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王爷太冷:爱上替身丫鬟在线阅读

2017/11/15 20:48:4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王爷太冷:爱上替身丫鬟

第三章:求生

根本就不会游泳的苏诺不管怎么挣扎都只会一直往下沉,一大口一大口的水被呛进嘴里非常的难受,而满是伤痕的身体在这样的水里也变得非常的不真实。汇金地

苏诺觉得自己要死了,可她不能死,在刚刚得到跟主人能成亲这样无比奢望的事情,她怎么舍得就这样死去,不行的,绝对不行的。

苏诺用尽全身力气死命的挣扎,终于,苏诺的右手触及到了湖边的石头,她拼命的拉着,这才艰难的上了岸,在草地上躺了很久,才一点一点勉强的回到她的小屋。

夜,皇宫里一片热闹,是给北辰爵接风洗尘的。

北辰爵的视线无声的扫视了一圈,最后定在远处正在喝酒的北辰寒身上,这才往偏僻的角楼走去,然后一个飞身,出了城门,一边的颜倾城紧跟其后。

"小诺诺"北辰爵还没有进小木屋就已经喊了起来。这是王府里最角落的地方,索性没有人会听见的。可在僻静的湖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答。汇金地 北辰爵推开门走进去,在稀疏的月光下看见浑身湿漉漉的苏诺就那么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

北辰爵的瞳孔骤然收缩,慌乱的抱起苏诺:"小诺诺,你怎么了"触及到苏诺已经非常微弱的呼吸,让北辰爵更是不知所措,赶忙要给苏诺传内力。

颜倾城见状出来阻止:"王爷,你身上的毒还没完全解,不能--"

北辰爵完全不顾,就给苏诺传内力,颜倾城用力的咬着嘴唇,眼神满是愤怒。 北辰爵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但索性苏诺总算缓过一口气来,北辰爵拿出一瓶药,要给苏诺喂下。

"王爷,这是最后一瓶圣药,你不能给她喝"颜倾城坚决的阻止道。

北辰爵扯了扯嘴角:"不要说是一瓶圣药,只要是小诺诺要的,就算是整个天下我都送给她,可惜,她不要"将颜倾城的手拿开:"回去"命令道。

颜倾城还想要说什么,但看见北辰爵不容反驳的态度只能将所有的话咽回去,不情愿的离开。小说:王爷太冷:爱上替身丫鬟在线阅读

北辰爵嘴对嘴的将圣水喂进苏诺的嘴里,苏诺的意识微微的恢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在看清楚之后一下子起身:"你,你--"

"小诺诺,你醒了"北辰爵脸上又是一副轻浮的嬉笑,手上却是不留痕迹的将药瓶扔掉。

苏诺用力的擦着嘴巴,用力的瞪眼前的人:"你,你怎么一回来就--"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可这个人怎么就跟原来一模一样,不,比先前还要不正经,居然一回来就吃她 的豆腐。

"小诺诺,你的味道真甜,我还要亲亲"北辰爵一边说着一边又要亲下去,把苏诺给气的,亏她还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这么个人。

苏诺从他怀里离开,站起身来,但一动就牵扯到伤口,疼得脸上的表情都拧成一团。

"小诺诺,你是不是很疼?"北辰爵问道。

苏诺忍着,让那一阵疼痛过去,摇摇头:"没事"。

北辰爵没有再问下去,道:"那小诺诺,我明天再来看你,你早点休息吧",说完转身离开,留下苏诺有些错愕。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皇宫,北辰爵站在最外面,直直的看着北辰寒,然后随意的从桌上拿了一杯酒,一口喝完,走到北辰寒面前,带着轻浮的挑衅:"冰山脸,这么久没见,我们比划比划吧"不等周边的大臣反映过来,北车爵已经抽出剑向北辰寒刺过去,北辰寒回击,冷声道:"好啊"

瞬时,大臣们就凑成了一对,看两个王爷打斗,只是打着打着,两个人就越发的偏远,然后就看不见了,大臣们都叹了一口气,两位王爷不和睦是可谓人尽皆知,真是很想看看到底会打成什么样子。

剑法都非常的犀利,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刺死,但两个人的功夫都差不多,一直都没有胜负。

忽然,北辰寒跟北辰爵同时刺出一剑,就在北辰爵将要刺进北辰寒胸口的瞬间停住了,而北辰寒的剑却是直直的刺了进去。

"你怎么不刺"北辰寒看着北辰爵将剑随意的扔掉,好像受伤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北车爵依旧是不正经的笑:"我怕你太冰,冰到我的手"一边说着,一边依旧笑着将身体从剑里移出来。

"随便你"北辰寒将剑也扔了,然后转身离开。

北辰爵看着北辰寒慢慢走远的背影,轻声道:"因为我要是刺了的话,小诺诺一定会伤心的"。小说:王爷太冷:爱上替身丫鬟在线阅读

北辰寒回王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刚要去正厢房却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往伙房走去,这个时候苏诺是在伙房给他做早饭的。

苏诺是打死也没有想到她的主人居然会出现,否则她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会让自己瘫倒在地上,虽然,这根本不能随她的意愿。

