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昔有微光是琉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7:36: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昔有微光是琉璃

第9章 我还没开始叫他就结束了

  听到这里,我怎么还不明白华仔的意思,一次车祸救人并且得到好处,这或许是偶然,可是第二次还是一样的情形,那就有些儿耐人寻味了。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华仔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带着些心照不宣的味道,他继续说道:“我想过打探她成为林家人之前的消息,但是你知道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就好像这个人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偶然听到的消息,我还真以为她就是林家藏在外面的女儿呢!”

  我有些儿疑惑,林乔安也是人生父母养的,看着她的谈吐,应该有较高的学历,怎么会没有任何痕迹。

  说得不好听,就算是个孤儿也会有福利院的照顾,否则怎么能长大,可是听华仔的意思,这人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一般。

  “阿念啊,我和你说,知道林乔安身份的人,大约就只剩下她自己还有林家的人,那一场车祸把她的脸给撞坏了,现在整容技术那么发达,她早就换脸了,就算曾经和她关系好的,现在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华仔又仔细和我说了一通,我这才点头,看了他一眼,又拿出一个小包包来,递给他。

  “华仔,我知道你和阿沫也不好过,这些拿来补贴家用吧,只不过刚才那事儿,不要到处说。”我小心警醒他一句。

  其实就算这事儿泄露出去,对我也没有多大的影响,我只是不想徒增麻烦罢了,并且他们的确是费心为我打探消息了,意思意思也正常。阅读huijindi.com

  “这是当然,我要是胡说,林家第一个搞死我。”

  华仔将小包包收起来,把话说完了他也轻松了许多,于是笑眯眯地打趣我:“我经常听阿沫提起你,说你们是好姐妹,现在看着,你出来之后发达了,给哥说说,有什么路子,我们一起发财啊!”

  我笑笑,内心的苦涩只有自己知道,我摸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指指一边的酒,眨眨眼说:“给人生个孩子。”

  华仔吓了一跳,赶紧说:“阿念,赶紧把这单生意给推了吧,最近代孕这一行风声紧,我听说许多人都进了局子。”

  说着还瞟瞟我的肚子,我倒是没有想到代孕那儿去,不过看看我自己,打扮得像个交际花一样,也不像是个老实怀孕的人,虽然用的都是孕妇专用化妆品。

  我笑着假装打他,翻出之前朋友圈的那张图在他眼前晃晃,说:“姐是合法的,嫁给了个钻石王老五,除了在床上表演那几分钟,其他时间只负责死命花钱。”

  华仔也笑了,若有所指地说:“是啊,阿念你长得不错,这年头老头子就是喜欢你这一款。”

  我的心中有些儿不爽,但是也不想多说,干脆就着他的话接下去:“可不是,短小像个金针菇就不说了,我还没开始叫他就结束了,如果不是他有几个钱,我才懒得陪他。原文huijindi.com

  我还没嘚瑟完,身后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吗?”

  

第10章 这就是金针菇?

  我缓缓转过头来,像是见鬼一样看着陆南辰,结巴道:“你、你怎么在这……”

  他只是瞟了华仔一眼,然后冷哼一声,就提着我离开。

  他把我扔在客厅的沙发上,眯着眼看我,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我干笑着看他:“我、我去上厕所。”

  说着就要溜跑,他却抓住我的脚踝,把我往里一拖,然后双臂撑在我的上方,一边扯领带一边盯着我:“小得像个金针菇?你还没有开始叫我就结束了?”

  我的心中恍若有一千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想反驳,可是那话是我自己说出来的,装逼被雷劈,现在被抓个正着,我只能认栽。

  “嗯?”他语义逼迫,尾音上扬。

  我心中不忿,故意嘴犟道:“我说的就是事实,短小快。”

  他微微挑起一边眉毛,一把抓过我的手,扯开皮带就握住他的滚烫,我下意识地抽回手,他却强硬地盯着我看:“这就是金针菇?”

  我红着脸别扭把脸往一边歪去,不说话。

  “不说,我就当你认同我的想法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他说着,还抓着我的手lu起来。

  “你放开,不放开我就掐掉你的小兄弟!”我气急败坏道,恶狠狠瞪着他。

  他的脸依旧冷静得可怕,虽然身下嚣张跋扈,他凑近我,逼问我:“去那样的地方干什么?”

