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凶猛老公撩上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6:35: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凶猛老公撩上妻

08 第九章

兰姨的眉心很快向里收拢,凝出浅浅的褶皱。版权huijindi.com

她的反应,路兮琳看在眼里,唇角一勾,问:“兰姨,你看得出来这是她还是我吗?”

路兮琳从小就是兰姨看着长大,她自然不会将路兮琳认错,可是照片上的人却的确让她心里一惊。好一会儿,才听她的声音再响起:“这是叶芳婷?”语气带着淡淡的疑问。

“嗯!”路兮琳咧嘴一笑,用力地点了点头,“兰姨,如果不是尤其熟悉的人,是不是根本就分不出来?”

兰姨没作声,却不得不承认路兮琳的话。

“兰姨,你就放心吧,叶芳婷从小就在国外长大,连国内的那些亲戚都对她印象不深,贺文渊之前也只见过她的照片,再说我们两个长得这么像,所以肯定没事的。”路兮琳继续说着。

对于这样一个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几乎是张白纸的叶芳婷,路兮琳扮演得如鱼得水。

她的生活习惯,她的脾气性格,都不需要刻意的模仿与掩饰,而一个月来,除了叶家几个知情的人外,也的确没有任何人怀疑路兮琳的真正身份。汇金地

兰姨虽然没再多说,却仍是无法化开心里那丝担忧。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不会只像路兮琳想的那么简单。

“那你跟他有没有……”兰姨忧声问。

路兮琳摇头:“兰姨,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为了不让她担心,末了路兮琳还再三保证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事情已是木已成舟,兰姨没法改变,只能接受。

回去的时候,上车前,她一把拉住路兮琳:“琳琳,这件事情结束之前,没事就不要老往家跑了。”

“为什么呀?”路兮琳反问。推荐huijindi.com

“好了,走吧,记住我说的话!”

路上,路兮琳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明白兰姨的话,反是思绪一转,竟然想到了贺文渊。

当他的模样窜出脑海的时候,路兮琳连忙摇头,试图将他的影子挥散。

由于走的时候已近傍晚,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回到叶家时,天色早已暗了下来。

“芳婷啊,你去哪儿了?电话也打不通,文渊都等你好一会儿了!”刚进大厅,汪玉心一见到她就连忙迎了上来,问。

“我去逛街了,手机可能没电自动关机了吧!”路兮琳胡乱解释。

正说着,贺文渊从汪玉心身后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对上他的目光,路兮琳没头脑地问了一句。推荐huijindi.com

贺文渊心里没来由地划过一丝不快,原本因为见到她而微微明朗的心情也顿时消失不见。可是他的语气是温柔的:“不是说了晚上来接你吗?”

听罢,路兮琳这才想起来早上他好像是有说过这么一句话,只是那时自己不过是为了演戏,所以她压根没放在心上。

告别叶家夫妇,车子很快融进夜色里。

汪玉心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心中涌出一丝欣慰,眼前,却是淡淡地浮出一个身影。

“今天怎么这么晚?”到了家,刚到餐厅坐下,谢娇容便出声询问。

09 第十章

看看时间,晚上七点半,这就叫晚吗?路兮琳腹语。

而她不知道谢娇容这是在问贺文渊还是在问自己,所以一时也不知该不该接她的话。原文huijindi.com正想着,便听贺文渊出声:“有事担误了一会儿。”

谢娇容没再说话,专心吃起饭来。

结婚前到过几次贺家,也在贺家吃过饭,但每次都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气氛貌似和谐,却总带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

路兮琳极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来,芳婷,这是你喜欢吃的,多吃点!”邓琪夹了块麻辣鱼块放到路兮琳的小盘里,之前在一起的饭席曾经吃过这道菜,她看得出来路兮琳喜欢。

她热情的声音打破了场面的沉默,也让路兮琳感到些许轻松。

“谢谢阿姨!”路兮琳咧嘴一笑,甜甜地道了声谢。说明huijindi.com

“对了芳婷,你,有什么打算?”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中,谢娇容冷不丁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

“呃……什么打算?”路兮琳眨眨眼,抬眼看她。

谢娇容放下碗筷,双肘交叠于桌沿,一脸淡色:“我知道你刚回国不久就一直忙于和文渊的婚事,但现在婚已经结了,那对将来,是不是应该有个计划?”