"诺儿,你怎么了?"北辰寒一步过去将苏诺抱起来,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却发现这层层的衣服下面竟透着血迹。

"我,我没事"苏诺本能的摇头,但身上那些根本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的伤口跟扭伤都在狠狠的叫嚣着。

"该死的,你这样算哪门子的没事"北辰寒抱起苏诺往外走去,对一边的周管家吩咐:"去把太医喊过来"。

苏诺狠狠的一愣,她的主人居然为了她去喊太医,胸口猛烈的跳动着,真正是怎么也但不住的。

只是,苏诺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北辰寒不仅为她喊了太医,还给了伺候她的丫鬟。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第四章:主人竟给她丫鬟

苏诺动不了身体,勉强转过头去看,这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小丫鬟从来没有见过,温声问道:"你有事吗?"。

女孩看向苏诺,一张有些黄不拉几的脸带着紧张:"王爷让我,伺候福晋,你,你是福晋吗?"。

苏诺一滞,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女孩似乎松了一口气,上前几步来。

苏诺眨了眨眼睛,再次看向女孩,不确定的问道:"是,是王爷让你来的?"。

女孩点了点头。

有一种情绪蓦然失控,胸口大幅度的起伏,苏诺只能大口的呼吸,她想笑,又想哭,主人竟然让人来伺候她,伺候她一个女奴。

女孩被苏诺的表情有些吓到了:"福,福晋,你,没事吧?"。

苏诺连连摇摇头,眼泪却已经直直的掉落下来,这一下女孩真的吓傻了,慌乱的问道:"福晋,你怎么哭了?"。

苏诺赶忙将眼泪擦干:"没事,我没事",又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将情绪平静下来。

女孩只能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等待着。

良久,苏诺才完全恢复过来,看向女孩,柔声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小千"小千回答道。

苏诺又问道:"王爷为什么让你来"。

小千摇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是今儿个刚刚被周管家买进来,一进府就遇上王爷了,然后王爷就让奴婢来伺候福晋了"。

苏诺听着,不知觉出了神。小千小声的喊道:"福晋?"。

苏诺回过神,对着小千微笑道:"小千,不用叫我福晋,叫我苏诺就好了"。

小千连忙摆手:"小千不敢,小千不敢"。

苏诺朝小千招了招手,让她过来,小千便走了过去,苏诺拉起小千的手:"小千,其实我并不是福晋,只是一个最低贱的女奴而已"。

小千一愣,完全没有想到。

苏诺继续说:"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也没有关系的,我去跟主人说,主人应该会让你去别处的"她只是一个女奴,不能品白无故的就害了这个小孩啊!

可她却忘了,其实她跟小千的年龄是相仿的。

小千连连摆手:"不,小千就跟着福晋,福晋是好人,小千一定要跟着福晋"。

苏诺抬手怜爱的摸了摸小千的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要是跟着我,就会受到很多的不公平的待遇"这么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孩,她于心不忍,不公平的一切,只要她一个人承受就好了。

小千一把握住苏诺的手,眼神异常坚定的说到:"福晋,小千想好了,这一辈子小千就只认福晋这一个主子,福晋就是要赶小千,小千也不会走的"。

苏诺惊诧的看着眼前纯真的半大的小孩,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这么久了,除了三王爷,她已经习惯了别人对她的所作所为了,可现在竟又冒出一个这么傻的孩子,硬是要跟着她。

跟着她,有什么好的啊!

眼睛有些发酸,苏诺赶忙避开脸,轻声道:"我知道了,如果你哪天想要离开了,告诉我一声就好,我一定去跟主人说的"。

小千咧开嘴一笑:"小千才不走呢"眼眸里闪动着亮亮的光芒,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苏诺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这么好好的说过话了,但她的病完全不允许她多说,小千看苏诺的精神不太好,这才想起还没有煎药,赶忙去煎了药为苏诺喝下,苏诺喝完药,便沉沉的睡着了。

其实也不怪她,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好的休息过了,整个王府里向来就是她起的最早,睡得最迟,何况她现在又病的异常严重。

所以当苏诺感觉到有人在抚摸她的时候,意识还是处在懵懵懂懂的状态,睁开沉重的眼皮就看见北辰寒正半抱着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睡意顿时消散,苏诺慌张的要起来,却一下子牵动了身体上多处伤口,疼的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了。

北辰寒突然笑了,将苏诺整个抱进自己的怀里:"是不是很疼的诺儿!"。

苏诺看着北辰寒跟她说笑,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她的主人居然跟她说笑。

北辰寒嘴角的笑意更浓了,纤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我的诺儿怎么傻了,该不会是被我迷住了吧"。

苏诺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这是假的吧,这一定是假的,主人怎么会,怎么会--

苏诺直直的盯着北辰寒,犹豫不决的伸出手,用指尖轻轻的戳了戳北辰寒的脸,当指尖真真实实触及到那俊朗的脸时,苏诺整个人都惊醒了,一下子从北辰寒的怀里出来,却滚落到地上,伤口瞬时刺痛起来,苏诺完全顾及不上,只知道惶恐的跪在地上:"诺儿该死,诺儿该死,诺儿该死"。

