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5 13:28: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

第二章 地府丢鬼啦

地府,一个急急忙忙的身影匆匆而过。说明http://www.huijindi.com/“鬼帝大人,不好了!大事不好!”

只见一张精致的人皮塌上,躺着一个闭目养神的黑衣男子。

听到声音,一双勾魂的桃花眼缓缓睁开,唇角一勾,吐出一句魅惑众生的话来:“你说本帝哪里不好了?”

来报的小鬼站定,看到那一抹笑意,心神一荡,猛地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跪下磕头左右开弓甩起自己的耳光来:“属下该死,属下该死。是属下言语有误……”

在地府,鬼帝的身份仅次于阎帝,很多鬼有时候宁愿得罪阎帝都不愿意去得罪鬼帝,那是因为……鬼帝大人实在是很可怕啊!

“啪啪啪!”

没几下,那小鬼整张脸就肿的不像话了,由此可见下手多么重。

“行了行了,究竟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男人摆摆手,又闭上双眼静静等待回答。

小鬼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偷偷的看过去,又咽了咽口水,“启禀鬼帝大人,一直被放逐无间地狱的怨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桃花眼瞬间睁开,男子突然坐起,凌厉的目光直射那小鬼,“你说什么?”

“回……回大人……怨鬼不见了!”

男子突然就笑了,俊逸的脸上越发的温和,他好整以暇的拨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小说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这么大的事情阎帝知道吗?”

这一问,小鬼只觉得自己要哭了。“阎……阎帝前几天离开了地府,去度假了。”

度假?

男子笑得更加温和了,薄薄的唇抿成一个弯弯的弧度,一张俊颜远远看去,宛若一朵黑莲,散发着致命的味道。“去了多久?”

“三……三天!”

“那为什么没有告诉本帝这件事?”

幸好鬼是不会流汗的,不然那小鬼现在一定是汗如雨下。

只见那小鬼再也受不了这可怕的气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整个身体抖如筛糠,一边哭一边回答道:“是阎帝不让告诉您的,说是要给您一个惊喜!”

……

听他哭的闹心,鬼帝直接一巴掌就把他扇了出去,转身就将自己刚才躺过的人皮塌子震成了粉末。

“该死的,难怪要送本帝这么好的塌子,感情自己去度假把所有的事情丢给本帝了!”

“度假……度假……堂堂地府哪里来的假……”

“怨鬼这种级别的鬼,又得劳烦本帝出马,还让不让本帝睡觉了……”

“堂堂地府,居然让鬼跑了,本帝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殿外的阶梯上,正要前来禀告的几个小鬼纷纷缩了缩脖子,鬼帝大人似乎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汇金地

娘捏……要是现在进去禀告鬼帝,无间地狱少了好些个鬼,他们会不会再死一次啊?

经过深刻的思考后,小鬼们做出了一个决定,为了鬼帝大人的身体着想,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禀告了!

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听闻女儿醒了,母亲林默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看着因为发烧脸蛋通红的苏琴,两只眼睛瞬间就红了,直接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琴,你可吓死妈了!村头的李瞎子说你不是因为淋雨才病的这么狠,是有鬼摸了你,一开始我还不信,没想到按照他的法子叫碗,你就真的醒了!”

叫碗,是因为小孩子阳气少,有时候经过一个地方会被孤魂野鬼或者逝去的亲人“摸”到。之后会有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整个脑袋昏昏沉沉没力气等症状。跟感冒的症状十分相似,但是吃过药又不见好。

这个时候,很多农村人就会用干净的碗接一碗水,拿三根筷子一边叫那个死去人的名字一边问是不是他,如果筷子立起来了,那就要去给他烧纸。

一下子,苏琴就理清了思绪,记得十岁的时候,她淋了一场大雨,发烧昏迷了三天,也就是从这个之后,双眼就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了。

难道说,自己的重生是跟这有关系?

