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总裁挚爱迷糊宝贝】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2:27: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总裁挚爱迷糊宝贝

第九章 年薪千万

他这话说得慢条斯理,明明是笑着说的,却让邵晓曼心里一阵恶寒。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果然,下一秒,男人便暴露了。

只听江涵之道,“1000万怎么样?”

江涵之脸上的笑意逐渐褪去,目光从李晓峰身上移开,幽幽的落在邵晓曼身上,接着道:“如果李总觉得低了,我还可以再加。”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给邵晓曼的年薪可以一直加到李晓峰无法承受的价格。

李晓峰的脸色有些难看,半晌才抬目对上江涵之的双眼。

视线交汇之际,江涵之笑道,“李总怎么不说话了?”

李晓峰尴尬一笑,站起身去,本打算说点什么。谁知一旁的邵晓曼却抢先开口了,“我在AN集团呆的挺好的,暂时不想离职。”

她的话让两个男人的目光一滞,继而都转目看着她。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邵晓曼搓着手心,看向江涵之的目光有些闪避,“以后还请总裁,多多指教。”她鞠了一躬,礼数周到。

大家都知道,邵晓曼做出这个决定,无非是不想让李晓峰为难。江涵之摆明了就是不想放人,顺便为难李晓峰,所以不管李晓峰出多少价,他都不会放她走的。

因为深知这一点,邵晓曼心里万分郁闷。她又不是什么特殊性人才,怎么江涵之就是不肯放人呢?

对于她的妥协速度,江涵之略略不满。转目深邃的看了李晓峰一眼,他道,“邵秘书吃好了吗?今晚公司加班,一起过去吧!”

公司加班?

邵晓曼有些愣然,她怎么不知道公司加班的事情?

江涵之话落,已经转身离开了。汇金地李思自然跟上去,至于邵晓曼,面带愧疚的看了李晓峰一眼,抓起包包。

“晓峰,咱们下次有空再聚啊!”她的脸上写满焦急,不知道去晚了,江涵之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李晓峰儒雅浅笑,点了点头,“嗯,我等你电话。”反正他已经回国了,没有了徐思远,邵晓曼必定会是他的。

*

邵晓曼步出饭店的时候,迈巴赫的车灯亮着,后座车门敞开,显然是在等她。当即加快脚步冲过去,生怕江涵之久等了。

咚——

车门关上,邵晓曼深深吸了口气,转目笑着看向江涵之,“走吧,总裁。完整版【总裁挚爱迷糊宝贝】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李思已经发动引擎,身侧的男人没有回话,只是闭着眼帘假寐。邵晓曼只觉得有些尴尬,被人忽略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总裁,我们去哪儿?”李思身为特助,其实比谁都清楚,今晚根本没有加班一说。

别说是今晚,AN集团一年365天,很少会有加班的时候。至于总裁为什么那么说,李思寻思着,应该与邵晓曼有关。

后面的邵晓曼听见他的话,有些傻了。半晌她才反应过来,转目狠狠的瞪着江涵之,质问的语气道,“今晚不用加班?”

江涵之慵懒的掀起眼帘,目光微转,静静打量着邵晓曼,“刚才要,现在不用了。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他的语气很平淡,丝毫没将邵晓曼的恼怒放在心上,只淡漠的吩咐李思,“送邵秘书回家。”

李思应了一声,调转车头便往邵晓曼家那小区去。

深夜十点左右,邵晓曼才回到家。

虽然一天到晚没做什么重活,她却觉得无比心累,甚至累得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

翌日清晨,初阳升起,微光从半开的落地窗照进。凉凉的晨风拂过面颊,邵晓曼一个激灵坐起身,砸吧了两下嘴。

抬起手腕看了看,早上七点。完整版【总裁挚爱迷糊宝贝】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AN集团的上班时间是9点,不过她答应江涵之,第一个月早上8点就赶过去。

一想到江涵之,邵晓曼就觉得头大。

轻叹一气,她颓废的往浴室去。冲个热水澡,简单的洗漱后,邵晓曼出门了。

刚走出小区门口,邵晓曼看见门口堵了不少的人,一个个议论纷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车真不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车停在这里,怎么没见人呢?挡住道路了,别人的车怎么出去啊?”

