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神魂传承:绝世毒妃在线阅读

2017/11/15 16:1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神魂传承:绝世毒妃
第003章 生或者死
    林星影知道她不应该叫的,可是她无法控制,她的尖叫声就像是她的催命符一般,立刻引来了那一小队的人的注意,辨明方向便向着她这边奔来。汇金地

    等到她可以控制自己的时候,再想要捂上嘴巴却已经是来不及了。那一小队人已经把她团团围住。

    这些男人看看她,再看看这一地的尸体,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因为在他们看来,眼前的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身的锦衣玉袍,怎么看也不像是具有这样身手的人。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地死尸又要怎么解释。

    “你……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林星影要怎么和他们说是别人杀死的,而那个人又嗖地一下没了踪影。别说他们,就算是她自己都不会信。网站huijindi.com于是只能摇头。

    “不知道还是不肯说?”这一小队人里一个明显是队长的人向前踏出了一步,距离林星影更近,他还用火把照了一下林星影的脸。只看了一眼,脸上就露出了比刚才更加惊讶的表情。“你是朝云郡主?”

    不是怀疑的口气,已经近乎肯定。

    “我说大家在定国公府上下找了半天,就唯独没见郡主的影子,原来郡主玉驾是到了这里。”

    这个人嘴上说的恭敬,可是那脸上的表情可就没有那么的恭敬了。一双色眼在林星影身上来回扫过。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正在这时,一个人凑到这个还在用色眼盯着林星影猛看的男人耳边嘀咕了几句,这个男人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还是你小子聪明,嗯,一会儿让你第二个来!”

    听到他们的对话,林星影隐隐感觉到不妙。

    果然那两个人说完话,对看了一眼,就一个饿虎扑食,扑向了林星影,一个拉她的腿,而另一个抓住了她的双手。

    身为现代女子的林星影要是再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就真是不如早死早投生了。

    “你们放开我!”

    “放开?你个女贼,竟敢偷袭义军,杀死多人,被我们这一队人抓住,看你往哪里逃?”

    “你混帐,刚还说我是郡主!”

    那两个人再次对看,之后哈哈大笑。

    “谁说你是郡主?就算你是郡主,我们说你不是,你就不是。天下皆知,朝云郡主被仙人指点终日以纱遮面,容颜不为世人所见。汇金地只被传得是美若天仙下凡,怕遭天妒,故而如此。一会儿等我们享受过郡主您的娇躯之后,用剑划花你的脸,到时候,谁还知道你是不是朝云郡主!”

    听到这两个贼人的险恶用心,林星影差一点吐出来。她不经意抬起头,正好看到临近的树上的黑影,正是刚才她以为已经走掉的那个面具男人。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求救,就会惨遭凌辱。再笨再傻的人都会选择了。于是,已经走投无路的林星影只好对着树上的男人以唇形说出两个字:“救我!”

    可是,也许注定要她失望了,那树上的男人无动于衷,似乎就打算待在那里,看一场活春宫。

    林星影只是一个弱女子,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没有人出手救她,她知道她一定完了。原文http://www.huijindi.com/心寒的要命,把眼睛闭起,再也不去看树上的那个人。

    这两个按住她的人,看到她不再反抗,立刻淫笑起来。

    “这才对嘛!你乖一点,顺从一点,等我们开心过了,也许会考虑留你一命。因为毕竟不论身份,光是你的这份姿色就能卖个大价钱!”

    以为事情一定成了的两个人,早就忍不住了。那个队长一样的人掀起了林星影身上的褥裙,就开始脱起自己的裤子。而那个被答应第二个来的,也一脸淫笑的迫不及待的等着看好戏,等着轮到他的时候的到来。

    “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个传说,就应该还听过另一个吧!凡睹朝云郡主容颜之人,必遭横祸。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就在林星影以为一切都完了的时候,就在她心灰意冷放弃一切的时候,忽然又听到了那个让人难受的声音。只是这个时候再听到这个声音,对于她来说却仿佛天籁。让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男人站在自己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仿佛一个王者,而他所看的人就只是蝼蚁。

    “你……你是什么人?”

