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古村禁地在线阅读

2017/11/15 16:12: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古村禁地

第003章 鬼上身(三)
    葛二爷抬头扫了他们一眼,从炕上下来不紧不慢地穿上鞋。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走到方桌前坐下来,取出文房四宝有条不紊的开始写方子。

    其他人一下子被激怒了,刚才扶起我爷爷的那位老人走到他跟前一拍桌子怒道:“葛老二!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哥几个!我们刚才说的话你有没有听到!你再不表态,我们可就真的去找大哥了!”

    “荒唐!”葛二爷放下笔,“你们知道什么?就知道慌里慌张,胡说八道!”

    那人不服气的说:“你凭什么说我们胡说八道!虽然你博古通今,我们也一向敬重你,可是今天这情况你不能否认这是‘鬼上身’吧?你可别忘了今天在座的都是在那里发过毒誓的!除非你想偏袒这个外面来的邪女人!”

    “住嘴!”这时一直平静无比的葛二爷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神情愤怒青筋暴跳,“你怎么能当着老宋的面这么说话!你还是个人吗?”

    他平日里德高望重,在村里威信极高,村里人很少见到他生气的样子,此刻见他突然发怒,无不索然。一时间空气紧张,大家都不敢说话。

    被呵斥的那位明显有些怯意了,但嘴里还不服气,“可是……”

    “可是什么?”葛二爷厉声质问,“月华嫁到咱们村子里这么多年了,为咱们村做了多少好事?你们倒好,不知感恩,反而三番五次的说月华是邪女人,你们懂什么叫‘鬼上身’?”用手一指炕上的胡月华,“这样就叫做‘鬼上身’吗?告诉你们,别那么无知,这不过是普通的癜风症初期,这在中医上都是有讲的,别什么都不懂在这胡闹!”

    那人被说的哑口无言,嘴里嘟囔“你不过是不相信‘鬼上身’这说法罢了。”

    葛二爷长叹一口气,语气缓和的说:“吴老二,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弟兄,也是从当年那件事里走出来的,感情在那摆着,可如今你怎么就连我的一丁点话都听不进去了?我不相信‘鬼上身’的说法?我如果不相信,我当年就不会在那里跟大家一块发毒誓!”

    众人都被葛二爷的道理所屈服,觉得所言有理,纷纷点头称是。

    葛二爷继续说,“别动不动就诋毁一个人,这个村子里的人能活到今天都不容易,特别是月华,受了多少委屈?可是人家呢,以德报怨,不仅不记仇反而到处帮助人。你们居然还要找我哥哥?亏你们想得起来,当年要不是他……”

    这时我爷爷上前阻止了,“算了算了他葛二爷,都陈芝麻烂谷子了,咱就不提了,既然大家不再纠缠,我看这事就此作罢吧,您把方子开了,我让孩子去抓药就是了。网站huijindi.com

    葛二爷看看我爷爷,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唉,老宋啊,让你受委屈了!”

    爷爷早已噙不住两眼老泪簌簌的流下来。

    突然葛二爷看见了夹在人缝中间的我,脸色一变,厉声道:“是谁把孩子领到这来了!”一指门口的一个猥琐的年轻人,“二狗子!我怎么说的,不能让孩子进这屋里来,你怎么把的门!”

    二狗子吓坏了,忙一瘸一拐的进来把我抱起来,到屋外去了。
第004章 归乡途中
    第二天父亲回来了便将我带走了,临走的时候是爷爷出来送我,我看到他再车窗外冲我们挥手,还拿下眼镜来擦眼泪,我也感到心酸不已。而奶奶却不见踪迹,我想大概是病情还未好转,不能下炕吧。

    后来父亲开始做煤炭生意,买卖不错,在另一座城市里买了房子,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我也便再没有见过爷爷奶奶,只有父亲每年中秋的时候独自一人回去,连母亲也不曾回去。我有一次曾央求父亲带我回去,我告诉他我想爷爷奶奶了,想去看他们。我以为父亲会为我的懂事而感动和幸福不已,谁料他竟然厉声拒绝了,而且还很严肃的警告我,以后不许再提回老家的事。汇金地吓得我再也没有问过。

