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名门恶少:少爷离我远一点在线阅读

2017/11/15 22:18:01 来源:网络 []
书名:名门恶少:少爷离我远一点
第三章 你是魔鬼

男生赶紧下车将宁萱抱到车里,看到宁萱手里紧攥着的照片,喃喃自语道:“这不是……陆南宸?他回来了?难道这丫头是……”男生没有多想,车迅速发动车子,向陆家驶去。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这边,陆家。

  “什么?还没找到?!”陆峰彦已经忍不下去了,起身准备出门寻找。

  “叮咚!”大门门铃响了。

  “老爷,小姐回来了,还有……李家的文轩少爷。”佣人匆忙进门禀报。

  陆峰彦一听,赶紧开门迎接。

  只见宁萱在他怀里晕厥者,眼角的泪痕还清晰可见。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伯父,文轩路过西郊,在那里碰见这姑娘,见她拿着阿宸的照片就把她送来了,不知道您是否认识她?”李文轩径自走到沙发旁将怀里的宁萱到沙发上面。

  “文轩,这次多亏了你,这是我的小女儿宁萱。”陆峰彦感激的说道。

  “不确定还敢送过来。”陆南宸瞥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宁萱,又抬头给了李文轩一个白眼。

  “哦,伯父见外了,正好来看看这家伙是不是回来了。”说着,转身向站在一旁冷着脸的陆南宸捶了一拳。来自huijindi.com

  “且,这么多年没见,一起吃饭吧。”见李文轩还跟以前似的对自己臭脾气没放在眼里,陆南宸无奈的笑了。

  “不了,我还要去机场接我妈,有机会再一起聚聚吧,我先走了啊,伯父再见。”李文轩摇摇头,冲陆峰彦和陆南宸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常姨,帮小姐清洗一下请个医生来看看。”陆峰彦吩咐完,转头看向陆南宸:“你,到我书房来。”

  楼上,书房。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宁萱到底为什么会在那里?”陆峰彦端起茶杯,轻啜一口,不急不忙的问着。

  “我不知道。”陆南宸冷冷的盯着他。

  “是吗?”

  “不然呢?”

  “我可以问萱儿,你最好说实话。”陆峰彦将茶杯用力一放,转身面对落地窗。

  “那就麻烦爸去问问好了。”陆南宸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没什么事的的话我先去吃饭了,坐了一天的飞机好饿。小说:名门恶少:少爷离我远一点在线阅读

  说完,没等陆峰彦开口他便出去了。

  ‘不过是和狐狸精养的野种,居然这样怀疑我’陆南宸将愤恨全都施加在食物上,用力地咀嚼着它们,就像在咬碎她的骨头一样。一顿饭下来如同嚼蜡,常姨问他饭菜是否合口,他也只是敷衍的点点头。

  宁萱还是没有醒,并且还发了高烧,医生说是受了风寒,开了几服药,又打了点滴,嘱咐常姨给她散热后便离开了。

  陆南宸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干脆爬起来听门,宁萱的房间在他对面,等听到常姨的关门后的脚步声,他才悄悄的打开房门,进了宁萱的卧室。

  一进门,就听到宁萱在呓语者什么,仔细一听……

  “妈咪,救救萱儿,萱儿怕……”宁萱额头上布满汗珠,拼命的抓紧床单。

  “哼,没有感情的狐狸精怎么可能会救你……”陆南宸蹲到宁萱的床边,不屑的轻哼。推荐huijindi.com

  看着宁萱因发热而显得红扑扑的脸蛋,不禁伸手轻抚。

  “这样好的肌肤……也一定是遗传你那狐狸精的妈吧。”他继续自言自语道。

  “妈咪……”宁萱感受到脸上的温度,抬手轻覆上陆南宸的大手,轻唤道。

  “哼,我才不是你的妈咪!”陆南宸大掌一挥,将梦中的宁萱给一掌掴醒了。

  “哥,哥哥?!是你接我回来的吗?”宁萱见到陆南宸,心中一惊,暂时忘了脸上的疼痛。

  “我可没那么好心,不过你要是非要这么想我也不介意。”陆南宸起身抱臂,轻蔑的冷哼。

  “哥哥……”

