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凶猛老公撩上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6:35: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凶猛老公撩上妻

08 第九章

兰姨的眉心很快向里收拢,凝出浅浅的褶皱。完整版【凶猛老公撩上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她的反应,路兮琳看在眼里,唇角一勾,问:“兰姨,你看得出来这是她还是我吗?”

路兮琳从小就是兰姨看着长大,她自然不会将路兮琳认错,可是照片上的人却的确让她心里一惊。好一会儿,才听她的声音再响起:“这是叶芳婷?”语气带着淡淡的疑问。

“嗯!”路兮琳咧嘴一笑,用力地点了点头,“兰姨,如果不是尤其熟悉的人,是不是根本就分不出来?”

兰姨没作声,却不得不承认路兮琳的话。

“兰姨,你就放心吧,叶芳婷从小就在国外长大,连国内的那些亲戚都对她印象不深,贺文渊之前也只见过她的照片,再说我们两个长得这么像,所以肯定没事的。”路兮琳继续说着。

对于这样一个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几乎是张白纸的叶芳婷,路兮琳扮演得如鱼得水。

她的生活习惯,她的脾气性格,都不需要刻意的模仿与掩饰,而一个月来,除了叶家几个知情的人外,也的确没有任何人怀疑路兮琳的真正身份。完整版【凶猛老公撩上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兰姨虽然没再多说,却仍是无法化开心里那丝担忧。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不会只像路兮琳想的那么简单。

“那你跟他有没有……”兰姨忧声问。

路兮琳摇头:“兰姨,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为了不让她担心,末了路兮琳还再三保证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事情已是木已成舟,兰姨没法改变,只能接受。

回去的时候,上车前,她一把拉住路兮琳:“琳琳,这件事情结束之前,没事就不要老往家跑了。”

“为什么呀?”路兮琳反问。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好了,走吧,记住我说的话!”

路上,路兮琳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明白兰姨的话,反是思绪一转,竟然想到了贺文渊。

当他的模样窜出脑海的时候,路兮琳连忙摇头,试图将他的影子挥散。

由于走的时候已近傍晚,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回到叶家时,天色早已暗了下来。

“芳婷啊,你去哪儿了?电话也打不通,文渊都等你好一会儿了!”刚进大厅,汪玉心一见到她就连忙迎了上来,问。

“我去逛街了,手机可能没电自动关机了吧!”路兮琳胡乱解释。

正说着,贺文渊从汪玉心身后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对上他的目光,路兮琳没头脑地问了一句。推荐huijindi.com

贺文渊心里没来由地划过一丝不快,原本因为见到她而微微明朗的心情也顿时消失不见。可是他的语气是温柔的:“不是说了晚上来接你吗?”

听罢,路兮琳这才想起来早上他好像是有说过这么一句话,只是那时自己不过是为了演戏,所以她压根没放在心上。

告别叶家夫妇,车子很快融进夜色里。

汪玉心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心中涌出一丝欣慰,眼前,却是淡淡地浮出一个身影。

“今天怎么这么晚?”到了家,刚到餐厅坐下,谢娇容便出声询问。

09 第十章

看看时间,晚上七点半,这就叫晚吗?路兮琳腹语。

而她不知道谢娇容这是在问贺文渊还是在问自己,所以一时也不知该不该接她的话。汇金地正想着,便听贺文渊出声:“有事担误了一会儿。”

谢娇容没再说话,专心吃起饭来。

结婚前到过几次贺家,也在贺家吃过饭,但每次都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气氛貌似和谐,却总带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

路兮琳极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来,芳婷,这是你喜欢吃的,多吃点!”邓琪夹了块麻辣鱼块放到路兮琳的小盘里,之前在一起的饭席曾经吃过这道菜,她看得出来路兮琳喜欢。

她热情的声音打破了场面的沉默,也让路兮琳感到些许轻松。

“谢谢阿姨!”路兮琳咧嘴一笑,甜甜地道了声谢。说明huijindi.com

“对了芳婷,你,有什么打算?”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中,谢娇容冷不丁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

“呃……什么打算?”路兮琳眨眨眼,抬眼看她。

谢娇容放下碗筷,双肘交叠于桌沿,一脸淡色:“我知道你刚回国不久就一直忙于和文渊的婚事,但现在婚已经结了,那对将来,是不是应该有个计划?”

