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名流千金太调皮在线阅读

2017/11/15 20:27: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流千金太调皮

第3章 大小姐的难处

“那要怎么办嘛!”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何时经历过这些事,急得跺起了脚。推荐huijindi.com赵芷幽很快给她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你把股份赠予给他就好了啊,你们虽然没有举办完婚礼,但已经领证了埃”

在赵芷幽的全权代理下,夏瑶玉急风急火地办理了股份赠予事宜。想到有可能保全的公司,她深深地吁了一口气,丝毫没有发现赵芷幽脸上一闪而过的精光。

夏瑶玉很想亲自把股份赠与书给闻洛磊送去,好久没见他了,她早就开始想念他。不过,外面到处是记者,只要她一出去就会被围祝

幽幽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她打了好几通电话给闻洛磊,他一个都没有接。

“哥忙的时候手机一般都不会带在身上的。”赵芷幽解释道,不亏是兄妹,她对闻洛磊的了解超乎想象。

夏瑶玉看一眼赵芷幽,将股份赠与书递到她手上,无比庄重地开口,“你帮我送去吧,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相信你了。小说:名流千金太调皮在线阅读记住,一找到他就让他打电话给我。”

赵芷幽离开后又是漫长的等待,三天三夜,她不仅没有等到闻洛磊的电话,连赵芷幽都失去了消息。她轮流拨着两人的号码,都没有人接,最后竟然双双传来关机的提示语,她陷入了无尽的忧郁当中,却不死心般仍一遍遍地 拔着早已关闭的手机,期待着奇迹能出现。

家里的电视、电脑早已被拔去了线,上面铺天盖地的全是针对父亲的报导,她根本不敢面对。

管家老王走进来,手里捏着一份报纸,脸上写满了迟疑,但最后还是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这是早上的报纸,上面的报导挺奇怪的。”

夏瑶玉红着眼睛将报纸接了过去,数夜未睡好,她显得很没精神。小说:名流千金太调皮在线阅读但当顺着老王的指点看到那篇报导的标题时,一下子弹了起来。

“什么!夏华改姓!这是什么意思!”

她夹着眼睛急急看下去,从中看到了闻洛磊的名字。

“昨晚,新兴企业家闻洛磊先生正式宣布将夏华并入洛泽公司,这表明,立足于尚市的大公司夏华从此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

夏瑶玉捏着报纸陷入了新的迷雾中。夏华怎么就被洛泽收购了?磊这么做是为什么?夏华可是爸爸大辈子的心血,曾经有多少人想收购他都没有同意。

不再多想,她一弹而起,根本不理睬背后管家的呼唤,直接奔了出去。屋外出人意料地没有了记者的影子,她跳上车直接朝洛泽公司而来。

洛泽公司她来过很多次,夏瑶玉直接跑向二楼。版权http://www.huijindi.com/二楼的尽头,是闻洛磊的办公室。

尚未走到,办公室的门就已打开,从里面走出的正是多日不见的闻洛磊。夏瑶玉的心一跳,满心的怒与烦因为他的出现而消散。

闻洛磊显然没有看到她,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磊……”

“哥——”

她刚想挥手打招呼,后面又跟出了一个人。纤细的身影,柔软委屈的声音,可不就是赵芷幽吗?

他们吵架了?

夏瑶玉的步子着了魔似地跟了上去。拐角处,赵芷幽追上了闻洛磊,伸手从背后抱住了他:“哥,不要生气好不好,你这样子我会害怕的。说明huijindi.com

“幽儿,为什么还在胡闹!”

“我没有胡闹,我只是想多帮帮你埃”

“我不需要你帮忙,你只要好好的,这就够了,知道吗?”闻洛磊将赵芷幽拉到身前,发出了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柔音。

“知道了。”赵芷幽听话地点头,下一刻踮起脚尖,把自己的唇贴在了闻洛磊的唇上……

夏瑶玉的头轰地响了起来,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脑袋一阵发热,她什么都忘记了想,直接冲了出去……

叭!

这一巴掌来得太快,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夏瑶玉只觉得自己的指热辣辣地疼,抬头时,看到闻洛磊俊冷的脸上慢慢浮起了红樱

“你们是兄妹啊,怎么会做这种事!”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会给闻洛磊巴掌,心里有些内疚却忍不住问出来。

闻洛磊脸上丝毫没有被妻子抓奸的羞耻感,只将冷漠的目光射过来,拉开了薄唇:“谁告诉你,我们是兄妹?”