“在孩子面前瞎说什么,这种迷信的事情少在孩子面前说。小说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紧跟着,苏琴看到了父亲那张熟悉的脸,这一刻,她的视线还落在那个时候自己一刀插入他身体的位置。苏琴鼻子一酸,咬了咬牙,小拳头突然紧了紧,指甲险些划破手心。

“嘻嘻,我就说小琴姐姐会没事的,婶婶你快别哭了。”苏莹莹比她小三岁,只见她蹬掉的自己的鞋子一溜烟爬上床,两颗水灵灵的眼睛望着苏琴。

苏琴心中一暖,妈妈的身上还有未散去的纸钱味。爸爸的眼底也是满怀关切,还有眼前这个最喜欢缠着自己的小堂妹。

这种不真实感,苏琴再也忍不住,一框热泪就掉了下来。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妈,爸,对不起……”

说完就哭倒在她的怀里。

妈,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让你死的莫名其妙。

爸,对不起,我亲手杀了你。

面对他们,苏琴现在有的,只有愧疚。

“嗨,你这孩子,怎么病了之后就这么懂事了,还知道跟你妈道歉了。”林默只以为女儿是怕自己责骂变得这样,也没有在多说,只因为她的这一句道歉变得欣慰起来,看来经过这一病还长大了不少。

苏德正看了看哭的稀里哗啦的的女儿,终于暗自卸下一口气,转身朝厨房走了,“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小琴姐姐,你睡了这三天,这些天都没有人跟莹莹玩了,你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出去玩。”苏莹莹小大人似得拍了拍苏琴的肩膀,说道。

傍晚,残阳似血,苏琴站在自家门口看着远远近近走过来几个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暗自发誓,这一次,她苏琴一定会守护好家人。

随后,她将那一抹恨意深深掩藏起来。

那个被硫酸泼过脸的男人,还有八年的时间,我一定会将你找出来!

“妈妈……爸爸……”苏莹莹看清了来人,撒腿就跑了过去,一下子扑到一个女人身上,“咯咯”的笑着。

这个女人,正是苏琴的伯母。

爷爷苏爱国,以前是个教书先生,一身酸儒味,平时有事没事就喜欢教育一下两个孙儿。

奶奶魏芬,这些年一直卧病在床,但脾气不减当年,难伺候。

大儿子苏德金,大儿媳妇钱芳,也就是苏莹莹的爸爸妈妈,平时也比较好吃懒做。

苏琴的爸爸苏德正是老幺,但也是这个家里或最多的人,但也没有什么怨言。

生长在农村,男人和女人都是需要去劳作。苏琴生病的这几天,苏德正和林默一心扑在女儿身上,田地里的事情也就很少管,这可是让钱芳一肚子怨气了。

事实上,钱芳是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跟苏琴玩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她总有一种看不顺眼的感觉。

就在她出生之后,婆婆一直卧床不起,在莹莹出生之后又稍微好了一点。但也是经常打针吃药,这一大家子人本来就生活拮据,再加上个吃药老不好的婆婆,这日子就更加艰难了。

第三章 泛黄小本

“莹莹,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找你堂姐玩你就是不听。”一回到房间,钱芳就把门关上,开始教育起女儿来。“妈平时怎么跟你说的,你堂姐这个人容易招鬼,难道你要让鬼到时候把你吃掉?”

“可是……可是小琴姐姐对我很好!”苏莹莹紧巴巴皱着眉毛,小嘴嘟囔道。

“你连妈妈的话也不听了是不是,你看看她这几天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多半就是鬼上身了。你以后就跟她玩吧,等哪一天你也变成那样我可不管你!”见女儿依旧不听自己的话,钱芳火了,这几天下地劳作,她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现在还看见自己女儿跟那个苏琴在一起,她就一肚子气。

而且刚才,这个小鬼站在夕阳下的样子,一想起来,莫名其妙的就打了个冷颤,那画面,怎么都觉得鬼气森森的。

苏琴站在手里端着一碗饺子,静静的站在门口,这些对话一句不落的进入到了她的耳中。伯母一向不喜欢她苏琴是知道的,连着奶奶和爷爷也是一样的。

前一世,苏德金和苏德正两家人分家之后,就开始平步青云。更加坚信了是自己拖累了他们家的想法,所以后来再也没有什么往来,只是后来听说后来生意都赔了。

等房间里面的两人说的差不多了,苏琴敲开了门,“伯母,我爸说你们忙了一天也累了,就先包了点饺子让你们先垫垫肚子,饭一会就好了。”

见苏琴进来,钱芳有些尴尬,不过马上就摆出一副家长的样子,“行了,你就先放那吧,你伯伯一会抽完烟就过来吃了。”

眼皮子掀了掀,见堂妹瘪着小嘴眼眶红红的,她却没有说话,然后静静的退出屋子。

这一袭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不管是伯母是怎么想,现在的苏琴并没有像小时候知道真相时候那种气氛,反而多了一份宁静。

