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全集]《爆炒帝王宠:重生食全皇后》全文免费阅读栀子花

2017/11/13 9:11: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爆炒帝王宠:重生食全皇后

作者:栀子花

第七章 清白的证据

“罪已至死,还有比死更深一等的惩罚吗?皇上,我死不足惜,只是皇上的命何其可贵,这天下更是得来不易!”戴觅云意识到这个皇帝比想象中难缠,她的神色显得更为坚定,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夏侯骏烨眼神深邃,深不见底,他的眼神看不见一丝的波动,戴觅云毫不畏惧,依然保持和夏侯骏烨直视的眼神,她心知这个时候,彼此的心里胶着,自己绝对不能显示有一点点的畏惧,否则就会认为是心虚,一切的推测都会失败。

“只有死人才能真正保密!”夏侯骏烨的眼中射出阴冷的光,利如刀刃,周围的人看到都暗自心惊,这是夏侯骏烨要发怒的征兆。“来人!”

“若我说,我不仅知道皇上的秘密,还可以为皇上解忧呢?”戴觅云看着夏侯骏烨的后方,站着的只有一排排低着头的太监。

夏侯骏烨眼中的冷光微闪,紧皱的眉头有刹那的舒展,继而更加紧蹙。

戴觅云知道,自己离成功近了。

“皇上连一年都不敢和我赌?我需要的只是一年之后,我会查明真相,你要免了我的死罪,让我全家回京,如果没有任何动静,你再杀我也不迟。”

夏侯骏烨扯扯嘴角,没有说话。汇金地

“不用你费心,我更想看到你人头落地。”夏侯骏烨对戴觅云的话失去了兴趣,这种人,会有什么本事掌握自己的秘密。

“在我人头落地之后,你的秘密也会大白于天下,皇上,你的秘密,这里写着一份,在刑场外,有人手上也有一份,只要我人头落地,你的秘密立即会被公之于众。”

戴觅云的手从怀里摸出一张草纸,上面用墙灰随意写了一行字,夏侯骏烨的面色突变,他的俊眸射出寒光,把草纸捏成一团,手背青筋暴现,呼吸浑浊。

“皇上,你还愿意冒险吗?如果你不介意一直以来的努力付诸东流。”

戴觅云见到夏侯骏烨的神色,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在昨晚剩下的两个时辰里,她听到了狱卒在议论皇室的闲话,结合刚才的观察,她知道自己的观察没有错,她有把握可以改变这个局面。

戴觅云的话触动夏侯骏烨的心事,他的眼神变得阴鸷,一手握住戴觅云的手腕,把戴觅云带到自己的眼前,对上戴觅云那双清澈的眼眸:“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我应该知道的事情,对皇上而言,输了也就是让我苟活了一年,若赢了,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皇上莫不是输不起?”

戴觅云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着眼前这位九五之尊,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三寸,彼此呼吸可闻,彼此眼中的目光,一个足以冰封千里,一个却是热烈如同七月的阳光。[全集]《爆炒帝王宠:重生食全皇后》全文免费阅读栀子花

戴觅云知道夏侯骏烨还在犹豫,心中一动,凑近夏侯骏烨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是一种草药的名字,夏侯骏烨的面色立变,他眼神阴冷,盯着戴觅云。

“你一直在使用这种药草,药草的药性,太医一定无比熟悉,不知皇上想不想我那封告密信,落在某个太医手里?”

戴觅云的手,轻轻拂过夏侯骏烨的脸庞,周围的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但是夏侯骏烨正聚精会神听戴觅云的说话,并没有察觉。