“……”夏瑶玉的目光一颤,反射性投向了赵芷幽。赵芷幽慢慢低下头,用惯有的那副柔软的嗓音出声:“对不起,瑶玉,我们其实没有血缘关系。汇金地

呯呯呯呯!无数个炸雷在头顶炸响,夏瑶玉的身子支撑不住般摇了摇:“为什么要骗我!”

第4章 众叛亲离

赵芷幽可怜巴巴地摇头,一脸苍白,反倒像个受害者。

夏瑶玉马上想到了更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明明知道我们结了婚还要做出这种事来!”

“我……情不自禁”赵芷幽的脸上写满了惊颤,像只可怜的小白兔。

“不要脸!”这话再次掀起了夏瑶玉的火气,她伸出巴掌朝赵芷幽投了过去。一只手伸过来,赵芷幽被拉离,她的掌落空。

“你……”夏瑶玉不敢置信地看向闻洛磊。此刻他揽着赵芷幽的腰,将她小心地护在怀里。

“收起你的爪子,不要对谁都发疯!”他向她发出警告,拉起了赵芷幽抬步就走。

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直默默守护自己的人一夕之间将怀抱投给了别人,她怎么能够接受!夏瑶玉眼里含上了泪,一个反射倔强地拦在了他面前,颤着唇喊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的妻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闻洛磊拧起了眉毛,眼底盛满了烦乱,却立刻掀开了唇:“我从来就……”

“哥——”赵芷幽扯着他的袖子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闻洛磊分明还有不满,却息了声。

他对赵芷幽的那份宠溺和关爱直刺得夏瑶玉的眼睛发痛,她伸指指向赵芷幽却瞪紧了闻洛磊的眼睛:“她到底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一生最爱的人。”没有迟疑,他直接给出了答案,眼睛里写满了肯定。

像被人打了一棍子,夏瑶玉一屁股坐倒在地板上,唯一的感觉就是:天崩地裂!

好久,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爱的不应该是我吗?”

闻洛磊仿佛没有听到,牵着赵芷幽一扭身,从另一边离开!

她不知道是怎样从洛泽公司走出来的,当她清醒过来时,人已经站在了看守所外。或许是一种本能,在受了委屈后,她总会想到去找自己的父亲。

在办完一系列手续后,她终于看到了夏正路。

相较于前几天的意气风发,满面正气,现在的他一脸颓废,满身狼狈,手脚上的镣铐叮叮作响,刺耳至极!他的眼睛红红的,高高肿起,显见得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瑶玉,你总算来了!快想办法救救爸!”夏正路抓着电话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她尚未说话他就已经叫了起来。他眼底的光芒杂乱疯狂,声音越发地大,“爸爸不能就这么毁了,你去找闻洛磊来,他能帮到我的,只要 他来了,我就有救了!”

这哪里还是那个顶天立地的父亲啊,满心的委屈再也吐不出来,她吓得只知道一个劲地点头,流着眼泪退了出来。

公司没有了,爱人没有了,她不能连唯一的亲人都失去!抹掉眼泪,她疯了般直奔闻洛磊的公司。

楼下,一大群人走出来。她轻易地就捕捉到了站在人群最首位,有着淡漠气质的闻洛磊。几根碎发打在他的额头,帅气逼人。他手里拿着一本资料,走得沉而稳。

她急步上前拦下了他,闻洛磊抿紧唇,沉着了眉头看过来,依然是淡漠的眼神,仿佛眼前的人和他没有半丝关系。

背后的几个高管懂事地带着人先行离去,夏瑶玉硬着头皮低下了头:“爸想见你。”

闻洛磊一动不动,只微微地挑了挑眉,下一刻,他点头:“好。”

重重地吁了一口气,她赌气般率先扭身朝外急走。

一路上,闻洛磊都在工作,他的眼睛直视着电脑屏幕,指不时敲打键盘,车里发出了哗哗的声音。她和他的中间,被一叠厚厚的资料隔开,使得她无法坐得更近一些。

刚刚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疲倦地窝在角落里,连质问他的力气都没有,只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因为有闻洛磊,省去了许多繁复的手续,他们很快就看到了夏正路。在看到闻洛磊的那一刻,夏瑶玉从自己父亲的眼里看到了希望。