  “别叫我哥哥!你不过是有妈生没妈养的野种!你有这个资格吗!”陆南宸粗暴的打断她。

  “我妈咪不是狐狸精!不准你这么说她!”宁萱气愤的坐起身争辩。

  “呵呵,好啊,就算你妈不是狐狸精,那你也是没妈养的野种。”陆南宸前进一步,捏住宁萱小巧的下巴,强迫她将脸抬起。

  “你不可以这样,放手……”宁萱用力想要将陆南宸的大手掰开,可是她还在生病,一点力气也没有,无助的她只能任凭眼泪洒落。

  他用力将她甩在床上,恶狠狠地说道:“记住,野种就是野种,在这个家里,你还没有资格教训我。”

  宁萱趴在床上,听着第一次见面的陆南宸说着难听的话,她偷偷地拭掉泪水。

  “听到没有?!”见宁萱不说话,陆南宸又拖住她的手将她拉起。

  “疼……求求你……放手……”宁萱挣扎,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问你话呢,听到没有!”陆南宸不顾宁萱的乞求,反而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听到了……”宁萱有些崩溃的点点头。

  “记住你说的,今后要是再敢冒犯,有你好受的!”得到宁萱的答复,陆南宸这才满意地甩门而去。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这个魔鬼……”宁萱盯着关上的门板,雾气再次袭上眼眶……

第四章 你是变态(一)

翌日上午。

  “咦?小姐醒了?”正在忙活早餐的常姨见宁萱慢悠悠地走下来,悬了一夜的心终于落地了。

  “嗯,爹地、常姨早上好。”宁萱勉强撑起一个微笑,不想让他们担心。

  “萱儿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陆峰彦见宁萱气色还不是很好,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爹地,不用担心。”宁萱坐来到餐桌旁坐好,准备开动。

  “等会小姐,你身体还没好,不能吃这些,常姨熬了些粥,就去给小姐盛上。”说着,常姨就已经进了厨房。

  “萱儿,爹地有件事要问你……”趁着空闲,陆峰彦清了清嗓子,小声的问道:“昨晚怎么去了西郊呢?说实话,爹地给你做主。”

  宁萱捏着裙摆,不知道该不该说,想到昨晚陆南宸的举动,宁萱不禁倒吸一口气:“没、没事,就是我回去找坤叔没找到,迷了路……”

  “真的?萱儿讲实话。”陆峰彦怕宁萱不敢说,就又确认了一遍。

  “萱儿讲的就是实话,爹地要相信萱儿。”宁萱倔强的仰起小脸,她不想在被陆南宸羞辱欺负……

  “真的?”陆峰彦将信将疑的问着。

  “不然呢?您就一定要怀疑是我做的吗?”起床的陆南宸听到两人的对话,对他老爸的态度十分不爽。

  “……”宁萱发现陆南宸来了,紧张的攥住裙摆,低着头。

  “没有,既然萱儿把事实讲清了,那我们就别再纠结这个问题了,来,坐下吃饭。”陆峰彦打了个哈哈,招呼陆南宸坐下。

  “小姐,粥来了。”常姨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粥从厨房走了出来。

  “谢谢常姨。”宁萱抬手去接……

  “等会!”陆峰彦突然盯着宁萱的手,发现上面布满青痕。

  “怎么弄得?”陆峰彦看着宁萱的手,关心的问道。

  “可能是昨天打针太疼了,可能手不适应,就这个样子了,没事的爹地,过会就好了。”宁萱将手收回,并不在意,自顾自的喝起粥来。

  “这个粥好好喝哦常姨!”宁萱大声的赞叹,将陆峰彦的注意力转移到粥上。

  “是吗?看来常姨的手艺又有进步了。”陆峰彦笑道。

  “多谢小姐夸奖,要是小姐愿意喝,以后常姨天天给你做。”常姨收到宁萱的赞美很是开心。

  看着宁萱在撒谎,陆南宸在心里轻笑,坐在宁萱的对面,一边吃着嘴里的食物一边抬头盯着她,宁萱抬头拿面包的时候撞见他的目光,不禁吓得一哆嗦,陆南宸对宁萱这个反应很是满意,不屑的笑了笑,将牛奶喝光……

