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当渣男遇上真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0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当渣男遇上真爱

第9章她从没穿过那么骚包的衣服

她当时不动声色地赞了句大皇子有孝心,没过两天后宫里就有了传言,说是荣妃宫里的书案上有个翡翠葫芦摆件,材质做工都与皇后寿宴时大皇子的献礼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大校

当时她一笑了之,浑不在意。说明huijindi.com结果没出两天,大皇子就把荣妃宫里那摆件送到了她的宫里。

没多久,她就把那翡翠葫芦摆件连带着那翡翠葫芦链坠儿都随着一溜儿赏赐送到了沈家。

沈念心倒是没想到,自个儿这身子在沈家地位竟然如此之高,基本上宫里有什么赏赐,都是可着她先挑的。不然当年庄靖懿皇后赏下的东西,也不能有如此多的玩意儿都在她的私库里。

沈念心给纪氏送上的,是之前纪氏眼红了好久的水云缎。不同于沈念心身上的天青色,这匹料子是锦葵紫色,比起天青色的缎子更多了分娇艳。

“这是前些日子姑姑赏下的,念心瞧着这颜色正好衬舅母的肤色,就特意留了一匹,想着得空时候给舅母您送过来。推荐http://www.huijindi.com/”沈念心端着手中茶盏,有一搭没一搭地小口抿着。

纪氏眼前一亮,脸上恨不得绽出个花来。

都说物以稀为贵,虽说水云缎算不上是皇家御用,但平常若是谁家得了这样的赏赐,那可是脸上顶顶有光的事情。

纪氏心里再心花怒放,面上也得客气推辞,“这么贵重的东西……又是这么娇艳的颜色,给我这老婆子用真是浪费了!”

沈念心搁下茶盏,拉着纪氏到聆音面前,扯开那锦葵紫色的缎子往纪氏身上比划。

“若是念心空口说,舅母八成还觉得念心是在说好话诓您。您让舅舅瞧瞧,是不是这料子很衬您肤色?”沈念心言语雀跃着,带着一个十三四岁小姑娘特有的俏皮活泼,又把那份亲昵拿捏得恰到好处而不会惹人生厌。

那边傅期然还捧着那翡翠葫芦爱不释手,听沈念心叫他,这才恍然抬头应了声,“啊,好看,好看!”

他眼里还带着尚未消散的对那翡翠葫芦的喜爱,正好迎上纪氏期待的眼神。汇金地饶是纪氏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了,也挡不住自家夫君的一句赞叹,瞬间羞红了脸。

沈念心嘴角一抽,这场景还真有点不清不楚的尴尬味道。屋里还这么多孩子呢,她这舅母就这么羞涩真的好吗?

于是沈念心只能继续送礼物给几个平辈的表哥表弟表妹。

“方才就一直没瞧见表哥人,所以表哥那份儿就劳烦舅舅转赠了。”沈念心让听雨奉上一卷画轴。

傅家都是读书人,对书画文墨一类最是痴迷。眼看着沈念心左一样右一样拿出来的都不是寻常玩意儿,再一看那画轴装帧的手艺,自然也知晓绝非凡品。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沈念心盯着傅期然和傅北乔父子俩炽热的目光缓缓打开那幅画,果不其然,不过画幅半展,就得到了那傅期然的连声赞叹。

“妙极妙极!想必这是吴如青吴大师的真迹?!”

“确实像是吴大师的风格。可吴大师流传下来的画作,多是美人花木居多,至于这幅画浩淼行军的场面……”傅北乔微有不解地质疑,却被傅期然一巴掌拍下来。

“你个小孩牙子懂个鸟!”傅期然如获至宝似的用指尖隔空描摹那画卷上的笔触,“谁说这幅画不是美人了?”

沈念心暗道一声好眼力。

“美人?”傅北乔一怔,待沈念心把画卷彻底展开,不由得勾唇一笑,“父亲所言极是,果真是美人!”

这一幅“行军”图,确实是永安年间以画美人花木著称的水墨大师吴如青的真迹,而且也确实是一副美人图。那“千里迢迢,明月昭昭”的题词下,还有吴如青的落款章刻。

沈念心原以为她在大铭朝的声望,在她入宫做太子妃之前就达到了顶峰,再往后推,她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个尽职尽责的好皇后。完整版【当渣男遇上真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她以为世人的赞颂追捧,在她活着的时候看的够多了,却不想在她薨逝后,还有位水墨大师为了挥笔而就出这么一副“美人行军图”。

初时她从私库里翻出这么一幅画的时候还不免觉得好笑,这浩淼行军的场景,在这位画师缠绵的笔触下显得莫名细腻缱绻。千军万马之中的那一抹红衣身影,看起来抖擞风光,实则……

实则像个神经玻

沈念心要是早知道会有人给她画这么一幅画,一定在死之前给他留书一封——她领兵时候从来没有穿过这么骚包的红衣。

但这些细节并没有抹杀掉这位大师在傅期然父子俩心中的光芒,甚至还有可能是父子仨——

“我这就去把兄长找回来!”傅北乔腾地一下就要往外冲,任纪氏如何使眼色拽袖子都于事无补。

眼看着傅北乔要走出大厅,沈念心这才回过神来,“北乔这是急着去哪儿?你自个儿的礼物要还是不要了?”

