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在线阅读

2017/11/15 16:06: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

第三章  冲喜

三日后。网站huijindi.com

日暮方过,一顶八人抬的花轿从礼部尚书府抬了出来,花轿中,楚凉月一袭红色的喜服端坐在里面。

那天夜里,她偶然间得知礼部在甄选家世清白女子为荣王冲喜,便潜进了尚书的书房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了牌籍名册里。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礼部尚书楚良易看见她的时候甚是惊讶,原来残月的容貌与礼部尚书已过世的女儿有几分相似。

又因楚凉月姓楚,因此楚良易竟将她认作了义女,让她以礼部尚书义女的身份下嫁。

北燕皇上子嗣不多,除却太子萧常青外只有荣王爷萧夜浔。只可惜荣王自小体弱多病,身子孱弱,去年入冬后病情更加严重。

而今更是传出,荣王撑不过今年的冬天。阅读huijindi.com这件事在上京人尽皆知,谁都知道嫁给荣王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为了逃避千秋阁的捕杀,逃开京城掘地三尺的搜查。她只能成为皇家的人,成为荣王妃。

花轿在荣王府门前停下,楚凉月被喜娘搀扶着走进大厅行礼拜堂。听说萧夜浔重病不能下床,不知代萧夜浔行礼的会是何人?

繁琐的仪式结束,楚凉月被人送进了洞房之中。宝盒被她当做普通的盒子搀在了嫁妆之中送到了她居住的地方去了,她并不担忧宝盒会被人发现。

安静的洞房里,气氛有些沉闷,外面传来侍女轻柔的声音好像喊得是:“世子。推荐huijindi.com

房门推开,吱呀的声音响起,楚凉月垂头一双绣着蟒龙的靴子映入眼底,眼前的盖头被人挑下。

楚凉月装作有些惊慌的目光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一袭名贵的深紫色蜀锦纹绣长袍,端的玉树临风,俊秀不凡。

千秋阁中人,上至皇室贵胄,江湖名流,朝中百官,下至商贾、贩夫走卒等只要颇有名气都识的,眼前的男人正是景阳侯世子莫容与。

“你不用怕,王爷身子不好,本世子奉命代王爷行礼,过来只是依礼揭了你的盖头。顺便带太医给王爷瞧瞧病。”他说着目光落在躺在喜榻上的男人。

楚凉月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自己身后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着喜服的男人,只是他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面容看上去很是俊朗,但一副惨白的病容显得毫无生机。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孙太医,进来。”莫容与朝着门外唤了一声,随即走到了桌前坐下,随手倒了一杯酒端在手中。

一个身着官服的中年男人提着药箱走了进来,对着莫容与微微一礼随即又对着楚凉月行了一礼这才走到床榻前蹲下给萧夜浔断脉。

楚凉月早让了地方站在一侧,双手绞在一起看似不安的样子。一旁坐在桌前喝酒的莫容与,时不时的抬头看似无意的目光撇向她,像是在打探。

楚凉月只当做不知,只是看着孙太医的动作,想听听他怎么说。

“如何?”莫容与放下酒杯,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清锐。版权huijindi.com

孙太医收了手,轻叹一声回道:“还是老样子,怕是熬不过今年冬天了。”

楚凉月听着这话突然捂着嘴颤抖了起来,莫容与看着她的动作微微挑眉,放下手中的杯酒起身走到楚凉月身边对着孙太医道:“今夜是王爷大喜的日子,想办法让王爷醒过来,不能浪费了这良辰美景。”

孙太医似是有些为难,但还是应下,提了药箱起身道:“是,下官去为王爷熬药。”说着微微颔首退了出去。

房间里,楚凉月依旧有些不安的样子。一旁的莫容与却是有些意味深长的对她说道:“想必王妃你也不想与王爷陪葬,如今只有一个办法能保你不死,那就是你尽快的怀上王爷的孩子。这样,你后半生便无虞了。推荐huijindi.com

楚凉月含着水雾的眸子微微一愣,微微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萧夜浔,声音微颤有些结巴:“可,可,王,王爷他……”

莫容与一笑,薄唇突地凑到楚凉月耳后低声道:“如果你想活命,本世子可以帮你。”