  “让司机送你去学校。”陆峰彦对吃好的陆南宸说道。

  “爹地,我和……哥哥的学校不顺路,能不能另派一辆车送我去学校?”宁萱没听好,以为要和陆南宸同车,不禁匆忙找借口。

  “萱儿,你身体还没好,我已经给你请过假了,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吧。”陆峰彦看着宁萱苍白的小脸,皱皱眉,仔细的解释着。

  “哦……谢谢爹地,我吃好了。”说着,宁萱起身准备回房。陆南宸也一言不发的也悄悄跟着她上了楼……

  宁萱上了楼,打开房门,还没来得及关好,一只手就伸了进来,将门强迫打开。

  宁萱一惊,等看清来人后,吓得向后躲去……

  “你过来干什么?你不是去上学吗?”宁萱戒备的小声问道。

  “这么怕我?”不是别人,正是陆南宸,他一步步逼近,最后将宁萱堵在桌边,有些暧昧的趴在她耳边吐气。

  “没,没有……”宁萱想从他得困置下逃脱,但却被他堵得死死的。

  “刚才表现不错,以后就这样,不然……”

  “我知道,你该上学了……”宁萱趁他说话的空隙,从他的臂弯中逃脱了出来。

  “嗬,怎么?睡了一觉又忘记我跟你说过的话了是吗?”他眯起眼盯着她。

  “没有……只是你再不走,一会常姨来喊你……”宁萱低下头,再次找了个并不是太好的借口。

  “且……最好乖乖的别说出去什么……今晚回来再说。”陆南宸冷冷的扫了一眼害怕的发抖的宁萱,潇洒地出门了……

  宁萱在趴在房间的玻璃上,目送他走后,这才放下绷紧的神经。

  躺在床上,她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轻轻的合上眼,却不晓眼睛发涩,两行眼泪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滑了下来。

  “妈咪……你在哪,为什么不来带萱儿离开……”宁萱抬起手,用还带着淤青的手背将眼角的泪擦去。

  “小姐,医生来了。”常姨在外面叩门。

  宁萱赶紧起身,整理好一切,去开门请他们进来。

  “小姐……你的手……”给宁萱打针的一生看到她的手不禁有些吃惊。

  “一定是昨晚打针不适应造成的……”宁萱还想继续掩饰。

  “不是的小姐,这很明显是外力所造成的”医生无心的将真实原因说了出来。

  “医生,你是说小姐的手……”常姨听到后,急忙赶过来问道:“是被别人弄伤的?”

  “也不确定,毕竟不会有人敢对小姐这样。”医生说着,帮宁萱的手上擦了消肿化瘀的药膏。

  “小姐,你告诉常姨是谁弄的,常姨帮你讨回公道,在陆家敢欺负小姐……”

  “没谁常姨,是昨晚睡觉时不小心压到了,真的没事。”宁萱打断常姨的话,坐到床上,将手伸了出来,转头冲医生努努嘴,示意可以打针了。

第五章 你是变态(二)

因为手肿了的缘故,所以打起针来非常疼,宁萱硬是咬着嘴唇没出一点声。

  “常姨,我好困,先睡了。”宁萱懒懒的躺下身,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好,小姐睡吧。”常姨点点头,带医生离开了。