“皇上,你的时间宝贵,你是不是可以给我一个答复?”戴觅云巧笑嫣然,没有绝对的把握,她不会用自己的命作为赌注。

众人在下面看到,以为两人正在深情相望,一时议论纷纷,要不是有士兵在镇压,众人的目光已经齐齐射在夏侯骏烨和戴觅云的身上。

大家都在暗中议论,这个戴觅云果然厉害,居然可以勾引皇上,真是不简单。

戴觅云巧笑嫣然,她的眼神坚定不移地对上夏侯骏烨的眼神。

夏侯骏烨迅速衡量当中的利弊,他做出了决定。推荐huijindi.com

“我就让你多活一年,一年之后,就看看你自己的造化。”夏侯骏烨松开了自己的手,眼神微怒,戴觅云依然带着甜美的笑看着夏侯骏烨。

“皇上金口玉言,我还有三个条件!”戴觅云伸出三根手指,夏侯骏烨正想发火,见到戴觅云笃定的神色,她另外一只手稍微指指外面围了几层的百姓,他忍住了。

“说!”夏侯骏烨冷着一张俊脸,为了子嗣,他忍下了。

第八章 条件

“第一,我要一个可以自由进入皇宫的令牌,你要保我一年性命无虞,第二,如果我查出真相,一年之后,我的全家都要无罪释放,第三,一年之后,我要黄金万两,离开京城。”

戴觅云的眼神晶亮,如同泛光的黑珍珠。她的脸庞虽然被披散在鬓边的乱发掩盖,她的面容依然娇俏可人,可惜此刻的夏侯骏烨无心注意。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听到戴觅云的话,夏侯骏烨不怒反笑,这个女人,她的自信心是用水缸做的吗?

“我有三个条件,第一,你仍然是戴罪之身,不得勾三搭四,第二,失败之日就是你和你全家被凌迟处死之日,第三,如果你输了,戴家九族之内,生男世世为奴,生女代代为妓。”

戴觅云听到暗自心惊,这个夏侯骏烨,好毒的条件,但是她表面不露声色,伸出自己的手,竖在夏侯骏烨的眼前,侧过的身子正好挡住众人的视线。

“皇上连击掌为誓都不敢?既然如此,要我如何信得过皇上,既然如此,皇上还不如直接要了我的命去吧。”戴觅云渐渐的直起身子,既然夏侯骏烨能够提出条件,就证明他已经权衡好了。

戴觅云的话惊动了夏侯骏烨,他的俊脸一脸的阴云,极不情愿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快速的与戴觅云的手掌相碰,片刻便收回,下一秒手掌却再次推出,将戴觅云一掌推到在地。

“你说你是冤枉的,你说你是清白的,你的证据何在?不要以为随便叫几声,我就会放过你!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夏侯骏烨的眼神深处闪过一丝的冷漠蔑视,以为随便几句就可以吓住他,要是戴觅云真的如自己所言,如此厉害,就当众证明自己清白,自己也还有台阶可下,他没有忽视周围各种不同的目光,他不想这些目光化为传言,传到一个不应该知道这件事的人的耳朵里。

戴觅云捕捉到那一丝的蔑视,她也在心里冷笑,她念书时候最喜欢读的书有很多是说野史的,她昨晚就做好万全的准备,就等着派上用场。原文huijindi.com

“请皇上查看!这里,就是证据,如果真的如传言所说,为何我的手臂还会里有此物?”

戴觅云脆生生地说着,高高挽起自己的衣袖,她的手臂弯处,显出一颗鲜红的守宫砂,雪白的肌肤和鲜红的颜色,犹如雪中红梅一般娇嫩可爱。

夏侯骏烨看到那颗守宫砂,剑眉急速抬起,眼角一瞥,身边的一个宫女赶着上去,在戴觅云的手臂弯处用力擦拭,肌肤被擦得通红,守宫砂依然殷红如血,没有半点淡去的痕迹。

宫女的动作很大,周围的众人显然也是看到了,特别是那些男人,看到戴觅云居然还有守宫砂,心里就充满了各种想法,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打算,要是戴觅云没有死,娶回家里做小妾,这种大美人,死了太可惜。

戴觅云嘴角挂着淡淡的冷笑,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人做的很彻底,左手的守宫砂被他们毁去了,留下一个圆形的伤口,现在这颗守宫砂是她捉住牢里的一只壁虎,咬破自己的手指,硬是灌饱壁虎之后,用壁虎的血涂在自己的身上,真正的守宫砂是用吃朱砂养大的壁虎涂在手臂上形成,自己这个用鲜血灌饱的壁虎血可以瞒过一时。

宫女用尽全力都擦不去,她退回宫女的行列。

“皇上,这个证据,还不足以证明我的清白吗?”戴觅云看着夏侯骏烨,语笑嫣然。

“一年,我只给你一年的时间!”夏侯骏烨微微皱眉,胆敢在天子面前伪造守宫砂,足以证明她的胆识过人,看来,她是孤注一掷。听到台下的议论声音,戴觅云如刀般锐利的眼神,他知道自己没有第二个选择。

“谢皇上一年的不杀之恩。”戴觅云往后退一步,刚才的对话只有他们才知道,旁边的人都看到目瞪口呆,不过一壶茶的功夫,这个要死的人,又不用砍头了,这个女子,怎么不似传说中的那么娇弱啊?