楚凉月霎时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她突然吓得瘫软的跌倒床上,手掌压在了萧夜浔的腿上,身子在不停的颤抖着。

莫容与抿唇,看着楚凉月。不得不说,这个女子这般很是楚楚动人。从揭下她的盖头他就发现了这个女人长得很不错,而且还很聪明,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与其将她送死,倒不如便宜他。

“你若想好了,便来找本世子。”他俯身唇角轻擦着她的耳垂,一抹戏虐的笑扬起,随即起身走了出去。

第四章  圆房

房门合上,房间里一片静寂。楚凉月收回惊慌害怕的神色,一脸镇定,随即起身忍不住啐了一口:“可恶,真是欺人太甚!”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心中的怒火。孙太医说萧夜浔活不过冬天,眼下都已经初秋了,那么说他最多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

可是她不知何时能解开盒子的秘密。更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打着她坏主意的色狼在盯着她,究竟怎么办才能将莫容与的心思收回去?

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如果他不病成这样就好了。最起码莫容与还有些忌惮,不会如此放肆。

“你这个王爷做的着实窝囊,别人竟这般侮辱你。”楚凉月对着昏迷不醒的萧夜浔轻叹一声。随即走到妆镜台前将自己头上繁重的饰物取下,将一头青丝泻下。

门外有侍女敲门的声音传来,楚凉月去开门,却见侍女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站在门前:“这是王爷的药,还请王妃给王爷服下。”

那侍女将药碗递上,楚凉月接过关了门,将药碗放在桌子上。一股带着酸涩味道药味传入她的鼻尖,楚凉月微微一怔,用力嗅了嗅,这药……有问题!

她生来嗅觉灵敏,后来在千秋阁的时候她曾研习过医术,虽然不精通,但还是略懂皮毛的,尤其能分辨出毒物的气味。即便是微弱的,她也能识出。

她摸过自己放在妆镜台前的银簪在汤药中搅了一搅,却见银簪变成了黑色。楚凉月吸了一口凉气,猛的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萧夜浔。

药是莫容与让孙太医熬得,中间不知又经过几人的手,究竟是谁想下毒害萧夜浔?

她三年来混迹在江湖,对北燕皇室的事情也略有耳闻。萧夜浔重病,有人却还想置他于死地,除了太子外,她真想不出会是何人这么迫切的想让萧夜浔去死。

只是萧夜浔一死,她这个荣王妃可就要跟着陪葬了!如果贸然离去,只怕会连累那礼部尚书,楚凉月深思一番还是决定留下。

她本来只想安稳的在府中躲上一躲,但可不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今夜你遇上我算你命大,不过我可不想陪着你一起死。既然这个人将我拉下了水,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楚凉月眸中一抹狠戾,将那碗有毒的汤药摔在了地上。

“王妃,发生了什么事情?”守在外面的男人惊慌的问道。

楚凉月推开门,看着那个男人的装扮似是个侍卫,应是萧夜浔身边的人。“我方才不小心将王爷的药打翻了,还请让人重新给王爷熬上一副”

池逸双耳微微一动,似是听到了什么声响,颔首应道:“好,属下这就去。”

关上房门,楚凉月站在床榻前,看着那安睡的男人,他五官如精雕细琢一般棱角分明,修长的眉,高挺的鼻梁和纤薄性感的嘴唇,只是脸色苍白的吓人。

这么俊朗的男人却像个活死人一般躺在这里真是可惜。她脑海突地一亮,想起了什么来。

“听说逍遥宫有两件旷世奇宝,还魂水和回春丹。这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圣物,不如偷来给你试一试,死马当活马医也是好的。嗯,就这么办。”她打了个响指,有些沾沾自喜。

三日前,振阳王准备进献给皇上的宝盒被盗。皇上大怒,责令振阳王在半月内找到宝盒的下落,否则便将振阳王以欺君罪论处。

作为皇上的王兄,这位振阳王着实够冤的。原本只想献宝盒以表明自己的忠诚,可谁知弄巧成拙,竟惹祸上身。

又或者,这正中皇上的下怀。传闻皇上早就想除去自己这个皇兄,只怕宝盒被盗,也如了皇上的心意,又或者盗取宝盒的那些人中也有皇家的人!