“求你,一定要帮帮爸爸。”夏瑶玉拉了拉他的衣角道,这是她唯一能祈求的人。为了爸爸,她愿意放下身段,忘掉不久前他给的羞辱,向他低头。

闻洛磊没有给她任何回答,伸手握上了电话,那头的夏正路兴奋地说着什么,他淡然地勾唇:“我是不会帮你的。”

第5章 冰冷的男人

“……”闻洛磊的答案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夏瑶玉一时无法消化,和夏正路一起张嘴看向他。

他的声音依然冷,却慢慢地揭开了残酷的面纱:“婚礼上的一切都是我策划的,放视频让你得罪尹行长,失去贷款,给工人们找律师告你,向公安局举报你的违法行为……”

“闻洛磊?”夏瑶玉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呼,她记忆中那个冷而淡漠的男人在这一刻化身为一只魔鬼,正在恣意吞吐。她以为他不过是打公司的主意,现在才知道,他这是要父亲的命啊!

“为什么!”她听到了来自父亲的狂吼,虽然隔着一层玻璃,却响亮如炸雷。眼前的闻洛磊只是淡然地拉了一下唇角:“还记得文强吗?”

夏正路所有的表情在这一刻凝固,他睁大了眼张大了嘴,眼底盛的全是惊恐!下一刻,他的身子一歪,直直地翻了下去……

“爸!”夏瑶玉这才清醒过来,疯了般扑向玻璃室。闻洛磊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缓缓转身,直接离去……

手术室门口,夏瑶玉一直站在那里,几个小时来几乎没有动过。眼泪早已湿了衣襟,两只拳头却紧紧地握在一起,只有这样,她才能撑着自己不倒下。

有轻微的响动,她警觉地扭头,看到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怎么样!”她一把捏紧了医生的袖,问。医生的脸色颇为沉重:“脑溢血,病人重度昏迷。”

“那他……什么时候醒来?”

“这个……,我们估计最好的结果是植物人。”医生摇着头离去,将她扔进了另一个恐惧的漩涡。身子一抖,她的背撞在了墙上,如死人般滑了下去!

父亲的身体被推了出来,刚刚还活生生的人,此时身体上插满了管子,没有一丁点活人的生气。

“爸,爸,你醒醒。”她爬起来直扑向自己的父亲。只是,不论她怎么喊怎么摇,他就是闭着眼睛不睁开。

她僵在原地,拳头慢慢握紧。父亲已经这样了,闻洛磊,为什么还要伤害他!无尽的愤怒涌上来,她一扭身跑出了医院。

“闻洛磊0如疯了般冲进闻洛磊的公司,保安感觉到了不对劲,纷纷过来拦。夏瑶玉又抓又咬又踢,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如此泼辣野蛮的方式出现在大众面前。

父亲待他有知遇之恩,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夏瑶玉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将他拉出来撕碎!

“放了她。”在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道声音成功退却了那些阻拦她的保安。楼上,赵芷幽缓缓而下,香奈儿裙装在膝头浅浅地摇,优雅得不像话。出声的正是她。

夏瑶玉怒瞪着她,眼里带了无尽的敌意,她当然不会忘记,正是这个女人把她在公司的股份骗走,最终让闻洛磊以决策者的身份把夏华并入了自己的洛泽公司。

“跟我来。”飘出简短的三个字,她转身又上了楼。夏瑶玉一扭身,跟了上去,和她一起进入了闻洛磊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根本没有闻洛磊的影子。

“闻洛磊呢?”夏瑶玉的声音又硬又粗,目光硬扎扎地刺向赵芷幽。

赵芷幽却并不回答,只是开锁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份报纸,摊开在她眼前:“你也许很恨哥吧,但真正值得恨的不是他,而是夏总。看看吧,看完了,你就会明白。”

夏瑶玉疑惑地低头,看到了报纸上已经久远的日期,目光一滑,落在了赵芷幽所指的地方——

“新任顶峰建设公司总裁夏正路于昨晚正式宣布将公司改名为夏华公司,与名下小公司夏华合并……”

