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双重爱恋:情不知所终】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9:36: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双重爱恋:情不知所终

第9章 、彼此,约定

  后半夜的时候,田甜感觉自己的眼皮很重,可是她就是不想合上眼睛休息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较什么劲,而如今她和自己较劲又有什么意义呢。网站huijindi.com

  那晚,有的人整夜都没有睡,而有的人即便是睡了,也睡得并不安稳。

  路言季的高烧一直未退,医生一晚上进进出出了许多次,退烧针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可是依旧没有什么效果,他还是一直说着胡话,表情很痛苦,全身上下都是滚烫的。

  看着这个样子的路言季,尹雪儿终于忍不住的落泪了,她真的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路言季,心里很是悲伤,悲伤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尹雪儿彻夜未眠的在病房里守着路言季,而路言季却一直叫着田甜的名字,每一声,都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虽然尹雪儿始终都没有弄清楚田甜和路家这两兄弟之间的关系,可是她心里依旧有强烈的感觉,觉得不久的将来他们之间会有一场大事要发生,而这样令人琢磨不透的事情,也让尹雪儿的心里好奇不已,更让她有了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

  而此时的田甜却一直蜷缩在床沿边,一言不发,屋外,路言祈一直守着她,一动不动。他们都在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做着傻事,但最后受伤的却都是他们自己。来自huijindi.com

  田甜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脑海里关于路言季的画面浮现了多少遍,天反正已经亮了,乌云也早已经散去,但是她心里的乌云,却始终都未曾消散过。

  天刚亮,路言祈就在厨房忙活起来了,虽然他不太擅长做饭,但是做个简简单单的早餐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况且现在他可是再为自己心爱的人准备早餐,自然心里更加的开心了,所以做起事来也得心应手。

  路言祈端着准备好的早餐脸上是藏不住的笑容,他站在门口轻轻的敲着门,可是却始终都没有听到田甜的回应,最后他就直接走进去了。

  一进屋,他有些愣住了,田甜依旧把自己蜷在那里,眼睛睁的大大的,没有移动过一下,昨晚上路言祈离开时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的田甜就依旧是报保持着那个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化,脸上也没有一点生气和活力。

  路言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眉头紧锁了起来,他把手里的东西随手放下,然后就走到了田甜的面前,蹲了下来,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傻了,可是他错了,原来还有一个比自己更傻的人。

  “你这样折磨自己,你很开心是吗?”虽然他现在的心很痛,但是对于田甜这样的做法他很生气,他想要把田甜从地上扶起来,可是手刚刚一碰到她,田甜就猛的打掉了他的手,并下意识的推开了他。

  “你这样会生病的,不要折磨你自己了,可以吗?”路言祈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和田甜争吵,更不想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和她发生争执。说明huijindi.com

  田甜侧头看着他,眼里是因为彻夜未眠而布满的血丝,她轻笑出声,问道:“那你折磨我,你很开心是吗?”

  这句话让路言祈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从未想过,自己对田甜的感情,对她的爱,在她看来居然是在折磨她。

  路言祈强行的拽着田甜站了起来,让她坐在床上,手握得紧紧的,说:“你不要忘了,是你主动来找我的,是你主动让我给他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从一开始,就是你在折磨我,你知道吗?”

  田甜不再说话了,或许是她现在已经无言以对了吧,路言祈刚刚说的这些话,她已经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反驳了。如今,要怪都怪她自己,是她让自己陷入了这样的处境,是她亲手把自己和路言季的爱情狠狠的扼杀了,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又能怪得了谁呢?

  见田甜低着头不再说话了,路言祈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解一下自己已经过于激动的情绪,然后缓缓开口,说:“早餐已经……”

  路言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田甜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也不得已停了下来。

  田甜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迟疑了几秒钟,最后还是接听了电话,路言祈也不再继续说话了,站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听着。

  “尹雪儿,怎么了?有事吗?”田甜直接叫着她的名字,语气很无奈,也很冷漠。

  听见对方是尹雪儿之后,路言祈的心也算是没那么紧张了,至少这不是路言季打来的电话,他不是应该感到庆幸吗?

  听着田甜的声音,尹雪儿起初真的是怀疑自己打错电话了,在她的记忆里,田甜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冷漠过,她的声音自始至终都是温柔的,可如今这是怎么了呢?

  尹雪儿是真的没有想到,一场婚礼,会让这两个人全部在一夕之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田甜,我现在不问你为什么要逃婚,我只是希望你现在能来医院一趟,我哥高烧不退,一直说着胡话,嘴里喊的全是你的名字。版权http://www.huijindi.com/我希望你能来看看,即便你不能和他结婚,我也希望你能来看看他……”尹雪儿直接了当的说着自己给她打电话的目的,语气有些急促。

  虽然在听到路言季高烧不退的时候,田甜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但是旁边还站着路言祈呢,她不得不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担忧,不让他看出有什么异样。

  “我知道了,有时间我会过去的。”田甜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可是她的内心却早已经沸腾了,她担心,她害怕,她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路言季。

  “田甜,不管你们之间到底发生的什么事,我也不管你最后会不会成为我的嫂子,我只希望你能来看看我哥,他真的真的……”

  尹雪儿的话还没有说完,田甜就匆匆忙忙的挂掉电话了,她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她害怕自己的心会动摇。

  从挂掉电话开始,田甜就在想,自己到底要用怎样的一种理由和借口才能离开这里,才能骗过路言祈去医院呢?

  “怎么了?”路言祈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到。

  与其说谎,或许实事求是所能达到的效果会更好吧?田甜在心里这样衡量着,最终还是决定说实话,因为她和路言祈之间虽然存在着交易,但她依旧是个自由的人,没有谁能够限制她的自由,也没有人能够阻止她接下来要做的事。网站huijindi.com

  “尹雪儿说,他生病入院了,一直高烧不退,希望我去看看。”田甜说的很淡定,一点担忧的表情都看不出来。

  虽然田甜没有说出名字,但是路言祈还是知道,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他,指的是谁,“你要去吗?”

  田甜有些犹豫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去,她在考虑,在衡量,她现在到底应该怎样做,才是对路言季最好的;她要怎样做,才能把对路言季的伤害降到最小。

  现在路言祈的心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紧张,他也不知道田甜接下来会说自己去还是不去,他害怕自己接下来所听到的答案,是自己内心最不想要听到,却又无法阻止答案。

  “我要去看他,就像是尹雪儿说的一样,不管我有没有嫁给他,我都要去看他,因为我还爱他。”田甜看着路言祈坚定的说着自己内心的想法,没有丝毫的掩饰。

  田甜的话又一次刺痛了路言祈的心,但是他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田甜是爱着路言季的,现在又有什么好悲伤,好难过的呢?