  昨晚被陆南宸弄得没睡好,这会宁萱又犯困了,刚躺下没多久,呼吸就渐渐平缓了下来。

  睡了没几个小时,就被常姨喊起来吃午饭,下楼吃了几口后,又回房继续睡了……宁萱觉得陆南宸不在家真的很好,至少没有压迫感。

  上楼前嘱咐常姨没事的话晚饭就不吃了,因为她真的好困,正好陆峰彦今晚出去应酬,常姨倒也答应的爽快,知道生病的人没什么胃口,也就不勉强宁萱非吃不可了……

  晚上。

  躺在床上的宁萱翻来覆去睡不着,喉咙像是被火烧,无奈之下起身去厨房倒水……

  走进厨房,突然听到隔壁的杂物间有声音,其实宁萱是对杂物间有恐惧的,但是她怕家里进贼,所以壮了壮胆,拿起门旁桶里的高尔夫球杆,慢慢地走了过去。

  杂物间的门半掩着,里面漆黑一片,但能模糊看清里面有人影在晃动,宁萱悄悄地走进门,突然把灯打开。

  “谁?!”只见一对男女在墙边纠缠,女生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吓了一大跳。

  宁萱抬眼望去,立刻傻眼了,

  是……陆南宸?!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忙……”看到陆南宸那要杀死人的眼神,宁萱倒吸一口凉气,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站在那别动,你,给我滚!”陆南宸指了指宁萱,让她呆在原地,又将怀里的女生一把甩开。

  “阿宸……”女生愣了,起身想要拉陆南宸的胳膊。

  “我让你滚!”陆南宸再次暴喝,把宁萱和那个女生都吓了一跳。

  女生愤恨的瞪了宁萱一眼,匆匆离开了,离开时还不忘将宁萱撞倒。

  “野种,居然还爱偷窥别人做这种事?!”陆南宸将跌坐在地上的宁萱一把提起,捏着她的手腕,狠狠的说着。

  “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别说你晚上来这睡觉!”

  “没有,我只是出来喝水,听到这里有声音以为……”

  “以为你那狐狸精的妈在这偷人吗?”陆南宸轻蔑的看着她。

  “我妈咪不是狐狸精!不是的!”宁萱受不了陆南宸对妈咪的羞辱,生气的和他争执。

  “啪——!”陆南宸一个巴掌甩在宁萱的脸上:“你记性真的很不好,忘记昨晚我说的话了。”

  宁萱捂住脸,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缓缓地说道:“没忘……”

  “没忘就好,如果你记不住的话,我可以每天都这样提醒你。”陆南宸笑着,走近她。

  “疼吗?”陆南宸将宁萱的脸抬起,仔细的盯着她的脸颊。

  “……”宁萱没有办法将脸别开,只好将眼神看向别处。

  “你说,今晚她走了,我该怎么办?”忽然间,陆南宸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用鼻尖顶着宁萱的鼻尖,暧昧的说道。

  “是你赶她走的……”宁萱听出了陆南宸的意思,吓得惊慌失措。

  “还顶嘴……”

  见陆南宸扬起手,宁萱吓得闭上双眼,但是陆南宸的手迟迟没有落下。

  预计的疼痛感没在脸上出现,宁萱慢慢睁开眼,发现陆南宸正以很近的距离盯着她。

  “啊……”宁萱吓的一哆嗦。

  “不如你来代替她好了……”说着,陆南宸就开始解衬衣纽扣了。

  “你变态!”说着,宁萱准备逃跑。

  “怎么,你应该遗传了你妈的水性杨花啊,包括怎么讨男人欢心!”陆南宸真是可恶,居然忘了宁萱不过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孩子。

  “放过我……求求你……”宁萱哭喊着,想要挣脱开陆南宸。

  “野种,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陆南宸将宁萱拉进怀里。

  “不要,求你……”哭着,宁萱就觉得身上没了力气昏厥在陆南宸的怀中……

第六章 汇演

“晕了?”陆南宸看着怀里的宁萱,无语的瘪瘪嘴。

  好吧,他陆南宸对没有反应的生物没有兴趣,今晚就放过她,说着,将宁萱抱起,把她送回了卧室。

  “怎么会这么轻,又不是不给她吃的、”陆南宸掂了掂怀中的人儿,再次感到极度无语。

  把她放到床上,看着她刚刚因为争执而变得发红的脸颊,不禁再次伸手抚摸,皮肤真的好好,就像布丁一样?陆南宸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居然会这样夸赞狐狸精的野种?他脑袋秀逗了吧。

  我陆南宸可怜你,等你病好了我在整治你。想着,他抬手给宁萱拉过被子,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回房睡觉了。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宁萱突然睁开眼睛,眼泪从眼角溢出。