    后来我渐渐长大,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乏吸引一个正在成长的孩子的东西,篮球小说朦胧的初恋这些东西逐渐进入了我的世界,将我迷的神魂颠倒,老家的事也就逐渐被我淡忘。只是偶尔看到别人爷爷奶奶的时候,才突然感到自己好像缺了点什么,但缺的这些东西跟让我神魂颠倒的那些东西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直到我坐在回老家的火车上,一个人百无聊赖的时候,这些回忆才逐渐涌上心头,其实开始我记得并没有这么全,大部分已经被我忘却了。是一路走来无人说话,实在无所事事,只好看窗外的景色,看到窗外的景色逐渐跟记忆力的景物变得相似匹配的时候,才又激起了我记忆的大脑皮层的反应,这些陈年旧事才被记起来。

    埋藏在我心底这么久的疑惑也逐渐浮上来,当年奶奶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以至于变成那幅神志不清的样子?许多年前到底出过什么恐怖的事,让村里的老人那么惧怕?还有那个所谓的禁区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一直到下了火车还一直在猜想父亲当年为什么要将我带走,且一直不允许我回去?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准许我回到这里来,我猜想大概这次奶奶的病实在是不轻,大概快要辞世了,因此才破格允许我回家去。

    老家很偏僻,下了火车还要转长途汽车,到了汽车站还要再转面包车,即使这样也不能直接把我送到家门口,在离家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的一条河边把我放下来。版权huijindi.com我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在那头声音沙哑,显得很疲倦。我猜想大概是很久没有合眼休息的缘故吧。父亲告诉我让我在河边的桥头等候,一会儿便有人过来接我,于是我便坐在桥头的石墩上点了根烟慢慢抽着等候。

    这是一座很老的木吊桥,由粗大的铁索拉起来,中间铺上木板。记得小时候就在这里杵着,不知使用了多少年月了,这么些年过去了,村里的人依然继续使用着它。我看到上面的木板经过岁月和涨水时河水的侵蚀,早已败旧不堪,处处是修补过的痕迹,而两根用来扶手的粗大的铁链也已经被过往的人摸的光滑锃亮,露出晃眼的金属光泽。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我看到河对岸走过来一个人。网站huijindi.com
第005章 红玉出现
    那人顺着河岸一直走上了桥,小心翼翼的过桥,走近了我才看清那是个姑娘,隐隐绰绰间身材还不错,走近了一看面容也挺好,在我看过了许多美景和看过了许多美女的眼光来看,也还是不错的。只是衣服穿的稍微土了一些,标准的村姑打扮,大红大紫的。

    姑娘来到我跟前,全身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俏皮地一笑,说:“走吧,别愣着了。”

    我忽然觉得她这一笑有些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可再仔细看发觉是个陌生人。她见我不动脚步,便说:“怎么?信不过我还是怎么地?怕我把你拐走?”

    我跟着她过桥,这软桥不好走,摇摇晃晃的,脚底下踩不瓷实,直晃得我眼晕。她大概是习惯了,走的很快。汇金地没一会我就被落在后面了,她回头一看,咯咯的笑我。“还跟小时候一个德行,还那么胆小。”

    听了这话,我诧异地望着她,她又是吃吃一笑,这笑容突然像一道闪电一般闪入我的脑海,瞬间将我大脑里的一根原本错位的神经又重新搭在了一起,于是眼前这个笑脸和记忆里那个小了好几号的小女孩笑脸缓缓交叠在了一起。

    我惊叫起来:“红玉!是你吗红玉!”

    红玉仍然笑道:“傻样,不是我还能是谁呀!不过十几年没见面就不认得我了,真没良心!”

