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5 13:28: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

第二章 地府丢鬼啦

地府,一个急急忙忙的身影匆匆而过。网站http://www.huijindi.com/“鬼帝大人,不好了!大事不好!”

只见一张精致的人皮塌上,躺着一个闭目养神的黑衣男子。

听到声音,一双勾魂的桃花眼缓缓睁开,唇角一勾,吐出一句魅惑众生的话来:“你说本帝哪里不好了?”

来报的小鬼站定,看到那一抹笑意,心神一荡,猛地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跪下磕头左右开弓甩起自己的耳光来:“属下该死,属下该死。是属下言语有误……”

在地府,鬼帝的身份仅次于阎帝,很多鬼有时候宁愿得罪阎帝都不愿意去得罪鬼帝,那是因为……鬼帝大人实在是很可怕啊!

“啪啪啪!”

没几下,那小鬼整张脸就肿的不像话了,由此可见下手多么重。

“行了行了,究竟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男人摆摆手,又闭上双眼静静等待回答。

小鬼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偷偷的看过去,又咽了咽口水,“启禀鬼帝大人,一直被放逐无间地狱的怨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桃花眼瞬间睁开,男子突然坐起,凌厉的目光直射那小鬼,“你说什么?”

“回……回大人……怨鬼不见了!”

男子突然就笑了,俊逸的脸上越发的温和,他好整以暇的拨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小说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这么大的事情阎帝知道吗?”

这一问,小鬼只觉得自己要哭了。“阎……阎帝前几天离开了地府,去度假了。”

度假?

男子笑得更加温和了,薄薄的唇抿成一个弯弯的弧度,一张俊颜远远看去,宛若一朵黑莲,散发着致命的味道。“去了多久?”

“三……三天!”

“那为什么没有告诉本帝这件事?”

幸好鬼是不会流汗的,不然那小鬼现在一定是汗如雨下。

只见那小鬼再也受不了这可怕的气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整个身体抖如筛糠,一边哭一边回答道:“是阎帝不让告诉您的,说是要给您一个惊喜!”

……

听他哭的闹心,鬼帝直接一巴掌就把他扇了出去,转身就将自己刚才躺过的人皮塌子震成了粉末。

“该死的,难怪要送本帝这么好的塌子,感情自己去度假把所有的事情丢给本帝了!”

“度假……度假……堂堂地府哪里来的假……”

“怨鬼这种级别的鬼,又得劳烦本帝出马,还让不让本帝睡觉了……”

“堂堂地府,居然让鬼跑了,本帝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殿外的阶梯上,正要前来禀告的几个小鬼纷纷缩了缩脖子,鬼帝大人似乎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说明huijindi.com

娘捏……要是现在进去禀告鬼帝,无间地狱少了好些个鬼,他们会不会再死一次啊?

经过深刻的思考后,小鬼们做出了一个决定,为了鬼帝大人的身体着想,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禀告了!

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听闻女儿醒了,母亲林默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看着因为发烧脸蛋通红的苏琴,两只眼睛瞬间就红了,直接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琴,你可吓死妈了!村头的李瞎子说你不是因为淋雨才病的这么狠,是有鬼摸了你,一开始我还不信,没想到按照他的法子叫碗,你就真的醒了!”

叫碗,是因为小孩子阳气少,有时候经过一个地方会被孤魂野鬼或者逝去的亲人“摸”到。之后会有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整个脑袋昏昏沉沉没力气等症状。跟感冒的症状十分相似,但是吃过药又不见好。

这个时候,很多农村人就会用干净的碗接一碗水,拿三根筷子一边叫那个死去人的名字一边问是不是他,如果筷子立起来了,那就要去给他烧纸。

一下子,苏琴就理清了思绪,记得十岁的时候,她淋了一场大雨,发烧昏迷了三天,也就是从这个之后,双眼就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了。

难道说,自己的重生是跟这有关系?