放了学,苏莹莹还是像往常一样跟在苏琴身边叽叽喳喳的,“小琴姐姐,听说你最近成绩突飞猛进,爷爷还夸你了……”

“小琴姐姐,我跟你说哦,最近来了好多人说是要进山,我爸爸说,那些人都是去挖坟……”

苏琴认真听着,偶尔打上几句话,当听到最后一个消息的时候,皱了皱眉。

莹莹口中的挖坟就是盗墓吧,他们村子后面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想着,苏琴突然站定。

“哎哟,小琴姐姐你干嘛突然停下啊。”摸着撞得红彤彤的鼻子,苏莹莹十分不解。

顺着苏琴的目光,苏莹莹看到一个废品站,看似一对夫妻在整理一些空的饮料瓶和一些废纸。

苏琴上前几步蹲下,捡起一本泛黄的小本,上面的字迹大多数都模糊了,封面也残破不堪,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名字。

就在刚才,她的眼前闪过一道微弱的薄光,好像就是这个小本。翻了几页,苏琴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因为上面不是别的,正是叙述的阴阳眼。

现在的她,还处于阴阳眼初期,所以基本上能够看到的只是有些光。她知道,到了后期,她的眼睛就会渐渐的看到鬼魂了。

“小琴姐姐,你在看什么呀,这本书都破成这样了。”见她有些反常,苏莹莹也蹲在一边,撅起小嘴问道。

回过神,苏琴淡淡一笑,合起小本便站了起来,“没什么,感觉这个挺有意思的。”说着就朝那对夫妻走了过去。“老板,我想跟您买这个小本。”

两个人齐齐抬头,只见苏琴和苏莹莹背着书包站在一起,面前还带着红领巾,小模样看起来特别讨喜。

苏琴笑得一脸天真的看着他们,“叔叔,我喜欢这个,可以卖给我吗?”

一边的苏莹莹悄悄拉了拉苏琴,“小琴姐姐,你要这废纸做什么?”看看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花钱买下来。

男的看了看那小本的厚度,巴掌大小,纸张泛黄的不得了,且只有薄薄的几页纸。用沾满灰的手扣了扣头皮,憨厚的笑了笑,“小同学,你要是喜欢就拿走吧。”

听到老板的话,苏莹莹面上一喜,正准备转头就走,哪知苏琴开口了。“那可不行啊,您这边做生意很辛苦的,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拿走呢。这样吧,我给您一角钱,这个小本子我拿走了。”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一角递了过去。

这个两毛钱就能买个早餐的年代,用一角线去买一个破烂的小本简直是绰绰有余。苏莹莹有些不开心了,“小琴姐姐,那个破本怎么值这么多钱了?”

刚才她也看了一眼上面写的东西,完全都是一些看不懂的字。哎……怎么感觉小琴姐姐自从发烧好了之后就变了个人似得,也不想以前一样了。

见交易好了,苏莹莹的小嘴不停嘟囔着,一张小脸皱巴巴的跟一个包子似得。余光瞟去,却一下子被吸引了。

此时的苏琴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风轻云淡,即使是一张稚嫩的小脸,也有一种让人感到舒适的味道,说的话根本无法让人觉得她是一个十岁的小孩。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个身影,一直蹲在地上看着苏琴的老板娘叹了一口气。“孩子他爸,要是咱们的女儿能够活到现在,不知道会不会也这么懂事。”

男人默默的收回视线,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两人瞬间沉默起来。

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小本,回到家吃了饭,苏琴迫不及待的就打开小本钻研起来。

上面大部分都是一些繁体字,用文言文写成,有的地方连她也需要去翻字典,所以刚才她根本不担心苏莹莹看得懂。

“小琴啊,一会你去看看你奶奶,最近你爷爷在她面前夸你成绩提高了不少,你去给她说说,让她乐一乐。”林默端了一杯茶走进来,见女儿还在学习,嘱咐了一句就出去了,根本没有怀疑她是在解读关于自己的秘密。

“恩好的,我会去的。”苏琴点点头,又将精力放回字典上。

近几天苏琴的奶奶身体好了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人比之前精神要好的多了。只不过苏琴前去看过她几次,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倒是爷爷,对于苏琴的成绩还算是满意。

第四章 盗墓三人组

星期天一大早,苏德正和林默两人正要去下田劳作,苏琴也拎了个草帽打算去帮忙。结果就看到一行三人朝自己家走了过来,期中一个比较胖、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操着一口不太纯正的普通话问道。