“容姐,文渊和芳婷才刚刚结婚,你就急着想抱孙子,是不是也太快了?年轻人啊,我看还是让他们多过过二人世界比较好!”邓琪笑着打趣。

路兮琳脸颊一热,小心地瞄了一眼谢娇容,她该不会真的在想这个吧?路兮琳暗中将脸一苦。

“是啊妈,我……还没做好准备……”路兮琳只当她是如邓琪所说,于是连忙表明态度。

可是谢娇容却眉一蹙,说:“结了婚,你就是贺家的一份子。贺家不养闲人,所以我希望你尽快工作,不要闲在家里。”她一口气把话说完,直白得像是生怕路兮琳听不懂一般。末了,还加了一句:“女人啊,不要总想着靠男人,一个人活着,得有活着的价值!”

她的话不好听,路兮琳也不在意。比起要她生孩子,工作能是什么难事?再说她本来也没想过靠贺文渊。

“妈,你放心吧,我不会闲在家里的!”

不过贺文渊却否定:“工作的事还是等等再说吧!”

路兮琳意外,他这是要养她?

不知怎的,她莫名地觉得贺文渊是在护着自己,心里竟是微微一热。

“是啊容姐,什么闲人不闲人的,芳婷嫁给文渊,那就是咱贺家的大少奶奶,工作不工作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让你抱上孙子,那就够了!”邓琪又笑。

路兮琳黑线,这是把她当成生育工具了么?

“妈,这事儿就先不说了!”贺文渊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

路兮琳的事,他不希望别人掺合进来。

他当然也不是要养着她,只是一个只上过两年中专技校的路兮琳,她能做什么?如果让谢娇容过问她的工作,说不定会直接安排她进贺氏,甚至搞不好还会给她个不大不小的位置。

不,他不同意!

回到房间,门刚关上,路兮琳就忍不住问:“你干嘛不让我去工作啊?”

10 第十一章

“有吗?”贺文渊一边脱衣服,一边反问。

没有吗?“那你刚才为什么拒绝妈的提议?”

贺文渊光着上身走到她面前,完美的线条展露无疑。路兮琳咽了一口口水,连忙将视线移开。

“我不喜欢操控别人的人生!”没有温度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没等她说话,贺文渊又继续:“工不工作是你的事,贺家或是叶家,养你十辈子也不是问题!”

“哎,你少小看人,谁需要你养了?!”路兮琳不喜欢他的语气,于是不屑的反驳。

拜托,她也是有工作的人好不好!

贺文渊不说话,绕开她进了卫生间。

悠扬的乐声忽响,是贺文渊的手机。

“文渊,你的电话!”她随口朝里面喊了一声,却只听到一阵隐隐的水声。

铃声断掉,但紧接着又再次响起。

贺文渊还在浴室里没有出来,路兮琳好奇,于是顺手拿起手机。

安宁?路兮琳低语一声。

“谁让你乱动我手机的?”贺文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惊得路兮琳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我——”路兮琳刚要解释,贺文渊已经一把夺过手机走到窗前。

“刚才在洗澡,所以没听见。”

“起床了吗?记得好好吃早餐……”

“嗯,我就准备睡了……”

“傻瓜,我当然想你了……”

每一个字,贺文渊都带着极为宠溺的温柔,路兮琳甚至能想象出此时他脸上的表情。而他在讲话时也根本没有在意路兮琳还在场,好像她就是个无物一般。

站在他身后,路兮琳静静地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掠过一丝莫名的微酸,撇着嘴进了卫生间。

她出来的时候,贺文渊已经挂了电话上了床。

她在沙发前停了脚步,没再向前。

“还想睡沙发?”贺文渊翻了翻手中的书页,头也不抬地问她。

路兮琳咬着唇看着他,好几秒才出声。

“文渊……”她唤他。

“你放心,生理期我不会碰你!”尽管明知道这是她的托辞,但他并不拆穿她,反而安着她的心。

路兮琳却是蹙眉,他果然还是想着她的身体的?不不,不行,她必须要保证生理期之外的日子的安全。

于是她收了表情,换上一副嘻笑之色。

“嘿嘿……”她边笑边挪近床边,一屁股坐下,“文渊,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嗯!”