  “我陪你一起去吧。阅读huijindi.com”路言祈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也无法阻止田甜的决定,但是他还是想要陪在田甜的身边。

  “不用了……”田甜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你放心吧,我记得我和你的约定,我不会再和他有任何在一起的可能,你也不用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监视着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路言祈想要解释,可田甜却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似乎他们之间,这种解释是没有必要,因为在田甜的心里现在的他们之间除了交易之外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这些解释,根本就不用。

  “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会按照约定一直待在你的身边,也请你按照约定,让他有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田甜又一次提醒着路言祈,这只是他们之间的约定,也是他们之间永久的痛。

  “即便你爱他,即便你的心里,你的脑海里全部都是他,可你们现在也不可能在一起了,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到底为他付出了多少?这样真的值得吗?”路言祈不甘心的问着,可是这个问题,他似乎又是在自己问自己,因为他也在做着这样的傻事。

  田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留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然后就离开了。

  因为爱你,所以愿意为了你去做任何的事情,即便最后受伤的是自己,可还是会一如反顾的去爱你。

第10章 、只愿,你笑

  为了能够让心爱的人待在自己的身边,路言祈什么事都愿意去做,即便是赌上一切,拼尽全力的去留住这个并不爱自己的人,也在所不惜。

  那天路言祈一直站在窗户边上,看着田甜离开了路家老宅,往医院的方向走去,向那个她心里最爱的人走去。

  即便心里有千万个不舍,不愿意,但是路言祈却依旧没有阻止田甜,他不能阻止,因为他害怕,害怕自己这样的举动,会让田甜离自己越来越远,他们的心,本来就已经靠的很远了,现在路言祈再让他们之间的距离离得更远。

  在田甜逃婚的时候,她曾经想了无数种,自己和路言季再次相遇时的情形,但是这样的情形,田甜是并没有想到的。

  这一次与路言季的见面,田甜真的不知道是喜还是悲,如果是为了他好,这一次就该成为他们彼此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但是田甜心里舍不得,真的舍不得,所以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到达医院的时候,田甜是匆匆忙忙问着路,赶到路言季的病房的,但是到了之后,她却显得格外的淡定,也十分的冷漠。

  “田甜,你来了……”尹雪儿热情的和她打着招呼。

  可是田甜的脸上却丝毫看不见笑容,“他怎么了?还没醒吗?”田甜看着病床上的路言季,问到。

  “他昨天淋了大雨,一直高烧不退,昨晚上他的身体一直都是滚烫的,嘴里还一直说着胡话,叫着你的名字,直到今早上,病情才有一点点好转……”尹雪儿老老实实的说着现在路言季的状况。

  “既然他都已经退烧了,你干嘛要骗我,说他一直高烧不退……”田甜质问着尹雪儿,看起来有些生气了,但更多的是因为担心而造成的。

  尹雪儿也很是委屈,说:“如果不这样说,你会来吗?你会来看看他吗?你肯定不会来的……”

  “就算我不会来又怎样?我和他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不觉得你这样做一点意义都没有吗?”田甜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我虽然刚刚打电话的时候是骗了你,但是我只是想让你来看一看我哥,有错吗?你说你不爱他了,但是,当你知道他高烧不退的时候你还是来了,不是吗?你到底有什么苦衷,为什么要欺骗你自己呢?你明明就还爱他,为什么非要说你不爱他了呢?”尹雪儿似乎早已经看穿了一切,对于田甜口中所说的不爱了,完全不相信,她不相信田甜是那种说不爱就不爱的人,因为她心里的爱是那么的强烈,怎么可能说断干净就断干净呢?

  “你不要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可以吗?”田甜现在是真的生气了,“我和他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不爱他了,所以才会在婚礼现场逃走,我现在过来看他,也只是因为我不想再欠他任何东西了,就这么简单而已……”田甜口是心非的说着谎。

  “你不是这样的人……从我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是真的爱他,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和他结婚,但是我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你还爱他,你……”

  “你不要在那里胡乱的猜想了,就算是我爱他,那也是曾经的事情,现在我和他已经彻底的结束,我和他从此没有任何的瓜葛了……”田甜打断了尹雪儿的话,态度十分坚定的说着,但是这些话只是田甜在自欺欺人罢了。

  有些感情,有些人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说忘记就能忘记的,田甜曾付出了自己全部的真心去爱路言季,现在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说不爱了呢?

  “你到底怎么了?”尹雪儿不解的看着她,心里满是疑惑。

  在尹雪儿记忆里,田甜不是这个样子的,她从来都不会这样的冷漠无情,她是快乐的,是带着希望的,也正是因为有那样的她,路言季才能从最暗淡的那段时光里走出来,而如今的这个田甜,真的让他们都太过于陌生了。

  “我不是很好吗?你不要总是装出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现在的这个我,才是最真实的我。”

  “田甜,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你是爱我哥的,你们曾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在他人生低谷的时候陪伴着他,你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守护着他,你为他所做的一切,他知道,我也看得看清楚,可是你现在为什么要否认这一切呢?”尹雪儿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她不愿意看见田甜否认自己曾经所作的一切,也否认她内心对路言季的爱。

  田甜轻笑出声,说:“之前我只是把他当做是路言祈的影子,所以对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发自内心的,现在,我不需要他这个影子了,所以他也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于我的生活里了。”

  田甜知道自己现在说的话很伤人,如今伤害他们一次,也比日后伤害他们许多次要好。

  “既然他的烧都已经退了,我就先走了……”说完,田甜就带着微笑转身欲走。

  可是还没走到门口,又忽然折返了回去,把自己手里的戒指犹豫了许久后才取下,递给了尹雪儿,说:“这是他给我的订婚戒指,现在我不需要了,你帮我还给他吧……”

  尹雪儿没有接过她手里的那枚戒指,低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路言季,说:“这个东西,你还是自己亲手还给他吧,很抱歉,我不能代劳……”

  田甜冷哼了一声,冷笑着说:“好吧,有时间我再还给他吧……”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是真的爱你,全心全意的爱你,你这样伤害他,难道就不怕半夜做梦被惊醒吗?”尹雪儿冲着门口田甜的背影大声的问到,可是最后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只看见了田甜的背影消失在了自己眼前。

  幸好这个时候的路言季并没有醒过来,否则他一定会伤心死的,田甜虽然是来看他了,但是她却早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她了,她变了,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还要陌生。

  尹雪儿没有想到我自己今天会见到这样的田甜,她还记得昨天早上在化妆室里,田甜的笑容还是很温暖的,说话的语气也是很温柔的,可是如今,眼前的一切,都与自己记忆中的样子不一样了。

  她轻轻的为路言季盖好被子,现在尹雪儿别无他求,只希望路言季能够快点醒过来,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其它所有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走出病房之后,田甜整个人都软了,她感觉自己身体一点力都没有,每走一步都是困难的,她的泪也早已经在脸上肆意的流淌着了。