    能突然出现的人,武功一定不弱。所以这个面具男人一出现,立刻就让这一队色欲熏心的男人慌了神,如临大敌一般地紧紧盯着他。

    “你们不配知道!我再问你一次,和不和我走?”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要有点理智的人就会选择和这个怪人一起走。虽然不知道和他一起走,会落得什么结局。可是再怎么说也要比留在这里,被这群男人凌辱要强。

    于是林星影这一次不再骄傲了。其实她根本就已经被吓坏了。因为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已经被那两个男人剥去了外衣,只剩下裹胸和内裙,在这夜风里瑟瑟发抖,一半是因为冷,而另一半是因为害怕。

    她连连点头,还生怕这个男人突然反悔不带她离开,于是大声地几乎用喊的说出:“带我走!”

    也许是这一小队的人认为自己人多,而面具男人只有一人,所以人多就胆子大一点。那个队长模样的人,把已经解开的裤带好歹系上。

    “我说这位,谣传天天都有。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不过现在,你想要把人带走,是不是该问过我们同意不同意?”

    “生或是死?”

    “啊?”林星影有些跟不上节奏,忽然就看到面具男人脸转向了她,问出了这样一句。她不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说实话,她到现在除了知道自己被这些人都认定是什么朝云郡主以外,就一概不知道了。

    “你想他们生还是死?”

    “你问我?”林星影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的决定有用吗?这些人生还是死,可能在她一念之间吗?

    “见过朝云郡主真容的人必遭横祸。所以由你来决定这些看过你的人,是生还是死。”

    林星影看了一眼这些刚才就已经商议好要轮番凌辱她的男人们,轻启朱唇,却是瞬间决定了一切。

    “死!”
第004章 主上
    刚才,林星影只是听到了一声响动,就看到了一地的死人。她很好奇,这个面具男人是怎么做到的。所以当她说出死这个字的时候,她就睁大了眼睛,盯紧了面具男人的动作。

    她不是什么圣人,这些人既然想要伤害她,那么就不要怪她为他们选择了死这条路。

    几乎是在她说出死这个字的瞬间,她就看到那面具男人的黑色斗篷动了。她努力看了,也不过是看到他黑色斗篷下穿着黑色劲装。

    斗篷动是因为他的手臂动了,林星影也只看到了这些,没有看到什么寒光一闪,或是别的什么。可是当她回过神时,地上又多了好几具尸体。

    也许是第二次看到有人死在她面前,而且还是想要伤害她的人,所以林星影觉得并不像之前那样吓到她了。但依然让她很不适应。不过她还是从那些人身上的致命伤口判断出了,这个面具男人用的是什么武器杀的这些人。

    最靠近她的这两个混蛋,喉间一道极细的血痕,看来像是用剑之类的武器所伤。而离得稍远些的那些人,就同之前死去的人一样,都是喉咙处一个血洞。

    “走!”一件黑色的斗篷扔了过来,扔在了还倒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林星影身上。

    “走去哪里?”

    林星影一边询问,一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她现在只能用面具男人扔过来的斗篷来避体了。因为外衣已经被撕破不能穿了。

    面具男人根本不理会她,就直直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走得很快。似乎根本不在乎林星影是不是跟上了他。

    林星影拉拢好身上的斗篷,开始深一脚浅一脚地跟上那男人。其实要是可以选择,她也不会跟着他。只是现在她没有别的选择。

    林星影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抱怨这个面具男人。他到底是救她,还是想要折磨她啊?都走了这么久了,期间不和她说话,不休息,也不会放慢速度。就这样,在深夜,在树林里这样穿行。

    林星影一开始还能凑和跟上,只是到了后来时间一长,她就不行了。脚开始只是酸疼,她还能忍受,可是到了后来,就已经是剧烈的疼痛了。林星影知道,脚一定是被磨破了。

    “请问,还要走多久?”

    终于她每迈出一步都像是走在针板上的感觉,让她再也无法忍受了,于是开口询问。

    “主上!”

    “啥?”林星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怎么会突然喊自己主上了呢?结果很快的她就知道,是她会错意了。

    “叫我主上。”

    林星影彻底受不了了。这个男人一定是疯了!就算是他救了她,让她免于受人凌辱。可是这大半夜的,在这个几乎看不到脚下是什么样的路面的树林里穿行,还必须要跟上他的速度,这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做到的吗?

    而且,还要她叫他什么?主上?他是想当皇帝想疯了么?

    算了,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她受够了!