“这个,你说,怎么处置!”夏侯骏烨看到戴觅云,脸色更为阴沉,他对着戴觅云举起拳头,他指的是拳头里的草纸。

“隐藏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秘密消失。”戴觅云娇笑一声,上前掰开夏侯骏烨的手,拿出被夏侯骏烨揉成一团的草纸,塞进了一个张大嘴巴震惊地看着眼前一幕的太监的口中。

“吞下去!这是圣旨!”戴觅云用手托起太监的下巴,太监差点被草纸噎死,要不是看到夏侯骏烨同样瞪着他,在下无声的命令,他就要哭出来了,他就是站的太近了,就是张大了嘴巴……

第九章 暂时不用死

“请皇上亲自宣旨,就说,我所犯下的案子有疑点,暂时不用行刑。还有,请皇上把随身的信物给我,让我可以自由出入皇宫。”戴觅云看着夏侯骏烨,神色坦然。开玩笑,要是过后夏侯骏烨不认账怎么办,他回去皇宫立即派人杀了自己怎么办,皇上之所以能做到皇上,不是坐在大殿里看看奏折,晚上找找嫔妃睡觉就可以完成任务。

夏侯骏烨气结,这个人,倒是很会抓紧时机,他虽然不喜欢戴觅云威胁自己,但是金口玉言,他不想毁约,他从腰间摘下飞龙佩,扔给戴觅云,戴觅云一把接住,这是自己一年生命的保证。

“谢皇上了!皇上果然言而有信!”戴觅云的大学辅修珠宝鉴定,她一摸就察觉这个玉佩价值连城,夏侯骏烨没有欺骗自己。

虽然她身上衣衫褴褛。夏侯骏烨却觉得一种无法忽视的高贵从她的身上散出出来,这种气质与生俱来,夏侯骏烨觉得很奇怪,他见过这个远房表妹几次,他唯一记得的是,这个表妹很害羞,见到自己行礼,还没有站起来,就跪在地上被吓哭了。

她真的是自己那个娇弱害羞的远房表妹?他还记得,在奏章上写道,被发现和未来小叔子睡在一起的时候,戴觅云立时就想撞墙而死,以示清白,为何如今的她,却拼死求生?

难道,当中,真的另有隐情?他所想的和所看到的,并不一样?

这个念头如同闪电划过他的脑海,还没有回神,戴觅云的声音冷冷地传来。

“皇上,这个小太监的嘴巴不大好使,他还没有吞下去。”戴觅云的手指钳住太监的嘴巴,手里不知道何时拿着一碗白水。

戴觅云不会让眼前的机会溜走,她心知这个皇上之前用了很多的心思才当上了这个皇帝,他不会让他的皇位受损,但是难保,他临时改变主意,毕竟,他是万人之上的皇上,她是一个身负贱名的犯人。

“此案有疑,行刑暂时押后,此案移交大理寺审理清楚之后再行决定。戴觅云暂时回府居住,等候发落。”夏侯骏烨从沉思中清醒,他站了起来,朗声说道,和刚才的阴鸷不同,此刻的夏侯骏烨器宇轩昂,完全是皇者风范。

夏侯骏烨的话音刚落,戴觅云的手立即松开太监的嘴,把白水灌进太监的嘴里,小太监捂住自己的喉咙,用杀人的目光等着戴觅云。

台下众人哗然,夏侯骏烨看也不看戴觅云一眼,径直走了。

在经过戴觅云的身边,那个太太监用无比幽怨的眼神看着戴觅云,戴觅云忽然对着太监做了一个鬼脸,太监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要吐血而亡。

太阳移过了头顶,看热闹的人已经三三两两离开,留下的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距离刑台三十丈之外的茶楼,二楼正对着刑场的厢房,上等的雕花细瓷茶杯里的茶水已经没有了热气,桌上的点心已经冰凉。