“容姐,文渊和芳婷才刚刚结婚,你就急着想抱孙子,是不是也太快了?年轻人啊,我看还是让他们多过过二人世界比较好!”邓琪笑着打趣。

路兮琳脸颊一热,小心地瞄了一眼谢娇容,她该不会真的在想这个吧?路兮琳暗中将脸一苦。

“是啊妈,我……还没做好准备……”路兮琳只当她是如邓琪所说,于是连忙表明态度。

可是谢娇容却眉一蹙,说:“结了婚,你就是贺家的一份子。贺家不养闲人,所以我希望你尽快工作,不要闲在家里。”她一口气把话说完,直白得像是生怕路兮琳听不懂一般。末了,还加了一句:“女人啊,不要总想着靠男人,一个人活着,得有活着的价值!”

她的话不好听,路兮琳也不在意。比起要她生孩子,工作能是什么难事?再说她本来也没想过靠贺文渊。

“妈,你放心吧,我不会闲在家里的!”

不过贺文渊却否定:“工作的事还是等等再说吧!”

路兮琳意外,他这是要养她?

不知怎的,她莫名地觉得贺文渊是在护着自己,心里竟是微微一热。

“是啊容姐,什么闲人不闲人的,芳婷嫁给文渊,那就是咱贺家的大少奶奶,工作不工作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让你抱上孙子,那就够了!”邓琪又笑。

路兮琳黑线,这是把她当成生育工具了么?

“妈,这事儿就先不说了!”贺文渊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

路兮琳的事,他不希望别人掺合进来。

他当然也不是要养着她,只是一个只上过两年中专技校的路兮琳,她能做什么?如果让谢娇容过问她的工作,说不定会直接安排她进贺氏,甚至搞不好还会给她个不大不小的位置。

不,他不同意!

回到房间,门刚关上,路兮琳就忍不住问:“你干嘛不让我去工作啊?”

10 第十一章

“有吗?”贺文渊一边脱衣服,一边反问。

没有吗?“那你刚才为什么拒绝妈的提议?”

贺文渊光着上身走到她面前,完美的线条展露无疑。路兮琳咽了一口口水,连忙将视线移开。

“我不喜欢操控别人的人生!”没有温度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没等她说话,贺文渊又继续:“工不工作是你的事,贺家或是叶家,养你十辈子也不是问题!”

“哎,你少小看人,谁需要你养了?!”路兮琳不喜欢他的语气,于是不屑的反驳。

拜托,她也是有工作的人好不好!

贺文渊不说话,绕开她进了卫生间。

悠扬的乐声忽响,是贺文渊的手机。

“文渊,你的电话!”她随口朝里面喊了一声,却只听到一阵隐隐的水声。

铃声断掉,但紧接着又再次响起。

贺文渊还在浴室里没有出来,路兮琳好奇,于是顺手拿起手机。

安宁?路兮琳低语一声。

“谁让你乱动我手机的?”贺文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惊得路兮琳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我——”路兮琳刚要解释,贺文渊已经一把夺过手机走到窗前。

“刚才在洗澡,所以没听见。”

“起床了吗?记得好好吃早餐……”

“嗯,我就准备睡了……”

“傻瓜,我当然想你了……”

每一个字,贺文渊都带着极为宠溺的温柔,路兮琳甚至能想象出此时他脸上的表情。而他在讲话时也根本没有在意路兮琳还在场,好像她就是个无物一般。

站在他身后,路兮琳静静地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掠过一丝莫名的微酸,撇着嘴进了卫生间。

她出来的时候,贺文渊已经挂了电话上了床。

她在沙发前停了脚步,没再向前。

“还想睡沙发?”贺文渊翻了翻手中的书页,头也不抬地问她。

路兮琳咬着唇看着他,好几秒才出声。

“文渊……”她唤他。

“你放心,生理期我不会碰你!”尽管明知道这是她的托辞,但他并不拆穿她,反而安着她的心。

路兮琳却是蹙眉,他果然还是想着她的身体的?不不,不行,她必须要保证生理期之外的日子的安全。

于是她收了表情,换上一副嘻笑之色。

“嘿嘿……”她边笑边挪近床边,一屁股坐下,“文渊,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嗯!”