谁知道呢?如今她只需要将宝盒中的秘密解开,带着盒子回到自己的国家。其它的,与她毫无关系。

但前提是,躺在床上这个名为自己夫君的男人不能死了。

“有人想让你死,我偏要让你活着。敢算计本姑娘,我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楚凉月眸光坚定,她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她一个来自现代的人,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若是谁敢欺负她,定要让那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就像那个负了残月的男人,残月为了他背叛千秋阁,而那人却是在利用她!这样的男人更是该杀。

很快池逸就端着熬好的汤药送来,楚凉月查验过没有问题,这才喂萧夜浔服下。楚凉月等了一会也没见萧夜浔有醒过来的迹象,她有些困倦,便和衣趴在榻前睡了过去。

房间内燃着的龙凤喜烛忽明忽暗,躺在床上的萧夜浔突然睁开了双眼,他侧头看着趴在榻前熟睡的女子,深邃的眼眸打量着她。

半响后,他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旋即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第五章  冤家

楚凉月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她舒了舒腰身,目光落在躺在床榻上的男人,和昨夜一个模样,没什么变化。

楚凉月探出手去放在他的鼻尖,气息时有时无。她眉心微微一拧,或许他连三个月也坚持不了。

房门推开,楚凉月回头看着一个侍女走了进来。“王妃,奴婢带王妃回碧芳阁梳洗。”那自称莫愁的侍女微微一礼,很是恭顺。

楚凉月知道此处是萧夜浔的房间,按理她应回自己的住处。

随着莫愁出了房门,楚凉月就见对面池逸和一个身着白衣的公子一起走了过来。那白衣公子抬头间正迎上楚凉月一双美眸,神情微微一怔,有些愣住。

楚凉月还是昨日的一身喜服,青丝未挽,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池逸见了她匆忙见礼,一旁的那个白衣男人微微颔首。楚凉月扫了他一眼,温润儒雅,五官俊秀,身上沾着药草的香味,应是个懂医理的大夫。

楚凉月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便随着莫愁出了这清风轩。走在路上,楚凉月随意的问道:“方才那个身穿白衣的公子是什么人?”

莫愁回道:“那位是神医欧阳熙,欧阳公子是王爷的至交好友,一直在为王爷的病情劳心。”

果然是个大夫,而且还是个神医。只是若连神医也无法医治萧夜浔,不知这逍遥宫的圣物管不管用?

来到碧芳阁,楚凉月收起心思打量着这里。这里的的陈设很古朴精致,一看便是用心的。

“莫愁,去给我备些热水我想沐浴。”楚凉月对着身后随侍的侍女吩咐道。

她是管家派来伺候她的贴身侍女,是个行事稳妥,态度恭顺的姑娘。来的路上,从莫愁的口中,楚凉月也知道一些关于萧夜浔的事情。

萧夜浔之所以病重,是小时候中过一次剧毒所致。本来好好养着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就在去年皇上的寿宴上之后,他便又开始一病不起。

楚凉月大抵也想象的出来,无非就是遭人算计,昨日她已经亲身体验了一会。其实生在皇家,也是悲哀的。

莫愁很快就令人备好沐浴的热水,楚凉月让她在门外候着,自己褪去衣裳泡在舒服的热水中,手中拿着那只从玉面郎君那里抢来的宝盒在打探。

她放下盒子,微微闭目,脑海想起在中国的时候,师父曾告诉过她,这只盒子有着强大的力量。

单是打开盒子的办法,就涉及到五行阵法,一旦错了,里面的东西将付之一炬。当日,她才破解了这盒子中的阵法,正想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宝物的时候就被盒子里的强光卷了进去。

只是,方才她细细观望了盒子,发现盒子上的阵法又发生了改变。她需要时间参破,才能打开。

而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去闯逍遥宫,为萧夜浔找那续命的圣物。

“影儿,你怎么哭了?可是王爷他出了什么事?”门外传来莫愁担忧的声音。

楚凉月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她好奇的走到房门前,正想打开,却听有女子嘤嘤抽泣的声音格外的伤心:“方才欧阳神医来看王爷,说王爷的病托不了多长时间了。”

莫愁明显有些惊慌,声音也跟着微微颤抖:“怎么会这样?欧阳神医不是医术高超吗,怎么会救不回王爷呢?”