    我也笑起来,说:“这不能怪我呀,这十几年你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呀。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和我们一起站着撒尿的假小子,如今出落的如此……”

    我还没说完,红玉的脸刷的就红了,不胜娇羞的嗔怨道:“啧啧,不说你没良心,倒拿这话来搪塞,谁信呀。”说着还是羞涩的转过脸去了。

    我确实没有说谎话,要搁在十几年前,打死我也不相信那个甩着两溜鼻涕,整天跟我们几个男孩子一起淘气,晒黑乎乎的红玉会蜕化成如今这般亭亭玉立的模样。

    她不再和我说话,一直往前走。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的美丽的背影,愈看愈觉得不可思议。

    她先过了桥,站在那里等我。我原本就有些惧怕,加上身上重重的行李便走动更慢了。好在终于走到了对岸,我回头看了一下那长长的桥,长舒了一口气。

    红玉走过来说:“我帮你拿着行李吧,瞧你累的。出去这么长时间了,身体还是这么虚。”

    我自幼多病,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药包里裹大的。长大了发育后的身体能稍微好些但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我实在是不愿意被一个女孩子这么说,于是我果断的拒绝了她替我拿行李的请求。

    她拗不过我,只好作罢,说:“你倒是没怎么变。”

    我问她:“你是说相貌?”

    她回答我:“脾气。还是死犟死犟的。你记不记得我们当时给你取的外号?”

    我说我忘了。她直叹气,“老人家年纪不大,记性真是不好!犟驴嘛!哈哈。”说着又笑起来,清脆的笑声回荡在河谷里。
第006章 月华辞世
    我问她:“我的相貌真的一点都没变吗?”

    她认真的看了下我,然后笑了,“不告诉你。”

    我们一路上聊了很多童年的趣事,倒也不觉得有多少路程就到了。到了村口她却站住了,说她就不过去了,我盛情邀请她跟我一块回去,她却死活不肯。我心想还说我是犟驴,你比我还犟驴呢。但也就没再强邀,一个人背着行李走了回去。

    家里没什么变化,连门台都没变过,还是我记忆里的那个,两边蹲着两个石狮子,只不过明显旧了。惟独不同的是门上挂上了白色的挽联,外面摆着醒目的纸花圈,站在门外耳听得里面唢呐小鼓吹吹打打,还有依依呀呀的诵念经文声,我就知道,我来晚了,奶奶已经过世了。

    我所料不错,奶奶胡月华在两天的晚上前就辞世了,当时我还在万里之外的路上。

    我一进门所有人都看着我,我在人群里最先见到二叔,戴着白色的孝帽,腰间扎着长长的孝留。他一见我眼睛就红了,忙迎上来。简单的几句问候后,便将我领入置在上房里的灵堂。

    灵堂布置的庄严肃穆,奶奶胡月华的遗像挂在灵堂中央,正上方中央的八仙桌上摆着香炉和祭品。老家的习俗是人死后要放两天才能入殓下葬,因此奶奶的红漆棺材还摆在一旁。父亲和几位叔叔作为孝子跪在灵堂前,迎接前来祭拜的人们。这叫做迎祭,这个仪式要持续到老人入土,父亲作为长子晚上还要彻夜守灵,因此当我看到父亲的时候,他早已疲倦不堪,加上伤心过度,面容憔悴的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我心疼地看着他,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父亲见我哭了,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快给奶奶上柱香吧。”

    二叔给我拿来了孝服,我穿上后从二叔手里接过香,点上然后跪下磕头,起来作揖,将香插入香炉。香烟袅袅,在奶奶的仪容前缓缓飘过。

    我执意要替父亲迎祭,被父亲和叔叔们拒绝了。父亲说,没有这样的规矩,别叫人家笑话,说完冲沙发旁示意了一下,我发现村里的老人们都聚在那里,笑意盈盈地望着我。父亲说:“你去偏房和大家见个面吧,你母亲在那里。”

    我一进偏房发现不仅母亲在,还有许多亲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过来跟我嘘寒问暖,一时间让我有些应接不暇。后来进来两个差不多和我年纪相仿的小伙子,其中一个一进来就大声叫我的名字,并热情的拍着我的肩膀问我还认不认识他。我笑着看着他,脑子里飞速回忆,但始终没有记起来,只好求证站在一旁的母亲,母亲笑着告诉我,他是东生。我这才恍然大悟,将眼前这个轮廓和记忆里的那个憨呼呼的男孩对上了号。东生长变得壮了,整个人看起来很结实。这时旁边的那个胖乎乎的小伙子也笑眯眯地望着我,跟我母亲说,“阿姨,你先别告诉他,我看他能不能记得我。我估计他一准猜不出来。”

    他我不用想太多,一口就把他猜出来了。我兴奋地叫出声来:“胖子!”

