情有些恍惚,明月陪着她等了一会儿,巡逻队就过来了。

翠珠走之前轻声说:“明月,王府里不让下人随便吊丧,你帮我保密可以吗?”

“嗯。”

看着她与巡逻队离开,明月提着白色的灯笼走到畅春湖旁,闭眼剑指轻点眉心,静心明眸,睁眼时目光更清澈,耳朵更灵敏,能看到异常之物。

赵明月提着白色的灯笼沿着畅春园外的回廊走了一圈。别看她手里提着似乎就只是普通的灯笼照明所用,但其实她画了灵符卷成灯芯,周围有邪祟灯火就会明灭无常。

但灯火平静并无异常。

只是走到静安殿外,手上的灯笼忽而就灭了。

明月停下脚步,眼观八方耳听六路。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静安殿内传来剧烈的咳嗽之声,比任何时候听到的都更严重。赵明月忍不住翻白眼,白天她说什么来着?体弱多病还泡冷泉不该嘛?

通常这个时候周管家来过静安殿一趟刚走不久。

那她管还是不管?

不管。

万一偷看洗澡的事情没败露,夜闯静安殿的罪名还得把她给折了。

明月继续举步而走,黑暗墙头上忽而冒出一双金色的眼睛瞪住她,如同夜里两颗夜光珠似的,让人不觉有些毛骨悚然。

喵……

又是这小白猫,白天刚一起犯案晚上又要来吗?还是说它在抱怨白天她不义气把它丢下的事来寻仇的?

那只小白猫喵呜一声看她一会儿,转身沿着围墙走,还三步一回头看着她,似乎在将她往静安殿内引。

“我不进去……我管不了……你看我我也管不了。”晏王下的命令,朔月夜禁止进入静安殿。今天她已经犯了一次错,要再被抓,她计划得泡汤。

“咳咳咳,咳咳咳咳……”

喵呜……

“管不了!”赵明月哀嚎一声,揪头发,“混蛋啊。”为什么她就是这么善良又有正义感?赵明月把已经熄灭的白灯笼甩肩膀上,左右看没人侧身钻如静安殿。

一进大院如同进了一间冷气开得极低的房间,作为阴阳师的她怎能抓不住这瞬间的阴气?!该不会刚才那邪祟是进了静安殿吧?白灯笼一丢她连忙跑进屋。

又是一道黑影迅速从她眼前消失,转眼从内堂逃走,赵明月举步想追……

脚下踢到一个倒在地上的人。

是那个福曌!

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脚上的铃铛发出诡异的蓝色。赵明月连忙探他的鼻息,松了口气,只是昏死过去而已。

糟糕,楚子晏一个人在里边!

明月放下替命少年冲入楚子晏的卧房。

这个房间四周都像结了一层蓝色的冰霜。

赵明月冲到他床边握住楚子晏的肩膀叫唤:“楚……晏王殿下,晏王!”

床上的人没回应。

第十三章 朔月夜之交

她再摇晃他。

“楚子晏,醒醒……”

该不会挂了吧?

不能,刚才还咳嗽呢。

明月将手放到他鼻子前探看还有没有呼吸。

“咳,咳咳咳……”床上的人忽而抓住了她的手,力道并不大,“你是何人?”

这个问题她该怎么回答?悄悄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他却又抓住,室内光线很暗,但能看到他那双眼睛微微闪着光华。原本还想挣脱的赵明月另一只手也探了过来,覆在他的额头之上。

“好烫。”

“你究竟是何人?”他又问。

“我是……奴婢是苏婉容,听见殿下在喊人便进来了。”苏婉容至少是能近身照顾他的人,还能给她打掩护,这个身份比较保险。

“苏婉容?”

“是。”

“本王方才叫人了?”

“是,殿下一直叫来人……”把责任推到他身上,再去叫人过来给他看病就没她什么事了。“殿下烧得厉害,奴婢现在立刻去通知周管家。”

“不必……”楚子晏拉着不让她走,“来不来都一样。”

“你烧得厉害知道吧!”什么叫来不来都一样?不对,她在用什么语气说话?“奴婢是说殿下发热得厉害,必须得让御医诊治才行。”

“没用。”楚子晏声音很低,似乎都梗在喉间发不出来。

没用?难不成跟刚才那股寒气有关?到底是何方妖孽能来去自如还能屏蔽掉身上的阴气?