窗户倚着两位着衣华贵的人,看到刑场上的变化,一个紫衣男人冷笑着说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几句话功夫竟然改变了既定的事实。”

紫衣男人身板硬直,腰圆膀粗,出入沙场的人脸上没有暴戾之气,他从小饱读诗书,和其他的武人相比,身上多了几分书卷气。他正是戴觅云的未婚夫,段樾。

在看到她和自己的弟弟躺在一起的那刻,他就和戴觅云解除了婚约。

“这个贱人居然没有死,不是让你收买刽子手吗?现在倒好了,夜长梦多!”段樾眉头紧蹙,手里握着的瓷杯显出一道道的裂痕。

“狱卒也是吩咐好的,让提早出来,还有刽子手早就换成我们的人了,就是不知道这个臭丫头和皇上说了什么,回头我好好查查。”灰衣男人对段樾的态度比较恭敬,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秘密,他是段樾的表弟,江悻。

“这个戴觅云,当初在我的面前,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想撞柱而死,要不是那个段溯碍事,她早就死了,还用得着我今天在这里担心,这个段溯,真是丧门星。”

段樾把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恨不得这个茶杯是摔在段溯的身上。

他和段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身为嫡生子的段樾,一向都看不起庶出的段溯,特别是在父亲和段溯的生母去世之后,段樾和母亲把父亲对段溯母子的宠爱化为怨恨,全都报在了段溯身上。

第十章 父债女还

他本来并不喜欢戴觅云,正在苦恼要如何摆脱这段姻缘,忽然接到密报,自己的弟弟和戴觅云睡在了一起,他大喜过望,居然有送上门的好事,本来以为段溯会和戴觅云一样被处死,不料所有的指责都落在先醒来的戴觅云身上,认为是戴觅云有心勾引,段溯并不知情,皇上竟然看在段家历代功勋的份上,轻饶了段溯,只是罚了他作为礼部侍郎的三个月的俸禄。

“本来想着先结果了戴觅云,再对付段溯这个臭小子,今天又出了这桩事!”段樾的手握成拳,一拳打在窗棂,江悻被吓了一跳,收回了轻佻的态度,

“除了这个办法,就没有其他的法子可以让戴觅云去死吗?守宫砂不是让你们毁去了吗?怎么还有?你们做事怎么一点都不干净!”

段樾看到戴觅云,她虽然看似狼狈,实际是从容不迫,她动作优雅地走着,仿似在赴宴一般,眉宇之间,尽是自信的神色,脸庞的脏污难以掩盖她清丽绝俗的容貌。

段樾看到心中更为怒火和焦急,他不能让戴觅云活着,既然戴冠生还不能死,身处皇城的戴觅云一定要死。

“这个……我确实看用刀刺破了守宫砂,至于为什么还有……我一直还没有想通,本来有了皇上的金口圣言,有要命的铡刀等着戴觅云,不想不想……”江悻被段樾的脸色吓到,他收敛了自己毫不在乎的态度,稍微退后了一步。

“我不想再见到戴觅云,一个月之后,我要见到戴觅云的尸体,若不然,我就要见到你的尸体!”段樾的眼中升起腾腾杀气,眯起眼睛,警告江悻。

“其实,戴冠生好歹也是你的老师,怎么你一定要对他们赶尽杀绝?”江悻本来是想转移话题,让段樾稍微息怒,不料更加激怒了段樾。

“你想知道?要不,你代替戴冠生流放三千里,或是代替戴觅云去死?”段樾揪住江悻的衣领,把江悻整个提起来,江悻的脚离开了地面,他吓到差点要叫出声。

把江悻扔在地上,段樾踩在了江悻的心口,把所有的怒气否发泄在江悻的身上。

“要是以后我再听到你说出这种话,你以后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段樾随手拿过一个茶杯,砸在江悻的脑袋上,江悻头破血流,却不敢言语半句,等到段樾出去之后,他才爬起来,一边在心里暗骂,一边叫嚷着要店小二进来给他止血。

“一个连自己恩师都可以赶尽杀绝的人,你留在他的身边,有何作用?他一旦翻脸,你的小命就难保。”