“顶峰的前总裁叫文强,被手下设计,声名狼藉,被逼跳河。这个手下得知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有股份,索性买通人把他们全丢进了河里,制造一个全家跳河的假象。可惜的是,文强的大儿子并没有死,所以才会用相似的 手段毁掉这个仇人的一切。”

夏瑶玉的脸白起来,张着嘴忘了要说话。文强这个名字并不陌生,闻洛磊就曾对自己的父亲提起过,而这个名字是致父亲昏迷的主要原因。

“闻洛磊就是……”她并不笨,赵芷幽讲得这么明显,怎么可能还猜不出来。

赵芷幽点了点头,“对,哥就是文强的儿子,他不是坏人,也不是抢夺者,不过是要把自己家里的东西拿回来而已。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觉得我骗走了你的那些股份,那些都是文家的。夏正路害死了哥的三个亲人,哥 只想气死他一个,不为过吧。”

第6章 心如死灰

夏瑶玉满身的怒火一点点消失,突然间对闻洛磊再也恨不起来。

赵芷幽的话虽然不可信,但父亲听到文强的名字时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连番的打击让她不堪重负,一阵晕眩感传来,她受不住般朝赵芷幽扑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沉冷的喝声传来,她的臂紧跟着一痛,被人撅住用大力甩了出去。身形不稳,她重重地坐在了地板上,好半天才看清,到来的人是闻洛磊。

他一贯淡漠的脸上此时涌起了明显的怒火,眉头拧在了一起,满面敌意地看着她。而赵芷幽早已被他护在怀里,那份明显的保护欲惹人嫉妒!

“若再敢伤害幽儿,我会对你不客气!”他无情地警告她,而后低头,小心地检查起赵芷幽的身体来,贴着她的耳朵柔和地问,“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有,哥。”赵芷幽摇着头,极尽所能地展示着她的柔美。

夏瑶玉好不容易才稳住那份晕眩感,抬头看到这相亲相爱的一对,心头似一把刀刮过!

她一直以为闻洛磊的冷漠是性格使然,对每个人都如此。现在终于明白:对她冷漠不过是因自己入不了他的眼!

唇角挂起了讽刺的笑,目光里却充满了怨怼,她抬头看向他狠狠地骂了出来:“闻洛磊,你就是个骗子!”

闻洛磊的脸变了几变,刚刚的柔软转回了原本的淡漠。

“在我面前耍尽手段,明明不爱我却要和我结婚,跟我父亲有什么区别!”

再不用讨好他、取悦他,花心思去猜他,她现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原来,撕破了脸可以如此爽快!

平板的脸抽了抽,淡漠的眸光再次锐利,闻洛磊突然松开赵芷幽走向她。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挑眉出声:“夏瑶玉,我有向你求过婚吗?”

“……”夏瑶玉愣了一下,脸突然发烫,求婚的人其实是她自己。

“你的求婚,我答应了吗?”

“……”她求婚时,他的反应是直接起身离开。

“再或者,我曾经有说过爱你的话吗?有表示过要和你生活在一起吗?”

“……”

所有的答案都是否定!

“那你凭什么认为是我要和你结婚?又凭什么私自拿了我的户口本去办理结婚证?”闻洛磊头一次跟她说话超过了三句,但每一句都这么咄咄逼人。

夏瑶玉自己都懵了:她为什么认为闻洛磊是爱她的,是一心要跟她结婚的?

目光慢慢移动,当落在赵芷幽身上时,终于恍然。

说闻洛磊对自己的感觉的是她,一次次传递他要和自己约会消息的是她,说他已经同意了自己求婚的也是她,拿着户口本表示他愿意先办结婚证的还是她!

“赵芷幽!”她狠狠地瞪向赵芷幽,吼了起来,“都是你……”

话未吼完,赵芷幽却身子一颤,白着脸倒了下去。

“幽儿!”闻洛磊旋身跑了回去将赵芷幽抱紧,眉底的焦急担忧明显又刺目。不再多看她一眼,他抱着赵芷幽急冲了出去!