傅北乔猛地停住脚步,眼中闪着雀跃的亮眼的光。

沈念心从聆音手中拿过一个雕着云纹的紫檀木匣子,递给傅北乔,“本来表姐也不知送你什么好,正巧瞧见这块儿梓湘墨,想着给你正好。 北乔年纪还小,如今正是读书治学的好时候。汇金地

看到原本小小年纪就沉稳自持的傅北乔,这会儿脸上露出了惊喜兴奋的表情,沈念心就知道自己这礼物是送对了人。

沈念心不由得感叹,桓成帝那渣男,虽然人品次了点儿,其他方面倒还是不错的。就说这名满大铭梓湘墨,就是他最先制的。

昌定年间,那渣男还没当上皇帝,母家又并不强盛,在朝中也没多少助力,于是他闲暇之余,奏琴赋曲倒是常事。为了让上头那位对他放心,他在政事上并不出挑,反倒是文辞犀利,博采众长,在朝野内外的文人名仕中颇具美名。

他亲自制的墨,墨质坚硬,色泽醇厚,经久不褪,深得文人看好。于是就此流传下来,成了大铭朝有名的梓湘墨。

第10章锋芒暂避

不过百无一用是书生,他最后登基大统,江山安定,靠得可不是那么一块墨。反倒是靠着纳进宫里的一个又一个妃嫔们的娘家,才保得前朝安定。

要是那渣男知道她想法,估计要跟她说,那叫帝王权术,才不是吃软饭。

不过沈念心不在意了,帝王权术不权术的,以后跟她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了!她要潇潇洒洒过她的滋润日子,没事儿刷刷亲友的好感度,再发挥发挥余热把沈家的门风给掰正了,她这一辈子也就圆满了。

“还有我的呢……”奶声奶气的女童声还带着怯怯的软糯,沈安心这才想起来还有傅蓁蓁的礼物没送呢。

“就来就来。”沈念心摸摸傅蓁蓁圆圆的脑袋,再次内心感叹了下,小丫头长得真敦实埃她纵然看着软软的小包子心里喜欢也绝对不敢再伸出手去抱了。

“小姑娘都爱俏,这是表姐特意给蓁蓁准备的丹蔻油哦。”沈念心抬起傅蓁蓁圆圆胖胖的小手摊开,小心给她指甲上抹了一层亮红的花汁。

“瞧瞧,这颜色可是亮眼得很。”沈念心面上赞叹不已,实际上心里已经欲哭无泪。这样小的孩子怎么就长成了这样……好好的丹蔻油都看不出好看来了。

“这跟寻常的凤仙花汁有所不同,浓度更高,更容易上色,也不容易掉色,颜色自然也更亮更有质地。”说到后来沈念心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再会夸人也不是这么个空口白话法儿。

好在她早有准备。聆音走上前来,又呈上一个小小的锦盒。

“那丹蔻油是给蓁蓁玩儿的,这才是表姐给蓁蓁准备的礼物呢。”沈念心又给傅蓁蓁送了块儿蝙蝠形玉佩才算了事。

安抚好了要礼物的傅蓁蓁,沈念心这才有空与舅舅舅母聊天,一抬头,就发现傅北乔已经跑没了影儿,而纪氏正一脸愤愤地瞪着门外。

沈念心暗笑,现在纪氏心里肯定特不爽,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说不定在纪氏心里,她那小儿子就是个猪队友呢。她绞尽脑汁也要把大儿子赶出家门,结果小儿子却上赶着去把人找回来。

盛京城东边鳞次栉比坐落着各种商铺酒楼,在寸土寸金的盛京城里,像攒玉楼这般门面宽敞又独树一帜地平地起了四层的酒楼可不多。

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

攒玉楼顶楼的名字就叫做玉露阁,那高度视野正好,盛京城里东城区最繁华的景象一览无余。

正因为如此,盛京城里的一些爱好附庸风雅的世家公子哥儿们,平日里就喜欢来这玉露阁包场,吟诗作对,把酒言欢。

就像此时,傅西辞在一众世家子弟的起哄下,无奈地又仰头喝下一杯酒。

“西辞兄,你这又是何必?他们叫你作诗你就作嘛!难不成我们傅大公子高才,看不起我们这些酒囊饭袋?”

傅西辞微抿着唇,丝毫不为那人言语间的讽刺意味所动,只淡淡地说:“承蒙文筑兄错爱,在下不才,今日确实文思艰涩。”

梁文筑冷哼一声,遥遥回敬了他一杯,转而去与其他人闲聊去了。

而坐在傅西辞身边的陆子湛给他斟了杯茶,他看起来书生气更重些,说起话来,也比那边的跋扈的公子哥儿们多了一份儒雅知礼,“今日真是抱歉,让西辞兄委屈了。”

“无碍。”傅西辞端起茶盏吹了吹,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多了几分小心。传说这攒玉楼是大皇子的产业,对于这一点是真是假,傅西辞并不关心。但是不可否认,今儿个这场子,确实是有人得了大皇子的授意,来试探他深浅,以及傅家口风的。

这两年大皇子与太子之间明争暗斗愈发激烈,朝中许多大臣都被拉拢站队,唯有傅家,自始至终都是雷打不动的保皇守成一派。

傅家虽算不上权倾朝野,但是在大铭朝的文臣士子中却十分有影响力,自然大皇子与太子两边都想着把傅家拉拢到自己的阵营里。

奈何傅期然作风忒紧,丝毫不肯松口。所以大皇子方面才把主意打到了傅西辞身上,毕竟傅西辞来年春闱时也要下场一试,步入仕途也是来日可期。

可无奈连傅西辞口风都这般紧,别说事态风向,连作首诗都百般推诿,生怕露了才徒惹是非。

梁文筑也不缠磨,话锋一转,就说到了沈念心的身上。

“话说前些日子听说了一桩趣事儿,与曲御史家公子退了亲的那位沈家大姑娘,算起来还是西辞兄的表妹?听说傅尚书当年还有意给你牵这红线,西辞兄可是艳福不浅啊!”