那叫影儿的侍女又是一阵低低的哭泣,声音极小。“听欧阳神医说,他本来是打算找千秋阁,想让千秋阁去什么逍遥宫找什么圣物救王爷的。可是听说千秋阁不接生意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欧阳公子也很是懊恼。”

“千秋阁不是只要有钱就可以办事的吗?为什么会不接生意了?这下该怎么办?王爷平日对我们这么好,若是王爷死了,那可真是老天无眼了。”莫愁有些愤恨道。

躲在门后的楚凉月愣了片刻,千秋阁不接生意了?可是因为她?想到这,她心中微惊。目光落在放在梳镜台上的那只盒子,如果她的身份暴露,那么她的下场一定凄惨。

楚凉月觉得事情刻不容缓,既然欧阳熙也认为逍遥宫的圣物能救萧夜浔,那么她更要去闯一闯。

夜里,楚凉月来到萧夜浔的房间,看着床榻上依旧昏迷不醒的人。“希望你命大,能等到我回来。”她说着轻叹了一声,只希望萧夜浔不要发生什么意外才好。

撂下这句话,她转身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她微微易了容换上男装,灭了自己房间的灯,随即跳墙出了王府。

第六章  逍遥宫

逍遥宫,三年前她曾闯过一次,只是当时是去杀人,而今日她是去盗药。那个负了残月的男人正是逍遥宫里的人。

出了京城三十里外的青云山,有一座悬崖而建的道观。道观的后山正是逍遥宫的入口。

逍遥宫一直以炼制各种神丹著称,但很多人并不知逍遥宫的真正所藏处。幸亏她有残月的记忆,才能找到这里。

她摸进逍遥宫内,打昏了教中的弟子换上他们逍遥宫的服饰,然后轻车熟路的走在这里,当年她也是这么混进来的,不得不说这个办法甚好。

收藏圣物的地方在聚星阁,虽然没有守卫看守但里面机关重重,且三面环着悬崖,若是被发现可是插翅难逃。

楚凉月摸进聚星阁,上好的月色映照进来,她能清除的看清阁中的摆设。在房间正位的地方,放着一只锦盒,周围有收藏的一些奇珍异宝,那锦盒看起来不起眼,但摆放的位置已经说明了盒子中东西的重要性。

只是楚凉月未动,她环视着脚下,发现脚下的地砖颜色不一,且摆设颇有玄机。只是还未等楚凉月有所动作,却见一道白色的影子飘了进来,他步伐轻盈,踩着脚下的地砖一跃一起,转瞬间越了过去。

月光下,楚凉月看着那人,脸上一面白玉雕琢的面具甚是华贵。冤家路窄,怎么会是他?

“咦,这位兄台看着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那男人一手扶着下巴,做深思的模样。

楚凉月脸色一变斥道:“哪里来的毛贼竟然闯我逍遥宫?”

他朗声笑了笑,转身打开身边的锦盒。“我今日就来盗取你这逍遥宫的圣物,你奈我何?”他说着,将锦盒里装着的两件瓶子取出,却不想这盒子中也有机关。

他面色一寒,听着机关响动的声音突然对着楚凉月道:“还愣着做什么,你再不过来,我们就逃不出去了。”

楚凉月看着房间三面渐渐落起的玄铁笼,知道事态严重,只能飞身越了过去。那男人扫了左手边的窗子一眼,随后一把拉着楚凉月的手臂朝着窗外飞身而出。

窗子外是万丈悬崖,楚凉月都没有信心能安然无虞,可是这个男人却丝毫不紧张,在坠落的时候他手臂环着她的柳腰,踩着崖壁上的岩石竟朝着悬崖对面的山峰越去。

他的轻功登峰造极,武功更是不凡,楚凉月微微侧头看着他紧露出的的薄唇,性感至极,只是不知这白玉面具下他的容貌如何?