  不仅仅是田甜自己说的话在刺痛着她的心,尹雪儿的话也依旧像尖刀一样刺痛着她的心,那些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田甜现在全部都要否认了,她要否认自己和路言季的过去,也要否认自己内心对路言季的爱。

  在来医院的路上,田甜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只有把事情做到最绝的地步,才能让自己死心,也才能让路言季死心,她付出了那么多,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她绝不能半途而废,不管未来路言季会多么的恨她,都无所谓,只要他能成功,只要他能东山再起,一切都在所不惜。

  田甜好不容易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她绝不可能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这样的决定,也只有这样做,才是对路言季最好的,也只有这样做,路言季才能毫无顾虑的重新开始,东山再起。

  那枚路言季送给她的订婚戒指,一直被田甜死死的握着手里,天知道她刚刚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把它从自己的手上拿了下来,准备还给路言季,可是如今她却再也舍不得了,舍不得丢下它,舍不得丢下这个路言季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了。

  田甜走路有些摇摇晃晃了,昨天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昨晚上她又彻夜未眠,现在头昏昏的,已经没有力气了。最终她还是没能坚持住,两眼一闭晕倒了,不过她并没有摔到地上,而是跌进了路言祈的怀里,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

  在田甜离开路家老宅之后,路言祈就很不放心的跟了过来,刚到医院没多久,这好不容易问到了路言季所在的病房,还没来得及过去,就看见田甜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在走廊上走着,虽然他们之间相隔的很远,可是路言祈还是能够准确无误的在人海里看见她,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走到她的身边。

  可是路言祈还没来得及到田甜的身边,她就直接晕倒了,幸好路言祈眼疾手快,长腿一迈就扶住了田甜,但她不至于,倒在地上。

  路言祈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怀里面色憔悴的田甜,心像针扎一般痛。这已经是田甜第二次晕倒了,路言祈真的不知道她到底要把自己的身体折磨成什么样子才甘心,为了一个路言季,难道她连命都不要了吗?

  路言祈不顾一切的爱着田甜,可是田甜却不顾一切的爱着路言季,他们的这种三角关系,有时候像是结束了,可有时候却又像是才刚刚开始。

第11章 、她还,爱你

  看着田甜晕倒的时候,路言祈心里也慌了,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自己大脑是空白的,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

  但是瞬间的不知所措并没有影响路言祈之后的大脑运转,愣住了几秒钟之后,路言祈就赶紧抱着田甜去找医生了,他不想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任何的伤害,哪怕只是她一个微微蹙眉的小表情,路言祈都会格外的在意。

  可是不管他付出了多少,不管他如何的爱着田甜,也不管他为田甜做了多少的傻事,现在也无法改变,田甜已经不爱他的事实了。

  田甜被送进了病房,幸好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只是因为疲劳过度,没有好好休息而已,也是给她打着吊针输着营养液,而一旁的路言祈自始至终都陪着她,没有离开过半步。

  不过人的一生本来就会做很多的傻事,所以路言祈现在所做的这些事情,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值得,因为爱,所以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爱。

  路言季醒来的时候,田甜也刚走没多久,但是就是这段空隙时间,让他错过了和田甜见面的机会。

  尹雪儿站在窗户边,她一直在回想着刚刚田甜说的话,那些话确实很伤人,但是尹雪儿总觉得自己所认识的田甜并不是那个样子的,所以她觉得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问题存在的,只不过她现在还搞不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罢了,如果尹雪儿知道田甜和路言祈,路言季之间所存在的关系之后,她心里的这些疑惑或者就自动解开了。

  “我怎么在这里啊?”路言季的声音极其的虚弱,他挣扎着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路言季的话让尹雪儿从刚刚的回忆里抽离了出来,她赶紧上前帮助路言季,抱怨着说:“不送你来医院,那让你去哪里啊?你知不知道昨天你发高烧……”

  “我没事……”路言季固执的推开尹雪儿,似乎是想要下床。

  看见这个情况,尹雪儿自然是不予许他下床的,他现在虽然是醒了,也没有发烧了,但是现在还是很虚弱,需要在医院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

  “你干嘛呀?”尹雪儿把他重新按回床上,不让他再乱动了,尹雪儿是真的没有想到,现在的路言季既然会虚弱到这种地步,自己稍稍一用力就能够限制他所有的动作,“你现在需要休息,你瞎动什么呀?”

  “我要去找田甜,我要见她……”路言季的表情很痛苦,头有一种快要裂开的感觉了,但是这些身体的疼痛,和他心里的疼痛比起来,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的。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准确的来说,昨晚支撑着他熬过来的唯一念头就是,他要去寻找田甜,他不相信田甜昨天说的话,也不相信昨天自己所听到的任何话。

  “你疯了吗?你现在连路都走不稳了,你还要去见田甜,你还没见到她,你就已经躺在半路上了。”尹雪儿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很伤人,但是这也的的确确是实话啊,现在路言季处在一个很不理智的状态里,这时候,尹雪儿就必须保持理智,不然是会出大事的。

  “我要去找她,带她回家,她是我的女人,我不能丢她一个人……”路言季把自己的声音压的很低,无奈的语气中又带着坚定。

  尹雪儿皱着眉头,轻叹了一口气,说:“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即便是你现在想要去找田甜,想要带她回家,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你能带她走吗?”

  “对啊,我能带她走吗?她都已经说不爱我了,她还会和我走吗?”路言季像是在问着尹雪儿,却又像是在问自己。

  这个问题尹雪儿回答不了,也不想回答,因为他们都知道最后的答案会让人心碎,所以他们都默契的选择逃避。

  路言季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病床上,也不再一个劲的说着自己要去找田甜了,可是自己的思绪,却从未离开过田甜。

  尹雪儿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这个哥哥好了,都到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自己的命还是好不容易捡回的,可现在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去找田甜,那个在婚礼现场抛弃他的人,虽然尹雪儿也不相信,但是这的的确确是外人眼里所看到的事实。

  从路言季的表情里,尹雪儿能够清晰的看出,现在他很痛苦,或许应该这么说,自己心爱的人,在和自己结婚的当天,居然逃婚了,还去找了自己的哥哥,说什么要和他在一起之类的话,这件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谁都会崩溃的吧。

  其实看着路言季不说话的样子,尹雪儿是更加害怕的,因为他要是把什么话都憋在自己的心里,那么最后他一定是会崩溃的。

  “哥,你别这个样子,其实田甜应该是有苦衷的,你大可以等你的病好了之后,再去找她问清楚的嘛?”尹雪儿很想要把刚刚田甜来看他的事情告诉他,但是却又害怕,怕他要是问起田甜说过什么话,自己又该怎么办呢,难道说实话吗?那不是更加让他痛苦吗,但是如果说假话骗他,当他知道了之后,还不是一样的痛苦,所以这是一个很难的选择题。

  衡量了许久之后,尹雪儿最后还是没有把田甜来看他的事情告诉他,毕竟有些事情,说与不说,最后给他们带来的伤害都是一样的,那么又何必要多费唇舌呢?