  我白了他一眼:“你去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说!”他的眉头以皱,周身的气息更为浓郁,抓着我的手lu得更快,周遭的气温在瞬间沸腾,我觉得热得慌,却不回答。

  他一把扯开我身上的小裙子,撑开我的双腿,以一种暧昧的姿势威胁我:“吧台上那个男人又是谁?说!”

  他竟然吼我?

  我拼命想要起来,可他却用身体压制我,那一双眼黑得可怕。

  我气喘吁吁地吐掉嘴巴里的头发,厉声道:“陆南辰你要搞清楚,我和你现在只是买卖关系,你有个林乔安我都没有管你,我他妈找个男人你管得着吗!”

  他冷笑一声,那一张脸看起来贱得想让我打他一拳:“以前是管不着,可是你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还怀了我的孩子,你要明白,要做我的女人,就要给我保持干净!”

  “你个疯子!给我起开!”我推他,可他却不依不挠,伸手就扯掉我的小裤,手指探了进来。

  我心中一阵羞耻,死命推他,打他,咬他,可是他的手指依旧强硬探入。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力量上的悬殊让我无法抵抗他,于是我便挖空心思讽刺他:“陆南辰你现在又在乎什么?我们只是玩玩而已,难不成你现在是吃醋?”

  “如果是这样,那你打错算盘了,因为我是绝对不会再吃回头草的!”

  我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他就猛地抬起头来看我,本是浓黑的眼变得一片猩红,恍若一匹恶狼,我被这眼神吓了一跳,他却微微翘起一边嘴角,冷笑一声,嘲讽道:“江念忆,你只是我发泄和生孩子的工具,之所以质问你,不过是因为我的东西,不喜欢和别人共享。”

  “哗!”

  他一把扯开我身上的小裙子……

  

第11章 你在上面

  “陆南辰,你要搞清楚,我现在肚子里还怀有你的孩子,头三个月不能随便胡来!”我赶紧说道,企图让他停下来。

  毕竟“身怀龙种”,我也要弄个“母凭子贵”才够本。

  而他只是冷哼一声,鄙夷地看着我,道:“你和我就说不能胡来,但是在酒吧里的时候可没见到多矜持。”

  我刚想说什么,可他却抢断道:“江念忆,你要给我清楚自己的位置,一开始就是我买你卖你情我愿的关系,现在你嫁给我,也不过是我陆南辰花钱买的摆设,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我还在消化他说的话,他却一把将我给抱起来,将手指给探进去,不知道在摸索着什么,我面色一红,斥道:“你给我出去!”

  可他只是摁住我的背,将我的内衣扯开,低头咬住我。

  我用力挠着他的背,好让他松开我,可他好像却是被这刺激了,粗鲁地扯掉他的衬衫和裤子,将我的腿往他腰上一环,就冲了进来。

  “你!”

  空气瞬间沸腾,我红着脸推拒他:“你真的不要孩子了?”

  可他却将我的腰给固定住,隐忍道:“你别动,你在上面,不会压到。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我在上面……

  他这是什么想法,都说怀孕头三个月和最后三个月最好不要同房,他现在还来?

  可他现在却不管不顾地动了起来,我心中烦闷,其实我也明白,他对我从来都没有半点感情,所以,我究竟怎么样,他也不会在乎。

  无论是这个孩子,还是结婚,全都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他巴不得把孩子给弄掉,然后和我离婚再和林乔安在一起。

  “啊!”正想着,他忽然打了一下我的臀部。

  我瞪了他一眼,却被他眼底浓黑的欲望所惊住,他沙哑道:“专心。”

  我明白现在反抗也没有什么用,于是就只能抱住他的肩膀,随他一同到达极致。

  ……

  完事之后,他抱着我来到浴室,仔细给我清理身上的污渍,我冷笑着看他:“怎么,冲动之后知道后悔了?”