    “唉”胖子笑着答应,“看来还是咱两关系最好,一下就把我认出来了。”

    “不是,是你的肚子把你出卖了。”我回答说,惹得屋里一阵笑声。

    我们站在屋里寒暄了几句,东生跟我母亲说,“阿姨你们先聊着,我和枪枪出去聊会儿。”母亲笑着答允了。

    我们找了一间没有人的屋子坐下,多年不见的我们三人独处一室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陌生了,好在谈起童年一起调皮捣蛋时候的事又将我们拉近了,反而觉得更加亲切了。

    谈话中我知道了东生初中毕业后就入伍当了兵,他当的是医务兵,学了些治病救人的手艺,前年退伍后,在乡里开了家诊所,收入可观,日子过得还不错。而胖子初中毕业后直接接过了他父亲的养殖场,现在干得也有声有色的。

    我们刚刚变得熟悉和亲密,准备继续往下聊的时候,东生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给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急忙过去将门关上,并看了一下屋外并没有人。
第007章 死的蹊跷
    我看着他们小心谨慎的样子有些讶异。关好门后然后他们相视一眼,互相点了点了,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东生才开口跟我说话。他说:“枪枪,我知道你刚回来就跟你说这件事你可能不太能接受,但如果不说我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你奶奶生前对我们都很好,尤其还救过我的命。”

    我听了后心里寻思:原来是关于我奶奶的事,不知道跟我七岁那年的事有没有什么关系。

    东生接着说:“我们想来想去不知道和谁去说比较合适,后来我们听说你要回来,便想这件事跟你说最合适不过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么多年没见了,你变成什么样子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我们当时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不知道你还相不相信我们的话,今天一见你,我就知道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你没有变,还是我们的那个枪枪。所以我必须得把这件事告诉你,要不然就晚了。”

    东生倒是再没有再绕圈子,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他神情严肃地告诉我说:“你奶奶死的有些蹊跷。”

    东生说:“首先你奶奶去世的时间上就有些不太对,去世的太突然,让我有些怀疑,因为她去世前几天我还来看过她,当时她的精神和气色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得病的样子。你得相信我,这些年的行医生涯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但还是有些心得的,虽然看这个不是十分的准确,但是八九分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时候胖子插话进来:“枪枪,东生他这是谦虚,他现在在方圆这一带有名的神医,你出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不能说起死回生妙手回春啥的,反正病的快半死的,他也没少从阎罗殿往回拉。我爷爷就是个例子,当时他在养殖场喂羊,一口痰没上来,差点就咽气了,我们全家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脸色一点一点黯淡下去,血色全无,但毫无办法,结果东生来了不到十分钟,立刻就好过来了,下午就能下地干活了。你说他神不神。”

    东生有些不好意思了,说:“胖子咱们都是自家兄弟,你还跟我客气啥,还是说正事吧。”说着又对我说:“本来你奶奶的突然过世就让我有些怀疑,但也仅仅是怀疑而已,可是后来发生的事让我不得不重视起来。我听到你奶奶过世的消息后,第二天就从镇上赶回来了,可我没想到,我回来的时候你奶奶已经入殓了。这就不对了,你也知道,按咱们这的风俗来说,人死了要第三天才能入殓的,所以这是不可思议的,我想这里边一定有什么蹊跷。”

    我睁大了眼睛,长舒了一口气,感到震惊。

    “怎么会这样?”我自语道,“不对呀,那我父亲应该知道呀,我父亲就没有说什么吗?或者产生怀疑吗?”