    林星影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决定一步也不走了。当她坐下时,她才感觉到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才坐到地上,就再也不想动一下了。

    她决定了,不管那个人理她还是不理她,她都不走了。死就死吧,不过是在死之前多折腾了一阵。抱定了这个决心之后,林星影忽然发现自己不怕了。

    于是她就仰起头,面露不羁的表情,看着面具男人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向着她走过来。

    “为什么不走?”

    “脚疼!”林星影乱没好气地回答他。

    她是她,不是他们认为的什么朝云郡主。想让她像是大家闺秀那样说话柔声细气地,根本不可能。

    她以为自己的这种没好气,会换来不好的结果,却没有想到那个面具男人竟然直直走到她身边,一下子靠近她蹲了下来,再后来竟然是掀起她的裙子,抓住了她的脚。

    “你干什么?”

    “你以为呢?”面具男人一下子就把她的鞋脱了下来。

    因为脚确定被磨破出血了,所以血在干了之后就把鞋还有鞋袜都粘连在了一起。鞋子一被脱下,就等于是在扯林星影的伤口。

    林星影忍不住抽气,疼得她眼泪都掉下来了。

    她并不会幻想这个怪人,会突然变成什么白马王子,帮她治伤或是背着她走,但怎么也不会听到这样的话吧。

    “死不了人的,继续走!”

    即使月光很淡,可是面具男人一定看到了白色的袜子已经满是血污了,可是他竟然还可以跟没看到一样,把鞋子重新套到林星影的脚上。说出这么一句,让林星影几乎要暴走的话。

    “我说什么也不会再走了!”

    可是才说完这一句,下一秒,她就被这个面具男人像是提东西一样的提起,然后他一躬身,她就落到了他的背上。只是不是她幻想的被他背在背上,而是大头朝下地倒挂在他的肩膀上面。

    结果,林星影抗议长时间行走的结果,就是不只是脚疼,头也变晕了。她忍不住在心里想,这个男人眼里是不是没有美丑之分,又或是他冷血到了极点。怎么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就这样对待她这么一个弱女子。

    她林星影到底上辈子上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让她落得现在这种处境。她忽然有一种预感,她选择跟着这个男人走,也不是什么好选择,而且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就这样被倒挂着,时间长了,大脑缺氧的林星影越来越犯迷糊,终于她昏了过去……

    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带着她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命运。如果她可以提前知道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也许她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比如说找机会自尽。

    只是人都会有一种求生的意识,面对死亡时一定会选择生的机会。林星影选择了在这个未知的地方生存下去,于是,为了能生存下去,她做了很多的选择,而她做出的这些选择,既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也决定了别人的……
第005章 强迫洗澡
    好饿,好渴,也好冷。林星影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只是为什么眼前一片漆黑?难道说,她眼睛看不见了?

    林星影抬起手,可是即使她把手伸到了眼前,也依然看不到自己的手。她吓坏了。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会这么黑?

    “你醒了?”黑暗中,忽然传来了声音。

    这声音依然很刺耳,但是林星影却是非常熟悉的。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没有一丁点的光亮?”

    “你话太多了!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现在你已经不再是什么朝云郡主了!”

    “那我是谁?”

    林星影在心中没好气地腹诽。她当然不是什么朝云郡主,她是林星影来自于……算了,反正她不是什么朝云郡主。

    “你是我的女奴,而我是你的主人。从今天开始你要叫我主上。”

    “我不是什么朝云郡主,同样的我也不是你的女奴,我就是我!”

    “由不得你,从你求我救你开始,你的命就是我的,我要你生你就生,我要你死你就死。而现在,我要你做我的女奴,你就只能是我的女奴!”

    “你这个疯子!”

    啪!黑暗中,很响亮的一声。林星影却在这一声响之后,捂着脸歪倒。因为她被打了。

    “你最好认清楚你的身份,再敢违抗就不只是挨打了。”

    “你是不是只能用打女人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林星影被打之后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比刚才更加的伶牙俐齿。

    突然之间四周变得光亮起来。林星影的眼睛因为突然出现的光亮,被刺的短暂失明了。等到她恢复视力,才发现自己竟然处于一个没有窗只有一道门的很大的房间里面。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她会觉得冷。因为她全身赤裸地倒在地上,而她近前单膝跪在地上的正是那个面具男人。

    “存在感是什么?这样的怪名词是你那个身任边防大将的哥哥教给你的番邦话吗?”

