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再嫁温柔暴君5章(5 乱世流离,祸之(三))

2017/11/14 19:10: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再嫁温柔暴君

5 乱世流离,祸之(三)

流离的眼中沐夏便是她此生唯一的依靠,她知道不论以后世事会如何,她会依旧对他不离不弃。

沐夏低眉瞧了一眼瞬间敛去笑容的流离,拿着手中的馒头却是怎么也咬不下去。

“流离,你爱舞,云都正在举办比赛,你不要去看看吗?”

他知道流离爱舞,汇金地每日皆会花去一大半的时间习舞,而他也偶尔有几次悄悄跟随流离去荒郊,却不料,虽然穿着破烂的流离跳起舞来竟然是那般的勾人,她这个乞丐名不符实……

闻言,流离却是抬头露出一抹浅笑,“你不提醒我还忘了,那你就好好呆着吧。”

流离匆忙的将馒头塞入沐夏的手里,往庙外跑去。推荐huijindi.com

她却是猛的想起若是得了这比赛的第一名,还可以得到银子,这样不就可以给沐夏治腿了么?

脸上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浓,却不料,这一去,命运随之改变……

庙里的沐夏却是看着手中的馒头痴痴的笑了起来,流离虽是在乞丐堆里长大,可是她却自幼便爱好习舞,这是她唯一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

流离千辛万苦的挤进了人群之中,汇金地人们一见她又脏又矮小,每人皆避之不及。

见此,流离却是依旧使劲的往舞台靠去,每年,沐夏都会带她来看比赛,唯有今年沐夏却是不能来了,别人若是欺负她,沐夏总是挡在她的身前不让她受一丝伤害,而今年,汇金地沐夏却躺在破庙里忍受病痛的折磨,沐夏那么爱凑热闹,这样的日子怎么会不想来呢?

流离垫着脚尖目不转睛的看着高高的舞台上等得是昏昏欲睡,看着那些衣着华丽的少女们在舞台上扭动腰肢,双眼还不断的对着四大公子抛媚眼,只觉着,俗!

两个字,很俗!

不是她自视甚高,而是实在是这些人的舞姿不堪入目……

终于,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虚度过去了。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骄阳似火,流离早已经是疲惫不堪,满头大汗,可是,她仍然不愿意放弃,这是沐夏的机会,也是她唯一的机会。

舞台之上的楼阁之处,只见并排而坐的四位公子其中一位身着华丽紫袍的贵公子,再嫁温柔暴君5章(5 乱世流离,祸之(三))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淡淡的说道:“再看下去,只怕会污了本王的眼。”

如此轻蔑而又不屑的语气,竟然也让人沉醉于他的笑意之中。

此言一出,另外的三位也并未开口说话,而是依旧看着底下的舞蹈,虽然入不得眼……

见此,紫袍少年略微有些稚嫩的脸上却是滑过一道鄙夷,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都这时候了,还要比耐性?

时间眨眼一过,太阳已经逐渐西沉,而紫袍少年脸上的不耐更是越发的明显,让他在这里活受罪还不如回宫去斗蟋蟀!

流离的耐性也快被磨尽了,这太阳快要下山了,想必也要结束了。

她的心情是痛苦而又快乐的,痛苦的是整整一天了,居然还有人上去比舞。

快乐的是还好没有人得了第一。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再嫁温柔暴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再嫁温柔暴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端先生请矜持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端先生请矜持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端先生请矜持6.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怎么可能?小九九怎么可能不是他亲生的!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份文件肯定是造了假。我刚一把疑虑说出口,阎磊就笑了起来,那笑容,是那样的苦涩。“你笑什么?谁知道会不会被人动了手脚呢?”没有了那一天的狂躁,他的神情里,只有尘埃落定后的绝望,“我早就料到你要这么说。”“可是——”“这是那晚我爸爸用你给小九九擦伤口的卫生纸上提取的血液,还有我的血液样本,一起送到我们军区医院做的。你说说,是谁要害你?我爸?还是做鉴

  • 小说说好不爱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说好不爱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说好不爱你第6章:挑衅我见气氛缓和了,白眼也懒得送他了,也跟着笑,“诶!我可是认真的,你们笑啥呢?”我不说话还好,一说他们笑的得更欢,唯独某队长是又低头将脑袋埋水烟筒上。经过我和小周这一把自来熟的套路示好,尴尬已经不在,他们看我们的目光也变得亲和了许多,那老板站起来就问我们要吃点什么。李叔和另外两小年轻笑着就说,还弄什么,那么多菜,添两副碗筷就好。他们不仅给我们填了碗筷,还填了酒杯,其实我只要说我不会喝就好,但是我没有,因为跟他们这种淳朴直率的人

  • 小说余情与你共白首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情与你共白首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余情与你共白首第6章他的睿智,我的狼狈我缩了缩脖子,满心凄凉。“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没什么可以被骗走了。”正在这时,好几辆登山车冲了上来,直接停在了我们面前。打头的那个男人单脚撑车,直起腰看看我,又看看披在我身上的衣服。“我去,度云,你爷的天生犯桃花啊,深更半夜在这鸟不拉屎的山上都能有艳遇。”身旁的男人伸脚踢了一下他的前轮胎。“你眼瞎啊?”听他这么一说,那人才又仔细地将我打量了一遍,看见我双腿的血,目光惊了惊。“这,啥情况?”话刚落下,不远处车灯的