苍天啊,杀了她吧,她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对她的主人做出这样大胆的事情,她真实不要命了。

北辰寒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又浓了几分,伸手制止了苏诺将脑袋直通通的与地面相撞:"我怎么不知道我的诺儿原来这么可爱啊"。

苏诺睁着大大的眼睛紧张的等待着。

北辰寒大手一捞,将苏诺整个又抱进了怀里,苏诺一动也不敢动,任由他动作。 北辰寒将脸贴着苏诺的脖颈:"要是诺儿受伤了,我可是会心疼的"低低的声线,带着浓厚的诱惑。

苏诺整个人都被蛊惑了,呆呆傻傻的忘了自己所在何处。

她的主人啊,哪怕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她不知所以的。

小千端着刚刚煎好的药进来:"福晋,喝药--了"话音刚落,就刚看见满是暧昧的画面。小千的脸一下子也红了,慌慌张张的就要掉头离开。

北辰寒却开口道:"把药端过来"。

小千赶忙将药端过去,眼眸却垂得低低的。苏诺看见小千,那晕乎乎的脑海这才清醒过来,一张脸腾地也红了,想要离开北辰寒的怀抱,却一动也不敢动。

"去把晚膳传上来"北辰寒吩咐道。小千应了一声,赶忙出去了。

北辰寒端起一旁的药:"好了,诺儿该喝药了"。苏诺刚要伸手去拿,却被北辰寒制止了:"我来喂诺儿喝"说着,也不容苏诺拒绝,便将瓷碗凑到了她的嘴边,苏诺只能顺从的喝了下去。

苏诺不知道现在的心情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但,她真的很想很想将这些点点滴滴都保存下来,如果,这个世间能买到永恒,苏诺想,她愿意用一切来交换。

不,即便不是永恒,哪怕是将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温情,能延长一些,她也愿意付出一切的。

等待北辰寒喂苏诺喝完药,晚膳也已经被摆上了小圆桌。 北辰寒便抱起苏诺坐到椅子上,依旧抱着,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苏诺虽然很开心,但就这样被亲密无比的抱着,一张脸已经红得能滴出血来。

第五章:主人喂她吃饭

北辰寒一边喂着苏诺吃着东西,一边问道:"诺儿,送你的小丫鬟喜欢吗?"。

苏诺乖乖的张嘴,吃掉夹来的菜,温顺的点头。

"喜欢就好"。

不远处的右前方是一座假山,一大块一大块的巨石堆砌在一起恍若是真的一般,只是在现在这样的夜晚,没有了明亮的光线,只投落下一大片的暗影,黑漆漆的,便再也看不见什么。

一个修长的身影却依靠在中间,悠长的视线从开着的门直直的将里面的一切尽收眼底。少年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的动作,也看不出处在暗处的脸上是什么表情,只是那狭长的桃花眼流转着银灰色的光芒,就跟夜空稀疏的月色一样。

北辰寒将脸贴着苏诺,低沉的说到:"我都喂诺儿吃饭了,难道诺儿不觉得要做些什么感谢我吗?"。

苏诺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北辰寒继续道:"比如,亲我一下"。

苏诺整个人都傻住了。 北辰寒的唇已经凑到了她的耳际,那炽热的气息喷洒在那,惹得苏诺不禁将身体缩了缩。

"诺儿"北辰寒蛊惑的喊道。

苏诺握了握袖子下的手,慢慢的将脸转过去,心脏在砰砰的跳动着,那声音强烈的好像就要从她的身体里面跳出来一样。

北辰寒没有动,只是嘴角留着笑意。苏诺看得清清楚楚,这样的主人她从未见过。心跳似乎又在这一瞬间停止,然后,她就那么直直的吻上了北辰寒的嘴唇,北辰寒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长手一圈,加深这个吻。

夜风轻轻的吹起,将假山后那少年湖蓝色的长袍吹抚起来,一双漂亮的眸子慢慢的闭上,然后一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幽径的小道上,少年径直的走进了苏诺的那间小木屋,推开那扇吱吱嘎嘎的小木门,将一直握在手上的药放在桌上,指尖来回轻轻的摩挲着瓶身,良久,转身走出小屋。

银灰色的月光落在少年的脸上,露出他好看的脸,那嘴角依旧噙着那丝笑意。然后北辰爵安来时的路离开。

西厢房。

雪柔从椅子上起来:"王爷不是已经回来了,怎么还没有来"。

一旁的婢女瞧了瞧雪柔的脸色道:"听说王爷现在正在正厢房,和那个女奴一起吃饭"。

"什么?"雪柔一下子变了脸色,看向那个婢女:"你说王爷正在陪那个贱女人吃饭"。

婢女点了点头。雪柔紧紧的握住拳,咬着牙道:"我倒要看看区区一个低贱的女奴有什么能耐绑住王爷"说着便往正厢房走去。

北辰寒将一块肉夹到苏诺的面前:"诺儿,你要多吃点肉才行,这身上居然连一点肉也没有"。

苏诺轻轻的应了一声,顺从的将肉吃进嘴里。其实她已经完全饱了,就是再多吃一点东西都觉得恶心,但她不想扫了主人现在的兴致。

"王爷"雪柔还未进来,那柔软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苏诺蓦然抬起头,正好与一身艳丽的雪柔相对视,苏诺马上就低下了头。