……

随着邵晓曼脚步靠近,断断续续的议论声传入她耳里。大致是有人的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挡住了去路,怪不得刚才她出来看见几辆小车堵在路上。

谁这么缺德?

邵晓曼心里腹诽着,匆忙绕过人群,打算先去小区对面那家早餐店吃点东西。谁知刚挤出人群,便看见街对面站着两道人影。

为首的男人一袭深蓝色西装,眉目俊朗,五官尽显张扬,周身气质却无比冷漠。他就站在阳光下,尽管离了一条街,邵晓曼还是能感觉到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第十章 谣言止于真相

“总裁……”她轻声喃喃,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光。扭头再看看堵在小区门口的那辆车,不正是江涵之的御用坐骑,那辆迈巴赫吗?

就在她遐思之际,街对面的江涵之与李思已经踱步过来了。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已经迟到十分钟了。”从她身边经过时,江涵之冷淡的道了一句。

李思为他拉开车门,邵晓曼也不敢懈怠,急忙上车。

直到车子开走,她还隐约听见窗外传来群众的议论声。

“那不是被何氏酒店炒了的邵晓曼吗?”

“好像是她啊!我听说她是被潜上位的,啧啧啧,这年头的姑娘,真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

“可不是,我家女儿不也在何氏酒店上班吗?听说现在别的酒店都不敢收那姓邵的呢!”

……

车子渐远,那些刺耳的言语也逐渐消失在邵晓曼耳边。

她面色惨白,两手紧紧抓着皮包的带子,薄唇紧抿,似是极力忍耐着。

“没想到,流言蜚语的传播速度比病毒还快。”身侧传来男人低沉带笑的嗓音。

邵晓曼没有说话,因为何氏酒店的事情是,是她的污点。即便自己没有做过,但是找不到证据证明清白,她就只能默默受着。

江涵之扭头看她一眼,脸上的笑意浅了几分,目光渐沉。

一路上邵晓曼都没有说话,车内很安静。直到进了公司,邵晓曼回到了自己的小隔间。

她紧绷的脸一下子松垮,眉眼间露出委屈,心里将何明跟谭米骂了一千二百遍。凭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撼动不了那两个人,也报不了仇。

为此,邵晓曼很是苦恼。

江涵之就站在隔间外面,透过玻璃打量着邵晓曼。那人却低垂着脑袋,似乎在为什么事情感到苦恼,神情专注,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

看了她好一会儿,江涵之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恰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李思抱着文件进来,“总裁,您要的文件。”

他将文件整理好放在办公桌上,然后看了江涵之一眼,“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身为特助,他每天的工作比江涵之本人还要繁忙。

谁知刚走出两步,李思就被叫住了,“等一下。”

脚步立时顿住,李思回眸,有些不解的看向那办公桌前的男人,“您还要什么吩咐?”他内心很是纳闷,邵晓曼已经来公司两天了,江涵之一点工作任务都没有安排给她。

倒是他这个特助,连带秘书的工作一起完成了。

江涵之自然没有注意到李思的不满,只是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李思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昨天江涵之让他查一下邵晓曼被炒的原因,原因已经查出来了,到那时内里还有隐情。李思还没有调查清楚,不敢轻易汇报。

所以,他道,“请您再给我一天时间。”

江涵之睨他一眼,微微蹙眉,“办事效率,似乎降低了。”

他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让李思内心狠狠颤了颤。总觉得江涵之看着他的目光,能把他吃了似的。

“对不起总裁,中午前一定给您答复。”李思深深鞠了一躬。

他的声音略大,连隔间里的邵晓曼都听见了。她好奇的站起身,从隔间里出来。

却见李思已经出去了,而江涵之正靠在皮椅上,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

“我让你看的书都看完了?”江涵之放下了咖啡杯,掀起眼皮看她一眼。

书?

邵晓曼半晌才反应过来,早上来的时候,桌上就放着十几本厚厚的书籍。她完全沉浸在悲伤里,还没来得及看呢!