“我们立个约定怎么样?”她保持着微笑问他。

“嗯!”他的回答还是只有一个字,手上的动作也完全没受她话的影响。

“我知道你不喜欢叶芳婷——”路兮琳继续,只是话说一半便蓦地怔住,贺文渊也觉出不对,不等她再说,他便抬了头,问:“你不是叶芳婷?”

“我当然是!我的意思就是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路兮琳掩去神色里的慌乱,嘻嘻一笑。

“继续!”贺文渊没有揪这话题,挑了下眉,示意她。

“其实我也不喜欢你!”路兮琳直白的说。

“所以?”贺文渊并不意外她的话。

“所以既然如此,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些事情,应该明确一下。”路兮琳笑。

“比如说?”

“比如说……夫妻生活。”

11 第十二章

夫妻生活?

贺文渊暗笑一声,“好啊!”将书一合,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路兮琳嘿嘿一笑清了清嗓子,开口就来:“那我就直说了。我知道我们结婚只是一场商业联姻,彼此根本没有感情可言,所以夫妻之事,其实也就没什么必要了。当然,也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趁机占你便宜,一定会留你一个清白之躯的。”

说话时,她一本正经的表情下,却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么滑稽的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他的清白?拜托,三十岁的老男人还有清白可言吗?

贺文渊也想笑,但忍住了。

原来她在担心这个?

捕捉到她目光里的强烈期待,贺文渊没说话。

他的沉默与注视让路兮琳浑身都不自在。

“喂,干嘛不说话?你该不会感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吧?!”心里明明急着想要听到他的回答,嘴上却是故作调侃。

“如果我说不呢?”贺文渊唇角一勾,终于开口。

“当然不行了,你必须得同意!”路兮琳急忙出声。他拒绝,岂不就意味着自己将要失身?

NO,绝对不行!

“理由!”贺文渊扔了两个字。

真是有意思,新婚老婆不仅和自己约定免去夫妻生活,还要他“必须”同意,他倒要看看,她到底还会说些什么。

“我知道你有自己喜欢的人,这段婚姻一定也让你很无奈,我想你喜欢的人肯定也很难过很委屈,所以你就更加应该对她负责,对她一心一意守身如玉。你说对不对?”路兮琳说得语重心长,一副为他设想的语气。末了,还追加了一句:“再说了,我的第一次也是要留给我最爱的男人的!”这话她说得小声,但贺文渊听见了。

她的第一次?

贺文渊深深目光,鼻间极为鄙夷地哼了一声。

“谁告诉你爱和做爱是一回事的?”他垂直坐起来,身子向前一倾,两人的脸几乎贴到一起,突然拉近的距离让路兮琳有些心跳加速。

她连忙咧着嘴笑开,以作掩饰:“这还要人说啊?喜欢一个人当然要忠于对方啊,而且不仅是感情上哦,还有身体和精神!”这是她的爱情观。

但这并不代表贺文渊会赞同她的观点,相反,对他来说,性是性,只是正常人的生理需要,感情则是另外一回事,与性无关。

“看来,你要学的还有很多!”贺文渊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已经移位的视线回到他的脸上。

加速的心跳还未平复,他的动作又让她心上一紧,他的样子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把她吃掉一样,令她心神慌措。

“总之、总之我不会让你做对不起安宁的事!”情急之下,路兮琳直接把“安宁”这个名字说了出来。

如果她猜得没错,他喜欢的人,就叫安宁!

果然,贺文渊眯了双眸,蹙着眉问:“你打听我?”

12 第十三章

路兮琳扭头把下巴从他的手里拯救出来,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拜托,我没事打听你干什么呀?你那么高调,地球人都知道了好不好!”

新婚之夜柔情蜜语,今晚又视她如无物一般亲密暧昧,只是一通电话就腻歪成这样,要是人在跟前,她真不敢想象他们是不是会直接当着她的面上演激情热火的戏码。

“如果我还是不同意呢?”贺文渊继续眯着双眸,问。

“如果你还是不同意,那我就只好对不起啦,我会把你对不起安宁的事情都告诉她!”路兮琳觉得自己抓到了法宝,不急不慢的回答,说着,她顿了顿又自顾继续:“我们结婚的事,你应该没跟她说吧?要是我告诉她,你猜她会怎么样?”