“哎?老乡,知道苏德正的家在哪里?”说话间,两颗三角眼转的滴溜溜的,透出一股子人精味来。

他的身边紧跟着是一个瘦瘦高高皮肤黝黑的人,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目光正远远的望向那一片山脉。

这两人的后面,站着一个带着黑色平光镜的小胡子,厚厚的镜片遮住了大半张脸。

苏琴皱了皱眉,眼前这三人背后都背着特大的登山包,且质量极好。看样子是装了不少东西,想起前几天苏莹莹跟自己说的,最近有很多人进山,她的心一下子就紧了起来。

这三人……是去盗墓的。

苏德正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这三人找自己做什么,于是试探着问:“我就是苏德正,请问几位是?”

“哦?原来你就是啊!幸会幸会,”胖子说着便上前掏了支烟递过来,“我们哥几个是过来这里旅游的,来到村口就听说你们家的田地离那块位置比较近,熟悉那里的地形,所以就想找您带个路。”

苏琴一家的地在全村最远的位置,平常有时候她也会去帮帮忙,偶尔也偷偷的跟苏莹莹去那里玩。说起地形,她自认身为是比父母亲熟悉的。

而胖子说的那一块地方,不止苏琴知道,全村也基本上都知道。

听说那里边埋了一个战国时期的大官,但是没有人敢往那里走,以前有几次几个小年轻壮着胆子往里面走,最后还是原地不动在那里绕了一圈,有的说看见鬼了,有的说看见了好多尸体,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去那里了。

“旅游?怎么往那种地方跑啊?”苏德正接过烟并没有抽,而是皱着眉问道。

“我听说城里人旅游都是要找个好地方游山玩水的,咱们这位置穷乡僻壤的,没什么玩头的。而且你们可不知道,那个地方邪乎的很呢,之前咱们村有几个年轻人……”看几个人真的像是要去游山玩水的打扮,林默就信了,开始好言相劝起来。

胖子听着,一边跟着笑,一边不时的插一下嘴。到最后林默以为他都听进去了的时候,却听到:“大姐您放心,这向导费我们一定不会亏待您的。”说着,便掏出五张一百的钱来。

正值此时,钱芳起床做饭,看到几张大钱瞬间就扑了上去。“哎哟,不就是带个路嘛,您几个放心,我小叔子他们一定带你们过去!”

收起钱,钱芳就跟苏德正和林默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不要放过这次机会。“还愣着做什么,快带着几位上山转几圈啊。”

“呵呵,几位放心,这只是一半的定金,等我们几个到了之后,再支付剩下的一半。”胖子看出了些什么,呵呵一笑,也不再多说,便站在一旁等着。

“阿芳姐,你做什么,这种钱我们怎么要得?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几个是做什么的。”林默心里着急着,想要把钱还回去,但是钱芳却白了一眼,直接对苏德正说到,“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种地钱有多么的难挣,不说小琴和莹莹每年的学费,还有老太太的药费。这些钱都足够我们少辛苦半年了,再说,咱们又不是一定要给他们带进里头的山里去。”

见苏德正不答话,钱芳哼了一声,拍了拍鼓鼓的口袋,“反正这钱我是拿了,今儿个德全去镇上了,你们就把他们带过去吧。”

林默又气又急,但是当着这三个人的面又不好说什么,钱都已经被拿了,自己不给带路实在说不过去。

经过最终商议,一家三人一起带过去,然后苏德正和林默在地里干活,由苏琴带他们过去。

“大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让这个小娃娃带我们上山,这不是逗我李三的嘛?”跟胖子李三一起的两个人始终不说话,但是现在那个高个子已经表现出了不满。

“叔叔您放心,那条路我走过很多次了,连我爸妈都没有这么熟悉呢,您就放心吧。这地里的事情还得做呢,要不然明天下雨了就又做不成了。”

好不容易说服了苏德正和林默,他两人是坚决不想让苏琴冒这个险的,但是实在昨天大哥那两人留下的活太多抽不开身了。

好说歹说终于上路了,苏琴挂着个草帽走在最前面,心里却在暗自思量着。

昨天根据那个泛黄小本所说,她只读懂了一点点,只说是阴女适合在极阴之地。按照上面的法子,时间长了,她的眼睛还可以控制一些东西。

“小丫头,这前面还有多远。”一行人走了许久,约莫半个多小时,却还没有看到上山的路,带着黑色平光镜的小胡子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问道。

“哦,大概还要走半个小时呢。”苏琴看了看路程,回答道。

“怎么这么远?”