    林星影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为自己现在的处境而尖叫了。叫了之后有意义吗?完全没有!只会更加趁了面前这个神经病男人的心意。

    她把脸别开,不理会这个男人的提问。

    “我在问你话的时候,你最好看着我!”

    林星影下巴很痛,因为她的脸被这个男人强行捏住下巴扳了过来。

    “你最好乖乖听话,这样才有用处。有很大的用处!”

    就在林星影以为这个男人还会做出什么更过份的举动时,他却突然站起身,连带着把她也提着站立起来。

    “记住了我今天说的话。你是我的女奴,而我是你的主上。”说完,他转身离开了这间姑且称之为牢房的房间。

    林星影觉得这个很莫名其妙。她以为自己会遭受到他的侵犯,可是却没有。不过他的话也让林星影觉得他留着她一定还有别的图谋。这个图谋大到让他决定保留着她的清白,以得到很好的结果。

    而很快的,她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就在这个男人前脚离开之后,紧接着就开始陆陆续续有女人走进房间,这些女人就像是没有看到林星影一样,仿佛她是空气一般,只是专注地做着她们该干的事情。

    一开始光着身子,林星影还有些不太自在,可是时间长了,在认定这些人是不会理她之后,她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了。站在那里,看着这些女人忙进忙出的,像是在布置这里。

    林星影第一次知道,原来这里的女人力气有这么的大,竟然四个人不费力的就抬进了一张木床,再然后陆陆续续这房间里就添置了各种东西。一直站在一边静静旁观着这一切,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无关的林星影,因为她已经看出来了,这里应该就是她以后住的地方了。

    很快地这房间就有了样子,各类女子闺房用具竟然一应俱全。最后,由四个女子抬起来的则是一个大大的装满水的木桶。她们把木桶放下之后,就径直向着林星影走过来。

    “嗯,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不需要你们了!”

    可是这四个女人充耳未闻,竟然走到林星影的身边,架起她就往木桶那里走去,再之后就像是扔毫无生命的东西一样把她扔进了盛满水的木桶里。

    本来洗澡是林星影早就渴望着的事情,便是这样被人扔进水里可不是什么好经历,更何况水还很烫,更要命的是她脚上还有伤。

    她被扔进木桶里,脚又疼,身体根本站不稳,整个人差一点就要窝囊的淹死在这洗澡水里面了。突然两只大手伸进水里,把挣扎着的她一下子拽出了水面。再之后不顾她的反对,竟然强行帮她刷洗起来。

    “你们放开我,放开!”

    林星影觉得自己一定是到了疯子国了。这里每一个人都不能沟通。身上被刷洗也就算了,甚至连隐私部位也没有被放过,这还不算,这些该死的女人竟然用刷子刷她受了伤的脚。

    那种钻心的疼,让林星影差一点把嘴唇咬破了。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们这些个疯女人,放开我。混蛋,我要杀死你们!”

    可是她哪里是四个孔武有力女人的对手,她只能忍着钻心的疼痛,看着那洗澡水,因为脚上的伤口,而渐渐被染成红色。

    直到最后,她疼的再一次人事不醒。

    她再次醒来时,有一种不知道身在何处之感。从大床上醒来猛地坐起的她,就看到了坐在床对面贵妃榻上的带面具男人。

    今天的他不再是黑衣服了,而是换了一身白衣。看到他穿白衣,林星影完全不顾后果了。只是想要发泄一下,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所遭受到的一切。

    “先是黑无常,现在是白无常。怎么?是不是过两天,你就打算头顶个金冠装起阎罗王来了?”

    林星影的挑衅没想到就像是扔进水里的小石子一样,甚至都不如,因为至少那还能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呢。

    她的话本来是想激努那个男人的,没想到他却是笑了。而且这一次声音改变了,不再是像之前那样刺耳了,反而是沙哑的要命。

    “怎么?你觉得这里是阴曹地府吗?”
第006章 我是你的主人
    “怎么?难道不是么?”

    林星影的字典里就没有收敛一词,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让她很没有同性缘,却因为娇好的脸蛋和魔鬼的身材,异性缘倒是相当的火爆。

    说这句话时,她其实乱没形象地倚坐在床上,可是就是这份慵懒劲,似乎吸引到了这个面具男的注意。或者说,是因为她此时此刻给他的感觉,仿佛她不是被他抢行带回来的。仿佛她才是这里的主人,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的随遇则安。

    其实是林星影早在昨晚就已经在发觉自己没死之后,立刻就做出的决定。既然老天给了她第二次机会,那么是生还是死,还用选择么?