  其实在陆南宸将她抱回卧室的时候,她就醒了,她想着如果他不动她,她就好好地装晕,如果敢动她,她就攒着力气大喊……还算陆南宸有点人性。

  这一夜算是相安无事得度过了,第二天宁萱醒了之后,身体也好多了,便准备去上学。

  “萱儿今天和哥哥坐一辆车好不好?”陆峰彦用商量的语气对宁萱说着。

  “咳咳咳……”宁萱在喝牛奶,一听这话可把她给吓坏了:“可是不顺路不是吗?”赶紧找了借口搪塞。

  “萱儿不喜欢和哥哥同车?”陆峰彦用疑惑的眼神看看宁萱再看看陆南宸。

  “不是啦,只是因为不顺路,怕耽误哥哥上学。”宁萱紧张的拿着杯子,眼神慌乱的解释着。

  “哦,那好吧,本来还想增进一下你们兄妹之间的感情。”陆峰彦无奈的摇摇头。

  “没事的爸,一家人嘛。慢慢相处,以后有的是时间。”说着,陆南宸冲宁萱坏笑一下。

  “对啊对啊,一家人,以后慢慢相处。”宁萱赶紧干笑两声。

  “要是哥哥敢欺负你就跟爹地说,爹地替你揍他。”陆峰彦虽然在开玩笑,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说的宁萱一哆嗦,有些激动地说道:“不会!哥哥对我很好!”

  陆峰彦有些吃惊宁萱的反应:“那就好……”

  “爸说什么了,看你激动的。”陆南宸在心里把宁萱给骂了个遍,差点露馅。

  “对不起……”宁萱有些狼狈的看了看陆峰彦。

  “没事,看来哥哥真的很疼萱儿,不然怎么爹地就说了这么一句萱儿就反应这样大。”陆峰彦笑了笑。

  “嗯……是啊……”宁萱听到后,讪笑着回应道。

  “吃好了吗?”陆南宸悄悄地瞪了一眼对面的宁萱,缓缓的问道。

  “吃好了……”宁萱本来还想吃一片面包的,被陆南宸这么一说,吓得干脆就不吃了。

  “吃好就上学吧,一起走。”

  “不是一人一车吗?”宁萱有些不愿的问道。

  “一起出门吧,哥哥帮你拎书包。”陆南宸笑着,走到宁萱身边拉着她出门了。

  “反应这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怎么对你的是吗?”出门的时候陆南宸冷冰冰的在宁萱耳边警告。

  “对不起,我下次注意。”宁萱低着头,有些害怕。

  “走吧,迟到了我可不负责。”陆南宸将书包塞回到宁萱怀里,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两人分别上车之后,宁萱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就想去学校,可以远离陆南宸这个变态。

  “宁萱你来了?!今晚学校里有汇演,我帮你报名了。“一到学校,好友李若菡便拥了上来。

  “什么?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我没准备!“宁萱傻眼了。

  “没事,跟家里说一声就好了,我给你报了芭蕾独舞《天鹅湖》,这可是你最高水平的舞蹈了,我记得当时老师还给你录像,上课的时候当做教材用呢。”

  “这个……好吧,等到中午我给家里打电话说一声。”宁萱看推脱不了,只好硬着头皮接了下来。

  “嗯嗯,好期待呢!”李若菡做花痴状在宁萱身边打转。

  “好啦,上课啦~”宁萱笑着轻推了一下若菡,做到了座位上。

  中午趁着吃饭时间跟陆峰彦打了个电话,说明事情之后,陆峰彦答应晚上派人来接她。

  服装李若菡都准备好了,只是她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七章 后台之乱

时间很紧迫,借着下午放学后的空档,宁萱和李若菡来到学校的舞蹈厅进行了一小会紧张的排练,试了下音乐,还不错。

  其实宁萱有一段时间没跳舞了,之所以排练,就是怕汇演上出什么差错。李若菡看出了宁萱的担心,走过去安慰道:“没事的宁萱,我的恰恰也是好久没跳了,虽然咱们不是一个舞种,但是我相信咱们都能跳好。”