  我故意捧起一捧水泼他:“真是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对我,是对我还有兴趣呢,还是对我肚子里的孩子的重视。”

  他用毛巾擦掉脸上的水,嘲讽地看着我,若有所指地指向我那儿,道:“如果不是为了检查,你以为我想碰你?”

  刚才还在嚣张的我,在这一句话之下,恍若直接被泼了一盆冷水,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只能愣愣地看着他。

  他冷笑一声:“江念忆你给我听好了,无论你之前在金樽暗夜卖的时候有过多少个男人,但是现在你嫁给了我,就要遵守我的规则。”

  他把花洒往浴缸里一扔,然后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随着嘭的一声,浴室的门被关上。

  所以,刚才他之所以那样对我,不过是想要检查我是否和别人发生过关系?

  呵!

  我自嘲地笑了,我不是早就知道吗,他向来喜欢将事情做绝,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我回来也不过是因为要报复他,所以我又在期待什么?

  我看着还在不断地吐出温水的花洒,一时无话。

  

第12章 你休想逃离我的掌控!

  我抬起头来,用力地呼吸,想起我所背负的这一切,一股巨大的压力几乎将我压垮,我不断地做着心理建设,好让自己坚持下去。

  我低下头来,却看到左手手腕上的那一条手链,就算在洗澡的时候,我也没有将它拿下来过。

  而此时,我将它拿开,在看到那条狰狞的疤痕的一瞬间,我的脑海之中浮现出的是那段不堪回首的曾经,父母的死,满地流淌的红色的血,还有弟弟那双哭红的眼……

  我一把将手腕握住,告诫自己不可忘记初衷。

  我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清洗好自己,这才穿着浴袍走出来,路过书房的时候,我听到了些许动静,想起我的复仇计划,便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好的,明儿早上9点,周老,我一定到。”

  “没事,不麻烦,如果没有周老您这样的人,也不会有我们这些后辈的幸福生活,这些都是应该的。”

  自从我出狱之后,还没见到他对哪个人如此恭敬,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陆南辰之后还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我的心中有些儿焦急,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我看着门把手,心中一狠,就悄悄地把门给拧开了一条缝,这样也就能听得更清楚,可是还没等我怎么听,门就被人往里猛地拉开。

  我猝不及防,咚的一声就一头撞入陆南辰的怀中。

  我尴尬地抬起头来,看到他正一脸冷漠地看着我。

  “周老,我们就约好了,明天一定到。”他说完这话就挂断电话,然后一把提起我,扔到那边的沙发上。

  “你要干什么?”他冷声道,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搜肠刮肚地想要想出个理由,毕竟被抓了个现行,理亏在先,现在却是脑袋空空,什么都想不出来。

  “说!”他斥道。

  他吼我?

  我当即怒火冲脑,吐掉口中的头发,冷笑道:“偷听,这不很明显吗?”

  他的双眼危险地眯起,眼神恍若刀子,凌厉地刮着我,在他口出警告之前,我就抢先道:“明天9点,我也要去。”

  他嘲讽地瞅了我一眼:“江念忆,我警告过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

  我撑着自己坐好,然后歪着脑袋看他:“正是因为我明白我的身份,才提出要和你一起去,毕竟,我可是你的新婚妻子,只要不是会议现场,其他的任何场合你的女伴只能是我,陆总你说是吗?”

  他周身的阴霾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顶点,他快速逼近我,压低声音阴沉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不就是想要混入圈子寻找下一个金主吗?江念忆我告诉你,在你拿着验孕棒走进我办公室的那一刻起,你的身上就打上了我陆南辰的烙印,这辈子,你休想逃离我的掌控!”

  看着他这样子,我却笑了。

  看来明天9点的那场约对他来说很重要,所以他才会这般生气。

  既然如此,我更要非去不可,所以,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说……

  

第13章 你就是那个当过小姐的江念忆?

  “陆总你可以不带我去,可你也明白,我渠道广阔神通广大,到时候我用什么丢人的方法进去,没脸皮的人可是你。”说完我还朝他眨眨眼,以表现出我的势在必得。

  他的脸紧得可怕,那双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显得十分刻薄,可我不在乎,毕竟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让他不顺心,他越生气,我越开心。

  我们就这样对视着,大约过了五分钟,他才恶狠狠道:“行!明早9点,靶场,你最好不要后悔!”

