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未曾深爱,何以言婚在线阅读

2017/11/15 18:56:16 来源:网络 []

书名:未曾深爱,何以言婚

第3章 婚纱,被他撕碎

  舒念歌走出金豪大酒店,才发现雨已经下的很大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密密实实的雨下来,很快将她盘起的头发打湿,裸露在外的肌肤,感受到那浸骨的冰凉,人,反倒是清醒了一些。

  高跟鞋穿的太久了,脚疼的厉害。她干脆将之脱了下来,用一只手提着往前走。

  长长的街道,喧闹的城市,并没有因为她的狼狈不堪而有丝毫的改变。

  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有个女孩跑过来,笑容甜美的问她:“请问,你是在演行为艺术吗?我能和你拍个照吗?”

  舒念歌愣了一下。

  行为艺术?

  是的了,在这样寒冷的冬天,穿着夏款婚纱,在寒风冷雨中踽踽独行,确实挺像是那种疯狂的行为艺术家。

  舒念歌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我能说,我是因为失恋了吗?不,失婚!”

  女孩说了一声“抱歉”,匆匆离开。小说:未曾深爱,何以言婚在线阅读

  舒念歌四下里张望了一番,发现还有很多人的视线都落到她的身上。

  她有些尴尬的咬了咬自己的唇,转了个方向,从主街绕到了一条旁街上。

  她打算去买一把伞,再买一身厚实些的衣服,换下这件单薄的婚纱。

  母亲去世的早,弥留之际,还不忘告诉她,身为女人,不管是否被爱,都应该好好的爱自己。

  然而,仓促之中,舒念歌走错了路。

  这条街,是单行道,除了路面和两旁高大的常绿乔木,以及隔一段路有一个垃圾桶外,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店面,没有车辆,甚至,没有人影!

  舒念歌越走越僻静,可是往回,也已经是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路,一时之间,她有些沮丧,也有些委屈。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难道真是人一倒霉,连条路都要欺负她?

  就在这个时候,舒念歌的前方却逆向开来一辆车。

  是那种并不常见的房车,白色,在密实的雨丝中显的有些模糊。

  舒念歌看了那房车一眼,站在了原地。

  她并没有搭便车的想法,只是在纠结是该继续往前走还是往回走。

  但那房车明明都已经从她的身边开过去了,却忽然又退了回来。

  “先生,确实是一个女人!只是……”

  司机的话还没有说完,后排的车门忽然打开,一双修长的手伸过来,直接将舒念歌拖进了车里。

  “砰!”的一声,车门被关上。小说:未曾深爱,何以言婚在线阅读

  所有的风和雨都被关在了外面。

  男人的力气很大,只凭着一只手就将舒念歌的双手都抓住了,然后,举过她的头顶。

  另一只手,却抓住她的婚纱,用力的一扯。

  “撕拉”一声。轻纱破碎的声音在安静狭窄的空间里,格外的清晰……

  舒念歌猛地瞪圆了眼睛。

  “先生,你……你要干什么?”

  淡淡的酒味和属于男性的气味将舒念歌包围,男人高大的身体像山一样的压在她娇小的身体上。她瞬间感觉到了危险!

  “干你!”

  男人暗哑的嗓音,因为压抑不住的情欲,染上了说不出的魅惑。网站huijindi.com简单而粗暴的话,更像是一声雷,炸响在舒念歌的耳边。

  舒念歌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疯狂的亲吻了起来……

第4章 陌生的滚烫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是犯法的!”

  男人的大掌带着陌生的滚烫轻车熟路的钻进舒念歌的婚纱中,覆上她的柔软,用力的揉捏……

  羞耻和愤恨像潮水一样的将舒念歌淹没,她吓的惊慌大喊!

  虽然这种事情她从来都没有做过,但是为了能和傅邵轩有一个难道的新婚之夜,几天前,她刻意从腐女死党萧笑那里拷过来好几个视频,捂着脸看完了半个。

  所以,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想要对她做怎样的事情!

  她的美好,只想留给自己最爱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粗暴的摧毁?

  “不……你不可以!你看,我穿的是婚纱,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舒念歌逼的泪水都滚落出来了,可“结婚了”三个字,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可是刚刚才被抛弃的……

  男人对她的话置若罔闻,而且还变本加厉的扯下他自己的领带,迅速的将她的双手绑在了头顶,然后,双手一起动作,将她的婚纱,全都撕成了碎片!