越过她时,他的臂重重地撞在她身上。 被他撞得连退好几步,背用力顶在了门侧,一股硬生生的痛从背脊传来,她软在了地上。

闻洛磊如一阵风般消失,她再一次被人遗弃。身体上的疼痛远抵不过心口间的痛,固执地耸起的肩膀一点点沉下,最后只能任眼泪默默地滚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酒吧里,昏暗的灯光下,夏瑶玉一个人拿着酒杯喝了一杯又一杯,不停地说着胡话。

一时哭一时笑,泪眼纷飞,她的眼睛又肿又红,完全没有了昔日千金小姐的模样。

从洛泽公司出来,她就直奔这里而来。借着酒精的麻醉,终于感觉内心好受了些些。再拾起瓶子胡乱地倒着,里面却已经空空。

“喂,拿酒来!”挥着手大声喊,她将台子拍得呯呯作响。

酒吧经理大步走来,躬下了腰:“夏小姐,别喝了,您已经喝了两瓶了。”

“关你……什么事!”夏瑶玉提溜出了一贯的小姐脾气,冲着经理吼,点着桌面发酒疯,“再给我……拿两瓶!”

经理没有再说话,却没有动,夏瑶玉叭一下了借力站了起来,指上了自己的鼻子:“怕我付不起钱吗?来,先结账!”

她刷地从包里掏出一张金卡拍在桌上,经理捧着卡去了前台,片刻又走了回来:“夏小姐,您这张卡已经停了。”

第7章 经济危机

“……”夏瑶玉一时间直了眼,接过卡盯得死死的。她怎么会想不到,夏华都没有了,以夏华名义开的卡怎么还能用?

“夏小姐,您用其它的方式支付吧,今晚的酒就给您打八折,一共八千八百八十。”经理把账单递了过来,目光深刻。

夏瑶玉有史以来第一次关注自己的账单,上面的几个零对以往的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今晚她却生生被卡死在这里。

她包里的现金只有几百块,根本不够付酒钱。

“要不让您的朋友来垫付一下吧。”经理的面色越发不好看,还努力保持着表面的客气,提醒道。

夏瑶玉翻起了手机,上面寥寥几个号码都是久未联系的同学,她这才发现,活了这二十年,自己连个称得上朋友的人都没有。

指,最终停在了闻洛磊的名字上。这座城市里,真正算得上和她有关系的除了父亲就只有他了。

知道自己的号码他不会接,她拿了经理的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嘟嘟两声后,那头传来冷而动听的“喂”声。

夏瑶玉僵了一下,片刻急急道:“是我,我现在在香水酒吧,卡出了点儿问题,能过来帮我付下钱吗?”

那头静默了片刻,最后却传来了嘟嘟的声音。夏瑶玉怔怔地看着暗掉的画面,不知道他是同意了还是不同意。

经理已经离开,留下她一人,未知地等待,目光缓缓暗淡。

只是,当她看到酒吧门口走来的那道修长优雅的身影时,整个人反射性地弹了起来。闻洛磊,他竟然来了!

他的到来给了她无尽的力量,伤掉的心一时得到了弥补。她局促地跑过去,站在他的身边。他淡漠的眼神在她身上落了一下,转身走向吧台。

结账完毕,他并没有要和她说话的意思,转身走向门口。他的步子迈得极快,有力、优雅、沉稳,在暗淡的路灯下发散出一种无形的吸引力。

夏瑶玉着了魔般跟了上去,在他停下来准备拉车门时扑身从后面抱住了他,用力吸着他身上的味道激动地出声:“磊,我们和好吧,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

过去的事情,都是父亲的错,她愿意把这一篇翻过去,和他重新开始。今晚他的举动给了她鼓励,她发现自己对他的那份爱不曾减损过半份。

“我知道你不喜欢有小姐脾气的女人,我可以改!”只要他愿意,她能改成任何他喜欢的样子。

“我想你搞错了。”闻洛磊毫不犹豫地拉开了她的手,拉开车门拾起了座椅上正在响的手机接了下来,“怎么还没有休息?接到了。芷幽,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要让我再做这样的事……”

夏瑶玉刚刚温暖起来的身体因为这个电话而再度泛寒,她直着眼睛望向闻洛磊,看到他无比柔软的目光。

不要让他再做这样的事?今晚来接她并不是他的意思,而是赵芷幽?

不愿意相信般,她一把抓紧了闻洛磊的臂伸手扯掉了他的电话吼了起来:“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不是你自己要来接我的!”

闻洛磊不满地拧上了眉头,淡漠的眼神里带了一丝嫌恶,片刻拉开唇,发出冷短的声音:“不是都听到了吗?”