“那个……”

“专心看书,做好自己的事情。谣言而已,总会止于真相的。”

邵晓曼抬头,有些讶异的看着江涵之,却见那人已经垂首翻开了桌上的文件。仿佛方才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他说谣言总会止于真相,看样子早上小区里居民们的话,江涵之也听见了。

不过一向冷冰冰的江涵之,竟然会说这种类似安慰的话,倒是让邵晓曼小小惊讶了一把。她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小隔间,将桌上的书整理了一下。

大都是一些名人传记,还有国外比较知名的小说,另外有几本关于秘书这一职业的书籍。

邵晓曼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境,就开始专心看书。

看书让她很快忘记了早上的事情,心情也好转了,只是到了饭点她也全然不知。

叩叩——

门被敲响,邵晓曼从书页间抬起头来,只见李思已经推门而进,手里拎着一个保温盒,“邵秘书,你的午饭。”

第十一章 总裁有约

邵晓曼小小惊讶了一把,看着李思放在桌上的保温盒,她笑道,“咱们AN集团的伙食服务这么周到啊?”以前在何氏酒店的时候,三餐都是自己在员工餐厅解决的,没想到李思还会亲自给她送过来。

说话间,邵晓曼已经合上书站起身。

李思暴汗,他能说只有邵晓曼的午餐才是总裁吩咐他特别准备的吗?就连他都想不通,总裁为什么要对邵晓曼特殊照顾。

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便退出去了。

邵晓曼吃了饭,便将保温盒拎了出去。外间里已经没有江涵之的身影,她就出去找李思,可是找了一圈,也只看见外面的总裁秘书办公室。

她有些不懂了,明明有秘书室,为什么江涵之还要把她安排在总裁办公室内?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邵晓曼敲门而入,礼貌微笑。

秘书办公室里只有三个秘书,现在是饭点,只剩一个值班的。

看见邵晓曼进来,那人便站起身,温柔浅笑,“邵秘书,找我有什么事吗?”

邵晓曼一愣,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认识她,她来AN也才两天而已,而且一直都没有跟大家正式打过招呼。

“啊,这个保温盒……”邵晓曼敛了神思,将保温盒放在桌上,笑道,“我已经洗干净了,只是找不到李特助,不如先放你们这边吧!”

看见保温盒的时候,那位秘书小姐的目光微变,对邵晓曼又多了几分敬意。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总裁也是用的同款的保温盒,看样子传闻不假,这位空降来的邵秘书,跟总裁真的关系不凡。

思及此,秘书小姐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总裁对您可真好,公司里的职员们都是在员工餐厅就餐,没想到总裁还让李特助给您送饭。”那语气里满满都是羡慕,听得邵晓曼一愣一愣的。

她半晌没反应过来,什么叫做总裁对她可真好……

“是这样吗?大家都是在员工餐厅就餐的?”她还以为每个人的待遇和她都一样呢!

秘书小姐还是笑,“是啊,其实总裁刚接手公司就把贴身秘书的位置空出来了。前阵子姐妹们还很不解,现在才知道,原来总裁是给邵小姐准备的。”

邵晓曼在何氏酒店的事情,AN集团的员工们并不知道。这位秘书小姐,不过是看邵晓曼容貌出众,且总裁对她的态度不一样,所以暗自揣测,她和总裁的关系不一般。

“其实我们一直都很想跟邵秘书您见面聊聊天的,要是邵秘书不介意的话,今天下班后,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秘书小姐盛情相邀,邵晓曼念着自己是新人,理应多结交几个朋友,也就答应了。

在秘书室里闲聊了许久,她才慢悠悠的回了总裁办公室。

而此时,江涵之已经回来了,正坐在皮椅上处理文件。

看见邵晓曼进门,他手中的笔顿住,抬目淡漠的开口:“你去哪儿了?”方才他不过是出去处理一件事情,回来就没看见邵晓曼了。

邵晓曼惊了惊,有些愕然的看向办公桌前的男人,“总裁,您回来了。”刚才她是一点没有注意,没想到江涵之已经回来了。

“你刚才去哪儿了?”江涵之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邵晓曼如实交代,还顺带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总裁,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江涵之的脸色立时一变,总觉得邵晓曼的话有点歧义,“对你好?”他什么时候对她好了?