一把清朗的声音在门外传来,长衫翩然,面如冠玉,手持折扇,气度悠然,正是段樾的弟弟段溯。

“你……你!”江悻吓到向后坐在地上,店小二正为他包扎伤口,被他一扯,布条割到他的伤口,他顿时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

“这是送你的见面礼。”段溯的手指点过,江悻几处穴道一麻,顿时觉得头上的痛楚减轻。等到痛楚稍减,他在地上往后挪了好几步。

“你想做什么?我……我不会……背叛……段大人……”江悻一边说,一边想暗中使力,不想段溯已经趁机点住了他的穴道,他如今是手无缚鸡之力。

“我没有让你背叛他,我还不想让你死了,你死了多可惜,少了很多乐趣,我从来不会杀人,放心。”段溯把手中的折扇收起,用折扇轻轻敲了敲江悻的手腕,江悻的手腕当场就脱臼,他也不敢叫出声,生怕得罪段溯,等会就让自己毙命于此。

“你……你……想做什么?”江悻不住地往后退,他一只手握住自己脱臼的手腕,段溯的手法很特别,只有他才可以接回断臼。

“我不会为难你,刚才你所说的,全部给我写下来,按上你的手印,什么时候我想用了,我会告诉你,让你提前逃命。”

段溯笑眯眯地看着江悻,那张迷倒万千许州城少女的脸,笑起来倾倒众生,在江悻看来,却是毛骨悚然,他心中暗自后悔刚才没有跟着段樾一起出去。

“我才不会写,要是我写了,你拿到手,就会立即杀了我。”江悻不是笨蛋,立即拒绝。

“杀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给段樾知道了,岂不打草惊蛇?放心,我会等到我可以保住你的狗命再拿出来,你要是不写,你眼下就要小命不保!”

第十一章 回府

段溯的手一收一伸,折扇搁在江悻的脖子上,江悻感觉到扇骨传来的森森寒气,吞了几口口水,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江悻吊着一直断腕,写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写完。段溯用折扇刺穿江悻的指尖,把江悻的指印盖在纸上,之后如同一阵风的消失了,要不是他用极快的手法为他接回的手腕传来的痛楚,他甚至觉得一切都是梦。

凭着以前的记忆,戴觅云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刑场。

回到了戴府,夏侯骏烨只是把戴冠生全家治罪,还没有封了戴冠生的府邸,戴觅云推开戴府虚掩的大门,虽然门庭冷清,却处处清洁干净,就连门口的石狮子都擦得干干净净,她极为意外,前脚踏进门,下一秒她的腰便被人一把抱住。要不是立时判断出身后的是女人,她的手就要往后捅去。

“小姐,小姐!你真的回来了,我找了你好久了。”

一个扎着圆髻,身材略微矮胖的女人在背后抱住了戴觅云。哭的惊天动地,戴觅云转过身,没有急着推开她,而是在记忆里急速搜索这个女人的资料。

这个女人名叫袁小糖,五岁就被亲父卖入戴府,自小侍候戴觅云,她在一年前十七岁出嫁,所以才能幸免,没有被流放。袁小糖知道戴府出事之后,本来想跟着戴冠生一家流放,是戴冠生阻止了她,他希望袁小糖可以留下照料戴府,照料戴觅云,戴冠生相信自己有回来的一天。

在这具躯体临死之前,袁小糖曾经多次想去探望,结果是一场空,只是见了一次,她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夫家为此也和她划清了界限,可以说,为了戴家她已经失去了一切。

“小糖,为何我没有看到你?”戴觅云迅速评估出眼前这个丫头是自己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她对之前的戴觅云忠心耿耿,心里稍微松一口气,自己还不是孤身一身。

“我也找不到小姐,我个子小,进不了刑场,本来想着……想着……”小糖看着戴觅云,剩下的话说不出口了。

她的身后背着一个包袱,戴觅云眼尖,看到包袱装着的是一卷干净的绢布,还有一套干净的衣裳,显然是为以为要死去的戴觅云准备的东西。

见惯尔虞我诈的世道,戴觅云想不到还有一个如此忠诚的人,她心里感慨,原来的戴觅云,也不是完全一无所有。

“我回来了,以后,戴府就靠我们俩了。”戴觅云伸手接过小糖背上的包袱,包袱已经被小糖的汗水浸透,觅云心中一暖又一酸,戴冠生是京中有名的先生,门生不下百人,出事之后,只有这个丫鬟还留在了戴府。