傅西辞自打进门来始终温和的表情倏地冷却下来,眸子半阖,再开口时周身俨然多了几分凌厉:“文筑兄慎言,女子闺中名节何其重要,如此妄言揣测,恐失了君子气度。”

梁文筑一听这话,脸色一阵青白。

那尴尬的沉默最终是被一个清亮的男声打破。

“兄长!父亲让我来请你回府!”傅北乔人还没出现,楼上就已经听见了他的呼喊声,紧接着是咚咚咚咚的急促的脚步声。

“兄长可要回去瞧瞧?表姐带来了吴如青大师的美人行军图,父亲说了,确实是吴如青大师的真迹!”

傅西辞眼前一亮,唰地站起身来,朝席中各位同好拱手一礼,“家中有事,在下先告退了。”

随后便毅然离席,等众人回过神来时,哪里还有傅西辞的人影!

还是陆子湛反应快,远远朝傅北乔喊话,“傅二公子刚才说的可是吴如青吴大师的那幅,庄靖懿皇后领兵出征的美人行军图?”

傅北乔下楼梯的脚步一顿,忍不住扬了扬下巴,“正是。”

说起来,他家那位表姐与庄靖懿皇后可还是同出一脉的嫡支呢!有那样一位曾曾曾祖母,想来他家表姐自然也不会是泛泛之辈。只可惜他娘亲目光太浅薄了些,如何也不愿让哥哥娶了她。

那,不如等我长大以后自己娶表姐好了。

傅北乔表示对自己机智的想法很满意!

第11章皇四子其人

可傅西辞就没傅北乔那么轻松了。回尚书府的路上,他心里经过了激烈的天人交战——

早上被母亲赶出家门前,母亲说他那位表妹早就对他痴心暗许,如果不避着她些,说不准她就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然后就会嚣张跋扈地扰得整个傅家都家宅不宁了。

而现在,那个传说中爱他如狂的表妹特意带来了吴如青大师的美人行军图给他……显然是特意打听过了他的喜好啊!

原本他还怀疑,这有可能只是母亲单方面的异想天开夸大其词,但是如今看来……表妹此番分明是有备而来,而且来势汹汹啊!

“那个……”傅西辞觑了眼在马车上正襟危坐的傅北乔,拿折扇捅了捅他。

傅北乔侧头:“嗯?”

傅西辞反复思考了下措辞,然后迟疑着开口,“你表姐她有没有问起过我?”

傅北乔沉思片刻,“问倒是没有,但是提了一句。给父亲母亲的礼物奉上之后提过你,然后就是给我和蓁蓁送礼物了。”

一笔带过碍…傅西辞陷入沉思,表妹果然爱我如狂,知我不喜欢太主动的姑娘,特意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

若是沈念心知道他的心里活动,八成是要吐血了!脑洞开的太大是病,得治。

是夜,皇宫,四皇子书房中。穆子晏放下手里的卷宗,信手转动着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随意舒展笔直的长腿,背靠着软枕闭目养神。

沉默良久,穆子晏一声轻叹打破寂静。

“美人行军图……”

书房内随侍的是四皇子贴身近卫严溯,但是即便他跟随这位主子十几年,也时常想不通他家主子在想什么。

严溯目光下意识地往案上卷宗看去。里面的内容他是看过的,大皇子最近的表现不可谓不急切,所以主子现在难道不应该考虑怎么稳住傅期然那老狐狸吗?

为什么念叨的反而是那副美人行军图?

“殿下……要不要请先生回京?”严溯迟疑开口。

四皇子门下第一谋士即墨攸宁前些日子南下办差,这会儿并不在盛京城里。

穆子晏微不可查地摇摇头,“无碍。大皇子有此动作,太子又怎会坐视不理。”他们两个人最喜欢互掐了,而穆子晏自认为自己不算什么君子,看热闹的当然不怕事儿大。

“那太子那边……”

穆子晏嘴角勾起个冷冽的弧度,“吩咐下去,明日启程,南下皖州。”太子既然要拿他当枪使,他怎么会不给面子?

严溯正要应声,外间有了响动。是四皇子内院大管事杜康,在书房外请见。

杜康此人,是穆子晏母妃万德妃的远房表侄,虽然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但也未出五服,且杜康此人忠厚老实,为人又本份,伺候十几年下来,做事也尽心,因此很得万德妃与穆子晏重用,可谓是两边儿的亲信。

“殿下,酉时已过,可要摆饭?”