“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这种迷信的事情少在孩子面前说。说明huijindi.com

紧跟着,苏琴看到了父亲那张熟悉的脸,这一刻,她的视线还落在那个时候自己一刀插入他身体的位置。苏琴鼻子一酸,咬了咬牙,小拳头突然紧了紧,指甲险些划破手心。

“嘻嘻,我就说小琴姐姐会没事的,婶婶你快别哭了。”苏莹莹比她小三岁,只见她蹬掉的自己的鞋子一溜烟爬上床,两颗水灵灵的眼睛望着苏琴。

苏琴心中一暖,妈妈的身上还有未散去的纸钱味。爸爸的眼底也是满怀关切,还有眼前这个最喜欢缠着自己的小堂妹。

这种不真实感,苏琴再也忍不住,一框热泪就掉了下来。版权http://www.huijindi.com/“妈,爸,对不起……”

说完就哭倒在她的怀里。

妈,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让你死的莫名其妙。

爸,对不起,我亲手杀了你。

面对他们,苏琴现在有的,只有愧疚。

“嗨,你这孩子,怎么病了之后就这么懂事了,还知道跟你妈道歉了。”林默只以为女儿是怕自己责骂变得这样,也没有在多说,只因为她的这一句道歉变得欣慰起来,看来经过这一病还长大了不少。

苏德正看了看哭的稀里哗啦的的女儿,终于暗自卸下一口气,转身朝厨房走了,“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说明huijindi.com

“小琴姐姐,你睡了这三天,这些天都没有人跟莹莹玩了,你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出去玩。”苏莹莹小大人似得拍了拍苏琴的肩膀,说道。

傍晚,残阳似血,苏琴站在自家门口看着远远近近走过来几个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暗自发誓,这一次,她苏琴一定会守护好家人。

随后,她将那一抹恨意深深掩藏起来。

那个被硫酸泼过脸的男人,还有八年的时间,我一定会将你找出来!

“妈妈……爸爸……”苏莹莹看清了来人,撒腿就跑了过去,一下子扑到一个女人身上,“咯咯”的笑着。

这个女人,正是苏琴的伯母。

爷爷苏爱国,以前是个教书先生,一身酸儒味,平时有事没事就喜欢教育一下两个孙儿。

奶奶魏芬,这些年一直卧病在床,但脾气不减当年,难伺候。

大儿子苏德金,大儿媳妇钱芳,也就是苏莹莹的爸爸妈妈,平时也比较好吃懒做。

苏琴的爸爸苏德正是老幺,但也是这个家里或最多的人,但也没有什么怨言。

生长在农村,男人和女人都是需要去劳作。苏琴生病的这几天,苏德正和林默一心扑在女儿身上,田地里的事情也就很少管,这可是让钱芳一肚子怨气了。

事实上,钱芳是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跟苏琴玩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她总有一种看不顺眼的感觉。

就在她出生之后,婆婆一直卧床不起,在莹莹出生之后又稍微好了一点。但也是经常打针吃药,这一大家子人本来就生活拮据,再加上个吃药老不好的婆婆,这日子就更加艰难了。

第三章 泛黄小本

“莹莹,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找你堂姐玩你就是不听。”一回到房间,钱芳就把门关上,开始教育起女儿来。“妈平时怎么跟你说的,你堂姐这个人容易招鬼,难道你要让鬼到时候把你吃掉?”

“可是……可是小琴姐姐对我很好!”苏莹莹紧巴巴皱着眉毛,小嘴嘟囔道。

“你连妈妈的话也不听了是不是,你看看她这几天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多半就是鬼上身了。你以后就跟她玩吧,等哪一天你也变成那样我可不管你!”见女儿依旧不听自己的话,钱芳火了,这几天下地劳作,她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现在还看见自己女儿跟那个苏琴在一起,她就一肚子气。

而且刚才,这个小鬼站在夕阳下的样子,一想起来,莫名其妙的就打了个冷颤,那画面,怎么都觉得鬼气森森的。

苏琴站在手里端着一碗饺子,静静的站在门口,这些对话一句不落的进入到了她的耳中。伯母一向不喜欢她苏琴是知道的,连着奶奶和爷爷也是一样的。

前一世,苏德金和苏德正两家人分家之后,就开始平步青云。更加坚信了是自己拖累了他们家的想法,所以后来再也没有什么往来,只是后来听说后来生意都赔了。

等房间里面的两人说的差不多了,苏琴敲开了门,“伯母,我爸说你们忙了一天也累了,就先包了点饺子让你们先垫垫肚子,饭一会就好了。”

见苏琴进来,钱芳有些尴尬,不过马上就摆出一副家长的样子,“行了,你就先放那吧,你伯伯一会抽完烟就过来吃了。”

眼皮子掀了掀,见堂妹瘪着小嘴眼眶红红的,她却没有说话,然后静静的退出屋子。

这一袭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不管是伯母是怎么想,现在的苏琴并没有像小时候知道真相时候那种气氛,反而多了一份宁静。