  我松开他的脖子,惬意地靠在沙发上,笑盈盈地瞅着他:“陆总放心,只要是任何能让陆总你生气的事,我都不会后悔。”

  他冷哼一声,然后就把我提起来扔了出去。

  ……

  第二天早上9点,我们一起来到了靶场,如果说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会选在这里,现在也就明白了,坐在我们对面的是爷孙俩,老一辈的是老革命家周常雄,抗战时背过炸药包的老兵,孙女儿叫做周明明,长得很英气,据说来头也不小。

  怪不得陆南辰对今天的行程很看重,出门前还再三嘱咐我不要胡来。

  “这位就是陆总吧,果然年轻有为。”周明明微笑开口,伸出手来,和陆南辰的握在一起。

  我坐在一边不说话,暗中观察。

  根据我多年的看人经验,这周明明对陆南辰有点儿意思。

  周常雄看到两人如此,乐呵呵地笑了:“南辰啊,今天老头子我把明明也带来了,你不会介意吧。”

  陆南辰谦逊地笑了,应道:“怎么会,能认识周小姐是我的荣幸。”

  我在心中干呕一声,这恭维人的话,他还真是说得出口,当初他还没走到如今的地位之时,就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他心思缜密,各方面都要掌控在手,可以说,两年后我们的再见面,我对他在A市的地位毫不意外。

  他们你来我往地说着一些我不大懂的东西,我看着还没有出手的机会,便无聊地靠在一边吃点心。

  “其实啊,我今天带明明来的目的,也就是想让你们年轻人认识认识。”周老乐呵呵地说,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陆南辰,语重心长道:“明明也到年纪了,最近老头子我也在想着帮她张罗张罗,这两年来,我也是看着南辰你起来的,对你还是挺放心的。”

  “爷爷,你胡说什么!”周明明立即抱着周老的手说道,脸上难得带上了些许娇羞。

  我的机会来了!

  我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坐直,陆南辰皱眉看了我一眼,我更是笑得放肆,看向周老道:“周老您好!”

  周老这才笑眯眯地看着我,好像刚发现我一般,道:“这位是?”

  陆南辰还没来得及开口,我便笑道:“周老,我是南辰的妻子,南辰对您很是尊重,今天之所以带我来,也是想带我认识认识周老。”

  周老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了下来,我看向周明明,继续点头道:“周小姐,认识你也很开心。”

  周明明的娇羞瞬间消逝无踪,转而是对我的打量,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她道:“你就是那些八卦新闻上的江念忆?就是入狱两年,出狱后当过小姐,之后还拿着验孕棒逼婚的,那个江念忆?”

  

第14章 不是吃素的

  我脸上的笑意愈加扩大,点点头说:“对,我就是。”

  陆南辰的眉头不悦地皱起,而周老此时也是对周明明道:“明明,不要胡说!”

  随即,周老看向我,继续笑眯眯道:“江小姐,明明不懂事,你不要把这话放心上。”

  我赶紧赔笑道:“不会,这本身就是事实,周小姐说的也没错,只是刚才周老的提议,恐怕不能实行了,不过我有一些认识的朋友,倒是可以为周小姐介绍介绍。”

  周老赶紧乐呵呵地摆摆手,说了一些客套话,虽然他一直都是笑眯眯的,但是我还是能够看到他眼底对我的鄙视。

  而这也是我所想要的,我就是陆南辰身上的人形污点,至少,我当初和他在金樽暗夜的那一夜,就证明了他是个出入夜总会的男人,而周老是老革命家,通过之前的对话,我也能看出一些,他对现在的年轻人的作风,很不喜欢。

  所以,让他反感陆南辰,也是一件好事。

  而周明明,她的视线一直都落在我的身上,或许是不喜掩饰,所以那两只眼珠子里全都是怨毒,简直就要瞪下来一般。

  我倒是不在乎,咬人的狗不吠,在我的心中,她的段位比林乔安低了许多。

  “周老,我去上个洗手间。”正在此时,陆南辰开口道,顺道把我提起来:“你和我一起来。”

  我对对面爷孙俩礼貌微笑,这才跟着他一并离开。

  刚刚离开他们的视线,陆南辰就一把将我压在墙上,压低声音质问道:“江念忆,今天出来之前,我是不是和你说过,让你不要胡来!”