    虽然也有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劲儿,可是还有一句话说的好识实务者为俊杰。她林星影谈不上俊杰,只是识实务罢了。

    可就算是这样,她平日里被那些男人们惯坏了的调调,还是显露出来。所以虽然她现在的身份实际上是阶下囚,可她还是有那份风骨在。

    面具男子就被林星影的这种风骨吸引住了。面具正好遮住了他所有情绪,要不是他发出那让人听了也难受的笑声,还真不太容易被人感觉到,他现在情绪不错。

    可是就算是这样,林星影的一再挑衅还是小小激怒了他。只见他上一秒还坐在桌前,下一秒人竟然已经蹿上了床,把林星影迫在了身下。

    “这里自然不是什么阎罗殿!因为听说那里还有个判官,你要是好人,听说是不会受折磨的,可是我这里就不一样了,你不顺我的意,这里就是比阎罗殿还不如!”

    这个人似乎很爱捏人下巴,他蹿上床用身体压制住了林星影就伸出手捏住了她。

    “你是女人?”

    林星影也许是真的不怕死啊,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还说出这么一句。

    面具男人愣了一下,似乎在想他抓回来的这个朝云郡主不会是个半疯吧?她这醒来之后的表现太过淡定从容,看上去是一点也不怕他。

    他逼迫她,她却冒出这么一句来,让他几乎气绝。

    “你说谁是女人?”

    “那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兰花香气?”林星影更加没形象的耸耸鼻子,似乎在确认这面具男身上的味道是不是兰花香。

    终于她的放肆遭报应了,下一刻,两人之间仅隔着的那一层软锦就被面具男人抽去,软锦下面未着寸缕的林星影感觉到了某个只有男人才有的部位顶住了她。

    “现在怕了?”

    “谁怕了?把我巴巴的带来这里,原本还以为你与那些人有什么不同,不还是一样?”

    “你竟敢把他们与我相提并论!”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林星影的脸上。原来这个男人不只是怪人,还是个打女人的怪人。

    他这一巴掌打的极狠,林星影只觉得是眼花耳鸣,好半晌也没有缓过劲来。

    “你给我听好了。你在我面前可不是什么郡主,只不过是个随我处置的贱婢。我可不是……”面具男人似乎情绪很激动,险些透露出什么来,不过他迅速觉察了,及时收住了话头。“在这里,我就是你的主人。我要你做什么你偏做什么!”

    林星影还因为刚才的一巴掌没有缓过劲来,她甚至以为这个面具男人就要对她做些什么。却没有想到,他突然放开了她,跳下床去。

    “你最好听话一点,还能少吃些苦头,否则的话,我说过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

    如死,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连阎罗殿都不如!”

    “主人?你是不是还打算找根铁链拴住我!”

    林星影是豁出去了。她也懂识实务,可是这个男人对她实在是太过份了。林星影不知道这里的女人是不是都要这样被男人欺负,但她不是这里的女人,更不是他说的什么朝云郡主,所以在她看来,与其实像他说的那样要视他为主人,听他所有的命令,她宁可死。

    “相信我,到必要的时候我是一定会的!一会儿会有人来给你上药,你尽可以反抗,只不过吃苦头的仍然是你!”

    “上药?你不是打算折磨我么?还假惺惺地给我上什么药!”

    面具男子继续向外走,并不回头看她。但是声音还是传回来了。

    “朝云郡主,你可是张很不错的王牌,不好好利用一下,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所以你最好给我安份一点,还能少吃些苦头。因为你要知道我是不在乎让你受伤的,反正我这里有的是上好的药材……”

    面具男子走后,那唯一通向外面的门再次关闭。林星影就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屋子之中。

    看来这个男人就认定了她是朝云郡主了。林星影有些不明白了。其实从来到这里,就经历了一连串她所不能控制的事情,让她根本来不及看看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

    记得看那些小说上面,穿越的人有可能是灵魂寄居在了某一个的人的身体里。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这种状况。林星影四下看看,注意到那边桌上摆放着的,应该就是所谓的铜镜。虽然比不上现代的镜子,但好歹也能照照看,看看她是不是变了模样。

    那铜镜离床有些距离,林星影需要下床走过去才能照得见。想到下床,就让她立刻想起她的脚伤。她可是深刻记着那一路走来,脚被磨破,结果又被那些恶妇人们一顿残暴对待。她也正是因为这个才会失去知觉的。

    想起的事情让她禁不住往脚上看去,这一看就让她愣住了。她的脚伤呢?