  “嗯,咱们开始吧。”宁萱笑了笑。

  两人在排练室做了些热身运动,就分别走进了各自的舞蹈厅,开始了辛苦的排练。

  连晚饭都没吃,到了七点半,汇演要开始了,两人也定了妆。

  “哇。”李若菡呆呆的看着换好演出服的宁萱,虽然只是简单的白色连体tutu裙,但是宁萱就是把它穿出了一种味道,优雅清新,宁萱的妆容发髻也是恰到好处。李若菡看看宁萱再看看自己,这一比……

  “早知道我就应该和你一起继续学芭蕾,你看我……咱们站在一起,就是一只天鹅和一只火烈鸟……”李若菡开始不自信起来。

  “若菡,每一个舞种都有自己的魅力,而且我们今晚的舞蹈不是刚好可以代表我们两人的风格吗?”宁萱有淡淡的一笑,而后继续夸赞道:“你今晚很漂亮。”

  “是吗?”李若菡听到宁萱的夸奖后,不禁信心大增。

  宁萱点点头,便拉着李若菡进了后台。

  后台这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每个人的眼睛都不愿放过镜中的自己,生怕有一点瑕疵,还有的在拼命的补妆,只有宁萱和李若菡悄悄地找了个角落,开始打起了盹。

  “喂,你们两个,这个地方我们预定了知道吗?”几个打扮艳丽的女生来到两人面前,将两人弄醒。

  “什么?”宁萱有些为难的问道。

  “你嚷嚷什么啊,这里又没有你的东西,再说我们来的时候好像你根本还没进来吧。”李若菡没有宁萱的好脾气,直接和那个女生吵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爸爸可是学校的主任!”女生一脸得意的看着两人。

  “呵……主任很了不起吗?”李若菡蔑视的笑了笑,很不以为然的拉着宁萱坐下。

  “你……信不信给你们处罚!”女生对于李若涵的反应感到很尴尬,所以想恐吓她们。

  “啊?这么吓人啊,你回去跟你主任爸爸说,有本事就把李傲谦的女儿开除。”李若菡忍着笑,故作惊讶状。

  “你……我管你是谁的女儿,别想再在我面前嚣张。”女生正准备转身出门,突然被另一个女生堵住。

  “你知道在你面前的两人是谁吗?”女生很漂亮,同是属于很艳丽的那种。

  “我管她们是谁……”

  “李傲谦,是学校的校董,占学校一半的股份,你觉得是你主任爸爸厉害还是他爸爸厉害?”女生开始说明李若菡的身份,显然,听到这里,之前叫嚣的那个女生已经被浇灭了气焰。

  “还有,她是陆宁萱,他爸爸是陆氏集团的董事长,这学校的股份也占了百分之三十多,校长都得让她们三分,你不过是小小主任的女儿,你觉得你有底气跟她们叫板吗?”女生冷哼着。

  “好,我不跟她们叫板,那你说说,你爸爸又是谁?”主任女儿临危不乱,反倒将矛头指向替宁萱二人说话的女生。

  “我……”女生开始结巴起来。

  “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叫赵佳文,生活在孤儿院,不过是没人要的野种,你凭什么在这跟我嚷嚷!”主任女儿一看自己又占了上风,不禁开始恶言相向:“学校能接纳你这种社会关爱人员已经是你上辈子烧高香了,在这逞什么能!”

  宁萱对‘野种’这个词很是敏感,一听为自己辩护的人被骂野种,她有些受不了:“够了,你不要欺人太甚。”宁萱声音不大,却震慑到了主任女儿。

  “哼,巴结人的野种,看不起你。”主任女儿没理宁萱,对叫赵佳文的女生投了一个鄙视的眼神离开了。

  “赵佳文对吗?刚才谢谢你。”宁萱向呆住的赵佳文道谢。

  “你们愿意跟我做朋友吗?”赵佳文很快收住情绪,扬起明媚的笑脸。

  “可以啊,我是宁萱,你认识的。”宁萱心思简单,不知赵佳文的居心,倒是李若菡,一副爱理不理的臭脸,问道:“你怎么会对我们这么了解?”