苏琴很疑惑,一般去盗墓的人别的不说,至少体力应该算是不错的啊。

李三头也不回,直接就打断了对话“废话少说,赶紧走吧。”

山路比较崎岖,整个山脉蜿蜿蜒蜒的仿若一条龙沉睡着。层层微风吹起下面的梯田,翠绿一片,远远看去,就像是误入了仙境一般。

也不知道是因为那泛黄小本的关系还是怎的,苏琴只觉得今天的自己格外的耳聪目明。

又走了一段路,灌木变得更多起来,树木也更加的茂密了。走到一块破石碑前,苏琴就不愿意再往前走了。“叔叔,前面那里我就没有去过了,你们就在这附近就好了,那里面毒虫和瘴气也比较多,免得到时候咬伤了就不好了。”

为了不被这一行人怀疑,苏琴用着十分天真的语气嘱咐道,心中却暗自被自己恶心了一把。

高个子从背包里拿出一块破旧的地图,仔细的看了看。再往前就是一片薄雾笼罩的密林了,相比离目的地不远了。于是三人交换了一个眼色,胖子乐呵呵的拿出五张一百的直接就塞到苏琴的手上。

“那什么,小妹妹,我们就在这里附近转一转,你先回去吧。”

苏琴心思一动,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看着三人走远,苏琴并没有逗留,而是往他们相反的地方走去,她记得那个地方有一片坟地。现在是正午时刻,既能够克制阴气又对自己的身体有好处。

穿过丛丛灌木,苏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来,渐渐的就感觉得一股寒气袭来,她努力的瞪大眼睛想要看到之前发现那个泛黄小本一样的光,却无济于事。

重生之鬼眼神瞳(出版影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鬼眼神瞳 或 出版影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一念风月红颜碎】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念风月红颜碎】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一念风月红颜碎目录预览:第1章你这么贱第2章他的玩物第3章胎动第1章你这么贱“说,兵符在哪里?”拓拔询狠狠揪起纳兰汐额前的碎发,露出她饱满白皙的额头。一缕发丝飘落,带起点点的血意,纳兰汐头皮发麻,痛得全身都是冷汗,迎上拓拔询深冷的目光,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我……我不知道……”“朕再问你一次,兵符到底在哪里?”拓拔询指尖漫不经心的拂过纳兰汐柔嫩的肌肤,唇角全都是冷笑。“皇上,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纳兰汐挣扎了一下,想要避开拓拔询的手指,可她动不

  • 【暖风归南方】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暖风归南方】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暖风归南方目录预览:第1章没有其他男人!第2章你不配嫁给他第3章我没有害她第1章没有其他男人!深夜时分。一道猛力猛的将她从床上翻折,腰被一只手死死的摁着,粗粝的手掌直接撕开她的底裤横冲直撞的闯入她的身体。“疼!”她的脑袋被他死死地按在枕头上,身后的人没有任何温情直接闯进来,故意撞得又深又狠,迅猛在她身体里穿插而过,一次次的在她身体里发泄。“疼吗?”他沉眸看她,“你看看你现在贱兮兮的样子,不是很享受的样子,叫啊!夏暖风,以前你不是很喜欢,叫的很爽?现在忍着做

  • 【云深不知处】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云深不知处】小说在线阅读书名:云深不知处目录预览:第1章:两年换来的不过凉薄第2章:妻不如侍第3章:当着她的面吻别人第1章:两年换来的不过凉薄战鬼族,修罗殿外的夜很沉。凤青青试图扭过头,去看一眼逸尘封,看一眼此时的他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却被他死死按了回去,依旧被他以后入的方式狠狠折腾着。毫无疼惜。两年来,逸尘封每次同她欢爱,别说是亲吻,即便是看她一眼,他也不愿意,当真是讨厌的紧。完事后,逸尘封抽离,凤青青全身都像被马踩过一样,他从她身上下来,她双腿哆嗦着,艰难翻过身,看见他正提起亵裤,冷

  • 【最美遇见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最美遇见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最美遇见你目录预览:第一章时间不是灵药第二章爱上不该爱的人第三章他的狠第一章时间不是灵药黎舒疾步走在傅氏集团金碧辉煌的大厦顶层,此刻窗外天色都快暗了下来,而她再也没有办法静等下去!“黎舒小姐,您不能进去……”王秘书在后方追逐呼喊,黎舒的手紧握住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把手,一下将门推开——“傅总,讨厌啦,你坏死了……”女人娇嗔的声音迅速传来,黎舒整个人僵在门口。黑白两色的办公室里,正是一个身段婀娜妖娆的女人依偎在男人的怀中,看来是一场风月之事刚要开始。“傅总!