    只见一双玉足,白嫩细滑,别说伤口了,连个痕迹都没有!

    林星影根本不相信这才多久的功夫,脚上的伤竟然无影无踪了,不只如此,脚部皮肤也要比原先还要白细的多。

    那面具男人也许真的不是在自夸,他是真的有上好的药材!

    等到林星影凑去铜镜那里,从铜镜中看自己现在的样貌。不禁大吃一惊。因为铜镜里映出的,分明就是她本来的样子。
第007章 喜怒无常
    原来林星影被关的房间是特制的,一门之隔就判若两地。面具男人从那房间走出来,才关上门,回手就一巴掌打在了守在门口的一名遮面女子的脸上。

    “谁准你选用兰花的?”

    “主上赎罪!”那女子挨了重重的一巴掌,生生地从站立被打倒在地,却是连脸上的伤都不顾就即刻跪在了地上。

    她不敢辩解这兰花本是主上最爱的味道,常赞其味道清新高雅,故而每每沐浴都会用此花熏香。在主上面前辩解那绝对就是不想活了,她可不想成为那些前车之鉴。单是惹怒他就已经是很糟糕的事情了,虽然这位主上常常都是喜怒无常。

    女子伏在地上吓得不敢动弹,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主上却突然蹲下身子。

    “我问你,我像女人吗?”

    女子听到这样的问话,被吓得更厉害了,头伏得更低,整个人差不多都快趴在地上了。

    “主人威武刚毅,非一般男子可比,谁人敢诬蔑主人?”

    她的回答可能让面具男子极为受用了,面具下的他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他却是主动伸手拉起了伏在地上的女子。

    “你的回答让我很开心,今天晚上你来雅玉轩吧!”

    听到面具男子这样说,那女子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又惧又怕的表情,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努力让自己笑出来。

    “秀儿谢主上恩宠。”

    “你真的表现的不错呢!会害怕,很好,但是也懂得让自己笑的真诚。真是相当的好。所以,如果你能熬得过今晚,我就收你在身边,如何?”

    这个自称秀儿的女子,又一次伏倒在地,头低得都快碰到地面。

    “秀儿谢主上。”

    “记得要洗干净了,记住不许带有任何味道。还有,去把伤治一下,我不喜欢看到不完美的东西。”

    “是!”

    “下去吧!”

    叫秀儿的女子得到命令即刻从地上爬起来,倒退着走了好几步,直到足够远离面具男子才敢转过身去做她要做的事情了。在入夜之前,一要治好刚才挨的这一巴掌留下的痕迹,还要清洗干净自己,最重要的是还不可以带有一丝一毫的味道。

    她深深地记得,上一次一个姐妹,自恃身有女儿香,当得到主上垂怜时,本想凭此夺宠。却没有想到,只因她身上一直都有的这个味道,最后下场极惨。

    她看过那些从雅玉轩被抬出来的姐妹的,几乎可以说是体无完肤,被鞭打的痕迹让她现在光是想到就会浑身发抖。想到今天晚上,自己有可能遭遇的事情。

    她摇了摇头,不许自己再想下去了。不去是死,去也是死。横竖是死,但如果她可以挨过去,也许真的像主上说的,可以跟在他身边。

    看着那个刚才好像自报过名字的婢女匆匆离去,面具男子用鼻子轻哼了一声。他还是说话算数的。只要她能挨得过去,就收她在身边又何妨。但是,又有谁可以挨得过去呢?

    想到这个,他的目光移到了他刚刚走出的那道门上。

    她可以么?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见其面容者必遭横祸”的绝世容颜,让他几乎把持不住。举手投足之间自显风流,她的美不只面容娇好,光是看其体态就已经让他受不了了。

    只是该死的,她不能碰!因为她是他最好用的一张王牌,他必须保她完璧。想到自己的计划,想到不能碰她,面具男子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房间里的林星影对着铜镜看了又看,终于确定除了因为镜子的质量太差,映照出的她很是模糊以外,这张脸确确实实就是她对着镜子看了无数次的脸没有错。