  “你们的爸爸都是有名的大人物,我怎么会不认识呢?”赵佳文干笑两声,有些尴尬。

  “若菡,不要计较这么多了,刚才多亏她解围。”宁萱赶紧拉住说话带刺的李若菡。

  “不用她我也可以,宁萱你怎么知道她什么居心么?”李若菡不满的小声辩解。

  “我只想跟你们交朋友。”赵佳文苦笑着,转身离开……

  “若菡你怎么这样对人家,人家好心……”

  “我不要她的好心,宁萱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她赵佳文是什么人……”

  “她刚才帮了我们,没必要这么说她的。”说着,宁萱起身追了出去。

  “佳文!”看到在走廊里的赵佳文,宁萱赶紧喊住。

  “有事么宁萱?”赵佳文在黑暗里得意地轻勾嘴角。

  “刚才对不起啊,若菡就这个急脾气……”

  “我懂,哪家小姐还没有点脾气。”

  “我……”

  “我知道你没有,宁萱你真好,谢谢你愿意跟我做朋友。”赵佳文拉住宁萱的手,给了她一个‘真挚’的微笑。

  “今晚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宁萱也回给她一个微笑。、

  “不会的,你今晚也有演出对吧,快回去准备吧。”说着,赵佳文松开宁萱的手。

  “那好,再见。”宁萱冲赵佳文挥挥手,转身回了后台。

  宁萱以为交了一个好朋友,只是后来她才明白若菡为什么这么反感她。当然,这是后话了……

名门恶少:少爷离我远一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名门恶少 或 少爷离我远一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人生得意须尽欢》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人生得意须尽欢》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人生得意须尽欢第五章你不就是欠干么?“是啊,我就骗你,怎么了?”江瑶毫不畏惧的回视他:“我就是不想让你跟柳倩在一起不行么?今天是我孩子的祭日,我就是不想让你陪着她!不行吗!”“你真恶毒!”“对,你说的对!我就是这么恶毒,你的柳倩是多么天真单纯啊,但那又怎样?我若不死,她终究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江瑶嘲讽的看着他,眼神说不出的讽刺。蓦地,苏栩伸出手一把掐住江瑶白嫩细长的脖子,手上青筋暴起。脖子上巨大的压迫力让江瑶皱起眉头,一张小脸憋的通红,

  • 热门小说《爱情白皮书》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情白皮书》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情白皮书第五章傅家不缺那点钱“傅总……您这是?”原先正等候着傅司年的一行人,见傅司年再出来时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有董事不由得发出质疑。却并没有止住傅司年的脚步。男人面不改色,“今天的项目审查先终止一下,明天继续。”话已至此,算作出回应。江易已经将宾利开至了横店的偏门,乔以沫被塞了进去,随后,傅司年也坐了进去,即使车里开着暖气,也依然感受的道来自男人身上那股冰冷疏离的气息。“对不起……我刚才,给您添麻烦了……”她是真的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小腹

  • 热门小说《一吻成瘾,老公别强来》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一吻成瘾,老公别强来》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一吻成瘾,老公别强来第5章借酒起色董晴极力向刘推荐我的好嗓儿,刘看了我几眼后,对于灰不溜秋的我并不感兴趣,神情间透露出不悦。董晴没办法,只好努力调动气氛,巧笑嫣然地陪刘喝酒说话,又给我使眼色,让我好好表现、先唱几首歌。我不想完全拂了刘的兴,所以拿了麦,选了几首标准的靡靡之音唱了起来。细柔的女声,迷离的音乐,灯光昏暗的小包间里气氛立刻暗昧起来。董晴坐在刘的身边,她穿的比较时尚职业化,看来她花钱报的面试辅导班效果非常明显。一件精致的

  • 热门小说《相处繁华笙歌落》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相处繁华笙歌落》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相处繁华笙歌落第5章她好像没呼吸了“铭昊……”叶芷蓉跪坐在山地里,冻得浑身血液几乎凝固,嘴唇泛起黑紫。她的拖鞋在奔走时掉落,脚底划破,流出一大滩血,黑红的血液仿佛一朵暗夜的罂粟在她脚边绽放,美得凄惨。皮肤已经冷得毫无知觉,叶芷蓉感受不到伤口的疼痛,她虚脱地伏在地上,紧抓着手电挣扎着要站起来。男人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女人的头发湿透结成薄薄的霜水,她跪趴在地上,脚边的血迹一路迤逦,过分猩红的血将她苍白的脸色衬得几近透明,