  尹雪儿一直在自言自语的劝着路言季,但是他似乎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昨天田甜在路家老宅门口说的话,一切都像是魔怔一样,一直缠着路言季,让他怎么也摆脱不了。

  曾经他和田甜在一起美好的过往也一点点的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他们说过的海誓山盟,每一字每一句路言季都记得,可是那些在如今看来,似乎只是一个笑话一般的存在。

  “哥,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你这样真的很让人担心啊?”尹雪儿蹲在地上,握着路言季的手,声音很轻,也很小。

  路言季的两眼几乎是无神的,从他失去田甜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整个世界几乎都已经被抽空了,什么颜色都没有了,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在一年前,他失去路氏时的感觉一样,可是如今却更加严重。

  可是两者之间唯一不同的就是,当初在他失去路氏的时候,自己的身边还有那个能够给他带来温暖、带来阳光、带来希望的田甜,可是如今他的身边连田甜都失去了。

  心像是有针在扎一般的痛,不是一阵猛烈的疼痛,而是一点一点,不间断的痛。

  看着路言季现在的状态,尹雪儿是真的害怕他又会回到之前,回到那段他人生中最黯淡的时光,这一次没有田甜,她真的害怕路言季会一辈子都走不出来的。

  在一年前,路言季失去了路氏,他也曾因为这件事情患上了抑郁症,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事业被人夺走了,而那个对自己毫不手下留情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哥哥,巨大的打击就这样在路言季毫无防备的时候侵袭了他的心。

  如果当初不是田甜一直陪着他的话,或许路言季这一辈子都走不出来,如今那段黯淡的时光又将向他袭来,而他也毫不招架之力,只能看着自己内心的防线一点点的被瓦解。

  路言季现在的这个样子,真的是把尹雪儿给吓坏了,她脑海里关于之前的事情也浮现了,她是真的很害怕,害怕路言季又会和之前一样,得了抑郁症,那到时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哥,你说说话好不好?你不要吓我了,好吗?”尹雪儿急的都快要哭了,她害怕看见这个样子的路言季,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害怕。

  “雪儿,我真的是个废物吗?”路言季两眼无神的一直望着一个地方没有变过,他声音很小,而且有些沙哑。

  虽然路言季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足够尹雪儿听见了,总算是听见了他说话,尹雪儿的眼泪一下子就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哥,你不是,你很棒,你是我的榜样。”虽然不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意义是什么,但尹雪儿还是极其认真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尹雪儿说的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因为从小到大路言季在她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好榜样,是一个令人钦佩的哥哥。

  “我就是个废物,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所以田甜才会离开我,所以她才不想跟着我受苦,因为我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了……”路言季带着些许奔溃的语气自言自语的说着,他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但是他却一直强忍着不让它落下来。

  “哥,你不是,你不是……”尹雪儿抱着路言季,哭着在他的怀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这话,“她是爱你的,她是有苦衷的,因为……因为她来看过你……”

  最后尹雪儿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她实在是不忍心看见路言季一遍遍的说自己是废物,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管这些话说出来最后的结果是好是坏,尹雪儿都打算要赌一把,即便是赌输了,她也认了。

  深陷爱情里的人,永远都无法理智的去思考问题,不管是现在的路言季,还是此时的路言祈,他们都是深陷爱情里的人,都已经失去了理智思考问题的能力了。

第12章 、为她,值得

  爱是让人疯狂的东西,当你爱着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的一举一动,一字一句,都会牵动着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让你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那个人。

  起初路言季是根本就没有在听尹雪儿说话的,但是自从从她的嘴里听到了田甜来看过自己这句话之后,他感觉自己又重新找到了坚持下去的动力,心中的希望之火又燃起了。

  “真的吗?”他推开尹雪儿,握着她的肩膀继续追问到,眼里满是欣喜。

  尹雪儿不知道自己说出那话到底是不是对的,但是至少现在路言季似乎有了新的动力,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真的,她来过,只不过在你醒来之前,她就已经离开了……”尹雪儿一五一十的交代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她希望这样能够让路言季振作起来,哪怕这中间带着些许的欺骗成分,尹雪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要去找她……”知道了田甜来过的消息之后,路言季就再也无法淡定了,他执意要从床上下来。

  最后尹雪儿拗不过他,只好答应陪他一起去,尹雪儿知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路言季是绝对不可能安心待在医院的,况且她也是很希望他们之间的误会解开,毕竟在这件事情里,自己也是有错的。

  爱有多深,伤有多深,痛有多深,恨有多深……

  路言季在尹雪儿的陪同下,艰难的踏上了去路家老宅找田甜的路,但是此时的田甜却安静的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脸色惨白,很是虚弱,身边陪着她的是彻夜未眠的路言祈,尽管已经疲惫到不行了,可是路言祈却始终不愿离开,也不愿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他在害怕,害怕田甜会在自己闭上眼睛休息的时候离开,他不想失去田甜,因此也不敢闭眼休息。

  看着眼前脸上毫无血色的田甜,路言祈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起初,自己是为了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才会选择做出这样的决定,可是如今看来,这个决定伤害的不仅仅只是路言季一个人,还伤害了自己,更加伤害到了田甜。

  如果现在再给路言祈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或许他依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即便是到了最后,他的心会痛,即便是到最后,还是会伤害了田甜,他也想要把田甜留下来,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已经错过和失去了田甜很多年了,现在他是真的不能再让田甜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不见了。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路言祈还望着田甜在发呆,愣住了许久之后,他才回过神了,拿着手机出去了。

  “喂,什么事呀?”路言祈走出病房,站在走廊里,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语气却是很严肃的。

  “路总,上次你说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电话那头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确定时间了吗?”路言祈口中的时间,是指让路言季回到公司的时间。

  那人轻声的应了一声,然后说:“只要你开口,随时都可以。”

  “好,我知道了……”说完路言祈就准备挂掉电话了,但是却听见了来自电话另一头那个人的疑问声。

  “路总,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面对这个问题,其实连路言祈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可是现在他还有反悔的余地吗?早就已经没有了,当田甜从婚礼现场离开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见路言祈迟迟不说话,那人又小心翼翼的问道:“路总,之前我们可是费了很多精力才把路言季赶出公司的,你现在要他重新回去,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好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不要再说了,你就按照我说的办吧。”路言祈急忙挂掉了电话,现在他的心很乱,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路言季赶出公司,可是现在为了田甜,为了那个他一直都深爱着的女人,为了留住她,不管做什么,付出怎样的代价,对于路言祈来说都是值得的。

  病房里,田甜也不知道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还是自然醒来的,反正她醒来的时候,病房里除了自己没有看见其他人了。