“方才饶秘书说……”

“我招你来是工作的,不是让你去听流言蜚语的。”江涵之冷声打断了她的话,点了点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身为贴身秘书,起码你应该把办公桌收拾整齐。”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去。邵晓曼闭了嘴,脑袋慢慢低下去,急忙将桌上的文件整理好。

江涵之已经转移到沙发那边去了,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他那两道浓眉不约而同的蹙起,“咖啡冷了,帮我换一杯。”

“好的,总裁!”邵晓曼急忙去换。

看着她去茶水间的背影,江涵之微蹙的眉才慢慢展开。将咖啡放下,他不由摩挲着指腹。

等到邵晓曼回来,他便径直开口:“下午不用上班了,晚上陪我去个地方。”他话说完,便起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埋头工作。

邵晓曼呆愣在原地,因为那男人埋着头,她看不见他的脸。

她刚才没有听错吧,江涵之晚上约她?这……

第十二章 他是帝王

“这不好吧……”邵晓曼小声的开口,“我妈说,晚上不能随便跟男人出去。”她一副乖女儿的模样,差点气得江涵之喷一口老血。据他所知,邵晓曼父母双亡,寄住在大伯家里,是个孤儿。

看来她是误会他对她有意思!

江涵之好气又好笑,他不过是为了替徐思远好好照顾她罢了,抬头狠狠瞪她一眼,启唇道,“晚上有个商业舞会,我缺舞伴。”

额——

邵晓曼总算明白过来,原来是她曲解别人的意思了。当下脸颊发烫,她把头埋得更低了。

江涵之没再说话,迅速将剩下的文件批好,然后便站起身,传了李思进来。

“总裁,您找我。”李特助速度快,有了上午的教训,他是一点不敢怠慢了。

江涵之已经拿上了外套,转目看了邵晓曼一眼,“还杵着干什么?”

“啊?”邵晓曼满脸不解,却见江涵之已经提步出去了。

李思走到她身边轻轻推了她一把,“赶紧走吧,想挨骂了?”不知道为什么,李思总觉得今天总裁心情不太好。

*

邵晓曼怎么也没想到,江涵之让她下午不上班的原因竟然是带她来买衣服。身为一个才进公司两天的秘书,她感到受宠若惊。

趁着江涵之在前面挑衣服的空当,邵晓曼拽住了李思的衣袖,“李特助,我想知道,为什么AN集团会给我下聘书?我记得我没有来面试过……”

对于她的疑惑,李思表示不知道,“我只是照总裁的吩咐办事,至于原因,不如你亲自问总裁。”

邵晓曼汗然,江涵之要是会告诉她,那她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打听了。今天在秘书室里,她听那位饶秘书说,江涵之回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她下聘书,让她过来就职。

而且还是总裁的贴身秘书,这搁古代,相当于皇帝面前的太监总管……呸呸呸,什么太监。

这么好的职位,这么高的薪资,聘用她这个外行人,江涵之莫不是脑袋秀逗了?

最主要的是,江涵之是怎么知道她的?

就在她遐思之际,江涵之已经为她选好了一身行头,转目唤邵晓曼,“过来!”

邵晓曼这才回神,疾步过去,“总裁,您叫我。”

话刚落,江涵之便将手里的礼服裙递给她,“进去换。”简洁明了的三个字,迫人的气势,让邵晓曼无从拒绝。

她乖乖的去了试衣间,销售员特别热情为她服务。

江涵之选的是一条艳红色的抹胸鱼尾长裙,邵晓曼一米六几的个子正好合适。最主要的是,这裙子塑身,上身后立时将身材显露出来。

由于是抹胸款,邵晓曼觉得自己脖颈、肩膀一截凉飕飕的,很不自在。在试衣间里磨蹭了许久,她才缓步出来。

而江涵之正背对着她的方向,垂首挑选着高跟鞋。

“总、总裁……”邵晓曼有些口吃,因为她刚才出来的瞬间,便感受到整个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的身上。

连李思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映射出一抹惊艳。

江涵之挑了一双尖头高跟鞋转身,深沉的眸里倒映出邵晓曼的身影。

她举止拘谨立于橙黄的灯下,一身红裙映衬那白皙如雪的肌肤,白里透红,颇有韵味。精致的五官特别养眼,此刻美目生辉,正胆怯的看着他。两手交叠在小腹,有些紧张的紧扣着。

盘起的发乌黑亮丽,暴露在空气中的肩头圆润光滑,脖颈更是白皙修长,如美玉一般。

半晌,江涵之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再试试这双鞋。”