楚子晏似乎觉得她的手温很舒服,病得迷迷糊糊的他将她的手按在额头不动,呼吸微微急促。明月微微起了一丝恻隐之心轻拍他的肩膀。

“晏王,您先等等,奴婢去给您想办法降温。”

“不叫御医,御医今日没跟本王回府。”

“好,不叫御医,您等会儿奴婢马上回来。”

赵明月跑回书院找来一些之前让苏婉容准备的药草,还有常用的退热药丸,再拿一盏油灯奔跑着回了静安殿。

楚子晏见她又进来,昏昏沉沉又睁开了眼,虚弱说道:“把灯点上。”

赵明月将那盏油灯调到了豆粒般大小,放在他床头的柜子上:“灯已经点上了。”话说着手脚利落出门从内堂小院儿里打来一盆凉水,搁在床前。

楚子晏又说:“把夜明珠灯罩打开,太暗,本王看不清。”

“已经打开了殿下,您病着才看不清楚。”明月睁眼说着瞎话的同时,已经拧了一条湿毛巾盖在他额头。

楚子晏看着昏暗灯光之下背对着他的人,也许真是烧得太厉害,那人的影子重重叠叠他看不清。

赵明月将退热丸捣碎热水冲泡,使劲用小勺儿搅拌溶化之后,将药汁放在一旁晾着。而后将药草捣碎放入多层纱布之中绑成药包,再放入水中侵泡拍打使得药水渗透出来。这些工序结束之后,放在一旁的药也凉了。

她走到床边弯腰将他扶起来,继续模仿苏婉容说话,甭管像不像反正不用她的声音就对了。

“殿下,您得先将这药喝下。”

楚子晏此刻反应是有些迟钝,但能察觉到他靠着的身体很单薄,手臂却有一股安稳的力道。

“不……”

“不”字才出碗已经凑到他嘴边,支撑他的手臂微微放低碗里的药就灌入他口中,他没想有人敢强行喂药毫无防备就闷了两大口,险些呛着。楚子晏作势要推开碗,她拉下他的手再把药碗倾斜,最后几口苦得掉渣的药全倒他嘴里。

“你咳咳,咳咳咳……”楚子晏咳嗽着,已经被她放回枕头上,接着一块冰凉带着草药味道的湿毛巾又覆上他的额头。

“你当真……是苏婉容?”苏婉容怎敢如此待他?

第十四章 大祸临头

“是,奴婢现在用药水帮殿下散热,得先解开殿下的衣裳……”说着已经将他衣服剥开。

光线很暗,但能看到此人胸膛急促起伏,呼吸短浅急促。她将那药包敷在他皮肤之上,然后轻缓擦拭他的额头、太阳穴、耳后、胸膛。

来来回回数遍之后,楚子晏的呼吸慢慢不那么急促了,显然高烧退了。只是看起来似乎已经睡着的人,会忽而又咳起来,睡得很不安稳。

发了汗衣服更是全然已经湿透,黑色的长发从发根起也湿了大半。苍白的脸掩映在黑发之上更像一朵白色娇弱的花。

看来替命人并没能为他挡下多少病祸。

楚子晏,你得活着,至少得等我找到了太阴灵犀。

我不要那东西,我只要找到回家的路而已……

赵明月将他抱起来推进床内干爽的地方,将他身上衣服褪下,将湿了的枕头抽开垫上干的,再将他汗湿的长发从身体后边拨到枕头后方。这人身体是病着的,但头发长得真好,厚厚的黑亮黑亮的,很柔软。

似乎一切妥当,就是这人裤子也是湿的。

脱吗?