  她本能的四处张望着,试图在这个无比陌生的房间里找到一点自己所熟悉的东西,她微微蹙眉,挣扎着从病床上下来了。

  田甜头还是晕晕的,她昨晚上彻夜未眠本就很是疲惫了,再加上刚刚见到了路言季和尹雪儿,她的情绪有些激动,所以现在头痛的更加厉害了。

  可即便如此,田甜还是要赶紧离开这里,她不喜欢这里的味道,也不希望自己一会儿在这里遇见尹雪儿,甚至遇见路言季,她必须要赶紧离开才行,在这里多待一刻对于田甜来说都是煎熬。

  刚走到门口,田甜正打算开门,可是病房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田甜本能的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

  “你怎么起来了?”路言祈虽然也有些被田甜吓到了,可是愣住了几秒之后,他就又换上了担心的语气,问着她。

  田甜一见进来的是路言祈,她也很意外,身体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皱着眉头,靠在墙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啊?”她现在感觉自己身体没什么力气,如果不是靠着墙的话,她恐怕早就已经跌倒在地上了。

  “你不好好在病床上躺着,下来干什么呀?”路言祈严肃的说着这话,然后就打算拉着她的手,带她回到病床上继续休息。

  可是他才刚刚碰到田甜的手,田甜就已经躲开了,还准备出去,“我没事,不要你管……”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好来硬的了,路言祈猛的拉着田甜的手,一个用力就把她拽到自己的怀里了,田甜推开他,背靠在墙上,路言祈双手撑着墙,把田甜困在自己的怀抱与墙壁之间,他把自己的整个身体慢慢的向田甜靠近。

  他们之间的距离在一厘米一厘米的缩短,田甜想要逃,想要躲,但是却无处可逃,也无处可躲,只能任由路言祈一点点的向自己靠近。

  慢慢的,田甜似乎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像是小鹿乱撞一样,他们的呼吸声越来越近,渐渐的,路言祈已经把自己整个人都贴在了田甜的身上。

  他们的鼻尖即将要触碰到了一起,路言祈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一股奇怪的东西在四处乱串着,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虽然他之前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过自己,不会逼田甜做任何她不情愿的事情,但是现在他似乎要违背这样的话了,因为在这一刻,他想要吻她,很想,非常想。

  还差一厘米,他们的嘴唇就要触碰到一起了,路言祈轻轻的闭着自己的眼睛,慢慢的把这一厘米的距离缩短,然后准备享受那个美好时刻的到来了,可是却在他要吻下去的时候,田甜把头转到了一边。

  起初田甜以为路言祈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才对于他的靠近不畏惧,可是如今她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是离谱,这简直就是狼入虎口嘛。

  路言祈的鼻尖忽然传来了一阵发香,他并没有睁眼,只是微微蹙眉,他知道田甜拒绝自己了,心中早已经躁动不安的火苗也一下子熄灭了。

  “我们重新开始吧?”路言祈在田甜的耳边轻声的说到,语气中带着些许的祈求。

  路言祈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会祈求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和自己在一起,哪怕现在的田甜会看不起他,他也依旧想要为了爱努力一次。

  田甜轻笑了起来,她把头靠在墙上,说:“我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又哪来的重新开始呢?我不爱你,一点都不爱你……”

  路言祈闭着眼睛,把自己的拳头狠狠的打在墙上,心中的怒火又一次燃起了。田甜口中的那句不爱你,路言祈虽然已经听了许多次了,可是每次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自己的心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痛。

  “你可以不爱我,但是我一直都爱你,我不在乎你的心里一直装着别人,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就够了。”路言祈忽然伸手紧紧的抱住了田甜,他的手很用力,恨不得要把田甜揉进自己的身体了一样。

  田甜奋力的推开路言祈,可是依旧无法逃离他的怀抱,也始终无法让他的手从自己的腰间离开,但是至少让路言祈不再把头埋在自己的颈间了。

  “我和你之间除了交易之外,是不可能会有任何其它关系存在的……”田甜恶狠狠的看着路言祈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的很是笃定。

  那一刻他们彼此都看着对方,没有再多说任何的话了,路言祈的手一直放在田甜的腰间从未离开过,他们之间这样的画面,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可惜那都是欺骗人的假象而已。

  路言祈能够清晰的听到他们彼此之间的呼吸声,暧昧的气氛一下子在病房里蔓延开来了,田甜很不习惯,想要推开他,可是一点用都没有,路言祈不想放开她,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他不想让田甜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不管是此时还是未来。

第13章 、态度,坚决

  他们都只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站着,这样的距离让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声,从之前的平静,到后来的急促,一点微妙的变化,他们都能准确无误的感受到。

  路言祈始终紧紧的搂着田甜的腰,不给她任何逃离自己的机会,他很自私,自私的想要留住这一刻,他不愿意把田甜从自己的怀里放掉,即便只是这样的拥她入怀,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多享受一秒是一秒。

  “路言祈,你放开我……”田甜又一次连名带姓的叫着他,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愤怒。

  可是路言祈根本就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也不说话,只是继续用他那极其温柔的眼神看着田甜,现在他只是想要好好的享受这一刻,其它所有的事情,都只是陪衬罢了。

  暧昧这种气氛会让人心烦意乱,本来田甜就不太舒服,头晕晕的,现在她和路言祈的这个姿势就更加的让她不舒服了。

  田甜用力的对着路言祈的胸口推了一下,但是路言祈是个男人,而田甜只是个弱女子,而且还是一个病了的弱女子,所以田甜即便是使出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可是这也依旧无法从他的怀抱里抽身。

  田甜现在是真的生气了,质问着他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呀?”

  “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的……”说完这句不知道是预言还是霸道的宣言之后,路言祈就直接把田甜抱了起来,然后向病床的位置走了过去。

  田甜双脚忽然悬空,她瞬间失去了安全感,虽然一直想要从路言祈的怀里挣脱,可最后才发现,一切都是白费力气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啊,现在虽然路言祈没有把自己困在他的怀抱里了,可是自己现在却被他公主抱着,这样的结果不都是一样的吗?