  • 【一诺定终生】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诺定终生】小说在线阅读书名:一诺定终生目录预览:第1章你好卑鄙第2章你没有说话的权利第3章结婚证上的老婆第1章你好卑鄙“我答应救她,但你要跟我结婚。”安冉站在公寓门口,看着急红了眼的何潇,忍着彻骨的心碎,面无表情的宣布说道。“安冉,你这是在趁火打劫。”何潇看着面前瘦弱又倔强的安冉,恨得牙痒痒。他知道他们之间有所谓的少年婚约,但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她。“你本来就是我的,我只是让一切都回到原来的位置,你想清楚,是让她活命还是要让她带着你的爱去死。”安冉仰起头,看似得意得要挟着。心里却已经痛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余生太长,你太难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目录预览:第1章我不要喝打胎药第2章死胎第3章你人流出来的孩子第1章我不要喝打胎药“辰希,我不要喝打胎药,求求你放过我肚子里的孩子……”林若尔扶着三个月大的肚子,卑微的跪在地上,不停的往坚硬的地板上重重的磕头,眼眶哭的红肿。医生说了,她身体差,如果打掉这个孩子,很有可能再也怀不上了,所以,她必须保住这个孩子……“喝下这碗打胎药,除了思雨,谁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尤其是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林若尔!”然而,江辰希并没有因为她的哭求

  • 【《情深不知云归处》】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情深不知云归处》】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情深不知云归处》目录预览:第1章残破的婚礼第2章别想挡我的路!第3章谁让这个孩子的生母是你第1章残破的婚礼“够了……快放开我……”休息室里,身穿婚纱的女人被男人压在化妆台上,起起伏伏间,娇媚的呻吟和男人隐忍的低喘不断响起。撕裂一般的疼痛让沈安安的小脸难过的皱成一团,她拼命转头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啜泣的哀求,“陆靖轩求你放开我……婚礼很快就要开始了……”“放开你?”陆靖轩冷笑一声,将婚纱碍事的裙摆撕的粉碎,俊美的脸庞阴沉如水,黑眸里像是淬了寒冰一

  • 【愿君心似我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愿君心似我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愿君心似我心目录预览:第一章不会放你走第二章噩梦的真实第三章放我离开第一章不会放你走浅浅的阳光从窗户外面透进来,照在医院里洁白的病床上。女孩躺在上面,脸色苍白得像樽没有生命的瓷娃娃。如此瘦弱的一个女孩,如果不是病历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谁都想象不出来她刚刚才流完产。“没有想到,你居然没有死在手术台上!”范允熙坐在病床边,看着床上的苏笙,眼里闪过痛苦和仇恨的情绪。她轻笑了一声,看向一旁的吊针,心想如果把它调快了,说不定苏笙就会死……但是,她怎么甘心这么轻易

  • 【不许经年错白首】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不许经年错白首】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不许经年错白首目录预览:第1章把衣服脱了第2章喂了藏獒第3章这样的卑鄙第1章把衣服脱了“1174,出列。”夜晚的监狱大厅,灯火通明,三百多身着统一制服的女囚静静而立。编号1174的喻离看着面前的妇科检查台,恐惧的身子一抖,“不要,我不要检查。”“把衣服脱了,你是孕妇,这是每天例行的身体检查,这也是厉先生的意思。”女看守面无表情的说到。一听到厉先生,喻离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厉凌夜,他够狠,已经半年了,他还要这样的侮辱她吗?这半年来她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

  • 【爱他入髓,无法自拔】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他入髓,无法自拔】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爱他入髓,无法自拔目录预览:第1章下贱的女人第2章离婚第3章看不惯她第1章下贱的女人关雁尔看着两条红色的细杠,彻底的愣住了。她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楼下忽然传来一声汽车鸣叫,关雁尔心口一凛,他回来了?可天不是还没有黑吗?他怎么会过来?来不及多想,关雁尔连忙收起验孕棒,披上外套走出洗手间。门口,脚步声渐近。咔哒,卧室门被粗暴的一下推开,男人挺拔如剑的身姿赫然出现,屋子里的气氛,随着他的出现而陡然降低,那个男人身上的气势,一如既往的冷冽和强悍。“你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