放了学,苏莹莹还是像往常一样跟在苏琴身边叽叽喳喳的,“小琴姐姐,听说你最近成绩突飞猛进,爷爷还夸你了……”

“小琴姐姐,我跟你说哦,最近来了好多人说是要进山,我爸爸说,那些人都是去挖坟……”

苏琴认真听着,偶尔打上几句话,当听到最后一个消息的时候,皱了皱眉。

莹莹口中的挖坟就是盗墓吧,他们村子后面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想着,苏琴突然站定。

“哎哟,小琴姐姐你干嘛突然停下啊。”摸着撞得红彤彤的鼻子,苏莹莹十分不解。

顺着苏琴的目光,苏莹莹看到一个废品站,看似一对夫妻在整理一些空的饮料瓶和一些废纸。

苏琴上前几步蹲下,捡起一本泛黄的小本,上面的字迹大多数都模糊了,封面也残破不堪,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名字。

就在刚才,她的眼前闪过一道微弱的薄光,好像就是这个小本。翻了几页,苏琴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因为上面不是别的,正是叙述的阴阳眼。

现在的她,还处于阴阳眼初期,所以基本上能够看到的只是有些光。她知道,到了后期,她的眼睛就会渐渐的看到鬼魂了。

“小琴姐姐,你在看什么呀,这本书都破成这样了。”见她有些反常,苏莹莹也蹲在一边,撅起小嘴问道。

回过神,苏琴淡淡一笑,合起小本便站了起来,“没什么,感觉这个挺有意思的。”说着就朝那对夫妻走了过去。“老板,我想跟您买这个小本。”

两个人齐齐抬头,只见苏琴和苏莹莹背着书包站在一起,面前还带着红领巾,小模样看起来特别讨喜。

苏琴笑得一脸天真的看着他们,“叔叔,我喜欢这个,可以卖给我吗?”

一边的苏莹莹悄悄拉了拉苏琴,“小琴姐姐,你要这废纸做什么?”看看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花钱买下来。

男的看了看那小本的厚度,巴掌大小,纸张泛黄的不得了,且只有薄薄的几页纸。用沾满灰的手扣了扣头皮,憨厚的笑了笑,“小同学,你要是喜欢就拿走吧。”

听到老板的话,苏莹莹面上一喜,正准备转头就走,哪知苏琴开口了。“那可不行啊,您这边做生意很辛苦的,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拿走呢。这样吧,我给您一角钱,这个小本子我拿走了。”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一角递了过去。

这个两毛钱就能买个早餐的年代,用一角线去买一个破烂的小本简直是绰绰有余。苏莹莹有些不开心了,“小琴姐姐,那个破本怎么值这么多钱了?”

刚才她也看了一眼上面写的东西,完全都是一些看不懂的字。哎……怎么感觉小琴姐姐自从发烧好了之后就变了个人似得,也不想以前一样了。

见交易好了,苏莹莹的小嘴不停嘟囔着,一张小脸皱巴巴的跟一个包子似得。余光瞟去,却一下子被吸引了。

此时的苏琴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风轻云淡,即使是一张稚嫩的小脸,也有一种让人感到舒适的味道,说的话根本无法让人觉得她是一个十岁的小孩。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个身影,一直蹲在地上看着苏琴的老板娘叹了一口气。“孩子他爸,要是咱们的女儿能够活到现在,不知道会不会也这么懂事。”

男人默默的收回视线,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两人瞬间沉默起来。

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小本,回到家吃了饭,苏琴迫不及待的就打开小本钻研起来。

上面大部分都是一些繁体字,用文言文写成,有的地方连她也需要去翻字典,所以刚才她根本不担心苏莹莹看得懂。

“小琴啊,一会你去看看你奶奶,最近你爷爷在她面前夸你成绩提高了不少,你去给她说说,让她乐一乐。”林默端了一杯茶走进来,见女儿还在学习,嘱咐了一句就出去了,根本没有怀疑她是在解读关于自己的秘密。

“恩好的,我会去的。”苏琴点点头,又将精力放回字典上。

近几天苏琴的奶奶身体好了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人比之前精神要好的多了。只不过苏琴前去看过她几次,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倒是爷爷,对于苏琴的成绩还算是满意。