  “你好好的给我待在医院休息,在身体没有完全好之前,哪都不许去……”路言祈把田甜放在病床上,自己也俯身贴近她的面颊,带着些许霸道的语气,说着这话。

  路言祈的眼神实在是太过炽烈,田甜侧过自己的脸,让自己不再继续与他四目相对了,看着他的这双眼睛,很多小时候的回忆在田甜的脑海里浮现,可是现在她的心却已经不会像之前初见他时那样躁动不安了。

  如今的田甜,她的心里早就已经住着另一个人了,而她也失去了那个人,所以她的心或许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跳动起来了,心如死灰或许就是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吧。

  “你好好的待在医院休息,不要再折磨自己了……”路言祈见田甜不再抗拒了,自己的语气也从之前的霸道变得温柔了起来。

  田甜侧过脸望向窗外,小声的说:“我不想待在医院……”

  田甜的声音虽然很小,可是语气很是坚定,她不想待在医院,不仅仅是因为她不喜欢这里的味道,她更不喜欢的是在这里遇见自己最想见却不能见的人。

  路言祈走到窗边,转过自己的身子,让自己背对着田甜,他真的不知道田甜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她都已经虚弱到晕倒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你今天都已经虚弱到晕倒了,你必须要……”

  “我不会待着医院的。”路言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田甜打断了,这一次田甜的语气也强硬了许多,“我不喜欢待在这里……”

  “因为你害怕会看见他吗?”路言祈转过身来靠在窗边,看着田甜,从他来到医院,看见田甜晕倒开始,有些情绪就已经在他的心里萌芽了,只不过他一直在忍着,可是现在看来,他已经忍不住了。

  路言祈口中的那个他,即便是不说出名字,田甜也知道他说的是谁。对,她害怕自己会遇见他,甚至害怕自己的心会变软,所以她不想待在这里,一刻都不想。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会待在医院的,即便是你现在把我留在这里,我也会偷偷离开的。”田甜很坚定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丝毫都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

  路言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田甜摇摇头,声音很小,却带着些许无奈,说:“你可以为了他做这么多的事情,那么现在,你能不能为了我,爱惜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呢?”

  “我为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可是你不配我这样对你……”

  “路言季的事业还需要一个女人来成全,他有什么比我好的,值得你为他付出这么多?他爱你,可我也一样爱你,我甚至比他更加的爱你,他能给你的一切,我也一样可以给你,甚至比他给你的还要多,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回头来看看我呢?”路言祈不明白,也不甘心,自己明明比路言季优秀,可是为什么就是始终也得不到自己心爱女人的心呢?

  田甜笑着摇摇头,说:“即便是在所有人眼里你都比他好,可是在我心里,你和他是永远都不可能相提并论的,他是绝不会把自己的亲兄弟逼上绝路的,就这一点而言,你就是永永远远都比不上他的。”

  “把自己的亲兄弟逼上绝路?田甜,是他把我逼上绝路的,他好他母亲曾经对我,对我母亲所做的一切,难道就这样随随便便的算了吗?我没有那么大度,也不可能那么大度……”无尽的悲伤瞬间在路言祈的心里蔓延开来,所有不好的过往也一时间涌上了心头。

  田甜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他们两兄弟之间的事情,田甜是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插手,他们都不再说话,病房里瞬间安静了起来。

  路言祈只感觉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田甜的话是一把无形的刀,恶狠狠的插在自己的心上,看不见一丝的伤口,只留下最灼心的痛楚。

  田甜见路言祈不说话了,原本自己也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废话,所以田甜就执意的准备要下床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啊?”路言祈快步的走到她的面前,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下床。

  田甜现在虽然是没有力气推开他,但是说话的力气还是有的,轻笑着反问道:“那你又为什么这么固执呢?”

  这个问题他们谁没有回答谁,但是答案却早已经在他们彼此的心里了,路言祈慢慢的放下了自己的手,眼眶忽然红了起来。

  他们都是固执的人,可是都是为什么而固执的呢?不都是因为爱吗,正是因为爱,他们才会那么奋不顾身,那么固执决绝。

  见路言祈不再阻止自己了,田甜也总算是可以下床了,刚刚从床上下来,还没走两步,手就被路言祈拽住了。

  “你这段时间来老宅住吧……”

  “不用了。”田甜越是想要挣脱掉路言祈的手,路言祈就越是拽的紧。

  虽然田甜的拒绝对于路言祈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了,但是每次他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你现在病了,需要人照顾,再说了,你回家住,他会去找你的。”

  “我只是答应你不会和他结婚,所以你没有权利管我住在哪里……”

  路言祈忍着自己内心的愤怒,他是不会让田甜离开自己的,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不管是用什么办法都要留住她,即便是她会恨自己,也无所谓。

  “对,你答应过我不会和他结婚,但是你也说过会留在我的身边,不是吗?你不要忘了,他现在还没有进入路氏,所以我可以随时反悔,让他永永远远都翻不了身……”路言祈一字一句的和田甜说着,虽然他知道这些话会让田甜更加的厌恶自己,但是同样,这些话也会让田甜留在自己身边的。

  “你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这是田甜脑海里现在能够想到形容他的词语了,如今田甜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话想要和他说了,可是明明这是威胁,但是田甜却还是会受他威胁。

  路言祈把握着田甜的手用力的向自己的怀里拽了一下,田甜一个没站稳就跌在了他的怀里,他伏在田甜的耳边,说:“不管是卑鄙还是其它的,只要能留住你,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路言季还没有进路氏,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和他能否进路氏息息相关……”

  “你这样威胁我,只会让我更加的厌恶你……”

  路言祈忽然笑了起来,片刻过后,才缓缓开口,说:“你不是一直都很厌恶我吗?现在我不介意你多厌恶我一点……”

  田甜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可最后还是无奈的松开了,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只要能够让路言季东山再起,让他回到从前,过着之前那优渥的生活,对于田甜来说,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第14章 、不能,再等

  路言祈的威胁的确是有些用的,田甜心里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为了那个她爱的人,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接受路言祈这赤裸裸的威胁。

  “好,这段时间我会去老宅住,但是我也希望你记住我们之前的约定……”

  现在田甜虽然是答应了去路家老宅住,可是路言祈却似乎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知道,田甜这样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个自己讨厌的人。

  “我记得,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忘记……”路言祈似乎话里有话。

  田甜推开他,不想再继续听他说了,既然自己现在都已经踏上了这条不归路了,所以只能一直向前走,没有退路了。

  虽然田甜身体没什么力气,但是她还是坚持自己走,即便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很缓慢,也没有关系。

  路言祈站在原地,看着田甜摇摇晃晃前行的脚步,她的身体似乎随时都要倒下一样,看得路言祈的心一直悬在半空中。

  田甜刚刚走出病房,路言祈就快步的走上前去,二话不说就把她横抱了起来。

  “路言祈你疯了,放我下来……”田甜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挣脱,脚不停的在半空中晃动着,可是却没有什么用,自己还是稳稳地在路言祈的怀里。

  “你别乱动,是你执意要离开医院的,你现在那么虚弱,我只好抱着你离开了。”路言祈的理由听上去倒是很合理,可是田甜却丝毫也听不进去。

  “我没事,你快放我下来……”田甜是真的有些急了,他们每走过的地方,都会引来许多人观望的眼神,田甜是真的不喜欢这种感觉,很是不喜欢。

  可是路言祈似乎是很享受这种感觉的,他喜欢别人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他也喜欢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抱在怀里,即便她不爱自己,这一刻也不会有人知道。

  “别乱动,也别再说这些没有意思的话了,我是不会放掉你的,你要是再乱动,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一会儿会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来……”路言祈一脸坏笑的看着田甜。

  但是田甜却当真了,虽然很生气他现在的做法,可是却又不敢多说什么,真的害怕一会儿路言祈会做出什么让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毕竟路言祈可是什么都敢做的人。