雪柔看见北辰寒将苏诺抱在怀里,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随即带着笑道:"原来王爷是在姐姐这里,柔儿还以为没有回来呢"。一边说着身体已经贴上了北辰寒的身旁。

北辰寒淡淡的应了一声,一边又将一块肉夹到苏诺的嘴边,苏诺偷偷的去看雪柔,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将那块肉吃尽嘴里。

雪柔的眼眸瞬间闪过一丝阴狠的光,嘴上道:"王爷对姐姐真是好啊,看得柔儿都嫉妒了呢"。

苏诺脸上满是尴尬,低垂着头小声的说到:"主人,我,我自己吃就好"一边说着就要离开北辰寒的怀抱。

她并不想让别人误会,她只是主人的一个女奴,只要实实在在能呆在主人身边一辈子就满足了,争宠什么的,跟她从来搭不上关系。

"别动"北辰寒没让苏诺离开,反而将她抱得越发的紧,贴着苏诺的耳朵道:"诺儿该不会是害羞了吧"然后头也不回的对雪柔道:"柔儿好没吃饭吧,回去吃饭"。

雪柔的手一下子握紧,笑道:"那柔儿先回去了,王爷和姐姐慢慢吃"。

一离开,雪柔的眼眸里满是阴狠,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吐出:"苏诺,这是你自找的,居然敢跟我争,我一定让你悔不当初"。

万花楼里正一片歌舞喧闹,二楼的一间上好的雅间也好不热闹。

北辰爵整个人慵懒的依靠在椅子上,脸上满是放荡不羁的笑意,一双眸子轻佻的看着正坐在他身上的花娘,然后悠悠的开口:"这要喝酒可不行,还是让我来教教莺儿吧"说着一口将桌上的酒喝进嘴里,然后附上身上叫莺儿的嘴,放肆的吻起来。

哇--一旁的五六个花娘一下子沸腾了,嚷嚷着道:"三王爷你可不能偏心,我们也要呢"。

北辰爵放开身上的人,笑道:"当然,你们每个人都有"说着便一把拉过最近的一个花娘,喝了酒,再次吻上花娘的唇。

那吻深入,激烈,而充满了挑逗,但更多的是轻福

北辰爵将屋内的花娘逐个都吻遍了,然后又靠在椅子上,那流转四转的眼眸扫向身边的花娘,道:"那现在有谁想要试试更深入的"说完眼角一勾,那眉梢处的风流便完全的泄了出来。

花娘们一时之间都看得傻住了,回过神来都围了上去。 北辰爵也不动,就那么笑着,任由她们给他宽衣解带,在他的身上挑逗煽火。双眸却是仰望着上方,脸上的笑一点一点被扩大。

一大早,苏诺本能的就醒了过来,看向一旁,却正好与北辰寒的眸子上对视:"主人"。

北辰寒将怀中的人抱紧了一下:"怎么醒了?"。

苏诺看向外面,天色竟早已放白,苏诺慌张的想要起床:"诺儿,诺儿马上去做早点"。

北辰寒一把拉住苏诺,将她又带回了怀里:"不用了"。

苏诺为难了:"可--"。

北辰寒截断她的话:"诺儿可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在病好之前不能下床,知道吗?"。

苏诺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北辰寒,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好了,继续睡吧"说着北辰寒放开苏诺,从床上起来。

苏诺一下子也从床上起来:"诺儿来伺候主人穿衣"说着就已经去拿衣服了。

"你啊"北辰寒的话里竟带着那么一丝宠溺:"也好,换了别人,我还真不习惯"便站直了身体任由苏诺伺候着。

第六章:主人变冷

身体还是痛的,但此刻苏诺只觉得就是这痛楚也是幸福的。一直到北辰寒去上早朝,苏诺还是在傻傻的笑。

但让苏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连两天北辰寒都是跟她在一起,每晚不仅给她喂饭,还给她上药。

这样不真实的事实让苏诺有些晕头了,虽然她知道这是主人突如其来的兴趣,以前也是有过好几次的,每次都会很温柔的宠她,然后等到腻了就把她打回原形。

可,不管多少次都没有关系,何况,这一次主人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温柔宠溺。

笑容慢慢的攀上苏诺的脸,一直一直下不去。

可苏诺不知道的是,这样的笑也只有现在,在她日后的一年接着一年之中,便是连个想念也是不剩了的。那些个现实比她想象的还要残忍千万倍,即便是她那深入骨髓的感情,在最后的时候也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北辰寒回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苏诺一脸傻笑:"诺儿,你这是在笑什么呢?"。

苏诺猛然回过神,看见北辰寒,一张脸便红彤彤的:"主,主人"。

北辰寒便过来将苏诺抱进怀里,低声道:"诺儿真是越来越可爱了"一边说着,将嘴边的气息洒落在苏诺的耳际,苏诺羞得整个人都恨不能钻进地洞里、

等北辰寒看够了苏诺的有趣模样,开口道:"明天是归宁,诺儿可以回家去看看,还有你父亲"。

苏诺脸上的羞涩一瞬间停滞,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回家,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回去了。可那里她到底拥有什么?