“我们立个约定怎么样?”她保持着微笑问他。

“嗯!”他的回答还是只有一个字,手上的动作也完全没受她话的影响。

“我知道你不喜欢叶芳婷——”路兮琳继续,只是话说一半便蓦地怔住,贺文渊也觉出不对,不等她再说,他便抬了头,问:“你不是叶芳婷?”

“我当然是!我的意思就是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路兮琳掩去神色里的慌乱,嘻嘻一笑。

“继续!”贺文渊没有揪这话题,挑了下眉,示意她。

“其实我也不喜欢你!”路兮琳直白的说。

“所以?”贺文渊并不意外她的话。

“所以既然如此,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些事情,应该明确一下。”路兮琳笑。

“比如说?”

“比如说……夫妻生活。”

11 第十二章

夫妻生活?

贺文渊暗笑一声,“好啊!”将书一合,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路兮琳嘿嘿一笑清了清嗓子,开口就来:“那我就直说了。我知道我们结婚只是一场商业联姻,彼此根本没有感情可言,所以夫妻之事,其实也就没什么必要了。当然,也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趁机占你便宜,一定会留你一个清白之躯的。”

说话时,她一本正经的表情下,却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么滑稽的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他的清白?拜托,三十岁的老男人还有清白可言吗?

贺文渊也想笑,但忍住了。

原来她在担心这个?

捕捉到她目光里的强烈期待,贺文渊没说话。

他的沉默与注视让路兮琳浑身都不自在。

“喂,干嘛不说话?你该不会感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吧?!”心里明明急着想要听到他的回答,嘴上却是故作调侃。

“如果我说不呢?”贺文渊唇角一勾,终于开口。

“当然不行了,你必须得同意!”路兮琳急忙出声。他拒绝,岂不就意味着自己将要失身?

NO,绝对不行!

“理由!”贺文渊扔了两个字。

真是有意思,新婚老婆不仅和自己约定免去夫妻生活,还要他“必须”同意,他倒要看看,她到底还会说些什么。

“我知道你有自己喜欢的人,这段婚姻一定也让你很无奈,我想你喜欢的人肯定也很难过很委屈,所以你就更加应该对她负责,对她一心一意守身如玉。你说对不对?”路兮琳说得语重心长,一副为他设想的语气。末了,还追加了一句:“再说了,我的第一次也是要留给我最爱的男人的!”这话她说得小声,但贺文渊听见了。

她的第一次?

贺文渊深深目光,鼻间极为鄙夷地哼了一声。

“谁告诉你爱和做爱是一回事的?”他垂直坐起来,身子向前一倾,两人的脸几乎贴到一起,突然拉近的距离让路兮琳有些心跳加速。

她连忙咧着嘴笑开,以作掩饰:“这还要人说啊?喜欢一个人当然要忠于对方啊,而且不仅是感情上哦,还有身体和精神!”这是她的爱情观。

但这并不代表贺文渊会赞同她的观点,相反,对他来说,性是性,只是正常人的生理需要,感情则是另外一回事,与性无关。

“看来,你要学的还有很多!”贺文渊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已经移位的视线回到他的脸上。

加速的心跳还未平复,他的动作又让她心上一紧,他的样子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把她吃掉一样,令她心神慌措。

“总之、总之我不会让你做对不起安宁的事!”情急之下,路兮琳直接把“安宁”这个名字说了出来。

如果她猜得没错,他喜欢的人,就叫安宁!

果然,贺文渊眯了双眸,蹙着眉问:“你打听我?”

12 第十三章

路兮琳扭头把下巴从他的手里拯救出来,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拜托,我没事打听你干什么呀?你那么高调,地球人都知道了好不好!”

新婚之夜柔情蜜语,今晚又视她如无物一般亲密暧昧,只是一通电话就腻歪成这样,要是人在跟前,她真不敢想象他们是不是会直接当着她的面上演激情热火的戏码。

“如果我还是不同意呢?”贺文渊继续眯着双眸,问。

“如果你还是不同意,那我就只好对不起啦,我会把你对不起安宁的事情都告诉她!”路兮琳觉得自己抓到了法宝,不急不慢的回答,说着,她顿了顿又自顾继续:“我们结婚的事,你应该没跟她说吧?要是我告诉她,你猜她会怎么样?”