  转个弯,车子开上了高速公路,以允许的最快速度平稳的行驶,布帛破裂的声音伴随着舒念歌的无力的哭喊都被消没在风雨声中……

  所有的挣扎都无济于事,舒念歌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男人却忽然在她的耳边说:“会有些疼,你忍一忍。”

  下一秒,男人忽然吻上她的唇,然后,她就感受到那无比灼热某物抵达她的私密处,猛地往前一刺!

  “唔~”撕裂般的疼痛使得舒念歌整张脸都拧在了一起。原文huijindi.com

  男人却空出一只手,将她的上身微微抬了起来,然后拍了拍她的后背,像极了温柔的安慰。

  可是,她却清楚的知道,自己保留了二十多年的纯洁,已经被这个男人,生生的夺走了!

  男人开始在她的身上驰骋,动作越来越激烈。她刚开始还能保持一些理智,心里恨恨的想着一定要将这个侵犯她的暴徒告到坐牢……可渐渐的,她也感受到了一些难以启齿的欢愉。

  美妙而痛苦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着她的感官,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柔,柔的像水,流淌在男人的身下,融入了男人的身体中……

  有好几次,她都像是忍不住要爆发出来,可每到这时候,男人的动作就稍微慢了一点点,这使得她有些难受,甚至无意识中,她将自己的身体与男人的身体贴的更紧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已经松开了她的手,她却顺势抱住了男人的头……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当她再一次濒临爆发的时候,男人不断冲撞的动作并没有减速,反而越来越快,快到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承受了……

  “啊!”

  “嗯~”

  两个人都压抑不住的喊出了声。一起到达了快乐的巅峰。

  男人抱住舒念歌的身体,将头埋在了她柔软的沟壑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了一句:“你可真是个磨人妖精,差一点,就死在你身上了!”

  舒念歌酥软无力的躺着,绯红的脸上是尚未褪却的情欲,眼里却有氤氲处一层水光,看不清眼睛的一切。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你做完了吗?做完了,就停车,放我走!”

第5章 我做了,我负责

  舒念歌的声音,很轻很轻。如果不是因为男人还紧紧的贴着她,又听得很认真。或许根本就不听不清楚她说了什么。

  但她语气里的冷,却使得男人都皱了眉头。

  “顾远,去最近的酒店。”男人敲了敲车厢与驾驶中间的整块挡板,声音沉稳中还带着些沙哑。

  然后,他才终于从舒念歌的身体里退出来,去拿了卫生纸,将自己擦干净,又过来,帮着舒念歌也清理好。

  “我做了,我负责!”

  “我们现在还在高速公路上,不可能停车,也不可能放你走。”

  “就算我让你走,你能走吗?你的衣服……婚纱已经不能遮羞了,你现在走,要裸奔?”

  “伤害了你,我也……不是故意的。”

  男人说了这几句话,才将舒念歌抱起来,将她凌乱的发丝从脸上拨开。

  然后,他望着女人的脸,眼睛荡漾起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柔情。

  “舒念歌,你今天不是结婚吗?嫁给……傅邵轩,你应该在金豪大酒店,怎么会……”一个人在僻静的街道上走,还被他拖上车,解了他的燃眉之需?

  没错,他就是因为认出了是她,才这样做的。

  但做都做了,他绝不后悔。

  只是,该问的情况还是要问清楚。

  “你认识我,你是谁?”舒念歌抬了手背,擦了一下眼里的泪水,视线清晰了起来,才望向男人。

  第一眼,是惊艳。

  男人的脸白皙光洁,五官立体,轮廓分明,眸眼之中藏着幽暗而深邃的精光,削薄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很显然,他很帅。

  傅邵轩也帅,但傅邵轩的帅,是属于那种面相俊俏的帅。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似乎连骨子里都透着优雅和尊贵。

  如果忽略这个男人刚刚对她做的事情。舒念歌很客观的认为,他是一个轻而易举都能惹得任何一个女人为之迷恋的男人!

  但再多看他一眼,舒念歌却觉得有些惊心。

  只因为,这张脸,细细观察,还有几分熟人的影子!

  且那熟人不是别人,正是傅邵轩!

  难道……

  想到了某种可能,舒念歌蓦地瞪大了眼睛,连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你……你不会是……是……”

  “傅瑾言!”男人的声音很是平稳淡定:“我是傅邵轩同父异母的哥哥。刚刚回国,本来也是准备等会儿去参加傅家为傅邵轩举办的结婚晚宴的,不过现在已经不必了。”

  傅瑾言伸手拿来一条小毯子,将舒念歌包了起来,问她:“你告诉我,婚礼为什么要取消?”