两人落在一座山峰之上,那男人垂头看着怀中的楚凉月突然伸手挡着她的鼻子,半响后他扬唇一笑道:“我知道你是谁了,明月楼就是你抢了我的玄音宝盒,这双眼睛我可是记得。”

楚凉月心下大惊,心想这个男人难不成是鬼眼?她今日易了容,没有覆面巾,可这个男人竟一眼就将她认出,可见他不容小觑。

“这位公子莫不是弄错了?我是逍遥宫的人,快将你偷来的圣物还给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楚凉月退了一步,已摸出袖中的暗器。

那男人挑眉,唇角勾勒的弧度极其的好看。他手中拿着偷来的两只瓶子,一副挑衅的样子看着她:“逍遥宫的人莫不是都这般泼辣?”

他说着突然出其不意迅速的点了她的穴道,楚凉月脸色一变,却如何也动弹不得,她眉心经拧,气愤不已。

却见他伸手从她右手上摸出她还放出的三枚金针,笑道:“果然是你,听闻千秋阁出了叛徒,为此他们下了追杀令。你当日从我手中夺走了宝盒,竟是占为已有。”

楚凉月在心中暗骂着这个男人,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认错人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清润的笑声散在山峰上,一轮明月挂在他的身后,薄凉的月光映着他脸上白玉面具格外好看。“我真认错人了吗?”他浅浅润朗的声音问她。

“你究竟想怎么样?”楚凉月知道这个男人不好骗,也不想在与他继续纠缠下去。

“告诉我你的名字,不然,我就将这圣物给毁了。”他伸手欲图将那瓶子扔下悬崖。

楚凉月看着他的动作,心中怒火翻腾起来。她咬着牙,愤恨道:“你爱毁不毁,跟我没有关系。”

却见他果然松了手,手心中瓶子滑了下去,她突然大喊一声:“残月。”

那男人迅速的将瓶子捞了起来,唇角的笑魅惑至极。

第七章  轻薄

“我叫残月,就是夺了你玄音宝盒的人,可以将我放了吧?”楚凉月忍着怒气,抬头看他。

那人低笑,把弄着手中的两个瓶子。“千秋阁四大护法之首,敢叛出千秋阁也算你有本事,说吧,盗这两件东西你是为了救谁?”

他轻笑着问她,语气中颇有些赞赏的意思。

“我救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江湖中盛名已久的盗王,我知道自己技不如你。但我们可以按照江湖规矩办事,你我单挑,若是我输了,这圣物你拿走,若我赢了,你就将东西交给我。”楚凉月只想哄他将自己的穴道解开,省的被他挟制。

可他却好似并不上当。“我玉面郎君从不按江湖规矩办事,只有我自己的原则。你若想要这圣物,很简单。”他说着突然凑唇过去,薄凉的唇靠在她的耳后:“你若敢吻我,我便将这还魂水给你,如果你敢与我春风一度,我便将这回春丹也给你。”

楚凉月头皮发麻,浑身惊怵,这无耻的男人竟如此轻薄她?她抬眸一双美眸中布满戾色狠狠的瞪着他。“你休想。”她几乎想也没想立即否决。

他耸耸肩,轻叹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再会,你身上的穴道两个时辰后自会解开。”他说着做出一个潇洒的动作转身。

楚凉月此刻内心凄惨无比,这个可恶的男人。她在心中不停的骂着他,转念一想自己的处境,不是置气的时候,如果一吻能换来还魂水也是好的。“你回来。”楚凉月脸上满是怨怼的表情。

他回头,依旧一副魅惑的笑看着她。“可是想通了?”他问她。

楚凉月深吸一口气,望着这个戴着面具的阴险腹黑的男人无奈的点点头:“你说过的话莫要反悔,我要还魂水。”

“好。”他浅声应着一步步走向她,俯身将自己薄唇凑了上去。

楚凉月感受他身上清淡的草香袭来,鼻尖满是他男子的气息,她的心突然一阵狂跳,有些不受控制。

她闭上眼,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过就是一吻。她一个来自现代的人难道还会在乎这些。说服了自己后,她果真抬头贴上他凉凉的薄唇。