呵呵,呵。

抽了干爽柔软的毛巾,跪在床上想了二秒钟,对着睡着的人说:“一,灯光很暗我看不清楚。二,我就用干毛巾给你隔离一下是裤子,别误会啊。”

说着将毛巾铺入他腰带之中,很正义的想法,但手一不小心隔着毛巾碰到了某个柔软的部位,吓得连忙抽回来。

看黯光之下那人睡着没反应,她吁了口气。不就是蜻蜓点水划过一下,都来碰出触感居然还心虚了,没出息。

一切结束。

鸡鸣声起。

天快亮了。

赵明月将房间内她拿来的东西收拾得一件也不剩,走到外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替命少年,想了想将他扶起来,往他嘴里塞了一颗驱邪丹,举步离开。

虽然她现在没有灵通,但阴阳师的丹药她还是能调配,她以给楚子晏炼药为借口炼制了一些丹药。

走到门口,明月还不忘将那只被她丢在外头的白色灯笼一并带走。

她并没有睡觉,而是去了后下房找了苏婉容,说了她对楚子晏做的事情,当然不包括他房内有寒气的事。

本是想与她窜通一气,没想苏婉容气得跳脚。

“谁让你多管闲事?晏王下过禁令,谁也不许擅自进入静安殿!”苏婉容脸色比刚才楚子晏的还难看,“每到朔月夜,就连周管家也是不能进静安殿的你知道嘛!”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

“你还敢冒充我的名字?你……你简直是在陷害我!”

看来真摊上大事儿了,赵明月心里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一人做事一人当,晏王真追究下来明月来扛。”

“你要扛了,那之前我让你送饭的事不就暴露了吗?”

“……”这时候她居然还担心这个?赵明月看着她忽而笑了,“苏姐姐,那你是让明月扛呢还是不扛呢?”

这两样她可都有对策。

苏婉容第一次在赵明月的眼中看到了锋芒,她一直以为这孩子柔弱天真容易欺负的,但此时她居然有些回答不上来。

明月又笑了,恢复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

“姐姐何必都往坏处想?明月是闯了静安殿但没对晏王做任何不好的事,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明月闯的祸怎么也不能让姐姐受牵连对不对?”

苏婉容是绝对笑不出来的。

晏王府敢夜闯静安殿的至今有两个,第一个已经被处死,以行刺皇族罪,但实际是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反正死了。

第二个就是赵明月。

如果真的出事,那为了保全自己她只能把明月都供出来,那些名利总没命重要。如果没事的话或许这又是她一个翻身的机会。

“赵明月啊,你真的让姐姐愁死了。你刚来不知道,以前唯独一个夜闯静安殿的就是被处死的,而你却做了第二个。”

“这么严重?”

“所以我能不着急嘛?”她叹了口气,“不过你说的对,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地步,我们静观其变好吗?”

“是,苏姐姐。”

“天快亮了,你也赶紧回去吧,省得让人瞧见。”

天亮了。

晏王府要出大事了!

一早周管家就让府上所有人都集中到正大殿。

步步惊华:盛宠鬼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步步惊华 或 盛宠鬼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

  •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我译《道德经》系列之十九

    第十九章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抛弃所谓的标榜圣贤及智略计谋,肯定是百倍利于人民百姓;遵循道义,即便放弃所谓的仁义说教,百姓还是会回归孝慈的;消灭投机取巧、不当得利的现象,盗贼也不会过多的出现了。当然,光靠立法惩戒,用外力实现以上三个目的,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思想的教化提高,通过思想的教化,使人民心有归属、单纯朴实、少私心、寡妄欲。如果能够坚持身心两方面的治理教化的治国之道,就可抛开一切所谓的治国

  • 明清瓷器的底款:翰海专家老师教你如何认识明清瓷器

    如果以款识的内容作为评判依据,收藏界也有一个排序原则,依次排列分别为本朝款、寄托款、人名款、字款、画款、简单花押款。如果对不同的款识从内容上予以区分,比较常见的就有帝王年号款、官字款、花押款、堂名款、铭文款、吉语款、用途款以及寄托款(也有人称之为伪托款)以及人名款。明清官窑瓷器中最主流的款识就是帝王年号款,它于明永乐年间出现,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就出土过标有“永乐元年”的楷书款陶瓷残件。明代的帝王年号款多为青花料书写,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官窑瓷器的款识书写也多用青花,而珐琅彩瓷等品种则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