穆子晏应了声,杜康却还没走。

“那,饭摆何处?”杜康想了想,又补了句,“晚间时候,侍妾齐氏来送过汤水和糕点。”

穆子晏有些不悦,皱皱眉道,“告诉她好好学规矩,无诏不出。”

杜康心下叫苦不迭,也不敢再问,只能暗自忏悔,再次辜负了万德妃的百般嘱托。心知又是老规矩,晚饭照例还是摆在书房外间,他家殿下可是吃住都在书房。

四皇子后院如今有两位侍妾,均是两年前万德妃塞到他院里的。万德妃也是好心,他这儿子小小年纪就一副老成深沉的模样,整天冷着张也不知道是摆给谁看。可是她这做母亲的,除了能照拂照拂后宅之事,旁的也帮不上忙。

于是万德妃就变着法儿地往四皇子后院塞人,男人么,早晚要人教导通人事的,说不准身边儿有个知冷暖的,他那张冷脸也能缓和缓和。可她没成想他这儿子何止是个冰疙瘩,简直就是个铁疙瘩!

那齐氏还是个会来事儿的,平日里往前院送送汤水茶点,天冷时往前院送个长衫大氅什么的,可即便如此,四皇子也没给人家一个好脸,今天更是痛快,直接给禁了足。

杜康一想起那另一位侍妾,冯氏生性木讷,又胆小怕事,老远瞧见四皇子就抖得跟筛糠似的,更别提往他眼前凑了。

唉,可惜了德妃娘娘一片苦心了!

当晚,严溯退出书房时听到了一句不太真切却无比真实的话。

“明日把那副美人行军图带来。”

那声线清冷,确实是他家主子没错。可严溯有些欲哭无泪,主子喂,您当那是你家的呢?说要就要?

谁不知道傅家老少个个儿惜才如狂,大师真迹落入他们手里,怎么可能讨得出来?

可他家殿下的吩咐虽不是圣旨圣谕,但说过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作为四皇子亲卫,严溯表示压力再大也得完成主子的交代。

于是在五日后穆子晏从皖州回来的时候,尚书府那幅美人行军图已然搁在了四皇子书房的案上。

至于尚书府里那幅赝品什么时候会被傅期然看穿,就不是严溯能关心的事情了。

这几日一直跟着纪氏忙着筹备舅舅寿宴的沈念心尚且不知,那幅模模糊糊有她一笔的名画已经被人掉包拿走了。

此时她还在帮着纪氏拟要邀请的宾客的名单和请帖,聆音听雨和小鱼则帮着她把写好的请帖火漆封装。

“姑娘,曲御史家也有人来?”听雨撇撇嘴,老大个不乐意。

要说沈念心此人,脾性虽不好,但文采学识都还过得去,于是耳濡目染,跟在她身边的两个大丫鬟也都尚能识文断字。听雨是个沉不住气的,一看她家姑娘刚写完的那张请帖竟然是要送到曲御史家的,一想起那一家子极品人办出的极品事儿,听雨就气不打一处来。

沈念心听闻,静坐不语,继续写下一张请帖。倒是聆音机灵,使劲扯了听雨的袖子一把让她闭嘴。

“哪里都有你,怎就管不好这张嘴?”聆音皱眉,心道听雨这张坏事儿的嘴,早晚要给她家姑娘惹祸不可!

第12章寿宴

“来者是客,尚书府又不嫌礼太多。”沈念心凉凉地开口。

其实对于那位无缘无分的曲家公子,沈念心还真没太多的执念。若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的话,大概就要数沈家那位五姑娘,这会儿正因为她之前说的“沈家与曲家再无往来”而愤愤不平吧。

沈念心作为沈家长女,她身后还有三位公子和三位姑娘。相比二房所出的二姑娘沈嘉绮,五姑娘沈映柔随了三太太,手段胸襟都有些不够看。

好在三房所出的四公子沈青蕴与二房所出的三公子沈清蓦年纪相仿,自小都是跟在安国公身边,一同教养长大,虽不及傅家两兄弟的文采才华,尚且也算认真好学。

想起沈家如今现状,沈念心真是想狠狠地叹了口气。曾掌大铭兵权、位列群臣之首的沈家,百年来确实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

想当初她做皇后时,沈家已经隐隐有了颓败的趋势,只可惜当时她身在深宫之中,胞弟又体弱多病,能将沈家撑下去不断了根,已经是不易了。

而再看如今的大铭,安国公府虽在三大国公府之列,却早已渐入末流。而如今的三大国公府,早已不再是数十年前的大铭的脊梁,自然与当朝的四大世家更是无法同日而语。

事到如今,沈念心到不指望沈家能够重拾刀枪盔甲,重振将门雄风,她野心也不大,只是单纯地希望沈家能够把名门风骨重塑起来。一个百年传承的世家,总要有得以传承的精神在。

六月二十八当日,尚书府门庭若市。

傅期然虽供职礼部,并不掌太多实权,但傅氏一门乃大铭鸿儒之家,说句桃李遍天下也不为过。所以除却朝中官员,当日出席的,还有傅期然及已过世的傅大学士的门下学生。

纪氏在后宅接待来访女眷,而傅家两位公子则跟随傅期然则在前院应酬。沈念心毕竟只是外甥女,又加上有傅西辞这不明不白的因素在,所以即便此时纪氏已经忙得脚不沾地,她也不方便过去帮忙,只是以一位女眷来客的身份在席间落座。等到宴席结束便与安国公府的女眷一道回去了。