他说着,已经拿着鞋走到邵晓曼面前蹲下。江涵之接下来的举动震惊了整个服装店,李思更是五官都扭曲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总裁为任何一个女人穿鞋。

在男人靠近之际,邵晓曼的眼里便满满都是他的身影,直到江涵之在她面前蹲下身,修若梅骨的手温润如玉,轻轻的抬起她的脚,亲手为她穿上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邵晓曼只觉得在他触碰到她脚掌的时候,她的呼吸一滞,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她此刻宛若被王子套上水晶鞋的灰姑娘,一瞬间变成了公主。

可是很快,江涵之便将她拉回了现实中,“好了,走两步试试。”此时,他已经站起身,退到了一边,沉着眸打量她。

邵晓曼微张的嘴合上,垂首看了一眼自己脚上的高跟鞋。鞋面镶了黑色的鳞片,在灯光下摇曳生辉。

不是水晶鞋,她也不是灰姑娘,而江涵之更不可能是王子。

他是帝王,AN集团最年轻的帝王。

第十三章 破鞋

高跟鞋她在酒店的时候常穿,很快就上脚习惯了。一旁的店员把江涵之挑选的珠宝首饰也给她端了过来,邵晓曼看见那天价的数字,脸色都变了。

“转过去。”江涵之来到她身边,大手取了镶钻的项链,便给邵晓曼戴上。

尔后又为她戴上女士表,以及手链。握着邵晓曼那纤细的手腕时,江涵之的眉头蹙了蹙,“怎么这么瘦?”

他轻声嘟囔的一句,只邵晓曼一个人听见了。可她却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等到江涵之为她收拾好,邵晓曼才走到了穿衣镜前,将自己好好的打量了一番。

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么精心打扮下来,连她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江涵之带着邵晓曼在商场里逛了许久,最后带她去做了头发,时间已经六点多了。

“总裁,舞会开始的时间快要到了。”李思上前提醒。

江涵之点了点头,便对邵晓曼道,“在舞会上你什么都不用做,保持微笑就行了。”

话说完,三个人离开了商场,驱车往舞会举办的地点去。

*

晚上七点,在望江酒楼举办的舞会正式开始。

来参加舞会的都是上流人士,邵晓曼以前在酒店也接待过不少厉害的人物,但是像这样大型的舞会,她还是第一次以嘉宾的身份参加。

从迈巴赫上下来,江涵之如一位帝王站在红毯上等着她。邵晓曼自然而然的挽上他的手臂,身子依偎着他,跟着他缓步往会场去。

一路上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在他们身上,邵晓曼知道,大家都在看她身边的江涵之。

他不仅拥有驰骋商场的帝王身份,还有一张俊美无涛的脸。

邵晓曼微微侧头,偷偷打量身侧的男人。发现他脸皮紧绷着,眼神深邃淡漠,周身散着拒人千里的寒气。紧抿的薄唇透着几分不悦,可见他也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场合。

“总裁,我有点紧张。”邵晓曼如蚊蝇一般的声音说着。

男人那紧绷的俊颜松了松,眉头一挑,便垂下眼帘看着依偎着他的女人。旋即另一手微抬,温暖的掌心刹那包裹了邵晓曼的挽着他的手,轻轻拍了拍,算是安慰她。

邵晓曼心里一暖,唇角溢出一抹浅笑。没想到,看起来冷冰冰的大总裁,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就在他们两人步入会场之际,邵晓曼看见两道熟悉的身影。

何氏酒店的老板何明,还有他身边的女人,谭米。

邵晓曼小小惊讶了一把,谭米的目光也正好看着她,显然大惊。

何氏酒店在H市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酒店,何明身为老板来参加这样的舞会也是正常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带着谭米来参加。

江涵之带着邵晓曼从那两人身边走过,长眉压低,目光不经意间流过那两人,却是抿着冷唇沉默的走过。

何明正笑着想要与他打招呼,可那人却恍如没看见一般,直接忽视了。

继而何明看见了江涵之身边的邵晓曼,不由得惊讶了一把:“晓曼!”