后院起火这种事,光想想就刺激。

“你威胁我?”贺文渊淡声反问。

“你要是这么认为的话,我没意见!”路兮琳眉毛一扬,语气轻快,因为他的话而更加感觉胜券在握。

而事实的确如路兮琳所说,结婚的事,贺文渊并没有告诉安宁。至少,现在不是向她坦白的时候。

见他不说话,路兮琳以为他是在思考斟酌,于是为了加大自己筹码,她又趁热打铁:“你可不要以为我是随便说说哦,刚才电话响的时候,我都看见她的名字和号码了!”

“管住自己的嘴!”贺文渊蹙着眉看着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路兮琳“嘿嘿”一笑:“只要你答应,什么事情都好说!”一副小计得逞的小人模样。

贺文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侧身躺下,没再说话。

“你看,这怎么说的,我就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路兮琳强忍住内心的呕吐感,毫不吝啬地赞美他,末了还不忘安他的心:“你放心,我除了会留你清白之外,关于你的事情我都不会过问的。还有,我一定会把自己的嘴巴管得严严的!”

贺文渊听得嘴角直抽。

他当然不是怕她会向安宁说什么,只是不想在任何事情都不确定的时候横生枝节。

~~~~~~~~~~~~~~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两人便一起出了门。

贺文渊本想再送她回叶家,但刚到半路,路兮琳接了个电话后便直接让他停了车。

“我想自己逛逛。”她胡乱地找了个理由,丝毫未觉这一大清早的,能有什么好逛的?

不过贺文渊没有多问,也没阻止,只是顺了她的意思,将车靠到路边。

随后目送他的车子离开后,路兮琳便急忙忙地奔赴目的地。

商场门口,曹念念已经等了好一会儿。刚一见面,还没等路兮琳缓过气,她就脸一苦,拽住路兮琳的胳膊直摇晃:“小琳,快帮帮我吧,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停停停!”路兮琳抓住她的手止住她的动作,白了她一眼:“有事就说事,你这么摇法,我骨头都要散架了!”

“最近开新课,我没时间出来打工了,可是我们店长说要等找到人补岗才让我辞职。但我明天就必须回学校,要是等店里补人,那非得十天半月的,所以我只好向你求救了!”曹念念说得可怜巴巴。

13 第十四章

曹念念是路兮琳在发布房子的合租信息时认识的,两个人因为年纪相仿性格相近而一见如故。她在市里念大学,开学后因为课程不多,所以大多时间都在外面打工住在外面。

路兮琳拒绝,曹念念却软磨硬泡死不放人,一路连拖带拽把她弄到了工作的地方。

“念念,我真的不行,我又不懂黄金,一点经验都没有,怎么帮你啊!”店门口,路兮琳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曹念念却是直接把她拉了进门。

店长对路兮琳的印象不错,加上曹念念又在一旁胡吹了几句,于是事情便定了下来。

柜台里面,换了工装的两人站在一起,曹念念低声向她介绍着工作细则以及商品知识,带接班人,这是她今天的主要工作内容。

临时被赶上架的路兮琳虽然仍心不甘情不愿,却不得不认真学起来。

“我跟你说啊,没你想的那么难,我刚来的时候也是一窍不通,还不都是一回生二回熟的事,放心吧,今天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教你。”对这个能让自己脱身的接班人,曹念念十分重视。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路兮琳白了她一眼,想到她在店长面前的吹捧,就忍不住黑线直冒。

“没有,所以你就乖乖学吧,回头请你吃大餐!”曹念念低声说。

“你还真舍得下血本!”路兮琳揶揄。

“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为了按时回学校么!”曹念念无奈。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大方!”

几句话下来,话题已经偏离主题十万八千里远,两人却还丝毫未觉。而正说着,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恭敬:“贺总您好!”

两人下识意地抬眼,在见到来人时,比起曹念念的两眼放光,路兮琳却是神色一怔愣在原地。

贺文渊?他怎么在这里?

正疑惑,贺文渊已经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来取之前预订的首饰的!”他微微一笑,礼貌的向曹念念表明来意。