  “谁告诉你婚礼取消了?被取消的,只有我,而已!”说完这话,舒念歌忽然笑了起来,是那种空灵到悲愤的笑声。

  “你们傅家的男人还真是够恶劣啊!一个和我妹妹勾搭在一起,薄情寡义还不想担恶名,就伪造诊断书,说我不孕不育!让我沦为全景城的笑话!”

  “一个,罔顾我的意愿,对我做……做出这种事情!我恨你们!我恨不得你们这种只懂得用下半身的……臭男人,都去死!”

第6章 嫁给我,你就是他大嫂

  傅瑾言的脸色微变,很快又恢复如常,勾起嘴角一抹笑意:“念念,第一,我不臭,第二,我不止懂得用下半身,我还懂得用上半身,包括我的嘴,比如,这样!”

  话音未落,他忽然低头,咬住的右边山峰顶端的樱果,用力的吸允了两口,又用牙齿轻轻的咬了一下,才放开。

  自然,换了舒念歌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舒念歌憋红了一张脸,从牙缝里咬出几个字:“你……流氓!”

  “男人在喜欢的女人面前,都是流氓!”傅瑾言在笑,语气却颇为认真。

  “你说,喜欢?”舒念歌愣了一下,随即冷冷的讽刺:“这也太好笑了!你和我,不过第一次见面,你的喜欢,从哪里来的?”

  “难道,你就没听说过一见钟情这个词儿?”

  “一见钟情,都是骗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的!像我这样的……弃妇,早就看清你们男人了,你在我面前说这话,不起作用!”

  舒念歌说完这话,又恶狠狠补上一句:“你们傅家的男人,品行都很低劣!”

  但知道傅瑾言是傅邵轩同父异母的大哥后,她一点都不想告他了,反而想尽快与他撇清关系!

  她舒念歌还是想要脸的,即便今天过后,她会颜面扫地。

  可如果让人知道她刚被傅邵轩抛弃,就被傅邵轩的哥哥傅瑾言强要了,那岂不是会让那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更加的得意?

  傅瑾言想了想,说:“念念,你要这样说,我可就要好好的与你说道说道的,你不能因为遇到了一个姓傅的渣滓,就觉得所有姓傅的男人都不好吧?而且,你既然和傅邵轩交往过,那应该也是在知道,我和傅家的关系,并不好。”

  舒念歌回忆了一下自己对傅家家庭成员的认知。

  傅家的一家之主是傅栢岩,傅栢岩娶过两任妻子,第一任妻子褚兰芝,也就是傅瑾言的亲生母亲,褚兰芝是有名的珠宝设计师,帮着傅栢岩白手起家,后因病去世。

  傅栢岩娶的第二任妻子荆美君原本是个护士,正是在褚兰芝病重住院期间,和傅栢岩好上的,所以,算得上是小三儿上位!即便是后来她给傅栢岩生下了傅邵轩和傅佩琪,也永远无法抹掉她身上的这一污点。

  褚兰芝刚刚下葬,荆美君就进了傅家的门,同年,不足六岁的傅瑾言就被褚兰芝的妹妹褚兰青带去了国外,这么多年,从未回国!

  所以,关于傅瑾言与傅家的关系到底是好是坏,舒念歌其实并不清楚,但对于在自己的母亲病重的就快要死掉的时候,却勾引自己父亲,让母亲死前都不得安宁的女人,那种愤恨的心情,舒念歌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只因为,她也有同样的经历!

  她的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曹富美就已经牵着仅仅比她小一岁的舒雨欣登堂入室了,那以后,她和母亲都活的很辛苦,后来母亲去世了,剩下她,在舒家,饱受欺凌,过的连做杂工的佣人都不如……

  “想清楚了是吧?”傅瑾言查看到舒念歌的脸色稍微有些缓和,便开口说:“我刚刚说过,我会对你负责的!我要娶你为妻!”

  “念念,你只要嫁给我,马上就能从一个弃妇翻身成为傅邵轩和舒雨欣的大嫂,不仅仍能名正言顺的登上傅家的户口本,而且,还能在辈分上压住他们,怎么样?”