虽然沈念心的生母已经过世多年,但是傅沈两家也还算是有姻亲关系在的。傅期然寿宴,安国公自然也是携女眷出席。

听闻安国公府的车架已到,傅期然留了傅西辞在府内照应,他则带着傅北乔出府相应。

“安国公赏光,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傅期然对这位承袭了自家妹夫爵位的安国公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但多少还是有一些不满的。虽说他那位早年失了双亲的外甥女在家并未受到什么苛待,但是一想到盛京里流传的关于她的名声,傅期然就有些气不过。

即便安国公府是明面上没有苛待孤女,但是也绝对没有尽心教养就对了。

想到这儿,傅期然不免就有些感怀,若是他家胞妹还在,教出来的姑娘不说是冠盖京华,少说也是贵女风仪。

“期然兄客气,不嫌我这等俗人来瞎凑热闹就好!”

两人相互寒暄客套了一番,府上管事已经让人抬来了一溜儿小轿,将安国公府的一众女眷都接到了后宅去。

现任安国公夫人就是沈家的二太太,未出阁时也是盛京城里颇有名气的才女,比起小门小户出身的三太太,行事更加有度,自然也更得人敬重。

沈念心远远瞧见安国公夫人下了轿,走过去跟纪氏耳语两声,人便一道迎了上去。

“念心见过婶娘,不知近来这几日祖母身体可好?”

安国公夫人点点头,慈爱一笑,“老太君安好,大姑娘可宽心。”随即便转头与纪氏攀谈起来。

而后下轿的是二姑娘沈嘉绮和五姑娘沈映柔。

“见过傅夫人,见过长姐。”

沈念心侧过身子,避开半礼,全了礼数之后就把两人往年龄相仿的贵女席上引。

沈映柔落后她半步,忽然开口,低声道:“长姐这两天日子过得可是快活了?你倒是与你的表哥日日相对,可怜我与曲公子却不得相见。长姐做这样棒打鸳鸯的事,难道不会于心有愧吗?”

沈念心眸光一冷。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做错事还要反咬一口的人了,好像谁都对不起她似的。

不过考虑到现在是尚书府,而不是她自己家的地盘上,同为沈家的女儿,她也不好把局面弄得太过难看。

“五妹这话可是折煞姐姐了。”沈念心侧过头微微一笑,端得是世家贵女的好风仪,笑容得体又举止大方,丝毫没有被冤枉了的羞恼和愤怒。

和表哥日日相对?沈念心忍不住想笑,别说她没那个心思,就算是她再有贼心,也抵不过她那位好舅母紧迫盯人的架势埃

她这两天啊,倒是时时刻刻和小胖墩儿表妹日日相对呢。

“妹妹说错什么了?”沈映柔面上委屈,语气里满是不甘和愤恨,“长姐被曲家退了婚,再要寻旁的亲事多少也得委屈些。长姐这般聪明的人,又怎么会放过傅大公子这样的佳婿人选?拿傅尚书的寿宴当幌子,实则是来勾搭傅大公子,长姐是当妹妹瞎了吗?这点名堂都会看不懂?”

沈映柔话说到激愤处,忍不住拔高了声调,于是席上的姑娘们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往这三姐妹这边偷偷地瞧。

“闭嘴。”朱唇轻启,沈念心淡淡看了她一眼,甚至不再说多余的话来与她维持表面的平和。

废话多可以,自己回家找堵墙说个够,别在外面给安国公府丢人现眼。

沈映柔遭沈念心呵斥,面上有些挂不住,正要开口反驳,就被沈嘉绮拽了下衣袖。

“二姐……”沈映柔呢喃出声。平日这位二姑娘颇为冷淡,极少与旁的姐妹们接触,在府里见了面也是不冷不热的。要说她与沈嘉绮姐妹感情不好,倒不如说她有些怕沈嘉绮。

以前在安国公府里,比起大姑娘的嚣张跋扈,二姑娘的孤傲冷漠更让人觉得可怖。

第13章渣男的嫉妒与自卑

“不想回府禁足就闭嘴。”沈嘉绮显然没有沈念心的好脾气,虽是同样告诫的话,却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

沈映柔被这样严厉的沈嘉绮吓了一跳。一下子噤了声,倒真的是乖乖地闭上嘴,不敢再出言不逊了。

沈念心为之侧目。没想到这位不声不响的二姑娘到颇有几分气势。

傅西辞此人,在盛京贵女的圈子里是极受欢迎的。而因着沈念心现如今这不尴不尬的身份,席间各家贵女们基本将她视做空气。

“听说步小将军要班师回朝了呢!我听我娘说,大长公主好像有意与武安将军府结亲。”

“真的吗?不知道是大长公主府的哪位郡主,真是有福气啊!步小将军驰骋疆场保家卫国,赞一句年少英杰也不为过!”

沈念心听闻此言暗自腹诽,哀家当年也是驻守边关领军抗敌的少女英雄好吗?步小将军的祖宗当年还只是她的手下呢!