那些年的岁月........

苏诺低垂着的眸子闪过一抹不深不浅的忧伤。

马车在徐徐的前行着,即便隔着帘子,那街上往来的人声依旧能传进来,但苏诺恍若未闻。

回家?苏诺只是觉得心底弥漫着一种无力感,那里,真的是她的家吗?

马车停了下来,车夫恭敬的在外面道:"王爷,到了"。

北辰寒也没应声,放开怀里的苏诺,便起身离开了。苏诺微微一滞,那身上被围绕着的温暖转瞬即逝的感觉竟有些冷,苏诺收起思绪,赶忙也跟着下车。

明晃晃的光线照落下来,苏诺站在那里,那苍劲有力的将军府三个字直直进入眼帘,苏诺的身体轻轻的晃动了一下。

"诺儿过来"北辰寒不轻不重的说到。

逆光下站着的男人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甚至是连撇也未曾撇过苏诺。那是她此生唯一的父亲。苏诺只觉得自己的双脚从来没有那么沉重过,艰难的来到北辰寒的身边,视线惶恐的与男人对视,蓦然发现,曾经那个豪情战场的大将军已经时过境迁,两鬓已经是花白,原本刀刃似的脸也刻满了沧桑,唯一似曾相识的只剩下那一双眼眸,依旧是没私心的大义凛然,尤其是看着她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温情。

"父亲"苏诺垂下头,颤着声音轻喊道。

苏清海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淡漠的应一声,便没有其他了。

苏诺就那么跟在北辰寒的身后,原本就纤瘦的身体可怜兮兮的缩在一起,一双眼眸里有着恐慌和明显的不安。

是啊,不管多少年,在她面对这个是她父亲的男人的时候,心是在颤抖的。

那些年的春夏秋冬,她的娘亲总会牵着她的小手,每时每刻的期盼着这个男人的到来。可她娘只是个卑微的婢女,而她,是这个男人醉酒后跟她娘错误的结果。无论如何,再奢望,也不可能期盼到,哪怕一次。后来,她娘终于在她五岁的时候病死了,独自被扔在偏僻木屋的她更不可能能看见这个男人。

苏诺想要偷偷的去瞧就在眼前的男人,可在看见衣袍的瞬间,终究还是低下头去。

她没有资格的,不管在这个男人眼里,还是在别人的眼里,苏家的千金从来都是苏夫人生的苏颜,她的姐姐。

她,只是个卑贱的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眼眸落在地上,瞧着自己的鞋子,苏诺轻轻的笑。

北辰寒和苏清海说了几句,忽然,北辰寒道:"本王想去看看颜儿的房间"。

苏清海一滞,眼眸里闪现过忧伤,道:"当然可以"便往苏颜的住处走去。

苏颜的住处并不是很大,而且经过这么些年,也带上了些陈旧的味道,苏红的檐角有些刺眼,但还是能看出,这里是相当精致的,也能想象出,当年住在这里的女子也是一个相当优雅美丽的。

苏诺的眸子垂得越发低。

这个住处在当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偷窥过多少次。娘亲在的时候是从来不允许她出那个偏僻潮湿的小木屋的,因为苏夫人清清楚楚的告诉过娘,只要出了这个地,就马上滚出将军府,娘亲为了留在这里,从来不曾出过那个荒废的院子。

只是后来娘亲死后,她就偷偷的跑出来瞧,她就像一只独具的小野兽,偷窥着别人的温暖,是的,是那样的温暖,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起吃饭,有说有笑,只是有时候,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眼泪就那么掉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哭,是因为姐姐有好看的衣裳可以穿还是有好吃的东西可以吃......她不知道。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天蓦然回首,她终于知道当年她想要的什么,只是,那永远也不会是她的。

她还是明白的。

苏诺想对自己笑一笑的,但嘴角还没有上扬,就有一股突如其来的力将她整个撞到在地上。

事情发生的很突兀,北辰寒和苏清海一时都没有反应。

苏诺的腰狠狠的撞击上石阶梯,还没等她回过神来,脑袋也已经撞上了石头上。

一个衣着端着的中年女人骑在苏诺的身上,一双眼睛闪现着疯狂的恨意,尖锐的指尖毫无章法的抓在苏诺的脸上,很快,白皙的脸上就出现了很多道抓樱

苏诺艰难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了身上的苏夫人,那个恨自己娘前,更恨自己的女人。

苏夫人一边抓着一边咒骂道:"贱货,你凭什么嫁给他,凭什么,那些都是颜儿,都是我的颜儿的,你只是一个贱人的种,什么都不配得到"。

刚迈出的步子一下子停在那里,北辰寒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夫人那些尖厉的言语一字不差的全部钻进他的耳朵里。

苏诺没有挣扎,甚至连动也没有动,任由身上的人抓狂。

苏夫人还在骂:"你个扫把星,都是你的,都是你,被掳走的应该是你,不是颜儿,不是颜儿......"