万物静籁,一轮明月高悬在头顶,细细的风吹着他们的衣衫纠缠在一起。

楚凉月碰上他凉薄的嘴唇本想一触即收,却不想腰间突然一重,他温热的大掌握着她的柳腰将她贴近自己,他撬开她的牙关细细的品尝,由浅至深,分外的浓烈缠绵。

楚凉月被他吻的浑身无力,甚至连思想也一片空白,她有些窒息头晕,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松开了她,微微的喘息彼此缠绕。楚凉月的思想慢慢的变得清明起来,才意识到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玉面郎君,你今日如此轻薄与我。日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楚凉月双颊明明是羞红的颜色,可她的话却带着愤恨,心有不甘。

“女人有时候喜欢口是心非。本郎君说到做到,这还魂水我给你。明日戌时,我在明月楼等你。”他将那瓶还魂水塞到她的手心之中。

楚凉月却蹙了蹙眉头朝着他道:“你别自作多情,我才不会去。”

他笑了笑,大掌突然抚着她耳旁的碎发温柔的回道:“你一定会来的,我等你。”说着他手指解开她的穴道,随即身影一跃,消失在了山峰之上。

楚凉月握着手心的那瓶还魂水,低头看了看,她手掌合上,另一只手抚上自己微肿的嘴唇,一抹愤色浮现。她气的跺了跺脚咬着牙喊着他的名字:“玉面郎君,不要让我在见到你。”

她收起药瓶子,旋即带着一肚子怒火离开了这里。

回到王府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快大亮了。她悄悄的摸进自己的房间,换好衣服,正准备小憩一会,外面就传来莫愁敲门的声音:“王妃娘娘,王爷病重了请王妃过去看看。”

楚凉月一个机灵的爬起来,将枕头边上那瓶还魂水收进怀中后去开门。“怎么回事,白天不是还好好的?”

莫愁一脸着急的绞着手回道:“下午喂王爷喝过药后还好好的,方才去给王爷喂药却是怎么也咽不下去了。”

“欧阳神医呢?”楚凉月又问道。

莫愁脸色焦急的回道:“欧阳神医出府去了,好像是要去找什么逍遥宫为王爷求药。奴婢也不是很清楚。”

楚凉月不在多问,匆忙出了房间直奔萧夜浔的住处。门外只有萧夜浔身边的那个侍卫池逸在不停的来回渡步,看见楚凉月来,他迎上去急道:“方才太医来过,说王爷他撑不过去了,让我们准备后事。”

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所有爱情都不如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所有爱情都不如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拿着钱以后别来找我宋瑶觉得她这辈子肯定是欠了沈薇薇,要不然为什么她的父母临死前还在挣扎着要把沈薇薇从破烂的车厢里推出去,而她却只能在角落里无人问津!就连她的男人压在她身上,也在想着这个女人!“厉琛,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她拽着被子,愤怒的瞪着身上的男人,可笑的是对方精壮的身躯上还密布着纵情的汗水,但视线从不停留在她身上。哪怕是现在听见她说的话,厉琛也只是粗粗的喘了口气,充满欲望的目光危险的游走在她的娇躯上。不等她追问,厉琛猛地

  • 小说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章给我打掉很多年前,姜紫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会嫁给辰亦铭,即使她爱他如生命。因为,辰亦铭深爱着姜语,她的亲姐姐。……“你居然怀孕了?”在辰亦铭威逼利诱下,姜紫说出了自己怀孕的实情。今天是她和辰亦铭结婚的两周年结婚纪念日。很不巧,她在餐桌上跑去厕所吐了两次,成功的引起了辰亦铭的怀疑。无论怎么问,她都不肯说实话,辰亦铭为了知道真相,就要上她。她害怕流产就说了。“啪!”一个耳光甩在她的脸上,火辣辣地疼。两年了,辰亦铭碰她的次数,一双

  • 小说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章不堪的女人将近黄昏,富丽堂皇的酒店内正筹备着一场盛世订婚宴。而化妆室里,准新郎却将她压在身下。“顾泽言,今天可是你的订婚宴,你怎么可以……”林凡凭借着仅剩的意志想要挣开压在身上那滚烫的体温。“你不是想男人想疯了才去夜总会上班的么?我现在就来满足你!”顾泽言冷笑着,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完全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放开她,反之双唇微动加深了这个吻。林凡想说的话被随之涌上的情·欲所覆盖,就在她快要沉沦的时候,顾泽言的手抚上了她的小腹,这个动