所以,真的是赵芷幽让他来的!

身子一挫,她的背撞在了车身,所有的力气迅速消散。赵芷幽的误导太过深远,这一次,她又自做多情了。捂着发痛的头,她倔强撑起身体迈步离开,不愿意再在他面前做小丑般的表演。

“把婚离了吧。”这次,闻洛磊主动拦下了她,道。他的语气轻淡到就像是买卖水果。

夏瑶玉顿下了身子,抬头狠狠地看着他。对于这桩自做多情的婚姻,她本没有存多少妄想,但他轻描淡写的语气还是刺伤了她。

为什么要给他自由?分明是赵芷幽造成了她今天的不堪,为什么要把他拱手让给她,赵芷幽凭什么可以得到幸福?

一闭眼,她用力地回绝:“不!”

要作就一起作吧,作个你死我活,作到最后谁都不要幸福!

闻洛磊的面色沉得相当难看,瞅紧了眼前的女人,她分明已经脆弱不堪,却还要倔强地武装自己。她,有什么资格和自己对抗!

“明天上午十点,公司,过期不候!”他简短地甩下这句话,扭身上了车扬长而去。夏瑶玉紧盯着没入车流的车子,拳头用力扭紧!她为什么要听他的话!他有什么资格命令她做事!

名流千金太调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名流千金太调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用10年收藏1000多种年画,他还原出了神明真正的样子,送给中国人

    造物中国013期歲sui年礼你相信中国有神明吗?在我们还没来到人世之前,善男信女们便会去到当地最灵验的庙宇,三叩三拜,求观音送子。等我们出生、长大,逢年过节,家中长辈会拜灶神保平安,迎财神发大财......中国各路神明统御着人们对生活与未知的信心与信任。千百年来,有一句话把这祈愿总结得简炼又明确:做人,总要信。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对于出生在山东的尹琪,因为从小生活在中国年画之乡,耳濡目染让如今不惑之年的他依然相信中国神明。可与善男信女不同,他发现人们给神佛叩头烧香时,并非信仰,亦非尊崇,而是希望神

  • 李嘉诚等明星与本命佛的缘分

    本命佛,不仅为大家挡难消灾、助财运旺姻缘,更能防小人,本命佛并非是新兴起的护身符,但为何大家都如此热爱呢?原因不乏与这些名人、明星有关李嘉诚与本命佛的缘分李嘉诚先生是世界十大富豪之一,拥有举世显赫的成就,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更是世界上最孝顺的人。2005年底的时候,李嘉诚先生秘密来到宝岛台湾,特地拜访了星云大师,为自己和母亲各自奉请本命佛,来化解不好与不顺周润发与本命佛的缘分周润发父母自幼就为他奉请了生肖羊的本命佛,能成就一切事业1974年,周润发顺利从训练班毕业,经过短暂的龙套生涯,很快得到了演

  • 教育部正式把书法、篆刻正式纳入高中必修课程!

    1月16日,教育部发布《关于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强调明确了普通高中教育是在义务教育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国民素质、面向大众的基础教育,不只是为升大学做准备,还要为学生适应社会生活和职业发展做准备,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从2012年开始,教育部组织260多位专家对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14门学科课程标准进行了修订,历时4年已全部完成,经国家教材委员会审查通过,于2017年底印发。新的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体现了鲜明的育人导向,思想性、科学性、时代性、整体性等明显增强。新课标加强了中

  • 养壶没那么简单,每把壶都有它的脾气

    谈到养壶,玩壶的朋友都知道一些基本方法,紫砂壶种类繁多,所用泥料也不尽相同。紫砂壶讲究的是【一壶侍一茶】不同的泥料和壶形适合泡不同的茶,养一把壶也要根据泥料来选择合适的茶。一、紫泥紫泥是最为常见的紫砂泥料,天清泥、底槽清等也都属于紫泥。紫泥类的壶泥料内所含颗粒较大,结构疏松器身明显成双气孔结构,空气对流顺畅气孔对流较好,泡养好上手。养紫泥类的壶,市面上大部分的茶都可以,只需注意一壶侍一茶,防止串味和养花。二、红泥红泥可以分为朱泥、小红泥,大红袍泥,其区别是原矿层的不同及风化程度、炼制拼制的差异。