    这么说,她就应该是整个人直接来到这里的。那么为什么她会成了什么朝云郡主呢?记得那伙混蛋们曾经提起朝云郡主终日以纱遮面,那么被外人认错这是很正常的。

    可是她也记得她第一次从这里有意识地醒来时,那个送她进秘道的丫环一样的女子也是称她郡主的。

    哎呀,太复杂了。而且似乎也没有人可以给她合理的解释。

    林星影没有办法了。对着铜镜也看够了,于是开始打量起四周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只有门没有窗,所以不能知道外面到底是黑夜还是白天。房间里的摆设看上去都十分的奢华,比她第一次醒来时看到的都不相上下。

    根据这些摆设,她可以判断,如果第一次醒来是她所在的是王府,那么刚才那个面具男子的地位应该也不低,而且看他高高在上视众人如蝼蚁的模样,就不可能只是很有钱的人。

    林星影重新回到床上,她刚才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可以穿的衣服,看来那个人不太想让她有衣服穿。所以她只能回到床上,用唯一的一条软锦遮住身体。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林星影又疑惑了。为什么在刚才,让她在某一瞬间都以为自己会遭他凌辱的,甚至她明明都感觉到了,可他却退却了。

    把她弄来这里,将她软禁,不给她衣服穿,却也不打算占有她。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干什么呢?而这一切又为的什么呢?

    一个又一个的迷团,像是眼前层层叠叠的纱遮住了眼睛。林星影想要看清楚,却发觉只是徒劳。

    不过有一点她是知道的。她在这里谁也依靠不了,也不可以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一切都要靠她自己。既然目前来说,所有人都认为她是神秘的朝云郡主,那么她只能在这里一直先顶着这个身份了。

    无事可做,林星影就开始在脑子里设想之后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她应该怎么样去应对。可是想了许多之后,她又十分泄气的重重捶了床板。

    想这么多也是徒劳,天知道她还能不能走出这间房间。那个男人一看就是个神经病,也有可能很变态的打算把她先关一阵子再说,或许打算挑个日子再把她吃干抹净。

    忍不住又一次埋怨上天。明明小说里的女主穿越之后,不是会有很多人爱很多人喜欢的吗?为什么她就要这么的倒霉呢?

    这个老天是要玩死她吧!

神魂传承:绝世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魂传承 或 绝世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018章杀人听着那警察骨头咔嚓咔嚓的响声,我的心中并没有出现任何怜悯,我并非圣人,我只是个普通人,有血有肉,也有仇恨。那个警察被冷陌打的奄奄一息无法动弹,倒在地上从他身体周围流出一大摊血,染红了牢房的地面。那么大的动静外面都没人进来查看,我猜测估计是冷陌动了手脚。在冷陌准备给变态警察致命一击的时候,我叫了停:“等等。”冷陌瞥了我一眼,转过头,继续他的动作。好在我更快的跑他前面,制止了他手上的动作。“别告诉我你要向他求饶。”冷

  • 热门小说《合约小娇妻》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合约小娇妻》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合约小娇妻第18章贺乔宴的父母上门提亲中年男人笑着走过来,“请问两位是秦先生和洛女士?”秦秋扬礼貌性地问道:“我们是,两位是?”“我是贺乔宴的父亲贺家铭,这位是我妻子林蕊。非常抱歉,没有提前通知就冒昧来访?”秦秋扬脸色虽然没变,但语气变得有些冷,“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这个时间回来?”“我们并不知道。从前天开始,我和我妻子就每天早上过来,一直到傍晚七点离开。”秦秋扬和洛明媚对看了一眼,秦秋扬打开大门,“两位里面请。”四个父母辈的人入坐后,秦以悦分

  • 热门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聂少,我爱不起第十八章找到她!“给我把苏晴找出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聂君邪表情冷峻,站在心城最大的情报部门老大面前,高大的身躯像是一座充满压迫力的大山,带着浑身的杀意,让人冷汗岑岑。井天明推了推眼镜:“我们黑焰在心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也有最周密的情报系统,如果苏晴出现在任何一个摄像头下,那么一定会被我们发现。”他的言下之意便是,如果苏晴不在心城,那么他们也无能无力。聂君邪闻言露出一抹邪笑:“我只要结果!她苏晴是我聂君邪的女人!是我