邵晓曼也没有理他,跟着江涵之去应付那些老总。她如他所说,一直保持着微笑,反正她大学学的就是酒店管理专业,商务礼仪课是重中之重,她学得认真,成绩也不错。

“那不是邵晓曼吗?”何明还有些不确定,不由得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谭米。

然而此刻,谭米根本没时间给他说话,挽着何明的手不由紧握成拳头。她以为,把邵晓曼从何氏酒店赶出来,她就会走投无路,变成一条可怜虫。

她就喜欢那种把邵晓曼踩在脚底的感觉,可是现在的邵晓曼,却陪在AN集团老总身边,甚至盛装出席这样盛大的舞会。

这结果不是她想要的,不是!

“啊,小米,你干什么?”何明被她捏疼了,不由怒斥了一句。

谭米这才回过神来,急忙道歉,“何总,真对不起。您没事吧,真对不起啊!”她现在一定要抓住何明这个靠山,所以宁可无止境的放低姿态,去讨好他。

何明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当初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开除邵晓曼。现在倒好,人家傍上了AN集团的总裁,指不定哪天找我们报仇呢!”

“何总放心,据我对邵晓曼的了解,她不会的。”谭米娇媚一笑,媚眼如丝的凑到何明耳边,“您别忘了,她身上还有污名。AN集团的江总,怎么会要您穿过的‘破鞋’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俨然没有意识到,谁才是真正的破鞋。

第十四章 勾引何总

但何明听了她的话,立马清醒了不少,“你说的有道理。”现在对外称的都是邵晓曼被他何明睡了,想要借机上位才被开除的。

思及此,何明看向邵晓曼背影的目光深沉了几分。他得找个机会,把这罪名给邵晓曼落实才行。

邵晓曼跟着江涵之应付不少人,她有些累了,便让江涵之放她去一边休息一下。那男人同意了,邵晓曼才一个人幽幽的跑到角落里的甜品区,挑了点吃的。

“晓曼。”一道温润的男音在她身后响起,邵晓曼端着盘子的手一抖,险些摔碎。

好在李晓峰眼疾手快,帮她接住了,“吓到你了,真抱歉。”男人浅笑。

邵晓曼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方才抬目看向他,露出一抹惊讶,“你也在啊?”

李晓峰点头,其实从她跟着江涵之进门起,他就看见了她,只是碍于身份,并没有上去打招呼。

温润而深邃的目光在邵晓曼身上游移一阵,男人笑着开口:“你今晚真漂亮。”

邵晓曼有些羞怯,不自在的挠了挠耳发,“哪里啊,是总裁的眼光好。”选的东西漂亮,把她打扮得这么漂亮。

听她提起江涵之,李晓峰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却很快泯灭了,“我请你跳舞吧!”

“算了,我不怎么会。”其实她会,但李晓峰是华盛集团的CEO,而她身上还背负着污名。

今晚本就是陪江涵之来的,要是她再与李晓峰跳舞,指不定大家会怎么说她。

“哟,晓曼,你也来了!”一道突兀的女音打断了他们两人的谈话。

邵晓曼与李晓峰几乎同时侧目看去,只见谭米挽着何明举杯而来。那两人脸上的笑意略深,颇有深意,不知道为什么随之谭米他们靠近,邵晓曼感到了隐隐的不安。

就在她担忧之际,谭米两人已经在她面前站定了。

何明的目光自然是落在李晓峰身上的,“这不是华盛集团的李总吗?幸会幸会。”他殷勤的伸出手。

李晓峰也礼貌的相握,款款笑道,“久仰何总大名。”

“邵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与李晓峰握了手,何明便看向邵晓曼,猥琐的目光打量她一番,笑道:“邵小姐真漂亮,这衣服选的也好,凸显身材。”

邵晓曼牵强的笑笑,不愿意说话。

倒是一旁的谭米,媚眼如丝的瞟了李晓峰一眼,嗓音娇媚的开口:“晓曼你可真有福气,走哪儿都有人赏识。”

她的话里有话,邵晓曼又不笨,更何况,她才不信谭米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比不上谭小姐你,这种场合,何总竟然会带你过来。”按理说,何明参加舞会,多半会带他老婆。

谭米一听,急忙道,“何总夫人在外出游赶不回来,身为下属理应为何总分忧不是。难道你不应该庆幸今天陪何总来的是我吗?若是让何夫人知道你勾引何总的事,还不知道今天你能不能安全走出这个会场呢!”