小糖看到戴觅云,心中一怔,这个小姐和以前的小姐很不相同了,她听人说,小姐在刑场上不知道和皇上说了什么,才得以保住性命,小姐见到外人都会害羞到全身发抖,居然可以和皇上对话,她还是半信半疑,等不到小姐,她就还以为一定是大家说错了,等到见到了戴觅云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才相信了,而戴觅云此刻的言行,让她更为惊讶。

“还不走,我饿了,你做的藕粉糕最好吃了,我们回去,你做给我吃。”

觅云知道小糖的想法,她不想多言,牵着小糖就往回走,她一脚就踢开了大门,小糖的嘴巴更加是张大到可以塞进三个鸡蛋。

“戴小姐,恭喜啊,居然可以保住你的性命回来了,既然保住了性命回来,我们的债就不能死,你得代替你的父亲给把这债给还了啊!”

一个腆着肚子的肥胖男人,手里拿着一根牙签在剔牙,身后跟着好几个打手装扮的人,摸着胖肚子,慢吞吞地走到戴觅云的跟前。

随着他的身影来到戴觅云的眼前,还有一沓厚厚的债单。

“这是什么?”戴觅云接过,上面的字密密麻麻。落款全部都是戴冠生。

“这些都是你爹欠下的债,你爹不在,父债女还。”胖商人盯着戴觅云,说话完全是不怀好意。

“你什么意思?我们老爷不过是……不过是出外,你……你……”小糖挡在戴觅云的面前,她只是想保护戴觅云。

戴觅云迅速浏览了一次那些债单,发觉借钱的人有很多,看来这个胖子是收集了戴冠生的债单。这些债单算起来,有三千两之巨。

她也立即知道,有人想在背后对付自己,这些债单一早就收购了,就等着有适当的时机登场,她不能赖掉,这些债单都有戴冠生的亲笔签字,还有他的手印,只是,戴觅云不明白,为何一个朝廷大员,私下要借如此多的银两。

第十二章 讨债

“好,三天之后,你来拿银子!”戴觅云把债单押到胖子的手上,一脸的轻松。

不可思议的神情同时出现在小糖和胖商人的脸上,三天,她可以筹到三千两?

“要是到时候筹不到钱,你就把我和这个丫鬟卖到青楼,可好?我的身价不会低,戴冠生的女儿,千金大小姐,起码也值三千两。”

小糖的下巴几乎要掉在地上捡不回来了,哪有人会主动要求卖到青楼的?

胖商人也被戴觅云的话镇住,一时呆住了。

戴觅云趁这个机会,看到胖商人的腰间挂着一个钱袋,她顺手就把钱袋一把扯下来,从里面拿出一个不小的银锭子。

“反正也是借了,就不在乎借多一点,我刚回来,肚子饿得很,就再借你的银子给我去填饱肚子,要是我饿死了,你的债,也跟着饿死了,多可惜!到时候,就算你想把我卖到青楼也没门了,哪个青楼会要死人,对吧?”

戴觅云把银锭子在胖商人面前晃了晃,就在胖商人想伸手抓住的时候,她猛地把手收回来,胖商人一个收势不及,往前扑倒在地。正好额头碰在戴觅云的鞋子。

“刚刚回来,我的鞋子沾了不知道多少天的老鼠尿,还来不及换,谢了!”戴觅云故意把脚往上一抬,整个鞋面盖在了胖子的鼻子上,熏得他一阵干呕。

小糖吓到半死,一路走一路回头,生怕胖子追上来,只有戴觅云头都不回地往前走。

戴觅云的记忆很好,只是随意看了几眼,就记得上面的债主的信息,她要立即赶往那些债主府上,她要知道,是谁在背后收购了这些债单,在自己刚刚脱险就立即追债。

小糖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回神过来,懂得带着戴觅云去找那些地方。

第一个是张府,是一家布庄,算是大气的店面,戴觅云记得,戴冠生在这里借了三百两,算是最大的数目了。

戴觅云随手扯过一节上等的丝绸就让自己身上贴,她从刑场回来还没有换过衣裳,她的打扮让店家嫌弃,看店的人,立即就想把戴觅云赶出去。

“赶我出去,我这里可是有你们店主的三百两,怎么?不想要回银子了?”戴觅云厉声说道,她身上与生俱来的贵气自然流露,店家一阵迟疑,难不成自己看走眼了?