第四章 盗墓三人组

星期天一大早,苏德正和林默两人正要去下田劳作,苏琴也拎了个草帽打算去帮忙。结果就看到一行三人朝自己家走了过来,期中一个比较胖、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操着一口不太纯正的普通话问道。

“哎?老乡,知道苏德正的家在哪里?”说话间,两颗三角眼转的滴溜溜的,透出一股子人精味来。

他的身边紧跟着是一个瘦瘦高高皮肤黝黑的人,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目光正远远的望向那一片山脉。

这两人的后面,站着一个带着黑色平光镜的小胡子,厚厚的镜片遮住了大半张脸。

苏琴皱了皱眉,眼前这三人背后都背着特大的登山包,且质量极好。看样子是装了不少东西,想起前几天苏莹莹跟自己说的,最近有很多人进山,她的心一下子就紧了起来。

这三人……是去盗墓的。

苏德正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这三人找自己做什么,于是试探着问:“我就是苏德正,请问几位是?”

“哦?原来你就是啊!幸会幸会,”胖子说着便上前掏了支烟递过来,“我们哥几个是过来这里旅游的,来到村口就听说你们家的田地离那块位置比较近,熟悉那里的地形,所以就想找您带个路。”

苏琴一家的地在全村最远的位置,平常有时候她也会去帮帮忙,偶尔也偷偷的跟苏莹莹去那里玩。说起地形,她自认身为是比父母亲熟悉的。

而胖子说的那一块地方,不止苏琴知道,全村也基本上都知道。

听说那里边埋了一个战国时期的大官,但是没有人敢往那里走,以前有几次几个小年轻壮着胆子往里面走,最后还是原地不动在那里绕了一圈,有的说看见鬼了,有的说看见了好多尸体,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去那里了。

“旅游?怎么往那种地方跑啊?”苏德正接过烟并没有抽,而是皱着眉问道。

“我听说城里人旅游都是要找个好地方游山玩水的,咱们这位置穷乡僻壤的,没什么玩头的。而且你们可不知道,那个地方邪乎的很呢,之前咱们村有几个年轻人……”看几个人真的像是要去游山玩水的打扮,林默就信了,开始好言相劝起来。

胖子听着,一边跟着笑,一边不时的插一下嘴。到最后林默以为他都听进去了的时候,却听到:“大姐您放心,这向导费我们一定不会亏待您的。”说着,便掏出五张一百的钱来。

正值此时,钱芳起床做饭,看到几张大钱瞬间就扑了上去。“哎哟,不就是带个路嘛,您几个放心,我小叔子他们一定带你们过去!”

收起钱,钱芳就跟苏德正和林默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不要放过这次机会。“还愣着做什么,快带着几位上山转几圈啊。”

“呵呵,几位放心,这只是一半的定金,等我们几个到了之后,再支付剩下的一半。”胖子看出了些什么,呵呵一笑,也不再多说,便站在一旁等着。

“阿芳姐,你做什么,这种钱我们怎么要得?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几个是做什么的。”林默心里着急着,想要把钱还回去,但是钱芳却白了一眼,直接对苏德正说到,“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种地钱有多么的难挣,不说小琴和莹莹每年的学费,还有老太太的药费。这些钱都足够我们少辛苦半年了,再说,咱们又不是一定要给他们带进里头的山里去。”

见苏德正不答话,钱芳哼了一声,拍了拍鼓鼓的口袋,“反正这钱我是拿了,今儿个德全去镇上了,你们就把他们带过去吧。”

林默又气又急,但是当着这三个人的面又不好说什么,钱都已经被拿了,自己不给带路实在说不过去。

经过最终商议,一家三人一起带过去,然后苏德正和林默在地里干活,由苏琴带他们过去。

“大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让这个小娃娃带我们上山,这不是逗我李三的嘛?”跟胖子李三一起的两个人始终不说话,但是现在那个高个子已经表现出了不满。

“叔叔您放心,那条路我走过很多次了,连我爸妈都没有这么熟悉呢,您就放心吧。这地里的事情还得做呢,要不然明天下雨了就又做不成了。”

好不容易说服了苏德正和林默,他两人是坚决不想让苏琴冒这个险的,但是实在昨天大哥那两人留下的活太多抽不开身了。

好说歹说终于上路了,苏琴挂着个草帽走在最前面,心里却在暗自思量着。

昨天根据那个泛黄小本所说,她只读懂了一点点,只说是阴女适合在极阴之地。按照上面的法子,时间长了,她的眼睛还可以控制一些东西。

“小丫头,这前面还有多远。”一行人走了许久,约莫半个多小时,却还没有看到上山的路,带着黑色平光镜的小胡子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问道。

“哦,大概还要走半个小时呢。”苏琴看了看路程,回答道。

“怎么这么远?”