后院起火这种事,光想想就刺激。

“你威胁我?”贺文渊淡声反问。

“你要是这么认为的话,我没意见!”路兮琳眉毛一扬,语气轻快,因为他的话而更加感觉胜券在握。

而事实的确如路兮琳所说,结婚的事,贺文渊并没有告诉安宁。至少,现在不是向她坦白的时候。

见他不说话,路兮琳以为他是在思考斟酌,于是为了加大自己筹码,她又趁热打铁:“你可不要以为我是随便说说哦,刚才电话响的时候,我都看见她的名字和号码了!”

“管住自己的嘴!”贺文渊蹙着眉看着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路兮琳“嘿嘿”一笑:“只要你答应,什么事情都好说!”一副小计得逞的小人模样。

贺文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侧身躺下,没再说话。

“你看,这怎么说的,我就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路兮琳强忍住内心的呕吐感,毫不吝啬地赞美他,末了还不忘安他的心:“你放心,我除了会留你清白之外,关于你的事情我都不会过问的。还有,我一定会把自己的嘴巴管得严严的!”

贺文渊听得嘴角直抽。

他当然不是怕她会向安宁说什么,只是不想在任何事情都不确定的时候横生枝节。

~~~~~~~~~~~~~~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两人便一起出了门。

贺文渊本想再送她回叶家,但刚到半路,路兮琳接了个电话后便直接让他停了车。

“我想自己逛逛。”她胡乱地找了个理由,丝毫未觉这一大清早的,能有什么好逛的?

不过贺文渊没有多问,也没阻止,只是顺了她的意思,将车靠到路边。

随后目送他的车子离开后,路兮琳便急忙忙地奔赴目的地。

商场门口,曹念念已经等了好一会儿。刚一见面,还没等路兮琳缓过气,她就脸一苦,拽住路兮琳的胳膊直摇晃:“小琳,快帮帮我吧,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停停停!”路兮琳抓住她的手止住她的动作,白了她一眼:“有事就说事,你这么摇法,我骨头都要散架了!”

“最近开新课,我没时间出来打工了,可是我们店长说要等找到人补岗才让我辞职。但我明天就必须回学校,要是等店里补人,那非得十天半月的,所以我只好向你求救了!”曹念念说得可怜巴巴。

13 第十四章

曹念念是路兮琳在发布房子的合租信息时认识的,两个人因为年纪相仿性格相近而一见如故。她在市里念大学,开学后因为课程不多,所以大多时间都在外面打工住在外面。

路兮琳拒绝,曹念念却软磨硬泡死不放人,一路连拖带拽把她弄到了工作的地方。

“念念,我真的不行,我又不懂黄金,一点经验都没有,怎么帮你啊!”店门口,路兮琳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曹念念却是直接把她拉了进门。

店长对路兮琳的印象不错,加上曹念念又在一旁胡吹了几句,于是事情便定了下来。

柜台里面,换了工装的两人站在一起,曹念念低声向她介绍着工作细则以及商品知识,带接班人,这是她今天的主要工作内容。

临时被赶上架的路兮琳虽然仍心不甘情不愿,却不得不认真学起来。

“我跟你说啊,没你想的那么难,我刚来的时候也是一窍不通,还不都是一回生二回熟的事,放心吧,今天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教你。”对这个能让自己脱身的接班人,曹念念十分重视。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路兮琳白了她一眼,想到她在店长面前的吹捧,就忍不住黑线直冒。

“没有,所以你就乖乖学吧,回头请你吃大餐!”曹念念低声说。

“你还真舍得下血本!”路兮琳揶揄。

“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为了按时回学校么!”曹念念无奈。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大方!”

几句话下来,话题已经偏离主题十万八千里远,两人却还丝毫未觉。而正说着,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恭敬:“贺总您好!”

两人下识意地抬眼,在见到来人时,比起曹念念的两眼放光,路兮琳却是神色一怔愣在原地。

贺文渊?他怎么在这里?

正疑惑,贺文渊已经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来取之前预订的首饰的!”他微微一笑,礼貌的向曹念念表明来意。

说话时,曹念念已经把饰盒拿了过来:“贺总,您看看,如果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我们可以再帮您改!”