  • 皇后区有一片竹林——旅美当代艺术家张宏图的艺术与人生

    皇后区有一片竹林——旅美当代艺术家张宏图的艺术与人生撰稿:薛茗前言张宏图,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政治波普的重要代表。1982年,张宏图从北京来到纽约,2016年,纽约的皇后博物馆(QueensMuseum)举办了他的大型回顾展,吸引了大量观众前来观看。正文01.从曼哈顿搭上7号线地铁,经过一段长长的隧道,穿过东河(EastRiver),到达彼岸的皇后区(Queens)。我与艺术家张宏图及太太黄妙玲约好到他们在Woodside的家中拜访。推开他们的家门,妙玲正在做羊肉抓饭。我先在客厅坐下。客厅的中央,

  • “我要净呼吸”公益行动火遍全网

    近日,一部《我要净呼吸》的短视频迅速火遍全网。这部短视频是「有养」为“我要净呼吸”主题公益行动拍摄。通过来自不同职业的群众判断一些防护雾霾观点的对错,来关注大家的呼吸健康,呼吁将这份关爱和健康传递给身边的人。中国首个专注于父母教育的内容平台「有养」联合空气净化解决方案领导者「布鲁雅尔Blueair」共同发起“我要净呼吸”公益行动,这部短视频是「有养」为“我要净呼吸”主题公益行动拍摄。你真的了解空气吗?是否晴天就不需要佩戴口罩?节目邀请了33个不同领域的挑战者,进行了一次关于空气的测试,结果竟然无

  • 茶之所在,无问东西

    (注明:本文原创出自:锦木工坊公众平台,欢迎关注!)前言:电影《无问西东》为纪念清华大学建校百年而拍摄,用了四个既独立又连成一体的故事来讲述。笔者爱茶,于是在茶的品质“色、香、味、形”上找到了共鸣。……无论哪个年代,最重要的都是听从已心。能引发让人共鸣的故事,其实,正是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渐渐丢失掉的。这个世界很美好,但是世道很艰难,听了那么多人生如茶的道理,我们应该都懂了一些,煎熬着就变成一种成就,然后用尽全力过好这一生。无问西东,问茶之色绿给了我发展,红给了我热情,黄教我以忠义,蓝教我以高洁,粉

  • 中国职工音乐家协会地方工作部会议在南京举行

    (候海平、强利明)2018年1月18日上午9时30分,中国职工音乐家协会地方工作部会议在南京市天丰大酒店五楼会议室召开。南京市总工会副主席焦勇,中国职工音协顾问沈尊光、常务副主席修骏、副主席段庆民,南京市工人文化宫书记马虹在主席台上就坐。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修骏主持会议。会上,焦勇同志代表南京市总工会向与会人员表示热烈的欢迎,并希望协会能一如既往地多关心、多支持南京职工音乐文化事业。修骏同志在讲话中,首先对南京成功举办“放歌新时代”全国首届职工春节联欢晚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扬,对南京市总大力支

  • 自恋,一种哀伤和爱的无能

    作者简介:童俊武汉市心理医院副院长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第二届中挪心理治疗培训项目中方教员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TUFTS大学和哈佛医学院接受精神医学、精神分析的临床和科研训练2007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医学院接受创伤治疗和科研的培训。澳门城市大学心理分析专业博士小编按赛明顿(Symington,N.)教授曾说,自恋是一切心理问题的根源。自恋也是弗洛伊德、温尼科特、科胡特等精神分析大师所共同探讨的问题,在心理工作中极为重要。2017级三年课程也正在童俊教授的带领下研习自恋的课题,大家一起来探讨

  • 着汉家衣裳,兴礼仪之邦

    汉服,即华夏衣冠,中国汉族的传统服饰总体系,又称为华服,不能与“唐装”、“和服”相混淆。其由来可追溯到自炎黄时代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一直到明末(17世纪中叶)以前,以汉族(及汉族的前身华夏族)的民族文化为基础,在自然的文化发展和民族交融过程中形成的具有民族特点的服装体系。华夏衣冠有礼服和常服之分。从形制上看,主要有“上衣下裳”制(裳在古代指袴)、“深衣”制(把上衣下裳缝连起来)、“襦裙”制(襦,即短衣),“通裁”制(长衫、外披)等类型。其中,上衣下裳的冕服为帝王百官最隆重正式的礼服;袍服(深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