  田甜皱着眉头看着路言祈,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仔仔细细的看过他,如果他们之间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的话,或许他们还是可以成为好友的,虽然彼此之间不可能成为相伴一生的人,但是成为朋友的可能还是很大的,可是现在,田甜对路言祈似乎除了恨之外,就已经没有什么其它的任何感情存在了。

  医院到停车场的这段路是田甜走的最为艰难的一段,虽然她一直都是被路言祈抱着的,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觉得这段路是她走的最为艰难和痛苦的。

  田甜被路言祈放在了副驾驶座上,现在他们要离开医院了,而此时的路言季,却已经在尹雪儿的陪同下,到达了路家老宅,昨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还一直在路言季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可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要去找田甜,他不能只是因为她说的那几句话就否定了他们曾经在一起所有的过往。

  站在路家老宅的门口敲着门,可是等了许久之后,只是走出来了一个路言季不认识的阿姨。

  “你们找谁啊?”那个阿姨站在门口,看着门外的路言季和尹雪儿问到。

  “阿姨,我找田甜,你……”

  “你来找田小姐啊?”阿姨打断了他的话,“田小姐一早就出门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听见了这个消息,路言季是自然不会相信的,“她一定在里面,你让我进去见见她好不好?”

  “田小姐真的不在……”阿姨也有些急了,她真是搞不明白,这个人怎么就是不相信自己说的呢?

  “不可能,她一定在里面……”说着路言季就准备硬闯进去了。

  “这位先生,你这是做什么呀?田小姐真的不在,你这是私闯民宅,是犯法的,你要是再不离开,我就要报警了……”阿姨有些被路言季的举动吓到了,一边阻止着他进屋,一边和他说着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可是现在路言季哪里还管这些啊,直接推开挡在门口的阿姨,就进去了,一进去就开始四处呼喊着田甜,他坚信田甜一定是在这里的,一定在。

  “田甜,田甜你出来好不好?我们把话说清楚好不好?你出来见见我吧?”路言季一边大声的喊着,一边在屋里四处寻找了起来。

  路言季对这里可是很熟悉的,因为这是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只可惜现在这里已经不属于他了,路言季轻车熟路的在屋里四处找着田甜。

  门口的阿姨也赶紧进来劝阻,她才来路家老宅不久,对于这种私闯民宅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得赶紧阻止这个奇怪的男人,否则自己的工作可就要丢了。

  “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呀?我都已经说了田小姐一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即便你是田小姐的朋友,你也不能这样私闯民宅啊?”阿姨试图挡在路言季面前,不让他继续在家里胡乱的走动了。

  可是路言季现在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见到田甜,其它的话他都是听不进去的。

  尹雪儿眼看就要出事了,自己也慌慌张张的进屋了,可是站在原地许久,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上去阻止。

  “你让开……”路言季准备上楼了,可是阿姨一直挡在他的面前,这让他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脚步了。

  “先生,你这是私闯民宅,你要是再不离开的话,我就报警了。”阿姨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只好说自己要报警,以此来恐吓路言季。

  可是路言季丝毫不害怕,只是瞪了她一眼,然后就准备推开她上楼去了,幸好尹雪儿眼疾手快的把他拉住了,急忙和那个阿姨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既然田甜不在,我们就先走了,我们改天再来。”

  “尹雪儿,你放开我,田甜一定在楼上,你让我上去找她……”路言季用力的想要甩开尹雪儿拉着自己的手,可是尹雪儿死也不放。

  “哥,走吧,她都说了田甜不在这里,你先别激动嘛,或许田甜在离开医院之后,就没有回这里呢?”尹雪儿拼尽全力的拉着路言祈,不让他私闯民宅,要是一会儿这个阿姨真的报警了,那么一切都麻烦了。

  “你们赶紧走吧。”阿姨推搡着把尹雪儿和路言季赶到了屋外,“田小姐真的不在,你们快走吧……”阿姨都下这就话,看了一眼这两个奇怪的人,就直接关上门,没有继续理会他们了。

  见阿姨关门了,路言季伏在门上,用力的拍打着门,嘴里一遍遍的叫着田甜的名字,每一声都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尹雪儿上前阻止路言季,让他不要再折磨自己的身体了,田甜不在,即便是在,现在田甜也是不会见他的,又何必要这样折磨自己呢?

  “哥,你别拍了,田甜不在这里,就算是你把门拍坏,把自己的嗓子喊哑,田甜还是不在这里啊。”尹雪儿心疼的握着路言季的手,轻声的和他说着。

  “她不在这里会去哪里啊?”路言季停止了自己手里的动作,现在他已经无法理智的思考问题了,更想不到田甜现在会在什么地方。

  忽然被路言季这样问到,尹雪儿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她在路言季期待的注视下,思考了几秒钟,说:“她应该是在自己家吧……”

  “自己家?对,自己家……”路言季像是看见了新大陆一样,激动不已,说着就准备要去田甜家找她了。

  而此时,路言祈早就已经到达路家老宅了,只不过他看见了路言季在家门口,所以把车停在了一个离他们还是比较远的地方,但是还是能够清晰的看见他们的一举一动。

  车里的田甜,拳头握得紧紧的,看着不远处的路言季,她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的痛,可是她现在却不能立刻去到他的身边,告诉他自己还是爱他的。

  路言季准备上车了,因为他现在知道了一个田甜可能会在的地方,他要去找她,要去见她,哪怕结果还是和刚刚的一样,他也要去试一下。

  “哥,还是等你好了之后,再去找田甜吧……”尹雪儿拉住了准备上车的路言季,其实她也不知道田甜现在到底会在哪里,如果她并不在自己的家里,那么之后路言季一定会发疯似的到处找她的,这样的结果不是她想要看见的。

  “雪儿,有些事情是不能等的,不然会后悔一辈子的,我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绝不能没有田甜,她是我的希望,是我生命的全部,我不能失去她,哪怕一分一秒都不行……”路言季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很理智,但是这短暂的理智也阻止不了他要去寻找田甜的冲动。

  “可是,哥……”

  路言季做了一个禁语的手势,摇摇头,示意尹雪儿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因为自己现在已经做了决定,不会在有所改变了。

  等待,是每个人一生中必经的一个过程,有些时候,等待是会让你得到你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有时候,等待是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双重爱恋:情不知所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双重爱恋 或 情不知所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小说《霸道总裁小甜妻》之第十五章 决裂【15】

    原标题:小说《霸道总裁小甜妻》之第十五章决裂【15】小说名称:霸道总裁小甜妻第十五章决裂“为什么每次不管谁对谁错,你一上来骂的那个人都是我,是,顾小曼她是受伤了,可是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什么都不清楚,就要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身上,既然我这么招你厌恶,你为什么还要生下我!如果有的选,我宁愿自己是个孤儿,也不要当你的女儿!”顾长盛有些震惊的看着顾筱晓,这个一直以来都十分乖顺的女儿,今天竟然会如此大的反应,难道自己真的错怪她了吗?自己真的是这么一个不称职的父亲吗?只是顾长盛刚一这么想,顾小曼就