  • 小说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章永远比不上她大门刚被打开,顾安就被狠狠的甩在了墙上。“嘭!”肉体与墙面的碰撞的声音,响彻在着黑暗而又静寂的大厅中。后背传来的疼意,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她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紧紧的扼制住脖子。顿时,那股窒息感从她的四面八方袭来,让她无从适应。宁林泽那双狭长的眸子,染上怒意还有厌恶直视着她。仿佛,此刻他手中的人儿,只不过是一个随意可以扼杀的动物。“顾安,宁太太的名分满足不了你吗?你就这么容不下小玥吗?”他的每一个

  • 小说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章谁的孩子?这个孩子是谁的?这是展颜自怀孕以来,听到最多的问题。怀孕一个月,孩子生父不明,她丢尽了自家父母的颜面,就连盛家人,也没有一个人看得起她。因为盛家的两兄弟,都不知道他们哪一个才是孩子真正的父亲。展颜爱的人是盛南天,纠缠了他十二年,可偏偏那天,是她、盛南天还有盛南轩三个人一起从酒店凌乱的大床上醒过来。没有人记得前一晚发生了什么,但是一个月后,她却怀孕了。她从未与别人发生过关系,孩子的父亲,只能是盛南天,或者盛南轩。可笑的

  • 小说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章罪人“出去吧。”随着粗犷的男声,高耸的铁门缓缓打开,铁锈摩擦着地面的声音格外阴森。叶清走出大门,外面天气黑蒙蒙的,好似要下雨,空气中都是沉闷的气息。她回头看了一眼,布满铁锈的铁门里面是无尽的黑暗。五年里,她在这个监狱里过的就和地狱一般无二。不知何时下雨了,随后便是倾盆大雨,叶清环顾自周,随后小跑蹲着身子躲在一个废弃的铁板下。突然,巨大的发动机声音从远边低沉的传来,一辆跑车进入视线。车子在监狱门口停下,久久不见有人下来,雨也

  • 小说炊烟起,我等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炊烟起,我等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炊烟起,我等你!第1章绝望的滋味你知道绝望是什么滋味吗?比如莫夕爱盛淮安。又比如盛淮安恨她。全世界都知道,莫夕有多爱盛淮安,盛淮安就有多恨她。……“莫夕,你他妈就是这样爱我的?”莫心颜确诊变成植物人的那个晚上,盛淮安像是发了疯一样,把莫夕从医院拖到了莫心颜出事的那条巷子里,将她狠狠的摁在墙上。莫夕被摔得肩膀一痛,不由得痛呼出声,“盛淮安,你听我解释……”“解释?你所谓的解释,就是半夜约心颜去酒吧,然后再买通几个流氓,让他们整夜糟蹋心颜?!”

  • 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章忌日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二十五岁就死了,七十五岁才埋葬。秦世欢就是给自己这样定义的。……天边雷声轰隆,如瀑的暴雨瞬间就倾覆了下来。秦世欢安静地坐在落地窗前,紧紧抱着光洁的双腿,内心不起一丝波澜。她蜷缩起赤裸在空气中的脚趾,把腿拢得更紧,却牵动了脚踝间粗重的铁链一阵“叮叮咚咚”的声响。一间空荡荡除了床什么都没有的屋子,还有脚上彰显处境的铁链,构成了秦世欢这两年来全部的生活。门外突然传来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动静,秦世欢浑

  • 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章离婚吧“陆与江,我们离婚吧。”这是陆与江酒醒后听到顾玥和他说的第一句话。陆与江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冷笑着翻了个身,定定的看着她,“顾玥,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人人都羡慕顾玥,出身贫寒,长相平凡却得以嫁入豪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整个顾家的人,为此身价都涨了几番。可是如今,她竟然一大早出现在陆与江的面前,说要和他离婚。不屑的眼神毫不遮掩的落在她的身上,陆与江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顾玥,我劝你不要和我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

  • 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大雨瓢泼。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沈知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手上却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疯狂的从脸上流下来。半个月前,许烟被人用车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