不过好汉不提当年勇,沈念心略作苦笑。人之一死,往事都是过眼云烟,庄靖懿皇后如何,定北大将军沈安卿如何,都与她沈念心无关了。

不过好在现在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世家小姐,不需要她去与人联姻,而她也不用为平衡谁的势力而跌入深宫。她现在是自由身,自由得连空气都更沁人心脾。

她正思绪沉溺,又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我觉得十有八九是云冉郡主埃满京城谁不知道云溪郡主对司徒府二公子痴心一片?虽然云冉郡主只是大长公主的侄孙女,出身比另两位矮了一截儿,但是大长公主向来疼爱这位与她同日生辰的侄孙女,与武安将军府结亲,也不算辱没了步小将军。”

沈念心没兴趣听这些姑娘们说盛京城里的八卦轶闻,于是不动声色地退了席去更衣。

“姑娘,今天五姑娘……”聆音起了话头,却没再说下去。

但是沈念心自然听得出她话里意思,“无碍,随她去说。”只要不在外面闹得沈家没脸,她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计较。

她前世浸淫后宫数十年,学会的最大的道理便是,凡事都不是靠说,而是靠做。嘴上占了便宜的,转身就会被人盯上。

她看着那些妃嫔一个个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追逐较量,有的占了上风,得意一时,却要不了多久就会在别处被人捅一刀,落井下石者众,自然讨不了好下常而有的败下阵来,委屈得找桓成帝那渣男去捧着心肝儿抹了抹眼泪,换了圣眷两日和一堆赏赐。

谁又能分得出一个输赢呢?

但是当时的沈安卿坚信,赢得人会是她自己。你看,到了最后,那些妃嫔们,死的死,疯的疯,再好的脸蛋儿和柔情到最后都不过是一捧黄土,一堆白骨。而她,最后耗死了桓成帝,耗死了他的儿子们,然后扶持新君,名留青史。

刚从栖凤宫搬入宁寿宫的时候,她也以为自己是人生赢家。可是后来的几年,她才知道,她这一生,并没有赢得多辉煌敞亮。她不过只是个孤独终老的可怜虫而已。

沈念心抬头望天。夜幕渐渐落下来,天边布满了细碎的星子。满园的木槿和紫薇都开得正艳,茂密又繁盛。

而那篇繁茂的花木丛林里,隐约传出阵阵低沉的交谈声。

沈念心自打重生以来,虽不如前世那般精通武艺,但是五感还算灵敏。她抬手制止聆音继续往前走的脚步,两人在原地站定。

她屏息听着那边的动静。而她与聆音没有再踏出脚步声,所以树丛里的交谈声更加明显。连聆音都隐隐约约听得出端倪来。

沈念心更是不必说,那气急败坏又死皮赖脸的女声,不是沈家五姑娘又是谁?

“公子何以如此狠心负我?枉柔儿对你一片痴心,甚至不惜与家中长辈反抗!柔儿被禁足府中不得与公子相见,只能让丫鬟过府送信,奈何却不见公子有一点儿回应,哪怕是句口信也好!可是柔儿望穿了秋水,也没能盼来公子的一封雁字书。”

少女音色婉转,字字句句,如泣如诉。

沈念心想,要是她是个男人,说不准也会喜欢这样柔弱的女人。

男人么,大抵都是有这样的情怀的。即便是当年九五之尊的桓成帝,也抵不过良妃那副体弱多并行不过三步必喘的娇弱模样的诱惑。

越是无能越是弱势的男人,就更喜欢那些弱柳扶风的女子。尤其是像桓成帝那渣男一类的读书人,他们自己拎不起刀,抗不起枪,自然更见不得女人比他厉害,比他英勇。

嫉妒,自卑,这种情绪不光能在女人的身上找到,早在百年前,那时候她还是沈安卿,就已经在桓成帝那渣男身上找到这两种情绪了。

当时是桓成帝登基后的第一次大眩

她早年带兵驻守漠北时,身边也有几个忠心耿耿的部下。而后她班师回朝,那些个有功之臣个个儿都捞着了不错的封赏,算是擦亮了自家的门楣。

而其中有一个姓步的校尉——也就是现如今武安将军府的祖上。他回朝后得以受封都尉,待到她入了东宫做了太子妃,她原先的部下就大多与步都尉一道共事。

桓成帝登基后的第一届大选并不算隆重,因为当时荣妃的位置已经内定了。为了给杜如玉和她母家一个重视且端正的态度,那一届大选并没有太出挑的女子入宫,仅有几个姿色尚算看得过眼的官家女封了采女,算得上给足了杜家面子。

步都尉的幺妹原本也入宫选秀了。沈念心对这件事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殿选的时候,有个步姓秀女赋诗一首,赞颂的不是大铭江山千秋万代,也不是桓成帝英明神武,而是她这位皇后为女中英杰,于天下社稷居功至伟。

其实那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位将门后代对同为将门之女的她可以驰骋疆场纵马扬鞭的钦佩和羡慕罢了。但是桓成帝却不这么想。

桓成帝大抵是觉得那位秀女对皇后的敬仰彻底盖过了对他这位帝王应有的仰慕。后来不知那位步姓秀女犯了什么错儿,得罪了杜如玉。当时的杜如玉还没正式册封荣妃,跺跺脚也足够那小秀女喝一壶了。

第14章光明正大与名正言顺

因为那首诗,所以当时的沈安卿对她很有印象,再加上步都尉求到了她面前,她也就中间斡旋了一番,把那位步姓秀女指给了宗室。

后来据说两人夫妻和睦,日子和美,她还笑说成就了一段好姻缘。不过从那时候开始,她就深刻地意识到了桓成帝这人内里有多渣了,连这么点事儿都容不下,度量也忒小了些。

其实那件事过后,桓成帝对她的态度就日渐冷淡了下来。

沈念心忽然灵光一闪。她前世始终想不明白的,为何艰难时可以同舟共济的夫妻情分,到了问鼎天下时反而疏远了,现在似乎有了答案。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桓成帝心里就渐渐有了心结。

他是一位帝王的同时,他也是一个男人。大概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忍受一个比自己还要强势的女人吧!