  • 小说《天价娇妻:总裁要抱抱》之第14章:他的女人,不容别人染指【14】

    原标题:小说《天价娇妻:总裁要抱抱》之第14章:他的女人,不容别人染指【14】小说:天价娇妻:总裁要抱抱第14章:他的女人,不容别人染指“东方烈,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唐小可看到一脸阴冷的东方烈,顿时说道,又看到那些混混准备对他动手,连忙大喊道:“小心!!!”然而,那边那几个举着酒瓶就要砸向东方烈的混混们,却在听到了唐小可叫出的这个名字之后,动作猛地停住,而后纷纷丢下瓶子,惊恐的转身就跑!东方烈,那个男人竟然是东方烈?!在京都有着地狱罗刹、冷血黑帝之称的东方烈?!天呐,要是不赶快走,被他盯上

  • 小说《第一宠婚:首席的掌上萌妻》之第14章 提亲的来了【14】

    原标题:小说《第一宠婚:首席的掌上萌妻》之第14章提亲的来了【14】小说书名:第一宠婚:首席的掌上萌妻第14章提亲的来了顾兮兮顾不得休息一下,赶紧跑到门口迎接。顾兮兮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一辆黑色的桑塔纳2000大摇大摆的堵在了顾家门口。顾兮兮眉头微微一皱,这车堵在门口,来来往往的人们走路就不方便了。还没等顾兮兮开口,这个人停车之后还轰了一下油门,炫耀一下他的存在感。一辆桑塔纳2000而已,至于这么炫吗?自己公司里的同事们的车,就没有一辆是低于二十万的。用她们的话说,开低于二十万的车,就对不起尹氏财团

  • 小说《小宝贝,来爹地怀里!》之第14章 传说中的Anne【14】

    原标题:小说《小宝贝,来爹地怀里!》之第14章传说中的Anne【14】小说:小宝贝,来爹地怀里!第14章传说中的Anne可她刚听见电话里有说,谁要来六楼了,可别是Anne,要是不小心冲撞了,她可就真完了!这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声响,在六楼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个个面色涨红,还有人在小声地祈祷:“天呐,选我选我!一定要选我!”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挤向电梯,生怕错过了与Anne见第一面的好机会。可当他们看见电梯里的是云帆,又都怯怯地缩着脑袋,一个个问好。这可是路少的全能助理,在公司可是三把手

  • 小说《爱你我错了吗》之第14章吓得快要尿了【14】

    原标题:小说《爱你我错了吗》之第14章吓得快要尿了【14】书名:爱你我错了吗第14章吓得快要尿了对不起,本章节为付费章节!《爱你我错了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爱你我错了吗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7;varwodeName=爱你我错了吗;varwodeKey=;

  • 小说《想你一整晚》之第14章 现在想追我,得排队!【14】

    原标题:小说《想你一整晚》之第14章现在想追我,得排队!【14】小说书名:想你一整晚第14章现在想追我,得排队!明明是简单的五个字,我听了却感觉头皮都有些发麻。这个男人大半夜的闯进我家到底想干什么?“陆霆深,你是不是又发春了?你进门的时候有没有看好牌子?这是我的家,你今天又喝了多少酒?”“才几天而已,就有了新欢?嗯?”我瞬间恼了,我有没有新欢关他屁事?“陆霆深,我才二十二岁,年轻漂亮,离开你有的是一手好男人愿意娶我,我有新欢怎么了?”陆霆深微微眯起双眼,目不斜视的凝视着我:“我今天只来警告你,离

  • 小说《爱你我心永恒》之第14章 吓得快要尿了【14】

    原标题:小说《爱你我心永恒》之第14章吓得快要尿了【14】小说:爱你我心永恒第14章吓得快要尿了季唯皓冲进了停尸房。“季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我要见唐菲。”季唯皓一把推开拦着他的人,大步走入。然后,迅速的拉开一个又一个格子间,可打开的没有一个是唐菲。守尸人冲过来,小心的陪在身后,“季先生,这里没有叫唐菲的。”“不可能,她上午坠楼的,她在,一定在。”季唯皓疯了般的继续抽开格子间。“哦,你是说上午那个坠楼的,年纪轻轻的真可怜,她下午就被拉去火化了。”“你说什么?”季唯皓转身,一把揪住了守尸人的衣领

  • 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之第14章 非常完美【14】

    原标题:小说《奈何情深入人心》之第14章非常完美【14】小说名称:奈何情深入人心第14章非常完美投资部只剩下了唐雅,找出庞大的资金链里的问题无疑需要很长时间,所以她不可能逐个去验算。幸好她有一种先天对数据的敏锐直觉,直接选择在最后汇总上找问题突破口。手指在键盘上飞快跳动,一条条资金链被打开,不断的演算,不断地寻找,仿佛忘记了时间。累了就趴在电脑桌上,醒了就继续工作。当肚子饿的时候,才发现桌边已经被人放上了盒饭。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当然这些除了陈天翊没人知道。唐雅抬起头看去总裁办公室,发现陈天翊正

  • 小说《总裁的可爱妻》之第十四章:怎么还爬到我床上?【14】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可爱妻》之第十四章:怎么还爬到我床上?【14】小说名字:总裁的可爱妻第十四章:怎么还爬到我床上?面对张雅的那张冰冷的脸,夏浅浅挤出一抹笑容,“雅姐,马上就好了,要不你先把这些资料拿过去?一会我订好了就送过去,还有十分钟才开会,应该来得及的。”张雅虽然脸色不好看,但也没有太为难夏浅浅,“动作快点,要是慢了,后果自负。”夏浅浅猛点头,将整理好了的资料交给张雅,转身继续忙碌起来。三分钟后,夏浅浅抱着整理好的资料来到电梯口,却发现每一台电梯都十分拥挤,许是因为大家都赶着去开会,电每一

  • 小说《囚爱,夜夜贪欢》之第14章 要不要增加筹码【14】

    原标题:小说《囚爱,夜夜贪欢》之第14章要不要增加筹码【14】书名:囚爱,夜夜贪欢第14章要不要增加筹码盛子谦关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七七,你还好吗?别怪我!其实昨晚,是夜少逼我那么做的!”沐小七自嘲地笑了笑,在盛子谦的眼里,她一定是愚蠢极了,被卖了以后还要再帮他数数钱。昨晚之前,夜少都不知道他是牛是马,怎么逼他?!如果他敢作敢当,也许还不至于这么令人作呕!沐小七转过头,直直地看进了盛子谦的眼睛:“有屁快放。”盛子谦一噎,躲闪了一下她锋利的视线:“你怎么……算了,我知道你现在不开心,我不跟你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