  • 小说情难自控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难自控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情难自控第六章我点了点头。这不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吗?为什么我却那么的难受?就这样我顺利的搬进了何家的别墅,搬家的那天,我始终都没有见到何奕鸣的身影。后来何风告诉我,何奕鸣去出差了,在我搬家的前一天走的。何风的母亲是一个温婉的女人,又或许是一直都习惯了对所有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并没有反对我和何风的同居,而是仔仔细细地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还在晚饭的时候问我有没有什么需要购买的生活用品。我礼貌的拒绝了,对于这样一个女人,我始终充满着愧疚。毕竟他在乎的两个

  • 小说风生水起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风生水起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风生水起第六章鬼叫餐我眼珠子一转,沉声说道:“老严,你见识广,能不能看出是什么人在做局?”老严从茶几上拿起一盒烟,抛给我一根,点上一根叼在嘴里:“把那块血玉给我瞅瞅。”我点点头,回了一趟店里,把刘美玲之前拿给我的血玉用红布包好,拿过来给老严相一相。老严拿着血玉在手里端详了老半天,终于开口了。“这背后捣鬼的人,手段相当残忍。对了,你对仿制的血玉了解吗?”“这个我当然知道,那些黑心商贩,抓几只流浪猫狗,让它们活吞了玉石,然后将这些猫狗活埋,过个三五年之后

  • 小说妻子的秘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妻子的秘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妻子的秘密第六章,被下药的安琪里面坐在正中间的十个四十多岁的胖子,他应该就是想要潜规则雨柔的李天,长成这个样子估计也是个酒囊饭桶。李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带着金表金项链,一看就是个暴发户,一脸的肥肉让人看到就恶心,他那色眯眯的小眼睛正盯着坐在旁边的安琪,眼睛不住的望着安琪的胸口大腿上瞟着,恨不得眼睛钻进去一般。我看到别人这么看我老婆,心里格外的不爽,不过我没有冲动,只是在门口静静地听着。李天这时候色眯眯的打开了一瓶红酒,倒了两杯后递给安琪一杯说道:“你能

  • 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最强大帝在校园第六章地球修者“嗖嗖嗖!”两个人影进入林宏的视线。“鬼面老贼休走!”一声女子怒喝,女子出现,她一脸英气,穿着一身运动简衣。“小女娃,你已经追了老鬼一个多小时了,小心累死。”低矮老者大声道,他手中拿着一把“鬼面帆”。“哼!像你这样以婴儿尸体修炼的恶人终究逃不了统武盟的追杀,识相的话就束手就擒。”英气女子开口说道。入夜,街道一盏盏路灯照明,散发出微黄光芒,一道人影如一鬼魅般跟在二人身后。二人一逃一追,很快到了一处少有人来到的荒郊。月色

  • 小说百鬼夜行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百鬼夜行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百鬼夜行章六鬼话连篇爷爷知道黄金肉的好处,一见我说有鬼,瞬间明白了,大肆呼喊,“别,别碰我孙子,你敢碰我孙子,我让你魂飞魄散。”停下了手里的活,过去抱我。鬼之事,自古有之,但真能见到过鬼的却少之又少,因为鬼是轻易不敢靠近人的,还有就是,一般人也看不到鬼。所谓,人鬼殊途。完全是两个世界。当然也不用谈鬼到色变,一般的小鬼,对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如同隐藏的昆虫一样,处处藏匿。“呜!”“呜!”女鬼这时刚出来,嘤笑着,有些畏畏缩缩,如美女蛇一样,伸展开来,在

  • 小说乡村小神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乡村小神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乡村小神医第六章打开心结这是初吻啊!作为一个二十多年和自己的老爹相依为命,从穷山村里出去上学的穷学生,赵齐贤虽然在外面上过几年学,可却一直都没有碰过女人,也从来没有谈过一场恋爱,这还是他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初吻!赵齐贤以前一直都无法理解,两个人抱在一块啃来啃去,能有什么乐趣?在他看来,亲吻这件事,和同时啃两根烤肠没什么区别,他也一向兴趣不大,在他看来,这和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里真枪实弹的场面相差太远,他向往女人的身体,可却对接吻没有什么期盼。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 小说求邪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求邪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求邪第六章来自鬼魂的警告我的后背刚刚贴上院墙时,眼睛就往过道儿的方向看了过去,没等我看出什么,我眼角的余光就看见一楼的窗帘动了一下。我猛然侧头时,正好看见了窗帘后面的半张面孔——蒋月彤。蒋月彤身上的白衣几乎跟白色的窗帘连为了一体,乍看之下就像是窗帘背后只有那么一颗人头。对方的眼珠随着我的面孔左右转动时,嘴角上也跟着露出了一丝冷笑。我用脚踢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伸手一抄,抓住石头往玻璃上砸了过去。石块砸碎玻璃的声音在深更半夜里传出老远,楼上几户养狗的人家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