她们两个女人一言一语,将李晓峰与何明隔绝在外。

李晓峰显然不知道邵晓曼在何氏酒店的事情,对谭米的话很是不解,“勾引何总?”他咬住了关键的几个字,两眼半眯,脸上的笑逐渐淡去。

“是呀李总,您不知道吗?”谭米唯恐天下不乱,也根本不知道李晓峰与邵晓曼之间的关系,使劲添油加醋,“晓曼原本是我们何氏酒店的客房部经理,不过……”她刻意拖长嗓音,目光深邃的看着邵晓曼。

邵晓曼的脸色微变,垂在腿侧的手捏紧成拳,却是咬着唇什么话也没说。

“好了小米,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那件事情我也责备过晓曼了,相信她去了别的企业不会再做那种事情了。”

责备?那种事情?

邵晓曼听着何明的话只觉得好笑,她的眼帘缓慢的抬起,目光沉沉的看着那男人,轻唤一声:“何总。”

“以前您是我上司,我尊敬您,容忍您。可是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我邵晓曼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污蔑我,陷害我,诽谤我。”她的分贝拔高,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其实方才就有不少人注意到他们这边了,现在都聚拢过来。

不远处的江涵之也注意到了,目光穿过人群,只隐约能看见邵晓曼那倩丽的身影。

这厢,被邵晓曼一顿低吼的何明愣住了。在他的记忆里,这个邵晓曼向来都挺温和的,但是脾气也倔,还挺有骨气。

总裁挚爱迷糊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挚爱迷糊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11章(第11章 心思)

    原标题: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11章(第11章心思)小说名字: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第11章心思只因楚梓芸真心长得不差,纵使心下再不甘,她也不得不承认她长得比自己要好看,所以就算战国侯府的世子不举,但并不代表他不会为她的美色所惑,若是自己与她交恶,难保她不会利用战国侯府的世子报复自己和爹娘。楚梓芸偏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继而转过头一边走一边道:“既然姐姐劝阻过了,那这事自然不能怪姐姐,只是姐姐这表达歉意总不会就嘴上说一声吧,妹妹虽然年纪比姐姐小上一岁,但因在偏僻地区懂事得也早,也知晓道

  • 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11章(第11章 心眼儿极多,指不定是在坑她)

    原标题: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11章(第11章心眼儿极多,指不定是在坑她)书名: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第11章心眼儿极多,指不定是在坑她陆御铖好似事不关己,声音淡淡:“人都到齐了?”顾海丰赶紧招呼着落座。这次宴请,是专门招待陆御铖的,所以一直空着主位。然而陆御铖却拉开椅子,非常绅士地请顾婷坐他的位置,顾婷愣了一下,连连摆手。陆御铖却是坚持。他按着顾婷的肩膀坐下,“都是自家人,随意一点。”陆御铖声音温煦,但是却有着不容忤逆的威压。顾婷只得坐下,陆御铖便坐了原本属于顾婷的位置。现在他旁边,正坐着

  • 先婚厚爱: 闪婚老公好神秘11章(第11章 你是我老婆)

    原标题: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11章(第11章你是我老婆)小说名称: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第11章你是我老婆“对啊,不是很熟的朋友,见面了打个招呼。”莫小陶见他的眼神好奇怪,警惕道,“郝总,您什么意思?”“莫小陶,不错啊!”郝楠仁没来由的说了一句,两只小眼睛里露出了精光。尤其是最后那三个字“不错啊”,感觉像是要衍生出无数的意思。莫小陶蹙眉,什么不错?怎么听不懂?“郝总,客户什么时候来?”莫小陶看了一眼时间,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了,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到。“应该快了,再等等吧!”“嗯。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11章(第11章 威胁我?休想)

    原标题: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11章(第11章威胁我?休想)小说名字: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第11章威胁我?休想赫云舒狐疑的望过去,只见苏傲宸嘴角轻扬,小声道:“这一次,不要再耍什么花招,若不然,我不介意把你的贴身之物挂到城墙上去。”历来,女子的闺誉最是要紧,苏傲宸料定自己这般说了,赫云舒一定会有所忌惮,不敢再耍什么花招。只是,事情和他想的似乎不太一样。“真是个聒噪的男人!”只听得赫云舒轻斥一句,之后并未走去开门,而是悠悠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好整以暇地看着苏傲宸,一派怡然自得的模样。苏傲宸微