苏琴很疑惑,一般去盗墓的人别的不说,至少体力应该算是不错的啊。

李三头也不回,直接就打断了对话“废话少说,赶紧走吧。”

山路比较崎岖,整个山脉蜿蜿蜒蜒的仿若一条龙沉睡着。层层微风吹起下面的梯田,翠绿一片,远远看去,就像是误入了仙境一般。

也不知道是因为那泛黄小本的关系还是怎的,苏琴只觉得今天的自己格外的耳聪目明。

又走了一段路,灌木变得更多起来,树木也更加的茂密了。走到一块破石碑前,苏琴就不愿意再往前走了。“叔叔,前面那里我就没有去过了,你们就在这附近就好了,那里面毒虫和瘴气也比较多,免得到时候咬伤了就不好了。”

为了不被这一行人怀疑,苏琴用着十分天真的语气嘱咐道,心中却暗自被自己恶心了一把。

高个子从背包里拿出一块破旧的地图,仔细的看了看。再往前就是一片薄雾笼罩的密林了,相比离目的地不远了。于是三人交换了一个眼色,胖子乐呵呵的拿出五张一百的直接就塞到苏琴的手上。

“那什么,小妹妹,我们就在这里附近转一转,你先回去吧。”

苏琴心思一动,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看着三人走远,苏琴并没有逗留,而是往他们相反的地方走去,她记得那个地方有一片坟地。现在是正午时刻,既能够克制阴气又对自己的身体有好处。

穿过丛丛灌木,苏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来,渐渐的就感觉得一股寒气袭来,她努力的瞪大眼睛想要看到之前发现那个泛黄小本一样的光,却无济于事。

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鬼眼神瞳 或 出版影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蒙古】 吴艳龙| 追溯我的同桌

    来了秋天,我怀着留恋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从屋檐下迁走的燕子。那一个个闪亮的黑点,陆续消失在苍荒的天边。去了冬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曾居在屋檐下的燕子,我终于看见,几个轻捷的黑点在天际呈现。凡事都有根有源,我只以此小诗为由,追忆初中三年那既温又馨的学习生活。从我村骑自行车向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库伦图公社.(过去称公社现在改为乡镇)。颠簸的土街道两侧是低矮的小商店,专供穷孩子们买书本,或零食的地方,.也有家常用品。偶然跃起一座大的建筑,那是供销社的门市部。这在当时是库伦

  • 【湖北】黄朝忠 | 老盖(小说)

    麦子黄梢的一天,池乡长来到盖印村查看生产。快晌午了,乡长要走。村主任老汤说:“就11点了,在村里吃顿便饭呗。”“便饭也不能吃。”池乡长说:“老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八项规定,不许领导干部在下面吃饭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我知道。”老汤说:“不上酒店,就在农家吃顿便饭呗。再说,你领导下乡总不能把锅背在身上啥?中午了,你回乡政府食堂吃饭,怕是赶不上了哦。”池乡长抬腕一看手表,也是赶不上了.说:“老汤,就在你家随便吃点吧。”老汤说:“老婆回娘家去了,没人做饭,安排在老盖家,我陪你。”这时,老汤在一旁给

  •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征稿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是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主办的一个订阅号,在广大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之下,创办两年半以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目前关注人数已达六万五千余人。二月份主题: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投稿参与进来。其他稿件仍在需求范围之内,望广大红学研究者或爱好者踊跃投稿,分享您的读红心得。现将订阅号征稿要求发布如下:1、在微信订阅号上发表的文章,不局限于论文,与《红楼梦》有关的杂文、赏析、读后感、活动介绍、书讯等均可,文章以四千字以内为宜,在文中注明作者姓名。2、需作者本人投稿,首发需在学刊订