苏清海的脸色有些复杂,瞥了一眼地上的苏诺,挥了挥手,一个中年男子这才上前将苏夫人勉强抓住,道:"福晋,真是不好意思,自从大小姐失踪之后福晋的精神就不太好"虽然是这么说,只是脸上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

苏诺硬是扯出一抹笑,摇摇头:"没关系"。

苏夫人忽然一个挣扎,逃脱男人的禁锢,冲过去,将刚刚起来的苏诺阴狠的撞到,苏诺的身体重重的撞上地上,那推力比刚刚猛上好几倍,一下子疼的她起不来。

中年人过去将苏夫人再次抓住,苏清海挥挥手,意思带苏夫人回去,就在男人要带苏夫人离开的时候,苏夫人蓦然回转头,对着苏诺,声音无比尖锐:"苏诺,你会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第七章:主人变冷

北辰寒的脸色有些阴郁,看着地上苏诺好像也是随时要上去将她撕裂了一般。

苏诺与北辰寒四目相对,心下一惊,连忙避开眼睛,勉强撑着从地上起来。

苏清海的脸色也不太好,对北辰寒道:"让王爷见笑了"。

北辰寒的声音没有起伏:"没事"顿了顿道:"打扰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说着瞥也不瞥一眼苏诺,便和苏清海往外走去。

苏诺的浑身都弥漫着疼痛,但她不敢停,咬着牙紧紧跟在北辰寒的身后。

她不确定主人怎么了,但主人一定是想起姐姐了,或许,也跟苏夫人一样,也觉得姐姐的离开是因为她吧!

弱暗的光线下,北辰寒俊朗的脸紧紧地绷着,一身墨黑色的长袍在此刻看起来就好像暴风雨前死死压制的平静,让人害怕。

苏诺大气也不敢出,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缩在一边。

马车如来时那般缓缓的前行着,忽然,北辰寒冷冷的开口:"滚下去"

苏诺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她有些不能确定主人的意思是什么。

北辰寒的视线锋利的扫过来:"还不滚下去"。

这一下就是外面的车夫也听见了,立马识相的停住了车子,苏诺低着头,温顺的下了车,不等她站稳,那马车已经绝尘而去。

苏诺看着,而那马车很快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低下头,将嘴角努力的上扬,可终究还是垂了下来。

喧闹的街,人来人往,似乎只剩下彼此之间不停的错落离开,苏诺没上过街,主人不允许她离开他身边一步,更不允许她离开王府,此时此刻,她还真是为难,该怎么回去呢!

街边的小贩在大声的吆喝,苏诺犹豫着上前,想了想,终于小声的问道:"那,那个......请问......"。

小贩瞥了她一眼,见她不买东西,便随手一推,不耐烦道:"不知道不知道"。

苏诺被推的连退了两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又闭上了。

一种迷茫的感觉袭上心头,看着分叉的路口,完全不知道要走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主人绝对不会回来找她,而且,这一回的宠爱也到今天结束了。

"小诺诺"忽然身后响起了一个好听的声音。

苏诺蓦地转身,在看见北辰爵的那一瞬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北辰爵亲了亲怀里的女子,然后放开她,走到苏诺面前,调笑道:"原来小诺诺见到我这么高兴,是不是终于要弃暗投进我的怀抱啊"说着作势要去抱,但双手在触及的时候停在了半空,那满是风流的眼眸沉了沉:"小诺诺,你的脸怎么了?"

苏诺摇了摇头:"没事,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北辰爵的视线将苏诺从头到下都瞧了一遍,道:"小诺诺怎么这么不小心,让我看了好心疼啊,来,让我给小诺诺吹吹"一边说着就撅起一张嘴,要送过去。

苏诺的脸微微一红,赶忙伸手阻止,这个人还真是.........

北辰爵继续道:"真的,吹吹就不疼了,要不亲亲也好"。

苏诺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三王爷,不要闹了"顿了顿:"我迷路了,三王爷能告诉我怎么回去吗?"。

"我可以送小诺诺回去"。

苏诺的眼睛更亮了:"真的吗?"。

北辰爵冲着苏诺露出一个蛊惑人心的笑:"当然了小诺诺,只要小诺诺听我的话"。

苏诺疑惑。

北辰爵牵起苏诺的手,苏诺想要抽离,但被抓紧在手心里:"那小诺诺现在就跟我去屋内,好让我把小诺诺吃干抹净"一边说着,还妖孽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那个......"苏诺有些后悔了,想要离开,却已经被北辰爵拉着进了烟花阁,瞬时,一阵胭脂香迎面而来。

苏诺的脸一下子红了,这里是妓院,她还是知道的,虽然现在是白天,花娘们都去休息了,可这人居然带她来这里,真是,真是--

北辰爵径直打开了一间雅间,里面传出来一声惊呼,那花娘在看清来人之后,嗔滇道:"王爷,原来是你啊,吓了莺儿一大跳呢"。

北辰爵冲着莺儿一笑:"要是莺儿吓坏了,我可是会心痛的"。

苏诺笑了笑,难道这个人对每一个女子都是这么说的嘛!