第7章 日用和夜用都绝佳的好男人

  舒念歌的心,不可抑制的颤动了一下。

  “你应该知道,他们既然捏造你不孕不育,就是打定了主意要让你承担所有的羞辱与恶名,可你何其的无辜?被他们抛弃、欺辱、践踏,还要为他们的薄情寡义,自私狠毒买单,这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傅瑾言望着舒念歌,循循善诱:“所以,嫁给我,在他们猝不及防的时候,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最好能尽快的怀上一个孩子,让所有扣在你头顶上的恶名,不攻自灭!让那些人,为他们曾对你的伤害,后悔万分!同时,也让你自己活的更光鲜亮丽!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说到这里,傅瑾言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半眯起眼睛,低哑着嗓音,说:“念念,我呢,刚刚回国,还没什么根基,但我的能力可是丝毫不会比傅邵轩差的,而且,我有颜值,有身材,又是你的第一个男人,白天带出去,能撑门面,晚上关起门来,也是好用的很……”

  “扑哧!”憋了不知道多久的司机顾远终于忍不住发生了笑声。

  傅瑾言的脸色僵了一下,没说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舒念歌的脸色再次变的通红,红的像是随便一掐,就能掐出血来!

  她总算意识到,刚刚她和傅瑾言在做……那事的时候,顾远是完全可以听得到的……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等我们整理好,就直接去民政局领证!”

  傅瑾言见舒念歌不再说话,就顾自落下了这个决定。

  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是他仅凭着一个朦胧模糊的影子就可以认出来,那个人,一定是舒念歌!

  这是他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

  所以,听说她和傅邵轩交往,并要嫁给傅邵轩时,他的心情是很糟糕的,于是,他迅速的处理完国外的时候,回到景城,只是刚回来,就被正当红的女明星缠上,还给他的酒中下药……

  他以为,他终究是不可能站在她的面前,对她说出多年来的执恋,可没想到,上天却还是厚待他的,让她刚刚离开傅邵轩,就遇到了他!

  所以即便他还能忍,却狠下心来,强要了她,当发现她竟然还是纯洁的的时候,他更是分外的惊喜!

  现在,她就躺在他的怀里,这是多让人满足的事情啊!

  只可惜,因为傅邵轩,她对他也有了偏见,还对他有满满的戒备和怨恨!不过没有关系,他有这个自信,她早晚会爱上他,眼里和心里,都只会有他,傅瑾言,一个人!

  “先生,酒店到了。”顾远的声音传过来,车速也慢慢减下来,最后,车子停在了酒店的大门口。

  “酒店套房我已经提前预定好了,房间号是666,先生,您带念歌小姐搭乘电梯上去就好了。”

  “好!”

  傅瑾言拿来一条柔软的小毯子,将舒念歌包了起来,语气温柔的说:“我抱你下去,到酒店的房间洗个澡,换上衣服,好不好?”

  “嗯!”舒念歌点头,正如傅瑾言所说,她无法裸奔。

  反正,她已经和傅瑾言发生关系了,也不怕,她再对她有什么意图。

  抱着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舒念歌接受了傅瑾言的安排。

  可是当她的视线落到自己雪白的双腿上,又皱了眉头:“腿。”

  她只说了这一个字,傅瑾言却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毯子有点小,包头就不能包腿,你是要露脸还是露腿?”他带着些揶揄的笑意问她。