“不用了,谢谢!”贺文渊依旧微笑,语气完全不似平日那般淡然。

虚伪!路兮琳暗骂一声。刚骂完,却听他问:“新来的?”

目光一转,见他正看自己,路兮琳顿感不自在。曹念念连忙接话:“是的贺总!”

贺文渊深了深眸子,没再说话便转身走了出去。

“贺总慢走!”几个女孩出声相送,路兮琳则一路追逐着他的身影,一直到他完全地消失不见,才在曹念念的声音里回过神来。

“喂,还看?再看你的眼珠就要掉下来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路兮琳问出心中的疑惑。

“这整座楼都是他的,你说呢?”曹念念眯起双眼,笑着反问。

真倒霉,路兮琳暗想。

“在这里上班会经常看到他吗?”路兮琳又问。

“还好吧,也不是经常!”曹念念回答,说着嘴一咧,不怀好意地看她:“怎么?一见钟情了?”

“我可没你那么花痴!”路兮琳一脸鄙视。

“也就只有花痴的命了,人家贺总可是有主的人!”曹念念叹。

凶猛老公撩上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凶猛老公撩上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帝霸2章

    原标题:帝霸2章小说名称:帝霸第一章三鬼爷(上)“哗啦——”一声,漂在河水中的李七夜被人捞了上来。“啊”的一声,李七夜大叫一声,被捏人中醒了过来,他一醒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一跳起来,一“跳”起来,顿时让李七夜有些不适应自己的身体,打了个踉跄,差点摔倒。“我,我的身体!”低头一看,自己身体竟然完好无损,李七夜又惊又喜,做了千百万年的阴鸦,终于夺回自己的身体,就算是经历万难、见过无数风浪的他,也都不由一时激动。最终,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头站在自己面前。“嘻,嘻,嘻,是老头我把

  • 极品校花赖上我2章

    原标题:极品校花赖上我2章书名:极品校花赖上我第2章就这点本事?沈梦梦也听出了6天宇言语之中的嘲笑意味,只是她也是有着自己无奈的地方。就在刚刚,他们周围除了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土豹子,唯一的男性就是那位留着地中海型,眼睛没有绿豆大,嘴巴堪比香肠宽,还一身肥油的中年大叔了……这样的人别说让他假冒自己的男朋友,恐怕就是站在自己的旁边,沈梦梦都得先去吐一会才能适应。“没错!”一口咬定后,担心夜长梦多的沈梦梦继续说道:“好了,人你也见到了,这回你就该干嘛去干嘛,别耽误我们约会了!”“等等!”6天翔上前

  • 此生因你空欢喜2章

    原标题:此生因你空欢喜2章小说:此生因你空欢喜第二章她心里的秘密没有任何的前戏,也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只是粗鲁的占有!苏若云被压在柔软的被褥之间,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她的泪水一颗颗滚下来。曾经的严以白,就连亲她都会温柔的过问她的意思,可如今,他却将她当做泄愤的工具一样尽情糟蹋……可她能解释么?不……她不能。一年前分开的时候,她早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她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绝望。-等一切结束的时候,苏若云瘫软在被褥之中,宛若被玩坏的木偶。严以百毫不眷恋起身,穿上衬衫,神色冷漠地看着

  • 迷情的危险2章

    原标题:迷情的危险2章书名:迷情的危险第2章刺激我靠9真当我是个瞎子啊,当着我的面就玩得这么刺激!我一时把眼珠子都瞪直了,亏得我戴上了墨镜,把我充满欲望的眼神给挡住了,要不然此刻定当露馅。赵四海跟谢谢潇潇越演越烈,甚至于到最后,谢潇潇都有感觉了,可赵四海还是没反应。他气得大骂了一声:草。然后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一张脸扭曲得异常狰狞。经过这么久的折腾,这时候谢潇潇已经大汗淋漓了:“你快点,我要来了。”“婊子!不知道这里有人?”“他是个瞎子又看不到,怕什么!”“哼!”赵四海哼了一句,狠狠瞪了我一眼,见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2章