说话时,曹念念已经把饰盒拿了过来:“贺总,您看看,如果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我们可以再帮您改!”

“不用了,谢谢!”贺文渊依旧微笑,语气完全不似平日那般淡然。

虚伪!路兮琳暗骂一声。刚骂完,却听他问:“新来的?”

目光一转,见他正看自己,路兮琳顿感不自在。曹念念连忙接话:“是的贺总!”

贺文渊深了深眸子,没再说话便转身走了出去。

“贺总慢走!”几个女孩出声相送,路兮琳则一路追逐着他的身影,一直到他完全地消失不见,才在曹念念的声音里回过神来。

“喂,还看?再看你的眼珠就要掉下来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路兮琳问出心中的疑惑。

“这整座楼都是他的,你说呢?”曹念念眯起双眼,笑着反问。

真倒霉,路兮琳暗想。

“在这里上班会经常看到他吗?”路兮琳又问。

“还好吧,也不是经常!”曹念念回答,说着嘴一咧,不怀好意地看她:“怎么?一见钟情了?”

“我可没你那么花痴!”路兮琳一脸鄙视。

“也就只有花痴的命了,人家贺总可是有主的人!”曹念念叹。

凶猛老公撩上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凶猛老公撩上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超级手机12章

    原标题:超级手机12章小说书名:超级手机第十二章专业治疗z装逼症清晨,秦斌缓缓睁开了眼睛,一道精芒顿时从他双瞳中闪过。此刻的他的眼神,如鹰如隼,带着摄魄的穿透力。仿佛经过一夜的修炼,他体内的灵魂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就在这时,秦斌渐渐苏醒的嗅觉突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汗臭味,疑惑之下,他四下看了看,然后发出了一声惊呼。“卧槽!我怎么变成这样了?”秦斌张大了嘴巴,死死盯住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见了鬼一般。只见在他的皮肤之上,不知何时结了一层黑色的污渍。而那股浓烈的汗臭味,正是从这些污渍上散发出来的。没吃过

  • 王爷绝宠废柴妃12章

    原标题:王爷绝宠废柴妃12章小说书名:王爷绝宠废柴妃第十二章败露哗啦啦地锁链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苏悦儿,她下意识的抬手去揉眼睛,却不由的嘴里发出一声呻/吟。痛,太痛了!半个时辰前,郎中上门为她挑了背上的刺,也涂抹了一些药,她一身的痛楚总算得到了一些缓解,因而她也觉得自己疲惫不堪,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如今忽而被吵醒,她一时忘了自己的情况,结果一拉扯的,痛涌上来自然是忍不住地叫了一声。“不用叫的那么惨给我听,你有胆子私奔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不悦的教训言语传入耳膜,苏悦儿眯缝了眼适应了屋中

  • 无敌保镖12章

    原标题:无敌保镖12章小说名称:无敌保镖第012章我好喜欢你的不要脸叶辰宇生存概念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欺人。谁要辱骂我,我就骂回来;谁打了我,我就要打回来。管你是王孙贵族富家子弟霸气侧漏的高干二世祖一视同仁。所以,林政儒这红庄二少爷的身份对于他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威胁力:少爷?少爷就不吃饭、泡妞、拉屎、睡觉了?我他妹的还是大爷呢。可红庄对于整个华海市的影响力,绝对不单单只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地下赌场那么简单,这其中牵扯的利益实在太大,即便是政府这么多年来都未能撼动这棵地下大树。更为

  • 凌尘12章

    原标题:凌尘12章小说:凌尘第一卷只应碧落重相见第十二章铸体五层第十二章铸体五层!这个山洞很是简陋,只是零星的放着一个石桌,几张石凳,样子很不规整,一看就是随意打磨而成的。萧逸平时也就是在这里住着,有好几个晚上萧逸都在这过的夜,没准备什么食物,因为每次萧逸出去“惹祸”之后就会带着战利品回来,在这里烤着那些异兽来聊以充饥。洞口有个窈窕的身影,蒙着白色面纱,一头如丝缎般的秀发轻轻飘舞,细细的柳眉一双眸子如同梦幻,透着面纱隐隐能看见娇巧的瑶鼻,如点绛的两瓣樱唇,晶莹的皮肤如酥似雪,体形修长,宛若仙子。