    胖子说:“你父亲根本就没有赶上,他回来的时候,你奶奶已经入殓了。至于他有没有怀疑这就不知道了,不过看他这几天的样子,不像是有所怀疑的样子。”

    我点点头同意胖子的观点,因为我想到刚才见到父亲时他的样子,那种刻在脸上的悲痛和疲惫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对自己母亲的死有所怀疑的人的脸上。

    “那我二叔他们跟我奶奶住在一起,他们应该知道呀。”我说。

    东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奶奶根本就不是在家里去世的,是在外面过世的。拉回来时就是一口棺材,所以你二叔也不得而知。”

    “外面?”我一惊,“外面是哪里?”

    “至于这个,我现在也只是猜测,不敢确定,我估计是在那个地方。”东生说着和胖子对视了一眼。

    “哪个地方?”我问,心里突然想会不会是当年那帮老人所说的那个禁地。

古村禁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古村禁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olabuy: 不负春光, 读书正好

    刚过去的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微博、朋友圈不乏看到这样的一些话题: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一本书了?我们身处阅读条件最好的时代,互联网时代让知识变得唾手可得,却又是离书最远的时代。如果说你有多久没有玩手机了,多久没看电视了,多久没打游戏了,你可能很快会否定,用不了“多久”这个词,我现在就在玩手机啊,几小时前还在看电视打游戏中。以前古人会手不释卷,但现代人生活速度加快,人们可能需要在特定的环境、心境才可以去好好阅读一本书籍。你的心中有没有一本想看的却一直没有看的书呢?可以到olabuy商城上看看。也许

  • 传统阅读火热升温,全民“悦”读风潮正劲 ——聚焦“书香龙岩”建设

    家长与孩子一起阅读成为一道常见风景。阙小琴摄不少读者在趣读吧留下自己的阅读体验。阙小琴摄温馨舒适的趣读吧阙小琴摄台海网4月25日讯据福建日报报道,随着科技手段日新月异的发展,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广泛普及,龙岩人的阅读现状如何?传统阅读在龙岩是否式微?如今龙岩人喜欢何种阅读方式?……4月19日以来,记者深入龙岩中心城区探寻如今龙岩人的阅读“路径”。出门可“读”,趣读吧开放受热捧“龙岩的公益书屋,现在已经从1个发展到了12个,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不愧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地方,我想这阅读之‘火’也会持

  • 咖啡豆系列之:你对豆子的用心,它会在变成咖啡时再回馈给你

    温馨提示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我。新入咖啡坑的你一定会苦于怎么找到合适自己的咖啡豆,多喝多品鉴是必须的,但是在挑咖啡豆之前先注意这些问题,也可以避免少走弯路喔~打破价格的困扰虽然精品咖啡相较于一般商业咖啡,价格普遍较高、品质较好,但要记住,精品咖啡的世界里,“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未必永远成立。比方来自牙买加(蓝山)或夏威夷(科纳)的海岛型咖啡一般来说都比较贵,不是因为风味特别出众,而是生产成本较高、产量较少所致。请教本地咖啡师或烘豆人员,他们对于咖啡豆了若指掌,

  • 公司不及时注销有什么后果

    在创业热潮的影响下,不少人在未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就去注册了公司。想着开公司是很简单的事情,殊不知入行以后才发现离“海”差得远,觉得里面“水”太深不想继续了。但是办公司不是过家家,办事情得有始有终。若是你放弃了公司,却还没去注销,那你可能要看看下面信息了。国家对于国家对于不注销、不报税的公司早就有明文规定的处罚:一、行政处罚1、《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公司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六个月未开业的,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六个月以上的,可以由公司登记机关吊销营业执照。”2.《中华人民共和国公

  • 卫生间装修真心不能将就,这3点一个都不能装错!