  我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轻轻说:“是啊。”

  他的双眼危险地眯起,阴冷道:“那么你刚才是在干什么?江念忆,你不要和我装无辜,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挑挑眉,无所谓地耸耸肩:“对,我就是故意的,可那又怎样?我说的可都是事实,我现在是你的妻子,这一点毋庸置疑,而我那些劣迹斑斑的黑历史也不是我自己暴露出来的,是周明明周大小姐说的,我可什么都没做。”

  他周身的阴霾愈加浓郁,周遭的气温都似乎降了两度,可我心里却是乐得疯了,但是还是要装无辜,为了进一步激怒他,我继续说:“难不成陆总你还想要来个瞒天过海?今天偷偷应了周老介绍的这桩婚事,过两天再悄悄和我离婚?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个辞旧迎新?”

  他冷冷地看着我,一声不吭,等了大约两分钟,他冷哼一声,讽刺道:“江念忆,两年不见,你还真是牙尖嘴利了许多。”

  我笑,顺带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口,道:“多谢陆总夸奖。”

  他擦掉脸上的口红,依旧是那般看着我,继续道:“待会儿我们回去之后,你给我老实一些,否则……”

  他凑近我的耳,气息痒痒地吐在我的脖子上,暧昧顿生:“我陆南辰能走到今天,也不是吃素的。”

  

昔有微光是琉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昔有微光是琉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

  • 凶猛老公要不够19章(019妖孽!)

    原标题:凶猛老公要不够19章(019妖孽!)小说书名:凶猛老公要不够019妖孽!妖孽!真是妖孽!!!莫相离忿忿地踩着高跟鞋向前走去,直恨不得现在鞋跟辗上的是景柏然的心窝,她怎么会败到这种地步?比无耻比不过他,玩心计也玩不过他,他就是老天专门派来治她的。她刚才怎么会觉得感动,像这种恶魔一般的男人,就算伸出援手也是有条件的吧。哼,唯利是图的奸商!心底那一点点感动与迷恋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三寸高的高跟鞋敲在地板砖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转瞬已经进了一栋百层高的大厦。早上挂断郁树的电话后,她左思右想

  • 一朝为后19章(第19章 哥哥带我走)

    原标题:一朝为后19章(第19章哥哥带我走)书名:一朝为后第19章哥哥带我走她的高烧还没有退,小手颤抖着,小脸几乎钻到他的宽大的袍袖下,滚烫的肌肤穿过几层衣袍,还能感觉到那热度。真不想把她交出去,如果来的不是王的侍卫……用力握着她的手,凌雪站在床边,却无能为力。凌天清在床上被宫女拉起,她不愿离开,虽然发着高烧,脑袋昏沉不清,但依旧本能的寻找最安全的地方,另一只手抱住凌雪的腰,将脸往他怀里藏去。凌雪的心都要被她烫碎了。他死命的咬着唇,僵直了身体,用尽全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抗旨。凌谨遇可不是顾兄弟之情的

  • 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9章(第19章 饶了我吧)

    原标题: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9章(第19章饶了我吧)小说名: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第19章饶了我吧老头子为他没有及时接电话大光其火,一开口就给了他一顿痛骂,那暴吼声没差点震聋凌少川的耳朵,陆雨娇吓得直咋舌。凌少川忍气吞声听着老头骂,直到最后老爸才说到正题,说找到他柳叔叔了,要他马上回去见见这位凌家的大恩人。挂断电话,凌少川吁了一语气,对陆雨娇说:“雨娇,你跟我一起回去,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我父母,我们也好准备结婚了。”不管她的第一次给了谁,凌少川都是爱她的,希望能和她结婚。陆雨娇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 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9章(第19章 见家长)