莺儿看向北辰爵身边的苏诺,意有所指的笑了笑:"王爷,你怎么还自个带姑娘呢"目光在苏诺的身上打量了一下,有些嫌弃的收了回去。

北辰爵将苏诺往怀里一带,暧昧的笑道:"小诺诺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呢"说着作势要去亲,苏诺赶忙推开他,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个人真是一点脸面也不要,居然--

北辰爵的指尖抚上苏诺脸上的伤:"我们家小诺诺受伤了,这脸要是留下疤就可惜了"对着苏诺赶忙又补充道:"当然,我还是一样会喜欢小诺诺的"。

苏诺想要挣开他,却没能离开,气的她一张白皙的小脸红彤彤的。

莺儿赶忙将房中的药找了出来,交到北辰爵的手里:"我们女孩子家的脸时最重要的,可不能留痕"笑了笑,找了个借口便识趣的离开了。

北辰爵将苏诺拉到自己的怀里:"来来,我给小诺诺上药"。

"三王爷,请您自重"苏诺咬着牙说到。

北辰爵顶着一张无赖的脸凑到苏诺的面前:"我们家小诺诺害羞啦,真是可爱死了"说着已经吧嗒一口亲在她的脸上,然后很有自知之明的逃开。

苏诺气的脸都白了,这回看也不在看北辰爵。

北辰爵又挪了过来,小心的将药递到苏诺的手边,苏诺不理,北辰爵道:"小诺诺,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苏诺听到这话立马回头狠狠的瞪他一眼。这句话这个人从小到大不知道已经讲了多少次了,真是不要脸。

北辰爵继续道:"真的"将药又往苏诺的手边递了递:"小诺诺上好药,我就送小诺诺回去,小诺诺一定也不想脸上留下痕吧,虽然我是不嫌弃,但那个冰山脸说不好就会不要小诺诺哦"。

苏诺回头,北辰爵冲着她笑,苏诺皱了皱柳眉,没好气的拿过药,对着铜镜抹上药。

是啊,她只剩下这一张跟姐姐相似的脸,要是也坏了,那她还凭什么留在主人的身边。

马车上。苏诺坐的离北辰爵远远的,北辰爵顶着一张好看的脸一个劲的在她面前笑,还时不时的用桃花眼放电。

苏诺装作视而不见,掀开帘子往外一看,原本故意绷着的一张脸闪现惊慌,连忙道:"停车,停车"。

王爷太冷:爱上替身丫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王爷太冷 或 爱上替身丫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气韵逸性 碧水丹心——解析王枕美山水画的美学思想

    按:本文原刊于《美术报》2015.7.4“艺苑撷英”栏目■瀚沁王枕美的山水画既有黄宾虹、李可染山水大气恢弘的格调,皴擦点染又十分工整,从气韵生动、经营位置、传移摹写等方面体现着对传统的敬畏;然而就骨法用笔来看,则属于田园诗般的青绿设色,画面是气和韵的和谐统一,在和谐中又体现一些新“逸”的现代性和与众不同的美学风格,应属当代山水画典型。王枕美,1963年出生于温州永强,一个东海沿岸的村庄。东海、雁荡山、楠溪江造就了王枕美诗情画意、知山乐水的品格,自幼深受永嘉山水环境的滋养,让他对故乡山水有深深眷恋

  • 真功夫!10大状元的楷书

    光绪,是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的年号,应用时间34年。在这不短的日子里,共出现了13位状元,光绪皇帝也亲眼见证和终结了这一被应用了一千多年的选拔人才制度。虽说当时科举制度已渐渐不适应形式,但选拔出来的个个都是文化修养极高的人才。曹鸿勋曹鸿勋书镜心。曹鸿勋,1876年中状元。曹长于书法,攻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王仁堪王仁堪,1877年状元。他品学俱优,能为百姓做好事。他擅长书法,骨气劲峭,广受赞誉。黄思永黄思永,字慎之,生于1842年,1880年状元。因做实业有成绩,被时人称为“实业状元”。黄思永

  • 其实你爱着北京......

    “世间颜色万千,所幸,独我一抹跃然于你心间。”你有没有听过好妹妹乐队的《一个人的北京》?“你有多久没有看到,满天的繁星习惯下班回到家里,冷冰冰的空气你有多久单身一人,不再去旅行连周末的电影,也变得不再有趣能不能让我留下片刻的回忆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也有人喝醉哭泣,在一个人的北京也许我成功失意,慢慢的老去也有人匆匆逃离,这一个人的北京也许有一天我们,一起离开这里离开了这里,在晴朗的天气”你有没有在哪一瞬间爱上过一座城市?因为日落时的一道光因为夜深时的一趟车因为记忆里的某个人有人说因为一个人爱

  • 意大利著名的版画家和油画家莫兰迪珍贵手稿

    乔治·莫兰迪(GiorgioMorandi,1890-1964)生于意大利波洛尼亚,是意大利著名的版画家、油画家。青年时考入波伦亚艺术学院,曾经长期在这所学院担任美术教师,教授版画课程。莫兰迪既推崇早期文艺复兴大师的作品,也对此后各种流派的大胆探索有着强烈共鸣。哥特弗莱德-勃姆在他的《乔治-莫兰迪的艺术观念》一文中写道:莫兰迪在他的“形而上”时期借用了这一异质,他着迷于塞尚对想象、构成和创造的拒绝。以上哥特弗莱德-勃姆的这段文字,对理解莫兰迪的绘画十分重要。他最初沉迷于印象主义,对塞尚的静物和风

  • 用动物叫声制作的乐器"猫琴",知道成音原理后你还敢听吗?