可是想到这儿,沈念心忍不住心中冷笑,真正有能力的男人,是不会嫌自己的女人太能干的。

她在这边匿着声迹听墙角,花丛里的交谈总算是步入了一个新阶段。

“沈五姑娘还请自重,在下从未与姑娘有过什么密切的往来。不知在下做了什么让姑娘有所误会的事。”

那声音听着有些耳熟。沈念心想,大抵是原主在时听过的,而且听话里意思,估计就是那位曲家公子没错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是觉得对长姐有所亏欠是不是?我知道的,你明明是喜欢我的!”沈映柔的声音忽然拔高,不远处的回廊里刚好有下人走过,沈念心站在背光的拐角,也瞧见那边有人频频张望。

沈念心暗叹一声,免不了是要趟这趟浑水了。沈映柔对她不满也不是一天两天,总好过让旁人看了沈家笑话。

她与聆音往回廊上走,下意识地放重了脚步,那边两人的说话声果然戛然而止。

遥遥一看,聆音认出了那两人正好是纪氏院里的丫鬟。

“那边可是连翘姐姐?”聆音得了她家姑娘指示,就出声唤人,“劳烦连翘姐姐后院走一趟,跟夫人报备一声,我们家姑娘刚才误饮了酒水,欲先行回春秋斋休息了。”

等连翘一走,沈映柔就失去理智似的冲了出来。

“没想到长姐也会做这种偷偷摸摸听墙角的事!”沈映柔嗤笑一声,但举止间尽是虚张声势、欲盖弥彰的遮掩。

沈念心是谁,只一瞥就能看出她眼中的慌乱和恐惧。

“五妹这话说的长姐就听不明白了。”沈念心捻着绢帕掩唇一笑,“偷偷摸摸?姐姐向来喜欢光明正大与名正言顺,这你是知道的。”

沈映柔面上一红,小姑娘年纪虽小,但心思还算活络,何况沈念心话里的讽刺都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

她咬了咬牙,正欲张嘴反驳,就被沈念心一个冷冷的眼神把想说的话都噎回了肚子里。

“妹妹还是慎言得好。”沈念心往沈映柔身后微有响动的树丛里瞄了一眼,心里更是不屑。

躲躲藏藏的男人算什么能耐?把人家姑娘往外一推,自己身上的责任反倒是摘得干干净净,也真是够渣的!沈念心眯了眯眼,对这曲家小子更加看不入眼。

“要我说,五妹回府后还是去求求祖母和二太太,好生教教你看人的眼力才行。姑娘家,最怕的就是有眼无珠,遇人不淑。”

沈念心冷哼一身,抬脚便要走。却被人张口叫祝

“沈姑娘请留步!”

沈念心脚步微微一顿,却没回头。

“在下曲晥之,之前与姑娘多有冒犯,实是误会一场,还望姑娘海涵。”

冒犯?误会?海涵?

“我若是你,一定会省下这说废话的功夫。”

浪费口舌不是吗?任哪个姑娘也不会容忍与自己有婚约在身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挥鞭子抽花了自己的脸吧?

更何况那个所谓别的女人还是她的堂妹。男人要有多渣,才会惦记这种窝边草?

所以她与曲家的婚约一解除,那两人就是说一句话都多余的陌生人了。以后婚嫁迎娶各不相干,他又何必非要说句道歉?难不成是看沈家女儿好欺负,故意在人家伤口上撒盐?

眼看着沈念心莲步轻移,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视线。曲晥之暗叹一声,也转身离了这片园子。任沈映柔在后面如何伤心挽留都没有再回头。

而沈映柔顾及这里是在别人家的地盘,人多眼杂,尤其是被沈念心看到之后更不敢放肆了。她今晚与曲家公子悄悄相会的事若是传到了祖母耳中……那才是真真儿的不堪设想!

当渣男遇上真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当渣男遇上真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8章睡我的女人这也是夏紫墨为什么同意东方辰来的主要原因,妈妈要做手术了,不能让她在手术前还要为她担心。夏妈妈一看到东方辰的外型突然又有点信了,人毕竟都是外貌控。“真的?”“嗯,”她点头,无比诚恳。东方辰揽住夏紫墨:“伯母您静心养着,我会照顾好紫墨的,手术的事情您也不用担心,我都……”夏紫墨忙踩了他一脚。东方总裁有些尴尬,加上两手空空地站着,就更加让他尴尬了。萱萱没坐一会儿就要走了,说还有事,她拉

  • 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十八章:她想说取消婚礼“这就是一场商政联姻!各取所得罢了,而且陆非凡长得那么帅,还那么有钱,简直就是高富帅,叶海凝凭什么不爱啊?只不过人家爱不爱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哎呀,肯定玩女人啦,像那种豪门太子爷,交际圈那么乱!我听说啊,当红的四大嫩模都上过陆非凡的床,否则现在怎么可能那么红啊!”“听说白月和蕊儿也上过盛爵哪个高层的床,不知道是不是陆非凡……”……听着她们八卦的声音,叶海凝更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不行