  • 血舞狂风12章

    原标题:血舞狂风12章小说名:血舞狂风第十二章再起波澜第十二章再起波澜马车上传来一阵阵的笑声,终于将多日来的恐惧与危机一扫而光。。。尼奥等人的欢声笑语感染了许多人,但是尼尔却是忧心忡忡,看了看马车上仍在昏迷的玛丽,又看了看自己左臂缠绕的绷带,还有剩下的战士们,尼尔越发的担心起来。自己受了重伤不说,玛丽更是昏迷不醒,村里的猎手们更是牺牲了大半,让大家都沉寂在了失去亲人朋友的痛苦之中,就连军团派出的一半的战力,一百名军团战士也已经牺牲了近三十名,余下的还或多或少带有大大小小的伤。虽然知道这次护卫任务

  • 至上玄主12章

    原标题:至上玄主12章小说名:至上玄主第十二章修行飓风天凌破卫主正殿,段翌对东城卫道:“卫主爷爷,我不要去武伺了,我只要跟你学,”卫主轻声道:“翌儿,这可是最后一次了,今年可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次待在武伺,下者考试可是你人生中的转折点啊,”段翌道:“嗯!你给我一部上等武学,我要是练好了,我就去。”东城卫主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翌儿,这是飓风快闪,上下两部,下半部飓风天凌破有点难度,你且好生参悟。“段翌高兴道:“是”看着段翌远去,东城卫主叹气道:“段翌这孩子,悟性虽好,可是就是毛毛躁躁的,顾海,等一下你

  • 给本王滚12章

    原标题:给本王滚12章小说名称:给本王滚第十二章她会生孩子第十二章她会生孩子瑞天凌抬头看着陈子轩,思索了一会儿,问道:“你会什么?”啊?陈子轩被问的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意思?估价嘛?“我有电脑办公软件2级国家证书,英语6级,我有教师资格证,我教的是小学英语……”陈子轩正巴拉巴拉地说着面试常用的一些介绍,瑞天凌抚着额头,为什么本王听不懂这个女人在说什么,看着这个女人的嘴巴一张一合,他突然很想要把她的嘴巴缝起来,。废话,你知道电脑嘛你,你知道英语嘛你,你知道6级嘛你,嘿嘿,死古人再拽啊再拽啊,你倒是再

  • 绝世神偷12章

    原标题:绝世神偷12章书名:绝世神偷第12章太阳之国“老头子,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一股浓浓的悲痛自易凡心底涌起,一滴滴眼泪顺着易凡的脸颊落了下来。“师门不幸啊!”说到这里,管革的脸上就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易凡虽然入了神偷门,但从来没有听过管革说起师门还有其他弟子,一直以来,易凡都以为神偷门除了自己和管革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现在陡然听得这话,易凡的心便再也平静不下来!“师傅,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易凡也将称呼改了过来。管革听到易凡开口叫师傅,原本皱巴巴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而后伸出手掌

  • 修罗帝12章

    原标题:修罗帝12章小说名字:修罗帝第十二章丛林追杀姬云这时感觉到腰间有些许疼痛,想起刚才被黑衣男子一刀劈在了腰间,顿时感觉心里一阵疑惑,赶紧到腰间查看,没有任何的伤痕,只是包裹被劈开了一个口子,姬云心想:“难道是父亲给我的那块令牌?”想着赶紧翻开包裹,找来找去也没发现令牌的踪迹,脑海中突然回过刚才逃跑时的景象,那个时候有一个金色的东西好像从自己的腰间掉了下来,想到这里,姬云傻眼了,自言自语到:“现在那些强盗应该都走了,我出去刚才的地方找一找应该可以找到吧!”说着收起地上的东西,全都塞进了另一个

  • 少爷大人很霸道12章

    原标题:少爷大人很霸道12章小说名字:少爷大人很霸道012生气的少爷2“什么叫做没事,你到底有没有自觉呀!”忍无可忍,温其延大声的咆哮出来。捂着耳朵,林心遥脸上极其无辜着,“我也不想这样呀。”少爷为什么脾气那么坏,动不动就发火!接下来,就是让人快要窒息的静谧。半响,温其延启动了车子,而林心遥还是保持着缩成一团的姿势。紧紧抓着车门边的门把,林心遥低着头轻声说:“少爷,您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呢?”“为什么生气,还不是因为你!”吼着,温其延烦躁的按了好几下喇叭。被喇叭声一吓,林心遥偷偷吐了吐舌头,“但是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