    音乐史上一些充满恶趣的乐器,反映了人类原始、暴力的本性,其中最恶名昭彰的虐猫道具:猫琴。猫琴的构造相当简单,首先将猫咪按照其叫声的音调高低摆放在琴盒中,并将他们的尾巴固定在琴键下方,接着将琴键的末端和一根长钉进行连动,当演奏者按下琴键,长钉就会钉入猫咪的尾巴,迫使猫咪发出哀嚎声。这项乐器究竟是谁在何时发明的,至今依然众说纷纭,19世纪的法国作曲家韦克林,在著作《音乐,罕见与怪奇发明之叙述》一书中,曾提到这种乐器。早在16世纪中叶就已经存在了,公元1549年,当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到布鲁塞尔拜访父亲

  • 《清明节》孟祥忠

    《清明节》清明节死人未死陆续包围我们听死人说话像灵丹妙药医治活人的伤看死人聚会跳舞懂得死亡只是一种形式活着的人死过多少回死去的人活过多少回无法统计看淡生与死分不清生与死做一个好人已经足够《心中有毛主席》毛主席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心中活着毛主席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偶像这让我高兴高兴地想落泪毛主席在中国各族人民的心中活着他用枪声和贪官污吏们说话他用他的心照亮人民买一束鲜花随人群缓缓走进毛主席纪念堂看毛主席的遗体暖活众心心中有毛主席听毛主席说话看见未来《走在雨中》不需要雨伞我走在雨中让雨水洗我让雨水治疗我

  • 首套原创宪法少儿图书《熊猫欢乐谷系列绘本》发布

    宪法少儿图书《熊猫欢乐谷系列绘本》新书发布会暨图书发行协议签订仪式成功举办2018年4月2日,是一年一度的国际儿童图书节,由人民日报《环球人物》杂志社编辑出版的宪法少儿图书新书《熊猫欢乐谷系列绘本》发布会暨图书发行协议签订仪式在五四宪法历史资料陈列馆成功举办。人民日报《环球人物》杂志社总编辑谢湘、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邮政业务局处长廖淑媛、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浙江省分公司副总经理严明、浙江省人大法工委办公室副主任吴江、浙江省关工委办公室主任沈国华、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出版发行处处长于晓梅、浙江省教育厅基教

  • 2018年最新收藏资讯——新加坡伯明翰拍卖精品熙宁元宝品鉴

    2018年最新收藏资讯——新加坡伯明翰拍卖精品熙宁元宝品鉴名称:熙宁元宝Name:xiiningyuanbao规矩:重:4.2g/直径:23.87mmRule:3.5g/diameter:2.4cm类别:杂项Category:miscellaneous熙宁元宝篆书小平光背,宋神宗熙宁年间(1068--1077)铸,钱文真篆二体。熙宁元宝篆书小平光背,钱文真篆二体;旋读,径2.5厘米,重4克,未见折二,折三钱。多为光背,以背卫,衡者为少见。熙宁元宝,宋神宗赵顼熙宁年间(公元1068年—公元1078

  • 专栏 | 袁俊:苍狼与白鹿,数字营销非典型地区遭遇战(上)

    文/袁俊(顺为互动执行总裁)导语:截止到今时今日,数字营销仍然是北上广深的地方“特产”。这与历史原因相关,而与主观意愿无关。本文共计1347字阅读约需2分钟改革开放以后,从整体而言,中国的商业着实可以视为三大区块:其一,以广东为首的开革开放前沿,在邓小平南巡之后,广东沿海地区最早接触到民间跨境贸易(虽然当时一定比例系官方眼开眼闭的个人走私行为)的红利。进而激活民间资本,在多个领域的加工组装方向多有建树,且伴随民营资本一定阶段的自主品牌成长,从个体经济升级的民间产业蓬勃发展,构成而今的珠江三角洲盛

  • 为什么1元叫1块,1角叫1毛?看完这个终于明白了!

    大家有没有发现,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被人约定俗成的叫法或是称谓,我们总是习惯于这样或那样的表达,却很少想过为什么。只是偶尔会脑洞大开,就比如想一想:人民币上明明都标注了的一元,为何我们老是叫它一块?随手一查,发现其实早就有人对此有疑惑了,相关词条竟有700多万。网友的脑洞真是令人佩服:因为原来只有5毛钱,后来有一张5毛对另外一张说:“咱俩在一块吧。”然后就一块了……照这样说看来,如果进一步问,人民币上明明是一角、五角,为啥又要叫一毛、五毛呢?人民币有主币、辅币之分主币,又称本位币,是一国货币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