  • 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18,府中宴会李妈妈却是一惊,她本想自己是方氏的人,到了这里她总该为自己做主,谁知道最后却变成要她的命啊,李妈妈立即挣扎着求饶:“夫人饶命啊,夫人饶命啊,奴婢可是您的人啊,那五十大板打在身上可要老奴命了啊,您怎么忍心处死奴婢啊,奴婢愿意为夫人做任何事情,求您饶了奴婢啊。”然而早有粗使嬷嬷拉着李妈妈下去,李妈妈心中顿时一寒:“夫人,你就真忍心如此处罚奴婢,奴婢不过就是个奴才,奴婢做什么事,可不敢违了主子的意愿啊,夫

  • 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8章向领导表态刘立海诧异归诧异,还是很听话地坐在了赵光鸣指定的位置上,很纳闷地看住了赵社长,试探地问了一句:“赵社长,我,我的稿子没出什么问题吧?”“哈哈。”刘立海的话一落,赵光鸣竟然就暴发出一阵笑声,笑过之后,他很得意地说:“冷部长昨晚点名要你陪着她一起下乡调研,而且青蓝起义90周年是大事件,不仅仅市委书记吴浩天会去,省委里的主要领导都会参加的。这么重大的事件全程由你负责,这可是报社里的大好事件,也是你这个新人最重要

  • 热门小说《随遇而安》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随遇而安》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随遇而安第18章林遇初放光彩(一)林遇进到会议室后,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家老板那奸诈的表情,顿时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总有种要被算计的感觉。待安朝阳入座后,会议正式开始。这次新策划案是唐舒雅主要负责设计的,所以也由她来进行演示,她起身走到电子屏幕前,眼睛却带着勾人神色看向坐下对面首位的安朝阳,媚眼如丝,若是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一记媚眼都要酥了,可人安朝阳愣是连头都没抬,认真看着手里的策划案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皱一下眉头。几乎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惊奇的

  • 热门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9章:他送她去见她公公温暖更冷淡更平静,“有事吗?”手机那边的人莫名的顿了一下,再开口,语气又冷了几分:“这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吗?”他用尽了手段陷害她,到头来指责她?好!很好!温暖堵着一口气:“陆霆禹,我也觉得现在这样挺好,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圈里这样的夫妻,多我们一对不多。”话落,她不等他回应就挂了电话,手一松,手机掉落在床上。铃声响了二遍,全让她狠狠的按掉。过了一会儿,手机铃声又响了。温暖不耐烦的抓起手

  • 热门小说《夜店风流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夜店风流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夜店风流事第十八章奉劝丽姐之所以巴结我,完全就是为了她手下的小姐能多上钟。她也能跟着多赚点钱。这点我是清楚的。“放心吧,丽姐。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帮!”我一说完,丽姐瞪大眼睛看着我,嘴角带着灿烂的微笑,“真的吗?丽姐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谁对丽姐好,丽姐都记得呢,以后一定会报答的。要不现在丽姐就报答你一次?”她说着就把手往下摸。我忙往旁边挪了挪。丽姐似乎有些失望,但她接着就咯咯笑了,“宇哥是不喜欢我这样的吧?也是,小宇哥年轻又帅气,肯定是喜

  • 热门小说《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8章露宿街头“很痛快!灰常痛快!”她舌头打结地说:“亲耐的,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再见!”她看着门外映进来的路灯光,踩着遍地狼藉傲然地往出走。“你敢走!”黑暗中传来洛家俊的声音。封萧萧没有理他,径直走到门口。她伸手打开门,听见洛家俊在身后喊:“封萧萧!你给我站住!”外面的灯光刺得她眯了眯眼,走廊上有风吹过来,她的意识有一些清醒了,心里突然有了惧意。她闯这么大的祸还留在这里的话,不知道洛家俊会

  • 热门小说《相遍桃花》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相遍桃花》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相遍桃花第十八章鬼伴床梁哥话音一落,不少女生就面色一变,急忙低下了头,生怕自己被梁哥注意到。而有几个胆子小的男生也脖子一缩,沉默不语。展步见到梁哥之后就一皱眉,这人脸色发黑,天庭下一指的地方灰暗无比,这个地方,在面相学上被称作司空,司空暗淡无光,这是鬼缠身的征兆!而且展步还发现,这个梁哥鼻子一侧,竟然有一道浅浅的鬼纹,这已经不是鬼缠身了,而是最令人惊惧的鬼伴床!梁哥并没有注意到展步,此时几个混混的目光都集中在女生身上,一副色中饿鬼的猴急模样。

  • 热门小说《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第18章我的美人计“跟别人借的,这样,看起客户心情好。”我只能这样跟安安解释。好在安安没有怀疑。我开着宝马,来到客户下榻的宾馆,当我敲开那四个客户的房门时候,他们明显冷着一张不高兴的脸。“你来干什么?”他们认出了陈安安,很不开心地说。陈安安双手捏着裙角,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时候,我当然要上啦。“这位是顾总吧?”我立即笑着对那个长着八字胡的顾经理说,其实都是经理一职的,但是你要是称呼他为“什么总”的,他一定心理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