  • 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11章(第11章 叶星辰,上来)

    原标题: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11章(第11章叶星辰,上来)书名: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第11章叶星辰,上来凛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叶星辰握着筷子的手指指尖有些泛白。她深吸了一口气,才抬头来,对上他的视线。“没……没有……”她心中懊恼,怎么说话都结巴了。幸好,顾北庭没有再继续说话。而是埋头优雅的吃饭。仿佛刚才的小插曲从来没有发生过。叶星辰余光瞥见这样的状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之后,没有再发生别的事情,叶星辰如履薄冰,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冒失了。饭后,顾北庭就直接上楼,叶星辰不想跟他单独相

  • 爱在向阳处,等你11章(第一卷 惊艳了时光第11章 咖啡乃是催眠利器)

    原标题:爱在向阳处,等你11章(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11章咖啡乃是催眠利器)小说书名:爱在向阳处,等你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11章咖啡乃是催眠利器服务员将裙子正面向着她,一件一件地展示给她看,她勾手指或是摇手指,最后选中一黑一蓝两条裙子。裴娜将裙子交给陶陶说:“里面有间休息室,你可以去那里换衣服。”陶陶看了看两条裙子,确实挺有品位的,纯色看起来很大方,于剪裁和细节处见设计师的功力。蓝色那条裙子胸口的褶皱花边设计得非常可爱,黑色那条裙子的裙边做成了含苞欲放的花朵模样,都是很少女的风格,简直深得陶陶的心意

  •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11章(第一卷 初显身手第11章 你确定敢做我母亲吗)

    原标题: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11章(第一卷初显身手第11章你确定敢做我母亲吗)小说书名: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第一卷初显身手第11章你确定敢做我母亲吗夏静月抹了抹眼角,哽咽地说道:“等母亲葬入了祖坟,牌位进了祠堂,女儿自然不用拿来拿去。若不然,只好依从母亲临终的遗言,女儿去到哪里就带到哪里,不离不弃,去逛街带着,去见亲友也带着,每天也带着母亲跟父亲请安……”“明天就让人给它埋到祖坟去!”夏哲翰脸色难看地说道。“现在赶紧见过你母亲……就叫太太吧。”一想到夏静月叫母亲,他怕又想到那个老女人。真是连死都

  • 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11章(第11章 曾是大小姐)

    原标题: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11章(第11章曾是大小姐)小说: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第11章曾是大小姐等那四姨灰溜溜的走了,苏小南还坐在沈浩川的大腿上。她许久没这么开心了,一时得意忘形,居然晃荡了起来。庄园里的其他仆人从客厅路过,一个个赶忙低下头装作没看见。在他们心中,这座空缺女主人许久的庄园,终于要迎来第一位姑奶奶了!“喂,你很重。”沈浩川突然说话,这时苏小南还勾着他的脖子,突然反应过来后,她吓得赶忙跳了起来!我在干嘛?苏小南满脑袋浆糊,她忍不住怀疑,自己可能嗨过头了!“对不起,沈少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1章(第11章 她的弱点是什么)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1章(第11章她的弱点是什么)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1章她的弱点是什么“有消息了?”司傲霆眉头都没抬一下,面色如常地出声。这口气却吓得穆风心一紧,急忙收回了视线。他将手里的一份文件恭敬地递给司傲霆。“人还没有找到,不过已经将小偷所有资料都查清了。”司傲霆接过文件却没看,音色冷沉。“你觉得她不像是盗贼,是吗?”穆风面色一红,低下了头。“四少,属下确实是这样认为,不管从哪个方面看,这个顾小姐她都……都不像有那个能力,悄无声息潜入研发部,顺利偷

  • 邪魅皇叔狂宠妃11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1章 小心祸从口出)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1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1章小心祸从口出)小说名字: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1章小心祸从口出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楚青歌,三位公主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意外见到楚青歌。很快,楚子萱便恢复了平静,倾国倾城的美艳脸庞上,扬起一抹优雅迷人的浅笑。只见她迈着细碎的步子朝着楚青歌走去,一边走一边轻笑着说道:“太子哥哥的身体好些了吗?”静静地看了楚子萱一眼,楚青歌并未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始终是一付平静的神色,俊朗的脸庞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澜,就好像根本没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