“我数三声,要是你不让你的店主出来,三百两,就记在你的头上。”戴觅云没有时间和他耗,她把手里的绸缎往自己的身上磨,不消一会,绸缎立即显出脏污的痕迹。

眼看上等的丝绸就要被她给脏污了,店家差点要哭出来了,这是半两银子一尺的布料啊,要是店主算在自己的头上,他一个月的工钱都没有了。

两人正闹腾,布庄的店主却慢慢的走了出来,他见到戴觅云,摇了摇头,“你家里的债,已经被人收了,和我无关。”

“是谁收了我家的债?你为何要借钱给我的父亲?”戴觅云的眼神如同利剑,射向店主。

“你回去问你爹,当初是他求着我借钱的,要不是我看着你爹可怜,才不会借钱给他。回去回去,不要碍着我做生意,一副穷酸样。”店主挥挥手,好像在赶苍蝇。

戴觅云脑海中的记忆是戴冠生一生正直,不喜欢空口说白话,他问人借钱,除了按照放债人的要求偿还利息,一定还有抵押。

“既然你把我爹的债卖了,就把我爹的抵押品还回来!”戴觅云的柳眉一竖,手往前一伸,伸到店主的鼻子前面。

店主顿时神色慌张,他记得和戴冠生当初说好是只有两个人才知道这件事,他的确是看上了戴家的一件古董才答应借出银子,没有想到戴觅云居然知道有抵押品。

“你……你说……什么……什么抵押品……没有……出去出去,来人,把她们给我赶出去!”店主的眼神游移,不敢对上戴觅云的视线,他转头就叫周围的伙计赶人。

戴觅云一看店主的神色,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她的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卖了她爹的债单,还想白占她家的抵押品,没门!

率先冲上来的两个伙计被戴觅云双手按住手腕,手指缩回,钳住手腕,格拉两声,手腕顿时脱臼,脚尖扫过,点中曲池穴,伙计双腿发软,跪在地上求饶,其他的伙计见到,个个都缩回头,不敢向前。

爆炒帝王宠:重生食全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爆炒帝王宠 或 重生食全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炊烟起,我等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炊烟起,我等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炊烟起,我等你!第1章绝望的滋味你知道绝望是什么滋味吗?比如莫夕爱盛淮安。又比如盛淮安恨她。全世界都知道,莫夕有多爱盛淮安,盛淮安就有多恨她。……“莫夕,你他妈就是这样爱我的?”莫心颜确诊变成植物人的那个晚上,盛淮安像是发了疯一样,把莫夕从医院拖到了莫心颜出事的那条巷子里,将她狠狠的摁在墙上。莫夕被摔得肩膀一痛,不由得痛呼出声,“盛淮安,你听我解释……”“解释?你所谓的解释,就是半夜约心颜去酒吧,然后再买通几个流氓,让他们整夜糟蹋心颜?!”

  • 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章忌日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二十五岁就死了,七十五岁才埋葬。秦世欢就是给自己这样定义的。……天边雷声轰隆,如瀑的暴雨瞬间就倾覆了下来。秦世欢安静地坐在落地窗前,紧紧抱着光洁的双腿,内心不起一丝波澜。她蜷缩起赤裸在空气中的脚趾,把腿拢得更紧,却牵动了脚踝间粗重的铁链一阵“叮叮咚咚”的声响。一间空荡荡除了床什么都没有的屋子,还有脚上彰显处境的铁链,构成了秦世欢这两年来全部的生活。门外突然传来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动静,秦世欢浑

  • 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章离婚吧“陆与江,我们离婚吧。”这是陆与江酒醒后听到顾玥和他说的第一句话。陆与江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冷笑着翻了个身,定定的看着她,“顾玥,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人人都羡慕顾玥,出身贫寒,长相平凡却得以嫁入豪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整个顾家的人,为此身价都涨了几番。可是如今,她竟然一大早出现在陆与江的面前,说要和他离婚。不屑的眼神毫不遮掩的落在她的身上,陆与江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顾玥,我劝你不要和我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