    作为家居重要的空间之一,卫生间的装修问题常常令人头痛:漏水、反味、湿滑、使用不方便,好好的卫生间一不小心就成了翻车现场。如何才能拥有一个安全又美貌的卫生间呢?卫生间装修注意事项:电路安全最重要,所以这点放在第一。卫生间需要用到的电器包括照明、电热水器、抽风机、电风筒、智能马桶等,因此装修时必须事先做好电路铺设。铺设时除了考虑电器的配置,还要注重安全问题:电线接头处必须挂锡,并要先后缠上防水胶布和绝缘胶布,电线体必须套上阻燃管,开关及插座要有防潮盒。此外,预留插座不能省。很多家庭装了智能坐便、整体

  • 揭秘故宫里的十大玄机,绝对让你涨姿势

    一、段虹桥上的捂裆狮这个狮子实在比较出名!因为它造型奇特,竟然抓着头挠着腮,呲牙咧嘴显得表情痛苦,而最突出的是它有一只手还抓着自己的裆部。是不是感到很怪异呢?这完全和故宫的整体风格不搭,“嘻哈”的作风还有点不合礼法。这只小狮子站立在一座名为“段虹桥”的石桥上,桥位置处于故宫太和门外、武英殿东,单卷石桥,桥身横跨于内金水河之上。关于这座桥的来历,据推测基本是建于明之前,为元代皇宫正前门的一座石桥。“段虹”二字与这座桥十分般配,这座桥就像断掉的彩虹一般。传说,当年道光帝想培养长子奕纬为接班人,但奕纬

  • 外国戏剧的舞美是这么做的

    你知道外国的舞美和中国差在哪里吗?《AMaskedBall》舞美设计:AlfonsFlores《AlltheWay》出品:AlleyTheatre,DallasTheaterCenter舞美设计:BeowulfBoritt导演:BeowulfBorittandCaiteHevner《AnIliad》出品:MilwaukeeRepertoryTheater舞美设计:AndrewBoyce《DieDreigroschenoper》导演:JargPataki《Elektra》出品:OperadeMar

  • 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盗版案:8人团伙盗版328万册童书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该案呈现家族联手,分工严密;窝点隐蔽,手段多样;线上线下衔接,产销一条龙特点。而这些盗版书印刷粗糙、油墨有害、文字错误百出,一旦流入市场,不仅危害儿童身体健康,还影响儿童认知。全文约2845字,阅读约需6分钟昨日上午,涉案328万余册、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破获盗版图书册数最多的案件在北京市三中院终审宣判。团伙8人中,主犯赵春广以犯侵犯著作权罪获刑6年半,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缓刑到4年有期徒刑不等。▲昨日,北京市三中院,盗版328万册儿童读物的8人获刑。摄影/新京报实习生陈婉婷新京

  • 张玉太:九子岩诗歌大赛颁奖大会很成功,留下不少收获不少思索

    作者原标题:佛教文化与中国诗歌研讨九子岩诗歌大赛颁奖大会结束了,会议很成功,留下了不少收获,留下了不少思索:会上有理论讨索,有诗词朗诵和诗词演唱。吉狄马加的一首《母亲》得到大家的好评,认为写的美,写的空灵。北大教授谢冕像是总结性的发言,他说诗人的心应有的三大情怀:大欢喜,大悲悯,大关怀。爱情诗人董培伦说:100多年前的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的《乞丐》一诗,就很有这三大情怀。我感到言之有理,我从小喜欢写诗,也是从看了《乞丐》开始写诗的。现抄录如下,供诗友们分享:《乞丐》——莱蒙托夫在那圣洁的修道院门前

  • 滇台艺术家昆明联展 共叙中华情

    中新网昆明4月24日电(胡远航杨碧悠)24日,“中华情·画影辉”书画摄影联展在昆明朱德旧居开展。展览特邀台湾画家、海峡两岸应急管理学会理事长蔡俊章,及云南老照片收藏者、摄影师殷晓俊进行联展。蔡俊章又被称为台湾“画虾大师”,代表作有《虾戏图》《梅花水仙》《深秋枫红》等。作品曾在台南县文化中心、中山大学西湾艺廊、世界警察博物馆等地展出,多次参加国际联展。殷晓俊,是昆明老照片收藏者,收藏有中国西南地区老照片1200余幅,曾在国家博物馆及昆明、成都、重庆、西安等地举办大型展览。图为蔡俊章介绍展出作品。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