    原标题: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9章(第19章见家长)小说名称: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第19章见家长到了云青庄园,莫小榭下车后,简直不敢看。这也太豪华了吧!莫小榭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庄园,这是第一次。看见莫小榭发光的双眼,席侽一笑而过。席侽牵起莫小榭的手,她这才反应过来。走进庄园,一路上遇见了很多亲戚。有席侽的小姨,表哥,叔叔,舅舅,舅妈等。莫小榭也跟着后面礼貌的喊了他们一声,有夸莫小榭漂亮的,也有无视莫小榭的。最后,莫小榭见到了席侽的母亲。听说席侽的父亲已经去世了,留下母子俩相依为命。

  • 况少,不服来战!19章(第19章 戴家晚会)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19章(第19章戴家晚会)书名:况少,不服来战!第19章戴家晚会戴依涵无视这二人,起来披上外套,默默地往外走。远离烟雾弥漫的战场。“丫的你去哪?”况雷霆松开何坤南,怒问戴依涵。“你们继续,我去找点吃的再回来观战。”无视!赤裸裸的无视!“依涵等等我,我也饿死了。”何坤南把他的白大褂脱下来,边赶上来边说。何坤南还是蛮帅的,长得斯斯文文的一副英俊雅致的脸很是妖孽。再加上脱掉白袍露出精美的剪裁合身的西装。穿西装南哥真帅!“南哥,你平时不是不喜欢穿西装上班吗?”戴依涵问了一句。“晚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19章(第19章)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19章(第19章)小说书名: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第19章苏清香才不管这一套,在她的眼中,一切世俗的理念都无法跟她融合在一起。“才不管那些东西,我现在就只管我自己,我高兴就好,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我都要去管,那我岂不是太累了?”杜子腾说道:“那也不能这样啊,你看你现在一点女孩子的体统都没有,这样以后,很难找个夫婿嫁掉的。”苏清香叫道:“才不要哩,我要是因为杜哥哥你嫁不掉,那就只好由杜哥哥你负责了啊。”“我……负责……”这句话让杜子腾吓得赶紧推开了身上如花似玉娇滴滴的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19章(第19章 梅子)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19章(第19章梅子)小说名: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第19章梅子林清荷扫了一眼,说道:“这里倒是清幽得很,若是在这梅树下弄一张小石桌,闲暇之时,沏上一壶茶,倒也是悠闲自在。”皇致远淡淡一笑,说道:“甚好。”林清荷抬头看了看,就见上面已经长了些梅子,青青翠翠,如玉石雕琢成的。“这些梅子,你用来做什么?”“奴才们摘来吃着解闷,而我则是喜爱梅花,寒冬之时,满树红花,不畏严寒,铁骨铮铮。”他说话之时,眸子里透着微微的光芒,旖旎潋滟,如平静的湖面上闪动着的道道涟漪。林清荷的目光中也带

  • 不伦之恋19章(第19章 做的太绝)

    原标题:不伦之恋19章(第19章做的太绝)小说:不伦之恋第19章做的太绝仿佛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我泪流满面,对着秦烽的舌头用力咬下,尝到了浓浓的铁锈味。他猛地推开我,手背擦过嘴角,低吼道,“你属狗的啊!”被他这么一搅和,我心情更差了,冷睨着他说:“请让开。”他面色铁青地打量我,嗤笑着,“呵,竟然哭了,觉得屈辱?”边说边向我步步逼近,把我压在车身上,眼神嘲弄,“现在倒会装贞烈,以前勾引我的时候怎么那么放荡?那叫声,啧啧真让人回味无穷,很期待你母亲看到视频时的反应啊。”我听得出,他又在威胁我。我泪

  • 沈总,不娶别撩19章(第19章 成为主管)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19章(第19章成为主管)小说:沈总,不娶别撩第19章成为主管“可以,批了。”沈司谨当场写了个财务部预支薪资的纸条,另外让林夕颜签了劳动合同。“那就,拭目以待了。”林夕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林夕颜接过纸条,并且在合同上签了字,按下手印。决定放手一搏之后,她反倒是变得坦然了很多,眉目间有自信,也有沉稳。林夕颜随后离开了办公室之后,她从小记者升级为部门主管的事情,也被副经理通知给了底下的同事们。在座位上正剪指甲的莉莉差点没剪到肉,几乎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夕颜站在副经理旁边。“怎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