  • 热门小说《爱情白皮书》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情白皮书》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情白皮书第五章傅家不缺那点钱“傅总……您这是?”原先正等候着傅司年的一行人,见傅司年再出来时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有董事不由得发出质疑。却并没有止住傅司年的脚步。男人面不改色,“今天的项目审查先终止一下,明天继续。”话已至此,算作出回应。江易已经将宾利开至了横店的偏门,乔以沫被塞了进去,随后,傅司年也坐了进去,即使车里开着暖气,也依然感受的道来自男人身上那股冰冷疏离的气息。“对不起……我刚才,给您添麻烦了……”她是真的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小腹

  • 热门小说《爱情白皮书》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情白皮书》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情白皮书第五章傅家不缺那点钱“傅总……您这是?”原先正等候着傅司年的一行人,见傅司年再出来时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有董事不由得发出质疑。却并没有止住傅司年的脚步。男人面不改色,“今天的项目审查先终止一下,明天继续。”话已至此,算作出回应。江易已经将宾利开至了横店的偏门,乔以沫被塞了进去,随后,傅司年也坐了进去,即使车里开着暖气,也依然感受的道来自男人身上那股冰冷疏离的气息。“对不起……我刚才,给您添麻烦了……”她是真的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小

  • 热门小说《人妻之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人妻之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人妻之诱第五章:解不开的谜中谜(一)程关气冲冲的走出KTV,迎宾小姐在门口对他说“先生慢走”的时候,他的思维已经填满了方沐琳和野男人苟合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里的方沐琳都无比淫荡,好像她从未在他面前扮演真实的自己一样。走在路上,汗水滴答滴答滚落,可他感到浑身冰凉,他想起了少年时期看到的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说的一句话:“我娘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撒谎!”果然如此!要是一般的同学,那为什么不在昨晚对自己敞开心扉把一切都讲出来呢,八成是她心里有鬼

  • 热门小说《爱上阴间小娇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上阴间小娇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上阴间小娇妻白衣女人时间一点点过去,已至深夜。爷爷不急不躁,静静的等待着。“叮叮……”这时,那一直静静悬挂在门框上的小小黑色风铃轻轻晃动起来,无风自动,很是怪异。爷爷看着店门的方向,眯着眼睛,似自语又似对我说,“来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店外,心中很是紧张。没有人啊!店外空荡荡的,漆黑一片,根本就没有人影啊!不,不对!我的目光注意到了店外门槛的前面,那片地方之前被爷爷撒了一层厚厚的香灰,此时,在那片想回之上,凭空出现了一片杂乱的脚印。那感

  • 热门小说《我的尤物大小姐》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的尤物大小姐》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的尤物大小姐第五章条件那个赵主任虽然是个胖子,但是战斗力却是相当持久,和楚静在床上做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完事的征兆,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药。而且赵主任和楚静每隔一会就会换一个姿势,可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之前晚上偷偷看李胜军和楚静做,永远都只是那一个姿势,难怪楚静说赵主任比李胜军厉害。我用手机把他们所有的过程都给录了下来,这下再也不怕别人说我没有证据了,只要我拿着录下来的视频给李胜军看,楚静怕是得被赶出这个家门。过了许久,楚静终于发出了

  • 热门小说《强婚夺爱:霍总别过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强婚夺爱:霍总别过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强婚夺爱:霍总别过分第5章求死“混蛋!”时薇愣了一下,随后脸色潮红,“你放开我!”“放开?”霍振廷邪魅一笑,又往里探了,“你确定要我放开?”霍振廷吻住她唇,吻来的犹如狂风暴雨让时薇招架不住,她的身体软成一滩水倒在他的怀中。“不是骂我混蛋?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诚实许多了。”霍振廷将手抽出来,悠悠道。时薇脸蛋爆红,可强大的羞耻感还是让她强撑着自己的理智:“用手指?霍爷难道是不行?”“不行?”霍振廷眯了眯眼,危险的气息将时薇包裹住,他掐