  舒念歌顿时有些发窘,她咬了咬自己的唇瓣,声音弱的几乎听不见:“露……腿吧。”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未曾深爱 或 何以言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9章去巴黎素锦闻言不由得一惊,倏然抬头,正好撞入他的一双黑瞳中,她正欲反驳,他却是忽然低头,吻在了她微启的唇上……素锦拼命扭动挣扎,可是那人干脆无耻的双手固定住她的脸,他的舌探进了她的口中,搅出甜蜜的气息,素锦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响,太阳穴上似乎有根筋在突突的跳动着,耳朵里听到尖锐的嗡鸣,那身子放佛也不是她自己的了一样……她忽然就狠狠一咬,口腔中一下子涌满腥涩的气息,捧住她脸的手松开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神级妙手第十九章隔着一堵墙“林逸,别……”当林逸一只手快要摸到不该摸的地方时,李岚吓的一把推开林逸,赶紧朝着浴室外面跑去。……重新回到卧室,将灯光熄灭,林逸刚躺上床,就听着隔壁李岚爬上床的声音,一切都安静下来,仔细一点,似乎还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李岚的呼吸声有些重,像是紧张地喘着粗气,林逸静静的听着,脑子里不由得衍生出刚才在浴室外面看到的诱人画面。两人的卧室只是一墙之隔,而且那墙壁极为单薄,两人就想面对面的躺在一起似的,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9章这明明是她的家慕湛白望着爸爸黑了脸开车离去消失的方向,他知道,自己是彻底把爸爸给伤到了,扎了爸爸那颗寡欲的心。软软从楼上下来,走出屋子,问哥哥:“爸爸去哪了。”“爸爸走了,他可能被我伤透了心。”小家伙自责的低头,内心很难受的对妹妹说,“哥哥,我想小白阿姨了!”爸爸什么的,不好吃也不好玩,只会凶巴巴的板着脸,相比喋喋不休的老师还讨厌,慕软软根本一点也不在乎周末家里有没有爸爸。可是小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怪医圣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怪医圣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怪医圣手第一卷医圣传承第19章走眼的鉴定大师不得不说,这个老头在古玩上的造诣也是极深的。他分析的头头是道,经他寥寥数言一说,这些人的疑惑立时迎刃而解。而此时东方弘也拿出一件宋汝窑花瓶说道:“经沈韵舟大师鉴定,这个宋汝花瓶是赝品,只是我不明白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希望王老能解我心中之惑。”王老笑道:“沈大师在这上面的造谣上与我不相上下,既然他说是赝品,那错不了。”“沈韵舟?”叶皓轩一动,想起来古玩街的那个中年人来。东方弘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9章拿出证据来人们七手八脚地把林慧芝抬了出去,送去了医院。而婚礼现场该发生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你是人还是鬼?”秦若指着秦菲问道。“你说呢?”秦菲淡淡一笑。“你——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你这个卑鄙的女人!”“我卑鄙?哪里比得上你呀?我亲爱的妹妹!”秦菲冷笑。秦菲忽然走到了舞台的正中央,扫视一下四周。“两年前,所有人都说秦家破产,我无依无靠,靠着卑劣手段抢走我亲妹妹的未婚夫,人人都说我是心机婊,可是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9章你说他身体是不是有障碍?“不会吧,真的吗?”景诗也来了兴致,扒大学那会的事:“当时薇薇跟我说有喜欢的人了,我还琢磨薇薇是为了谁才会放弃何谨言,搞了半天就是你啊?”说着说着,景诗就埋怨起来:“薇薇你太不够意思了,早喜欢何谨言干嘛不说?还好人家何谨言一直喜欢你,在国外没找女朋友,不然可真够你哭的!”“是是。”单渝微笑着点头,故意调侃道:“谁让我当初太怕配不上谨言呢!”“得了吧,你们俩最配了好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9章妥协她的表情像是一滩死水,语气肯定的看着陆亦琛。陆亦琛的愣在原地,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喜欢了?这怎么可能!那个费尽心机把星儿嫁进余家,那个偷偷喜欢了他十几年的任微言,居然会用这么冷漠的语气对他说出:“我不喜欢你了。”陆亦琛一时间惊人有些手足无措。但他不知道任微言的心现在很痛,要把一个自己心里藏了十多年的人丢出去,天知道有多难。他早已经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在她心里扎根,并且根深蒂固。想要把他剔出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佳人有约第019章惹了麻烦突然被我按住,江柔也显得有些慌张,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冲我说:“你想干什么?”我看着她,就坏笑着说:“你刚才不是打我打得很高兴吗,现在也轮到我来调教调教你了。”但我正要动手,江柔忽然抬起了膝盖,朝着我裆部顶了过来。这一下让我疼得叫了起来,伸手捂着裆部倒在了一边。江柔还朝着我身上狠狠踹了一脚,才恶狠狠地说:“死变态,去死吧。”她踢了我一脚之后,这才气呼呼地转身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之后,我出去看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人间至味是清欢第19章你真的不后悔吗夏一念的喉咙难咽的动了动,怔怔的看了他一眼,心就痛的像是被针扎一样。攥的生紧的双手,掌心里血肉模糊,手指甲里甚至嵌满了血色。“好。”她朝着他应道,扭过脸望向宋佳绮,“佳绮,帮我把包里的协议拿出来。”每一个字从喉咙里发出来,都困难无比。宋佳绮连忙点头,从夏一念的手包里抽出几张A4纸。但是看到傅景琰那副骇人无比的样子,她根本不敢靠近,只拿眼睛害怕的看了一眼夏一念。夏一念蹙了蹙眉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19章白冷擎死了吗?仓库里的浓烟熏得人睁不开眼睛,霍轻轻站在原地等了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也没有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浓烟中走出来。她恐慌地叫着白冷擎的名字,被男人浇下去的水早就在高温下烘干,滚滚浓烟呛得她眼泪直流。终于,在铁门旁边,她摸到了白冷擎已经倒下的身体。“白冷擎,你别吓我!”霍轻轻喊着白冷擎的名字,却怎么也喊不醒他,她费力地把人拖到一个拐角,远离了那能吞噬一切的火苗。模糊的火光中,昏迷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