  • 【秦可卿】倾国倾城莫倾情

    作者林建勇庄子说:“人固无情。”惠子听到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充满疑惑的问庄子:“无情还是人吗?”庄子解释道:“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不以好恶内伤其身。”有好恶之心便有情绪,有了情绪心便不能平静,不能安然。庄子所说的无情是指人不能被情所伤。《红楼梦》中提到:“宿孽总因情。”一个“情”字带来的悲欢离合说不尽也道不完。情是《红楼梦》一书的线索。书中人人有情。可是曹雪芹却忍不住要问,谁的情是真情?于是在《红楼梦》的引子中他感慨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俗世所谓的情只不过是私欲的外化,是逢场

  • 【河北】汤云博诗歌集合

    第一课寂静了一夏天的保定学院在第一声报道之后突然热闹拖着沉重的行李捧着三年的果实离家的游子终究要去更远的地方我知道从踏入校门的第一步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故乡稚嫩的小伙子一本正经的说着普通话却还是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回到家脱下新衣一头扎进玉米堆里记忆中故乡只是爸妈和土地写给祖国祖国不是父亲是母亲无言又慈爱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我们拥在一起感觉好暖以前的磨难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不言但成为我不退却的理由一片叶子一片叶子落地本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可它偏不不愿作人们口中的春泥拽着风的衣角挣脱泥水的纠缠不知重点,

  • 查理·芒格的19本推荐书清单

    姚斌丨华研数据查理·芒格说,在他的一生中,他认识的各个领域的智者都在不停地阅读——没有不看书的智者。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会让我们吃惊,而他的阅读量也会让我们吃惊。因此有些年轻人嘲笑芒格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芒格经常有着一种奇异的想法,同已故的伟人交朋友,比如一个人能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么他就能把经济学学得更好。按照芒格的思路,既然我们同已故伟人都能交上朋友,那么我们更应该与我们同在的伟人交上朋友,它肯定将比课堂教育更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和事业。芒格深信,这种方法远比仅仅传授基本概念出色。芒格先

  • 宏圆法师:色空不二的道理能帮我们破除分别和执着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说色不异空,又接着说空不异色,然后又进一步的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这几句经文,不仅内容不同,而且所度的对象也不同,义理精微,所以句句深入,层次逐渐的提高。色不异空是对凡夫讲的,凡夫都着相、着有,把一切的这种境相都认为是实有,继而贪得无厌。所以,说色不异空,让大家明白,不要执着任何的色相。纵然你枉费心机,使尽计谋,可是一切都是空,反而自己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太不值了,佛说可怜悯者,冤枉受报。空不异色是对二乘说的,因为二乘人执空,认为色之外有空,空之外有色,因而废色守空

  • 天光作天音:走向好莱坞的音乐人

    作者杨天光文章来源香柏原创主持人:青云相约香柏,认识生命,传递信仰!亲爱的香柏读者们,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青云。艺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产生过不朽的影响力,或者说是艺术的魅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从个人到整体,从民族到国家。近代中国,是真理的信仰所付的代价在支撑整个中国文明的转型。从文字到文学,从视觉灵感创作到音乐、美术、雕塑、影视作品等许多艺术呈现方式在上帝对生命的看重中不断地被补充,被丰富。现在更出现以福音主打的中国歌剧,比如2018年元旦在北京剧院演出的大型福音歌剧《诱惑》;还有今晚,即将

  • 【国诚精彩活动回顾】“睿智人生 品味生活”红酒沙龙活动圆满成功

    岁月悠悠,人海茫茫。今天的我们,越来越将日子过成浩瀚天空云淡风轻一般,多了份平静、平和是因为更加相互懂得,少了些“抑扬顿挫”和“如火如荼”的奔放是因为都留在了心底。今天的国诚资本,越来越懂你,越来越希望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为此我们特意于1月18日下午在公司举办了一场“睿智人生品味生活”的红酒沙龙活动。整场活动人气爆满,实际到场的朋友远远超过了主办方的预期。本次活动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下活动现场的情况。活动现场国诚资本为到场的来宾准备了醇香的红酒作为伴手礼人气爆

  • 干净,一个人最好的底牌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孟德斯鸠说过: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中更是如此。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干净,是最好的底牌。如今说一个人干净,为极高的评价。-01-做人要干净,乃贯穿生命始终的课题。从一个新生儿呱呱坠地开始,就是吃喝拉撒睡的清洁呵护,并由此形成终生的卫生习性。一个地方如果干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的环境会更为清朗清爽。因为大家行事各守本分,各司其责,光明磊落,规规矩矩,该办的事一定办,不该办的事一定不办,自然淳朴有爱,人心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