  • 热门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十八章压榨我沉默,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如果莫强找我来只是想从我身上压榨好处的话,那他想错了,我没从陆俊身上拿走一分钱,而我现在也在靠自己的双手赚钱,我不想再靠男人养活了。我起身,拉起包包刚要走,就被莫强给拦住了,他冲我吼道:“耳聋了,问你话呢,姓陆的不会一分钱都没给你吧?要是那样,我找他算账去。”我厌恶地看着莫强,警告道:“莫强,我跟陆俊已经离婚了,他没欠我的,更没欠你的,你是不是又去赌博欠了钱找他,才知道我离婚的?”莫强

  • 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8章难受的要命的爱情“欢欢,我来接你去上班!”见秦欢走出来,白瑾昊大步上前,将手里的玫瑰花双手送上,并说:“爸已经安排你做公司的总执行长,我是你的下属!”“你来接我,算是公司安排的还是你私人做主的?”秦欢倒是接过了玫瑰花,顺手扯下一片花瓣,冷漠的问白瑾昊。白瑾昊见她接过了他送的花,还以为经过一个晚上后,她对他的态度有所缓和,脸上浮起了笑容,说:“公司安排今天晚上给你举办欢迎宴会,我知道你不会开车,刚好顺路,就过来接

  • 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8章军人的特权但席月不知道的是,像陆非白这样的军人,替国家出过众多特殊任务,是一群真正拥有特权的人。“小月,怎么了!”席月口中的席天成这会儿就因为枪声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沈初见,这个男人是谁?”结果一眼就看到和陆非白站在一起的沈初见,立即沉下了脸问道。不等沈初见介绍陆非白,陆非白便已经自己回答了席天成,“陆非白,来自四方城,军人,目前是个上校。”席天成看向那个目光锐利地看着自己的男人,神色严肃了起来

  • 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行走的强者第18章离谱“不错,这才是我老云家的女儿。”云鼎喘了口气,看着段飞:“臭小子,身体不好也不要自卑,彤彤要是敢看不起你,你直接告诉我,看我怎么揍烂她的屁股。”一句话说的云诗彤满脸通红,使劲的低下头,段飞彻底无语,自己这老丈人算是极品到家了,哪有这么教育自己的女婿的。哪知,云鼎这话还不算完,阻止了准备劝阻自己的岳秋荷,继续说道:“我老云这条命是大哥救得,如果不是因为救我,大哥也不会落得成为一个残废,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哼,我老云的女

  • 热门小说《10002》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10002》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10002第19章人,得有梦想听到母亲的话,童颜脸色一变:“妈,你胡说什么,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嗯,普通朋友最好!”童母脸色稍稍好看一些,然后堆出笑脸:“小颜,来,我给你介绍个青年才俊,肖鹏飞,你们好好相处相处……”“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旁边,一青年用火热的眼神看着童颜,伸出了右手。童颜脸上闪过几分无奈,又来了!其实她一进门,就注意到了这个青年,她同样知道这个青年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母亲整天惦记着给她找个有钱人,然后三天两头会找一些

  • 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怪谈异质论第18章第十八章深入调查我被师娘给看的一阵头皮发麻,连忙说师娘你笑什么,宋小姐又遇到麻烦了,你快帮她解决了吧!言外之意就是赶紧把这货弄走。师娘笑着坐在宋小乔对面,问宋小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宋小乔不哭了,反倒是恨的咬牙切齿。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宋小乔刚才的可怜就是装给我看的,实际上她是个女强人,男人的抛弃并没有让她灰心丧气,反而是愤怒。这女人可真有心机,我心里一阵忌惮,幸亏师娘及时回来了,否则说不定我真会动恻隐之心。宋小乔恨的那叫

  • 奇险!甘肃白银2公里盘山路拐22道弯

    2018年1月13日,甘肃白银,航拍黄河石林22道弯才能感觉到它的震撼和曲线美。来源媒体:视觉中国因为黄河石林国家地质公园位于景泰县龙湾村,这里石林峡谷绝壁凌空,自然造型多姿传神;黄河曲流环抱龙湾,似世外桃源。然而要到达这里先要经过著名的22道弯。从山顶景区大门到山下龙湾村的道路全长2.3公里,垂直落差约150米。就是这短短2公里多的路却要拐过22个弯头,22道弯由此得名。“自古出入龙湾两条路:一是走旱路,爬天梯、钻天窗、走栈道。一是走水路,乘羊皮筏子渡河或沿黄漂流。龙湾物产丰富,但过去龙湾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