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国王千岁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3 15:03:2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国王千岁

第十四章 深夜林中

林子里寂无人声,只有风吹树枝发出的呼啸声以及森林中各种小虫小兽发出的奇奇怪怪的声音。小说国王千岁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罗昂想起了以前妈妈讲的关于森林妖精的故事,以为那些声音都是看不见的妖怪所发出的,不由害怕得打了个寒颤。

由于又想起了妈妈,罗昂暂时忘了害怕,只是更加难过了,几乎要哭出来。

没过多久,林子里响起了脚步声。

“是阿多斯回来了!”罗昂看到了阿多斯的身影,放下心来。

“罗昂,你看我找到了什么?”阿多斯怀里抱了一大堆毛容容的不知什么东西,走了过来。

“那是什么?!”

“这是干苔藓,这样厚得象毯子的苔藓也只有深山里才有——晚上我们可以塾着睡觉。”

阿多斯来来回回忙了好多次,抱了不少苔藓回来,又砍了好多的干柴树枝,堆满了树洞四周围。汇金地随后他在树洞里烧了一堆火,将整个树洞熏烧了一遍,然后将火扒开摊匀,等火熄灭,再用脚一一踩实,等一点火星也没有了,这才将大块大块的苔藓铺在树洞的地面上。

“小罗昂,可以进来休息了。”阿多斯对罗昂招了招手。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了,罗昂正在马上正情绪低落之际,听得阿多斯招呼,立即跳下了马,钻进了树洞。

他立刻在暧烘烘的苔藓上打起滚来:

“啊!阿多斯,好舒服!你可真有本事!”

阿多斯从怀里掏出几个野果:“来,给你。”

“哦!”罗昂欢呼着从阿多斯手中接过了野果,他想了想,然后他分出了一半:“这给你,我们两人一起吃!”

阿多斯心里有些感动:“虽然是王子,却这样懂事,唉,可怜的孩子……”

“我不饿,你都吃了吧!”

孩子毕竟是孩子,不知道阿多斯这是一句善意的谎言,他以为阿多斯真的不饿,便道:“好吧!”香喷喷地吃了起来。

阿多斯接着在树洞前面烧起了一堆旺旺的篝火,添了足够多的柴,火毕毕剥剥地烧着,将黑幽幽的森林挡在外面。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有火,野兽是不会靠近的,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睡觉。但是,阿多斯依然警惕地守护着小罗昂,实在太要睡了,便打个极短的盹儿。

一夜无事,第二天阳光从树枝的空隙间透进林中空地时,两人便又起身赶路了。

当太阳挂在天空正中的时候,阿多斯和罗昂来到了这群山中最高峰的山脚下。

“好高的山啊!”罗昂昂起了小脑袋:“我们可以骑着马上去吗?”

“当然不行!”阿多斯跳下马来,把罗昂抱下了马,然后卸下了马鞍,拨出剑来,挑断了马缰,拍拍马背,马儿便跑开了。

“阿多斯,你把马儿放了!?”

“是,它自由了。”

“那,到我们下山的时候,它还会来找我们吗?”

“哈!”小罗昂稚气的问题让阿多斯感到有些好笑,随即一本正经地道:“这个嘛,我不知道到那时它是否记得我们,如果它还记得的话,也许会来找我们吧。网站huijindi.com

“它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听了阿多斯的回答,小罗昂十分有把握地说道,“因为我经常抚摸它。”

“好了,不管它了,罗昂,我们还是先上山吧。”

“好吧,阿多斯。”

阿多斯牵了罗昂的手,沿着一条人迹罕至,几乎看不见的小道,迈步向山上攀去。

上山之路十分艰难,两人一步一步,慢慢上到了山腰处,眼前有一处小小的平台。“好啊!”罗昂高兴得叫了一声,两人上了平台。从平台上往下看,河流如带,绿树如草,这里已是极高处了。阅读huijindi.com

两人喘了口气,准备再往上攀爬,可是一抬头,两人都傻眼了:眼前是山路的尽头:一片悬崖绝壁出现在在两人眼前,刚开始还有些倾斜的坡度可以攀爬,但是过了这一段之后,上面完全是陡直的崖壁,崖壁之上,云雾遮绝,飞鸟都看不见一只。

阿多斯在平台查看了一圈,再也没有另外的道路可以通行:要不下山而去,要不变成壁虎爬上去;但两人都变不成壁虎,只好呆呆望着光溜溜的石壁发楞。

“怎么办?阿多斯,我们还是回去吧!”呆了好一会,罗昂说道。

“不!我们绝不能回去。要回去,那也是十三年之后,当你长大成人了的时候!”阿多斯咬咬牙,忽然冲着山顶大叫了起来:

“埃俄拉师大法师,请让我们上去吧,国王让我们来找您!”

“大法师,让我们上去吧!”罗昂也扯起了嫩嗓子叫了起来。

群山间响起了两人的回声,附近山上的一群鹤鸟被惊得“扑楞楞”的飞了起来,绕山盘旋飞行。

可是两人直叫得嗓子眼都发痛了,上面却没有一点儿动静;如果山顶上有人,在这个位置大喊,一定可以听见。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阿多斯心不禁怀疑起来了:“上面是不是没有人?埃俄拉斯大法师根本不在上面?!”

“罗昂殿下,抱歉得很,我想我们可能弄错了,”阿多斯说道:“现在,我们必须下山去。”

“啊!”小罗昂脸上露出了喜色:“你是说我们要回去了,是吗?”

“不!不是回去。我猜想也许我们弄错了:山的另一边可能还有一条上山的路,我们应该走那条路。好吧,现在我们先下山,然后从那一条路再爬上山顶。”

“啊!还要爬?!阿多斯,我的腿好痛啊!”罗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就让我来背着您爬吧,殿下。”阿多斯蹲下了身子。

就在这时,只听得罗昂大叫了起来:“瞧啊!阿多斯,那是什么!?”

阿多斯急忙转身,只见眼前的悬崖绝壁之上,一条粗绳索模样的东西正从山顶上慢慢往下垂放。

“啊!”阿多斯激动得跳了起来:“小罗昂,上面有人!埃俄拉斯大法师真的在上面,他听到我们喊声了。他放下了绳子,他是让我们攀着绳子上去呢!”

“不行!我手小,这绳子我握不紧,爬到一半我肯定得摔下来!”罗昂还是很想妈妈,很想回去。

“啊,这是个问题!”阿多斯挠了挠脑袋。

国王千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国王千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