    原标题: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2章小说名: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第二章电话通知这一夜,不知道是酒精的刺激,还是身体的本能,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激烈奋战,忘我地发泄,直到半夜才沉沉睡去。一觉醒来我睁开眼,摸了摸身边空空如也,女人似乎早已离去。若不是被子里还残留着她芬芳的气息,我都怀疑昨夜仅仅是一场梦。不过最让我疑惑的,是身下的床单竟然消失不见了……在使劲揉了一把头发后,我隐约想起,昨晚将她贯穿的那一刻,她发出的那声尖叫有些像当初我和曼丽的第一次一样,难道?用凉水简单洗漱收拾了5;1509781419948

  • 有种爱情,见不得光2章

    原标题:有种爱情,见不得光2章小说名字:有种爱情,见不得光第二章别招惹她男人快速的耸动数下,满足的哼了一声,秦少霆缓缓的从她的身上抽出,像扔破烂一样,随手把她推下了床,“滚吧!”秦羽只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她身体里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她伏在地上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穿上衣服,哆哆嗦嗦的往外走。每次秦少霆要她,都会事先给她发一条短信,让她来到他的房间,如果她不听话,他就会残忍的惩罚她,让她痛到生不如死。秦羽的房间在隔壁,每回,她都像是在做贼,悄悄地来,悄悄地去。“若兰就要回来了,下周我们就订婚,你别惹她生

  • 无敌剑魄2章

    原标题:无敌剑魄2章小说名:无敌剑魄第二章这一世的承诺林奇起身下床,突破修为,加上灵气滋养,身体上的伤势恢复不少,勉强的能站起来。听到小雪两个字,林鹤身体一晃,扶住门框,眼角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双唇紧紧的咬在一起。“父亲,到底小雪哪里去了!”林奇从小跟小雪一起长大,虽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两人一起长大,一起修炼,一起玩耍,早已扎根彼此的心里。被林奇使劲的摇晃,林鹤只字不发,内心却十分的痛苦。“您不肯说,那我自己去找!”林奇吸收了所有记忆,自然也承载了所有的情感,两个人复杂的感情,纠葛在一起“林

  • 绝品神医2章

    原标题:绝品神医2章小说:绝品神医第0002章救无可救“喂,小子,赶紧让开,别耽误我们救人。出了事你能负责得起吗?!”就在这时,一个人一扯刘楚的肩膀。轰!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刘楚被按住的肩膀轻轻一震。嘭!那人像是受到了重击一般,猛地一个踉跄,直接倒了下去。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接不省人事。“打人了!打死人了!”显然没想到会出现这样情况,一旁的医生短暂的惊愕之后,便大声喊了起来。陈医生拉住正要上帮忙的几人,连使眼色。几人一愣,顺着陈医生的目光看去,只见几个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正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来。这

  • 山月不知我心事2章

    原标题:山月不知我心事2章小说名称:山月不知我心事第2章:怀孕了“我怀孕了。”记不清这是第几个找上门来的女人了。结婚两年,她已经对处理此事得心应手,从一开始的伤心绝望不可置信到如今冷漠淡然,一切都得感谢她的丈夫。是他让自己发现,原来她也可以微笑着容忍这些女人游走在他身边。“几个月了?”沈音端起面前的咖啡,淡淡抿了一口。对面的女人似乎有些惊讶她的反应,片刻后,还是低声回答:“刚检查出来,一个多月吧。”“哦,我怎么知道孩子是谁的。”“是你丈夫的。”她迫不及待开口。沈音仍旧维持着淡笑,慢慢放下了手里的

  • 流年似水2章

    原标题:流年似水2章小说名称:流年似水第002章原不原谅我瞅着床上秃头郑肥硕的肚皮,心里考虑的是在他的肚皮上戳一刀呢,还是在他的屁股上挖两片肉?他取出了球,又扑在李倩身上嘿咻了。老婆的身子不停地晃荡着,嘴里更是哼哼。看得出,她很受用。我的心更是悲愤起来了。难道我没这样伺候她吗?她每天一回来,到家啥事儿不干,我伺候她洗澡、洗头,洗衣做饭,就差没抱着她走路了!老婆又换了一个姿势。郑校长撅着身子,像狗儿一样地,在我的眼前一晃一晃的,我真的想飞刀了。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度过了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