  • 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大雨瓢泼。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沈知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手上却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疯狂的从脸上流下来。半个月前,许烟被人用车撞

  • 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以余生换相思第1章求你放过我滴答。气氛,安静得连房顶的漏水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宋颂的双膝触在冰凉的地面上,肩膀和手臂处传来的剧烈疼痛令她清醒。一只手忽然控制住了她的下颌,迫使她的视线看向他,“我再问你一遍,我的女儿呢!”宋颂听着自己胸膛里的心脏剧烈地砰砰跳动,现在的她,呈跪姿跪在地上,她的双手被人反剪在身后绑了起来,只能姿势屈辱地任由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男人摆弄。她的眼睛想要微微侧向一边,却不受控制地瞄向上首的方向。然而,那个人却不容她一丝探看,仿佛

  • 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01章妻子的义务慕贞贞回到家时,天色已经十分昏暗了。墙壁上的挂钟滴滴答答地走着,这是这幢偌大的豪华别墅里仅有的声音,陪伴着慕贞贞度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慕贞贞感觉此刻的环境格外地凄凉。她循着记忆摸索到了墙壁上的开关,‘啪’地一声打开了。巨大的水晶吊灯光芒四射,刺得慕贞贞眼睛有些生疼。这别墅里的一切都象征着豪华奢靡,只是这一切都不属于她。这一切都属于那个自称是她丈夫的男人,那个每个月只回一次

  • 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一章不是新娘的新娘深夜,金碧辉煌的城堡,矗立在与海岸隔绝的岛屿森林上,豪华壮观无比,岸边人看了都会有种想漂洋过海去居住的冲动。城堡外一排排像铁打似的守卫,可以与古代皇宫守卫媲美,看守得连只苍蝇都不敢在那里撒野。城堡内,欧式宽大柔软的床上,一个跷二郎腿的男人在床边坐着,188cm身体颀长,五官精致完美到祸害全球女性,称之为“国民老公”。其性格:魅惑狂狷、放荡不羁、雷厉风行,做事“快、狠、准”。床对面,矗立一十字架

  • 小说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第1章逃生又遇难夜色如泼墨了一般的漆黑,道路旁高大的树影婆娑,冷婉言瑟瑟发抖的躲在树丛里,生怕会被人发现。她想继续往前跑,可她疼痛难耐的双腿实在是跑不动了。冷婉言知道现在自己呆的地方离大姑家不远,已经在那个黑暗的房间里呆了好几天。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撬开了窗户跳了下来,脚脖子却被崴伤了,被崴的脚脖子肿的像个大馒头。看着眼前无边的夜色,她心里凄惶,想起了那句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古人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去年二月

  • 小说旧爱难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旧爱难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旧爱难寻第0001章陆家唯一的血脉“姐,我怀孕了!”“怀孕?”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南初夏。“我、我……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说着朝南千寻跪下哭了起来。南千寻的心中一滞,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南千寻,你在干什么?”陆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拦在南千寻和南初夏的中间,把南初夏护在身后。“妈……”“你个恶毒的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初夏怀孕了吗?这可是我们陆家唯一的血脉!”陆母上前伸手点在南千寻的脸上。轰!一道晴天霹雳劈在南千寻的脑海中,她的大脑顿

  • 小说相思君知否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相思君知否所思在远道夜色勾勒出红廊朱瓦,宫墙深深,盖不住凤鸣阁内撩人情色之声。帷幕晃动,献帝身下的女子咬牙隐忍,身体却在熟悉的快乐中沉沦,献帝大掌攥住她的长发,骑马一般奋力撞击,女子被颠得欲呕,胃里极其难受,耳边却听到赵献压低声询问。“你就这般看不得朕宠爱旁人?”他施虐一般掐住女子下颚,将她被毁的半边脸扭过来,“朕的丑妃,还真是善妒。”火热抵进身体最深处,似乎有意折磨她,赵献不肯动作,嘴唇贴着她汗湿的脖颈,逼问道,“为何要把珍妃推下荷花池?”“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